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零三章 端午殺機   
  
第一百零三章 端午殺機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個月風平浪靜的過去了,這應該是今年最平靜的時光,但顧晚初知道,所有的陰謀在這一刻,都將浮出水面.

五月五號,端午節,天氣晴朗,惠風和暢,青河兩邊的酒樓歌坊上已經好著坐滿了看客,青河的河面上有幾只龍舟,已經整裝待發,斗志昂揚.

一年一度的端午,十一年中僅次于除夕的盛會,相比于其余佳節的兒女情懷,端午節更是充滿了活力.所有皇子都各有一條龍舟,還有幾位年青的公子,都穩穩的指揮著龍舟在湖面上滑動,還未開始比賽,這只是提前的一個熱身運動.

嘉慶帝和太後,以及幾位受寵的妃子,都跟隨著嘉慶帝出宮,來觀看這一年一度的盛會,他們在臨江閣最好的位置,一眼看去,所有的情景盡收眼底.

顧將軍一家都在臨江閣旁邊的位置,玉丞相一家在他們隔壁,顧晚初坐下就能聽見玉如意和玉如玨說話的聲音.

今天一早,顧晚初便和顧將軍來到了望江閣,選了一個視野很好的地方,顧晚初最在窗邊,能很清晰的看見慕容凌的船只.

明黃色的龍頭高高揚起,慕容凌一身明藍色的錦袍站在船頭,指揮著各個船員,似乎擦覺到顧晚初的目光,慕容凌向後一看,好著呢更好對上顧問拿出的眼神.

"不用擔心."慕容凌微微一笑,用唇語說給顧晚初聽.

顧晚初點頭,回一個微笑.

直沖顧晚初選擇何慕容凌在一起後,最擔心的一件事就是今年的端午節,無論怎樣這一天還是來了,顧晚初斂去心中的擔憂,相信慕容凌和自己的哥哥,一定不讓以前的事再次發生.

賽龍舟比賽很快開始,顧晚初和顧將軍站在窗戶旁邊,不眨眼的盯著江面,顧皖景也去參賽了,就在慕容凌的旁邊,右邊是慕容瑞,在之後是玉如玨,慕容珉和慕容琰都在另一邊,很有一些顧晚初並不認識的公子哥,都精神抖擻的站在船頭上.

"我宣布,這次賽龍舟大賽正式開始."主持這次龍舟比賽的人站在高台上宣布,同時敲響了放在高天上的鑼鼓.

青河水很深,河面很寬,在沒有雨季的時候,河水很平靜.隨著一聲令下,雖有人都迅速的動作起來,撐著自己的船槳奮力向前.

比賽的賽道大概有一千米的距離,看誰先到達終點並敲響放在終點的鑼鼓,誰就是勝利者,可以獲得一個一份特殊的禮物,都是世間的珍品,上輩子,獲得第一的是三皇子慕容瑞,得到了一株奇異果,有延年益壽的功效,身受重傷的人,只要吃了它,也可以在瞬間轉好,可想而知,這份獎品多麼令人覬覦.

慕容凌一開始的就行動很迅速,傳言配合的也很好,在很多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已經領先他們一大截,顧皖景緊隨其後,慕容瑞到並不著急,因為比賽途中是可以干擾對方的,所以這會落在後面他並不著急,不過保持在中游的位置.

顧晚初的目光緊隨著慕容凌,一點細小的動作也不放過,中間已經開始爭奪起來,有人拿著船槳,在對方的船上撥動,爭取讓那個對方的船進水,或者人掉下去,一旦掉入水中,會有專人來救助,不過也失去了繼續比賽的資格.所以競爭很激烈,排在第二的顧皖景也被排在第三的慕容琰拉入混戰之中.

慕容凌穩中求快,迅速的拉開一段距離,此刻已經遙遙領先.慕容瑞還在中間位置,似乎也陷入了混戰之中,船上有兩個船員掉下去了,而且好久都沒有浮上水面,顧皖景隱隱覺得不對勁,快速的把船一橫,擋住了攔著他的幾個船只,不讓別的號攢過去,反正他已經取勝無望,不如讓自己未來的妹夫取勝,顧皖景這樣想著.

