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零二章 你已歸來,我依然在   
  
第一百零二章 你已歸來,我依然在

g,更新快,無彈窗,!

距上次太後召見已經好幾天了,顧晚初被慕容凌抱回來的模樣被很人看見,顧夫人在府里擔心得不得了,好在晚上慕容凌就帶著顧晚初回顧府了,重新換了衣服,洗了澡,身上也沒有傷痕,不過是被慕容凌用馬車帶回顧府的,引起好多的人的猜測.

顧夫人和顧將軍也擔心的不行,好在顧晚初回去之後,把這一切都告訴了顧夫人,在得知她沒有受傷之後,顧夫人才放心,不過對外依舊沒有宣布顧晚初的傷勢,而是任由所有人去猜測.

"聽說顧將軍的寶貝女兒被瘋狗咬傷,得了瘋病,還把自己府中的下人咬傷了,四皇子真是可憐,既然要去這樣一個女人."

"這是真的嗎?你聽誰說的?"

"我大舅舅的表妹的侄子的表兄弟在顧府當差,現在都不干了,就害怕被那小姐咬一口."

"這麼說來這消息是真的?"

"當然,要不然怎麼會放棄那麼好的機會,這個顧小姐也真是的可憐.不過聽說是太後為了幫三公主出氣,才讓狗咬的顧小姐,這得多狠的心."

"誰說不是呢!柳尚書昨日我看急急忙忙的進宮去了,你說會不會是商量和三公主的婚事,該不會是退親吧?不過要是我兒子想要娶這樣女兒回家,我也不允許,心眼太壞了."

"誰說不是呢,不說了,我看前面官差來了."

路上看笑話的人也紛紛散開,大街上又恢複了喧鬧而繁榮的樣子,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不過暗中卻又有流言悄悄地流傳開來.

顧晚初一切都好,三公主慕容明玥雖然被打成重傷,傷了幾根肋骨,躺在床上哭哭啼啼的,嘉慶帝並沒有去看一眼,皇後倒是帶著人照顧了一段時間.

"母後,慕容凌打傷了我,我現在這個模樣,父皇也不管我,我該怎麼辦啊!"再厲害的三公主在沒人能保護依靠的時候,也很脆弱,哭紅著眼睛.

皇後為她擦去眼角的淚水,"玥兒,知道我為何不管你嗎?"之前慕容明玥和她說了很多顧晚初的壞話,皇後卻沒有動作.

"母後,不想幫我."慕容明玥也有些意思賭氣,她是皇後娘娘唯一的孩子,在皇宮里絕對是生活的很好的哪一類型,皇後之前對她也很包容,幾乎沒受到過現在這種待遇.

"錯了,玥兒,經過了這麼多事,你還不明白嗎?顧晚初不是你該動的對象,且不說你們兩之間為何會有仇恨,單說他爹是顧將軍,四皇子是她未婚夫,就憑這兩點,你也動不了她,就算我出手,和你的結局也差不多."皇後無奈的跟慕容明玥解釋.

"我不管,只要我在一天,她顧晚初就別想好過."

慕容明玥神色扭曲,有些人第一眼見就知道彼此是宿敵,所以不管做什麼,都能引起另一個人的反感,顧晚初之于慕容明玥就是宿敵般的存在,雖然身份沒她尊貴,倒是不管在哪,其余人的視線總集中在顧晚初的身上,哪怕是顧晚初最胖最丑陋的時候,嘲笑的目光也追隨著她,單這一點,就讓慕容明玥足夠討厭顧晚初.

"罷了,玥兒,這次的事情過後你安心家人就好了,以後估計你遇上顧晚初的機會也不多了."皇後凝眉,還是把這個消息隱晦的透露給慕容明玥.

"柳大哥要來娶我了?"慕容明玥眼神一亮,驚喜的想坐起來,不錯呢敢想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疼的齜牙咧嘴.

"恩,再過一個月你就可以嫁給柳鑫,不過之後你們將離開京都."

