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081:又一條財路,倪大柱進了監獄   
  
081:又一條財路,倪大柱進了監獄

g,更新快,無彈窗,!

倪煙笑著道:"您不用這樣,行醫救人本就是我們神醫醫者的責任,神醫就更不敢當了,咱們華國讓人才濟濟,有太多醫術比我更高明的人."

她音調淺淺,染著淡淡的笑意,眉眼間並沒有驕傲自負,也沒有因為醫好了頑疾的那種得意洋洋,反而謙遜怡然,讓人一樣看上去非常舒服.

周素花看著倪煙,臉上全是笑容.

倪煙接著道:"咱們大家別站在外面了,快進屋坐."

後面楊大海和楊長征拎著大包小包進了屋.

很簡單的農家小屋,里面並沒有什麼貴重的家具,只有簡單的桌椅板凳,卻顯得窗明幾淨,溫馨不已,空氣中還飄著淡淡玉蘭香.

周素花循香望去,在窗台那邊看到了一支干玉蘭花,干玉蘭花雖然沒有鮮活時的那麼鮮豔,但仍然漂亮打眼,也不知道主人用了什麼方法,才將新鮮玉蘭花保存成這樣,不過這也恰巧彰顯出了主人的蕙質蘭心.

日子雖然過的清貧,但生活卻非常有儀式感,這種感覺真的非常好.

倪煙忙著給眾人泡茶.

也是這時,倪翠花抱著孩子從里屋出來,看到屋里的眾人,她愣了愣.

倪煙立即給倪翠花介紹:"媽,這是國寶的爺爺奶奶,這是國寶的爸爸."

倪翠花這才反應過來,笑著跟大家打招呼.

此時的倪翠花再也沒有三個月之前那種剛進城的自卑感,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自信.

一前一後,判若兩人.

周素花拉著倪翠花的手道:"煙煙媽,你可真是養了個好女兒,如果不是她的話,我們家國寶哪里有現在?"

倪翠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國寶奶奶你們不用這麼客氣,其實我們家煙煙也沒做什麼,只是開了一張藥方而已."

倪翠花是一個很淳樸的人,她雖然在心里為女兒而自豪著,卻絲毫沒覺得這有什麼值得楊家人勞師動眾的來感謝她們,而且,救人本就是積陰德的好事,不值得拿出來顯擺.

雖然只是一張藥方而已,卻救了楊國寶的一條命.

周素花對倪煙感激不已,同時也在感慨著,怪不得倪煙小小年紀就那麼沉穩,懂事.原來是有一個言傳身教的好母親.

倪煙將泡好的茶端給眾人.

周素花和楊大海端起來淺嘗了口,夫妻二人對視了一眼,眼底皆是不可思議的光.

這茶水不同于普通的茶,入口不但有清冽的茶香,細細品來,竟還摻雜著一絲絲甘甜的果味,入口清爽,甘甜,生津止渴,回味無窮.

楊大海專業品茶二十多年,還從未喝過口感這麼好的茶!

"小神醫,你這個是什麼茶啊?"

見父親這麼激動,楊長征也立馬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果然!

這茶的味道確實讓人驚豔!

連他這種平時不怎麼喝茶的人,都感覺特別好喝,楊長征又忍不住喝了一大口.

倪煙接著道:"這就是普通的綠茶,只不過我在炒茶葉的時候,發了些陳皮和水果干,所以在喝起來時候有普通茶葉沒有的果香味."

楊大海點點頭,"難怪我喝起來來的時候感覺有一股果香,小神醫你真是太厲害了."

要知道,炒茶葉可不是一般人能炒的,這個不光要掌握好火候,還要一定的技巧,要不然茶葉就會炒糊炒焦,影響口感.

但是這個茶葉的口感卻剛剛好,沒有十來年的功底,根本炒不出來這樣的茶,更何況,倪煙還在茶里加了其他東西,這就更不好炒了.

楊國寶立即站起來,揚起可愛的小腦袋,一臉傲嬌的道:"那是!爺爺,我倪煙姐姐可厲害呢!她什麼都會做!"

