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零七章 及笄禮下聘,慕容凌的禮物   
  
第一百零七章 及笄禮下聘,慕容凌的禮物

g,更新快,無彈窗,!

二月初八,顧府全府上下都處于歡喜的狀態,顧晚初早晨還在夢中,就被顧夫人過來叫起來梳妝打扮,特意帶過來一件枚紅色的曳地長裙.

顧晚初迷迷糊糊的被換好衣服,閉著眼睛讓她姨母給她畫了一個精致的妝容,顧晚初還沒來得及自己欣賞,就被帶出去了.

雖然時間還很早,顧府已經來了很多人,多半是和顧將軍交好的官員夫人,還有他們自己的女兒,顧夫人的娘家人幾乎都來了,令人意外的是當今太傅傅文也來了.要知道傅文這個人最是剛正不阿,嫉惡如仇,很少會出席去別家的聚會,官員的壽辰之類的場合,可以說這絕對是符文第一次出席這種場合,就不知道他給誰的面子.

顧晚初的表姐表哥們都來顧晚初的房間給她送上及笄禮物,顧晚初在一通折騰下,也徹底的清醒了,對每個人表示了感激之後就被顧夫人叫出去了.

及笄禮即將要開始了,這次請來主持顧晚初及笄禮的是嘉慶特別有名一位的全福老人,楊哲祥,他們家四世同堂,家庭和睦溫馨,從來沒有爭吵過,每一次都被眾多人羨慕.因為這位老人年事已高,很少有人還能請動他,這次顧夫人請他,本來也沒抱多大希望,沒想到竟然真的請動了.

顧晚初在眾人期待的眼光中走出來,生活桑出阿哲一件枚紅色流蘇百褶裙,裙擺上依舊繡著顧晚初喜歡的牡丹花,不同于以往的是,這次的牡丹全部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看起來清新靈動,空靈溫婉,脖頸上帶著紫金做的鎏金牡丹如意璉,雙鏈結構,兩邊各含一個溫潤的金色珍珠,並不繁複的樣式,看起來異常簡約.

腰上系著一條以金色為主打的七彩金的絲帶,絲帶挽成一朵牡丹花的形狀,皎白的手腕上帶著一個繁複無雙的多扣手環,是可以拆卸的那種,都是用金絲編織而成,最後在缺口處編成一個合攏的心型,手指上帶著和慕容凌同款的指環.

今天顧晚初臉上的妝容尤為精致,細膩的紅潤紅唇上抹了粉蜜色的口脂,光滑無一絲痕跡的臉龐上抹上了一點淡粉色的胭脂,纖長的睫毛也好似被刷過一樣,卷卷的,翹翹的,看起來可愛異常,眉目之中被貼了一朵含苞欲放的牡丹,還有一小片精致的綠葉.

顧晚初走出來的一瞬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了,顧將軍和顧夫人坐在高位上,欣慰的看著顧晚初走進來,站在大廳外面的人,也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顧晚初,顧晚初有一瞬間緊張,上輩子的及笄禮並沒有這麼隆重,她也沒有很重視,因為胖和自卑,還有喜歡著慕容瑞的關系,上輩子的及笄禮和父母鬧得很僵硬.

顧晚初慕容目光巡視了一圈,發現在大廳側邊坐著的慕容凌和長公主慕容明珠,慕容凌對她微笑了一下,顧晚初本來就有些淡紅的了臉瞬間變得更加紅潤.

"今天是顧將軍愛女的及笄禮,很榮幸能在此間見證一位姑娘的長大,接下來有請我們的主角,顧晚初小姐."

楊哲祥雖然年事已高,但精神面貌很好,聲音也很響亮,在他的主持下,顧晚初的及笄禮進行的異常順利.

最後由顧晚初的姨母司頃羽,把顧晚初散落在背上的長發梳好,在插上早就准備好的釵環,顧晚初的及笄禮就完成了.

