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零九章 慕容珉的喜歡,綠意的身份   
  
第一百零九章 慕容珉的喜歡,綠意的身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天一早,慕容珉就按照約定過來了,等顧晚初吃過早飯,在慕容凌強烈敵視的目光中,帶著顧晚初走了.

"慕容珉,你要帶我去哪里?"因為天氣很炎熱的緣故,顧晚初坐在馬車里,慕容凌在外面趕車,很難想象一位小王爺會親自趕車,而不是叫一位車夫.

"晚晚,馬車櫃子里有你喜歡吃的甜點和茶水."慕容珉並沒有回答顧晚初的話,而是換了一個話題.

從早晨到現在,慕容凌已經趕了一個時辰的車了,還沒有到他想去的地方,顧晚初無聊的在車內待著,想了想還是打開了櫃子,里面確實都是她喜歡吃的點心.還有一些閑書,都是她以前無聊時候喜歡看的類型.顧晚初越來越不懂,慕容珉想做什麼了.

又過了不長時間,馬車終于停下來了,慕容珉打開車簾,兩鬢有些細微的汗水,顧晚初走出來一看,發現是一個自己從沒去過的地方.

"這是哪里?"顧晚初提起裙擺下車,前面也是一個別院,比不過去隱藏在深山之中,只有一條小路通往這里.

"我們進去吧."慕容珉走過來,想要拉著顧晚初的手,被顧晚初不著痕跡的避開了,好在慕容珉也沒堅持,兩人一起進了院子.

顧晚初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里面的裝飾和墨白院里的裝飾一模一樣,就連顧晚初最喜歡的秋千和貴妃椅也是按照墨白院里的位置擺放的.

"晚晚,喜歡這里嗎?"慕容珉看著顧晚初的表情,輕聲問道.

顧晚初的面色並沒有多大改變,走過去坐在秋千上,輕輕地蕩起來,"和我在家的院子一樣."

慕容珉進屋去拿出顧晚初平常喝的茶葉和點心,放在兩廳的涼亭的石桌上,這里和墨白院的布局一樣,空間卻大了不少.慕容珉坐在石凳上,靜靜地看著顧晚初,面色平靜,眼中很沉澱.

顧晚初受不了兩個人這麼寂靜的場合,而且是和慕容珉,這個她兩輩子都不怎麼熟悉的人,端起慕容珉倒好的茶水喝了一口,和綠意沏的沒有任何差別.顧晚初心里一驚,莫非綠意和慕容珉有關系?

"慕容珉,你今天就是為了帶我來這里?"顧晚初輕聲問道,打斷了一直靜靜看著她的目光.

"晚晚,你願意一直留在這里嗎?"慕容珉無頭無腦的說這麼一句話.

"這里雖然好,但沒有我的親人和慕容凌,綠意也不在這里,我不想留在這里."

慕容珉又恢複了沉默,好像剛才問話的不是他一樣.

院子里很靜,連一個下人也沒有,顧晚初隨意的在院子里轉了起來,見慕容珉並沒阻止的意思,顧晚初打開旁邊的一扇小門,她從那邊聞到了花香.

一望無際的牡丹花海,按照顏色分成不同的區域,離顧晚初最近的是淺粉色的一大片,然後是粉色,淡紫色,綠色,枚紅色,這個四個色系圍成一個圈,八大紅色的牡丹圍繞在中間,有一條小徑,可以直接通往最中心區域.

顧晚初已經看過很多美麗的景色了,就連清芷園也有慕容凌特意為她栽種的牡丹花,不過面積沒有這麼大,花也沒有這麼多,她有點迫不及待想走過去,站在花的中間,哪里有一個高台,正適合來欣賞牡丹.

在顧晚初看得入迷的時候,不知何時慕容珉已經走了過來,雙手背在背後,目光悠長深遠,"這里是特意為你准備的,不過以後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慕容珉的語氣有些失落,這里是花了好久時間,才讓人移栽過來的牡丹,還有著園中的一草一木,每一個細節都是參照顧晚初的院子設計的,只是以後估計再也沒有來這里的機會了.