倪煙在楊國寶心里簡直就是全能小仙女!

不但長得漂亮,還會醫術,會做飯,會做面包,還會炒茶葉......

怎麼辦,他現在越來越喜歡倪煙姐姐了!

周素花從倪翠花懷里接過小倪云,"這孩子真可愛,叫什麼名字啊?"

"她叫倪云,云朵的云."倪翠花道.

"云云,小云云,小云云不但名字好聽,長得也好看."周素花非常喜歡小倪云,眉眼間盡是慈祥的笑,"對了,我們還給小云云帶了見面禮,美鳳,快把東西拿出來."

王美鳳立即從包里拿出紅色的禮盒.

禮盒里裝的是長命鎖和兩個金手鐲.

這些金首飾少說也要一千塊錢了,倪翠花惶恐道:"國寶奶奶,你們真的不用這麼客氣,我們哪里受得起這麼大的禮!"

"受得起受得起!"周素花笑著道:"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煙煙媽,煙煙是我們全家的活菩薩,你可不許拒絕!你看咱們小云云戴著多好看呀!"

小倪云生的白白胖胖的非常討喜,此時帶上金手鐲和長命鎖之後,整個人就像是從年畫中走出來的福娃一樣,可愛極了.

金鐲子上帶著鈴鐺,小倪云只要一動起來,鈴鐺也會跟著響,悅耳的聲音聽得心情都跟著好了起來.

倪翠花在客廳里招待客人,倪煙則是去廚房里燒飯了.

現在已經十點多了,等做好飯差不多十二點,剛好就是吃飯的時間.

葷菜就燒一個酸菜魚,東坡肉,辣炒田螺,再來一只烤雞.

素菜就來一個木耳奶白菜,包菜炒粉絲.

粉絲是小花送過來的,家里自制的粉絲,不僅健康無汙染,而且口感非常好.

涼菜就來一個涼拌涼皮.

倪煙看了看,發現昨天鐵蛋媽媽送的豆腐還剩下一塊,湯就燒蝦滑豆腐湯.

葷素搭配,有魚有肉還有雞,雖然只有七菜一湯,但是在這個年代來說,普通人過年也吃不到這麼豐盛的.

敲定好菜單之後,倪煙就去給面包窯生火,然後順便將昨天買的大公雞給宰了.

別看倪煙長得白白淨淨,挺漂亮一小姑娘,可宰起雞來卻手起刀落,一點也不含糊.

她一手拿雞,一手拿著菜刀,分明是有些血腥的畫面,卻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王美鳳走過來給倪煙幫忙拔雞毛.

倪煙笑著道:"王阿姨,您不用忙活,我自己來就行."

王美鳳笑著道:"沒事,反正我也閑著也是閑著."

總不能他們都在閑著,讓倪煙一個人燒飯,這算什麼理兒?

王美鳳從小在村里長大,雖然後來嫁到市里去了,但干起活來仍舊是一把好手,她利索地將雞毛拔好,將雞清洗好,接著又去清洗其它蔬菜,倪煙也阻止不了,只好隨她去.

洗好青菜後,王美鳳又坐在灶台下生火,火光映著王美鳳的笑臉,灶台上傳來噼里啪啦炒菜聲和菜香味.

雖然王美鳳之前吃過倪煙做的飯菜,但還是忍不住的驚歎.

真是太厲害了!

小姑娘雖然才十七歲,但是卻比很多成年人要優秀很多,這才是真正的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十二點左右,倪煙便完美燒完這七菜一湯.

飯桌上,驚歎聲連連.

"好吃!"

"這味道可以."

"小神醫你真是太厲害了!"

周素花從來都不知道,連螺螄都能燒的這麼好吃,畢竟這東西在平時就是拿來喂鴨子的.

還有這東坡肉,口感甜香,柔糯不膩,入口即化.

烤雞更是酥脆不已,外焦里嫩,一口咬下滿嘴流油.

其中最為出挑的便是這酸菜魚,魚肉上裹著澱粉和雞蛋液,入口鮮嫩爽滑,開胃又下飯,結合了酸菜與辣子酸辣鮮香,魚肉吃完後,讓人恨不得連魚湯都一起喝下去.

