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二章 父女相見   
  
第九十二章 父女相見

g,更新快,無彈窗,!

軍帳中的氣氛還很沉悶壓抑,在座的大多數人都知道顧將軍和冷侯爺的決定關乎著他們絕大部分人的生死,都緊張且不安的看著顧將軍,連呼吸都放輕了些.

"昨天猶烈的士兵才來騷擾過,看情況我們還有幾天的時間做決定,不如都下去再思考一番,再做決定."冷侯爺在這里也坐了半晌,對這里的情況很清楚,看到顧將軍為難的表情,也知道這個問題必須慎重,不禁提議道.

"顧將軍,我覺得冷侯爺說的對,事關重大,不應該草率做決定,應該在想想."想起那那個不同意的胖子的附和道,只要給他時間,他就能向上級報告,說不定就能改變趙巍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讓自己上戰場的擔憂.

很快冷侯爺的提議得到了大多數的人的附和,除了趙巍一心看著顧將軍之外,想讓他早做決定,不過在絕大多數的人的談論間,趙巍一個副將的聲音很快就被壓了下去.顧將軍也順勢沒有做決定,解散了這次會議.

等到所有人都三三兩兩的走出去,趙巍卻留了下來,似乎想跟顧將軍再說說的他的計劃,被冷侯爺趕走了.

軍帳里只剩下冷侯爺和顧將軍兩個人,顧將軍剛才還堅持著的端正身形也放松下來,表情卻有些痛苦.

"顧弘毅,昨日一戰,你受傷了?"冷侯爺看著顧將軍不正常的臉色才反應過來,趕緊走過去,為顧將軍把脈.

"昨天無意間被刺了一下,沒傷到筋骨,不是什麼大事."

冷侯爺找到顧將軍受傷的地方,揭開一看一條五六寸長的傷口盤旋在顧將軍的手臂上,傷口皮開肉綻,顯然是沒有經過包紮,血液已經凝固,不過由于天氣寒冷,倒是沒有感染,只是看起來也很恐怖.

"我去叫軍醫."

顧將軍本來想說不用,他昨日回來還沒感覺到什麼痛感,今天的感覺才明顯了些,也不曾想到傷口會如此恐怖.

不一會軍醫就被冷侯爺帶了過來,消毒包紮好以後才離開.

"為何昨日不說?"

顧將軍皺皺眉頭,看著包紮好的傷口,感覺好了些."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冷侯爺很清楚顧將軍的顧慮一旦傳出他受傷的消息,無論大小,必定會影響軍心,戰爭本就艱難,再出現個別的事故,這場戰斗的後續很難想象.

"我讓軍醫保密了.你受傷的事還有誰知道?"

"應該沒有了,昨日與趙巍一起對敵,本來躺在地上的人刺了我一下,我沒注意到後面."

冷侯爺聽到這話之後有些疑慮不過沒有說出來.

"趙巍那小子的計策你覺得怎麼樣,能不能成?"顧將軍經過幾番思量覺得這個計策應該可以,但必須留下一半,而且是必須忠誠的人,管理這些剩下的士兵,這一點很難做到.

"你心里不是早已有數了,不過我覺得計策雖能行,但這個趙巍卻有點問題?你想想,作為主帥,如果打仗你肯定會去參加,你必然會留下人管理你的兵,皖景不在這里,你手下的兵最有可能聽誰的?"

"趙巍."顧將軍神色凝重的說出這兩個字,如果冷侯爺的猜測是真的,那麼趙巍的計劃好像就不那麼簡單了.

"我也只是說說,天色不早了,你還是受著傷,雖是小傷,也多注意,計策的事明天在想."冷侯爺說完就離開了,獨留顧將軍坐在那里,良久才躺在床上休息.

"報告,顧將軍,四皇子來了."顧將軍被外面小兵的報告聲吵醒,和衣打開營帳.

"半夜喧嘩,所謂何事?"

小兵在顧將軍冷冽的眼神下,戰戰兢兢地把剛才說的話又重複了一遍.剛才半夜守衛巡邏的士兵發現有人進來,攔截之下才發現是四皇子,趕快來彙報給顧將軍.

