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九十九章 指環定終生,江芸雪的下場   
  
第九十九章 指環定終生,江芸雪的下場

g,更新快,無彈窗,!

"小姐,堂小姐早產了."

顧晚初正在吃早飯,就聽到綠意告訴她這條消息,嘴里的蟹黃包整個被咽下去了,噎的顧晚初不停地咳嗽,綠意趕緊端來一杯水,喂顧晚初喝下,半晌才好.

"這是怎麼回事?娘親知道了嗎?"顧晚初也沒心情吃早飯了,雖然不帶見這個堂姐,畢竟還算親戚,這件事她的爹娘也不在京都,肯定是要交給顧夫人處理的.

"夫人已經知道了,不過聽說是三公主昨晚在宴會結束時,故意推了一下堂小姐,才導致的早產."

"孩子還好嗎?"

"是個女孩,身體有些弱."

顧晚初皺皺眉,想了一會,這件事不該她摻和,她一個未出嫁的女兒,說什麼也不可能去管這件事,肯定是他娘親前去處理.

果然過了一會,顧夫人和冷亦凝就一起過來了,然後跟顧晚初商量了一下,就帶著冷亦凝去了三皇子府.

顧晚初留雖然只是一個小妾,但畢竟當眾早產,昨晚宴會散場時幾乎每個人都看見了三公主的動作,作為娘家人,也不可能不過去.

一進三皇子府,顧夫人和冷亦凝就帶到顧晚琉所住的院子去,還沒進房間,就聽見里面的哭聲,還有三皇子低低的安慰聲和威脅聲.

顧夫人在外面站了一會,才敲門,打足精神進去,果然顧晚琉意見顧夫人哭的聲音更大了.

"大伯娘,救我啊,三公主想要我的命,是她害我啊."當著三皇子的面,顧晚琉就敢這樣告狀,顧夫人此刻真不明白,顧晚琉是缺心眼還是沒腦子,簡直蠢笨如豬.

三皇子一聽到顧晚琉這樣說,整個臉頓時就黑了,別說孩子沒事,就算是真的有事,一個小妾和三公主孰輕孰重,慕容瑞還分得很清楚地,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小妾去得罪三公主,他以後的一切,都還需要三公主的支持,更何況,三公主的母妃是皇後.

"麻煩顧夫人照看一下,我有事先出去了."頓時三皇子連一點安慰的想法也沒有了,實在不行就只能讓人滅口了.想到這三皇子眼里閃過一絲狠厲.

"大伯母,你要為我做主啊."見慕容瑞出去,顧晚琉吼得更大聲了.

顧夫人不耐的看了一眼顧晚琉這個侄女真會給她惹事,還很蠢.

"有時間吼還不如養養身子,你以為那你一個小妾,就真的能讓三公主收到什麼懲罰不成,頂多被禁足幾天,當務之急你還是要養好身子."

"大伯母,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早產了,都是慕容明玥害的,你不幫我就算了,怎麼還能打擊我."顧晚琉眼里閃過恨意,這一切都是她計劃好的,連請顧夫人都是安排好的,只是沒想到顧夫人會這麼說,本以為會護著她.

"你是早產了,但你的孩子還好好的,真的是三公主推你的嗎?"顧夫人冷不丁的看著顧晚琉,只一眼就讓顧晚琉心虛了,顧夫人看到這種情況頓時冷笑了一聲,心里連半點同情都生不起來,這種拿自己孩子做賭注的人,根本就不配為人父母.

"大伯母,真的是三公主推我的,你不知道她平日里就來三皇子府欺負我,那天見到三皇子和我走在一起,心生嫉妒,才推我的."這會顧晚琉也不大哭了,而是默默的流淚,哽咽著聲音.到比剛才更讓人心疼一些,不過顧夫人很顯然沒這份心情.

"我已經把你的事通知了你的父母,至于你想要的,都讓他們去跟三皇子交涉,這一切都與我們無關,勸你一句,養好身體,好自為之."顧夫人不想再待在這里,這里的空氣都讓她覺得壓抑.

"凝兒,我們回去吧."

"娘,我們就真的不管了嗎?"冷亦凝還有點擔心,畢竟生孩子是女人一生中的大事.

"是否覺得我太鐵石心腸了?"顧夫人說這句話到沒有生氣的意思,微笑著看冷亦凝.

"娘很好,做的一切肯定都有道理,但是我還是有些不明白."冷亦凝從出生起有冷侯爺罩著自然也沒有遇過什麼重大的挫折,冷侯爺府中也很少有妻妾,嫁給顧皖景之後,府里更是清淨,很少接觸到後院陰司,自然不懂其中很多的彎彎繞繞.

"凝兒,你以後是要撐起整個將軍府的人,你要記住,不是所有人都是值得我們幫助的,能拿自己孩子做籌碼的人,其心必硬,我們不需要多加理會."想了想顧夫人還是隱約的透露了一點自己的不幫忙的原因.

