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五章 建安王死,往日恩怨   
  
第九十五章 建安王死,往日恩怨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宛帝在一個老公公的攙扶下,勉強坐起來,半睜著眼睛,斜視著下面的幾位皇子.本就年老體衰的身體,在這一次驚嚇中變的更為嚴重.

"你們都像我的命?"虛弱的聲音,其中蘊含的冷意深深讓幾位皇子顫抖一下.

"父皇明鑒,兒臣絕無此種想法."五位皇子齊齊磕頭,表明表明真心.

"這次的刺殺事件我全權交給你了,老三,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父皇放心,兒臣一定會為您找出凶手,碎尸萬段."

要說大宛帝唯一還有些疼愛的孩子的就是季皓鳴了,從小到大,因為是嫡子的關系,大宛帝對他有幾分偏寵.

"除了三皇子,其余皇子一律禁足宮中,直到查出凶手."大宛帝吩咐道,這一次他也是嚇怕了.

"謹遵父皇口喻."剩下的幾位皇子異口同聲的回答道,此刻他們一點也不敢得罪大宛帝.

看似一場硝煙已經平靜,但每個人心里都很清楚,戰爭才剛剛開始,五天後,季皓鳴查出刺客,在大皇子所屬范圍內出現過,短短兩天時間,大皇子被翻了一遍又一遍,確實沒找到證據,但大宛帝對大皇子的態度一落千丈,誰都知道,大皇子失勢了.

刺殺事件也隨著大皇子的失勢而落幕,其余幾位皇子得以回歸府中,但所有人暗地里的動作都收斂著,在這敏感的時期,可不敢在出現什麼差錯.

"殿下,您終于回來了."李達有些著急的走進來,差點忘了行禮.

"何事?讓你如此驚慌.我吩咐你的事你都安排好了嗎?"季皓白打開羽扇,輕輕扇動.

"屬下早已安排好最近也不會出現動亂,但是."李達看了一眼季皓白,不敢繼續說下去.

"到底什麼事?"

"王妃她半路失蹤了."

"怎麼可能,不是已經安排了四個高手保護著她,怎麼還會失蹤,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派人去找了沒?"季皓白臉上再也沒有了云淡風輕的笑意,葉子瑤失蹤了,這怎麼可以.

"屬下確實安排了四個高手去保護王妃,但有兩個路上得知他們的家里出事了,來不及思索就回家了,另外兩個,都被人用調虎離山之計引走了,等會回來的時候,王妃已經不見了."李達低著頭一副羞愧的模樣,確實如此,如果不是他的安排有問題,王妃也不會失蹤.

"都給我去找."季皓白憤怒的吼著,他讓葉子瑤離開就是為了讓葉子瑤避開紛爭,沒想到葉子瑤會不見.只要一想到葉子瑤可能會出事,季皓白心里就一揪一揪的疼痛.

"屬下三日前就派人去找了,什麼都沒發現."

"繼續去找啊,一群蠢貨."季皓白推翻了書房的桌子,滿地狼藉.

"立刻帶我去她失蹤的地方."

嘉慶,京都

顧將軍和冷侯爺帶著士兵凱旋而歸,嘉慶帝親自在皇宮門口迎接,不過顧將軍並不在,嘉慶帝也會知道顧晚初回來了,顧將軍和冷侯爺共同執掌兵權誰來都是一樣的,嘉慶帝倒是並沒有生氣.

"冷侯爺和顧將軍這次做得非常好,一舉揚了我嘉慶的國威,當賞."

"謝皇上,獎賞我和顧將軍就不要了,這次戰事吃緊,多虧了皇上及時調度,兵多糧足,才足以打贏這場仗,這次雖然大獲全勝,但也有不少士兵犧牲,我希望皇上能把這份封賞,換成撫恤金,下發給受傷和犧牲的戰士家屬."冷侯爺請求道,這是他和顧將軍早就商量好的.

"當然,侯爺有如此憂國憂民之心,是我嘉慶之福."嘉慶帝扶起冷侯爺,也間接答應了他的要求,就算冷侯爺他們不說,嘉慶帝也會做這些.但說了這些話,能讓那個雙方都更放心一點.

