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章 王澤死,戰事起   
  
第九十章 王澤死,戰事起

g,更新快,無彈窗,!

里面的人竟然在打造兵器,還是最鋒利的刀,劍,矛和盾牌.房間並不大,但爐火照射的房間通紅,里面的人大概有十幾個人,各司其職,流程很是熟練,可以想象,他們這麼配合已經很長時間了.

慕容凌輕輕地放下瓦片,跟著一個抱著兵器離開的人,那人並沒有出這個大院,而是進入了另一個大房間,掀起瓦片偷看,房間里堆滿了各種兵器,都按種類分好,那人抱著兵器進入了暗道.

大概摸清了整個流程,慕容凌悄悄離開這個院子,在夜色中隱藏自己,順便去另外幾個有光的地方,不出所料,幾乎全部都是兵器作坊,里面的動作進行的正激烈.

慕容凌心下大駭,去山城的城主府轉了一圈,里面的情況更讓他吃驚,他竟然見到了跟在建安王身後的護衛,孟昌平,住在城主府的側院,他終于清楚為何鄴都沒有一絲不正常的地方,建安王竟然早把山城收為己用,而他們都不知道,如果時間已經很長,後果可就很嚴重了.

容不得慕容凌多想,立刻出城直奔宜川而去,他必須要把這個消息傳遞回去,宜川有暗影閣的分部,唯一沒有的地方就是山城,很明顯鄴都他現在不可能再回去,否在不僅會打草驚蛇,而且也是自投羅網,他可沒那麼大的自信認為,建安王留不下他.

很快慕容凌到了宜川,連夜把消息傳遞給暗影閣,回報京都,慕容凌則去慕容瑞府中轉了一圈,和慕容琰恰恰相反,慕容瑞在這宜川的風評非常好,上次來不禁解決了水患,也提出了幾個發展性的意見,讓宜川受災的人有了容身之地,並且經濟也恢複了不少,所以廣受好評.

在一個慕容瑞在宜川一貫表現的溫文爾雅,翩翩佳公子一枚,又娶了當地城主的女兒做側妃,在宜川一帶有很多人支持.

慕容凌看著慕容瑞府中的擺設,頗為經典雅致,坐在大廳里喝了一會茶,慕容瑞才從後面走出來,一見面就先道歉.

"四弟,剛剛有點事情耽誤了,來晚了."

慕容凌很有深意的看著慕容瑞,"三哥,這段時間過得很愉快,就不知道有沒有做什麼不該做的事!"

"四弟,這是何意?我怎麼不懂."

"我是看三哥過得瀟灑,這里有嬌妻美妾,就不知道三哥還有沒有被人打,記得在京都的時候,三哥經常被人打,果然是換了個地方,三哥的運氣也就變了,不過這也間接說明了,三哥就不適合京都,所以三哥,提醒你一句,有些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慕容瑞雙手在桌子上使勁一拍,有些生氣了,他當然知道慕容凌說的是顧晚初,"四弟,你未免也管得太寬了?"

"三哥,可別忘了晚晚是我的未婚妻,你的東西還是自己收好為好."慕容凌拿出截獲的慕容瑞寫給顧晚初的信扔給慕容瑞.

慕容瑞心中的氣焰越來越高,但看到這封信,就像是被誰發現了他的隱秘心思一樣,匆忙的收起來,他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為何會寫出這麼一封信,並發了出去,只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也,信已經發了出去,他的心里竟然有一點點隱秘的期待和喜悅,在這幾天還等待著顧晚初的回信,只是沒想到看信的竟然是慕容凌.

"是她交給你的看的?"抱著最後的期待,慕容瑞問了一句,只是緊緊捏著信的手指已經泛青色,顯露出他的緊張.

"當然,不然我怎麼知道."慕容凌笑了一下,嘴里的話毫不留情的說了出來,看著慕容瑞一點一點灰敗的臉色,說不出的愉悅,看來這個情敵在今天也順利解決了,等把建安王府的事處理好後,就可以去大宛帶晚晚回家了,明年晚晚就是十四歲了,再過一年就可以成親了,想到這慕容凌的心情就有些激動.

