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八章 宮宴挑釁,舞驚眾人   
  
第九十八章 宮宴挑釁,舞驚眾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時間如流水一般,轉眼間就到了嘉慶十三年的除夕,也是最後一天,皇宮今晚會舉行宮宴,大臣的兒女和各國的時辰都會參加.

顧晚初一早就被綠意叫起來盛裝打扮,還花了一個牡丹迎朝露的新妝容,配上她一貫喜歡的牡丹花衣飾,美得驚人.

慕容凌特意來接顧晚初,穿著和顧晚初同款的衣服,不同的是一個是粉紅色,一個是寶藍色,都是慕容凌特意去定做的情侶款衣服.

慕容凌站在門口等顧晚初,顧晚初出來的瞬間,眼神稍微迷失,迅速反應過來牽著顧晚初的手,走進馬車之中,顧夫人和冷亦凝都有各自的夫婿帶著一同前往皇宮.

用來宴客的昭和殿,已經坐了很多人,都是按地位身份坐的位置,顧將軍和玉丞相的位置相對,依次排列在首位,各國的來使坐在另一邊.

玉如意跟著玉夫人坐在玉丞相的後面,顧晚初卻跟著慕容凌坐在另一邊,專為皇子設宴的地方.

因為除夕,嘉慶帝把所有皇子都叫了回來,不包括大皇子,以前嘉慶留大皇子一條性命無非是認為這是自己兄弟的血脈,被發現不是後,直接貶為庶民,發配到蠻荒一帶去了,以後是死是生,再也沒有人關心,對外宣稱病逝.

慕容瑞就坐在慕容凌旁邊,眼神一個勁的看著顧晚初,被慕容凌不動聲色的擋住了,而且慕容瑞這次帶的人選不是他的側妃,而是一個小妾,顧晚琉.顧晚琉的肚子已經七個多月了,看起來非常明顯,小心翼翼的坐在慕容瑞旁邊,挑釁的看著顧晚初.

在嘉慶地宣布開始以後,像是各國的使者,送上帶來的禮物,上次猶烈國求和書上的賠償,也在這一次送到嘉慶.

"尊敬的嘉慶帝,這是我國百年難遇的一顆夜明珠,今天就把這顆珍貴的寶珠獻給皇上了."這是大宛的使者送上的禮物.

大宛在慕容凌回來之後,已全面陷入內戰之中,慕容凌留在那里的人手還在大宛,時不時的給添一把火,整個北郡被整的一團亂糟糟的,據暗影閣傳來的消息,大宛帝估計命不久矣,最多還有一兩個月的生命.

"這件禮物朕很喜歡,代朕和你們大宛帝說聲謝謝."嘉慶帝收下夜明珠,嘴上這麼說著,眼里卻一點動容也沒有,很顯然,這個東西並不和嘉慶帝的意.

也是這麼多年,嘉慶一直大國,什麼寶貝沒見過,這種程度上的夜明珠確實不稀罕,不過顧晚初看到這顆夜明珠,眼神一下就亮了,這麼大顆的夜明珠,顧晚初很喜歡,戀戀不舍的看了幾眼後,才收回目光.

一直送禮物的環節,顧晚初看著那些奇珍異寶,眼睛就差冒星星了,慕容凌看著她的表情,笑著在她耳邊輕輕說道:"你喜歡什麼?我送給你."

顧晚初眼神一亮,"那顆夜明珠和那串紅玉手鏈."其余的再美,顧晚初也不在貪心,那串紅玉手鏈在夜明珠的照射下,閃著晶瑩剔透的光,顧晚初只看了一眼就心動了,和顧晚初一樣想法的人絕對不在少數,幾位公主看到那串手鏈,眼神也亮了,更不用說,下面那些大臣的女兒.

"好,等宴會結束我就拿來給你."顧晚初難得有要求,平日送她的禮物,都是慕容凌自己准備的,不過顧晚初都很喜歡罷了,而且這些寶貝都是要送人的,不過送誰,都是嘉慶帝說了算,作為嘉慶帝最寵愛的兒子,慕容凌一點也不擔心,會要不來.