"怎麼會這麼快,一定是柳大哥迫不及待的想娶我了,不過,母後我們為何要離開京都."

皇後皺眉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給慕容明玥,難道要說因為你名聲太難,柳家退親,至于為何最後會答應,皇後並不知道,不過柳家有要求,之後三公主必須和駙馬離開京都去淮陽生活,怕京都的流言蜚語影響到他們.

嘉慶帝對這個女兒也失望了,雖然慕容凌之後並未回來在找慕容明玥的麻煩,顧將軍也沒再提這事,不過嘉慶帝明白,這也是最後一次了,慕容凌是他兒子什麼性格他很清楚,顧將軍也曾經是他的兄弟,這一次肯定也很失望,如果不是顧晚浣粗確實沒受到多大傷害,這件事不可能就這樣輕易地結束.

嘉慶帝歎了一口氣,太後在慈甯宮帶著也很鬧騰,自己的兒女也不省心,自己的年齡越來越大,唯一能托付起江山的人又不想當皇帝,嘉慶帝心里也很煩躁.

"皇上,四皇子來了."

這是顧晚初事件之後,慕容凌第一次進宮來找他.

"辰兒,你來了,顧晚初的傷好了?"

"恩."慕容凌點點頭.

"父皇,我要去宜川一趟,晚晚的安全就交給你了,我不想看到不相關的人再去打擾她."

"你放心,沒人能得了顧晚初."嘉慶帝給慕容凌保證到.

"父皇,皇叔的底細你可清楚?"

短短十幾天的時間,又再次在衡陽出現類似的極其惡劣的殺人事件,凶手的死法竟然和前面玉如風給他的兩次案件的死法差不多,玉如風已經趕過去詳細調查,上次他來皇宮,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

嘉慶帝坐在椅子上的身體,一頓,對于太後所生的親生兒子,因為自己從小養在太後的身下,倒也很熟悉,兩人一起長大,尚親王卻無心皇位,最為喜歡的就是詩詞歌賦之類的文學,對怎麼治理國家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在最後即使嘉慶帝登上皇位,對這個弟弟也是很寵溺的.

不是沒想過這個弟弟一直在偽裝,可每次試探的結果都讓他打消了懷疑,而且尚親王從沒有出過京都,更沒有接觸過兵權和重要的朝中大臣,所以嘉慶帝還是相當放心的.

"都清楚,我也調查過無不妥之處.辰兒,你可是有什麼新發現?"

慕容凌垂眸,看來父皇是真的一點消息都沒有,會不會是自己想多了."那幾起案子,應該有一個幕後組織."

"你懷疑是尚親王?"嘉慶帝面色沉靜了下來,慕容凌也沒說話,只是微微點頭,氣氛一下就凝重起來了.

"我再派人去調查一遍."半晌,嘉慶帝斂下目光中所有的情緒說道,語氣中已帶著肅殺之氣.

聞言慕容凌沒有在說話,在沒有證據之前,他的一切也都只是猜測.

和顧晚初告別之後,慕容凌去了宜川,還特意帶上了嘉慶帝給他的暗衛暗一.

慕容凌去的途中遇到了正在返回的慕容瑞,兩人打了個照面,就面帶笑容各自離開.

"主子,四皇子去宜川了,我們要不要?"趙輝做出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趙輝,你沖動了,告訴宜川的人,按兵不動,慕容凌去了也查不出什麼,我們不用擔心."慕容瑞的臉色很平靜,只是收起來了臉上的笑意.

"主子,昨日傳來消息,三公主在禦花園摔傷,斷了幾根肋骨,太後擔心過甚,現在慈甯宮靜心修養."

"三皇妹那個蠢貨肯定是被慕容凌打的,極有可能是她動了顧晚初."慕容瑞毫無波動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

正好也給他一個機會,慕容瑞翻身騎上馬,"迅速趕路,趕在後天之前到京都."

慕容凌一路疾馳,原本三天才能到,甯是被他兩天之內趕到了,隨便找了一家酒樓休息了一晚,就開始了他的找證據之路.