"四弟,可還有事,沒事的話我就不多留了."慕容瑞的聲音有些壓抑,還有一絲難言的失落在里面,這下也許他可以放棄了.

"沒了,不過三哥還的招待我幾天,父皇命我來查看宜川的經濟建設,我總不好什麼都不知道,所以還得麻煩三哥在這幾天給我帶個路."

"宜川城主賀坤對這里很熟悉,你可以去找他."慕容瑞真心不想看到慕容凌,看到他總是忍不住想起顧晚初,想到從前.

"三哥,我覺得還是你給我介紹為好,我可不想被城主哄騙,三哥應該不會騙我,會帶我見到宜川最真實的一面."

"可以."慕容瑞壓抑著怒氣還是答應了慕容凌.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慕容瑞確實帶著慕容凌把宜川轉了個遍,慕容瑞一路壓抑著怒氣,慕容凌表面倒是玩得很開心,一路上都在說他和顧晚初的事情,暗地里卻也很擔心嘉慶帝是否收到消息,在最後一天逛完後,慕容凌悄然無蹤的消失在宜川,好像從未出現過一樣,氣的早早起床過來的慕容瑞又砸壞了屋里的所有東西.

慕容凌很快回到京都,去見了嘉慶帝,嘉慶帝對他傳回來的消息也很震驚,連忙著召集冷侯爺,顧將軍,駙馬,等幾個忠心大臣連夜商量對策,建安王世子已經被監視起來,並且不能自由出入京都,當然行動也沒多大限制.

玉如風又去見了王澤一次,不過這次是幫他把環佩找回來,確實是一塊龍形環佩.

找到環佩交給王澤的時候,他正坐在院子里喝茶賞花,很是怡然自得,絲毫不在意自己是否即將會面臨牢獄之災.

王澤笑著招呼玉如風喝茶,玉如風應邀坐下.

喝了一口茶玉如風忍不住開口了,"你是故意暴露的."這不是一個疑問句而是一個肯定句.

"玉大人,你抬頭看看天空,是不是很美,那朵云是不是很自在."

玉如風不明白,但也抬頭看了看,"很好看,更多的是隨意."

"這樣的生活很美,那朵花也很好看."

王澤的聲音有些輕,要不是玉如風聽得很仔細,估計都聽不見,但還是不懂王澤為何會這樣說.

王澤臉上帶著些恬淡的笑容走過去輕輕碰觸了那些花一下,輕輕地一觸就松開,又回到椅子上,喝了一口茶,靜靜的品嘗著.

"世子,很喜歡這些花?"

"你想問什麼問吧,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見王澤這麼配合,玉如風有些奇怪,不過還是問出了他想知道問題,"上次跟著駙馬他們去的內奸是你們派去的?"

"也許是,也許不是."

"為何會查到德妃身上?她和你們有聯系,為何我們查不到你們的關系."

王澤自嘲一笑,道,"我也查不到她和我們的關系."

"你為何會去探望大皇子?"

"想見便見了."

玉如風仔細的看著王澤的面部表情,發現王澤在聽到大皇子的時候,眼里閃過莫名的情緒,可惜他不懂.

"你還有最後一個問題?"王澤突然提醒道.

玉如風閃過很多不好的念頭,最終好像明白了,歎息一聲,"你服毒了?"

"這是你最後一個問題?"

王澤的聲音已經有些虛弱了,玉如風知道自己的猜測成真了,不過這種做法並不少見,很多朝廷重臣在暴露之後都選擇了這種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保留最後一點的尊嚴,玉如風心里有些可惜,他對王澤的印象並不壞.

"為何要服毒?"

"生無可戀,死亦何懼."

短短的八個字費盡了王澤最後的力氣,在說完以後安祥的閉上眼睛,面朝著花開的方向,垂下來的手指和逐漸僵硬的身體,讓玉如風明白,王澤離開了這個世界.