陸陸續續的禮物送完了,只有猶烈國送來的東西讓嘉慶帝有幾滿意.估計也是被打怕了,他們人本來就少,這次死傷慘重,沒有幾年的時間根本恢複不過來.

禮物送完了就到了宴會的高潮部分,歌舞表演,每年都會請一些宮外有名的歌舞團來表演,世家女子也會有參加的.

來自宜川揚州一帶,三皇子特意請回來的清雪歌舞團,是第一個上場的,表演了一些雜技和舞蹈,惹得外國使者不停地大聲說好,他們國家很少有這種舞蹈.

對此嘉慶帝也很高興,雖然是不值一提的東西,但其他國人被震撼,就是揚了嘉慶的國威,對此嘉慶帝封賞了很多東西給清雪歌舞團的人,因為是三皇子找來的人,對三皇子也獎勵的一番.

歌舞團比完之後就輪到世家女子表演,大部分都是琴棋書畫之類的東西,顧晚初並沒有多少興趣.

但也知道這是避免不了的,有很多女子表演之後如果被外國使者看中,就回去和親,因為嘉慶是強國,所以去和親的女子並不會得到薄待,而且是嫁給小國的王子皇孫,每年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願意去的,不過都是小官的女兒,在家里也不怎麼受寵的.

慕容凌百無聊奈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雖然有顧晚初在他身邊,但周圍還有這麼多人,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在下面拉拉顧晚初的手,偶爾給顧晚初喂食,並不能離開.

突然間江芸雪上去表演了,上去前還看了顧晚初一眼,人那給顧晚初覺得莫名其妙,難道江芸雪也有去和親的想法,她上輩子怎麼不知道.

上輩子她也是來參加過這個晚宴的,不過是在三年後的晚宴,時間沒這麼早,不過依舊是猶烈國戰敗,當時趙巍意氣奮發,自己的爹顧將軍沉默黯然,而她嫁給了慕容瑞,玉如意和慕容瑞坐前面,她一個人坐在後面,因為身形的緣故,一進去就被人嘲笑,倒也每人來之後她的碴,不過光是看見慕容瑞和玉如意在她面前秀恩愛,就足以讓她吃不下去飯了.

江芸雪唱了一首歌,很好聽也很輕柔的曲子,配合著她柔弱可依的身姿,再加上上一點柔美的表情,本來就很好看的臉蛋,又為她加分不少,引得不少外國來得使者皇子,全部都看著她,眼里的意思非常明顯.

"美麗的姑娘,不知可否嫁給我?"一位小國的王子當即被迷惑,當眾求親.

江芸雪滿臉通紅,眼神不住的看向玉如意,這是玉如意想出來的辦法,她可不想去和親,又不能當著嘉慶帝的面拒絕這位皇子,一時之間,江芸雪急得滿頭大汗.

"這位美麗的姑娘,可以嫁給我嗎?我是月照國的大王子宋翔."那男子又說了一遍,還亮出了自己的身份.

江芸雪硬著頭皮說道,"這位王子,我擔不起美麗二字,我們國家還有很真正美麗的女子,您不想看看嗎?"

委婉的拒絕,所有人都聽出來了,嘉慶帝的臉色也變了一下,宋翔似乎有些生氣,"你就是我見到的最美麗的女子."

之前上去表演的都是小官的女兒,自然不會有多好看,也不怎麼會打扮,江芸雪比起之前的確實是里面最美的一個,至于玉如意幾人,因為都是未婚女子,輕易不會路面,來上都帶著面紗,只有上去表演的人才會摘掉面紗.

"不,我不是,顧小姐才是."

顧晚初猛的聽到在說自己,感覺到慕容凌拉著她的手更緊了些,也知道慕容凌生氣了.

"不知道這顧小姐是哪位,可否出來讓我們一見?"聽到江芸雪這麼一說,所有人都討論起來,嘉慶帝的臉色更不好了,不會還是沒有說話,這種場合他不適合說話.

