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零八章 慕容瑞來訪,太後去世   
  
第一百零八章 慕容瑞來訪,太後去世

g,更新快,無彈窗,!

顧晚初在景園抱著她的小侄女,這是最近顧晚初最喜歡的做的事了,看著小寶寶醒著呆萌的樣子,整顆心都要融化開了,顧晚初輕輕地把小寶寶放在自己唇上的手指拿開,然後抱著她輕輕搖動,小寶寶的眼珠跟隨者顧晚初轉動著.

"小姐,三皇子來了."

冷亦凝已經出了月子,走過來接過顧晚初手中的孩子,抱在自己的懷里.

顧晚初空了手,才把思緒轉回來,"綠意,他來干什麼?"

"三皇子去了墨白院,此刻正在墨白院中,與三皇子一起的還有堂小姐顧晚琉."

"冷姐姐,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顧晚初跟冷亦凝打了招呼,就回到墨白院.

還未走進院子,就聽見顧晚琉在給慕容瑞介紹他院子里的擺設和裝修,顧晚初冷了臉,當初真不應該讓顧晚琉住過來.面上不帶微笑,卻也沒有別的情緒,顧晚初走進去,看見慕容瑞正坐在石凳上,顧晚琉坐在她經常躺著的那還在那個貴妃椅上,慕容瑞正閉著眼,顧晚琉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參見三皇子."顧晚初行了禮,慕容瑞也掙開了眼睛.

"堂姐,今日怎麼有空回來?"顧晚初的語氣算不上很好,看見自己最喜歡坐的位置,被一個不怎麼喜歡的人坐了,心里很不爽.

顧晚琉輕輕地看了三皇子一眼,然後才開口道,"晚晚妹妹,這麼久不見了,甚是想念妹妹,前幾個月前,要照顧茹兒,所以沒能來參加妹妹的及笄禮,這次順便把禮物帶過來."顧晚琉指了指放在是石桌上的盒子.

"堂姐,我很好,就不牢你掛心了."

見這個話題進行不下去,顧晚琉想起旁邊坐著慕容瑞,雖然不知道為何慕容瑞會和她一起到顧府,不過肯定和顧晚初有關,要不然也不會一到顧府就來了墨白院."晚晚妹妹,這次是三皇子陪我一起來的,好久沒見到大伯父他們,這次來也有父親的意思."

"恩.綠意,准備點好茶端上來."顧晚初轉身吩咐道,慕容瑞一直盯著她的視線,令她有些困擾.

在顧晚初轉身後,慕容瑞也給了顧晚琉一個目光,顧晚琉一抖點頭,在顧晚初再看過來的時候,顧晚琉說道:"晚晚妹妹,剛剛沒看到大伯母,很是想念,我先去看看大伯母,再回來."

顧晚初知道顧晚琉肯定沒有想過再回他們顧府,所以這次回來還和慕容瑞一起的目的就很明確了,所以顧晚初也沒阻止,她也想知道慕容瑞究竟想干什麼,因為慕容瑞最近幾年都表現的很低調,所以顧晚初也沒過多關注,不過她知道有慕容凌,慕容瑞做不了什麼.

顧晚琉出去了,綠意也下去了,墨白院中現在還剩下,慕容瑞和顧晚初兩個人,顧晚初坐在另一邊的離慕容瑞稍遠一點的石凳上.

"三皇子,今天來是何目的?"

慕容瑞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顧晚初身上流連,已經多久沒見過顧晚初了,他也說不清楚,似乎在顧晚初墜馬之後,他們就再無機會好好地交談過了.他以為他不在乎的,沒想到看見顧晚初跟在別人身邊,他的心竟然難受起來了.他無法否認,也許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刻,他就已經動心了,只是在還沒有想清楚的時候,那人已經離開了.

"顧晚初,我還有沒有機會?"慕容瑞低沉的聲音,有一絲疲憊和倦意.他昨晚失眠了一整晚的時間,似乎想不清楚見到顧晚初之後說什麼,做什麼,這一直困擾著他.

