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071:想要一百個兒子都不是問題   
  
071:想要一百個兒子都不是問題

g,更新快,無彈窗,!

倪翠花的上身穿的是一件米色的蝙蝠衫,下身穿的是一條黑色的喇叭褲.

蝙蝠衫是今年的流行款式,領子上繡著複古花紋,和袖口處的花紋相互呼應,非常好看.

倪翠花的皮膚本就偏白,此時穿上米白色,襯得皮膚更加白皙勻稱.

因為穿了內衣的緣故,胸形被塑造得非常挺立,完美.

連帶著腰杆都挺直了好幾分.

整個人如同脫胎換骨了一般,哪里還有以前那種自卑灰暗的樣子?

這一瞬間,倪翠花簡直有點不相信,鏡中的那個人就是自己.

只是文胸實在是太緊了,勒的非常難受,讓人忍不住總想伸手把身後的那根帶子解開.

畢竟,三十六年的習慣,不是在一朝一夕間就能改變的.

倪煙按住倪翠花的手,"媽,您看現在的您多好看呀,你要是不穿文胸的話,可就沒這樣效果了,不信的話,您回屋把文胸脫下來試試."

倪翠花還真不信那個邪.

轉身進屋就把文胸脫了.

等她再次看到鏡中的那個自己時,她也驚呆了.

原來,穿不穿文胸的區別居然真的有那麼大.

鏡子里的那個人勾腰僂背,自信的氣場不在,整個人陰郁不已,就像老了好幾歲一樣.

倪煙笑著走過來,伸手按住倪翠花的肩膀,"媽,我都說了吧,穿不穿文胸的區別真的很大的."

倪翠花對著鏡子理了理衣角.

倪煙接著道:"媽,聽我的,明天您就這麼穿,以後別再穿那些破衣服了,咱們又不是沒條件穿新衣服."

"好,"倪翠花看著倪煙點點頭,"媽都聽你的."

倪煙笑著道:"記得文胸也要穿哦."

"知道了知道了,"倪翠花有些不自在地點點頭.

倪煙離開倪翠花的臥室之後,又去了廚房.

因為之前答應了李功成,要給他們家老太太做點有營養的好吃的,所以准備去廚房研究下吃食.

聽李功成說,老太太胃口有些不太好.

老年人胃口不好一般只有兩個原因.

第一,隨著年齡增長,老人舌頭上的味蕾會逐漸退化,于是,舌頭感知食物的反應慢慢減弱.

第二,老人消化功能的下降,會導致產生胃寒,引起食欲不振.

所以,得對症下藥才行.

倪煙微微思索了番,然後開始動手准備起食材來.

她打算給老太太做一個酸菜肉餡的煎餃,然後在熬一些薄荷粥.

早上酸菜豬肉餡的煎餃配上清淡的薄荷粥,那滋味不要太好.

薄荷有疏散風熱,清利頭目,解表透疹之攻,老年人夏季吃薄荷粥可以清心怡神,疏風散熱,增進食欲,幫助消化,還可以化解油膩.

餃子可以現在包好,明天早上在煎.

但是粥要等到明天在上才能熬了.

因為剩粥不好吃,而且還沒什麼營養.

雖然現在不能以前熬粥,但可以提前把米泡起來.

倪煙動作麻利地淘米,最後放在瓦罐里泡著.

泡好米後,倪煙又去菜園子里去摘了一把薄荷葉.

這些薄荷是倪煙無意間在河邊發現的,隨手挖了幾株回來種在菜園里,沒想到會長得這麼好.

將薄荷葉摘回來之後,倪煙便開始揉面粉,擀餃子皮.

倪翠花將孩子哄睡著了之後,也來到廚房.

"煙煙,你在忙啥呢?媽來幫你."

倪煙笑著回眸,"我記得您是不是會包柳葉餃呢?"

"對呀."倪翠花點點頭.

倪煙接著將莫老太太的事情跟倪翠花說了一遍.

倪翠花一聽,笑著道:"這有啥難的?包餃子和擀餃子皮的活就交給媽吧,你快去調餃子餡."

