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章 慕容珉的身份,王澤之死之謎   
  
第一百章 慕容珉的身份,王澤之死之謎

g,更新快,無彈窗,!

二月十二號,慕容凌收到消息,大宛帝駕奔了,整個大宛現在陷入了白熱化的爭斗階段,據影一傳來的消息,三皇子季皓鳴即使經過一番整改,也是所有皇子中勢力最大的.

慕容凌看到這個消息笑了笑,自己的目的還是達到了,季皓白在季皓鳴的牽制下絕對不可能登上皇位,而剩下的三位皇子,不成氣候,不管怎麼樣是絕對沒有心情來對付嘉慶了.

慕容凌心情甚好的跟顧晚初分享了這個消息,顧晚初現在幾乎每天都待在家里,陪著冷亦凝,雖然是她大嫂,這也很讓慕容凌嫉妒好不好,都沒時間跟他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晚晚,還記得我們上次沒去成的別院嗎?聽說那里新開采出了一口溫泉,這次我陪你去好不好?"

顧晚初想到就是去別院的路上被江映雪綁架過,從那以後再也沒有去過那個別院,聽起來是挺好的,不過慕容凌怎麼一直盯著她看,眼神也很像要把她吃了的模樣,顧晚初有些害怕,轉過頭,不回應慕容凌的話.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慕容凌飛快的在顧晚初唇上吻了一下,快速離開,"晚晚,明天早晨我來接你,我們一起去."

顧晚初紅著臉,忽然看見冷亦凝在她後面,捂著臉會自己的房間去了,不敢再見冷亦凝.

第二天一早,慕容凌就騎著一匹黑色的馬過來,身後還有一匹純白色的矮馬,雖然看起來挺矮的,但四肢矯健,身形流暢,一看也是一匹難得的好馬.

顧晚初等了一早晨,知道慕容凌可能騎馬帶著她,就換了一身方便的騎馬裝,看起來很是英姿煞爽,有些圓圓的身材,也在大紅色衣服的承托下更好看了.

看到那匹白馬的一瞬間,顧晚初眼睛一亮,這匹馬是猶烈這次進貢的貢馬,血統非常高貴,看起來也好看,特別適合女子騎乘,上輩子顧晚初也喜歡這匹馬,可惜被慕容瑞送給玉如意了.

"晚晚,喜歡嗎,從今以後它就是你的了."慕容凌看著顧晚初閃亮的眼神,知道自己的禮物送對了,顧晚初雖然從馬上摔下來過,卻不畏懼騎馬,甚至可以說,她很喜歡騎馬,上次從大宛到嘉慶,那麼長的距離,都是騎馬過去的.

"我很喜歡,它有名字嗎?"

"等你給取."慕容凌溫柔的看著顧晚初,他總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她.

"你的馬叫什麼名字?"她想給自己的馬起一個和慕容凌的馬相配的名字.

"流水."

"那就叫行云好了."

"好."

兩人騎著馬,走在官道上,低聲的交談著,悠閑的看著路邊已經冒出嫩芽的小草,一路向別院走去.

"四皇子,顧小姐,好久不見."對面走過來一人,和他們兩打招呼,目光癡癡的望著顧晚初,幾息間才收回目光.

"慕容珉,你回來了?"慕容凌的語氣說不上好,對于自己的情敵,慕容凌一向很警惕,那晚在宮宴上並沒有見到慕容珉,他還以為慕容珉在大宛沒回來,看來慕容珉手下的勢力也不可小覷,竟然能瞞過暗影閣眼線.

"四皇子,好久不見,應該不介意和我敘敘舊吧."慕容珉微笑著看著慕容凌,目光似乎很真誠,顧晚初還是能感覺到對方似乎為她而來,不過既然在跟慕容凌說話,她也不會插嘴,只是騎著馬往慕容凌的方向去了一些.

"我們好像不熟."

"聊著聊著就熟了,知道四皇子無心皇位,但對三皇子的計劃也沒有興趣嗎?"慕容珉篤定,慕容凌會有興趣,為此也算不浪費他花了兩個月時間才收集到慕容瑞的蛛絲馬跡.

慕容凌不得不正視慕容珉,這個人明明是沖著晚晚來的,卻不著急表達出自己的意願,而是選擇和自己交談,自這一點,就比季皓白綁架的手段高明了不少,不過這也不帶著他會就范.