"娘的意思是,堂妹她是故意的?"冷亦凝睜大了眼,簡直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有這種人.

"不過是為了爭寵和陷害罷了,有些人為了利益什麼都做得出來,不過凝兒你不用怕,景兒不會讓你陷入此種境地."

冷亦凝突然覺得身體一冷,原來真相是如此殘酷,時間竟會有如此之人,簡直瞬間刷新了她的人生觀念.

過了五天,顧晚琉這件事的結果已經落幕,雖然在宮宴之上,大庭廣眾下,所有人都看見了三公主推了顧晚琉,事情還是以三公主不小心失手為結果,被嘉慶帝禁足皇宮,又送了很多補品給顧晚琉.

而顧晚琉的分位也從小妾升為平妻,自己的女兒也可以撫養在自己身下,看似極大歡喜的結局,究竟有幾分真實,幾分利益,這一切都在時間的消失中漸漸被掩蓋.

各國的使者也在元宵節之後會紛紛返回自己的國家,當然嘉慶帝也送了些自己國家的禮物讓他們帶回去,都是一些不值錢但看著新奇美觀的小玩意,但沒人敢嫌棄,甚至還得違心的說一句很喜歡,這就是實力,強者永遠都是被仰望和追隨的.

正月的元宵燈會,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去了,看著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紅色的燈籠掛滿了街道,兩邊到處都是小攤,有賣字畫的,有猜字謎的,有賣燈籠的,有賣小吃的,比白天的解釋還熱鬧,這一天就算是大戶人家的貴女也會被允許跟著自己的哥哥兄弟出來轉轉.

也許會遇到意外驚喜,還未娶親的才子,也穿的異常瀟灑俊逸,就想著和那位佳人來場偶遇,然後就像閑書里寫的那樣,恩愛到永遠.

在熱鬧的街市,在喧嘩的人群,慕容凌和顧晚初也很難融入其中,因為他們兩個的氣質,和牽著的手,很少有人會上來打擾.

"晚晚,等會會有一場好戲,我請你看."慕容凌抱著顧晚初坐在高台上,向下看去,可以把京都的一切盡收眼底.

顧晚初沉默的看著下面,乖乖的呆在慕容凌懷里,心不在焉,感受著手里緊握著的東西,有幾分糾結,不知道該不該送.

很快慕容凌也發現了顧晚初的異常,牽起顧晚初的另一只手,顧晚初想躲,卻沒躲過,只好閉上眼睛,把手張開,不敢去看慕容凌的表情.

慕容凌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個玉指環,和上次送顧晚初的那玉佩是同一種材質,借著月光,慕容凌仔細的看了看,在里面發現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顧晚初喜歡慕容凌."

慕容凌看著那行字,目光突然有些濕潤了,他們從第一次相遇到現在已經兩年了,每一次的見面慕容心都很清楚,從開始的不理解,到最後的相互信任,中間也經曆過幾次波折,到現在的和諧相處,顧晚初的回應,給了他所有的理由.

即使顧晚初閉著眼睛,慕容凌還是轉過了頭,不想讓顧晚初看見他有些狼狽的模樣,顧晚初悄悄睜開眼,沒看見慕容凌,只是手里的那個指環被握的很緊.

"你不喜歡?"顧晚初有些失落,每一次慕容凌送她的禮物,她都很喜歡,這是准備了好久才自己做出來的,雖然有些不規則,但顧晚初還是希望慕容凌喜歡.

慕容凌轉過來,眼中的濕潤已經消失了,緊緊地抱著顧晚初,他此刻不想說話,只想用動作來表達他心里的感受,很久才放開.

"晚晚,你給我戴上."慕容凌的臉上帶著笑容,直到此刻他才完全明白,顧晚初喜歡他,他也一樣.

顧晚初有些羞澀的把指環戴在慕容凌的中指上,修長白皙的手指上帶著一個銀藍色的指環,慕容凌輕輕地磨砂了下笑了,笑得很好聽,至少顧晚初被迷惑了,恍惚中又從手里拿出另一個指環,一樣款式,一樣的花紋,唯一的區別是里面沒有字.

慕容凌接過來,拔下顧晚初頭上的一個簪子,很快刻好了一行小字,"慕容凌喜歡顧晚初."

也給顧晚初戴在中指上,兩雙手交叉放在一起,在月光的見證下,指環上散發著瑩潤的光.

"晚晚,我被你套住了,所以你要管我一輩子."

"好."

募的底下傳來了高聲喧嘩,驚擾到了兩人,慕容凌隨意的看了一眼,用自己的披風把顧晚初包嚴實,免得受風寒.

"晚晚,好戲開始了."