顧晚初沒有回應慕容珉的話,徑直走上高台,站在高處向下望,果然妙不可言.慕容珉也跟著走上來,看著顧晚初眼底真實的喜悅,嘴角也不自覺地勾起,也許自己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看顧晚初笑罷了.伸出手輕輕揉了揉顧晚初的頭發,這是第一次距離顧晚初這麼近,也許也是最後一次,顧晚初沒有阻止,慕容珉收回了手.

顧晚初站在高台上,雙手握著欄杆,紗衣被吹來的涼風輕輕吹動,"慕容珉,你喜歡我什麼呢?"說完顧晚初自己都笑了,上輩子也有人問過她,究竟喜歡慕容瑞什麼呢,這輩子輪到自己問別人了.

慕容珉也想知道自己為何會喜歡上顧晚初,難道就因為那一個笑容嗎,不對,對他笑的姑娘太多了,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顧晚初的笑容也不一定是里面笑的最好看的那一個,卻唯獨是自己記住的那一個.

和顧晚初正面交流幾乎不超過十次,為何自己會對她留戀,甚至喜歡呢,慕容珉也不明白,也許只是一種感覺,也許是看到顧晚初和慕容凌那麼幸福,而自己也想得到幸福.他說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但喜歡就是喜歡了.

"晚晚,如果沒有慕容凌,是否有機會我們在一起?"慕容珉低下頭,斂去眼中的情緒,神色很淡,聲音很輕,能用余光看見顧晚初粉色衣裙隨著輕風搖擺,如同他此刻的心,起伏不定.

他既害怕顧晚初說有機會,也擔心顧晚初說沒機會,因為不管怎樣,他們都不會在一起,他很明白顧晚初的心,從一開始直白的拒絕,到最後的坦言,顧晚初從沒有對不起他,只是不喜歡他,也從來沒有利用他的喜歡做過什麼事,真因為顧晚初的直白,他也才沒有一點機會,不過,這也許就是他喜歡上顧晚初的另一個原因了.

"不會,如果沒有慕容凌,這輩子我不會和皇室有任何接觸,無論你也好,三皇子也罷,我不會和你們接觸,會離你們遠遠地."顧晚初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這是她重生第一時間的想法和念頭,如果沒有慕容凌,她想會找個很普通的人過完一生.

"我明白了."慕容珉站在另一邊,看著顧晚初的背影,眼中的繾綣依戀,也只在這一天了.

"可以讓我抱抱你嗎?"近乎請求的語氣,顧晚初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絕,也許這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了,對這個兩輩子都沒有傷害過自己的人,顧晚初也不忍心傷害,心中掙紮了幾番,顧晚初轉過來.

上前一步,抱住了慕容珉,一觸即開.

"慕容珉,我想回家了."

"好,我送你回家."

顧晚初走在前面,一步一步,走到院子,走上馬車,拉好車簾.

慕容珉跟在後面,一點一點,看著顧晚初的背影消失自己的視線.

熟悉的院子,美麗的風景,都成為匆匆的記憶,慕容珉鎖上門,把鑰匙扔進院子里,此生他可能不會再來這里了,顧晚初,我留不住你,你是我此生最美麗的記憶.

慕容珉趕起馬車,馬兒在烈日下奔跑,車身晃晃悠悠,只有蟬鳴聲在夏日里見證著這一場短暫的旅行.

顧晚初坐在馬車里,看著馬車里這些熟悉的東西,眼角不自覺的微微濕潤,有一個人默默的喜歡她,心中還是很有觸動,不過,這一切都該結束了.

沒有轟轟烈烈的表白,也沒有跌宕起伏的故事,只有平平淡淡的藏在暗處的關心,這樣的暗戀,清純且動人.

時間在兩人的沉思中遁走了,顧府也近在眼前,慕容凌早就站在門前等候顧晚初,本來他是要跟著去的,後來想了想還是沒有去,他相信顧晚初,願意給她自由和信任.

"晚晚,顧府到了."慕容珉停下馬車,很平靜的說道.

顧晚初掀開車簾,跳下馬車,看到慕容凌就在旁邊,很高興的走到慕容凌旁邊,對著慕容珉說道:"再見,慕容珉."

"照顧好她."慕容珉跟著慕容凌說道,說完以後轉身離開.

