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零四章 舊事重提,暗藏玄機   
  
第一百零四章 舊事重提,暗藏玄機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晚初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顧府,慕容凌坐在她的床邊,握著她的手.

"晚晚,你醒了."慕容凌驚喜的聲音傳過來,顧晚初呆楞了一下,才把目光放在慕容凌的身上,見他完好無損,才放下心來.

"我睡了多久?"肚子傳來一陣饑餓的感覺,顧晚初不禁問道.

"已經兩天了."這兩天慕容凌沒有離開她身邊一步,從那日顧晚初暈倒後,慕容凌帶她去看大夫,大夫說,顧晚初心里郁結,需要好生修養一段時間.慕容凌在那一刻手都是顫抖的,好在這一切都過去了.

"我餓了."顧晚初眨眨眼,沒有提起之前發生的事,慕容凌還好好地在她身邊就好,她知道事情嘉慶帝會處理好的,以後自己也不需要在擔心了.

顧晚初醒來的驚喜,讓慕容凌忘記了顧晚初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好在綠意一直在外面候著,顧晚初醒來的那一刻,就端上來了一碗,雞肉金絲粥.

慕容凌親自動手給顧晚初喂飯,顧晚初略紅了臉頰,房間里立即傳來一陣溫馨的氛圍,見狀綠意很知趣的下去了.

直到晚上慕容凌才匆匆離開顧府,直奔皇宮而去,那天的刺客已經抓住了,嘉慶帝親自審問,然而並沒有審問出多少東西,那人便不忍刑罰,咬舌自盡了,事情看起來陷入了僵局,玉如風也被調了回來,徹查此事.

經此一事,所有皇子暫居京都,在事情沒有結果之前都不能離開京都,嘉慶帝也派了人暗中監視著其余兩位皇子,還有在比賽時和慕容凌故意起爭端的玉如玨.

"父皇."

嘉慶帝一見慕容凌來了,臉上的不悅之色少了幾分,他也知道慕容凌這幾天一直陪著顧晚初,不過卻沒說什麼.

"辰兒,你來了,可是要親自去調查這次事件的幕後主使?"嘉慶帝的語氣很溫和,言語之間給了慕容凌極大的權力.

"不必,父皇,這件事不必在查下去,兒臣心中有數,我們還是先解決掉這幾起自殺案件."

"不行,有人想要害你,辰兒,這件事說什麼也要查個清楚."嘉慶帝不能容忍有人想要暗殺慕容凌,這是一件極大極其危險的事,他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成功了,他自己會怎樣悲傷.

慕容凌也不再勸嘉慶帝,嘉慶帝對他的寵愛從來都不是假的,所以他也願意為了嘉慶做點什麼,不過這也是他最後一次將自己陷入危險之中了,他有了牽掛,甚至比整個嘉慶都重要的多,之所以不繼續查下去,結果已經很了然了,也只是不希望嘉慶帝親手在殺掉哪一個皇子罷了,不過懲罰還是必要的,他會讓害他的人付出代價.

第二天慕容凌特意去玉丞相府中等候玉如風,慕容凌的到來讓玉如玨惴惴不安,小心翼翼的陪同在慕容凌後面,再沒有了那日在比賽場的囂張.

從那天回來,玉丞相就狠狠的懲罰了他一頓,勒令他在祠堂跪了幾晚,還去向嘉慶帝請罪,到現在他還忘不了,嘉慶帝看向他時那冰冷的眼神,他都有些後悔答應自己的妹妹找慕容凌的碴,好在事情還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方.

"你在想什麼?"慕容凌冰冷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玉如玨渾身一抖,忙不迭的說道:"我再想可要帶四皇子去花園轉轉."

只是眼神畏畏縮縮不敢看著慕容凌,慕容凌心里明白,也不想和他計較,給了他一個冰冷的眼神,就示意他帶路.

玉如意在花園焦躁不安的走來走去,據慕容凌那件事已經過去幾天了,可玉如意還是忍不住擔憂,今天聽到慕容凌來了,緊張的要死,早知道她就不答應那個陌生人提供的消息了,要知道暗殺皇子可是誅九族的大罪.