自從那天的當眾上去表演,被月照國皇子求親以後,江芸雪一直很倒黴,首先是回到家里莫名其妙的被自己父親關在屋里,之後又被罰在祠堂跪了一夜.身體還沒好,原本定的親事,也被人家上門來退親了,簡直丟光了自家的臉面,江父二話不說直接舍棄了她這個女兒,不再管她,她娘也不管她.

好不容易在元宵節這天出來了,卻遇到幾個登徒子,差點被毀了清白,被一個看起來瀟灑俊逸的書生救了,本以為會成就一段好姻緣,江芸雪裝的很柔弱,很溫柔賢惠的樣子,一路上跟著這位公子.

因為元宵節人很多,不得已拉著這位公子的衣角,摸上去衣服的布料手感非常好,江芸雪更滿意了,不曾想剛到一個轉彎處,來了一大群人,沖沖撞撞間,為了不和這位公子失散,只好拉緊了衣服,不曾想衣服卻被她扯壞了.

那公子倒也沒介意,還主動拉著她的手,這一切都和她心中的良人完美重合,不禁芳心暗許.

兩人一路十分和諧的走在街道上,江芸雪也揚氣十分自信的笑容,很快在那位公子刻意的詢問下,把自己家世,姓名一應告知,甚至還把自己的手絹送給了這位公子,就盼著這位公子明天去提親,娶她回家.

突然傳來一個凶狠的聲音,"你個小賤人,竟然敢勾引我相公,看老娘不打死你."

聽到聲音的一瞬間,那男子迅速的躲開,江芸雪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被劈頭蓋臉的打了幾巴掌.

"叫你勾引我相公,我打死你."

江芸雪本來就瘦瘦弱弱的,根本反抗不了胖婦人的擊打,沒兩下就被大的鼻青臉腫,涕泗橫流.

"好你個王伍,老娘在家里辛辛苦苦的賺錢,你竟然敢在外邊給我勾搭小賤人,看我不打死你."

"夫人,我再也不敢了,都是她勾引我,你看她還把手帕送給我了,我順手救了她一命,沒想到就賴上我了,夫人,都是她的錯,真不怪我啊."那個叫王伍的男子趴在地上,向胖婦人求饒,再也沒一點瀟灑俊逸之姿.

"你說真的?"

"夫人明鑒啊,你看這是她的手帕."王伍飛快的從袖子取出江芸雪交給他的手帕,動作之迅速,惹得路人一驚.

胖婦人接過手帕看了看,目光頓時非常狠戾的看著江芸雪,再次騎在江芸雪的身上狠狠的打了起來,直到一張臉完全看不出人樣,才罷手,一手提溜著他相公王伍,走了.

路人暗暗地都松了一口氣,這個肥婆的戰斗力太高了,也太恐怖了,站那麼遠,都能聽到那女子的骨折聲,想必以後五官都看不清了.不過這個女子也真不要臉,竟然勾引有婦之夫.

本來剛剛清醒的江芸雪,還指望有個人能來救她,可沒有一個人出手,不知道是誰還向她扔了兩個臭雞蛋,江芸雪一激動又暈了過去,最後被兩個官差嫌棄的抬到江府,直接被江父趕到一個極為偏僻的小院子里,從此自生自滅,在與他們無關了.

不用想也知道,江芸雪今後的日子必定極為不好過,背負著勾引有婦之夫的名聲,也沒家人再管她,容貌被毀,以後的日子確實沒什麼值得期盼的了.

"晚晚,怎麼樣,這出戲好看嗎?"慕容凌撫摸著顧晚初黑亮的長發,眼里的求表揚不要表現的太明顯.

顧晚初笑了一下,在慕容凌的臉上親了一下,"好看."

其實在剛剛顧晚初想到了自己的上輩子,還能很清楚的記得,江芸雪是如何聯手玉如意陷害她,傷害了慕容瑞的孩子,最後被慕容瑞在柴房里關了一個月,每天都是嗖味的飯食,那一個月簡直讓她生不如死.

雖然今生這些並不會發生,顧晚初也不想再計較,沒想到江芸雪還是千方百計的陷害她,最終落的這個結局,顧晚初還是有些高興的.她不計較,但不代表她會一直容忍江芸雪,如果直接在玉府那次就決裂,之後江芸雪不再來害她,那她也不會默許慕容凌出手.

早在那天宮宴之後,顧晚初就知道慕容凌肯定會為她報複,不過她並沒有阻止,她不是聖人,在每個人傷害她之後都選擇原諒.

江芸雪,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了.顧晚初在心里默默地說著,神情有幾分解脫,也許她終究還是不可能完全做到忘卻上輩子的事.

慕容凌摟著她的肩膀更緊了些,顧晚初展顏一笑,"慕容凌,我是重生的,很清楚的記得我的上輩子."