慕容凌牽著顧晚初回顧府了,他並沒有問,他們去了哪里,而是拉著顧晚初去看他今日畫好的一幅圖畫.里面的人是她.

等顧府的大門徹底關上,停留在大街上的馬車才開始繼續跑起來,"顧晚初,也許再也見不到了."

慕容珉拿出顧晚初在馬車里看的那本書,緊緊地握在手心,他的所有情緒,都統統收斂了,然後平靜的駕車離開.

之後的幾天,慕容珉沒有再出現過,好像又消失了一般,不過顧晚初和慕容凌並沒有仔細留意慕容珉去哪了,已經快到六月,他們的婚期已經近了.

雖然太後才過世不久,按理說慕容凌並不應該娶親,可嘉慶帝也同意了他們不用守孝,本來與太後的關系也並不親密,有了尚親王守孝,顧晚初他們的婚禮還是如期舉行.

顧晚初坐在石凳上和慕容凌一起選成親那天他們要穿的衣服,在不確定下來,就來不及做了.

"晚晚,你看這個樣式的怎樣?"慕容凌指著畫冊上那個大紅色,雕龍畫鳳的宮裝,是幾層層疊的紗衣外加外襟組成,穿在身上會有一種縹緲的感覺,而男式的那款,很簡約,只是明繡和暗繡很精致,還有各色金線勾綴的明暗圖案,隱約中可見層疊之感,應和著女款的那套.

顧晚初認真的看了看,覺得很好看,于是乎,他們的要穿的衣服就這樣定了下來,還有很多要准備的東西,本來應該這一切都是顧夫人和慕容凌的母親准備,不過顧晚初和慕容凌都希望自己挑,嘉慶帝也寵愛慕容凌,連帶著對顧晚初也有幾分印象,大手一揮,宮里珍惜的東西,顧晚初有看上的,慕容凌也去挑了幾件.

"小姐,殿下,請喝茶."綠意端了一壺茶過來,天氣還很炎熱,這時候喝一壺涼茶,是最好的了,顧晚初給慕容凌到了一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一口下去,顧晚初感覺非常美妙,"慕容凌,你喝茶嘛,這茶可好喝了,可是綠意的獨家手藝,含翠都不會的."顧晚初撒嬌著把茶端給慕容凌,喂著他喝了一口.

"怎麼樣,好喝吧?"

慕容凌順勢把顧晚初拉進懷里,親吻著她的唇,"你說呢?"

顧晚初滿臉通紅的掙紮出慕容凌的懷里.

"晚晚,你可是還記得《秀才的小嬌妻》里的情節,若是不記得了,再回去翻翻,千萬別忘了,以後我們可是要一個情節一個情節的演繹過去."慕容凌湊近顧晚初的耳邊,邪惡的說道.

顧晚初的臉變得更紅了,又喝了一口涼茶,突然感覺這個味道很是熟悉.

"綠意,你這手沏涼茶的手藝是哪里學來的?"顧晚初問道.

"奴婢就和含翠他們沏茶的方式一樣啊,小姐,可是有什麼問題?"

看著綠意有些焦急的神色,顧晚初心中升起了許多懷疑,不過綠意是上輩子唯一在她出事後還在她身邊的人,應該對自己沒有惡意.顧晚初略過心中的懷疑,即使綠意真有不妥之處,應該也不會傷害自己.

"沒有,就覺得這個味道很好."

"綠意,我想吃午飯了,你去讓含翠做松鼠桂魚,茭白豆腐,------"顧晚初報出一長串菜名,慕容凌無奈的看著顧晚初,就是這菜名記得最清楚.

顧晚初看見綠意下去之後,才開始跟慕容凌繼續說話.

"倚紅,你過來一下."不一會顧晚初看見倚紅從門外走進來.

"小姐,什麼事?"

"你知道綠意沏茶的手法嗎?"顧晚初想了想還是要驗證自己的想法,如果這是真的,玉如風他們的案情就有了極大的進展.

"奴婢知道."倚紅回答道,綠意和她們幾個侍女的關系都很好,幾乎沒有秘密,綠意沏茶的時候也不會避著她們.

"那好,你按著綠意沏茶的手法,再重新沏一壺茶來,這一壺已經被我們喝光了,她沏的茶好喝."顧晚初特意解釋了一下,如果自己的推論不成立,要是以後幾位侍女起了矛盾就不好了.

