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生之嬌寵胖妃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宛事定,皇宮辛密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大宛事定,皇宮辛密

g,更新快,無彈窗,!

北風呼嘯,城門之上,季皓白站在城牆上,望著下面來來往往的人,任憑冷風吹在他的臉上,眼睛也緊緊地看著下面的人群,不放過任何一點可能性,他們來邊境已經五天了,找遍了這個郡縣的所有地方也沒發現葉子瑤.

"子瑤,你在哪里呢?"季皓白的白色毛皮披風上已經不忙了厚厚的一層雪花,頭發上也沾染了雪花,大概是天氣極冷的原因,竟然沒有融化.

在不遠的地方,慕容凌和季皓鳴都在暗中觀察著季皓白,只等一個機會.

季皓鳴看到這樣不設防的季皓白,沒有猶豫就想要下手,慕容凌阻止了,他看見了暗處隱藏起來的高手,即使是他同時對上幾位高手,勝算也不大.

"你干什麼?都五天了,在等下去,季皓白說不定就走了."季皓鳴氣大的看著帶著他走開的慕容凌,心里的憤怒一湧而起,怒火幾近要燒毀他的理智.

"這不是最適合的時機."慕容凌淡淡的瞥了一眼季皓鳴,絲毫沒有被他的態度所干擾.

季皓鳴坐下來,喝了一口茶水,稍微平靜了一下,"什麼機會?"

"抓住了季皓白之後,你准備怎樣對他?"慕容凌眉頭稍皺的問道.

"當然是殺了他,不然你說呢?"季皓鳴突然不可思議的看著慕容凌,然後變的憤怒起來,"你不想殺他?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盟約."

"我只答應了讓你當上大宛的皇帝,可沒承諾別的.季皓白我希望你能讓我帶走,我保證他永遠不會再出現大宛."慕容凌思考了一會說道.

"不行."

"那就等著吧,反正我們的時間還很多."慕容凌隨意的坐下來,擺出一副不關己事的模樣.

"慕容凌,別以為我們沒有了你就不行."季皓鳴狠聲說道.

慕容凌不語,只是笑著看著他,眼神中透露出莫名的神色.

季皓鳴轉身離開屋子,出去了大概半個時辰,又進來了,慕容凌端著茶杯,看著他,臉上掛著一抹淡笑,"怎麼,想通了?"

"我答應你放走季皓白,什麼時候行動?"

"今晚,葉子瑤在荷風苑."說道最後三個字的時候,慕容凌加重了語氣,季皓鳴看了他一眼,就去安排布置了.

"這場皇位之爭也該落幕了."慕容凌手中的茶杯應聲而落下.

"皇上,有皇妃的消息了,在荷風苑."一個身穿玄色衣服的人走進來彙報道.

季皓白手中的奏折頓時落下,倏地站起來,"確定了嗎?"

"屬下親眼所見."

"好,立即出發去荷風苑."

"皇上,不可,這恐怕是一個陷阱."那人連忙勸諫道.

"朕知道,就算是陷阱,朕也非去不可."季皓白沒做停留,眼中的決絕,讓任何人不敢再說話,直接走出去,帶人直奔荷風苑.

"三皇子,屬下已經安排好一切,只等二皇子一進來,必將有進無出."季皓鳴聽到這個消息,嘴角向上勾起,這一次,他的好二哥真的插翅難逃了,沒想到偶然間抓住的一位姑娘,竟然有如此重要的作用,真沒想到呢!

慕容凌在暗處一直觀察著季皓鳴,這次能這麼輕易地達成目的,還真的多虧了季皓鳴,如果不是一個連自己手下都掌握不好的人,怎麼能輪的上他來幫忙.而且這個幫忙,只需要出幾個人就行了,怎麼算都是極為有利的.

季皓白來了,他身後至少跟著幾百人,荷風苑整個都被包圍了,第一進院子里什麼都沒有,靜的有些可怕.

"出來吧,三弟."季皓白站在院子中間,看著四周草叢里隱藏的人手,面上沒有顯露一絲一毫的緊張.