慕容凌站起來,"晚晚是我的未婚妻."目光死死的盯著江芸雪,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江芸雪已經被凌遲多遍了.

"四哥,這你就不懂了,晚晚是我們嘉慶的第一美人,讓她出來給各國來使表現一下又有什麼關系."慕容明玥,從後面走過來,摘下面紗,露出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曼妙的身姿在剪裁設計非常別出新裁的淡紫色衣裙下,完美的體現出來,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人的心弦.

慕容明玥徹底走出來,向眾人微微一笑,"我是嘉慶的四公主慕容明玥,今天在這里表演一曲蝶舞."

玉如意也走出來,摘下面紗,露出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穿了一身翠綠色的衣裙,腰間系著一根長長的腰帶,挽成蝴蝶的模樣,隨著她的走動,飄逸起來,就像活了一般,清新靈動,宋翔看花了眼,再也不說江芸雪好看了,也不再追究她沒答應他求親的事,呆呆的坐在那里,看著玉如意和慕容明玥.

"小女子玉如意,今天在這里彈一首琴曲,飄飄."

說完話,和慕容明玥相視一笑,走到一把綠色的七弦琴身邊,坐下,琴音起,三公主的也開始了跳舞.

清新靈動的音樂配合著曼妙的舞姿,一靜一動,三公主就真的像一個蝴蝶一般,肆意的在花叢中過飄蕩,衣袂飄飄,琴音悠悠,一幅絕美的畫卷,所有人都看呆了眼,忘記了鼓掌.

在表演完之後,所有人都沉浸在剛才的舞蹈和琴聲里不可自拔,慕容凌和顧晚初坐在一起,小聲的說著話.

一聲琴音再次響起,驚醒了眾人,忙不迭的鼓掌,稱贊著兩人,玉如意和慕容明玥看到自己造成的效果很滿意,有些羞澀的模樣,臉上也染上一層薄紅,不過頭卻高高地揚起,接受著贊美.

"今日一看兩位姑娘的表演,我才知道世間竟有如此美妙的舞蹈和琴音,還有如此美人,不虛此行,不虛此行啊."

各國使臣都說了些贊美的話,卻沒有一個人提出,請求娶她們的話,他們自己心里也很清楚,一個公主,和一位重臣的女兒,嘉慶帝是不可能讓她們去和親的.不過必要的誇獎還是要給的,在說表演的確實很好看.

嘉慶帝也笑著封賞了些,本以為這事就這樣過去了,晚宴也要結束了,沒想到慕容明玥竟然沒有下台.

"玥兒,你還不快下來?"嘉慶帝有些微怒,皇後也在後面一個勁的給慕容明玥使眼色,讓她不要搗亂.

不過慕容明玥可不聽,當做視而不見,只要一想到能整到顧晚初,心里的喜悅已經戰勝了理智,完全忘記了這是什麼地方.

"各位使者,我們的表演精彩嗎?"

"精彩."有人在底下起哄道.

"我們嘉慶第一美女還有更精彩的表演要帶給大家,想不想看?"

"想看."

"顧小姐,你看這麼多人都想看你的表演,是不是應該滿足一下?"慕容明玥的目光直直的看過來,顧晚初毫不畏懼的迎上去,在江芸雪出現的那一刻,顧晚初就知道事情不會如此簡單,果然後續來了,不過想要她丟人,就要做好自己丟人的准備.

顧晚初輕輕拉了一下慕容凌的手,示意自己已經准備好了,他們剛剛在慕容明玥表演的時候就已經在商量了.

顧晚初走到台上,並未摘下面紗,只露出一雙大眼睛,粉紅色的衣服在夜明珠的光暈下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整個人就像是發光體一般,一群上的流蘇婉轉,一走一停間,兜兜轉轉,幾朵牡丹花流光溢彩,一朵接一朵的散開,這才是這衣服最獨特的設計.

在特定光照下,會看到漸次盛開的花朵,最後是眉心中間的那朵小花,顧晚初閉上眼,一滴水珠從空中落下,直直的掉落在花苞中心,一朵牡丹徐徐盛開,花蕊清晰可見,那滴水很快變成一個針尖大小的小水珠,停駐在花蕊上,顧晚初睜開眼,就像打開了整個世界一般.

