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七章 柳兒醒來,柳媚的下場   
  
第九十七章 柳兒醒來,柳媚的下場

g,更新快,無彈窗,!

之後的兩天時間,冷亦寒一直陪伴在柳兒身邊,不過柳兒一直沒有醒來,外傷在顧晚初提供的傷藥下已經結疤,看起來也沒初見時的恐怖,每天顧晚初他們都會過來看看,不過柳兒一直在昏迷中.

"哥,你先去休息一下,這里有我和晚晚不會有事的."冷亦凝看著他哥這幾天都守在那,憔悴了不少,勸解道.

"我沒事,我要等她醒來."冷亦寒一直握著柳兒的手不放開.

無奈冷亦凝只能端了一碗粥過來,看著冷亦寒吃下去才走.

"亦寒."忽然聽見床上的人嚶嚀一聲,冷亦寒立刻放下碗,看著柳兒,果然眼珠在轉動.

再過了一會,柳兒悠悠的睜開眼睛,看見冷亦寒,眼里的欣喜一閃而過,又急忙想伸手把臉遮住.

"柳兒,我喜歡你."冷亦寒拉著柳兒的手,現在她還不能亂動,體內的毒還沒解.

彭太醫也來過了,也只分辨出其中的三種毒素,一線紅,落花,湮滅,還有兩種毒素也分辨不出來,而且這五種毒素已經相互交纏在一起,互相壓制著,柳兒才能繼續活著,若是貿然解了其中一種,要心不穩還不知道會造成什麼後果,現在沒人敢動手解毒,只能保持原狀.

前兩天柳兒還沒醒,所以感覺到的痛苦不是很明顯,這會才醒,臉上已經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細汗,眼神也不自覺地游離起來,冷亦寒能清楚地看見柳兒的血液中有東西在游動.

又不敢貿然出手,幸好顧晚初來了,彭醫女也被請過來.

彭醫女看見柳兒的情況立刻給柳兒施針,並放血,用碗接住,令所有人大吃一驚的是,血液里竟然真的有蟲子.

顧晚初和冷亦凝害怕的不敢再看下去,躲在顧皖景後面.冷亦寒赤紅著眼,他都有點被嚇著了.

"這是什麼?"顧皖景還比較鎮定,見的世面多了,雖有一點恐懼,但還不至于失態.

彭醫女神色凝重起來小心翼翼的拿著碗,向里面看放了些東西."第四種毒是,離幽.能讓那個人在夢中說出曾經所經曆的一切,中毒的人會從最難忘的事說起,然後在夢中死去.中毒者血液中會出細小蟲子,最開始毫無感覺,等到幾個月後會慢慢被吸干血液而死."

"柳媚,我要殺了她."冷亦寒拿著劍就往外跑,連顧皖景都攔不住.

剛跑出顧府被前來看望顧晚初的慕容凌叫住了.

慕容凌也是一驚,看見冷亦寒滿臉寒意的拿著劍,如果真做出點什麼事,也不好像冷侯爺交代,就讓影一暫時打暈了冷亦寒,也看見了追出來的顧皖景幾人.

"晚晚,冷亦寒發生什麼瘋呢?"看見顧晚初慕容凌快步走過去,昨天半夜他就回來了,盡早去和嘉慶帝報備了一下,就立刻過來了.

"我帶你過去你就會知道了."顧晚初帶這慕容凌去了柳兒的房間,看見躺在床上的人,一向冷靜的慕容凌也有幾分詫異.

"柳兒是冷大哥的心上人,在大宛就是她幫冷大哥解得毒,身上的傷可能是被他親生父母和孿生姐姐打的,前兩天我們才把她救回來,不過身中很多種毒素,無藥可解."顧晚初詳細地解釋了一遍,當初給慕容凌的信里也只提到了一兩句,根本沒說清楚.

"中了什麼毒?"慕容凌眉頭一皺,柳家人也太狠了.

"五種毒素,相互交纏,彭禦醫也分辨不清出."

看著顧晚初擔心的小臉的,慕容凌有些心疼,"我叫月回來試試."

"就是上次那個給子瑤姐姐解毒的人?"

"恩,他在江湖上還有一個稱呼,毒神."

之後慕容凌就給月寫了一封信,大概五天後才能回來,冷亦寒醒過來之後倒也沒之前那麼沖動了,就算是報仇,也要等著柳兒好起來,他帶著柳兒一起去報仇.