顧晚初隨意的看了慕容瑞一眼,此刻心中竟是平靜無比,重生的那一刻她就決定忘記了,沒想到會如此輕易地放下那個上輩子占據她所有心事的人,想到這顧晚初竟然有一種莫名想笑的感覺.

這般近乎請求的語氣,一直以來不是她顧晚初的專屬嗎,什麼時候輪到高高在上的三皇子了,如果之前顧晚初估計自己在聽到這樣的話後,會開心的瘋掉,現在只覺得,平靜,連一種複仇之後愉悅的心情也沒有,因為她是真的不在意曾經了,是啊,那都是上輩子的事了,離她已經很遠很遠.

"三皇子,你說笑了,我不明白你需要什麼機會,我已經定親了,再有兩個月我將嫁給慕容凌,會愉快幸福的過完我們一生,所以,三皇子,無論你抱著什麼心思,顧晚初都不在是三年前只會追著你跑的顧晚初了."顧晚初看著慕容瑞眼睛,很認真也很直接表明了自己的心思,在遇到慕容凌之後,她什麼都不需要在顧慮那麼多了.

"如果,我說我喜歡你呢,我也可以讓你當王妃,甚至以後."慕容瑞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出來,不過兩人都明白後面的話是什麼.

"生是慕容凌的人,死是慕容凌的鬼."顧晚初決絕的看著慕容瑞,沒有耐心在和慕容瑞說話.

慕容瑞真的被氣到了,如果說以前寫給顧晚初的那封信,還可能是被慕容凌給攔截了,那今天他放下面子,做出這麼大的讓步,還沒有讓顧晚初改變一絲心意,現在慕容瑞真的不抱任何希望了.

"顧晚初,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慕容瑞有些僵硬的站起來扔下這句話,大步離開,放在兩側原本握成拳狀的手也松開,僵直的擺在錦袍兩側.

"慕容瑞,希望你也不要做出令自己後悔的事."顧晚初最後在看了一眼慕容瑞,前塵往事一起被扔出腦海,以後慕容瑞這個人,再也和她無關.

綠意端著茶進來了,只端了花茶,看來很清楚事情的結局,"小姐,喝口茶吧."

顧晚初接過茶,輕抿一口,滿口的薄荷蜜香,讓她的心情好了不少,"綠意,那張椅子幫我放雜物間去,以後我不想再見到它."

"是,小姐."

晚風習習,夜色寂寂,晚風帶來一點點涼意,顧皖景傳來消息,忻州亂了.

顧晚初聽到這個消息,不知該作何反應,她現在完全明白,這一切絕對是三皇子挑起的.

果然不出三天,嘉慶帝派二皇子慕容琰去忻州平亂,與二皇子同去的還有他爹顧將軍.

慕容凌也在忻州那邊,因為對此事早有准備,所以忻州那邊雖然亂了,但受到的損失並不大,等顧將軍他們過去,也只剩下幾千人馬還在負隅頑抗,忻州本來是他的地盤,在消滅了大部分敵人之後,二皇子慕容琰為了立功,好好在嘉慶帝面前表現一番,跟顧將軍商量,第二天要親自上前線.

烈日炎炎,身穿鎧甲的慕容琰騎在一匹黑色的高頭站馬上,目光里躍躍一試的光芒,溢出了眼眶,看著城下還有幾千人馬,而他手中何止幾萬人馬,只要他一聲令下,這些人都得人頭落地,死無葬生之地,這樣的興奮和激動,讓他忽視了最基本的戰場謀略.

"底下人的都給我聽著,立即放下手中的武器,還可以饒你們親人一命,如若不然,株連九族."慕容琰興奮的像下面喊著話,話一出口,站在他旁邊的顧將軍就感覺要糟,他也沒想到慕容琰會如此愚蠢,說出這樣的混賬話.

"兄弟們,我們已經沒有活路了,為了我們的親人,殺了二皇子.殺."底下有人高聲宣告,這就像一個命令一般,底下有人手中有箭,一時間亂箭齊飛.顧將軍已經極力的把慕容琰拉下馬,可惜慕容琰左胳膊上還是中了一箭,頓時血流如柱.