按照慕容珉提供的那些消息,慕容凌很快發現了第一個打造兵器的地方,潛伏進去,慕容瑞不愧在宜川暗中發展了兩年,所有的制度和方式極為隱秘和完整.

于慕容凌相反的慕容瑞也回到了京都,先去見了嘉慶帝,之後就去見太後.

與之前的盛氣凌人,目中無人的氣勢想比,這幾天太後的脾氣收斂了很多,在慕容凌那里的受到的恐嚇也消退了一些,又開始不安分起來.

"太後娘娘,三皇子在外面等候."黃羽的眉間閃過一絲不耐煩,不過隱藏的很好,並未叫太後發現,端著剛剛蒸好燕窩,稟告道.

"瑞兒回來了."太後從凳子上迅速站起來,掃過黃羽,走到宮門口親自迎接慕容瑞,慕容瑞是他最喜歡的一個皇子,從一出生就被她抱養著,後來轉到良妃名下,太後對這個一手帶大的孫兒,情誼很深.

"皇祖母,您怎麼出來了,外面風大,小心感染了風寒."慕容瑞小心翼翼的扶著太後,對著個老人,他也付出了真情,說出的這些話也多了幾分真意,不過有幾分就不好說了.

太後扶著慕容瑞的手,滿意的打量著慕容瑞的身姿."瑞兒,你可回來了,兩年不見你,似乎瘦了些,黃羽,快去再煮幾碗燕窩來,把好吃的吩咐廚房做好,中午我要給瑞兒好好補補."

太後拉著慕容瑞坐在她旁邊,一個勁的看著慕容瑞把她准備的東西都吃完,眼里的笑意的流露出來,連帶著這幾天郁悶的心情也得到了不少緩解.

"皇祖母,你也吃,這麼多東西我真的吃不下了."慕容瑞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確實吃的相當多.

恩,又夾了一筷子肉給慕容瑞,笑眯眯的看著慕容瑞吃完,才吩咐黃羽把這些收拾下去.

"皇祖母,您身邊怎麼會只有一個小丫鬟了,以前不是有回個?"慕容瑞仔細的打量了黃羽一番,以前四個侍女中有兩個是他的人,現在一個都沒有了.

"瑞兒,那幾個吃里扒外的東西都被打殺了,在我身邊竟然敢和別人通信,彙報我的情況,你說該不該殺?"太後一想到當初那四個侍女,竟然背著她彙報她的消息,後來隨意的找了個理由,把那四個侍女弄死了,又遇見救了她一次的黃羽,正好收來當個小丫鬟.

"什麼,那幾個小丫鬟竟然敢如此對待祖母,確實該殺."慕容瑞應和的點點頭.

"瑞兒,我回來你不在京都,可是黃上有意把你調到宜川?"

慕容瑞眼里閃過幽光,一處那那個地方現在是他的根據地,當然不可能放棄,不過如果能在京都制造一些事端,對他的發展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眼光流轉,慕容瑞的神情也變得有些哀傷和痛苦.

"皇祖母,這件事您就別管了,父皇讓我去宜川治理水患,也是為了嘉慶的百姓,宜川那個地方也非常好,祖母若是有空,孫兒自當帶您去逛逛,不過您的帶著防風的衣服,哪里的風沙有些大."

"瑞兒,皇上竟然讓你去這麼一個艱苦的地方,難怪我看你的皮膚都黝黑了不少,肯定是那個地方呆久了.不行,你不能待在哪里了,我這就去給皇上說,讓他把你調回來."太後立馬氣憤的不行,把桌子上的茶杯扔在地上,極為珍貴的一套瓷杯就這樣被打碎了.

慕容瑞可惜的搖搖頭."皇祖母,您不能去,父皇這樣做也是為了我好,放心,孫兒會好好的待在哪里,這件事您就不要多管了,這幾日我好好陪您."