"你想多了,我對皇位都沒興趣,怎麼可能對慕容瑞有興趣.你讓開,我們有事要離開."

"如果是關于顧小姐的計劃呢,你也知道他對顧小姐始終念念不忘,你不可能總待在顧小姐身邊,難免會讓他們有機可趁,難道你還想要顧小姐在被綁架一次?"慕容珉的目光有些嚴肅,和慕容琳凌里的目光對視在一起,不甘示弱.

為了顧晚初的安全,慕容凌不得不妥協,慕容珉有句話說的很對,他不可能時時刻刻待在顧晚初身邊,總有疏忽的時候,而他承受不起這種疏忽,所以只能選擇合作,解決後患,才是一勞永逸的最佳方法.

"你想怎麼談?"

"兩位可是要去溫泉別院,正好我還沒泡過溫泉,不如一起去別院商量."慕容珉又笑了,他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之後的行程兩個人變成了三個人,慕容凌的臉色一直黑黑的,一路上拉著顧晚初的手,宣示著主權,顧晚初也找不到話題,一路沉默到底,慕容珉倒是挺高興的,一路上興致頗高的看著路邊的風景,不過眼角的余光一直看著顧晚初.

很快到了溫泉別院,有些地方還有些積雪未消,不過靠近你溫泉的地方山腳下嫩草已冒出新芽,別院里的管事,給他們安排好地方之後,就被慕容凌趕出去了,顧晚初單獨在一個溫泉房間里,慕容珉和慕容凌在一起.

"你有什麼計劃,直接說出來."泡在溫泉里看著慕容珉那張笑的燦爛的臉,慕容凌很想一拳頭揍過去.

"這個不急,如此美好的時刻,怎麼可以說這些不相干的事擾了興致."慕容珉半起身,拿過池邊的美酒喝著,看著慕容凌不爽,他就高興,顧晚初就在旁邊的池子,與他幾米相隔的地方,近在咫尺,卻在天涯.這是難得的機會能如此靠近.

"慕容珉,別以為離開你就不行,我沒閑情逸致和你泡溫泉,在給你一柱香的時間考慮."慕容凌覺得自己是個笨蛋,竟然被慕容珉迷惑了.溫泉也不想再泡下去,穿上衣服起身,如果慕容珉不在,此刻或許泡在溫泉里的就是自己和晚晚了.

見慕容凌離開,慕容珉喝了一半的酒也放下了,酒再美,可惜還是得不到,嗤笑了一聲,笑容里全是苦澀,慢慢起身,靠近隔壁的房間停駐了一瞬間,離開.

"這些都是慕容瑞的計劃."慕容珉不知從哪拿出一疊紙張,放在桌子上,顧晚初還沒出來,正是他們兩個商量事情的好時機.

在那天晚上顧晚初對慕容凌說出了全部秘密的時候,慕容凌就決定一定會幫顧晚初報複傷害顧晚初的人,而慕容瑞是他首選的目標,自己的上輩子的死亡絕對另有玄機,他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慕容凌拿過來仔細的看,越看臉色越難看,在所有人的都不知道的地方,慕容瑞竟然已經在暗中設置了這麼多眼線,連皇宮里也沒放過,甚至有一個嘉慶帝的親信都是慕容瑞的人,難怪上次嘉慶帝會讓慕容瑞代為監國,這個親信的絕對功不可沒.

看著慕容凌黑下來的臉色,慕容珉的手指漫不經心的在桌上敲動,其實他在第一眼看到這份報告的時候也難以相信,為此,還特意去宜川那邊查看了一番,真相卻是讓人難以置信,不過這的確是真的,甚至還有些地方,連他也查不到.

慕容凌心下大驚,他也派人去調查過,相對于這份調查來說不過九牛一毛,細思密恐,上輩子慕容瑞能當上皇帝絕非偶然,如果不是看到這份報告,在給慕容瑞五年的時間在宜川發展,那時他再回京都,手指的實力絕對無人能阻止.

"有何想法?"

"慕容瑞必除之."慕容凌眼里蔓延過殺意.

"三月二十號,云台山修養的太後會回來,太後最喜歡的就是三皇子,到時所有的皇子都會回來,慕容瑞必定也會回來."後面的話慕容珉沒有說下去,兩人都明白,太後回來就是一個最好的機會.即便不能動慕容瑞,也必讓他損兵折將.