顧將軍不敢輕慢,讓人帶著二皇子去看大夫,而這場戰爭也在他的指揮下落幕,可以說除了二皇子這個蠢貨之外,傷亡並不大,而且打死了幾個主謀之後,大部分的人都投降了.

慕容凌和玉如風都在忻州,得知慕容琰受傷了還是去看了一下,這本來就是一個陰謀,他們早就知道,不過也沒有提醒慕容琰,這種人不吃幾次教訓,永遠也不會成長,反正有慕容凌拍的人盯著,不會讓慕容琰就這麼輕易的死去,不過受點傷也是他自找的.

慕容琰醒過來的時候,腦中只有一個字,疼,以為這一件正好射在他的左大胳膊上,現在都還不能動,慕容琰心中有個不好的感覺,試著動了動,也許是他神經緊張,第一次幾個手指頭竟然動不了,他現在徹底恐慌了.腦中只有一個念頭,我廢了,我的當不了皇帝了,心中一驚嚇,加上失血過多,慕容琰再一次暈了過去.

"馮平和陳楚也死了."慕容凌說道,他手下派過去的人發現,馮平和陳楚剛好隱藏在底下反叛的人中,而且還是領導者,就連慕容凌也想不通,為何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會隱藏在叛亂的人中當打手.慕容瑞究竟給了他們多大的好處,讓他們如此奮不顧身,不過這兩人死了,要查慕容瑞的證據也斷了.

"二皇子的手怎樣?"玉如風放下手中的卷宗,問道.

"運氣好,沒傷到筋骨,養一個月就好了,不過心理承受能力太差,現在還要死要活的,非要追究顧將軍的責任."想道慕容琰,慕容凌就生氣要不是顧將軍及時把他拉下馬,估計這條小命也要交代在那里,還敢找人麻煩,不過有他看著,也翻不出風浪.畢竟顧將軍以後就是他岳父了.

又過了幾日,慕容琰受傷的消息也傳回了京都,嘉慶帝得知後非常擔心,讓顧將軍帶著慕容琰回京都,不過還未等他們出發,又傳來一道更加愛令人震驚的消息,太後離世了.

顧晚初也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心下大驚,這可是上輩子沒有發生過的事,上輩子嘉慶帝去世之後,太後都還沒有死,而且太後現在的年級並不大,還未滿六十歲,怎麼說都不可能現在去世,只能說明,太後被殺了.

是誰要害太後呢,顧晚初腦海里第一個人閃過的是黃羽.

慕容凌和與慕容琰得到消息之後立即出發趕往京都,顧將軍暫留在忻州處理忻州的事物.

太後去世的第三天,被埋入皇陵,之後的所有的事情都以極快的速度解決了.不過在太後去世後,並沒有在看到她身邊的侍女黃羽.

慕容凌順著這條線查下去,發現黃羽在太後死之前的兩天已經消失了,連同黃羽一起消失的還有良妃身邊的一位小丫鬟,以前慕容凌沒有注意過,仔細一查才發現,那個小丫鬟叫紅雨.

越來越多的謎團,越來越緊張的氣氛,在忻州事變之後,嘉慶帝擔心宜川有變,直接讓慕容瑞回宜川了,至于宜川之前慕容瑞的勢力,在慕容瑞待在京都的這幾個月時間已經完全被嘉慶帝處理好了,這也是為何會如此輕易放慕容瑞離開的原因.

不夠因為太後的去世,慕容瑞在宮中再也沒有了靠山,良妃雖然是慕容瑞名義上的母妃,卻對慕容瑞並沒有多少情誼,而且本身娘家的勢力也不再宜川和京都,根本幫不上慕容瑞什麼忙.

這次太後去世,消失了幾個月的慕容珉珉再次出現在大眾的視線里,因為尚親王是太後的親生子,所以慕容珉和尚親王都在太後的葬禮上表現的異常傷心,尤其是尚親王,據說參加完葬禮之後,非要給太後守孝三年,回府之後,閉門不出.

這幾天的事很多,顧晚初在見到慕容凌的時候,慕容凌也有些憔悴,臉上的胡碴都冒了出來.

