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四章 季皓白的過往,趕走葉子瑤   
  
第九十四章 季皓白的過往,趕走葉子瑤

g,更新快,無彈窗,!

雪花彌漫著整個南疆,在陽光的照耀下並沒有一點要融化的痕跡,一陣一陣吹來的寒風,帶走了空氣中僅存的濕氣,留下的是寒冷的蕭瑟.不過這一切並不能影響嘉慶的士兵,就在早晨,一封猶烈的求和書被送進來,讓這一切都有了明確的結局.

此刻軍帳中坐著幾位主要大將,都面帶溫和之色.

"顧將軍,既然猶烈已經送來了求和書,我們不日是否可以班師回朝?"一直跟著顧將軍領兵的打仗的一位將領說道.

有幾人低聲附和著,都滿眼希冀的看著顧將軍,出來已有月余,在這個窮山僻壤的邊境,連有一點好吃的,好玩的都沒有,雖不是注重享受的人,但還是想回到繁華的京都.

"在等兩日,看猶烈的士兵是否向他們求和書上寫的一樣退兵邊境,只留下駐守人員."顧將軍不得不考慮多一點,若這一切都是假象,他們離開之後的後果不可想象.

"謹遵將軍命令."幾位將領施禮出去,反正就是兩天的時間,他們等得起.

在另一軍帳中,只有慕容凌和顧晚初兩人,這幾天空閑的時間慕容凌都陪著顧晚初到處游玩,整個南疆都有他們留下的印記.

"晚晚,這次你和顧將軍一起回京都,我就暫時不回去了."慕容凌拉著顧晚初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仔細的看著她手心的紋路.

"你要回大宛?"顧晚初心里明白,慕容凌為了她已經改變了很多計劃,她離開之後,估計大宛已經亂成一團,慕容凌肯定要回去主持大局,畢竟他手下還有很多在大宛.

"恩,等我回去找你."

顧晚初靠在慕容凌肩上,有好多想說的話,想問的問題,在這一刻都問不出口,此刻的情勢容不得他們談兒女情長,慕容凌再回大宛肯定凶險萬分,顧晚初卻說不出組織的他去的話,這一切雖不全是因她而起,但也有她的責任.

"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我會等你回來."

"當然,等你及笄我肯定會來娶你.不過晚晚,時間怎麼過的那麼慢呢,還有一年多的時間,我多想此刻你已長大,而我可以馬上娶你回家.不過若是真已經娶了你,我怕是再也不舍得離開你一步."

顧晚初的臉募的變紅了,慕容凌強烈的目光注視,讓她心頭一跳,慕容凌低下頭,輕輕吻了吻她的唇角,彼此的溫度相互傳遞交纏著.

顧晚初不知道自己是何時睡著的,醒來的時候軍帳里已沒有了慕容凌的身影,顧晚初帶著被窩里不想起來,沒有慕容凌的地方,似乎連空氣也冰冷了幾分.

兩日之後,顧將軍收到了嘉慶帝聖旨,他們獲勝,猶烈求和的消息已經傳到了京都,嘉慶帝傳召聖旨讓他們班師回朝,舉行慶功宴,南疆除了留一部分鎮守的人員之外,其余大軍接回原來的駐地,**萬的人馬,浩浩蕩蕩,顧晚初也跟著顧將軍一起回京都.

顧晚初再次留戀的看了看南疆,除了數萬將士,和雪地上凌亂的腳印外什麼都沒有,就連這幾日住過的軍帳也被拆除了,收回目光騎馬跟上顧將軍,她會在京都等待慕容凌.

再見,南疆.這個她可能一生也不會再來的地方.

大宛北郡

顧晚初被帶走以後,第三天才被發現,那個用來替代顧晚初的小丫鬟原本還是季皓白府中的,季皓白派全府的人去追,三天的時間足夠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回到嘉慶了,可想而知什麼都沒有追到.