慕容珉見好就收跟慕容凌和顧晚初一起吃過飯之後就離開了,終于只剩下慕容凌和顧晚初兩個人.

下午的時間並不長,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又變了別院的美景,慕容凌還興致頗高的給顧晚初畫了一幅橫臥貴妃椅的美人圖,不過這幅圖被他私藏了.

晚上兩人躺在床上,顧晚初白天玩了一天,有些疲憊,即使慕容凌在她身邊最初的緊張過去之後,也知道慕容凌不會對她做什麼,很安心的進入睡眠,苦了慕容凌,溫香軟玉在懷,卻什麼也不能做,對他簡直是一種折磨,不過他也很享受這種折磨就是了.

半晌還睡不著,他不知道慕容珉的來意為何,要說只為了顧晚初,他真的不相信,不是說顧晚初的魅力不夠,而好似慕容珉這個人,在他的調查中,前十幾年一直很低調,雖然是尚親王的獨子,卻未有過什麼不好的傳言傳出來過,整個人淡漠的很,除了有一個至交好友林奇之外,對什麼都不上心,怎麼可能見了晚晚幾次就死心塌地.

就算慕容凌相信他對晚晚是一見鍾情,今日卻知道這個人比他調查的隱藏還深,這樣個人怎麼可能沒點抱負,沒點追求,而他不知道慕容珉究竟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不能放下戒心,如果真除了慕容瑞,慕容珉會不會變成下一個慕容瑞,誰說的定.

看來明天得問一下晚晚,慕容珉上輩子是怎樣的情況.

顧晚初在慕容凌懷里醒來,慕容凌還沒醒,顧晚初輕輕用手點著慕容凌的鼻子,慕容凌成功的被她逗醒,在床上玩鬧一會,顧晚初在慕容凌身體緊繃的情況下,溜走了,不走會出事的.

"晚晚,你還沒說過,上輩子慕容珉的結局."吃過早飯後慕容拉著顧晚初山上,哪里修了一個亭子,有很多種類的鳥都會停留在那里過冬,現在天氣還有些寒冷,應該還會有鳥在那.

顧晚初的腳步一頓,慕容珉的上輩子,也是唯一一個除過慕容瑞之外活下來皇子,在慕容瑞登上皇位之前的幾天,舉家去了蠻荒之地,至于後續,她的確不知道,以為她已經死了.

"他最後還活著,最後的結局我並不知道.但他是一個皇子,上輩子一直很低調,沒傷害過我."想了想顧晚初加了最後一句.

"皇子,怎麼會?父皇一共有五位皇子,最小的五弟今年才九歲.不對,良妃還生過一個皇子."慕容凌突然想到.

"如果真是這樣推測的話,慕容瑞是良妃的孩子,那慕容瑞呢,良妃在失去孩子以後才把慕容瑞抱養過來,如果這一切都是一個計劃,那慕容瑞呢,他有是誰?"慕容凌突然間混亂了,感覺自己好像在不經意之間知道了一個極大的秘密.

"晚晚,這件事你什麼都不知道."慕容凌叮囑道,事關重大,如果慕容珉也是皇子的話,那麼皇位他也是可以爭奪的,問題是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五皇子在出生一個月就夭折了,年齡只比慕容凌小兩個月.

而尚親王對外宣稱慕容珉已經二十歲,看起來這個秘密和尚親王有關.

"我明白."顧晚初點頭,如果不是慕容凌問,她也不會說,自始至終慕容珉都沒傷害過她,就連上輩子也再一次宴會上幫過她,也是唯一一個在她最困難的時候給了她幫助的人,所以就算顧晚初不喜歡慕容珉,她也不想傷害他.所以這個秘密上次才沒有告訴慕容凌.

但她知道慕容凌無心皇位,等到一切事情都來了了之後,慕容凌已經計劃好了要帶她出去游遍山水,但慕容瑞不能當皇帝,二皇子慕容琰也沒有當皇帝的才能,六皇子慕容瑜還太小,且以後的發展並不好,完全被淑妃養成了一個紈绔子弟除非能從現在開始好好教養,很顯然並沒有人那樣做.

所以總要有一個人來承擔以後的嘉慶,慕容珉也是皇子,手段有,能力有,絕對是一個上好的人選,就算慕容凌真不願意慕容珉當皇帝,在知道慕容珉和他都是兄弟之後,也絕對不會下死手,這才是顧晚初敢把真相告訴慕容凌的原因.