"小姐,不必擔憂,二少爺他不會提起你的."一個穿著綠衣的丫鬟,在後面全程跟著玉如意,看到玉如意焦躁不安,安慰道.

"綠茵,玨哥哥真的不會提起我?"玉如意也是緊張到亂了分寸,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問一個小丫鬟呢,雖然這個小丫鬟也全程參與這件事.

不管玉如意如何惶恐,慕容凌還是跟著玉如玨到了花園,玉如意趕緊快步走過來行禮,這也是她為何會出現在花園的原因,她和玉如玨商量好了要把慕容凌帶到花園,玉如意趁機打聽一點情況.

"參見四皇子."玉如意盈盈下拜,較好的姿色被她完美的呈現出來.

慕容凌視若無睹,又向前走了幾步,才說了聲:"起來吧."

突然慕容凌頓了一下,眼神凌厲的掃向玉如意身後的丫鬟,一身水綠色的裙子,姿色不差,就連氣質也有幾分小家碧玉之感,為何這樣的女子會給玉如意做丫鬟,難道又是一個巴結玉丞相的小官送來的.

那丫鬟過去扶起玉如意,經過慕容凌的時候,側了一下身體,慕容凌皺皺眉,問玉如玨,"剛剛過去的那個小丫鬟叫什麼名字?"

玉如玨大驚,京都都在盛傳四皇子只喜歡顧晚初一個,當街抱著顧晚初,而且也只對顧晚初親密,難道四皇子又對剛剛那個小丫鬟有感覺了,想到這里,玉如玨的心里激動了一下,顧晚初與自己的妹妹玉如意一向不和,如果這次能讓四皇子移情別戀,這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玉如玨心思翻湧,面上去不顯,有些躊躇之意,似乎經過了幾番掙紮,才緩緩開口,"那個小丫鬟叫綠茵,原本是一個小官家里的女兒,後來家人都被土匪殺了,流落到京都,上次意兒妹妹剛好去玉紡軒,不曾想,荷包被一個小偷兒給偷走了,是綠茵提醒她,才找人捉住了那小偷,後來意兒妹妹見她無處可去,就收留了做個丫鬟,雖然是個丫鬟,意兒妹妹對她很好的."

"原來如此."慕容凌眯眯眼,故意做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玉如玨心里的小九九,慕容凌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他在想啥,不過這個綠茵的身份恐怕不是那麼簡單,所以慕容凌才順著他的意思繼續說下去.

"四皇子身邊可還缺一個照顧你的丫鬟?"玉如玨眼睛金亮,仿佛已經看到了美好的未來向他招手.

"是缺一個小丫鬟,這個綠茵我看著不錯."後面的話根本不用他開口,玉如玨已經幫他說下去了.

"意兒妹妹,你個小丫鬟就送給四皇子,四皇子身邊還缺一個小丫鬟."

玉如意一直跟在他們後面,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不過她也不傻,不過是一個小丫鬟罷了,如果真能得到慕容凌的歡心,之後的事情不就更好了,而且還能給顧晚初添堵,何樂而不為.

"綠茵,你以後就跟著四皇子,記得要好好服飾四皇子."

綠茵的眼里閃過一道暗光,肩膀微微顫抖,似乎哭了,又轉到慕容凌身後說了句:"參見主子."

慕容凌神色淡淡的說道,"起來吧."

玉如意和玉如玨相視一笑,心里的惶恐不安也平靜了幾分.

在這件事之後,就有下人稟告說,玉如風回來了,慕容凌這次是來找玉如風的,解決了心頭大事的兩人很知趣的離開了.

玉如風過來之後看見慕容凌身後還跟著一個小丫鬟,面色當即沉了下來.

"四皇子,你可還記得晚晚?"

"自然是記得,不過一個小丫鬟罷了,你何必動怒."慕容凌很輕佻的回應道,人那給玉如風更生氣了.