顧晚初為慕容凌擦了臉,還沒說幾句話,慕容凌就直接靠著顧晚初睡著了.顧晚初只好吩咐綠意拿條被子出來,自己卻沒有離開,就著那個姿勢,直到慕容凌醒來.

慕容凌睡了兩個時辰才醒過來,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兩人還未吃晚飯.

顧晚初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被慕容凌壓得僵硬的胳膊,慕容凌溫柔的抱著她,正好綠意端來了晚飯,兩人溫馨的吃過飯,才開始談起這幾天一直調查的事.

前一天晚上,慕容凌和顧晚初還在談論慕容珉回來的事,第二天一早,慕容珉就直接來到了顧府,因為尚親王守孝的關系,慕容珉也是一身素色衣袍,除了腰間掛著一塊羊脂玉之外,在沒有別的裝飾.

慕容珉的唇色有些偏淡,臉色也有些蒼白,好像又瘦了些,端坐在椅子上,看著顧晚初的眼神卻很深沉.

顧將軍不在,慕容珉在向顧夫人表達了要見顧晚初的請求後,慕容凌和顧晚初一起出現了,因為昨天天色已晚,慕容凌有和顧晚初已經定親,便在顧府的客房休息了一晚.

看到顧晚初的一刹那,慕容珉的眸子閃了一下,又看到了慕容凌便恢複了平靜.

"你這幾個月去哪了?"慕容凌問道,他去查了,卻沒查到慕容珉的蹤跡,就連他那幾個師兄也沒找到慕容珉的蹤跡.

"我們的合作還繼續嗎?"慕容珉沒有回答,而是問了另一個問題.

慕容凌蹙眉,慕容瑞的手下不是已經大勢已去了,他不知道他們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合作,"如果是慕容瑞,我想已經不用了."

"我記得我還沒有說上次合作我想要的東西."慕容珉忽而目光悠悠的看著慕容凌,卻意有所指.

"什麼意思?"

"上次我把慕容瑞的計劃詳細的告訴你,你不該給我一些報酬嗎?"慕容珉直視著慕容凌,沒有一點懼意.

"你想要什麼?"

"給我和顧晚初一天時間相處."

"不可能.晚晚是我未婚妻."

慕容珉眼神一暗,顧晚初及笄禮他並不在京都,甚至連消息都沒有收到,如果收到的話,他想他會阻止的.不過那時候的他並沒有資格站在顧晚初身邊,但現在一切都不同了.

"晚晚,你的意思呢?"慕容珉沒有理會慕容凌的拒絕,而是看向顧晚初.

"慕容珉,不管多長時間也不可能改變我的想法,我喜歡慕容凌,只想和他在一起."

"不試怎麼知道呢,既然你如此堅信你喜歡慕容凌,給我一天的時間又怎樣?"慕容珉的眼圈有些發紅,語氣也有點凌厲,一直以來,他都隱藏著自己的性格,極力的在顧晚初面前表現完美,可惜他以後決定不會這樣做了.

慕容凌好像知道顧晚初要說的話了,很想阻止,卻被顧晚初回了一個安心的眼神.

"好,我答應你,明天和你相處一天,希望明天之後你就不在喜歡我了,天下還有很多值得你喜歡的女子."

從第二次相遇,顧晚初就一直拒絕著慕容珉,不想傷害幾個人,也許是真的得不到才會惦記,所以顧晚初願意和慕容珉相處一天,不是給他機會,而是徹底告訴他,自己並不喜歡他.

慕容珉聽到這句話,不自覺的露出了一個笑容,"好,明天我來接你."

"晚晚,為什麼答應他?"慕容凌有些吃醋了,或者說生氣了.

"慕容凌,你信我嗎?"

"當然."

"那你還有什麼好擔憂的,明天只是去做個了斷."

"那也不行,我吃醋."

顧晚初笑著在慕容凌臉上親了一下,"你可暗中跟著我啊."

上篇:第一百零七章 及笄禮下聘,慕容凌的禮物    下篇:第一百零九章 慕容珉的喜歡,綠意的身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