"報,皇上,三皇子來信."劉公公結果信呈給皇上.

"父皇:

許久不見,兒臣甚是想念,您的身體可否安康.

建安王已龜縮鄴都不出,宜川的兵馬不足,不足降服建安王,請父皇派兵支援.

兒臣慕容瑞敬上."

"皇上,發生了何事?"冷侯爺看到嘉慶帝臉色不虞,不禁問道.

"你自己看看."嘉慶帝把手中的信交給冷侯爺.

"建安王,要不老臣再去一趟鄴都."冷侯爺遲疑著說道.

"不用了,這件事交給朕去處理,你和顧將軍才回來,應該多休息些時日."嘉慶帝擺擺手,讓冷侯爺離開了,建安王這件事就是他心頭的一根刺,拔不掉也挑不出,時不時的來紮一下,還不能讓別人知道.

"皇上,您可是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劉公公遞了一杯茶給嘉慶帝.

劉公公心里也明白有些事,是自己沒資格插言的,所以垂首站在嘉慶帝身後.

良久,聽到嘉慶帝的吩咐聲,"把三皇子調回來,在朕不在的日子里代為管理朝政,明日朕親自啟程去鄴都."

"皇上,這萬萬不可啊,建安王是反賊,您怎可親自去見他."

"不用再說了,我去意已決."

第二天早朝大臣聽到嘉慶帝這個決定,烏泱泱的跪倒一大片,全是勸嘉慶帝不要去的,畢竟嘉慶帝是一位皇帝,關乎到嘉慶所有的興衰榮辱,這一去,就怕有危險.

可惜大臣終究是大臣不可能改變嘉慶帝的意見,只能退而求其次的讓顧將軍和冷侯爺還有顧皖景貼身保護,還帶了很多護衛士兵,才在眾多大臣的目光中乘攆而去.

"晚晚,你說皇上為何要親自去見建安王,還帶著大皇子."顧夫人平時也不是一個多麼八卦的人,但這次顧晚初回來以後,給她講了很多有趣的事,刀疤顧夫人的八卦之心勾出來了.

"娘,你不會想知道,反正嘉慶帝也不會告訴我們,肯定是極其辛密的事."顧晚初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她回來的那天,顧夫人抱著她哭了好久,最後在冷亦凝的勸說下,才放開了自己,不過這盯著自己的程度嚴重增多,幾乎每時每刻自己都在顧夫人的眼皮子底下,深害怕自己在發生點什麼意外.

"也是,晚晚,過兩天冷夫人要舉辦一個小型宴會,你要不要去?"

"是給冷亦寒大哥找成親對象?"顧晚初向冷亦凝詢問道.

冷亦凝點點頭,她這個妹妹都成親了,自己大哥還未結親,這次戰事也結束了,她娘冷夫人就想他哥成親了.

"那我去好嗎?"她都定親了,去是不是不太好啊.

"沒事,有好多姑娘都會去,還邀請了很多夫人,所以不用覺得尷尬."冷亦凝解釋道.

顧晚初最近回來也無聊,等建安王的事情了了,最近幾年內應該也不會再有大事,除了明年的端午節,這段時間應該相當平靜,她也可以放心的出去參加聚會.

"好啊,冷姐姐我和你一起去."

"怎麼,有了你大嫂,就不要你娘了,虧我還養你這麼大了."顧夫人捏捏顧晚初的鼻子,逗弄著顧晚初,想著是不是該給顧晚初再買一些大的衣服了,看著胸前有些緊的樣子.

"晚晚,明天我們去玉紡軒,給你定做幾件新衣服,你的尺寸也該在量一下了."順著顧夫人的話冷亦凝也看著顧晚初,不小心瞅見了顧晚初的胸前有些緊的衣服,臉色微微泛紅.

"娘,我又長胖了?"顧晚初站起來瞅了瞅自己的肉肉的手臂,真的又長胖了嗎?

"沒有,我是說你該換個衣服了,算了,明天你就知道了,記得早點起來,我帶你去."顧夫人也不好意思跟顧晚初多說這些優秀害羞的話題.

