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一十六章 玉如意求解藥,辛密   
  
第一百一十六章 玉如意求解藥,辛密

g,更新快,無彈窗,!

玉如意中毒的第三日,已經請遍了柳州所有有名的醫師,卻不過除了得到一個一個中毒的消息之外,只給留下了幾幅清熱去火的藥,根本沒有什麼有效的治療方法.

玉如玨當天晚會上就去找過慕容明玥,可惜慕容明玥也沒有解藥,只說出了這個毒藥是從柳媚哪里拿到的.

玉如玨只好帶著遮住全身的玉如意回京都,去尚書府找柳媚.

一路上還算順利,直接到了尚書府,玉如玨此刻還不敢把這個消息告訴玉丞相他們,親自上門去求見了柳媚.

玉如玨敲了柳府的大門,一個小哥護衛打開院門,看見玉如玨,上下打量了玉如玨的衣著,神情變得討好而諂媚.

"這位公子,可是有事來找我家老爺?"護衛出聲問道.

"不,我妹妹找你家小姐,柳媚,可是在家?"玉如玨沉聲說道.

一聽到說找柳媚,那護衛的臉色一下就變得無比僵硬,臉色也黑了下來,鑽進院子內,准備關上門,海鷗冷漠的說了一句,"我家主子家沒有一個叫柳媚的小姐,公子找錯地方了."

玉如玨見狀挺身上前,攔住要關門的護衛,"柳尚書之女柳媚,這是柳府,怎麼可能不在?"

護衛沒在應聲,還是關上門.

玉如玨神情狠狠一變,從袖子里掏出一張面值一百兩的銀票,遞給那護衛.

那護衛左右巡視了一遍,沒發現別人,快速的從玉如玨手中拿過那張銀票,揣進自己的懷里.

低聲說道:"府里確實沒有一位叫柳媚的小姐,不過京都東北角到有一個叫柳媚的姑娘住在哪里,你們去那里尋吧."說完護衛關上門,離開了.

玉如玨無奈只好鑽進馬車去了護衛說的那地方,敲門,一會兒一個小丫鬟過來開門,把他們迎接了進去.

柳媚背對著他們,坐在院子的桌子前,面上也帶著面紗,遮住了全部的肌膚,玉如玨根本看不清柳媚此刻的模樣.

"柳小姐,今日冒昧來訪,希望柳小姐能救救舍妹?"玉如玨抱拳施禮.

柳媚聲音嘶啞的低笑一聲,"呵呵呵."說不來的嘲諷與譏誚.

"是慕容明玥叫你們來找我的?"

嘶啞到極致的聲音,身上傳過來一陣惡臭,讓玉如玨難以忍受,稍微退後了幾步,說道,"柳姑娘,確實是三公主讓我們來找你的,她說這毒藥是從你這里得來的,舍妹不小心誤服了毒藥,希望能從姑娘這里拿到解藥."

又是一陣笑聲傳來,讓玉如意和玉如玨都升起一股不安.

"那顧晚初呢,還有冷亦寒身邊那個賤女人有沒有中毒?"柳媚的聲音突然變得尖利而瘋狂起來,惡狠狠地問道.

"沒有,舍妹就是在給顧晚初下毒的途中,不幸染上毒藥,希望能從柳小姐這里拿到解藥."玉如玨沒有隱瞞,知道為何玉如意會和三公主一起害顧晚初了,這一切都是這個女人指使的.

"知道為何我會住在這里嗎?"柳媚話音一轉,變得有幾分蒼涼和淒冷.

玉如玨沒有出聲.

柳媚又說話了,"你們還沒見到我的真面目吧,我轉過來讓你們看看."

突然柳媚轉過身來,順手取下自己臉上的面紗,站在玉如玨身邊剛剛給他們開門的那個小丫鬟微微的顫抖著,玉如玨突然有點不想看下去了.

果然,柳媚取下面紗的一瞬間,玉如玨的胃里突然翻江倒海起來,已經趕了一天的路,並未吃東西,忍不住跑到院子旁邊的一個樹下吐了起來,玉如意也看了一眼當時就在嚇暈了過去.