"奴婢明白."倚紅下去沏茶了.

慕容凌看著顧晚初這明顯不同以往的動作,有些疑惑.

"晚晚,可是發現了什麼?以前可不見你做這些."

"我去你府中喝涼茶的時候,我發現一樣的茶,和綠意沏出來的味道不一樣,我就留意了一下,發現府中的幾位侍女沏出來的茶的味道都不一樣,而綠意一直沏的最好喝的哪一個."顧晚初解釋道.

"這有什麼好奇的,不一樣的人沏茶火候和時間把握的都不一樣,味道不一樣也很正常."慕容凌確實不覺得這有什麼意外的.

顧晚初沒有在于慕容凌爭辯,而是開口談及另外一個話題.

"慕容凌,你有沒有好奇慕容珉帶我去哪了?"

那天回來以後,慕容凌沒有問他們去哪了,顧晚初也沒有說,不過顧晚初能看出來慕容凌是很想知道.

"如果你說的話,我也勉為其難的聽一聽."慕容凌放下手中的筆,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不過眼里的開心隱藏不住.他一直很好奇,不過因為信任顧晚初,所以沒問,不過還是想知道.

"他帶我去了一個地方,離京都有一個多時辰的車程,兩邊都是山,不過那里有一個院子,院子里的裝飾和我墨白院里的裝修一模一樣,甚至連我平時喜歡吃的東西,看的書都有,院子後面還有一大片牡丹花,組成了一個牡丹花海."

"這有什麼,晚晚,你要是想要,我也可以做到."

"我知道,不過我可不想我以後生活的地方還和現在的一樣,以後那是我們的家,我們不是已經設計好了."顧晚初安撫著有些炸毛的慕容凌,靠在慕容凌的懷里.

"你沒發現嗎?我的一切,慕容珉都了如指掌,喜歡的吃的食物,看的小說,坐的地方,甚至連院子里的一切都和墨白院里的一樣,而且他沏茶的茶水和綠意沏的茶水味道一模一樣.但是我們總共見面不到十次,墨白院的里面他還沒來過."顧晚初緩緩把自己心里的疑惑說出來.

聽到這里慕容凌的神色也嚴肅起來了,"他派人監視你?"

"我也不確定,所以才需要驗證."

倚紅也走進來了,把沏好的茶端上來,"小姐,這是我按綠意沏茶的方式沏的茶,火候和時間也嚴格按照綠意的方式來控制的."

顧晚初喝了一口茶,果然和綠意的味道不一樣,心里驚訝,不過面上卻不顯露出來,"倚紅,你沏的茶也很好喝,你們下去,沒人在管家那里多領五兩銀子,就當夏季的消暑費."

"謝小姐."倚紅很高興的說到.

在倚紅走後,慕容凌也認真品嘗了兩種茶,味道確實不一樣,不過如果不仔細品嘗,也差不了多少.

"晚晚,看來這個綠意確實有問題,我在下去讓人仔細查一遍,這幾天你先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我明白,放心好了,即使真的是綠意監視我,她也不會傷害我的."

------題外話------

非常感謝134**7636打賞的520小說幣,還有jiahuachen送的月票,下面是個小段子,希望大家喜歡:

婚後某一天

慕容凌:(祈求狀)晚晚,我受傷了,你快來救我.

顧晚初迅速的從外面走進來,"你怎麼了?哪里受傷了?"

慕容凌:(哭泣狀)晚晚,你看我的手,都是昨天蠢兒子咬的,我要咬回去.

顧晚初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看著慕容凌手上一個小小的牙印.

"寶寶,過來,你父親想你了,讓你在咬一口."

萌萌噠的小寶寶走過來,再次給慕容凌手上添了一個小牙印,"爹爹,你還想我嗎?"

顧晚初和小萌寶一起看著慕容凌.

慕容凌:(幽怨)晚晚你不喜歡我了,我要告訴岳父.

顧晚初:-------

大家好,我是小寶寶,出來露個臉,打滾賣萌求個花花,鑽鑽.

上篇:第一百零八章 慕容瑞來訪,太後去世    下篇:第一百一十章 婚禮倒計時,幕後之人浮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