"生無可戀,死亦何懼."玉如風重複了一遍這一句話,覺得全身冰涼,是對這個世界有多絕望才能說出這一話,看著王澤黯淡下去的臉色,青白的皮膚,玉如風輕輕碰觸了一下他的臉頰,然後離開,不讓人再去打擾,也許他早就想好了這一切.

"玉大人,世子呢,怎麼沒跟您一起出來?"李華問道.

"我去稟告皇上,世子服毒了,你在這里守著,不要讓任何進去."

李華端正了臉色,保證道,"屬下絕不會讓任何一個人進去."

慕容凌剛剛回到京都,馬不停蹄的跑回皇宮,正好遇上要進宮的玉如風.

"四皇子,王澤服毒自殺了,而且這件事相當詭異,他竟然一點也不活著,相反就像早就等著死亡一般."

"看來之前的情報全都有誤,我發回來的山城之變你知道了?"

"只聽皇上提起來過具體情況還不清楚,皇上也等著你回來仔細彙報."

"皇上,四皇子和玉如風玉大人來了."

這幾天事情發生的很突然,嘉慶帝徹夜未眠的處理事務,剛剛眯了一小會,幾就被慕容凌兩人到來的消息吵醒了.

"辰兒,你來了?"

慕容凌看著嘉慶帝明顯精神不濟的樣子,有一瞬間的擔憂,"父皇,您多保重身體."

"朕沒事,這次回來山城那邊的詳細情況仔細說清楚,建安王的事情耽誤不得."

慕容凌事無巨細的把自己見到的一一敘述給嘉慶帝,玉如風也在一邊聽,隨著事情的發展,三人的臉色都漸漸的變得嚴肅起來.

"看來事情比我們知道還要嚴重,辰兒,你才回來,先去休息一番,玉如風,你去把冷侯爺,顧將軍,玉丞相------叫過來,有要事相商."

整個下午的時間嘉慶帝就一直和幾位大臣在討論如何應對建安王的事情,慕容凌一直趕路回來,終于回到了清芷園,休息了一番.

"王爺,剛剛傳來消息,世子服毒自殺了."孟昌平低著頭彙報,不敢看建安王的表情.

出乎孟昌平意外,建安王並不十分生氣,甚至連臉上表情都沒變一下,這讓孟昌平感到更多的悲涼和無奈.

"看來四皇子已經發現山城的事了,既然如此,我們也不必再隱瞞下去,直接聯系大宛和猶烈兩國的人,告訴他們可以行動了."建安王冷靜的吩咐道,王澤的死,他雖然沒有安排,但並不是沒有預見.可以說從一開始王澤去京都,就知道他會死,可王澤還是去了,或者說在他的安排下去了.

"王爺,我們一定要這樣做嗎?"一直以來從未想過會不支持王緒意見的孟昌平,在看見王緒的反應後,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為何不?昌平,我一直以為你是懂我的."建安王在孟昌平質疑他的這一刻心中也有些漣漪.

"屬下明白,一切都會按王爺的吩咐去做."這一次孟昌平沒有遲疑,只是知道有些東西失去了.

臨踏出書房門,說了一句話,"王爺,梅妃在聽到世子服毒的消息後自縊了."再不停頓,孟昌平向外面走去.

孟昌平走後,建安王陷入了甯靜之中,不經意之間想起,那個總在他累了的時候為他按捏雙肩的女子,如今也不在了呢.筆落在地上,發出的咚的一聲,驚醒了建安王,也消融了剛剛的那段回憶.

嘉慶十三年九月十二日,建安王于鄴都反嘉慶,開始了一場內耗的戰爭.

九月十三日,建安王收服山城一帶,直奔宜川,三皇子協宜川城主奮力抵抗,顧將軍帶著五萬大軍來助,建安軍大敗退回山城一帶,不料猶烈竟然派出兵馬,出兵嘉慶,顧將軍折回,一路直奔那邊邊疆.