顧將軍穿好衣服走過去路上遇到了冷侯爺顯然他們的目標是一樣的.

"四皇子,此刻不是應該在大宛怎麼會來南疆?"

顧將軍走進去發現慕容凌坐在軍帳中,身後似乎還有一人.

"侯爺,聲音小一些,晚晚睡著了."

慕容凌溫柔的看了身後的人一眼,又把頭轉過來看著對面的兩人.一路奔波,路上幾乎沒有怎麼休息,顧晚初很是疲累,終于到軍營之後,沒有聽說顧將軍受傷的消息,才放松下來,剛坐在軍帳里就靠著慕容凌肩膀睡著了.

顧將軍已經激動的個不知所措了,快步走過去看著幾個月沒見過的女兒,改顏換面丹的效果已經過去,顧晚初也恢複了原本的樣子,只是眼睛周邊有些很眼圈,在白白的臉蛋上,顯得極為明顯,讓顧將軍有些心疼.

"晚晚又胖了些."良久,顧將軍才從顧晚初身邊走過來,說了這麼一句話.

"四皇子,你怎麼會來南疆,大宛的事已經解決好了?"冷侯爺問道,畢竟他原來是在北疆與大宛交戰的,如果北疆在出現一點事,怕是會來不及支援.

"侯爺放心,北疆不會出現問題."慕容凌肯定的答複到.

他能把顧晚初從大宛接回來,絕對不是一時沖動,原本就已經計劃好了一切,本來是還需要時間的不過師兄帶給他的兩顆丹藥,正好解決他最棘手的問題,帶走了顧晚初,他手下的人就會提前執行他的計劃.

見沒有問題,冷侯爺發現慕容凌的神色間也有些疲憊,很知趣的離開了,顧將軍好不容易見了自己最疼愛的女兒,怎麼肯立即離開,慕容凌在顧將軍的眼神威脅下卷了一床被子,走到另一邊打地鋪去了.

南疆的氣候一直是寒冷無暖的,雖是九月,卻已經如京都的十二月,寒風瀟瀟,輕雪飄飄.

幸好在大宛慕容凌已經跟顧晚初說好了這邊的氣候問題,顧晚初帶了幾件厚實的衣服和披風,不出軍帳,倒也不冷.

顧晚初一醒來及看見顧將軍在她旁邊,笑著看著她,顧晚初淚眼朦朧的撲倒顧將軍懷里,眼淚沾濕了顧將軍的衣衫,直到有小兵把早飯端過來,父女兩個個才結束了敘舊,慕容凌也醒了,坐在一邊吃飯.

顧晚初吃了滿滿一碗稀飯和一個大包子,味道雖然沒有她平時吃得好,在寒冷的天氣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這讓顧晚初也感覺到幸福,她知道還有很多人可能吃不上飯,所以到也不挑食,在條件好的生活下追求品質,在條件差的環境里追求溫飽,這一點在閨中女子中已經很難得了.

顧晚初發現他爹的吃飯速度似乎比她還慢,不由得仔細觀察起來,才發現他爹的右手並不怎麼靈活,筷子使用起來也很吃力.

顧晚初走過去,揭開顧將軍的袖子,果然看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見顧晚初的表情,顧將軍暗道不好,他剛才都和顧晚初說過了他並沒有受傷,現在露餡了.

"晚晚,真的沒事,只是一個小傷口,過兩天就會好了."顧將軍急忙的解釋道.

顧晚初眨了兩下眼睛,把眼里的淚水收回去,"爹,我給你上藥."顧晚初拿出包袱里的上好的金瘡藥,是她在葉子瑤哪里找到的,臨走之前裝進了包袱里.

上好了藥,顧將軍在顧晚初得叮囑下離開了營帳,同去的還有慕容凌,畢竟現在還處于交戰時期,他們的很多計策和計劃還沒定下來,情況並不容許他們拖延.