密密麻麻的洞,臉上全部是那種小蟲子鑽出來的洞,里面還有不停蠕動著的東西,雙手上也是和玉如意一樣的紅疙瘩,不過比玉如意的恐怖太多,骨瘦如柴.

等到玉如玨吐到再無可以吐的東西,站起來閉上眼睛,根本不敢再看柳媚一眼,就連玉如意暈倒在地上,也顧忌不了,相反還有幾分畏懼,不敢上前.

好在柳媚又把面紗戴了起來,背對著她們.戲謔的說道,"怎麼看到我的這幅樣子,你驚訝了,如果我說在不久你的好妹妹也會變成我這樣,你當如何呢!"

"不會的,我會給妹妹找到解藥."玉如玨大聲地說道,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玉如意.

"實話告訴你吧,你妹妹身上中的毒藥,就是從我身上流出的血水而制成的,而我這毒藥,混合了五種奇毒,根本無解."

"想知道我為何會中毒嗎?這毒原本是在柳兒身上的,原本是她應該遭受這一切的,是四皇子找的人救了她,把毒藥都轉移到我身上,要想救你妹妹,你該去求的不是我,而是四皇子."

玉如玨聽到柳媚自言自語一般的話之後,頓時眼睛里的光彩消失了,這毒本來是要下給顧晚初的,想必玉如意做的那一切早都暴露了,所以才會自己中招,按照這樣樣的情況,四皇子怎麼可能會救玉如意,就算他爹估計也沒辦法讓四皇子出手了.

"打擾了,柳小姐."即使心中恨柳媚的要死,玉如玨還是帶著玉如惡離開了柳媚住的院子,這里的一切都讓他惡心的不行,這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的最惡心的場面.

不得已,玉如玨帶著玉如意回到了丞相府,此時的情況已經不是他能解決的了,家中就玉如意一個姑娘,父親肯定會想辦法救玉如意的.

回到丞相府之後,玉夫人得到了這個消息,立即趕過來,看了玉如意一眼,當即就暈了過去,當初她一直和司頃顏爭斗第一美女的名頭,輸給了司頃顏,後來兩人同時生了女兒,沒想到司頃顏的女兒天生肥胖體質,這一下她的女兒總算超過了顧晚初,她也因為此事大漲了名聲,也因為這個對于如意很是疼愛,現在看到玉如意的臉盡數毀掉,第一瞬間閃過的念頭竟然是自己有要輸了.

玉夫人在晚上再去看過玉如意之後,就一直躲在房中不肯出來,後來玉丞相也回來了,看見玉如意也驚了一跳,不過得知事情的原委之後,就立即沉下了臉,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

現在他們就不應該想著要去求慕容凌找解藥,而是趕緊去平息慕容凌的怒氣,玉如意竟然敢當眾下手毒害王妃,這可是重罪,要是慕容凌不追究還好,一旦追究起來,可能是殺頭的大罪,玉丞相此刻哪里還有心情去幫玉如意找大夫.

第二天玉夫人才從房間里出來,臉色有些蒼白,神情也很憔悴,一夜之間就像老了十多歲一樣.

滿心滿眼的看著自己的二兒子和躺在床上的玉如意,從袖子里拿出一個玉佩,交給玉如玨,"玨兒,你拿著這個玉佩去宮里見良妃,順便請彭醫女過來,為你妹妹看傷."

玉如玨不知道手中的玉佩意味著什麼,只是按照玉夫人的吩咐去做了,對于這個娘親,玉如玨和玉如意一向很聽話.

玉夫人在玉如玨走之後,才怔怔的看著玉如意的臉出神,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眼角竟然有淚光滑落.

與此同時玉如風在忻州也接到了玉如意中毒的消息,忻州的事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玉如風也快馬加鞭的趕回來.

"大哥."玉如意躺在床上,臉上被遮掩的嚴嚴實實的,只露出可以呼吸的地方,玉如風看不清具體的情況,不過從玉如意的手上看到那些紅疙瘩,眼里也閃過疼惜之色.

"意兒,別擔心,你一定會好起來的."玉如風緩緩安慰道.

"大哥,彭醫女和彭禦醫都說我沒救了,只能一輩子這樣."玉如意哭泣著說.

