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二十七章 盟約,內亂平息   
  
第一百二十七章 盟約,內亂平息

g,更新快,無彈窗,!

初到北疆,寒風獵獵,邊疆的戰士們都嚴陣以待,兩方的人馬還有十幾米的距離就能相互碰觸到,卻沒有一個人能走出這十幾米.

慕容凌從駐守邊疆的將領營帳里出來,他帶著兩萬人馬來北疆已經兩天了,對這里的情況已經有了很深的了解,而影一的又一封傳信,讓他決定不再等待下去.

季皓鳴出現了.

就在大宛最北邊的一個小鎮上,離邊境線並不遠的一個小鎮上,慕容凌決定親自前去見季皓鳴一面,也許用不了多久這場還未打起來的仗永遠都打不起來了.

離開京都已經一個多月了,慕容凌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回家了,總會情不自禁的想到顧晚初此刻在做什麼,他們的孩子又怎麼樣了,心中有了牽掛,讓慕容凌再也沒有了以往的不顧一切,生命中還有許多他要珍惜的東西,所以不會讓其他人去破壞.

"我明日即將潛進大宛,這里的將士還需要王將軍管理好,只要大宛不動,我們就不動."

"屬下明白."王將軍領命,嘴唇微動,還想勸說一下,不過看見雷霆走了進來,就出去了.

"參見四皇子."雷霆在軍中也已兩年,比起以往的暴躁魯莽已經沉穩了很多.

"這次我需要一個人陪同我去大宛,你可願意前去?"慕容凌看著雷霆問道.之所以選擇雷霆,不過是因為他們之前認識,有過短暫的交集,而雷霆的性格他也了解七八分,不會出賣他.再有一個,他也想提拔一些自己的人手,就算以後自己和顧晚初離開了京都,也有可以傳消息的人.

"屬下願意跟隨四皇子."雷霆單膝跪下說道.

"晚上亥時來我軍帳找我,不要驚動其他人."

"屬下明白."雷霆隨後走了出去,慕容凌一個人待在軍帳中看著顧晚初寫給他的最新消息.

"凌,一切安好,等你回來."

夜風蕭蕭,寒意了了,慕容凌帶著雷霆在十幾個士兵的眼皮子底下穿過了邊境線,進入了大宛,褪去了一身黑衣,換了一身很普通的衣服.

雷霆打扮做他的侍衛,緊緊跟隨在後面.去了一家很不起眼的農家小院.

咚咚咚,三聲清亮的敲門聲響起,出來一個老婦人來開門,先向四周張望了一下,才看著慕容凌兩人.

"這位公子,你找誰?"

"我找三爺."

"你來錯地方了,這里沒有三爺,只是我一個老婦人罷了."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打擾了,對了我叫慕容凌,現在住在合家酒樓,若是你有三爺的消息,就來告訴我."慕容凌說完就走,那老婦人見他們走遠了,才又關上門,快步的走進去.

"三爺,剛才有個叫慕容凌的來過."

季皓鳴的手一頓,眼里頓時閃過一些光亮,然後眼眸又變得黑沉起來.慕容凌,他竟然來大宛了,究竟是什麼目的,如果不是慕容凌以往暗中幫助季皓白,他怎麼可能會淪落至此,如今慕容凌還敢回來真以為他查不到嗎.季皓鳴握緊了手,骨頭發出噼啪的響聲.

"三爺,他說他現在住下合家酒樓,我們要不要去---"老婦人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顯得有些滑稽,可院中的人沒有一個敢笑,他們都知道隱藏在老婦人皮囊下的人的武力究竟有多高,估計全部的人手加起來也打不過.

季皓鳴擺擺手,"李嬤嬤,我今晚過去會會他."

半夜時分,慕容凌的房間還點著一根蠟燭,昏黃的光暈映照在紙上有些暗淡.突然燭光跳動了一下,慕容凌放下筆坐好.

"好久不見,三皇子."慕容凌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倒了兩杯茶放在桌上.