就算是在大飯店,也吃不到這麼好吃的飯菜!

沒想到小姑娘不但長得漂亮,醫術高明,連帶著廚藝都這麼好!

這味道簡直讓人驚豔!

"小神醫,你這個烤雞是用什麼烤的啊?"楊長征好奇的問道.

因為他並沒有在屋內看到任何可以燒烤的工具,而且烤雞端上來的時候是熱乎的,也不可能是在外面買的,更何況,現在烤雞烤鴨類的是緊俏食品,根本不容易買到.

倪煙解釋道:"是用外面的面包窯烤的."

"面包窯?"楊長征站起來道:"方便讓我看看是什麼樣的嗎?"

"可以."倪煙點點頭.

看到倪煙點頭,楊國寶很興奮的道:"爸爸爸爸,我帶你去!這個面包窯還是我跟倪煙姐姐一起做的呢."

楊國寶將楊長征帶到了院子里.

面包窯位于院子的角落,面積不大,是個大熊腦袋的形狀,下面堆放著干柴,在大熊的腦袋的左邊畫著兩個小人兒,小人兒的旁邊寫著"1983年夏,姐姐和國寶."

前面幾個字寫的英氣灑脫,後面幾個字雖然略顯稚嫩,放組合在一起,卻並不違和,反而別具美感.

"這個面包窯是你倪煙姐姐親手做的?"楊長征不敢置信的問道.

楊國寶點點頭,"對的!我倪煙姐姐可厲害呢!爸我跟你說,這個面包窯也很厲害,它不但能烤雞,還能考面包和水果干呢!"

一想到那些吃的,楊國寶的眼底就冒出了星光.

聞言,楊長征的眼底滿是驚歎.

其實面包窯這種東西他不是第一次見,他以前在國外出差的時候見過,因為用面包窯烤出來的東西比烤箱烤得要好很多,所以國外的家家戶戶門口幾乎都有一個面包窯.

但是在國內,楊長征還是第一次見面包窯.

面包窯的制作看起來簡單,其實非常複雜,得專業的泥水匠才能做出來.

實在無法想象,倪煙一個小姑娘,是怎麼做出來這個東西的.

這個小姑娘,遠比表面上看上去要強大太多.

連楊長征這個成年人都自歎不如!

楊國寶在鄉下呆了三個多月,所以對這里的環境比較了解,當下又帶著楊長征四處逛了逛,沒一會兒,爺爺楊大海也走了出來.

客廳里,幾個女人聊得正歡.

周素花以前沒退休的時候在單位里是領導,這當領導的人,自然沒有普通人那麼好相處,讓王美鳳沒想到的是,婆婆居然跟倪翠花聊得那麼投機.

看來還真是緣分呀!

倪煙在端著杯子喝茶,嫋嫋水蒸氣氤氳出如玉般的肌膚,看的王美鳳羨慕不已.

"煙煙,你這皮膚可真好!不像我,到這個季節臉上就亂七八糟的."

倪煙不好意思的笑笑,抬頭王美鳳的臉上起了幾個小紅點,關心的道:"王阿姨,我看您是干性皮膚,之所以會長痘,應該是護護膚品沒選好吧?干性皮膚一定要注意補水."

王美鳳道:"我從小到大皮膚就這樣,一到冬天就特別干,還容易長小疙瘩."

說起皮膚問題,其實王美鳳也挺苦惱的,她大大小小也用過不少的護膚品,但是都沒什麼用,甚至連進口的護膚品都用了,有的護膚品用了不但起不到一點點的作用,反而情況還會變得更嚴重.

現在還是初秋季節,她臉上的問題還不太明顯,一旦到了深秋和冬天的時候,整張臉都是干皮和紅點點,難看的很.

所以每當到了秋冬季節,王美鳳都不想出門,甚至連班都不想上.

"王阿姨您等我一下."倪煙突然從凳子上站起來,往屋子里走去.

王美鳳有點懵.

