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一十一章 洞房花燭夜   
  
第一百一十一章 洞房花燭夜

g,更新快,無彈窗,!

雞鳴聲喚醒了清晨,顧晚初有些興奮和激動的從床上起來,坐在床沿上,思緒還有些不清醒,緊緊的掐了自己一下,才從疼痛中反應過來.

綠意和倚紅推開門進來,見到顧晚初已經起來,有些驚訝,一向睡到自然醒的顧晚初昨夜很激動的失眠了.

"小姐,你起床了,夫人還讓奴婢來叫你起來呢."綠意端來一盆水微微驚訝的說道.

"恩.讓門外的人進來吧."

今天是她和慕容凌成親的日子,昨晚激動了一夜的顧晚初精神很好,沒有一點疲倦的感覺.

門外給顧晚初化妝和穿衣服的人陸陸續續的走進來,顧夫人和冷亦凝也早早過來,看著那些人給顧晚初上妝打扮.

淡紅的脂粉味在房間里彌漫散開,暈染著靜謐的氣氛,顧夫人不眨眼的看著顧晚初,生怕錯過了哪一步,手里的手帕捏的緊緊的,內心歡喜中也有失落.唯一的女兒,今天就要嫁人了.

顧晚初的外祖母走進來,為顧晚初梳頭發.

"一梳梳到尾,白發也齊眉."短短的一句話,表達了她的祝福.

顧晚初的眸光微閃,眼淚有晶瑩閃動.

換好衣服,畫好妝容,綠意在顧夫人的示意下,去給顧晚初端了一碗粥過來,趁著還未塗上口脂,顧晚初吃完了粥.

顧晚初的表姐妹們也過來給顧晚初添妝,幾番祝福叮嚀之後,便到了離開的時間.

慕容凌騎著流水,身上穿著一件大紅色的喜服,整個人在晨光中俊逸挺拔,好似仙人之姿,白皙的臉龐在陽光的映射下,散發著溫和的氣息.

顧府的正門口已經有好多人在那里等待,等慕容凌一來,就有人開始放鞭炮,嘹亮的鞭炮聲響起,慕容凌翻身下馬,身上的喜服隨著晨風擺動.

很快在有人的帶領下,到了顧晚初所呆的房間,即使平日里來過千百次,慕容凌的心也沒有這一次心跳動的這般厲害,再有幾個時辰,里面的人將是他的妻,與他榮辱與共,風雨同舟.

即將要進門的時候,慕容凌卻停下了,看著墨白院三個字,微微愣怔.

"四皇子,時辰到了,該去迎親了."旁邊有人輕聲提醒到.

慕容凌置之不理,飛身上去,把墨白院正中間的紅色大花,拿了下來.

眾人不解,慕容凌伸手從大花里取出一把鑰匙,慕容凌微微一笑,把鑰匙緊握在手中,沒有遲疑的進去.

"晚晚,我來了."慕容凌站在院子里大聲喊道,因為有人在房間里並未給慕容凌開門.

顧晚初聽見慕容凌的聲音,立刻緊張起來,呆萌的看著不開門的幾位表姐,目光中有微微焦急的神色.

"晚晚妹妹,別著急哦,我來看看你的未婚夫有幾分耐心."司茗澄笑著說道.

"四皇子殿下,晚晚妹妹說了,要想娶她,就得給紅包."

慕容凌會意,拿出幾個早就准備好的紅包從打開的門縫塞進去,趁著里面的人撿紅包的瞬間,推開門,抱著顧晚初就離開了墨白院.

什麼情況,都還沒反應過來呢,好戲還沒開始呢,晚晚妹妹怎麼就不見了.圍在墨白院的人徹底無語了.

顧晚初被抱著到了大廳,幸好此刻有紅蓋頭遮住了她的臉,不然肯定能看見明顯的緋紅,暗中掐掐慕容凌的腰,直到慕容凌在她耳邊告訴她,已經到了大廳.她的小動作才收起來,不過也有很多人看見了,都掩著嘴笑,不過慕容凌卻毫不介意的拉著顧晚初的手,走到顧夫人和顧將軍的面前.

"岳父,岳母,以後晚晚就交給我了,我會照顧好他."顧晚初和慕容凌一起跪在地上,慕容凌認真的說道.