慕容凌還是一馬當先,已經過了一半的距離,後面離他最近的玉如玨也被他超過了五十米左右,顧皖景因為擋著後面的人,已經到中游的位置了,慕容瑞雖然少了兩個船員,不過速度倒是更快了一些,已經處于第三位,好像沒什麼人去阻攔他一樣,顧皖景調轉了一個方向,奮力直追慕容瑞,狠狠的撞在慕容瑞的船上.

這一攻擊使得總共還剩五個船員的慕容瑞又掉下去兩人,還剩三個人劃著船,慕容瑞狠狠的瞪了一眼顧皖景,沒算到顧皖景會主動攻擊他,以前他們也算是是朋友,後來顧晚初摔下馬之後,兩人的關系一直不好,但顧皖景一直處于中立位置,他以為顧皖景誰也不會幫,就遺漏了這一點.

慕容瑞暗暗地朝水下做了個手勢,顧皖景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船好像漏水了,心里還有點疑惑,不過他也很直接的跳下水,向岸邊游去.

見顧皖景失去了比賽資格,慕容瑞也沒讓人繼續,現在還不能做的太明顯.

很快慕容瑞也超出了後面人眾多,雖然只有三個人,不過沒有對手的阻攔,速度也快了很多,此時慕容凌離終點還有三百米的距離,而慕容瑞距離慕容凌還有一百米左右的距離,這是一個危險的距離,如果之後的速度在趕不上慕容凌,他必輸無疑.

至于中間的玉如玨直接被他忽略了,因為不一會,玉如玨費了全部力氣追上慕容凌之後,沒想過要超越,反而猛的撞上去,直接把慕容凌的船毀了一半,船員也只剩下三個,玉如玨邪惡一笑,再次撞過去,自己的船也毀了,他也直接跳入水中,慕容凌的船毀了三分之二,只剩下幾根木條還在苦苦支撐,船員也只剩下兩個.

顧晚初和所有的看客都睜大了眼,對這個結果難以置信,慕容凌的船竟如此輕易地被撞散了,這船的質量也太差了吧,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顧晚初的心砰砰的跳動,手里的手帕也被她捏的變了形狀,指甲陷進肉里,在手帕上映出點點血跡,顧將軍聞到血腥味,拿起顧晚初的手一看,手心盡是月牙形的傷口.

"晚晚,沒事的,你不用擔心."顧將軍的手放在顧晚初的肩膀上,安慰著顧晚初.

顧晚初沒有說話,若是沒有上輩子慕容凌溺水而亡這件事,她也許不會這麼擔憂,可這件事真實的發生過,所以顧晚初不得不害怕,恐懼,尤其是看到慕容凌的船搖搖欲墜,而慕容瑞也趁著這點時間去了慕容凌的身邊,她不得不害怕.

慕容凌看著自己被毀了三分之二的船,神情沒怎麼變化,好像是早已預料到一樣,神情自若,看著自己身邊的慕容瑞,低低的笑了一聲,直接調轉船頭,再次狠狠的撞上慕容瑞的船.

"天哪,四皇子怎麼會這樣做?不是應該迅速的劃船,爭取早點到終點嗎."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疑惑,就連慕容瑞看到慕容凌撞過來的那一瞬間,人也是蒙的,完全沒想過慕容凌會是這樣的反應,不過沒有時間給他考慮,只能正面迎擊,兩人的船相撞在一起,發出一陣響聲.

然後兩只船都散開來,慕容凌穩穩地站在有龍頭的那根竹子上,手中拿著一根船槳,隨著船的散架,另外兩個船員也落入水中,失去了比賽資格.

慕容瑞也站在一根竹子上,手里也拿著一根船槳,不過姿勢就沒有慕容凌那麼瀟灑了,頭發和衣服上都是三個船員掉下水中的濺起的水花,有些狼狽.