除了做飯沒有倪煙那麼好吃之外,倪翠花是一名非常能干的母親.

她會很多手藝活兒,比如說,繡花,納鞋底,織毛衣……

而且,倪翠花也非常聰明,很多事情幾乎是教一遍就會了.

"好."倪煙點點頭,"那就辛苦您了."

倪翠花捋起衣袖,嗔怪道:"這有啥好辛苦的?你才是真的辛苦了!"

倪煙每天的活計都被倪翠花看在眼里.

可惜,她也幫不上倪煙什麼忙,只能把家里的事情做好,不讓倪煙操心.

當下倪翠花能在包餃子的事情上幫到倪煙,這讓她非常開心.

她終于也可以幫倪煙一把了.

將擀面杖交給倪翠花之後,倪煙就去院子里取酸菜去了.

酸菜醃的非常看好,里面有小米椒,花椒,生姜等配料,這剛取開泡菜壇的蓋子,一股勾人的香味就鋪面而來,讓人直吞口水.

倪煙蹲在泡菜壇邊上取酸菜的時候,有兩只可愛的小兔子跑到她腳邊嗅啊嗅,非常可愛.

這兩只小兔子是她上次在山上抓回來的那幾只.

一個多月的時間過去,小兔子已經變成了大兔子.

肥溜溜的.

在過幾個月就可以用來做麻辣兔頭和紅燒兔肉了.

倪煙抓了一大把酸菜,然後又在井里取了一塊五花肉.

酸菜本身就已經非常香了,配上這五花肉之後,更絕配,倪煙在剁餡的同時,都忍不住咽下喉嚨.

倪煙這邊剁好餡之後,倪翠花那邊的餃子皮也全部擀好了.

倪翠花的手法很准,每張餃子皮的大小都是一樣,而且薄厚適中.

倪煙將調好的餡料放在灶台上,伸手拿起一張餃子皮,"媽,您也教教我唄?"

倪翠花笑著道:"包餃子這種小事讓媽來就行,你快回去睡覺吧,明天早上還要早起呢."

倪煙搖搖頭,"這麼早哪睡得著,再等一會兒吧."

倪翠花的包餃子的手法又快又准,幾乎幾秒鍾就包好了一個,而且包出來的柳葉餃都出奇的漂亮.

比大街上賣的還要好看,看得倪煙都餓了,"媽,多包點吧,咱們明天中午也吃餃子."

"行."倪翠花點點頭,接著道:"煙煙,你老實跟媽說,今天那個小莫,你跟他到底怎麼認識的?"

她總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

倪煙神色淡淡,"就是我跟你說的那樣啊,我在河里取地籠,他以為我要跳河......"

"真的?"倪翠花抬眸看向倪煙,眸中滿是狐疑.

"真的."倪煙微微點頭.

倪翠花接著道:"其實小莫那孩子看上去挺不錯的,媽在想......."

剩下的話已經不言而喻.

莫其深很合倪翠花的眼緣,而且談吐不凡,舉止文雅,看他的穿著,很顯然家境也是不錯的,最重要的是,倪翠花身為過來人,她能看得出來,莫其深在看倪煙的眼神里有一種別樣的情緒.

雖然很淺,但是用心觀察就能發現.

都說女孩子是菜籽命,飄到一塊肥沃的土地上,就會後顧無憂,幸福一輩子,若是飄到一塊貧瘠的土地上,就算你在努力,也無法紮根生存.

倪煙今年也十七歲了,所以,倪翠花不想讓她錯過莫其深.

身為一個母親,她不但希望女兒能得到愛情,更能得到物質上的保障.

這就是現實.

沒有物質的婚姻,那就是一盤散沙.

因為,愛情終究有一天會敗給柴米油鹽醬醋茶.

倪煙連忙打斷了倪翠花的話,"媽,您在亂想什麼呢?我跟他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而且,我還要念書考大學呢,以後不許您在想那些有的沒的!"

可能是上輩子的那件事在倪煙身上留下了陰影,倪煙迄今為止,還從未想過要找個男人嫁出去.