顧將軍和顧夫人把兩人扶起來,"慕容凌,晚晚在家沒受過一點委屈,從小都是我們嬌養著長大的,以後也不要讓她受一點委屈,好好待她."顧夫人很感性,語氣帶著哽咽,不過卻沒有流淚,他們提前都說好了,這一天都要開開心心的.

"岳父,岳母請放心,我慕容凌在這里發誓,此生只娶顧晚初一人,愛她一人,護她一人."後面的話不適合在今天說,不過這已經足夠了,他的決心,他的真心都始終如一.

"好."顧將軍也眨了兩下眼睛,拍了拍慕容凌的肩膀,把顧晚初的手鄭重的放到慕容凌手上.

到了大門口,顧皖景走過來,背起顧晚初直到上了花轎.

"晚晚,我永遠是你的哥哥,你的後盾."

"哥,我都明白."

顧皖景也不多說,看著慕容凌騎著馬,帶著花轎離開,漸行漸遠,視線漸漸模糊,不知何時冷亦凝來到他的身邊,把抱在懷里的孩子,遞給顧皖景,顧皖景看著懷中的女兒,這個和妹妹同一天生辰的女兒,笑了.

終有離別,至少,妹妹很幸福.

慕容凌帶著顧晚初在街上轉了兩圈,才回到清芷園,此時清芷園里已經賓客遍布,全部都在等著新人.

嘉慶帝和皇後坐在高位上,長公主和駙馬在門口迎接.

慕容凌踢開轎門,從轎子中扶著顧晚初下來,之後抱著顧晚初走過了障礙,直接來到了大堂.

司儀說了一大段話,不過聽的人並不多,都在等著這對新人行禮.

"接下來,請大家一起見證這對新人的婚姻."

一拜天地

慕容凌和顧晚初都轉過身拜天地.

二拜高堂

嘉慶帝坐在高位上,已經參加過幾次婚禮的他,這次心里尤為興奮,他最寵愛的兒子,也在今天成婚,即將為人夫,為人父,擔當起一個家庭,嘉慶帝笑著,目光中卻有微微淚意.

慕容凌也看向嘉慶帝,給了嘉慶帝一個大大的笑容,和顧晚初一起跪拜父母.

夫妻對拜

顧晚初蓋著蓋頭,只能看著自己穿著紅繡鞋的腳尖,也看到慕容凌的腳,兩雙款式一模一樣的鞋子,讓顧晚初心里安定許多,緩緩地和慕容凌對拜.身上的嫁衣層層疊疊,就像波浪一樣,把兩人圍在一起,這一刻被許多人銘記在心.

送入洞房

隨著司儀最後的宣布,慕容凌拉著顧晚初的手帶著顧晚初去了他們今後生活的地方.

之後,慕容凌因為賓客的關系就離開了,顧晚初坐在床沿上,只能看到床上都是大紅色的錦被,綠意走進來,端著一碗蓮子粥.

"小姐,這是四皇子吩咐奴婢端進來的."

顧晚初接過來,心下一暖.

喧嘩聲隨著夜幕的降臨小了,顧晚初的身體也有些僵硬了,以一個姿勢坐在床沿上已經一天了,輕輕地踢動了一下,轉瞬聽見了門外傳來的腳步聲,又把腳收了回去,規規矩矩的坐在床上.

無論以前和慕容凌的關系有多親密,他們之間的相處有多和諧,這一刻顧晚初還是緊張的,新婚,洞房這兩個字緊緊地在她腦海里徘徊.

上輩子雖然也是從成過親的,不過慕容瑞看見她就討厭,新婚當晚根本就沒去她房間,之後就更不可能去了,所以到死的時候,她都是處子,她一直認為這都是她身材不好的原因,所以在這輩子才會如此在意她的身材,特別害怕自己胖了.

慕容凌踉蹌著被人扶進來,顧晚初感受到了動靜,不過因為有蓋頭的原因,並未起身.

"王妃,四殿下就交給你了."那幾人再送慕容凌坐到凳子上以後就飛速的離開了,今天他們提議把慕容凌灌醉,已經不敢想象他們之後會面臨什麼了,更別說卻鬧洞房什麼的.

顧晚初走過去想把慕容凌扶起來,在靠近的一瞬間,就被慕容凌拉進懷里了,端坐在慕容凌腿上.