玉如風一直把顧晚初當妹妹看待,又和顧皖景的關系很好,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顧晚初受到欺負.

"你要是對不起晚晚,我絕不會放過你."玉如風威脅道.

慕容凌呵呵一笑,讓玉如風心頭火氣更大了.綠茵一直在後面觀察著兩人,見到兩人要因為她動手,雖然是為了一個叫顧晚初的姑娘,綠意心中還是有些喜意,看見這麼俊逸優雅的兩位貴公子,她怎麼可能不動心.

"兩位少爺,千萬別為了奴婢動怒,玉少爺不喜看見奴婢,奴婢就在府外等候主子."

慕容凌沒說話,玉如風狠狠的瞪了一眼綠茵,進了屋子,慕容凌也緊隨其後.

進你房間以後,外面已經看不到綠茵的影子了,玉如風才開始說話,他對慕容凌的性格也算了解,慕容凌對顧晚初有多喜歡,京都的人就沒有不清楚的,畢竟不是誰都有勇氣獨自去敵國,拯救自己喜歡的人.

"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就是你看到的那樣了,那個叫綠茵的小丫鬟,被我要過來了."慕容凌一臉笑意,只是不達眼底.

作為曾經一起合作過的兩人,玉如風也對慕容凌的某些習慣很了解."那個姑娘有問題?"

"不知道,不過她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和太後身邊的侍女黃羽身上的味道一樣."慕容凌也不逗玉如風了,變得正色起來,在顧晚初說了之後,他還特意去過慈甯宮一趟,黃羽身上確實有一種香味,很清淡,但以前卻沒有聞到過,一種很特殊的味道,也不會讓人反感,只有離她非常近的時候才能聞到,剛剛綠茵在與他相遇的那一刻,他又聞到了那種味道,所以才會留下綠茵.

"黃羽,綠茵.都以顏色開頭,你說他們會不會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組織的人?"

"不知道,不過我似乎記得還有一個叫紅音的女子."慕容凌垂眸,又從腦中回想起另一個以顏色開頭的名字.

"紅音,你在哪聽到的,不過以顏色命名也很常見,興許只是湊巧罷了."

慕容凌點頭,如果以顏色命名的人就是一伙的,看起來確實有點不靠譜,比近顧晚初身邊的四大丫頭里面都是含有顏色的,而且根據顧晚初的描述,唯一一個以顏色開頭的,也是自始至終沒有背叛她的.

"不過這個綠茵和黃羽肯定有問題,我身邊不好放人,綠茵我就帶走,之後我會安排她去你哪里,記得監視好她."

玉如風同意了慕容凌的想法,他暫時還沒有娶妻的打算,雖然玉丞相和她娘已經提過多次了,不過都讓他推辭了,他也想要找一個可以和他相伴一生,有共同語言的人,絕對不會順便娶一個將就一生.

慕容凌離開玉府之後又去了顧府,顧晚初已經好多了,正好顧皖景和冷亦凝都在,慕容凌就把他最近遇到了事給說了一遍.

對于冷亦凝來說醉煙樓是一段不可提起的往事,不過有顧皖景在身邊,又仔細的回憶了一遍當初在醉煙樓的情景.

"我記得有個叫粉翼的姑娘."冷亦凝現在懷孕也有四五個月了,肚子已經很明顯了,眉頭微皺,想起來是那位叫粉翼的姑娘幫她換的衣服,雖然已經很好,但那段記憶還是很不堪.

"紅音,黃羽,綠茵,粉翼.如果我們的猜測是真的,那醉煙樓背後的主人就是這幾起事件的幕後主使者."顧皖景緩緩說道.

因為上輩子並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所以顧晚初一點也不清楚這些事.顧晚初突然提起來一個人,"冷亦霜也許知道."

"冷亦霜,她不是被驅逐出京都了?"顧皖景回憶道,自從他和冷亦凝回來以後因為冷亦霜什麼都不說,最後還是被放了,不過冷亦霜和他們一家人都被驅逐出京都,被冷侯爺親自押送去的蠻荒之地,即使知道現在也不一定能找到的人.