她的字典里也從來都沒有"靠男人"這三個字.

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

她只靠她自己.

在這個世界上,你所能依靠的,也只有自己.

倪翠花無奈的笑道:"好好好,媽不說,你自己心里有數就行,就算要考大學,那也要結婚不是?總不能一輩子都不結婚吧?"

既然倪煙不同意,那麼倪翠花也不會強求.

畢竟,強扭的瓜不甜.

倪煙伸手抱住了倪翠花的脖子,"我就是不想結婚,我要一輩子都陪著您."

"傻孩子,你在想什麼呢?"倪翠花接著道:"咱們身為女人,哪有不嫁人的道理?"

倪煙微微挑眉,"為什麼女孩子就一定要嫁人呢?媽,您看我們現在離開了男人不也好好的嗎?咱們現在不但沒有活不下去,反而比以前活的更好!這就說明,男人根本就沒有存在的意義啊!"

倪翠花被噎了下.

因為倪煙這番話說的還挺有道理的.

想了想,倪翠花接著道:"可是如果你不結婚生子的話,以後你老了怎麼辦?誰來養你?"

倪翠花到底是沒受過教育,眼界低,格局小.

同時女人的使命就是生小孩的錯誤觀念,也在她身上牢牢的套了把枷鎖.

要不然,她以前也不會因為自己生不出兒子而感到自責.

這種不正確的三觀一定要掰正過來.

倪煙抬眸看向倪翠花,很認真的道:"媽,女孩子不是傳宗接代的工具,結婚生子也不是每個女孩子的必經之路,主席都說了,無論男女,現在人人平等,作為新時代的女性,我們要自立自強,不能仰仗男人而活."

"就拿您來說吧,如果您當初沒有選擇離婚的話,現在過的什麼日子,您心里應該很清楚."

"只有自己強大了,才是真的強大!"

"所以,咱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努力賺錢,然後考高中,上大學,努力的開拓眼界,有能力讓自己過上好日子,也有余力幫別人."

"等咱們哪天變成億萬富翁了,您就會發現,別說一個兒子,就算您想要十個兒子,一百個兒子也不愁沒有,而且我保證,他們個個孝順."

"時代不同了,咱們女性也照樣能撐起一片天!"

倪煙這番話說的深入肺腑,讓倪翠花沉默了好久.

她想說點什麼反駁,可卻發現自己找不到任何話來反駁.

的確是她想得太狹隘了.

倪翠花點點頭,"煙煙你說的對,咱們以後不靠任何人!"

見母親能想得通這個道理,倪煙就放心了不少.

她最怕倪翠花會鑽到死胡同里.

倪煙拿起一張餃子皮,接著道:"媽,您這餃子包的那麼好看,快教教我吧."她是真的想學.

見倪煙的求知欲望這麼茂盛,倪翠花也就沒有再次拒絕,而是手把手教了起來,倪煙本就聰明,加上重生的洗禮,這學起東西來也快,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學會了.

而且包出來的餃子也不比倪翠花的遜色多少.

母女二人不到十五分鍾,就包好了一百只餃子.

第二天.

倪煙一大早就起床了,她先是將昨天晚上泡好的大米和薄荷葉放進砂鍋里,小火熬制著,然後又開始煎柳葉餃.

鍋里放了一層菜籽油,油熱之後在放柳葉餃,一陣"滋滋"的響聲之後,小廚房里就充滿了一股勾人的香味兒.

柳葉餃被煎的兩面金黃,色澤均勻,像個金元寶似的,非常好看.

倪煙忍不住嘗了一個.

入口邊上外焦里嫩的口感,一口咬下去,酸菜結合著豬肉的鮮香味便在口腔里蔓延開來.

還帶著淡淡的酸辣味.

鮮而不膩.

讓人味蕾大開.

一連吃了四個柳葉餃之後,倪煙將煎好柳葉餃裝了一些到保溫盒里,剩下一些留給倪翠花和倪成貴當早餐.

保溫盒是三層的.