等梳好頭發的顧晚初再轉過來,所有人對顧晚初的感覺也變了,如果說之前的顧晚初還有些小孩的可愛,梳好頭發的顧晚初完全在找不出那樣的感覺,滿眼看過去,覺得就是顧晚初的純,卻不再像一個小孩,而是一個少女,一位長大的姑娘,隨著鞭炮聲的響起,也預示著及笄禮的結束.

所有人都以為這已經結束的時候,慕容凌站起來了,在顧晚初有些驚喜和詫異,更深的望過去,眼中還有期待的目光中,走過來了.

隨著慕容凌腳步的還有長公主慕容明珠,所有准備坐下的人又站直了身體,看著大廳,眼里都有些莫名的期待.

"顧將軍,顧夫人,今日我是帶著四弟來下聘的,這是聘禮單."長公主微笑著,把一早准備好的禮單拿出來,瞬間外面走進來一些人,直到接近半個時辰的時間,抬著禮物的人才走完.

因為嘉慶帝特殊的身份,所以是不可能親自來的,不過長公主能來,也能看出慕容凌的重視,畢竟長公主也不是誰請就能請到的.

顧夫人雙手接過來,才看了開始的幾樣,顧夫人的臉色就變得極為驚訝了,顧將軍也來過來看了看,臉上的神情和顧夫人的一模一樣.

所有人都開始不淡定了,猜想著堆滿了半個院子的箱子里究竟裝滿了什麼,讓見過那麼市面的大將軍也極為驚訝.

不理會那些探尋的目光,慕容凌走到顧將軍和顧夫人的面前,跪下,"伯父,伯母,請將晚晚嫁給我為妻,此生定將只娶晚晚一人,愛護她一人,守護她一人,生死與共,不離不棄."

顧將軍和顧夫人看著跪在地上的慕容凌,還有站在他身後的顧晚初,還有什麼理由不同意呢!

"慕容凌,記住你剛剛說所過的話."顧將軍的聲音有些哽咽,看向慕容凌的目光卻很凌厲.

慕容凌一點也沒有回避,直視著顧將軍,表達他的決心."我會一輩子對她好."

"我們同意了."顧夫人拉起慕容凌,從三年前開始到現在,慕容凌的表現一直沒讓他們失望過,所以,她相信今後慕容凌也不會讓他們失望.

顧將軍和顧夫人在說完話後,眼圈都有些泛紅,離開了前院,說好不再這一天傷感的,卻有些做不到,畢竟他們寵愛了十幾年的女兒在這一天長大了,也有了更重要的人.

慕容凌在聽到顧夫人的回答之後,轉身抱住了顧晚初,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炫耀他的開心.

長公主走過來,拿出一個看起來就很有價值的手鐲交給顧晚初,"晚晚,這是母後身前留下來的,這就是她給你們的祝福了,希望你們以後恩恩愛愛,白頭偕老."長公主的目光也微微濕潤,她比慕容凌要大十多歲,能看到慕容凌有了心愛的人,能獲得幸福,她也為慕容凌高興.

顧晚初在長公主的目光注視下,有些慌亂的接下手鐲,慕容凌拉起她的另一只手戴在手腕上,瑩白與碧綠的交彙,沉澱與年輕的交鋒,在這一刻被完美的展現在顧晚初身上.

"晚晚,這可是母後留給他兒媳婦的,戴上了這只手鐲,你就是我的了."慕容凌低頭輕笑,在顧晚初耳邊呢喃著.

顧晚初面色緋紅,外邊的眾人一直看著這一幕,不只又有多少少女心碎了,夢幻中的及笄禮,夢幻中完美未婚夫,這一切顧晚初都有了,此刻他們連嫉妒的情緒都沒有了,只剩下慢慢的祝福,畢竟與人差距並不遠的時候,還可以努力一下,但真的相差太遠的時候,連追趕的勇氣都沒有了,此刻這就是他們真實的寫照.

還放在院子里的聘禮也被人抬走了,雖然不知道里面具體裝的是什麼,可是光那些快要裝滿院子的箱子和顧將軍顧夫人驚訝的眼神,已經足夠他們臆測很久了.