不顧慕容凌突然捏疼她的肩膀,顧晚初繼續說道:"上輩子,我的人生沒有你的參與,我嫁給了慕容瑞,嘉慶二十三年除夕,嘉慶帝駕奔了,慕容瑞成為了新的皇帝,玉如意成為了皇後.我死在那一天,那天的天色不好,雪很大,只有綠意陪著我,我爹娘和所有的親人,也在那一天被殺了."

顧晚初的神色很平靜,語氣也很平常,卻讓慕容凌想流淚,緊緊地抱著顧晚初,"晚晚,我不想知道了."

"慕容凌,我想告訴你,我已經走出來了,不會再傷心."以前每一次的回憶都痛得撕心裂肺,不敢入眠,如今慕容凌就坐在自己身邊,顧晚初覺得很安心.

"上輩子我很喜歡慕容瑞,在我的哀求下,慕容瑞娶了我,建安王反原本發生在三年後,我爹在與猶烈的戰斗中受傷,趙巍聲名鵲起,在後來的兩年內,代替了我爹執掌了兵權,柳媚嫁給了趙巍,都是慕容瑞的人.

我哥沒有娶到冷姐姐,夫妻終生不和,我外公一家在上次余家大案中被流放,玉如風被陷害成功,終身不得志,郁郁而終------."

顧晚初講了很多很多,慕容凌沉默的抱著顧晚初,感受著他說的每一句話,提到了每一個人,唯獨沒有自己.

"那我呢?"上輩子的自己如果見到顧晚初應該也很喜歡,如果上輩子的自己遇到顧晚初一定不會讓她淪落到那樣悲慘的境地.

"上輩子我只與你見過一面,唯一一次我跟在慕容瑞後面,我們擦肩而過,後來再次聽到你的消息,是你死去的那一天,你十八歲的生日端午節,溺水而亡."顧晚初說到這里睫毛有些顫抖,緊緊地抱著慕容凌,其余的事,她都可以平靜,唯獨有關慕容凌的事,她平靜不了.

慕容凌也沉默了,良久,"晚晚,不用擔心,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我會游泳,今年端午節我哪里都不去,一直陪著你,可好?"

慕容凌理解顧晚初的不安,所有事都發生了,即使時間對不上,但真的發生過.顧晚初害怕,自己也會像上輩子一樣,所以才會不說,不是不想說,而是不敢說.

"你已經被我套牢了,誰也帶不走你."顧晚初握緊慕容凌的手,觸摸著手上的指環,不一樣了,一切都不一樣了,所以慕容凌的命運也會不一樣.

"我會一直陪著你."

月亮漸漸的落下去,喧鬧的街道也變得空曠孤寂起來,街道兩邊的紅色燈籠,高高的懸掛著,房頂上的兩個人漸漸重合在一起,慕容凌抱著靠在他懷里睡熟的顧晚初,輕輕吻了下她的唇角,帶著她回到顧府.

窗透初曉,日照西橋,整夜沒睡的慕容凌卻越發的精神,他已經准備好了一切,應對好一切,不管事情會不會發生,他都不會讓顧晚初擔心.這一生必定要陪著顧晚初到老,任何事都阻止不了他.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在另一邊有一人一直看著他們的背影,從最初到最後,消失在夜色中.

美好的一天,因為心中沒有了秘密,顧晚初睡得格外香甜,一直睡到中午才醒來,錯過了吃早飯的時間,顧夫人還擔憂的過來看了一眼,發現一切都好的時候,滿臉喜色的告訴了顧晚初一個大好消息.

"晚晚,昨天你出去了,所以你不知道,你馬上就要有小侄子了."顧夫人眉開眼笑的說道,冷亦凝有些羞澀的坐在後面,不過眼里的欣喜怎麼也擋不住.

顧晚初的大腦空白了一瞬間,然後高興的站起來,完全沒反應過來,自己還未起床,頭一下碰觸到了床欄上,發出的聲音,顧夫人都替她感覺到疼,不過顧晚初就像沒感覺一樣,大聲笑了起來.

冷亦凝懷孕了,這對他們家來說是一個大好消息,自從知道以後,顧晚初每天都跟在冷亦凝後面,簡直比顧夫人更加關注冷亦凝.在顧夫人和顧晚初的雙重監督下,冷亦凝喝下了許多補湯,整個人氣色都越發的好了,性格也更加溫柔.

又是忙碌而溫馨的一天過去了,顧晚初躺在床上,心里最後一點關于家人的陰影也散去,眼前的一切就是最好的安排.

顧晚初最後一滴眼淚從眼角滾落到枕頭上,在那顆碩大的夜明珠照射下,消失不見,陷入了美夢之中.

上篇:第九十八章 宮宴挑釁,舞驚眾人    下篇:第一百章 慕容珉的身份,王澤之死之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