慕容凌對他微微一笑,滑動著船槳迅速前進,慕容瑞沒料到是這個結局,也迎頭跟上,慕容凌呵呵一笑,扔出手中的船槳,直接打斷了慕容凌的那根竹子,慕容瑞沒有防備,直接掉入水中.

"我要他的命."在水下慕容瑞早就安排好的救護人員,一直跟在慕容凌身後,假意保護著慕容凌,其中一個人暗中在水底接近慕容凌,因為距離望江閣已經很遠了,視力再好的人,也不會發現水中有什麼,一點慕容凌溺水而亡,也只能說他時運不濟了.

深不見底的江水中,有一抹黑影一閃而過,慕容凌眼神微微眯著,好像沒發現一般,只是兩只手拿著暗中從袖里取出來的銀針,握在指縫間.

募的,慕容凌所站的那根竹子斷裂,慕容凌也掉入水中.

"慕容凌."顧晚初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看見慕容凌消失在水中,眼淚一瞬間就滾落了下來,整個人都差點掉下去.

"晚晚,別擔心,水下有救護的人員."

"爹爹,你快去救他,他會游泳,水中的人才會害他,你快去呀,救他."顧晚初瘋狂的搖動著顧將軍.

見慕容凌確實還沒浮出水面,顧將軍也來不及說話,就迅速的跳下樓,運起輕功直接到一條船上,撐起船快速的接近,慕容凌消失的地方.

顧夫人半抱著顧晚初,看顧晚初失了魂一般一直看著江面,此刻已經過去兩分鍾了,慕容凌還沒浮上水面,所有人的心都提起來了,嘉慶帝也立即派人去救慕容凌.

顧將軍趕到那地方,就看見江水里有血水浮出,來不及思考,迅速的跳下去,水很深,下面竟然有十幾個人圍攻著慕容凌,很多動作,在水底都施展不開,慕容凌被十幾個人圍著,旁邊還有還有幾具尸體,顧將軍見狀哪里還不明白,只怕這些人早已經埋伏好了,抽出腰間的劍,就對著一個人捅過去.

血在水中擴散的速度非常那個快,不一會那一塊的江水整個都變紅了,有了顧將軍的幫忙,慕容凌也有機會出去喘口氣了,等在次潛下水中,原來的世紀人已經只剩下,五六個,慕容凌迅速的解決掉其余的五人,只留下一人,抓著那一人,回到了顧將軍劃來的船上,向終點劃過去.

此時早就沒有人關注這場比賽的勝利了,看到慕容凌完好無損的站在傳上,顧晚初好像才活過來一般,呆坐在地上.

慕容凌知道顧將軍能來肯定是顧晚初讓他來的,如果顧將軍不來,今日就算能捉住這些人,肯定也要費一番力氣,水中的救護人員是嘉慶帝親信親自挑選的,慕容凌在之前也調查過沒有發現什麼問題,所以即使做了准備,還是讓幕後之人得手了,不過如果沒有顧晚初的提前提醒,自己毫無防備的話,中招也不是不可能.

感激了顧將軍一番,慕容凌迅速的去了望江閣,不是去找嘉慶帝,而是去看顧晚初,他知道這一次,是把顧晚初嚇慘了.

慕容凌走進來,顧晚初已經暈過去了,躺在顧夫人身上,額頭一個勁的冒著冷汗,嘴里喊著他的名字,眼角不停的有淚水留下,顧夫人也擔憂的抱著顧晚初,眼角泛紅,顧皖景狠狠的砸了慕容凌一拳,他早就想抱著顧晚初回去,可顧晚初卻不走.

慕容凌硬生生的受了一拳,嘴角溢出鮮血,顧皖景還想動手,被冷亦凝阻止了,"晚晚,還在那里."

慕容凌走過去從顧夫人手里接過顧晚初,抱在懷里,在她耳邊輕輕的說話,"晚晚,我回來了."緊緊地握著顧晚初的手,發現手里有黏膩的感覺,打開顧晚初的手掌一看,里面全是血跡.

顧晚初像是感覺到了慕容凌的氣息,漸漸的安穩起來,緊緊的拉著慕容凌,倒是沒有再說話了.