季皓鳴拍了拍手,從院子後面走出來,"二哥,好久不見."

"交出葉子瑤?"季皓白輕蔑的看了一眼季皓鳴,說道,自然垂下的手指微微彎曲了一下.

"二哥可真是癡情呢,明知道這是個陷阱還踏進來,不過以後可就沒有以前那麼好的運氣了."季皓鳴緊盯著季皓白的眼睛,隨著他的話,從後院里又走出來很多人,包圍住了季皓白.

"葉子瑤在哪?"季皓白臉色不變,早在來之前就已經想到過這種情況了.

"帶二王妃上來."

幾個人帶著葉子瑤出來了,葉子瑤的嘴巴被一塊手帕堵著,雙手也被兩個侍女固定著.

一如往昔的模樣,甚至比以前多了幾分風情,面上的表情更生動了些,一雙澄澈的大眼睛里充滿了淚光,眼里倒影著季皓白的身影,淚,突然間就滑落了下來,順著臉頰流到脖頸里,葉子瑤搖了搖頭,示意季皓白不要管她.

季皓白向前走了兩步,貪婪的看著已經兩年未見得心上人,心中終有一人是誰也無法替代的.

"子瑤,我來帶你回家."

啪,啪,啪.又是三聲極為響亮的巴掌聲,在空曠的院子里顯得極為響亮."二哥,你改把屬于我的一切還給我了."

"有本事你就來拿."季皓白轉過身直面季皓鳴.

"那我就不客氣了."

季皓鳴一聲令下,兩邊的人馬立即糾纏在一起,打起來,季皓白和季皓鳴都未動手,兩人緊緊的瞪著對方,眼中的戰意已是不死不休.

慕容凌一直在暗中觀察著兩方的戰況,兩邊的人手中都有他安插的人,一邊互相打斗著,一邊接近葉子瑤身邊,圍著葉子瑤的有四個人,其中兩個侍女真抓著葉子瑤,還有兩位老婦人,其中一個當時給他開門的那個老婦人,一直很警惕的看著戰況.

慕容凌輕輕地吹了一下口哨,清亮的聲音被激烈的刀劍打斗聲所掩蓋,不過頓時憑空出現了四道黑影,直接飛到葉子瑤身邊的兩位老婦人身邊,跟他們纏斗起來,兩人的配合極為默契,即使內力不及兩位老婦人,不過也成功地讓兩人無暇顧忌葉子瑤的情況,剛才打斗到他們身邊的士兵也趁機而起,打暈了抓著葉子瑤的兩位侍女,直接帶著葉子瑤跑了.

季皓白與季皓鳴都同時回頭看過去,只能看到三道殘影消失在院子長廊的盡頭.

季皓白的臉色徹底變了,親自出手,再無顧忌,季皓鳴也不得不對戰起來,一個多時辰以後,兩邊的士兵都傷痕累累無力再戰,季皓白握著劍的手也顫抖起來,季皓鳴也用劍支撐著身體,呼吸急促.

"季皓鳴,今日我必不留你."

"真是一出很精彩的戲,不過也該落幕了."慕容凌從暗中走出來,身後還跟著雷霆和暗影閣的人.

"慕容凌,是你,這一切都是安排的?"季皓白看著慕容凌問道.

"是我,計劃是我想的,不過葉子瑤不是我抓的,我只是提出了一個建議罷了.在當初你帶走晚晚的時候就該想到,你會有今日."

季皓白的神情有一瞬間的忡然,不過很快恢複,"剛剛是你的人帶走了子瑤."

"是的,不過你如果還想見她,就跟我走,永遠不回大宛.這次我可是站在三皇子這邊的,如果你不同意,葉子瑤我就帶走了,你就下輩子再見她吧."

"你憑什麼威脅我?"季皓白鎮定自若,只是被長袖遮掩的手緊緊地握起,又松開.