沒一會兒,倪煙便走出來了,她手上還拿著兩個白色的小瓷瓶,"阿姨,您試試這個,這個是我自己制作的護膚品,這個是用來洗臉的,這個是用來塗的."

小瓷瓶本來是用來裝藥丸的,但倪煙一時間沒找到合適的東西裝洗面奶和蘆薈膠,所以只好用小瓷瓶代替.

洗臉的?王美鳳好奇的道:"是洗面粉嗎?"

這個年代還沒有洗面奶,但是已經有了洗面粉,這個時候海都的一款四合一洗面粉最出名.

洗面粉這東西王美鳳之前也用過,但是基本上都沒什麼作用.

倪煙笑著解釋道:"這是洗面奶,用法和洗面粉一樣,但是效果應該比洗面粉要好很多,尤其是對您這種干性肌膚."

倪煙在前世也是個愛美達人,在護膚上做了很多的工作,肌膚上的問題,她一眼就看出來了.

王美鳳揭開瓷瓶的蓋子聞了聞,淡淡清香中還夾雜著絲絲奶香,味道很好聞,怪不得叫洗面奶.

"那這個呢?"王美鳳接著道.

倪煙接著道:"這是蘆薈膠,洗完洗面奶之後,這個是用來塗在臉上的."

王美鳳點點頭,笑著將兩個小瓷瓶收起來,"煙煙,那阿姨就不跟你客氣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倪煙那麼有本事,從她手底下出來的東西肯定不是差的,萬一真的有用呢?

倪煙笑著道:"不用客氣."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便到了下午三點多,王美鳳等人提出道別.

因為楊長征非常喜歡倪煙炒的茶葉,所以倪煙還給他們裝上了一大桶茶葉.

華國人講究禮尚往來,倪煙總不能讓他們空著手回去.

起初的時候楊大海怎麼也不肯收下,來到這里,倪煙不但好吃好喝的招待他們,還那麼客氣,一點點神醫的架子也沒擺,他們怎麼能收倪煙的東西呢?

別看茶葉只有一桶,炒起來卻要花費不少的時間.

倪煙卻一再堅持,"楊爺爺,你們帶了那麼多禮物來,我這只是一點心意而已,您要是不收下的話,下次可不歡迎您再來我們家做客了."

聞言,楊大海只好收下茶葉,"既然如此,那我就卻之不恭了.小神醫,以後大家都是朋友了,有空你一定得帶著你媽媽和妹妹去我們家玩,順便認認門."

倪煙點點頭,"好的楊爺爺,有空一定上門叨擾."

楊大海看著倪煙,眼底皆是欣賞的神色,這小丫頭真是太懂事了!要是他的孫女兒的話,哪怕是做夢,他都能笑醒.

"倪煙姐姐再見,花姨再見,有時間記得來我家玩哦!"

倪煙點點頭,朝楊國寶揮揮手,"國寶再見."

**

另一邊,倪大柱和劉娟回去之後,怎麼想都不得勁.

氣得茶飯不思.

為了租下那個攤位,他們家花費了300塊錢.

300塊錢呢!他們辛辛苦苦攢了一年的積蓄.

不行!

他們不能就這麼虧了300塊錢!

倪煙在買商鋪的時候,可有經過倪大柱這個舅舅的同意了?

倪翠花現在沒有男人,倪大柱這個做哥哥就是倪家唯一的男人,倪家當家做主的應該是倪大柱這個哥哥才對!

要買商鋪,也必須得經過倪大柱這個一家之主的同意.

劉娟越想越覺得是這個理,轉頭看向倪大柱,"你現在就去找倪煙那個賤丫頭要錢!"

倪大柱歎了口氣,"娟兒,算了吧,咱們還是安安心心的過日子吧,就算倪煙在有錢,她也只是個沒出息的個體戶而已,咱們可是光榮的工人家庭!她能比上?"

他們找了倪煙兩次,第一次被京華村的小崽子們揍得半死,第二次直接賠了300塊錢.

倪大柱是真的怕了!