"沒事的,大哥一定會想到辦法救你的."玉如風跟這個妹妹雖然那不是很親近,但也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怎麼忍心看到玉如意這樣而不管.

玉夫人聽到這里眼里閃過一絲喜色,急慌慌的說道,"風兒,你和四皇子的關系一向很好,你去求求他,讓他派人來救救你妹妹,彭醫女說過此毒只有四皇子手下的人可以解."

玉如風並沒有一口答應,這個母親從來都不和她親近,此刻突然跟他說這麼多話,恐怕不僅僅是為了讓他去求慕容凌,這起中恐怕是有什麼隱情,玉如風突然想起,玉如玨給他的來信中,並沒有說明玉如意是怎麼中毒的,想到這,玉如風問道,"意兒,你是怎麼會中毒的?而且還是這種前所未聞的毒藥."

玉如意美目中一絲慌亂閃過,沒等她開口,玉夫人就說到,"你妹妹去柳州玩,三公主竟然讓意兒去給顧晚初下毒,你妹妹不去,之後不知怎麼的,自己就中毒了."

"只是這樣?"玉如風沉聲問道.

玉夫人有些生氣了,"不然你以為會是怎樣,難不成你妹妹還會自己給自己下毒不成?你快去求四皇子給解藥,有什麼要求讓他盡管提就是了,反正你一定要把神醫給請過來."

玉如風斂去眼中的目光,對玉夫人這種呼來喝去的態度已經見怪不怪了.轉身走了出去,匆匆趕回家,還沒來得及喝口水的玉如風又出去了,直奔柳州.

玉如風到慕容凌他們別院的時候,顧晚初他們正吃過午飯,都坐在涼亭里,討論這幾天事情的進展.

玉如風被管家帶了進來,看到風塵仆仆的玉如風,顧晚初很快招呼下人給玉如風送來茶水和飯菜.

等玉如風洗漱,吃過飯後,才從新過來.

"玉如風,你怎麼這麼匆忙的趕過來了?"慕容凌挑眉問道,一只手還捂著顧晚初的嘴巴,不讓她說話,他的晚晚,怎麼可以對別的男人關心.

顧晚初扯下慕容凌的手,瞪了他一眼,小聲的說了一句:"幼稚."不過到也沒生氣.

玉如風看了兩人的相處方式,有些羨慕,心里微微染上澀意,有些苦澀,隨即大方一笑,"晚晚妹妹,上次沒趕上你們的婚禮,有些不好意思,略作薄禮,祝你們百年好合,白頭偕老."玉如風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桌上,推到顧晚初面前.

顧晚初伸手去拿,慕容凌到沒有阻止,不過說到,"我們都這麼熟了,你這禮物太輕可不行啊."

玉如風也跟著笑了一下,從家里趕來的不悅之感也消散了幾分.

"對了,你這麼千里迢迢的從忻州趕過來,所謂何事?可是事情有了進展,忻州的晨軒茶樓和吉祥繡樓,可有查到什麼消息?"慕容凌笑著問道.

"四皇子,我這次是從京都趕過來的,並不為幕後之人而來."

聽到玉如風的話,幾人剛剛還有說有笑的幾人的笑容都收了起來,神色變得有些不好起來.

慕容凌把玩著手中的茶杯,挑眉說道,"玉如風,你要是來和我們一起玩的,我們很歡迎,一起討論幕後之人的事,我們也歡迎,若是想說別的,就不要開口了,我不會同意的,也不想聽."

玉如風的神色也一變,雖然玉如意和顧晚初一向不和,不過出于某些場合,他們還是能相處的,此時為何如此態度,"意兒到底做了什麼,讓你們如此反感?"玉如風不禁疑惑的問道.

慕容凌冷笑了一聲,就連和玉如風關系最好的顧皖景,也冷笑了一聲.

"如風,你若是還當我是朋友,就不要因為玉如意的事,再來求我們,我們是不會管的."顧皖景冷淡的說道.

"行止,到底怎麼回事?"

"她想給晚晚下毒,被我們調換了杯子."顧皖景見玉如風真的不知道,淡淡的解釋道.

