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三章 馬背上的親吻   
  
第九十三章 馬背上的親吻

g,更新快,無彈窗,!

來人的眼神已經迷蒙,影像重重疊疊只能看清個大概,眼中的倒影是個紛紛嫩嫩的女子,心里的熱意頓時升騰了起來,咧嘴露出一個下流的笑容,朝顧晚初撲過去,若是平時沒有喝酒,說不定還思索幾番為何這里只有一個女子,還住在軍帳里,不過喝了酒精神就沒有以前那麼靈敏,反應也遲鈍下來抓了好幾次都沒有抓住顧晚初.

顧晚初真沒想到自己會遇上這種事,連大聲呼救都不敢,因為不會知道來的會是誰,好不容易躲開來人的攻擊,靠近門口,也不敢輕易出帳篷,若是再遇上幾個不懷好意的士兵,那她就真的完了,現在只有期待慕容凌和她爹能快點過來了.

"小美人,你別跑啊,哥哥來陪你玩玩."

顧晚初看了一下帳篷里的情景桌子上似乎有一把小刀,趁著那人追過來,顧晚初迅速的閃過,跑到桌子上拿起小刀,指著那人,手上的刀有些顫抖,"你別過來,再過來我殺了你."

"你敢嗎,我可是深受顧將軍信任的副將,看上你是你的榮幸,跟了我以後,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要是不聽話,可別怪我動粗了."

"你是趙巍?"

"不錯.你是從哪個營帳出來的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如此也好,還不快快放下手中的刀."

看著顧晚初沒有動靜,趙巍以為自己的身份嚇住了顧晚初,便帶著猥瑣的笑意接近,絲毫沒有防備,這一次顧晚初也沒有躲閃,讓趙巍以為他真的可以得償所願.

剛伸出手想要莫顧晚初的臉頰,突然傳來一陣痛意,鮮血滴滴答答的流到地上,趙巍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腕,竟然被劃破了血管,酒意猛地清醒了過來,伸出另一只完好的左手想要打顧晚初,卻發現自己的右手又被劃了一下,這次是幾個手指頭,痛入骨髓的感覺,讓趙巍忍不住大喊一聲,雙目赤紅的看著顧晚初.

顧晚初也不甘示弱的瞪著趙巍,上輩子就是因為顧將軍的右手被廢了,之後的一切才會發生,這輩子她絕對不想放過趙巍,何況趙巍已經傷害了他爹,還准備傷害自己,即使有些血液濺到了自己的臉上,她都沒覺得害怕,甚至有一種興奮的感覺,她終于能做些什麼了.

"我殺了你."一手掐住顧晚初的脖子,顧晚初手中的刀也掉了下來,千鈞一發之際,慕容凌來了,看知道眼前的場景的肝膽俱顫,拔出身上的佩劍,對著趙巍的左胳膊砍下去.

這個胳膊都掉落下來,這在之前,慕容凌已經把顧晚初摟在懷里,不讓她看到身後的場景,也擋住了身後噴濺的血液,慕容凌敘述的帶著顧晚初離開這個帳篷,到了顧將軍哪里,都被慕容凌身上的血液給驚到了.

慕容凌在剛才就點了顧晚初的昏睡穴,此刻已陷入了沉睡中.

"這是怎麼回事?"

冷侯爺也匆匆趕來,顯然已經知道那邊軍帳里發生的事.

"趙巍意圖殺害晚晚,被我砍了胳膊."慕容凌輕描淡寫的說了這一句話,就去換了一身衣衫,守在顧晚初身邊,只差一點,他就失去她了,直到現在他的心還在顫動,剛剛那種恐懼已刻入心髓.

"我去殺了他."顧將軍在聽到慕容凌說了話之後提劍而起,沖出軍帳,他的心肝寶貝就差點被這個人渣殺了,再冷靜的人也有逆鱗,也會為了一直守護的事情不顧一切的沖動.

冷侯爺一路跟隨費盡了口舍才打消了顧將軍的想法,"趙巍不應該這樣簡單的就被殺死,他應該死的更有意義一些,對于已經殘疾的趙巍來說,可能死是一種解脫."