第一層裝薄荷粥,第二層裝煎餃,第三層倪煙炒了一盤萵筍炒肉絲.

《日用本草》曾言:萵筍,利五髒,補筋骨,開隔熱,通經脈,去口氣,白齒牙,明眼目.

老年人的視力本就不好,多吃萵筍可以保持明目的效果.

而且,倪煙炒萵筍的時候,火候把握的比較好,吃起來清脆爽口不說,還唇齒流香,萵筍配上薄荷粥和煎餃都是非常不錯的搭配.

而且柳葉餃本就是開胃的,相信老太太一定會吃得非常開心的.

將所有的東西都裝在保溫盒里之後,倪煙看到一旁的酸梅湯,于是又找來一個玻璃杯,裝了滿滿一杯酸梅湯進去.

李功成給了她一百塊錢,她總要讓老太太吃的開心一點.

要讓人覺得這一百塊錢花得值.

准備好老太太的吃食之後,倪煙這便開始准備今天要出攤的東西.

匆匆喝完一碗剩下來的薄荷粥,倪煙才推著自行車往外走去.

此時,東方才開始泛出魚肚白,但田野間卻盡是勞作的人們.

大家都想趁著太陽還沒出來的時候多干點活.

等太陽出來了,溫度太高就干不了多少活了.

倪煙來到攤位前的時候,李功成已經照例已經在等著了.

"小倪,我來幫你."他跑過來幫倪煙一起卸車.

"謝謝."倪煙禮貌的道謝.

倪煙的車後座帶著兩大鐵桶的酸菜魚湯,這鐵桶看上去不大,但卻重的很,李功成用雙手居然都抱不起來.

"還是我來吧."倪煙微微一笑,伸手接過鐵桶.

于是乎,當李功成看見她將兩桶桶酸菜魚湯都輕飄飄的拎在手中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

這姑娘,是吃什麼長大的?

力氣居然這麼大!

李功成第一次感覺到,他長這麼大,居然還不如一個姑娘.

他賺錢不如倪煙賺得多也就算了......

現在居然連力氣都比不上倪煙了.

不過倪煙這姑娘還挺奇怪的,明明昨天早上就已經沒什麼生意了,今天還准備了這麼多食材.

她這是准備賣到明天早上嗎?

是不是有點缺心眼.

其實倪煙才不是缺心眼呢.

正因為昨天早上他們已經吃過其他家的酸菜魚面了,所以今天早上她才會多准備一點的.

因為倪煙有預感,今天早上,她的生意一定比前天還要好!

當然,李功成並看不出來了這里面的門道.

畢竟,他並不是個生意人.

懷著這種複雜的心情,李功成走到倪煙面前,正欲開口,只見倪煙笑意盈盈地開口道:"李先生,今天早上還是老規矩嗎?"

"是的."李功成點點頭.

"好,那您稍等會兒."語落,倪煙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將裝有保溫盒的袋子遞給李功成,"這是昨天說好的早餐,我就隨便做了點,也不知道老太太吃不吃的的慣."

"謝謝,你手藝這麼好,老太太一定非常喜歡的."李功成笑眯眯地接過飯盒.

不一會兒,一碗香噴噴的酸菜魚就被放在了李功成面前.

同時,還有一杯紫紅色的汁水.

"這是什麼啊?"李功成指著杯子里的酸梅湯問道.

倪煙笑著解釋道:"這是酸梅湯,我自己熬的,第一杯不收費,您先嘗嘗?"

"好."李功成立即端起來嘗了一口,然後及其震驚的道:"小倪,這個酸梅湯真是太好喝了!多少錢一杯啊?"

"一毛錢一杯."倪煙回答.

一毛錢一杯?

這麼好喝的飲料,居然這麼便宜?

李功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街上那些大白梨汽水都賣到一塊五一杯了!

這個酸梅湯比大白梨不知道要好喝多少倍!

"一,一毛?"李功成不確定問道.

倪煙點點頭,"對,是一毛."

倪煙是個生意人,自然不會做虧本的生意.