"就憑我會幫三皇子,放心,晚晚和葉子瑤是好姐妹,我不會利用她來威脅你,從一開始我就沒想過,只不過為了引你過來罷了,畢竟大宛邊疆的士兵一直在我們邊境線周圍晃蕩,誰也不能安心,與其這樣,不如一次性解決好了,不留後患.二皇子,你的意見呢,是跟我走,永不回歸大宛,還是直接幫三皇子殺了你,你自己決定!"

季皓白悵然一笑,手中的劍有握緊了幾分,"他會放過我嗎?"

慕容凌看了季皓鳴一眼,"大宛帝,我帶走白皓,你應該沒有意見吧."

雷霆也從慕容凌身後上前一步,站到季皓鳴面前.

季皓鳴頹然的放下手中的劍,如此情況,他還能有何意見,而且帶走的不是季皓白,而是白皓,這也是慕容凌向他表明了季皓白以後不再是大宛國的皇子,只是嘉慶的一個普通人,如此他還能有何意見.

"白皓如果真跟你走,從此不再踏入大宛一步,我放他離開."季皓鳴說完閉上了眼,等待著季皓白做決定.

"去嘉慶以後,你會放過我?"季皓白垂眸說道.

"你是白皓,與我何關,你已經把欠我和晚晚的都已經還了."慕容凌想到顧晚初之前說的話,上輩子成為大宛帝的還是季皓白,如果沒有他的干預,季皓白會一直是大宛帝,而如今季皓白已然不可能繼續當下去,這也算報了當初帶走晚晚的仇,畢竟季皓白也沒真的傷害過晚晚.

季皓白聽了慕容凌的話,仍下手中的劍,"我跟你走."身上的白衣上已經沾染上了一大片血跡,原本梳得整齊發也凌亂了,幾縷青絲在寒風中搖擺,流露出一抹不羈.

是時候放手了,也許做白皓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人生,不過還缺一個叫做葉子瑤的女人.

嘉慶,皇宮

太和殿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幾位公公抬著一位四肢俱廢,眼盲舌頭被拔掉的人瘋婦人進來.

原本這樣的人是根本不可能讓進皇宮的,不過事關重大,是嘉慶帝親自下的命令.

慕容珉站在大殿中央,神情隱約透出幾分迫切和焦急,眼里卻閃過,一絲深意,他這樣的表現被坐在上面的嘉慶帝盡收眼底,眼里透出一抹欣慰.

很快劉嬤嬤被帶進來了,面容丑陋,五官都扭曲著.

"皇上,這就是良妃當年的奶娘,當年因為一件小事得罪了良妃,之後就被關在天牢里."一個小太監戰戰兢兢地說道,聲音尖細.

"你可還記得當初五皇子是怎樣夭折的?"嘉慶帝沉聲問道.

劉嬤嬤的耳朵還能聽得見話,聽到五皇子幾個字,劇烈的掙紮起來,兩個小太監都壓制不住她.

"五皇子是不是沒死?"

劉嬤嬤四肢俱廢,聽到這句話之後不住地流眼淚,滿臉的淚水,向前爬著,看不清楚再大殿上胡亂的爬來爬去,極為慘烈.

嘉慶帝看到這個反應,自然明白劉嬤嬤的意思.揮揮手讓人帶了下去,這樣一個不會說話,也不會寫的人,基本是沒什麼幫助的,不過嘉慶帝的心中也漸漸的認定了慕容珉是已經夭折的五皇子慕容珽.

慕容珉似乎早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臉上還帶著一點微笑,似成竹在胸.

"小王爺,---珉兒,你是怎麼知道你的身世?"嘉慶帝不自然的輕咳一聲把原本說出來的稱呼又改成了珉兒,有絕大部分已經認定了慕容珉的皇子身份.

"兒臣在尚親王和良妃剛逃到蠻荒的那天晚上,暗中聽見他們親口說的."

嘉慶帝還想說話,就聽見殿外守著公公的聲音,玉大人進宮覲見.

"傳玉大人覲見."

"參見皇上."玉如風行禮.

"玉愛卿快快請起,這次來得這麼突然,可是有何要事?"

"皇上,臣這次來是來揭開一個大秘密."玉如風跪在地上,從袖中拿出一個奏折,雙手呈上.