叮咚,叮嚀,笛音響起,環繞著昭和殿,卻沒見吹笛子的人在哪里.

顧晚初目光流轉,從袖里取出兩條彩帶,輕輕一抖手,宛若飛龍般飄在半空中,顧晚初緩緩開始舞蹈.

每一個手勢,每一個動作,每一次旋轉,每一次回眸,萬般情緒,千種風情,縈繞在一起,勾起百種回憶.

叮咚,叮嚀.滿目的粉紅,蔓延的溫柔,眉眼盈盈處,恰似你的溫柔,勾手,收臂,行云流水般的動作,柔媚無限.

叮咚,叮嚀.旋轉,擺動,身隨人影,心隨意動,彩帶飄然落下,落在她的肩膀,遠處飄來一人,目光在癡癡凝望,深情癡戀,纏綿繾綣,溫柔留戀.

他摟著她的腰,她扶著他的肩.兩條彩帶適時飄起,圍繞著兩人,輕輕一吻,吻在你心,情在我心.

沒有開始的提醒,也沒有結束的宣告,兩人就像不曾出現過一樣,趁眾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早已離開.

良久終于有人反映過來,找了一圈也沒發現表演的兩人,雖然顧晚初自始至終都沒有摘下過面紗,但今夜以後沒有人再不認可她是第一美女.

不管剩下的人怎麼歎惋,可惜,慕容凌和顧晚初都不知道,這一刻顧晚初被慕容凌帶到房頂上,在月光下,靜靜的擁吻著,享受著他們獨處的美妙時光.

良久,兩人才氣喘籲籲地分開,慕容凌摟著顧晚初的肩膀,顧晚初靠在她懷里,看著星星.

"晚晚,你什麼時候練的舞蹈?"慕容凌有些疑惑據他所知,顧晚初好像從來沒有跳過舞,今天的舞蹈卻表演的出乎意料的美.

"我能說這是天賦嗎?"顧晚初笑著說道.

"可以,不過我不相信."慕容凌捏捏顧晚初的腰,手有往上的趨勢,顧晚初不舒服的動了動,推了推慕容凌的手,再有一點距離,就要碰到她不可言說的地方了.

"說不說,不說我可要動手了,難道晚晚是想讓我動手?"慕容凌邪惡的笑了一下,有這麼個小未婚妻,真是一種折磨,明明裝備都已經具備了,奈何年齡太小,無法動手啊.

"別動了,慕容凌."顧晚初的臉一下就紅了,想往外邊坐一下,卻被慕容凌摟得更緊了.

"告訴我好不好?你的一切我都想知道."慕容凌輕輕向顧晚初耳朵里吹氣,幽幽的感覺讓顧晚初招架不住.

"我跟姨母學的,練這個舞蹈可以保持體形,美化身材."至于增加身體柔韌度度什麼的就不告訴慕容凌了.

"恩,以後只能在我面前練."慕容凌霸道的說道,他再也不想別人發現顧晚初的美.今晚的一切已經是他最讓步的一次了,如果不是看在嘉慶帝的面子上,絕對不會讓顧晚初去表演,當然他也不會放過慕容明玥和玉如意,還有那個江芸雪.

"我答應你."顧晚初回應著慕容凌的話,換來慕容凌更加瘋狂的吻.

第二天一早,昨晚宮宴的事已經傳遍了,顧晚初也成功的被稱為嘉慶第一美女,氣的慕容明玥砸了全部的首飾.

嘉慶帝昨天在宴會結束後,狠狠的批評了三公主一頓,禁了她的足,一個月內別想出宮了,原本定于二月份的婚事,也被柳府推遲了,這一連串的打擊,在慕容明玥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又被顧晚琉狠狠的陰了一把.

"小姐,堂小姐早產了."

上篇:第九十七章 柳兒醒來,柳媚的下場    下篇:第九十九章 指環定終生,江芸雪的下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