大宛趁機亂入,調兵北上,冷侯爺率軍奮力抵抗,戰爭持續和長達一月之久,始終未分出勝負,一直處于幾天打一次的狀態.

"皇上,在這樣下去,我軍將不敵眾多外敵,現在國庫不豐,無法支持長久迎戰啊!"

"皇上,邊關傳來消息,冷侯爺在邊關受傷."

"皇上,邊關傳來消息,猶烈又派兵支援,顧將軍恐不敵,請皇上支援."

------

這一個月嘉慶帝收到了無數消息,大部分都是邊關的戰報,今天勝了多少,消耗了多少,愁白了嘉慶帝兩鬢的頭發,短短一個月,就感覺嘉慶帝老了幾歲.

慕容凌走進來,看著憂心戰事,日夜研究的嘉慶帝,心里很是佩服,走過去為嘉慶帝倒了一杯茶,"父皇,您休息一會."

"辰兒,你來了.朕沒事,你來看看下一步猶烈還可能有何計劃?在這樣內憂外患下去,嘉慶將變成什麼樣."嘉慶帝的聲音有些嘶啞,他已經很很疲憊了.

"父皇,我明日就啟程去大宛,您不必擔心,我定讓大宛無心對付我們嘉慶."慕容凌請命道,他從戰爭一開始就請求過去前線,嘉慶帝一直不同意,只好一直在後方探查,整理整個局勢,暗中派遣暗影閣的人,夜襲敵方軍營,取得了顯著效果,不過比起敵方來說,嘉慶太大了,需要鎮守的地方太多,所以能真正去交戰的人很少.

"辰兒不可,現在兩國處于戰爭狀態,你去實在不安全."

"放心,父皇,我有辦法,等我去兩天後,您就暗中將冷侯爺往顧將軍那邊調,這次我們要給猶烈一個深刻的教訓,人他不敢輕易進犯我們."慕容凌把自己想好的計劃說出來.

嘉慶帝還是有些擔憂,"辰兒,你確定你不會有危險?而且將冷侯爺調走,邊境怎麼辦?"

"父皇放心,只要季皓白還相當皇帝,他就不敢動我,至于那些兵,很快就會調回去,短時間內他們絕對不會有機會進攻嘉慶."

思考了良久,嘉慶帝還是同意了慕容凌的提議,這一次慕容凌連一個暗衛也沒帶,只身前往大宛.

"殿下,慕容凌又回來了."

季皓然在跟慕容珉下棋,聽到這個消息不慌不忙的落下一子,看著慕容珉說道,"你賭輸了."

"未必,還未成定局,慕容凌只是到了大宛而已,三日內定不會來找你."慕容珉淡定的說道,落下一子,正好堵住了季皓白剛下的子.

不大一會,外面又有人來傳消息.

"殿下,三殿下來找你了."

"二皇子,看來我們這局棋是下不完了,我先走一步,改日再下."慕容珉失禮離開.

季皓白看著還有一顆子就會輸掉的棋局,閃了閃眼,走出去見三皇子.

"二哥,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拖三弟的福,確實無恙.三弟,今日來可有要事?"季皓白把玩著自己的扇子,這段時間有了慕容珉的幫助,他的勢力擴張了不少.

"沒事就不能來看看二哥,許久不見,甚是想念罷了,哪有什麼要事."季皓鳴也淡定的回複道.

"如此甚好,今日風朗氣清,確實是個聚會的好日子,剛剛還以為三弟是來跟我說邊境士兵的呢?幸好不是."

"如果我說是呢?"

"那就抱歉了,三弟,朝中的事你也知道我一向插不上什麼話,幫不來了你啊!"

"那就打攪二哥了,我這就回去."

季皓鳴轉身離開,狠狠的在旁邊的柱子上踢了一腳,他明明都答應慕容凌,要是辦不成,多丟面子,看來只能另想辦法了,而且,就憑季皓白,也沒用.

上篇:第八十九章 謎底漸解    下篇:第九十一章 顧晚初回嘉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