"我去帶她看大夫."慕容凌抱著顧晚初走出望江閣,黑色瞳孔在陽光下顯得很深很深.

嘉慶帝也出來了,不過看到慕容凌抱著顧晚初也沒說什麼,剛剛顧晚初的那聲喊聲,他也聽見了,沒有阻止,顧將軍也帶著水下被抓住的那人過來了.

"皇上,四皇子在水下遇到了埋伏,水中救護的人員全是殺手."顧將軍把手中提溜著的殺手扔在地上,四肢的經脈已經被挑斷了,不過臉色也不大好,要不是顧晚初的提醒,也許四皇子真的就這樣死了,那麼他的寶貝女兒怎麼辦.

"我親自審問."嘉慶帝面色陰沉瞪了一眼地上的人,後面跟隨的妃子太後都被嘉慶帝的神情嚇到了.

慕容瑞和玉如玨也返回了望江閣,神情焦急地問道:"父皇,這是怎麼回事?我剛回來就聽見四弟被刺殺了,沒事吧."

慕容瑞在落水之後就直接上岸了,跟著其余失去比賽資格的人走在一起,去掉自己的嫌疑,所以才不知道後續的發展,不過看到嘉慶帝面前的人,不用猜測也會知道事情的結果是怎樣,心里暗恨慕容凌的命太硬,腦子卻迅速的轉動起來,他要去掉自己的嫌疑,必將慕容凌遇刺是在和他爭斗之後.

嘉慶帝目光極為深沉的在慕容瑞身上打量了一圈,目光中有光華流動有迅速的流失掉,"你四弟沒事,不過這個凶手,朕是一定會查出來的."

"兒臣一定會竭盡全力幫助四弟找出凶手."慕容瑞目光真摯而又誠懇的看著嘉慶帝,仿佛他說的都是真的一樣.

"如此便好."嘉慶帝的臉色更不好了,一想到上次慕容凌給他暗中傳來的消息,他本著先放放再說的態度,沒有去管,畢竟這也是他兒子,沒想到,慕容瑞還是出手了,本來還沒有查出凶手,不過嘉慶帝心中已經有所定論了.

嘉慶帝率先回宮,皇後和幾位妃子緊隨其後,慕容琰也慢吞吞的走過來,輕蔑的瞅了一眼慕容瑞走了.

"瑞兒,跟著皇祖母走,至于那個凶手,你也別去管了,反正四皇子還活著,也沒受傷."

慕容瑞扶著太後走在後面聽到太後的話,看腳步微微一頓,他也不想管,但不能不管.如果真叫嘉慶帝查出了凶手,他的日子才真的不好過了.

所有人都離開後,慕容珉才從暗處跟著尚親王出來,他的手也緊緊地握成拳狀,因為聽從尚親王的吩咐,所以並沒有在這一次賽龍舟上爭奪,早早地被淘汰掉,之後就回到了望江閣,顧晚初他們房間里所發生的一切他都知道,看到顧晚初因為慕容凌暈過去,慕容珉的心也緊緊地蜷縮著.

"父王,我們的計劃還繼續嗎?這次慕容瑞估計無法善了."

"繼續,此時才是我們的機會,不過叮囑他們,切不可操之過急."

"孩兒明白."慕容珉准備轉身離開,卻被尚親王叫住了.

"你可是喜歡顧將軍的女兒?"

尚親王的眼神很深沉,讓慕容珉感到一絲不妙,為了顧晚初的安全,慕容珉並沒有說實話,垂眸道:"不喜歡."

尚親王看了他半晌沒說話,眼神也有些虛晃,不知道想起來了什麼,良久,才說道,"你下去吧."

慕容珉離開,在走出門的那一刻聽見了一句話,"如果喜歡,就好好待她."

慕容珉回頭,尚親王卻閉上了眼,好像剛才的話不是他說的一樣.慕容珉也不再糾結,說了聲,"我不會放手."就離開了,尚親王卻睜開了眼,看著慕容珉的背影良久.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 你已歸來,我依然在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 舊事重提,暗藏玄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