慕容凌拉著顧晚初回到墨白院,一進院子就吻住了顧晚初的唇,要知道從顧晚初一到大廳,他就想這樣做很久了,可是有那麼的人看著,慕容凌無法行動,現在到了墨白院,這個地方估計他都比顧晚初熟悉,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就開始親吻顧晚初,知道兩人都快要窒息才分開.

"晚晚,真想明天就把你娶回家."慕容林氣喘籲籲的抱著顧晚初,有些僵硬的身體,放慢了腳步抱著顧晚初回到了顧晚初的房間.

顧晚初害羞的躲進慕容凌的懷里.中午隨意的用了餐,慕容凌就把顧晚初帶走了.

到了下午,來參加顧晚初及笄禮的人都已經走得差不多了,顧皖景也終于有了空閑時間可以坐下來休息,突然目光看到了一個紅色絲袋套住的卷軸在房梁上,應該是慕容凌放的,顧皖景跳上去取了下來,有些笑意的看著上面幾個字:"大哥親啟."對慕容凌的表現很滿意,都知道叫大哥了.

打開卷軸一看,才知道是一幅畫,准確點來說是一張畫著他們全家的畫,初雪還未完全消融,他站在顧晚初身後,用寬容和不舍得眼神看著顧晚初,顧晚初和顧將軍還有顧夫人一起,院子的後面還有冷亦凝的影子,不過冷亦凝是有些虛化的,不仔細看看不出來.

顧皖景突然覺得有些感動,這應該是昨天的場景,慕容凌畫的,這樣一張畫,即使他外公要畫出來,沒有五六個時辰是畫不出來的,可見慕容凌對顧晚初的重視,他們所有人想的還要多.顧皖景把這幅畫交給了顧夫人,所有的不確定好像都被慕容凌的表現出來的細心和認真給折服,也許他們真的不用再擔心了.

晚晚嫁給慕容凌會幸福.這是他們所有人心里共同的想法.

臨近夜晚,慕容凌卻帶著顧晚初來到了山上,二月份的天氣,還有些寒冷,顧晚初披著厚厚的披風,慕容凌拉著她的手,兩人爬了好久,才找到山上的亭子.

"晚晚,你猜一下,這是哪里?"

夜色幽幽,看不清遠處的距離,孤山零零,分不清近處的景色.這個亭子里只有一盞燈火,堪堪照亮了兩人所處的位置,顧晚初看不清夜色中得東西,不過就算天亮著,她也不一定能分清楚這是哪里.

"我不知道."

"還記得你第一被綁架的那個地方?"慕容凌斜坐在凳子上,把顧晚初摟在懷里,上面早已經鋪好了毛皮,所以感覺不到冷意.

"這就是你當初找到我的地方?"顧晚初一點就通,很快知道了這是什麼地方.

"這里應該算是我第一次和你接觸的地方,所以我帶你來這,看一場特殊的風景."

慕容凌說完就不見了,顧晚初伸手摸了摸身邊並沒有人在,有些害怕.突然聽到慕容凌在喊她的名字,她提著那盞小燈,走出亭子.

"晚晚,看這里."

顧晚初抬頭,天空的的煙火升起,一朵接著一朵,在空中綻放,都是花開的模樣,不知何時慕容凌又回到了她的身邊,半摟著她.

煙花一朵接著一朵,一簇接著一簇,相擁綻放,顧晚初不是沒見過煙花,只是在半山腰,煙花綻放的瞬間,可以看到周圍的景色,那些樹上有許多小盒子,每個小盒子上有一個小小的夜明珠,在黑夜里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之前沒看到是因為沒有走出來,煙花一直在半空中乍響,一閃一閃的,顧晚初閉上眼睛,極力把因為感動而湧出的淚水,收回去.

慕容凌輕輕拉著顧晚初的手,一步一步向那些小盒子走去.

"晚晚,打開看看?"慕容凌溫柔的聲音在顧晚初耳邊響起,顧晚初在慕容凌側臉上留下一吻,打開一個小盒子.