顧將軍滿臉怒氣的收回了劍,不過還是去見了趙巍,整個左胳膊已經沒了,躺在地上,鮮血流了一地,右手腕的血管和筋脈已經斷了,按照著想學的流速,就算顧將軍不動手,再過一會趙巍也會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顧將軍上前狠狠的向著趙巍雙腿之間踢了兩腳,即使是在昏迷中的趙巍臉上也出現痛苦之色.

"叫個軍醫來,再讓他多活兩日."此刻顧將軍心中對趙巍的培養提攜之情一點不剩,只剩下滿腔的殺意.

顧晚初在晚上才醒過來,除了脖子上有一圈青紫,並無別的傷痕,悠悠的睜開眼睛,腦中的記憶還停留在她被趙巍掐住脖子的那一刻,看見坐在床邊的慕容凌和顧將軍放下了心.

"晚晚,你醒了,想要喝點水嗎?"

顧晚初眨眨眼睛,慕容凌到了一杯熱水用唇試試溫度,才給顧晚初喂水,這一動作看的顧將軍想發火,又找不到借口,只能狠狠的看著慕容凌,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慕容凌這也是疼愛晚晚,不要生氣,默念幾遍才把心里的怒氣收斂起來.

"爹,那個趙巍真的是個壞人,他竟然靠著爹的名聲欺壓人."顧晚初喝了些水,感覺並無不適的地方,坐起來給顧將軍告狀,擔心顧將軍還被趙巍蒙騙,她還不知道趙巍現在的情況.

"晚晚,爹都知道,你不用擔心,那個趙巍已經被關進俘虜營了."顧將軍這也算是解釋給慕容凌聽.

聽到顧將軍已經處決了趙巍,顧晚初才真正的放下心來,至少他爹得身邊不會再有危險存在了.

兩天後,猶烈騎兵夜襲嘉慶,幸好這一切顧將軍早有准備帶著提前安排好的人馬應戰,慕容凌被留了下來管理著顧將軍手下的兵士,因為他四皇子身份,留下來的將領也不敢反抗違逆,營地這邊一片穩定,慕容凌徹夜巡視著周圍,並無一絲異動.

兩軍交戰的地方離營地還很遠,只能聽到一片打殺聲,並看不到人影,因為是夜間,只能看見一片火把和一堆黑乎乎的人影,在顧將軍他們還沒傳來消息的時候,沒人知道戰況,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中,這一戰關乎他們能不能凱旋回家,關乎著他們所有人的命運.

顧晚初也在軍營里踱步,這一場戰役上輩子也是發生過的,因為計策的奇特,曆史上從未出現過全是將領參戰的情況,所以在京都也流傳盛廣,而提供這個計策的趙巍,也因為此計大獲全勝而聲名鵲起,而顧將軍也受了傷,趙巍取而代之的目標就更進了一步.

最後當趙巍成功取代了顧將軍之時,所有人都記住了趙巍,而忘記了顧將軍才是在戰場上拼殺的主力,而趙巍只是個留守營地的懦夫.

顧晚初歎了一口氣,上輩子自己都不關注她爹的事,這些還是綠意偶爾回將軍府得來的消息,他爹的消沉和失意,她都不懂,就連最簡單的安慰都沒做到,難怪自己最後落到那般淒慘的下場,一切都是自己弄出來的,這輩子不管如何,就算這次戰爭真的失敗了,她也不會讓她爹消沉下去,想到此,顧晚初鎮定下來,從容的走出軍帳.

外面保護著顧晚初的士兵攔住了她.

"顧小姐,還請不要亂跑."這個士兵看起來年齡並不大,已經在帳外守衛了好幾天,顧晚初也見過幾次.

"帶我去見四皇子.我有大事和他商量."

天色這麼黑,顧晚初並不敢一個人在全是士兵的軍營亂跑.

年輕士兵為難的看著顧晚初,最終還是妥協了,帶著顧晚初去找四皇子.

清幽的夜色里皚皚白雪散發著柔和的光暈,慕容凌站在高台上,一身戎裝顯得嚴肅俊逸,顧晚初在下面看著他,眼里的愛慕之意越發明顯,這輩子遇見慕容凌是她最幸運的事.

"晚晚,你怎麼來了?"看著顧晚初走來慕容凌有一瞬間的詫異.