"晚晚,放心,我不會對慕容珉怎樣的."

雖然和顧晚初在一起,但得知道這幾件大事,慕容凌的心里頗為不平靜,陪著顧晚初玩了兩天之後,就回到了顧府,接受了顧將軍和顧夫人的目光注視之後,坦然的離開了,誰讓顧晚初是自己的未婚妻呢,帶著未婚妻出去玩玩,交流交流感情,沒人會說什麼.

慕容凌回到清芷園之後,就忙起來了,首先得調查核實慕容珉的身份,這是一個非常難的問題,要知道十幾年前的事情,本身查起來就很困難,何況還有一個尚親王摻和在里面,要想查清楚肯定不那麼容易.慕容瑞的是也要解決,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太後就回來了,而且一向不怎麼喜歡他和長公主.肯定會找他們麻煩.

這些他都不害怕,他擔心太後悔找顧晚初的麻煩,尤其還有一個三公主在其中,以三公主對顧晚初的討厭程度,肯定會以第一時間告狀,宮里的後妃在皇上的約束下不敢找顧府的麻煩,這並不意味著一向刁鑽的太後會聽嘉慶帝的話,何況太後還不是嘉慶帝的親生母後.

看來當務之急是在太後回來之前解決掉三公主這個不定時炸彈,免得在自己去宜川後嗎,給顧晚初找麻煩,還有那個玉如意也一切解決了.想到這,之後就是端午節,也不知道會是誰出手,自己還需要在仔細排查一番,還要保證顧晚初不能受到任何威脅.

原來他一直以為他很強大了,手中也有些勢力,現在看起來這些還不夠,得加快發展速度,是時候給他的幾位師兄傳信了,他們已經在山上無聊很久了,給他們找點事做也好.

"殿下,玉如風玉大人來了."慕容凌正在想事情的時候,管家來了,還告訴他這樣一個消息.

慕容凌捉摸不定玉如風的來意,自從上次王澤死,建安王反之後,他就再也沒見過玉如風,聽說去云州一帶辦案了,不過為何會來找自己,想了想,慕容凌還是讓玉如風進來了.

玉如風走進來准備行禮,被慕容凌攔住了,"玉大人,你我之間就不必多禮了,自上次一別,已經多日未見,不知玉大人上門來所謂何事?"

玉如風在慕容凌的示意下坐在另一邊,很快就有人端來茶水.

"王澤之事."玉如風緩緩吐出四個字,不過眼里的惋惜還清晰可見.

"他不是服毒自殺了,怎麼還有他的事,建安王都不在了,鄴都和山城也都歸順與我嘉慶,還能有他什麼事?"慕容凌瞬間不明白了.

"殿下請看."玉如風從袖子里取出一方白手帕,上面有星星點點的梅花.

"什麼意思?"

"王澤不是自殺的,而是被殺."玉如風說出這句話之後,面色也有些肅然.

"你確定?"慕容凌也嚴肅起來,冷靜的問道.

如果是真的,這件事就大了,建安王事件的導火線就是王澤之死,如果王澤是被謀殺的,幕後的黑手早就料到了一切,或者說這一切都在那人的掌控之中,這絕對是一件大事.

王澤已經被掩埋,這方手帕是我在他房間中找到的,他放在一個很隱秘的匣子里,收藏的很好,說明他很珍惜.後來我去云州查案,又發現了一方一模一樣的手帕.

"這也不能說明他是被謀殺的?"慕容凌挑眉,如果單憑一方手帕絕對說明不了問題.

"這個人的死法和王澤的一模一樣,就連所種之毒的種類都一模一樣.而且兩人的境遇出奇的相似."

"這確實可疑,不過還是不能完全確定,而且只有兩個人也不排除偶然性."慕容凌考慮了一會還有很大的可疑之處.

"我知道,不過若是四皇子知道王澤臨死前所說的話,就絕對不會在相信他是自殺."

"他說了什麼?"

"根據我的調查,王澤雖然是建安王的孩子,卻是在建安王醉酒後被他娘親下藥有的他,作為不被期待的孩子,從小到大見過建安王的次數不超過五次,一直是她娘親爭寵的武器,後來發現不被待見,就疏遠了他,一直帶在個小房子里.

直到建安王用到他的時候,才被放出來,來到京都,如果只是這樣,他的死就沒有任何可疑之處.