里面裝著一幅畫,在夜明珠的柔光下,顧晚初還是能勉強看清,畫里面的人是她,在青龍寺的小道上,她正用粉色的小手帕擦著臉上的汗水.在遠處的高山上,還有一個身穿藍色錦袍的男子,目光柔和的看著那女子.--第一次見到晚晚的樣子.

顧晚初的呼吸放輕了,又打開旁邊的那個盒子,依舊是一幅畫,她坐在秋千上,周圍的木槿花開得正旺,慕容凌站在門口,一臉笑意的看著她.旁邊有一條落下的手絹,上面很清晰的繡著一朵牡丹花.--第一次和晚晚的正面相遇.

顧晚初再取下旁邊的一個盒子,里面還是一幅畫,畫著一個小兔子河燈,那雙迷蒙的大眼睛做的很逼真.--我和晚晚的第二次相遇.

顧晚初的淚猝不及防的留下來,打開第四個盒子,然後第五個,第六個,直到最後一個.

慕容凌站在這邊看著顧晚初一個一個打開盒子,看著她的動作,隨著顧晚初動作,他的腦中也在回憶,把所有的過往又重新回想了一遍,不知不覺中,他的眼里也帶著淚光.

顧晚初站在最後一個盒子前面,這個盒子比之前都大,顧晚初顫抖著手解開上面的絲帶,里面是一幅畫,上面畫著他們今日的模樣.--晚晚,此生與你不離不棄.

顧晚初的眼淚滴在地上,這一張張畫,記載著他們的過往,每一幕都沒有落下,每一個細節都沒有錯過,慕容凌的認真,慕容凌的喜歡,都在這些畫中表達得淋漓盡致,顧晚初從未想過,今生會被一人如此珍愛.

小心翼翼的收好那些畫,她想這是她這一輩子最為珍惜的東西,而慕容凌,絕對是她遇見最大的幸運.

顧晚初回頭,焰火照亮的一瞬間,她看見慕容凌還站在最開始的位置,笑著等她,顧晚初跑回去,揚起最為美麗的笑容,抱住慕容凌,再多的感動,再多的情感,她難以言表.

慕容凌笑著吻著顧晚初的唇角,有淡淡的澀味,心里明白顧晚初肯定是哭過了,一路吻上去,在絢麗的焰火下,一起迎接他們明天的幸福.

時間還在繼續,並不會因為某個人,某件事而停留,在慕容凌下聘之後,很快婚期你也定了,六月十八號,還有接近四個月的時間,這個日子已經是慕容凌能爭取到的最近的日子.

不得不提一句,就在顧晚初及笄的那天晚上,顧晚初的大嫂冷亦凝也順利的生下一位小姑娘,得到了顧府所有人的喜愛,第二天早晨顧晚初回去的時候也很驚喜.

這位小侄女和她同一天的生辰,就連出生的時辰也差不多,經過兩個月的時間,現在已經張開了,臉上也有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顧晚初現在最喜歡抱著的人就是這個小寶寶,每次顧晚初抱著她,都會露出可愛的笑容,萌的顧晚初心都要融化了.

兩個月的時間足夠很多事發生,玉如風一直調查的案件終于有了進展,慕容凌也去過忻州一趟,馮平和陳楚兩人依舊沒有抓到,慕容珉也消失在了京都,沒人知道去了哪里.

"主子,一切都已經准備好了."

慕容瑞正在院子里下棋,自己與自己對弈,黑子和白子各占一半,慕容瑞的眉頭微皺,聽著那人的彙報,手中的黑子無意間落下,打亂了一盤棋子.

見慕容瑞沒有說話,那人准備退下,慕容瑞也沒有留,只是手指不自覺地緊握著.

再有兩個月慕容凌和顧晚初就要成親了,阻止或者不阻止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間,慕容瑞卻遲遲做不了決定.

"殿下,琉妃在外面求見."管家小心翼翼的稟告道,自從三皇子住在京都,幾乎每天都要受到幾位妃子的騷擾,他也不願意來稟告,不過這件事他還真管不了.