"慕容凌,我有個提議想和你商量."

慕容凌看著四周並沒有什麼風吹草動的異象,所有人都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各司其職,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帶鄰近的軍帳中.

"晚晚,你想說什麼?"

"慕容凌,帶隊夜襲猶烈,今夜猶烈的軍隊已經全軍出動阻止我爹他們,此刻正是襲擊他們軍營最好的時機."

慕容凌想說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可看著顧晚初嚴肅的神情,又覺得她很認真.

"晚晚,你要明白這是戰爭,不是游戲."

"我知道,我爹他們今晚一定會贏,此刻猶烈軍營空虛,所有的糧草都在里面,若是毀了它們,戰爭就結束了."

"你怎麼知道?"慕容凌不是不信任顧晚初,只是這是關乎所有人性命的大事,若是他們的推測出現一點偏差,他帶著士兵去了猶烈,而猶烈反過來襲擊他們,後果將不堪設想.而且顧將軍並沒有傳來消息,他們並不敢輕舉妄動.

"我知道未來十年的事,我知道德妃就是內奸,我知道建安王肯定會反,只是時間提前了,我之所以安心待在大宛就是知道,嘉慶最近幾年會平安無事,沒想到這一切都提前發生了,我還知道大皇子慕容璉根本不是皇上的親生兒子."顧晚初兩只手交纏在一起,越說到後面,神情越緊張,也不敢看著慕容凌,最後蹲在地上,把頭埋進自己的懷里.

慕容凌此刻還處于呆愣之中,若是最開始他還保持著將信將疑的態度,那麼最後一句話,絕對推翻了它所有的懷疑,至今這世界上,也只有兩人知道大皇子不是嘉慶帝的親生兒子,就連一同處理德妃的顧皖景都不知道,而顧晚初卻知道,他不得不信.

看著蹲在地上的顧晚初,慕容凌明白顧晚初真的很信任他,把自己的最大的秘密都透露給他,也許連顧將軍都不知道的秘密,慕容凌想起顧晚初以前的種種行為,估計都是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才做出的舉動,表現尤為明顯的就是聽到與猶烈國開戰,她的緊張,估計上次她對顧將軍說的話都是她以前經曆或者看到過的事實,所以才會如此擔憂.

慕容凌拉著她起來,目光對視,顧晚初的緊張不安,他都看在眼里,把顧晚初摟進懷里,讓她感受著自己的溫度,雖然不知道顧晚初在之後的十年里經曆過什麼,但明顯生活的很不安,"晚晚,此生我定不負你."

顧晚初淚一瞬而發,滾落在慕容凌的脖頸里.

遠處傳來的喧囂聲打破這份溫馨,這次的戰斗刻不容緩,已經沒有時間讓他們互訴衷腸.

"晚晚,乖乖待在軍營,我會派人保護你."

"我明白."

慕容凌大步走出去集合隊伍,行動,一連串的命令在黑夜里清晰可聞,顧晚初看著部隊離開的背影,在心里默默祈禱著.

晨曦打破了黑夜的甯靜,刺眼的光芒照耀在白雪上,顧晚初走出軍營,等待著他們凱旋的步伐,寒風吹亂了顧晚初黑色的發,長長的睫毛輕輕顫抖著,雙目有神的看著白雪上凌亂的腳印,這是勝利者留下的佳音.

馬蹄聲由遠及近紛至遝來,顧晚初想都沒想快速的奔跑起來,看見嘉慶旗幟的那一刻,顧晚初的眼角有熱淚溢出,這一刻所有留守軍營的人都歡呼起來,迅速的准備起來.

顧將軍和冷侯爺騎馬跑在最前邊,看見顧晚初,顧將軍揚鞭加快了馬速,跑到顧晚初身邊,在顧晚初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單手摟上馬,在外面的雪地里狂奔了一圈,才把激動的心情發泄完,帶著顧晚初下來.

准備去軍營開慶功會,這次猶烈士兵幾乎全巢出動,騎兵後面還跟著步兵,是有幾分凶險,他們這邊的人馬也損失了不少,但比起猶烈的人馬被消滅了三分之二,這個代價簡直太輕了.近幾年來,猶烈絕對不敢再犯.