接下來發生的事更令他措手不及,在得知顧晚初已經和慕容凌回大宛以後,慕容珉第一時間帶著自己的人手回了嘉慶,連告別都沒有和季皓白說一聲,季皓白現在手中的勢力和計劃已經執行到一半,正是缺人手的時候,這時候撤出無意于給他迎頭一擊看,當即打蒙了季皓白.

"殿下,青龍堂的勢力被三皇子派去的人馬搗毀了."李達稍微退後了兩步,下意識的遠離季皓白,季皓白身上散發出來的戾氣實在太強烈了,這幾天他的幾個手下來彙報情況時都被季皓白不小心給打傷了,現在還躺在床上,都不敢有人再來跟季皓白彙報消息了.

季皓白充滿血絲的眼神無神地看了李達一眼,這幾天壞消息發生的太多了,讓他應接不暇,根本沒有休息的時間,赤紅著眼,再不複往日的瀟灑模樣.揮揮手,讓李達下去,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沒有辦法,這能看著自己的勢力一點一點的被鯨吞蠶食,被瓜分返裂,卻無能為力.

"慕容凌,這就是你給我的報複?"

"王妃您不能進去,殿下正在休息."書房的護衛攔住了要進去的葉子瑤.

"讓開,我今天必須見到他."葉子瑤也硬氣起來,沒了平日里清冷如仙冷峻模樣,細微看去,眼里還能看見一絲溫柔和擔憂,她不是不懂,在有顧晚初的幾個月里,季皓白怎麼對她,她心里很清楚.

季皓白出來了,打開門定定的看著葉子瑤,眸光微閃,"你來干什麼?"

"讓我進去."葉子瑤拉著季皓白走進去,關上門,找到了水和毛巾,幫季皓白擦了把臉,季皓白呆呆的任她擺布.

半晌季皓白恢複了精神,拉住了葉子瑤的手,"你來干什麼?"

"你已經四天沒有休息了."

葉子瑤的語氣雖然冷冰冰的,臉色也很冷淡,不過季皓白還從中聽出了擔憂.

"你在擔心我?"像是想確認點什麼,季皓白又問了一遍,這一次並沒有聽到葉子瑤的回答,但葉子瑤給了他一封信.

是顧晚初寫的,某種程度上也能代表慕容凌.

季皓白,子瑤姐姐:

季皓白雖然是被你劫過來的,但在大宛的這段時間我過得還不錯,尤其是遇見子瑤姐姐以後,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嘉慶了.

子瑤姐姐,我走之後你不要擔心我,有時間我會寫信給你的,你也要多多和人交流,交些好朋友,雖然你高冷的樣子的也很美,不過更希望你過得開心.

季皓白,我走了,慕容凌說過我走之後你會面臨好多問題,他讓我轉告你,只要你答應永不和嘉慶為敵,他會來幫你.

如果有想法回信給慕容凌,用那只叫閃電的鴿子就行.

顧晚初留.

這算什麼,施舍嗎,他季皓白不需要,狠狠的把那封信摔在桌子上,暗自生氣.葉子瑤重新把信裝起來,走到季皓白面前,輕啟紅唇道,"為什麼一定要登上皇位,現在這樣不好嗎?"

這樣被人擺布的命運,他已經過夠了,從小他娘就是一個不受寵愛的美人,分位低到可憐,也許是運氣好,一舉的男,有了他季皓白,作為大宛帝的第二個皇子,他非但沒受到寵愛,反而得到的是無盡的羞辱,從他記事開始,每天的冰冷的飯菜都是他的主食,因為她娘得知了宮中當時一個受寵的妃子,三九寒天,他被扔進荷花池,他命大活了過來,卻在床上輾轉躺了半年.

再大一點,後面幾位皇子也出生了,他便是他們欺負戲玩的對象,多少次在受欺負時他都期待著傳說中英明的父皇能幫一幫他,卻從來沒有實現過.在他記憶深處隱藏最深的一件事就是,他和三皇子季皓鳴打架,他從小體弱,根本打不過強壯的三皇子受了傷,這時大宛帝來了,他躺在地上滿懷期待的等待著大宛帝能把他拉起來,可惜沒有.