雖然一毛錢一杯的酸梅湯確實不貴,但是薄利多銷,而且還可以帶來更多的客戶.

假如她一上午可以賣五百杯酸梅湯的話,那就是賺50塊錢.

拋去成本,最起碼能賺45塊.

最重要的是,酸梅湯做起來比酸菜面要簡單很多,而且裝酸梅湯的杯子並不是很大,比碗要小很多,五百杯並沒有多少.

李功成接著道:"那再給我來一杯!"

"好的."倪煙又倒了一杯酸梅湯遞給李功成.

大概過了幾分鍾左右,原本還很冷清的攤位前,陸陸續續就來了很多的食客.

沒一會兒,幾張桌子都滿座了.

倪煙照例給每人都送了一杯酸梅湯.

毫無意外,喝過的人都一致好評,而且全都點了一杯.

一杯大白梨汽水都可以買十杯酸梅湯了,而且酸梅湯還比大白梨汽水好喝,只要長了腦子的人,都不會吝嗇那一毛錢.

不多時,倪煙的小攤位前,就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還是這里的味道正宗."

"那邊雖然便宜了五分錢一碗,但是我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還好我跑得快,要不然肯定又要排在後面了."

"小老板,我要一碗酸菜面."

"我也要一碗."

"......"

李功成坐在桌子前,看著在攤位前不慌不忙的燙面的倪煙,眉眼里滿是震驚.

難怪她今天早上會准備這麼多食材,原來是早就料到了這一幕.

倪煙這邊人滿為患,在反觀孫春香那邊,只有寥寥無幾的幾桌人.

孫春香原以為今天早上來吃面的人也會爆滿的,所以特地准備了兩千多份的湯面,甚至還叫上了自己娘家的弟媳婦一起來幫忙.

但是她沒料到會是這個情況.

明明昨天早上她的生意還是很好的.

難道說是倪煙那個賤丫頭又在耍什麼壞心眼了?

這個不要臉的賤丫頭!

孫春香咬了咬唇,朝著身側的弟媳婦道:"香芝,你在這邊看一會兒,我過去那邊看看."

趙香芝點點頭,"好的嫂子,你去吧."

孫春香轉身離開了攤位,來到倪煙這邊.

果不其然,倪煙這邊排起了長長的隊伍.

看到這一幕,孫春香的臉都氣綠了!

好啊!

果然是這個賤丫頭搶走了自己生意!

真是太不要臉了!

孫春香恨不得撲上去,一把將倪煙掐死.

都是這個賤丫頭,先是害自己女兒進了牢房,兒子被迫休學,現在又來搶自己客戶.

她是不是覺得自己就那麼好欺負呢?

不行!

自己不能就這麼地讓她把自己的客戶都搶走了.

孫春香滿臉笑容走到隊伍的中間,"這隊還排得怪長呢,你們大家還不知道吧,那邊也有一家賣酸菜魚面的,比這個便宜五分錢一碗不說,還不用排隊呢,而且味道比這家好十倍!"

此言一出,排隊的人群中立即有個短發女子問道:"真的嗎?"

孫春香忙不迭的點頭,"瞧你這大妹子問的,我還能說謊不成?就在那邊,你看."

短發女子立即墊著腳,往孫春香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看清楚方位之後,一臉失望的道:"哦,你說的是那家啊?"

"對對對!"孫春香忙不迭地點頭,"就是那家."

短發女子接著道:"那家昨天早上我去吃過了,味道根本就沒這家的好,雖然便宜是便宜了點,但是魚腥味特別濃......"說到這里,短發女子像是發現了什麼,一臉恍然大悟的道:"哦,我認出來了,你就是那個攤位的老板吧?"

孫春香沒料到這個短發女子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她還沒來得及接話呢,邊上立即有另外的食客道.

"那家我昨天早上也去吃過了,味道確實不太好,所以今天早上我又回小老板這里來了."

"對對對,我也去過了."

"還是這邊的味道好."

"......"

孫春香的臉色越來越黑的,只能在這議論聲中,低著頭跑走了.