顧將軍走了幾步發現顧晚初並沒有跟上來,還是站在路口,目光四望,顯然還在等人.顧將軍突然看著有些空蕩的軍營,有些不好的感覺.

"晚晚,慕容凌呢,我怎麼沒見他,還有士兵也不見了不少,你知道發生了什麼?"難道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猶烈又來一些軍隊.

遠處傳來的腳步聲和馬蹄聲打斷了顧晚初即將要回的話,慕容凌策馬揚鞭直接到顧晚初的身邊,和顧將軍相同的動作,顧晚初反映過來就已經在馬背上,迎著朝陽,狂奔在雪地上,金色的陽光照射他們兩人身上,倒映出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影子.

"晚晚,我想親你."

顧晚初摟著慕容凌的脖子,在慕容凌有些冰冷的唇上覆上自己溫暖的唇,唇齒相依,兩相勾纏,在馬背上勾勒出一幅完美的畫卷.

顧將軍帶著後面凱旋歸來的士兵將領進軍帳,雖然口中是罵的詞,不過語氣間充滿了驚喜和激動.

"顧弘毅,你就少說兩句,他們的事我都已經弄清楚了,四皇子雖然沒聽你的命令,不過這情勢判斷能力是相當好的,要不然估計我們還得跟猶烈國的人打幾仗,現在一來,只等猶烈國的求和書一來,我們即可回京都."

"這些小崽子竟然不聽軍令,等慕容凌回來,我非要軍法處置不可."顧將軍狠狠的說道,這要是慕容凌當著他的面帶走了他的寶貝女兒,連聲招呼都沒和他打,簡直太目中無人了.

"你真敢?就不怕你的寶貝女兒找你算賬,我算是看出來了,你也就只能說說大話了."

冷侯爺逗著老友.

"等慕容凌回來,你看我敢不敢,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四皇子,不聽命令就該罰."

"小白,等會四皇子回來了,你叫叫我,我起來看看我們的顧大將軍如何軍令處置我們的四皇子大功臣.忙活一晚上了,我先去睡一覺."冷侯爺說完就離開了,獨留顧將軍在軍帳里,過了一會顧將軍軍帳里也傳來了呼嚕聲.

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在邊境玩了一天,兩人都很開心,彼此很有默契的都沒有再提那天晚上的事,慕容凌想給顧晚初更多的時間,不想給她壓力,對于他來說,顧晚初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無所謂知不知道.

顧晚初也在等,等慕容凌開口問她,雖然跟哥哥保證過不在告訴任何人,但慕容凌是不同的,是她這輩子最重要的人,她不想對他有所隱瞞.經曆了這麼多事,顧晚初早已明白今生和過去是不同的,她可以對未發生的事做出改變,讓事情走向更好的地步,至于那些記憶,就當做一種警示或者提醒罷了.

第二天一早,顧將軍才醒來,冷侯爺就在他軍帳里幽幽的看著他,旁邊還坐著慕容凌和顧晚初.

顧將軍像是想起了什麼,瞪著慕容凌,咳嗽一聲,正准備說點什麼,就被顧晚初打斷了.

"爹爹,皇上給我和慕容凌賜婚了."

顧將軍疑惑的看著顧晚初說道,"我知道."

"你要罰他,就先罰我.再說你走的時候都說了底下的士兵要聽慕容凌的,你怎麼又反悔了."

冷侯爺噗嗤一下就笑了,眼神戲謔的看著顧將軍,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

"這能一樣嗎?我是讓他乖乖待這著,保護軍營,不是讓他擅自行動."

"您又沒說他不能離開,只是讓他保護鎮守軍營,軍營他派人鎮守了啊,一點狀況都沒出."顧晚初跟顧將軍詭辯道.

顧將軍無奈的看了一眼擋在慕容凌前面的顧晚初一眼,悻悻的擺擺手,放棄了懲罰慕容凌的打算.不過狠狠的瞪了慕容凌一眼,被慕容凌回了一個燦爛的微笑,顧將軍頓時覺得這小子還是該罰,慕容凌卻拉著顧晚初溜走了.留下看戲看的正爽的冷侯爺和顧將軍大眼瞪小眼.

上篇:第九十二章 父女相見    下篇:第九十四章 季皓白的過往,趕走葉子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