大宛,北郡

"主上,嘉慶的暗探來報,皇上去鄴都了,現在嘉慶的國事是三皇子代為監管."

"看來得回嘉慶一趟."慕容凌自言自語道.

現在大宛的情況已經處于內亂之中,不用他們過多插手也可以,正好趁此機會還可以回去看一下晚晚.

"影一,我要回嘉慶,這里的情況就按計劃行事."

"屬下明白."

慕容凌趁著夜色悄悄潛伏出大宛邊境,回到嘉慶,一路南下准備直接到宜川鄴都一帶,等候嘉慶帝,他心中很清楚嘉慶帝為何要親自去見建安王,但作為嘉慶帝最疼愛的兒子,他也不希望嘉慶帝出事,而且這其中還牽扯到了很多事,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去了解一下.

"王爺,嘉慶帝正親自趕往我們這里,我們要不要趁機埋伏,一舉拿下嘉慶帝."孟昌平在得到消息後立即來報.

"他來了,他終于來了."建安王聽到這個消息有些激動,孟昌平好久沒有見到過建安王如此激動過了,他突然覺得不知道該無奈還是悲傷了.

"孟將軍,這次不用出動大軍,能解決這件的事的只有我和他,如果不幸我敗了,那也是命,你們就投降,他一向以宅心仁厚被人稱頌,想必也不會過多難為你們,如果我勝了,以後這鄴都和山城就獨立出去,另外建一個國家,由不得他不認."建安王如此吩咐道.

"王爺,讓我和您一起去吧!"孟昌平跪在地上懇求道.

"不用了,我們的事讓我們自己解決,昌平,你跟我已久,我身上發生的事你大部分都知道,也因為此,我當你是兄弟,所以帶著你的人手駐守在這里,無論生死,我會爭取給你們帶來一片樂土."

"我不需要,王爺,屬下不需要."

"我意已決,不必多言."

鄴都和山城交界之處,嘉慶帝的軍隊在這邊,建安王的軍隊在另一邊,兩軍對壘,但兩邊的士兵都沒有動,安靜的等待著命令.

"你們都在這等著,這是我和他的事,大皇子跟我來."嘉慶帝向後面吩咐道,獨自踏上去對面的橋上,站到中間,等待著建安王從那邊過來.

果然建安王看到嘉慶帝的行動,自己也揮別手下,踏上了去那邊的橋,站到橋中間.

兩邊秋風蕭瑟,橋下河水滾滾,兩人站在橋上,凝視著對方,絕對不是深情的凝視,嘉慶帝是淡漠的,眼底有一絲愧疚劃過.建安王是憤怒的,眼里的戾氣幾乎要溢出來.

"你在等我,所以我來了."嘉慶帝今年四十五歲,因為保養得宜,看起來看起來也就三十多歲的樣子,是一個中年的帥大叔,被風吹起衣角還有些瀟灑的感覺.

嘉慶帝心中也很清楚,建安王想要的不是他的天下,而是他的道歉,當年許多事情,其中的幽暗曲折在有心人的算計下,造成了今天的這一切悲歡離合.

"你還敢見我,還有臉見我?"建安王狠聲道,原本俊逸的臉上出現一點扭曲的神色,生生毀了他原本溫和的性子.

"你想聽嗎,我把一切告訴你,如果你不想知道,我們兩在比一場,生死就憑天意."

"好,生死就憑天意."

兩人纏斗起來,橋下就是滾滾的河水,一旦掉下去絕不會有生還的機會,兩邊的軍隊躁動起來,蠢蠢欲動,在兩邊將軍的壓制下,在停止,不過眼睛始終都盯著橋上的兩人,一旦發生意外,絕對會奮不顧身的救援.

嘉慶帝慢慢落了下風,這些年嘉慶的事太多了,他連練武的時間都沒剩多少,手法和記憶生疏了不少,而建安王一直活在憤怒中,對武藝的追求自然更高,這個結果,嘉慶帝應該一開始就想到了.

建安王手中的劍抵在嘉慶帝的脖子上,"你輸了."

"我知道."

和許多年前一模一樣的對話,兩人似乎都想起了曾經,建安王手中的劍有一絲顫抖.