"算了?"劉娟憤怒的道:"倪大柱你個沒出息的孬種!這件事怎麼能就這麼的算了?倪煙那個賤丫頭現在沒有爹,倪翠花也沒有男人,你現在就是倪家唯一的男人,讓倪煙給錢,是天經地義!你現在就去!"

"我去哪兒要錢?娟兒,你忘記上次咱們在京華村的事情了嗎?"雖然劉娟說的挺有道理的,但是倪大柱新傷未好,對京華村仍舊有很深的恐懼.

"你去那個賤丫頭新買的商鋪!"劉娟接著道:"讓她以後每個月最起碼給咱們一萬塊錢!她要是不給的話,你就砸了她的店鋪,讓她做不成生意!"

既然倪煙不讓他們好過,那他們也不會讓倪煙好過!

大不了就拼個魚死網破!

不想給錢?沒門.

劉娟咬著牙道:

"到了那你也別主動打人,你就砸東西,不讓他們裝修!最好鬧個天翻地覆!這次她要是敢敢打你的話,你也別還手,讓她打!到時候真打出了什麼毛病的話,咱們全家就賴在她那個商鋪里,讓她負責給你養老!拖也要拖死她!"

清官還難斷家務事呢!

倪煙想找處說理?

難!

而且這次也不比在京華村,在京華村有一群刁民幫著她呢,這次在市里,看還有誰能幫她?

聞言,倪大柱眼前一亮,"娟兒,你真是太聰明了!"

劉娟得意的笑道:"那是!"

倪大柱接著道:"那我明天上午就去."

"嗯,"劉娟點點頭,"我跟你一起去."

第二天上午,倪大柱和劉娟便去了倪煙新買的那個商鋪.

去的時候,工人正在里面裝修.

倪大柱二話不說,直接搶走工人手上的刮牆刀就扔在了地上,將地上泥桶黃沙踢得滿屋子都是,現場瞬間便一片狼藉.

而劉娟則是坐在地上又哭又鬧,痛罵倪煙沒有良心.

"你是誰?"其中一個工人一把抓住倪大柱的手腕,呵斥道:"干什麼呢?"

旁邊的其他工人也都捋起袖子,做出要打架的樣子.

敢在倪煙這里鬧事?

不想活了吧?

倪大柱道:"我是誰?我是倪煙的舅舅!也是這家商鋪的老板!倪煙呢?讓那個賤丫頭出來見我!"

倪煙的舅舅?

聽到這句話,王金芳立即就罵道:"兩個不要臉的畜牲,有娘生沒娘養!還嫌上次在京華村丟人丟的還不夠嗎?今天還跑到這里來丟人!"

王金芳可是罵人的一把好手,連罵一百句都不帶重複的,而且罵的話都特別髒!

倪煙和王鐵牛在里面商量裝修方面的問題,聽到外面的動靜聲,兩人立即往外走去.

看到外面鬧事的人是倪大柱時,倪煙也不著急,拉住一臉憤怒的王鐵柱,低聲道:"鐵牛叔,讓他鬧!讓他們把這件事鬧的越大越好!你去告訴金芳阿姨也別管這件事了,然後再麻煩您去警局走一趟."

倪大柱總這樣也不行,得讓這件事有個了斷!

倪煙現在很慶幸,這件事不是發生在開業那天,要不然多糟心?

聞言,王鐵牛瞬間就明白了倪煙的用意,立即跑到外面,在王金芳身邊低聲耳語了幾句,王金芳正准備捋起袖子好好跟這兩個畜生扯一扯呢,聽了王鐵牛的話,她又放下了衣袖.

說完之後,王鐵牛就悄悄轉身離開了商鋪,王金芳又小聲的將王鐵牛的話轉達了給其他人.

其他人也都各忙各的去了,不再理會倪大柱.

見他們這樣,倪大柱還以為他們這是被他這層舅舅的身份給嚇到了呢!當下就更加囂張起來!捋起袖子,將屋內所有能砸的東西,都砸了個稀巴爛!

看到外面的火候差不多了,倪煙這才不急不慢地走出去.

"倪大柱,你這是在干什麼呢?"倪煙憤怒地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是犯法的?"