"隨意的把她打發走."慕容瑞擺擺手,很是厭煩顧晚琉,心里早就後悔為何要當初要招惹顧晚琉這個麻煩精,自從娶了顧晚琉之後所有的事情都變得極為不順利.

"殿下,她是抱著小主子來的."管家擦了一下額頭上的虛汗,戰戰兢兢的說道,雖然慕容瑞沒有表現出他的不耐煩,不過管家知道,慕容瑞現在已經處于憤怒之中了.

"罷了,讓她進來,我倒要看看她想如何?"慕容瑞不帶一絲感情地說道,管家莫名的打了個寒顫,飛快的跑出去,遠離這個地方.

顧晚琉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過來了,懷里還抱著一個小孩,不過身後庸俗的脂粉味和臉上的濃妝,看的慕容瑞直皺眉頭.

"你來干什麼?"

"殿下,這是我們的孩子,她從出生開始還沒見過自己爹爹,我今天帶她來看你."

顧晚琉把那個小孩放在地上,因為她早產的緣故即使已經一歲多了,看起來還不怎麼站得穩的,也瘦瘦弱弱的,呆呆的站在那里,無助的望著地面.

"茹兒,那是你爹爹,快走去給爹爹看看."顧晚琉推著那個小孩的背,小孩木木的搖晃著走到慕容瑞身邊,伸出手,輕輕地碰觸了慕容瑞的衣角,又不敢再動,就站在慕容瑞腿邊.

這就是自己的孩子,慕容瑞在見到這個小孩的一瞬間就喜歡不起來,他不是沒有小孩,但這小孩給他的感覺太木訥了,而且又有一個令他討厭的娘親,本身長得也不可愛討喜,慕容瑞沒有一點想抱著這個小孩的想法.

顧晚琉見狀,飛快的在小孩的背上掐了一下,自以為做的很隱秘,其實慕容瑞都看見了,"茹兒,我昨天怎麼教你的,這是你爹爹,快叫爹爹抱抱."

小孩強忍著眼淚,伸出小手抱住慕容瑞的腿,"爹,爹,抱,抱."才一歲多的小孩,口齒還不是很清楚,帶著哭腔的聲音,讓慕容瑞莫名心軟.

慕容瑞伸出手抱住這個小小的孩子,伸手在她的背上輕輕拍了拍,小孩還不會忍耐疼痛,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慕容瑞的臉色募的一變,揭開小孩背上的衣服一看,背上全是一片青紫.

"顧晚琉,你就是這樣照顧孩子的?"慕容瑞的臉色陰沉,語氣也極為不好.

顧晚琉跪在地上被慕容瑞嚇得澀澀發抖,她還沒見過慕容瑞如此發火的樣子,"殿下,我也不知道孩子會這樣,都是奶媽干的,一定是她,我今天才把茹兒抱過來的."

慕容瑞不理會跪在地上的顧晚琉,直接抱著小孩出去了.

"梅兒,以後這個孩子就交給你撫養了."慕容瑞直接抱著小孩去了賀側妃房間,賀側妃是宜川城主的女兒,也是他目前府里分位最高的一位妃子,目前已經育有一個兒子,年紀和顧晚琉孩子的年紀差不多大.

"好."賀側妃接過小孩,抱去給奶娘.

慕容瑞又回到自己的院子,顧晚琉還跪在地上.

"殿下,那是我的孩子,您不可以把她抱走."顧晚琉哭著求慕容瑞.

"以後最好別在我面前出現,否則我不確定不會殺了你."慕容瑞當著顧晚琉的面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殿下,我馬上走,我馬上走."顧晚琉嚇得大驚失色,飛快的跑出去.

"停下,明日和我去顧府一趟."慕容瑞淡淡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顧晚琉忙不迭的點頭,然後跑走了.

"顧晚初,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慕容瑞幽幽的聲音在風里消散.

------題外話------

終于寫到晚晚長大了,~.甜甜的一章,希望大家喜歡.

上篇:第一百零六章 別院風波,及笄之前    下篇:第一百零八章 慕容瑞來訪,太後去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