慕容凌揭下蓋頭,看著顧晚初精致的面容,微微失神,輕輕地親了一下顧晚初的嘴角.

"慕容凌,你沒有喝醉?"這時顧晚初哪里還不明白慕容凌是裝醉的.

"晚晚,我醉了,不是喝酒醉了,而是你,迷醉了我,比美酒還讓人上癮."慕容凌在顧晚初的耳邊輕輕呵氣,低沉的嗓音悠悠在顧晚初耳邊響起.

顧晚初被慕容凌的動作逗弄的全身發燙,身體有些酥軟."慕容凌,你先把我放開."顧晚初掙紮著要起來.

"晚晚,我不放手,一輩子都不放."慕容凌的手摟得跟緊了一些,看見桌子上的食物,夾起一個餃子給顧晚初喂到嘴里,顧晚初輕咬一口,慕容凌把剩下的吃進自己嘴里.

"果然好香."慕容凌趁機在顧晚初臉上偷香一個,才放開.

幫著顧晚初把頭上戴著鳳冠取下來,放在手中感受了一下重量,有些心疼的幫顧晚初揉了揉脖子.

顧晚初去洗了臉,卸下妝容,在瑩瑩的燭光中更加美輪美奐,慕容凌靠在凳子上,看著顧晚初的動作,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

等了三年,這個小女人終于是自己的了.

顧晚初剛擦完臉頰,就被慕容凌抱起來了,直接放倒在床上.

顧晚初有些緊張的閉上眼睛,睫毛微微顫抖,慕容凌輕笑了一下,把顧晚初扶起來,"晚晚,你在緊張什麼?"

顧晚初睜開眼,突然看見慕容凌手中拿著一本書,《秀才的小嬌妻》,不過似乎和她以前看的那本有些不一樣,更厚了一些.

"晚晚,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來,我們先喝交杯酒,等會我們一起來慢慢研究."慕容凌的語氣很邪魅,顧晚初不自覺的抖了一下,想到了昨天晚上顧夫人交給她的那本書,她還從未翻過.

慕容凌端著酒杯遞給顧晚初一杯,兩人交杯,彼此卡著對方,把酒喝下去.

顧晚初喝酒上臉,剛喝下去,臉上就染了淡淡的粉色.

慕容凌笑著看著顧晚初,在龍鳳喜燭的光輝中,把那本書拿過來攤開放在顧晚初的腿上,"晚晚,接下來的時光,我們就一起來研究這本書."

顧晚初有些不好的預感,指尖輕輕顫抖翻開第一頁,看了一眼,迅速的合上,臉紅的快要滴血.

上面竟然不是文字,而是圖畫,不用仔細翻閱,顧晚初也能想到,里面必定是那些描述的插圖,顧晚初整個人羞得不能再見人了,即使以前看這本書的時候沒有多少感覺,在如此氣氛下,簡直羞澀的不敢再睜開眼看慕容凌.

慕容凌看見顧晚初的表現,輕輕地笑了出來,"晚晚,別害羞,這可是我特意讓人畫的,以後這本書上的姿勢,我們一個一個來嘗試好不好?"特別下流的話,甯是讓慕容凌說出了幾分風情.

看著顧晚初更加紅潤的臉頰,甚至連脖頸都紅了,慕容凌的呼吸變得緊促了,靠著顧晚初更進了一些,手也放在顧晚初的手上,翻動著那本書.

顧晚初的呼吸也急促起來,有些不敢大動,看著慕容凌越來越近的臉,閉上了眼睛.

吻,如期而至,慕容凌的唇覆在顧晚初唇上,描繪著顧晚初的唇型,輕輕地在顧晚初唇上輾轉,感覺到慕容凌的舌尖似乎在輕輕翹起她的牙關,慕容凌突然摟住了顧晚初,顧晚初一放松,慕容凌的舌頭悄然而至,勾起顧晚初舌頭在口腔里起舞,草當過每一個角落,甜蜜的氣息,略帶著淡淡果酒的香醇.

顧晚初沉醉在慕容凌的吻里,這並不是兩人的第一個吻,確實兩人經曆過最甜美的吻.

顧晚初腿上的書不知何時已經掉落在地上,不過此刻沒有能在意它.

良久,在顧晚初呼吸不過來的時候,慕容凌意猶未盡的離開了顧晚初的唇,牽起一抹曖昧的銀絲.