大宛,北郡大皇子府

自從上次大皇子被陷害刺殺大宛帝之後一直被囚禁在大皇子府,不能出府一步,匿月在大皇子府中的任務也基本完成,正好收到了慕容凌的來信,當晚就和慕容凌那把留守的人說了一下,離開了大宛.

第六天在所有人的期待下,匿月回來了,一回來就被冷亦寒帶著去看柳兒,來拿一個休息的機會也沒有.

"柳兒姑娘身體里確實有毒,不過不是五種,是六種,根本不可能解掉,柳兒姑娘現在每天都在受鑽心之痛,而且她的身體內里虧空太多.就算能解,也承受不住解藥的藥力,照這樣的情況持續下去,最多還有五天."匿月收拾好剛才為柳兒診脈所用的工具,無悲無喜的說道.

"難道我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等死嗎,我做不到."冷亦寒嘶吼一聲,拉著匿月的衣服,狠狠的瞪著他.

"哥哥,你放手,這不是神醫的錯."冷亦凝去把他哥的手放下來,這種結果她真的沒想到.

"主子我先下去想想,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匿月還是很平靜,一點動怒的表現都沒有.

"先下去休息一會."慕容凌看著匿月風塵屢屢的模樣,略微皺眉,事有輕重緩急,但匿月都解不了的毒,天下也再無人能解.

"屬下明白."匿月就在旁邊的一間房間休息.

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出去了,冷亦寒就待在柳兒的房間里,滿色沉靜,不知道想什麼.

"晚晚,葉子瑤失蹤了."慕容凌有些忐忑的說出這個消息,他也是再去大宛之後才知道的,也派人去找過,沒有找到,糾結了許久還是決定告訴顧晚初,畢竟葉子瑤在大宛對顧晚初很好.

"怎麼會失蹤,不是在二皇子府,難道都是因為我的離開,季皓白遷怒到子瑤姐姐身上."顧晚初著急的問道.

"晚晚,你先別擔心,和你沒有有關系,季皓白北三皇子季皓鳴逼到盡頭,為了不讓葉子瑤陷入危險境地,就准備把葉子瑤送到大宛來找你,沒想到半路失蹤了.我派人去找過,也沒發現什麼線索."

"子瑤姐姐那麼好,一定會沒事的."

這件事本就是出乎預料,顧晚初沒有資格和權力去責備任何人,只能在心里默默祈求.

"我會繼續派人去找,有消息就告訴你."慕容凌拉著顧晚初坐下,已經十一月了,還有一個月就是新年,宮里會舉行宮宴,到時候顧晚初會以他未婚妻的身份出席,再有一年時間他就可以娶顧晚初回家了.

顧晚初靠在慕容凌肩膀上,月光灑在他們的臉上,遠處飛來的螢火蟲在院子里起舞,此情此景,他們已經好久沒見到過了,幸好,她回來了,幸好,他還在她身邊.

"慕容凌,我心悅你."突然顧晚初出聲說道.

"晚晚,我心如你一般."慕容凌低聲回應,他知道顧晚初又想起了被抓走的日子,不過無論如何那都是過去了,現在他們在一起,在嘉慶,在他身後邊,不離不棄.

昨夜不知何時悄聲下了雪,早晨起來一看,雪花已經飄滿大地,樹枝上,屋頂上,都是厚厚的一層積雪,柳兒的情況更加不好起來,自從昨天醒過來見了冷亦寒一面之後,臉都被毒素竟然成青色,全身上下的皮膚也變成灰白色,一股頹敗的氣息.

匿月再次被請了過來,眼睛下掛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很明顯匿月一夜未眠.

"昨夜我遍查群書,終于在一卷古老的卷宗上看到類似的情況,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一試,不過結果我不能保證,而且需要的東西也不是那麼好准備的."

"什麼方法?"聽見有方法,冷亦寒的眼里閃過希冀的亮光.

"為今之計,唯一的方法就是換血和過渡,然而她的五髒六腑都被毒素浸染,必須還要相應的解藥,解藥我可以做出來,但這換血的人選必須是他的至親,而且血液相融合才可以.

不過這過渡,必須同氣同根,氣息和血液相似,有了更好的選擇,它才會轉移陣地,想要硬把它殺死,基本是不可能的."匿月想著還是把這方法說了出來,至于能不能找到合適的人選,就真的只能靠命運了.