"她在柳州,和她三哥冷亦輝一起私奔到柳州,一個晏城的小三山村里."顧晚初在當初冷亦霜被放走之後,就一直派人跟著冷亦霜,害怕她在做出什麼不利的事,之後就發現在蠻荒之地呆了一段時間之後,冷亦輝就想辦法和冷亦霜一起逃走了,之後隱姓埋名在柳州做起了小生意,兩人的生活倒也不成問題.

顧晚初見兩人沒有再回京都的打算,也沒有再惹是生非,派人盯著之後也就沒管了,現在剛好碰上用處.

"明日我就派人去柳州帶他們回來."慕容凌說道,事關重大,他不能坐視不理.

很快冷亦霜和冷亦輝就被帶回京都,兩人的神情都帶著惶恐和不安,見到顧晚初和慕容凌幾人,冷亦輝的臉色好了些.

"你們想知道我都會告訴你們,但請不要傷害小霜."冷亦輝閉著眼,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早在答應幫那些人做事的時候就想到了這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冷亦輝再次看了一眼冷亦霜,這些日子就像夢幻一樣,只是這麼快就要破滅了.

"輝哥哥,不關你的事,這都是我引起的,你走."冷亦霜抱著冷亦輝哭了,眼淚不停的從眼角落下.

"別哭了,把你們知道的都告訴我,說不定還可以放了你們."慕容凌看著跪在地上的兩人,皺了皺眉說道.

"我們說了,你們真的會放過我們嗎?"冷亦霜擦干了眼淚,期待的看著顧晚初,雖然顧晚初威脅過她,也打過她,不過說過的話從來都沒有變過.

"你們有選擇的權利嗎?告訴我們還有一線活命的機會,如果不說,我估計你們都活不過明天."慕容凌的劍隨意的扔在桌子上,發出錚的一聲.

冷亦輝和冷亦霜互相對視了一眼,冷亦輝開始說道:"對于醉煙樓的情況我們也知道的不多,我又一次被一個同窗好友拉到那去,因為距離京都也不遠,之後去過幾次,都是那里的桂媽媽招待的,因為我心中有佳人,所以每次去都只看歌舞,那里面有幾個極為出色的姑娘.

分別是:紅音,澄歌,黃琴,綠書,青棋,藍蘇,紫蝶,粉翼.正如她們的名字一樣,每個人擅長的都和她們的名字一樣,不過她們的名字似乎不固定,有兩次,我們都看見了紅音,長像和性格都不一樣,而名字可能只是一個代號.

桂媽媽只是醉煙樓里的一個管事,至于真正的主人,我們卻從未見過.上次我們將冷小姐送到醉煙樓,也是無奈之舉,那人用我威脅小霜,如是不從,就殺了我,為了救我,小霜才利用自己的祖母做出如此不對之事."

冷亦輝把事情全部說了一遍,沒有絲毫隱瞞.

"威脅你的人是誰?又是誰和冷亦霜接頭的?"

"我不知道,自始至終我都沒見過那個人,而且聲音也處理過聽起來很沙啞,我被打暈帶走,和小霜接頭的人是粉翼,也是她帶著冷姑娘去了醉煙樓."

"之後是誰放你出來的?"

"是我,我被放出去以後,收到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輝哥哥在哪,我就只身去了,輝哥哥在一座破廟里,一直暈著,我帶他回來,之後我們就被驅逐出京都."冷亦霜回答道.

見他們確實什麼也不知道了,就被人帶了下去,也許是幕後人知道他們什麼也不清楚,所以才留他們一條性命.

"桂媽媽,紅,澄,黃,綠,青,藍,紫,粉,都是以顏色開始,各自的特色命名,而醉煙樓的那些顯然是其中的佼佼者,才有的名字."幾人都陷入了沉思,綠茵,黃羽,又代表了什麼呢?到底這個組織有多少人,全是女子嗎?桂媽媽和那些姑娘在醉煙樓被燒之後又去哪里,這一切都是一個謎.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端午殺機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慕容琰開始蹦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