"晚晚,我們終于成親了."慕容凌的聲音有些沙啞,好想壓制著什麼,顧晚初也不蠢,輕輕點了點頭.

慕容凌褪下顧晚初的鞋,順帶著自己也上床,看著近在咫尺的顧晚初,慕容凌的心里興奮而滿足.

輕輕的褪下顧晚初的喜服,隨著第一件衣服的落下,露出顧晚初白皙的脖頸和精致的鎖骨,顧晚初是一個微胖型的美人,鎖骨並不明顯,只能看到大概的形狀,卻很誘人,慕容凌輕輕的在上面啃咬,留下幾個印記.

顧晚初害羞的閉上眼,不去看慕容凌的動作,床上的床幃已經落下,只能看清一些大概的影子,顧晚初伸出手,輕輕的滑過慕容凌的脖頸,褪下他的第一件衣衫.

"晚晚,除非死別,絕不生離."慕容凌看著顧晚初的雙眼,說道.

顧晚初看著在自己上方的慕容凌,沒有感受到他帶來的壓迫感,反而感受到一種安全感,顧晚初伸手摟著慕容琳的脖頸,輕輕的吻上慕容凌的唇,"除非死別,絕不生離."

慕容凌在經曆過你的溫柔之後,我怎麼還可能在離開你,我怎麼還舍得離開你,能嫁給你,是我此生最幸福的事.

慕容凌溫柔的吻著顧晚初的眼角,吻盡她因為自己而留下的眼淚,目光中帶著雀躍和欣喜.

"晚晚,你終于徹底屬于我了.晚晚,此生的愛."

顧晚初臉上也泛著笑意,身上的疼痛和與最愛的人在一起想比,根本不算什麼.

月影橫斜,燈火離幽,一片隱約中,床幃上能看見兩個影子漸漸地漸漸地合為一體.

紅燭帳暖,一夜春宵盡,晨光熹微,慕容凌睜開眼睛,看著睡在自己懷里的顧晚初,臉上帶著甜蜜的笑意,拉起自己的發與顧晚初的頭發,打了一個結,把顧晚初抱的更緊了一些,又沉沉睡下.

直到天色大亮,顧晚初才從夢中醒來,睜開眼睛,身上傳來一陣疼痛,感受到身邊還有一人,兩人肌膚相貼的觸感,讓顧晚初紅了臉,不禁想到昨夜發生的一切,看著慕容凌好像還沒有醒,顧晚初輕輕地在額頭留下一吻,想起身,卻被一縷頭發拉住了,看到兩人糾纏在一起的頭發,顧晚初內心充滿了喜悅.

"晚晚,你竟然偷親我?"慕容凌低沉的嗓音在顧晚初身後響起.

顧晚初一驚,轉過來,發現慕容凌已經醒了,正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順著慕容凌的目光看下去,顧晚初發現自己還未穿上衣服,慕容凌真饒有興致的看著她的胸.

"慕容凌,你個大色狼."顧晚初拉起薄被蓋著自己,本來是要起身穿衣服的,所以沒蓋被子.

"晚晚,我果然還是喜歡你胖一點,手感甚好."慕容凌笑著逗弄著顧晚初,又把顧晚初摟進自己的懷里,親了一下,如果不是顧忌顧晚初昨夜是初次,他絕對不會只做一次,不過以後還有更多的時間,讓他們來做愛做的事.

"晚晚,你不覺得,你應該改個稱呼嗎?"慕容凌的手輕輕動著顧晚初腰間的肉肉,這里是顧晚初的敏感地方.

顧晚初微楞,叫習慣了慕容凌,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難道以後要叫四皇子,"怎麼改?"

"辰哥哥,和凌,你自己選一個,叫相公也行."慕容凌神采奕奕看著顧晚初,給了她三個選項.

"凌."顧晚初小聲的叫了一聲,比起那兩個,這個更令人容易接受.

"好,晚晚,以後要是再叫錯了,我可是要懲罰你的哦."

顧晚初有紅了臉,不要怪她想多了,自從和慕容凌一起看閑書熟以後,下限都不知道被刷新過多少次了.

------題外話------

死了好多腦細胞,~求抱抱

上篇:第一百一十章 婚禮倒計時,幕後之人浮現    下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慕容明玥回來,漸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