像一只灰溜溜的喪家之犬.

她在想著,這些人該不會是倪煙雇來的吧.

倪煙那個賤丫頭的的面條哪有那麼好吃!

她又不是沒吃過!

回到自己的攤位之後,孫春香遞給趙香芝三毛錢,然後道:"香芝,你拿著這些錢去對面買碗酸菜魚面來."

她倒是要看看,那賤丫頭的面條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好吃!

趙香芝一臉驚訝的看著孫春香,問道:"嫂子,咱們家不是就是賣酸菜魚面的嗎?為啥還要浪費錢去買?"

孫春香有些不耐的道:"讓你去你就去!"

當下趙香芝也不敢在說些什麼了,拿著錢,往那邊走去.

心里卻已經把孫春香罵了個千八百遍.

切!

不就是仗著自己有幾個錢嗎?

有什麼了不起的!

有錢就可以拿她這個當弟媳婦的當牛使?

趙香芝排了好久的隊,才買到了一碗酸菜魚面.

當她端上這碗面條時,才知道,孫春香為什麼要花費3毛錢來讓她買一碗回去.

同樣都是酸菜魚面,卻是天和地的差別.

這家的酸菜魚面,色澤,湯汁,賣相,都是頂好的.

光是這麼聞著,也讓人直吞口水.

難怪孫春香的面攤會沒人光顧.

孫春香嘗了一口趙香芝買回來的面條,這面條剛入嘴,她就皺了皺眉.

因為她很明顯的感覺到,相比兩個星期之前,這碗面條的味道又好了不少.

濃香酸爽.

讓人忍不住吃了一碗,還想再吃第二碗.

孫春香又從碗底扒出一塊酸菜出來,很快,她便察覺到,這酸菜和自己在市場上買的酸菜不一樣,研究了酸菜魚面這麼長時間,孫春香自然是知道這碗面的精華都在酸菜上.

倪煙之所以能做出這麼好吃的酸菜面,多半都要歸功于酸菜頭上.

也就是說,只要能找到這酸菜是在哪里買到的,她就能做出同樣好吃的面條了.

想到這里,孫春香的臉上又重新揚起了得意的笑容.

孫春香本就是京城當地人,她想要找到這種酸菜是在哪里買來的,簡直就再容易不過了.

等著吧!

她一定可以找到同樣的酸菜的.

**

李功成將倪煙做好飯菜送到莫家時,莫家正好來了客人.

是個很年輕的女人,長得倒也算是標志.

如果他在沒看見倪煙之前,一定會覺得這是個美人.

但是在見了倪煙之後,他覺得,他先前見過的所有人,都擔不上'美人’這兩個字.

甚至可以這麼說.

倪煙之後,再無美人.

年輕女人正坐在沙發上,陪著莫老太太說話.

可以看得出來,莫老太太很喜歡她,說話間,眉眼里滿是笑容.

"老太太."李功成走了過去.

"小李來了."莫老太太笑著抬眸.

李功成將手中的保溫盒放到茶幾上,接著道:"老太太,這是二爺讓面攤老板小倪做的飯菜,您嘗嘗,要是合您胃口的話,二爺說,以後天天讓她給您做."

莫老太太點點頭,有些失望的道:"今天早上沒有買面條帶回來嗎?"

面條當然是買了,只不過讓宋二爺半路上劫走了而已.

當然,這些話李功成不能當著老太太的面說出來,他笑著道:

"老太太,早上吃面條不容易消化,您先試試這些飯菜合不合您的胃口."

"行,"莫老太太點點頭,"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李功成朝莫老太太彎了彎腰,然後轉身離去.

莫老太太轉眸看向身側的年輕女人,笑著道:"仙仙啊,我告訴你,這小倪的手藝可好了,你還沒吃早飯吧?咱們一起吃,看看這保溫盒里都有些什麼好吃的."

------題外話------

小可愛們大家好呀,咱們又見面了哦,以後大概每天中午12點昨天更新哦~

上篇:070:得下一劑猛藥    下篇:072:那個人,是倪煙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