大宛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抱著笑的得意季皓鳴離開了,那一眼他刻骨銘心的記住,從那刻起,他明白了自己從來都是被放棄的那個,或者說在大宛帝眼里他根本沒有存在感.

那時他就在心里默默發誓,一定要讓大宛帝看看,讓他那些兄弟看看,他不是一個可以被隨意拋棄的人,十年隱忍,他終于在暗地里有了些勢力,但在大宛帝眼里他還是一個毫無存在感的人,在那些兄弟眼中,他還是那個可以隨意欺辱的弱者,他不甘心,絕不會放棄,以至于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泯滅了所有的善良,以利益維護者人心.

而現在已經走到了這一步,無論結果,他更不會放棄,只有經曆過那種刻骨銘心,撕心裂肺的羞辱和痛苦,才明白此刻的堅持和執著只是為了一顆永不沉寂的心.

"葉子瑤,我必須要登上皇位,為此我不擇手段."季皓白深深地看著葉子瑤,心中的情誼和愛戀抵不過他那顆不受任何侮辱的心,他可以為她,放棄金錢,放棄權利,唯獨不會放棄自己的追求,他登上皇位也不是為了權力,只是想證明自己.

"我明日送你離開,你想去見顧晚初嗎,我可以送你去嘉慶."季皓白幾番掙紮,還是做了決定,如果可以他當然希望他和葉子瑤能在一起.

葉子瑤睫毛輕輕顫抖,內心極不平靜,她知道季皓白要放她離開了,她也可以去找顧晚初了,但內心深處的失落和悲傷不可抑制的從心底蔓延上來,在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眼淚毫無預兆的落了下來,滴在季皓白的手背上,"你想我走?"

"想."季皓白斬釘截鐵的說道,卻不敢看葉子瑤的眼睛,時局動蕩,連他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活的過幾日,季皓鳴的手段的越發凶狠,如不沒有意外,再有五天的時間,自己將被陷害上一大堆罪行,再難翻身.

"好."葉子瑤淚眼婆娑的離開,第一次她知道自己的情緒原來可以如此猛烈,盡管心痛,葉子瑤還是不會為自己爭取,晚晚,就像你說的我好像有點喜歡他了,還有點心痛.

"其實我一點也不想你離開."在葉子瑤離開書房很久以後,似乎有這樣的輕音從書房里傳出,也許是聲音太輕了,或者時間太久了,漸漸地消散在風中.

"殿下,王妃已經喬裝打扮好了,此刻正在前院,殿下要去道別嗎?"李達戰戰兢兢地稟告道.

季皓白手中的筆倏地一下落在地上,似乎被驚醒了,她要走了,此去一別,可能此生無法再見,季皓白目光幽幽,讓人看不清他在想什麼.

"不了,替我送送王妃,一定要派人保護好她,不能出一點差錯."

"是,殿下."雖不明白季皓白為何不去,李達還是按照季皓白的吩咐安排好了一切.

葉子瑤等了一個時辰,也在院子里閑逛了一個時辰,要等的人還是沒有出現,她也是第一次發現,自家的院子竟然如此大,大到看不到盡頭,也看不清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

最終葉子瑤還是走了,她知道只要一出這道門,她就自由了,甚至不再是他的王妃了,可惜遲遲邁不了步,她的留戀,她的不舍,她的情緒,都在這一道門里,無論門外是怎樣精彩的另一個世界,都不會再是曾經.

葉子瑤走了,看著葉子瑤的背影,季皓白很清晰地認識到這個人漸漸地走出自己的生命,從自己十六歲遇見葉子瑤到花費了兩年時間把葉子瑤娶回家,到現在已經七年了,兩千五百多個日日夜夜,而現在這個人要走出自己生命了,季皓白忍不住蹲下背靠著柱子,心里無盡的失落和苦澀,無人能懂.

"葉子瑤,我現在讓你留下你會不會停下?"季皓白無聲地在心里默默地問自己,話卻說不出口.