又一次的全體商議,這一次把大部分的將領都召集過來,還是針對昨天趙巍提出來的那個建議,不同意的人還是不同意,希望跟騎兵正面交鋒的將領大概只能占三分之一,不過經過冷侯爺和顧將軍還有慕容凌之前的討論,他們都覺得這個建議可行,不過怎麼實施,要需要進一步討論.

"我和冷侯爺都決定用趙巍這個計策,不過不想去的人也可以留下,但必須保證軍營內部的穩定,還有防止猶烈的步兵的偷襲,如果出現一點差錯,回來之後我定先斬後奏再稟告給皇上."顧將軍嚴肅而冷靜的說道,讓在坐的每一位將領都頭皮一麻.

不過還是有人在竊喜,聽到可以留下來,就不再反對,反正他們不會去第一戰線,至于後面的管理,以前怎樣,以後還怎樣不就行了,當即所有人都同意了這個意見,必將他們也想不出比這更好的了.

"現在不想去的人把名字留下來我們好分配在別的將領走之後士兵的管理問題."

十分迅速的寫好了名字,顧將軍和冷侯爺瀏覽了一遍,沒什麼大的問題就安排好各自的交接問題,但出戰時間並不確定隨時有可能.

商議結束後,趙巍有留了下來,似乎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突兀,還拉住了一個和他關系很好的人將領,一起來到顧將軍面前.

"屬下趙巍,李駿參見顧將軍."

顧將軍眼神犀利的看著兩人,說了句,"起來吧."

"顧將軍,我希望能和將軍出戰時一起,我的身手並不怎麼好,知道將軍您身手高強,希望能學您兩招."李駿誠懇的請求道,他想建功立業,可無背景也無身份,就連身手也是平平,好不容易混到一個小副官的位置,卻交了一個好友趙巍.趙巍是顧將軍一手提拔的將領,在他的幫助下,他也混了一個小將的位置.

這次趙巍讓他跟著顧將軍,雖不明白其意,但趙巍說這次如果做得好顧將軍可能升官,跟在他身後的將領肯定也會升官,然後他就心動了,明白這是趙巍給他的機會.

"你叫什麼名字?"

"屬下李駿."

"難道你不知道跟我一起出戰的是趙巍,而且你憑什麼認為我會讓一個我不了解的人跟在我身後?"顧將軍募的變得嚴厲起來,也加大了音量,眼色沉沉的看著李駿.

在李駿幾乎快要支持不住的情況下,趙巍出聲了,"顧將軍,屬下可以保證李駿對將軍絕無二心,屬下跟隨將軍七八年,從未做過一件對不起將軍的事,這一次的李駿是屬下一直接觸過的人,保證對將軍忠心耿耿."

"七八年了,的確是好長時間."顧將軍不知道是感慨還是歎息讓趙巍一時不能能理解其意,和李駿兩人再地上跪了很久,也沒聽到顧將軍讓他們兩人起來.

"趙巍,這次你想留下嗎?"顧將軍終究還是對他一手提拔上來的趙巍心軟了一下,若是趙巍選擇不想留下,顧將軍就算不會像以前那樣對他,也未必會對他下手,若是趙巍選擇留下,那就生死有命,各憑天意了.

"將軍,屬下也一心想跟著您去第一線戰斗,不過將軍要是走了,手下的兵士必將無人管理,屬下平日里在軍中也有些威信,能幫將軍管理一陣,這次就不和將軍一起去了,我在後方等著將軍凱旋歸來."趙巍頗為誠懇地說道,一副大義凜然的模樣.

顧將軍中就揮揮手讓他們下去了,趙巍都走到門口了還沒聽見想聽到的話,雙手不禁緊緊握起,若是錯失了這次機會,下一次還不知道要等到何年.

"趙巍,你可以留下來."

終于在趙巍踏出軍帳門口的最後一步聽見了他想聽到的聲音,激動和興奮充滿了他的大腦,以至于沒有聽出來顧將軍語氣中的冷淡和平靜.

慕容凌從軍帳後面走出來,其余將領並不知道慕容凌在這,並且聽完了整個會議.