在嘉慶王朝曆史上,每一任嘉慶帝和建安王都是親密無間的好兄弟,因為嘉慶開國皇帝的慕容卿和王端的友誼,之後每一任接任嘉慶帝和建安王的位置的兩人,都會被派出去曆練一番,讓他們結交,沒有例外,這一人的嘉慶帝和建安王,在少年時也是兄弟,關系甚至比嘉慶帝和冷侯爺與顧將軍的關系還好.

所以嘉慶帝很清楚,無論如何建安王也不會背叛嘉慶,可惜事實難料.

年少時的建安王喜歡上一女子,欣喜若狂的和嘉慶帝分享,作為兄弟嘉慶帝也深深地為建安王高興,並派人去調查了一番那女子的家室,沒想到因此弄巧成拙,那家人為了權勢,以為嘉慶帝喜歡上了她女兒,迫不及待的就把他女兒送進了宮,在嘉慶帝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建安王找過來了,當即和他決裂.

後來嘉慶帝也派人去說過,但每次都見不到建安王,幾次之後嘉慶帝也倦了以為建安王也不在喜歡那女子,就放棄了在坦白.

不過一年後,那女子懷孕了,但嘉慶帝從未碰過她,之後大皇子慕容璉就出生了,嘉慶帝也絕了和建安王在和好的想法,更重要的是,那女子傷害了嘉慶帝真正喜歡的人,也就是元皇後,在元皇後生下四皇子慕容凌以後,那女子暗中經常去招惹元皇後,導致元皇後積郁成疾,不久之後就病逝了.

嘉慶帝顧念著那女子是建安王喜歡的人,再也沒搭理過她,沒想到給自己招來這麼大禍患.

"我早就知道大皇子是你的兒子,我沒碰過她."

"不可能,蓉兒跟我在一起時,明明說了是你欺負了她."建安王的手更顫抖了,他不想相信嘉慶帝說的話.

"信不信由你,我曾多次派人去跟你解釋,從來沒見到過你的人."

"這不可能,我等了你一年,你都沒有解釋一句."建安王瞪大了眼睛,嚴厲的戾氣消散了些,心中也變得有些不確定起來.

"不,蓉兒不可能騙我,她不可能騙我."建安王放下了手中的劍,頹廢的坐在地上,若是心中一直以來堅定地信念破滅了,還有什麼可以支持他.

"我們也許都被那個女人騙了,也許大皇子並不是你的兒子."看著建安王如此痛苦的坐在地上,往日一起游江湖的日子又浮現在嘉慶帝眼前,遲疑著嘉慶帝還是說出了這句話,相比起之前,這更顯得殘忍.

"大皇子是我兒子,蓉兒不可能騙我,不會騙我."

嘉慶帝走過去把大皇子帶過來,拿出一個酒杯,里面是一些清水,拿出刀在在自己手指劃了一刀,滴了一滴血在水里.

慕容璉好像也意識到了什麼,拼命的躲閃,最終還是被劃了一刀,和嘉慶帝的果然融合不到一起.

建安王也顫抖著手劃了一刀,滴了一滴血在水里,三個血滴在水里浮了很久,沒有一點融在一起的跡象.

突然建安王瘋狂的大笑了起來,笑的眼淚都下來了.

"慕容大哥,鄴都以後就交給你了."建安王決絕一笑,凌空而起,直直的落入滾滾河水中,嘉慶帝瘋狂的在護欄上看著,建安王一點一點消失在水里.最後好像還能看到建安王釋然的笑容.

"王緒."嘉慶帝嘶吼一聲,二十多年的恩怨,等候,錯亂,曲折,都在這一天里結束了,從今以後再也不會有那麼一個人會叫他慕容大哥了.

孟昌平迅速的跑過來,差點也要往下跳,被身後趕來的士兵攔住了.這時嘉慶帝已經收斂好情緒,"鄴都和山城,以後就交給你了.王緒信任你,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和他失望."

孟昌平猛的跪在地上,"參見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免禮平身."

上篇:第九十四章 季皓白的過往,趕走葉子瑤    下篇:第九十六章 冷亦寒的愛,柳兒的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