季皓鳴沒有說話,微微動手把其中一杯茶端起來,輕抿一口,"你的目的?"

"皇位?"

"什麼意思?"

"我助你推翻季皓白,讓你當大宛國的皇帝,不過我們的簽一份百年不犯我嘉慶的合約."

"好大的口氣,百年不犯你嘉慶,真是狂妄至極."

"三皇子不用著急,你只要告訴我答應還是不答應?"

"你憑什麼以為我會答應你?"季皓鳴站到慕容凌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慕容凌.

"你想要皇位不是嗎,雖然我覺得我和季皓白也能達成這個協議,不過我不喜歡他,如果要在你們兩個之間選擇一個人當皇帝,我會選你,從我當初去找你,就已經決定支持你了.

或者你以為你當了皇帝之後就有和嘉慶一戰的實力了,我也不怕告訴你,憑著你們兩年內耗,你以為你們還有多少資本能拿出來供應你們的戰士打仗,就算想要恢複到以往的程度,怕也好是需要五六年的時間,而我們嘉慶,以目前的狀態兵多將廣,糧草充足,如果不是不想被擾亂了平靜的生活,你真以為我們不會開戰,或許那時候該擔心的是你們,從來不是我們嘉慶."

慕容凌的一番話說下來,季皓鳴的臉色陰沉的更甚,但又不可否認如果自己的真的當上了皇帝,也不可能立即開戰,慕容凌也許還不清楚大宛的近況,不過季皓鳴還是很明白的,一旦開戰大宛必敗無疑,就算和猶烈一起攻打嘉慶,勝算也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

不過季皓鳴怎麼可能就此被牽制,"四皇子,是不是忘記了你們嘉慶也在內戰,而且我看幾位皇子對那個位置會也很感興趣,難免你們不會發生內戰,到時候一切就難說了."

慕容凌隨意的換了一個姿勢,端起茶喝了一口,寒冷的天氣下原本滾燙的茶水已經變得溫熱了,"你在說尚親王,這些小事都傳到你們大宛了,看來在我們嘉慶安插的人手不少啊,不過可惜,尚親王昨日被抓了,正在送往京都的途中,至于我們下一任的皇帝,也已經有了結果,等到一個月後歡迎去嘉慶參加太子殿下的封禮."

"是誰?"季皓鳴的語氣變得迅速而犀利,這麼重要的消息,他們竟然一點也不知道.

"好了,季皓鳴,天也快亮了,你就直說你同不同意吧,如果不同意,我也正好准備回去調兵,反正我們嘉慶是不懼你們大宛的."

"一百年的時間太長,不可能."

"那好,我麼就換個條件好了,在你當皇帝期間不可主動對嘉慶發起攻擊."

季皓鳴深思了好久,想了許多利弊,才緩緩點了頭.

"我同意."

慕容凌倏地站起來,拿出紙筆,交給季皓鳴.

季皓鳴在看到紙上寫的東西的一瞬間就又生氣了,"你早就准備好了?"

"這麼優厚的條件如果你還不答應,我也只能去找季皓白了,不過聽說季皓白一直未立皇後,你說他是不是在等什麼人啊?"慕容凌緊緊的盯著季皓鳴的眼睛,果不其然看到季皓鳴眼里閃過一絲恍惚.

"不知道,告訴我你的計劃,別忘了你的任務."

天色已經亮了,橙黃色的光芒照耀在下面的街道上,慕容凌把窗戶打開,"當然,你看下面可沒有抓你的人了."

季皓鳴站在窗戶邊果然沒有了一直在街上巡邏的士兵."我需要做什麼?"

"放出葉子瑤的消息."慕容凌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季皓鳴想掩飾的都在慕容凌的笑容下無所遁形.

"你怎麼知道葉子瑤在我手上?"

"直覺.好了,你該走了."