"柳媚."冷亦寒和顧皖景同時說道,現在他有點慶幸當初顧皖景攔著自己沒去殺了柳媚.

"我們去找人,需要什麼,神醫列出一張單子即可."冷亦寒說完就跟顧皖景去了柳府,他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把柳媚抓回來.

慕容凌去找匿月所要的藥材,冷亦凝在慕容凌走後悄悄地問顧晚初,匿月是哪里來的神醫.

不過顧晚初並不知道,但顧晚初知道十有八九這些毒要就是匿月配置出來的,湮滅和離幽都是八大奇毒,匿月卻能配置出解藥,這難道還不能說明問題嗎,當然這些她不會告訴冷亦凝.

柳媚在發現柳兒被接走以後,天天就躲在家里哪也不去,第一是不敢,第二是不能出去.

柳尚書在當初得知夫人懷的是個雙胞胎以後,非常高興,與此同時官職還上升了一品,他認為這一切都是柳夫人肚子里孩子帶來的,所以很期待這兩個孩子出生,不過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像一個噩夢一樣,一枚美好如天使,另一個丑陋如惡魔,本來只是胎記,在嚇暈了柳夫人的那一刻起,那個孩子就被舍棄了.

甚至連名字也沒有,想著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也不好弄死,就讓一個下人帶到別院,對外宣稱只生了一個孩子,是大夫檢查錯了,之後就一直很疼愛柳媚,而柳兒也在過了十多年後,早被忘記,就連柳夫人也一直以為當初她只生了一個孩子,不管是不是柳尚書的欺騙,總之柳兒他們從來沒管過,也沒承認過來.

就是這樣一個孩子,在今年冷侯爺回來之後,回京都了,住在一家小藥鋪里,那是她養父母的鋪子,別家中出去采買的下人看見了,柳尚書知道後,就立刻去調查,沒想到那下人當初拿了錢,把孩子仍在半路上,就回來了,說是在半路上死了,小孩子體弱,這可以理解,柳尚書也真當這個女兒死了.

卻被後來經過的藥鋪老板救了,因為在柳樹下撿到的,就起名叫柳兒,也在養父母的熏陶下學了些醫術.

柳尚書經過特一打聽發現,柳兒在家告訴過養父母,會有人來娶她,柳尚書就想知道柳兒回嫁給誰,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對他有沒有威脅,經過多番調查才知道柳兒口中回來娶她的人是冷亦寒,估計柳兒自己都不知道冷亦寒的身份.

幾番思量,柳尚書還是決定把柳兒接回家,萬一以後柳兒真的嫁給冷亦寒了,對他們家也有好處,于是就打著親生父母的旗號,把柳兒接回了家,住在一個偏僻的小院子里.

柳夫人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女兒的時候欣喜若狂,在看到柳兒臉的那一刻,所有的欣喜化為憤怒,從此再也不看柳兒一眼.

直到柳媚也知道柳兒跟冷亦寒有一段之後,立刻想方設法求了幾個人,才找到能幫助她奪得這段親事的方法,那些毒藥也是那些人給的,為了和冷亦寒在一起,為了權勢,為了地位,本來對這個妹妹沒什麼好感的柳媚,狠下殺手,哄著柳兒吃了毒藥,在毒藥的控制下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不過她並沒有滿足,每一次在冷亦寒那里受到冷待時,就會在柳兒身上加倍討回來,不過幾天的時間柳兒已經奄奄一息,本來准備當天晚上給柳兒一刀以絕後患沒想到柳兒被人給救走了.

"小姐,冷公子來信了."丫鬟小竹把一封信交給柳媚.

柳媚看到信下角落里冷亦寒三個字,激動地不能自已,心里沾沾自喜,看來這幾天的努力並沒有白費.

"小竹,快點把上次特意在玉紡軒定做的那件新衣給我拿出來,在給我好好打扮一下我要去見冷亦寒."

"小姐,這會不會是個陷阱?"小竹遲疑道,柳媚所做的一切她都有參與,在柳兒被救走以後,她心里一直很不安.

"怎麼可能,那些毒藥的藥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丑八怪不可能活過七天,現在都十幾天了,就算冷亦寒真的救了那個丑八怪,他也沒證據能證明是我干的,要來報仇,早就來了,怎麼會等到今天,我估計他也是發現還是本姑娘比那個丑八怪好太多了,所以才約我出去玩."