"季皓白,如果你現在出來我就不會走."葉子瑤葉子瑤也在心里默默地想著,卻一次也沒有回頭.

終究有些人,有些事是注定的,你的不挽留,我的不回頭,經年一別,再見無期.

季皓白黯然神傷的鑽進書房,三天沒有見客,再次出來的時候好像變了一個人,像是回到了從前的模樣,只是變得更冷漠了一些,出手也更果斷狠絕了.

慕容凌再一次悄然潛入大宛國,根據手下得來的消息,季皓白竟然這麼快就要失敗了,還沒開始大的混亂,怎麼能就這樣輕易的結束.

"影一,明日派遣殺手暗殺大宛帝,不必成功,使之驚嚇一番就好,嫁禍給大皇子季皓然,轉移三皇子季皓鳴的目標,讓他對付四皇子季皓宇."

"主上,是要解救季皓白?"

"不,只是不想讓他們的內亂這麼快結束,季皓白一死,大宛的下任皇位基本就定了,嘉慶都還處于內亂之中,哪能讓大宛這麼輕松,等五位皇子斗個勢均力敵,再把季皓白牽涉進來,讓他們公平競爭,到那時大宛帝也該活到頭了."

"屬下明白了."

"這段時間我會在大宛,暗中注意這一切,不要暴露我的行蹤."

建安王這次起義剛一開始,大宛和猶烈也跟著起兵,這只說明了一件了事,建安王在大宛和猶烈都有內奸,而且職位還不低,他現在的任務就是斷了建安王的後路.

"殿下,好消息啊,昨夜大皇子意圖刺殺皇上,現在已經被皇上派兵看管起來了,而且還讓三皇子找大皇子行刺的證據,現在三皇子已經無暇顧忌我們了."李達笑著跑進來稟告道,這是這麼多天來,第一個好消息啊.

季皓白聽到後並未有多高興,雖然自己的勢力能保全一部分,但大部分已經被毀了,一時半會也建立不起來,等三皇子反應過來,若還是用全部的力氣對付他,用不了的多久的時間他們還是會潰敗,這也是他為何要找慕容凌和慕容珉幫忙的原因,他的勢力比起其他幾位皇子來說還是不夠看.

而且這件事很詭異,明顯是有人想幫他們,但又查不出幕後人是誰,難道是慕容凌在幫他,季皓白被自己的這一猜測嚇了一跳,雖然和慕容凌合作過幾次,知道慕容凌在大宛有些人手,但並沒有見過真人,僅有的幾次合作也是自己吩咐,然後慕容凌完成的,自己的人手跟慕容凌的人手根本沒有接觸過.

如果真是這樣,慕容凌為何要幫自己,以自己綁架了顧晚初的行為,慕容離林那個無論如何也不會幫自己,更有可能的是幫助季皓鳴滅了自己.看來這件事相當複雜,不過現在來看對自己並非沒有好處,季皓白暗中盤算著.

"李達,立刻去整合勢力,暗中隱藏起來,今後的兩個月內不再要露面."

季皓白下完命令,進臥室換了一身衣服,因為最近沒休息的好的緣故,臉色看起來還有些憔悴,不過這正好,可以去大宛帝面前表達一下自己的擔憂之情.想到這季皓白眼里閃過一絲殺意.

進了皇宮,除了大皇子暫時被看押起來,其余三位皇子到都是在哪里,恭敬地守候在大宛帝床前,季皓白進去行禮,然後恭敬的退到一邊暗暗地觀察起大宛帝.

也許是因為驚嚇的原因,本就垂老的大宛帝臉上又蒙上一層死灰之色,看起來就像命不久矣,眼皮耷拉著,下垂的眼袋帶著青黑色,滿臉皺紋橫生,威嚴的姿態消失殆盡,就像一個普通的老頭一樣躺在床上,有一種油盡燈枯之感.

T

上篇:第九十三章 馬背上的親吻    下篇:第九十五章 建安王死,往日恩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