太後在慕容瑞勸阻了半天的情況下,終于打消了要去找嘉慶帝的念頭,待在慈甯宮,偶爾還去看一眼躺在床上的慕容明玥.

慕容明玥在得知慕容瑞回來以後,也非常高興,不過相比于她的高興慕容瑞的心情就複雜多了.

這個從小跟在他身後的妹妹的,現在終于一點用處都沒了,皇後不會再管慕容明玥,也不會幫她,這一點慕容瑞一直沒有想通過,偶爾也會懷疑慕容明玥究竟是不是皇後親生的,可調查的結果卻是百分百親生.

父皇也厭棄了慕容明玥,就連柳尚書也不待見這個兒媳婦,慕容瑞確實想不到慕容明玥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利用.去看了慕容明玥幾次,慕容瑞再也沒去過,都以有事為借口推辭了.

短短的一個月時間,慕容瑞都被嘉慶帝留在京都,昨日收到慕容凌傳回來的消息,嘉慶帝終于放人了.

慕容凌也回到京都,把這一個月查到的一切,都交給了嘉慶帝,不管嘉慶帝作何決定,他都不會阻止,因為再過一段時間,必然會是慕容瑞失去一切的時候.

顧晚初在見到慕容凌的時候,頭發長長了些,身量變高了些,穿著粉色的牡丹花裙,笑意盈盈的站在清芷園房間門口等他,那一瞬間,慕容凌覺得開心極了,再也沒有什麼比這更溫馨的了.

"晚晚,我回來了."慕容凌快步上前,緊緊地抱著顧晚初,他不會告訴顧晚初他遇到了多少困難,經曆幾次險境,在腦中最後的念頭都是不能放下她,所以他回來了.

顧晚初雙手也回抱著慕容凌的腰,她現在的身高已經到了慕容凌的脖頸處,回應著慕容凌.

"我知道你會回來."很平淡的話,很平淡的語氣,慕容凌卻聽的心里震動.

他沒有說出來的事,不是隱瞞,只是不想她擔心.她沒有刻意的去詢問,不是不關心,而是明白他的苦心.你已歸來,我依然在.這是她給他最好的承諾.

等他們吃過午飯,已經下午了,陽光也不那麼刺眼,慕容凌陪著顧晚初在花園里閑逛.

玉如風已經去淮陽一個多月了,事情還是沒有一點線索,而且又有幾處地方發生了類似的事情,這次的事件也很棘手,如果一直這樣持續下去,民心不穩,最有可能發生動亂,之後的情況更難以控制,所以現在必須的解決.

顧晚初坐在秋千上,慕容凌在後面輕輕推她,秋千蕩起又落下,只留下顧晚初一連串的笑聲.

"晚晚,尚親王上輩子的結局是什麼?"慕容凌也坐在秋千上,摟著顧晚初輕聲問道.

顧晚初想了一會,好久才找到了關于尚親王那個只言片語的消息,她在慕容瑞府中,得到的消息自然不多,而且她死的又比較早,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慕容瑞當上皇帝以後,慕容珉早就離開京都,尚親王似乎一直住在尚親王府,好像未收到影響,至少我死之前都沒有尚親王的消息."

"看來這件事確實很麻煩."

突然顧晚初一頓,靠在慕容凌肩膀上的身體也坐起來,"慕容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本來是要那天告訴你的,結果給忘了."

"什麼事?"

"我那天去太後宮里,那個小丫鬟黃羽身上的香味很特殊,我好像在哪里聞到過,但記不太清了."顧晚初眉頭微蹙,她不喜歡那個味道,所以記得很清楚.

"恩,我明天就去太後宮里轉一圈."

顧晚初又靠在慕容凌的肩膀上,慕容凌也沒在說話,難得的清淨時光,他不想去想那些冗雜的事情.

"慕容凌,我記起來了,那個香味我上輩子臨死前聞到過,慕容瑞最喜歡的小妾身上就有那個味道,所以記憶很深,也很討厭."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 智斗太後,生死與共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 端午殺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