小竹見狀也不再說話了,默默的給柳媚准備著要穿的衣服,不過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大.

冷亦寒在第三遍看向路口時,柳媚終于來了打扮得花枝招展,看起來賞心悅目,可惜沒有有這份閑情逸致欣賞,給躲在一邊的顧皖景使了個眼色,顧皖景立刻把准備好的煙霧彈仍出去,一片混亂之後,柳媚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

小竹焦急的向四周找去,還沒轉過身,就被冷亦寒打暈打走了.

"這個人是她的孿生姐姐,兩人的相貌都一模一樣,難呢過不能當換血和過渡的那個人."

匿月看著兩張一模一樣的臉,確實沒想到這個女子的命這般奇特,這麼小幾率的事都被他遇到了.

"確實可以,不過還差一個人試藥,所有的毒我都能解,不過者解毒的先後順序,我不能確定,最好能有個人實驗一番,哪種方式最為溫和."

冷亦寒又從身後提出一人,這是丫鬟小竹,"拿她試."

"我去准備一下,今晚開始試毒,明天正式給她們換血."

"冷少爺,求求你放過我吧,這一切都是小姐干的,與我無關啊."聽說要拿自己試毒,小竹再也裝暈不下去了,她可是親眼見過中毒這的慘狀的,那種痛苦的模樣,她才不想經曆.

冷亦寒滿色冷峻的踢了她一腳,"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家小姐?"

"不,你不能動小姐,小姐是柳尚書的掌上明珠,柳尚書不會允許的."小竹驚恐的說到,如果小姐真的出了什麼事,她就算活著,回去也必死無疑.

冷亦寒不再理會小竹,跟這種人計較沒有價值,反正等會也會成為一具尸體.就算柳尚書真的知道他也不怕,何況柳尚書根本不知道.

經過了十幾種實驗方式,小竹終于熬不下去死了,死狀淒慘無比.匿月也成功地找出一種最為溫和的解毒方式,休息了半宿,在第二天中午准備好一切給柳兒換血.

柳媚再次醒來的時候,驚恐地發現自己被綁在床上,旁邊躺著那個丑八怪.冷亦寒一臉癡情的看著那個丑八怪.

"冷亦寒,你竟然敢綁架我?"事到如今要是柳媚還沒反應過來,腦袋長著就真的沒用了,不過反應過來的她,還是不能接受這種情況.

"在你敢傷害柳兒的時候,就該有被我報複的覺悟.我會讓你嘗盡柳兒所受的苦楚."冷亦寒死死的盯著柳媚,用身上散發出來戾氣壓迫著她.

"你不能這麼做,我爹不會放過你的."柳媚鼓足勇氣威脅到.

"放心,我會讓柳尚書去陪你的."

匿月走進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准備動手,我需要一個助手,你留下來幫我."

柳媚發現匿月拿著一根空心軟管過來,很是驚恐,"你們想干什麼?"

可惜沒人回答她,很快她又再次暈了過去.

匿月在柳媚的右手血管處把軟管插了進去,另一端接入柳兒的左手血管.

"隔開柳兒的右手腕."

冷亦寒照著吩咐照做了,血液在一瞬間留了下來不過並沒有看見里面有蟲子之類的東西.

"把她的右手放在柳媚的身上."

很快柳兒的血管里開始有東西動起來,順著血液的流出爬出來,鑽進柳媚的身體里.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外面的人都等了心急了還是沒有消息,又過了兩個時辰之後,匿月終于出來了,冷亦寒也抱著柳兒進了另一個房間.

"成功了嗎?"冷亦凝焦急的問道.

匿月點點頭,越過眾人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這幾天他也很累,好歹成功了,不過那女子能恢複成什麼樣他就不知道了.

誰都沒有在去管柳媚,隨便派了一個下人柳媚就被扔到柳府門口,柳媚的命也真硬,身體里血液的四分之三都流出去了,竟然還沒死,如果不是後來的血液里有毒,柳媚估計會活活被放血而死.

有了近半個月,柳兒才算完全清醒過來,不過雖然被救了回來,身體的根基大半已毀,沒有很多年的調理估計是好不了,她自己也是大夫,匿月在他醒過來之後檢查一遍就離開了,這一次他終于找到那個背叛他的人在哪了,該去解決自己的私事了,慕容凌並沒有阻止,匿月的心結他一直都知道,現在有了解的一天,他也為匿月高興.