慕容凌看著季皓鳴走下去,心里暗歎一聲,果然還是季皓鳴好控制一點,不過這個葉子瑤要不要帶嘉慶呢,晚晚見到她應該很開心吧.

"四皇子,季皓鳴進了一個別院,里面有高手,我進去會被發現."雷霆從昨晚就一直在暗中隱藏著,一直跟在季皓鳴後面.

"無事,別院的位置在哪?"

"合家酒樓的後面街道,一家棋社的旁邊."

很快葉子瑤在邊境的消息被透露了出去,季皓白也聽到消息,本以為兩年多的時間足夠忘記一個人,季皓白卻忘不了,即使知道這極有可能是一個陰謀,他還是來了.

已經站到最高的位置上,風景還是如從前一般,群臣的奉承已經聽夠了,再也不會有人看不起他了,可莫名覺得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總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一遍又一遍的夢見那個人,那個第一次他費盡手段娶回家又弄丟的人.

所以他來了,哪怕是陷阱,哪怕會九死一生,還是來了,只為了不錯過一點和她有關的消息.他已經記不清楚這樣的消息陷阱他去過多少了,如果這是上天對他的懲罰,他還是希望他能看見她,哪怕不說一句話就靜靜看著她.

在顧將軍去了芒和縣的第二天早晨,他們軍隊迎來了一個人,確切的說可以算作敵人.

慕容珉騎著馬,器宇軒昂的坐在馬背上,周圍的士兵圍著他,舉著手中的長矛對著他,慕容珉沒有一點緊張的感覺,反而云淡風輕的掛著一個笑容,好像早已經預料好了這一切.

"慕容珉,你是來投降的?"顧將軍走出來,看著慕容珉.

"顧將軍,好久不見,晚晚還好嗎?"慕容珉問道.

"四王妃一切安好."

"顧將軍應該不介意帶我回家,找父皇吧."慕容珉突然說道,驚得顧將軍睜大了眼.

是他想的那個意思嗎,良妃假死一事他也是知道的,如果良妃真的是慕容珉的娘,那麼他的身份豈不是已經夭折的五皇子.顧將軍不敢大意,"你這是什麼意思?"

"顧將軍不是已經知道了,何必再問呢,三天後我會把尚親王帶過來,嘉慶不需要內亂."之後慕容珉就騎馬離開了,顧將軍還是不可置信,不過還是等了三天.

第三天一早,尚親王確實被帶到了他們駐紮的地方,同時還有尚親王的幾位心腹重臣都昏迷不醒的躺在地上,慕容珉還是之前的模樣,騎著高頭大馬,臉上帶著一絲微笑,顧將軍去莫名覺得有些驚懼.

"顧將軍,這次可以帶我回去見我我父皇了嗎?"慕容珉的聲音低沉,眼眸深深,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小王爺大義,自然可以和我們一起回京都."

之後大軍便又重新起程,帶著幾位要犯回京都,這一趟來本以為是一場惡戰,都做好了准備,沒想到卻如此輕易地勝了.

慕容珉獨自擁有一個軍帳,仰躺在床上,雖然有褥子在下面,寒意還是不斷地透進來,入骨的寒意,針刺一般的感覺,慕容珉輕輕的笑著,臉上掛著令人迷醉的笑意,那樣明媚的笑,卻深深的讓人感覺到徹骨的悲涼.

"珉兒,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母妃,我不是說了要出去逛逛,你不必等我."

"來,外面這麼冷,喝碗雞湯吧."良妃端著一碗清亮的雞湯,香味從碗里溢出來,慕容珉接過,心突然抽痛了一下.

"母妃,你喝過了嗎?"

"當然.快喝吧,還有不少呢."

慕容珉沒有多言垂下眼簾,喝盡了碗里的雞湯,明明是上好的美味,甯是讓他喝出了幾分苦澀和酸楚.體內的內力已經消失了,身體也漸漸的不靈活起來,慕容珉似乎不相信的看著良妃.

"母妃,我怎麼了?"