慕容凌看見顧將軍表情也知道剛剛的事對他打擊很大,因為顧皖景並沒有參軍的緣故,顧將軍對待趙巍可謂是用了一些心力去培養的,卻沒想到趙巍的野心不是一般的大,辜負了顧將軍的栽培.

"顧將軍,晚晚還在等您."

"四皇子,如果我有不測,請保護好晚晚回京都."

"顧將軍,別想這些不會發生的事,晚晚我會照顧好,難道您不想看到她成親生子,沒有你在,不害怕我會欺負她."

顧將軍半晌沒說話,慕容凌知道顧將軍還需要時間,畢竟一個跟隨了他很多年的人背叛他,這種心情不是誰都可以理解,尤其是軍中的男子,一向以義氣結交,不拘小節,卻在付出以後也難受更多.

慕容凌走後,顧將軍一個人坐在軍帳中,孤寂的背影讓這個中年男子看起來滄桑了些,此刻耳邊,似乎還有顧晚初早晨在他耳邊的說的話的回音.

"爹,我昨晚做噩夢了,我夢見爹爹受傷了,之後的生活一直很不開心,還夢見爹爹的將軍位置被一個叫趙巍的人搶走了,還搶了我們在京都的房子,好可怕,爹爹,我還記得夢中趙巍說過,好幾次要置您于死地,都被您躲過了,不過受了傷.爹爹,這是真的嗎?真的有一個叫趙巍的人嗎?"

當顧晚初睜大眼睛看著他的時候,他想說沒有勇氣都沒有,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顧晚初說的可能是對的.

當時恰好冷侯爺也過來了,聽了顧晚初的夢境,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兩人不禁把這幾次的戰斗都回憶了一遍,發現這個叫趙巍的人出現的時機總是在顧將軍打得最厲害的時候,而上次受傷也是因為趙巍在他身後,完全可以只把一個人挑下馬,給那個人刺殺顧將軍的機會.這樣一想,顧將軍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當即和慕容凌,冷侯爺商量了一下,決定試探一番,早在進行會議之前,冷侯爺就去單獨找過趙巍一次,讓他說說這個計策該怎麼實施,趙巍侃侃而談,當冷侯爺提出不想去要接管顧將軍旗下的士兵時,竟然被趙巍阻止了,說了很多理由,不外乎就是冷侯爺武藝高強應該上戰場多殺幾個騎兵,後方只用派一些人手管理就好.冷侯爺心中冷笑,面上卻不顯,裝作被說動的樣子,看著趙巍的表演.

要不是計劃確實是有可執行的意義,當時他們就想把這個趙巍抓起來,但考慮到很多因素,趙薇還暫時在外面蹦達著,顧將軍想著以前,決定給他最後一個機會,可惜趙巍完全不理解其意.滿心以為自己的目的快要實現了,得意忘形的和幾位至交好友喝酒聊天.

寒風瑟瑟,空氣干冷干冷的,帳篷里雖然暖和一些,但也避免不了寒風能透過縫隙吹進來,顧晚初團坐在有些冰冷的椅子上,心中對顧將軍的擔憂倒是少了些,她相信他爹定會有所准備,不會讓趙巍得逞,而且慕容凌和冷侯爺也在這里,上輩子的事必定會發生改變.

顧晚初梳理著上輩子的記憶,現在事件的進程和時間已經對不上了,但她問過慕容凌一些事,發現上輩子所發生的事,這輩子幾乎都會發生,只是時間改了,她也不知道事情會怎樣發展,不過中間的過程不會變.

突然一陣冷風從門口吹進來,下了顧晚初一跳,以為是慕容凌或者她爹來了,沒想到進來一個不認識的人,似乎還喝了酒,全身上下都彌漫著酒味,顧晚初皺了皺眉,你走錯了,四個字還沒說出來,就被打斷了.

"小美人,這里竟然有一個小美人."踉踉蹌蹌的走過來,似乎想要摸一下顧晚初,顧晚初躲開了.

T

上篇:第九十一章 顧晚初回嘉慶    下篇:第九十三章 馬背上的親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