玉如風的神情一下就變了,在來的路上玉如風想過很多可能,也想過玉如意是給顧晚初下毒才會這樣,只是當真的聽到了這個消息,還是很難以接受.

"玉大哥,是聽玉夫人的話來找我們的?"顧晚初的聲音響起.

玉如風現在都不敢直視顧晚初,一旦玉如意真的給顧晚初下毒成功了,現在玉如意的樣子就是顧晚初的模樣,玉如風在腦海里想著還是覺得哪怕甯是玉如意中毒,也不想要顧晚初中毒.玉如風被自己腦海里這想法嚇住了,呆呆的坐在那里,半晌才點了點頭.

"玉大哥,可知道當初在青龍寺被陷害的那天你進去的場景嗎?"

玉如風抬頭,腦中回憶了一遍那天早晨的事,身體有些微微顫抖,他不傻自然知道顧晚初不會無故提起這件事,"晚晚,你但說無妨."

"玉大哥,其實我想說的是,那天的陷害並不是那個姨娘安排的,也可以說她也是聽人命令做的."這一切顧晚初都知道,還是在嫁給三皇子後,無意間聽到玉如意和玉夫人說的,當時她也驚訝的不行,忍著心中的忌憚竟然聽完了整件事.

上次之所以沒說出來,是因為玉如風給她的印象很好,總想著玉夫人之後肯定也不會在對玉如風出手,那時候說出來也沒證據,沒人相信,現在就不同了,玉如風已有官職在身,自然可以查清楚,而且經過更長的時間,玉如風肯定也對玉夫人更加失望,也變得更加成熟,從上次去玉如風家就可以看出來,玉如風現在已經不在意玉夫人對他的態度了.

"聽誰的命令?"玉如風的冷靜的可怕.

"玉大哥可以好好地查一下玉夫人,說不定有意外收獲."顧晚初還是把這句話說了出來,此中還隱瞞了什麼,絕對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地,而且秘密也不算小,如果她說了,玉如風也不一定能信.

玉如風的臉色黑沉的能滴出水來,"打擾了,我過些時日再過來."玉如風施了一禮,轉身走出去,騎著馬離開.

"玉大哥,有些事情,不在意就不會傷心了."玉如風臨出門前聽見顧晚初在後面說道.

玉如風走後,慕容凌拉著顧晚初走進了房間,顧皖景也知道顧晚初的一些秘密,沒有說什麼,也牽著冷亦凝的手出去逛了.

顧晚初被慕容凌拉進房間里,就被慕容凌吻住了,知道好長時間才放開,"晚晚,你竟然有事瞞著我,我要懲罰你."

慕容凌抱起顧晚初就放在床上,幾分鍾後,就傳來了劇烈的喘息聲和呻吟聲,直到一個時辰之後,才云消雨停.

"晚晚,你現在給我坦白,玉如風到底還有什麼秘密?"慕容凌的手摸著顧晚初滑嫩的肌膚,嘴角情不自禁的翹起.

"我不想告訴你."顧晚初使勁擰了一下慕容凌身上的肉,慕容凌這個變態,竟然真的按照那本書上的姿勢一個一個在她身上實驗者.

"晚晚,看來你的精神很很旺盛呢,不如我們再來嘗試下一個."慕容凌翻身壓在顧晚初身上,興致勃勃的看著顧晚初被他親紅的嘴唇.

"你下去,我告訴你.是玉夫人設計的那一切,其中還有些隱秘,涉及到好多事,我也說不清楚,甚至可能牽連到幕後之人."顧晚初凝眉,把自己的以前的記憶回想起來,只是中間有些是真的忘了.

慕容凌眼里閃過一絲精光,"好吧,暫時就放過你,晚上我們繼續,不過,晚晚,你以後可不能關注別的男子,不能對我隱瞞哦."

顧晚初疲憊的點點頭,和慕容凌在一起,即使有時候慕容凌的行為有些抽風,不過她還是喜歡,這就是愛吧,因為愛他,所以他的一切都喜歡.顧晚初甜甜的看了慕容凌一眼,靠在他的臂彎里閉上眼睛.

上篇:第一百一十五章 玉如意中毒,將計就計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玉如風的身世,抉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