劉公公走過來接過奏折,轉遞給嘉慶帝.

嘉慶帝打開奏折,里面夾著一張紙,看到第一行字,臉色就變了.

"嘉禾三十四年九月十八號,玉如風出生的日子,也是五皇子慕容珽夭折的日子.是夜無月,星光黯淡,云清宮里一片喧嘩之色,五皇子生病了,今晚發高燒了,將太醫在內間為其診治,不久便出來了,無救.

這兩個字的出現抹滅了我們這群做奴婢心中最後的希冀,也許明天我們就會為五皇子陪葬了,我一直不敢離開房間外半步,良妃娘娘從內間走出來了,臉上一片哀戚之色,不過卻離開了房間,沒有再進去看五皇子一眼,也許是太悲傷了,不忍再去看小皇子一眼.

奴婢和幾位姐妹一直守候在小皇子的房間外面,一直等著,就期待事情能出現一點轉機,但這並沒有,不一會,小皇子徹底斷了生機,房間內再沒有哭聲,小皇子去了.

將太醫也從里面出來,手中提著藥箱,正走出房間,外面來了一個小丫鬟,說是請將太醫去為他家夫人診治,第二天奴婢才知道昨天晚上將太醫去為玉夫人接生了.聽說玉夫人為玉丞相生了一個兒子.

第三天,良妃娘娘來了,親手送走了小皇子,奴婢知道也該輪到我們這些照顧小皇子的丫鬟了,一壺毒酒,奴婢和幾位小姐妹每人一杯,然後便被送離了皇宮,不知道為什麼,喝了毒酒的我,再被送去皇陵陪葬的路上醒了,之後我被一位修墓之人救了出去,離開了京都.

輾轉反側,奴婢的夫君得了重病,奴婢不得已又去做了丫鬟,這次去的是尚親王府中,照顧小公子,本以為小公子剛三歲多,可奴婢見到面的時候,分明是個大孩子了,也許小孩子喂養的好長得快罷了.

可奴婢在一次幫小公子洗澡的時候發現,小公子的背上竟然有一個和五皇子一模一樣的胎記,是一塊很周正的方形,清清楚楚,除了變大了一些,沒有一點改變.

忽然,奴婢覺得知道了一個極大的秘密,也不敢說,只能盡快的離開的尚親王府,之後又被玉丞相的家奴看中,帶回家中當一個洗衣的婦人.

無意間見到了玉家大公子,玉如風,三歲多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奴婢總覺得這個人奴婢在哪里見過.

偶然一次奴婢遇見了將夫人,想起了將夫人的妹妹,將美人,原來和良妃的關系很好,只是後來在也不曾在宮中見過了.

玉如風和將夫人的妹妹將美人有八分相似,尤其是眉眼之間,簡直是一個眸子刻出來的.也許,玉如風並不是玉夫人的孩子.

之後奴婢的丈夫病逝了,奴婢也不想在待在京都,就去了一個極為偏僻的小村子,這些秘密本來自己都要忘記的時候,玉如風大人來找自己了.這份書信是奴婢親口所說,玉大人寫的,奴婢沉香,絲毫不敢有半點隱瞞."

嘉慶帝看完這一封長長的信,面上的神色更為飄忽,手中的書信滑落到地上,雙眼無神,半晌才吩咐劉公公去把當年云清宮所有的丫鬟名字和將美人的畫像找出來.

每一位宮里的妃子,宮里的鑒司殿都會存著她們的畫像和名字,每年幾乎都要重新畫一幅.

將美人是誰?這個人嘉慶帝已經記不清楚了,宮里的美人太多,將美人消失的時間也很久,也不是他最喜歡的妃子,記不清楚很正常.

但如果這個叫沉香的丫鬟說的都是真的,那玉如風又是誰呢,難道又是一個他的兒子,將太醫早在五皇子夭折之後的一個月突發疾病暴斃了,當初照顧五皇子的丫鬟都已經死了,就連良妃身邊的老嬤嬤都被良妃處理乾淨了,想要知道這件事的真相談何容易.

上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盟約,內亂平息    下篇: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家相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