很快就是十二月了,柳兒也被冷亦寒帶回了侯府,顧晚初現在在極力的控制自己的身材,因為她發現自從上個月葵水來之後,她的身體的漲幅真的已達最大值,連喝口水都會胖,幸好有她姨母教的方法,讓她看起來雖然有些胖,但也很美.

另一個讓她極度煩惱的問題就是玉如意和江芸雪,幾乎每隔幾天就來找自己玩,讓她煩不勝煩,明明沒有共同語言,非要坐在一起虛偽的交談,顧晚初一點也不明白那兩人想干什麼,但礙于身份,這兩個人也不能和直接趕走,讓她心情很是煩躁.

"小姐,江小姐和玉小姐又來了."綠意走進來看見顧晚初躺在床上,也明白這兩天小姐身體不舒服,她也盡量沒來打擾,可惜有人就不是不會看眼色,非要腆著臉

過來.

"說我不在."顧晚初煩躁的抓抓頭發,慕容凌不在,冷姐姐回娘家了,哥哥在宮中,爹爹去兵營了,顧夫人去和冷夫人交流感情了,偌大的顧府今天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晚晚,我知道你在,我給你帶禮物了,知道你一個人在家,我們來陪你玩."江芸雪臉皮特厚的走進來,後面果然還跟著玉如意.

顧晚初把頭蒙在被子里,一想到自己最討厭的兩個人就坐在自己的房間里,心里的怒火怎麼也壓不下去,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李伯,把這兩個人給我丟出去,我我不想再看到她們."

顧晚初猛地的從床上蹦跶下去,身下泛濫的感覺讓她更不爽,大聲吼出這句話,又急匆匆的鑽進廁所,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

李管家走進來,不顧玉如意和江芸雪難看的臉色,直接說道,"玉小姐,江小姐,我們小姐不歡迎你們,下次請不要再來了,兩位還是自己走吧,如果不想走,我不介意幫幫兩位."

江芸雪和玉如意滿臉通紅的被趕出顧府,從小到大,她們還沒經曆過這麼狼狽的事,帶著禮物,趕著上門讓人打臉,玉如意氣急了,緊握著拳頭,站在顧府門前,還能聽到李管家在跟門房吩咐的聲音.

"以後那兩個人來,直接趕走,不許讓她們進來."

"小的明白."

"玉表姐,現在我們怎麼辦?"江芸雪望著玉如意,她們假意來結交顧晚初這件事估計是行不通了.

"軟的不行,就來硬得,誰讓我們現在還需要她."玉如意很快冷靜下來,今日之辱,來日定當雙倍還給顧晚初.

"玉表姐,我們到底要做什麼?"

"這不是你該問的,做好你的事,要是讓我發現有一點不對的地方,小心我讓你爹收拾你.舅舅可是最疼愛我."玉如意狠狠的瞪了江芸雪一眼.

江芸雪畏畏縮縮的點著頭,背也有些彎著.

玉如意也很煩躁的回到相府,連她最好的玨哥哥她也沒理,一個躲在房間里,看著一張字條,准確的來說是一張發錯的字條.

"晚晚."只有六個字,卻讓玉如意收藏至今,還是自己最討厭的人的名字,玉如意也覺得自己瘋了,可那一次不經意的相遇,讓玉如意覺得此生生存的意義就是為了遇見他.

如果顧晚初消失了,這一切是不是都會不同,所以她才會委曲求全,放下身段,主動去接近顧晚初,就是想弄清楚她的一切,然後解決掉顧晚初.所以選擇了和柳媚合作.

再次見到柳媚的時候,玉如意簡直不敢相信那個人真的是柳媚,頭發幾乎掉光,臉上到處都是凸起的疙瘩,身體上也到處都是疙瘩,走進了還可以看到血液里似乎有小蟲子在游動,很難想象,這樣的柳媚還活著.

見了一眼,玉如意連著做了兩天的噩夢,幸好不用再見面了,不過柳媚那麼恨顧晚初這倒是出乎她的預料,不過她的任務只是把顧晚初單獨騙出府就可以了,之後的一切柳媚都計劃好了.本來她的計劃是和顧晚初做朋友然後約她出府,看來現在是不行了.

上篇:第九十六章 冷亦寒的愛,柳兒的情    下篇:第九十八章 宮宴挑釁,舞驚眾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