"珉兒,沒事睡一覺就好了,你父王說最近外面很亂,不想你亂跑,等你睡醒了這一切都好了."良妃慈愛的把慕容珉摟緊懷里,慕容珉還能感受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露出一抹極為嘲諷的笑容,陷入了沉睡中.

"凱大哥,珉兒不會有事吧?"良妃略帶不安的看著睡在床上的慕容珉.

"當然沒事,你忘了他今天去了敵軍,說不定下一刻他就回去找他的親生父皇了,那等待我們的會是什麼,別忘了我們還有瑄兒."尚親王的語調很冷,即使假意裝出一抹溫柔,也讓慕容珉感受到冰冷.

"他只是睡一覺就會醒來.等醒來後一切都好了."良妃加重了語氣說了這句話,不知道是說給自己聽還是尚親王聽,或許她早有預感,只是不想承認罷了.在後宮里生存那麼多年的女人,怎麼可能會一如既往地單純.

在兩人走後,慕容珉睜開了眼睛,有人跟蹤他,他一早就知道,只是沒想到對他動手的會是良妃,也不是沒想到,只是給了自己一點希望罷了,只是最後還是一樣的結局.

幸好自己吃了解毒的藥,想到解藥,慕容珉眼里閃過一抹罕見的溫柔,是顧晚初送給他的,就在他們單獨相處的那一天,在那圍的高台上,他們之間唯一的一個擁抱,被放進荷包里的東西,那是他離開很久才發現的,也沒有了在還回去的機會.

當天夜里,尚親王再無顧忌,當即召集手下過來商議對敵之策,一壺熱茶解決了所有將領,他只是把尚親王想對他做的,還回去罷了.

當天夜里帶著自己的勢力,把已經沒有將領的士兵全部收歸于自己麾下.

不過他並沒有帶走尚親王,尚親王有一個替身,和他長得有幾分相似,除了極其細微的差別,基本分辯不出來,他帶走了替身,把尚親王和良妃以及另一個弟弟留在府中,安排好人手照顧,自己就帶著剩下的將領投奔顧將軍,他想也許自己會成為一個好皇帝.

以極快的速度,顧將軍帶著全軍極行,花費了半個月的時間就回到了京都,內亂就這樣大張旗鼓的開始,而不費一兵一卒的結束了,這件事說起來還真的令人難以置信,不過這是一個極好的結局.

嘉慶帝親自提審了犯人,看到尚親王的第一眼,就沒再去過,之後安排了一個月處斬以後,這件事就落幕了.

嘉慶帝站在皇宮的外城上,雙手放在身後,看著天空的夕陽落幕,隱隱沉入山澗,微不可查的歎了一口氣,眼睛中透露出幾分無奈和一點點的喜悅.

"皇上,小王爺來了."劉公公走過來說道.

因為是慕容珉抓住了全部的犯人,所以嘉慶帝並未追究慕容珉的責任.他的身份和爵位還是得以保存.

嘉慶帝有些意外,不過還是讓慕容珉進來.

"兒臣參見父皇."慕容珉的一句話直接讓嘉慶帝蒙了.

他聽見了什麼,慕容珉叫他父皇,嘴唇顫抖了幾瞬還是沒能完整的說出一句話.慕容珉的優秀的嘉慶帝當然很清楚,除了慕容凌之外,幾乎是皇家最優秀的人才了,現在叫他父皇,是他幻聽了嗎.

"兒臣參見父皇."

"你先起來."嘉慶帝雖然欣賞慕容珉,也並不代表他會相信慕容珉的話,雖然他現在缺少一位優秀的繼承人,但也不會誰來認親都可以的.

"你為何叫我父皇?"良久,嘉慶帝還是開口打破了沉默.

"我母妃是良妃,宮里的劉嬤嬤知道我的身世,我是已經在八個月被夭折的五皇子慕容珽."慕容珉說道,語氣中似乎又激動,又有期盼.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慕容珉的身世    下篇: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宛事定,皇宮辛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