畢竟他臨死說的話,生無可戀,死亦何懼.確實迷惑了我,讓我以為他是真的不留戀這個世間,直到找到著方手帕.這是他珍藏已久的一方手帕,上面的圖案都已經泛黃了,如果真的不留戀,怎麼可能還留著這手帕,而且在他被關在房間里的十幾年,他見過一位女子.

估計這位女子就是手帕的主人,等到他到了京都,終于有了一些自由,怎麼可能不去找那個女子,以他的身份地位,這位手帕的主人怎麼可能不動心,除非她根本不喜歡王澤.

那為何又刻意接近一個被關在房間里的廢物世子,除非這一切都是其他人安排好的.他不可能沒見過那位女子,否則不可能生無可戀,除非那個女子深深的傷害了他,或者他發現這一切都是一個騙局,即使得到了自由,世間也再沒有值得他留戀的東西."

"這不正好說明他是自殺的."

"不,恰恰相反,正因為這樣,他絕對不可能自殺.你想想如果你深深愛著的人,一直對你是演戲,你會因此而自殺?絕不可能,作為一個長年被孤寂包圍的人,有一個人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他怎麼會不緊緊抓住而輕易的放棄生命,除非這一切都是他喜歡的那個人安排的.

感到自己再次被遺棄,甚至連一次爭取的機會都沒有之後,王澤平靜的說出了那句話.

生無可戀,死亦何懼.

他不是自殺的,而是被那個女子謀殺的,而且王澤應該不是自願的,在我過去之前,他應該就察覺到了自己中毒,為了幫那女子開脫,最後一句話,既是一種對那女子最後一次的幫助,也是對自己這一生的總結."

"你推理的確實很合理,但我們都不是他,我們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這一切都是我們的推測."慕容凌確實覺得玉如風想的很正確,但沒人能證明著一切,是否是真的,如果是那女子下藥,為何能在短時間離開世子府而不被發現,這一切都還是一個謎.

"確實都是我的推測,但如果你知道云州發生的事,這就可以證明這一切是必然."

玉如風拿出一疊紙張,上面寫了云州日前發生的大案,一個家族幾百人被滅族,凶手自殺而亡.

"這是我在凶手房間里找到的手帕,一模一樣,而且都被深深的珍藏起來.一樣的套路,都是我去捉拿凶手時,凶手服毒自殺,不同的是這次的凶手是笑著的,而且看到我絲毫沒有驚訝,仿佛等待已久."

慕容凌仔細的讀了一遍,凶手是一個富家公子,家財萬貫,年少時出去學武藝,等到弱冠之後才回來繼承家業,沒什麼特別的經曆,殺人理由只是因為那家搶了他生意,看不順眼,一夜之間幾百人全被他殺了,看起來很難以置信,但這一切都是真的.

玉如風將近兩個月才把此案破解,當初也是因為這個凶手給人的感覺很好,好到沒人認為會做這件事,而被殺的人卻是皇商,專門為皇宮提供絲綢,雖然為人不怎麼樣,但貨物卻是極好的,在云州一帶也有些名望.

"你別告訴我,這個凶手也有一個喜歡的姑娘,姑娘不喜歡他,然後他殺了人家全家."慕容凌挑眉看著玉如風,說實話,到現在為止,除了一方手帕,他還沒看出這兩件事有何關聯.

"當然不會,但有一點確實是沒錯,他的確有一個喜歡的姑娘,而且殺人動機也是為了這個姑娘."

玉如風喝了一口茶,然後解釋道,"這個姑娘也很喜歡他,不過這個姑娘有一個仇人,就是皇商李家大少爺."

"為了一個姑娘,就殺了人家全家."慕容凌覺得非常可笑,更像是一種無稽之談.

"那最後那你見到那姑娘沒有?"

"沒有,那凶手也是被那姑娘所殺的."

慕容凌看著玉如風嚴肅認真的面孔,不禁也嚴肅起來."你的意思是,這兩位姑娘都是一個組織的?"

"如果不出意外,接下來應該還會有事發生."玉如風的這句話,也間接承認了慕容凌觀點.

如果這件事是真的,嘉慶必然還存在一個非常神秘的組織,不期然尚親王三個字出現在慕容凌腦海中.

"我去皇宮一趟,你自便."慕容凌匆匆站起來離開.

上篇:第九十九章 指環定終生,江芸雪的下場    下篇:第一百零一章 智斗太後,生死與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