"犯法?"倪大柱囂張的道:"我砸自己家的東西怎麼犯法了?賤丫頭,既然你翻臉不認人,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你今天要是不給錢的話,這個商鋪你就別想裝修了!"

自己家的東西?

倪煙微微勾唇,這倪大柱可真有臉說出這句話!

惡不惡心?

倪煙看了眼門外,接著道:"你想敲詐多少錢?"

倪煙這個賤丫頭終于知道怕了!

她要是在這樣的話,不就沒那麼多事了嗎?

倪大柱理也沒注意聽倪煙的話,直氣壯的道:"一萬!而且以後你每個月都要給我們一萬塊錢!"

一想到自己以後也是萬元戶了,倪大柱又忍不住激動起來.

"你這屬于敲詐勒索!是流氓行為!"倪煙義正言辭的道:"你眼里還有沒有法律了?"

倪大柱囂張的道:"在老倪家我就是法律!你今天要是不給錢的話,老子就把這破商鋪拆了!讓你做不成生意!"

呵.

他就是法律?

口氣還挺大.

這話音剛落,王鐵牛就帶著幾個公安魚貫而入.

而倪大柱那些大言不慚的話,也被公安全數聽去.

"公安同志,"王鐵牛指著倪大柱和劉娟道:"就是他們!就是他們在尋釁滋事,敲詐勒索!還砸壞了我們那麼多東西!"

倪大柱和劉娟直接就傻眼了,他們沒想到,公安會突然過來!

兩副冰冷的手銬直接銬在了劉娟和倪大柱的手上,"兩位同志,你們目前涉嫌損壞私人財務,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罪,請馬上跟我們走一趟!"

嚴打期間,如果坐實這些罪名的話,就會有牢獄之災.

劉娟喊冤,"公安同志,冤枉啊!我們沒有!我們真的沒有,只是家務事而已,這丫頭叫倪煙,我愛人倪大柱是她的舅舅!我們在跟她鬧著玩呢!"

"舅舅?舅舅就能敲詐勒索?尋釁滋事?損壞他人財物了?你們還有沒有把法律放在眼里了?"

冤枉?

鬧著玩?

把人家商鋪禍禍成這樣,還有臉說鬧著玩?

真當他們這些公安是瞎子,是聾子嗎?

倪煙站出來道:"公安同志,我叫倪煙,是這家商鋪的老板.我媽從小就是個孤兒,根本沒有兄弟姐妹,這個人最多只是從小跟我媽一起長大而已,他根本不是我舅舅!"

倪大柱原本的戶頭早就被注銷被遷到了劉娟這里,而倪翠花也擁有了獨立的戶口,倪大柱和倪翠花又沒有血緣關系,想要證明他們是親兄妹,真是太難了!

為首的公安點點頭,"倪煙同志請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人民公安一定會還你一個公道."

"那就麻煩你們公安同志了."

劉娟氣得破口大罵,"倪煙你這小賤蹄子!你連親舅舅都不認!你還有沒有良心?小賤蹄子,你遲早會遭天打雷劈的!"

倪煙也不生氣,而是轉眸看向公安,"公安同志,請問辱罵他人算犯法嗎?"

"算的!"公安點點頭,"根據我國《治安管理罰法》第十條治安管理處罰......"

公安一句話還沒說完,劉娟就嚇得閉上了嘴巴.

小賤蹄子!

劉娟又氣又惱!差點背過氣去!

公安取了證記了筆錄之後,就帶著倪大柱和劉娟上了警車.

三天後,警局那邊傳來消息,倪大柱因為敲詐勒索和尋釁滋事罪被判刑五年,而劉娟作為從犯則是被罰款100塊錢,拘留15日.

不但這樣,劉娟還要對被損壞的財務對倪煙進行賠償.

經過鑒定,賠償金額是50塊錢.

來保釋劉娟的人是劉娟的弟弟劉強,劉娟一看到劉強就委屈的哭了起來.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件事最後居然演變成了這種局面.

不但錢沒了,現在連人都沒了......

"行了姐!別哭了!"劉強道:"我早都說了,倪大柱那個窩囊廢配不上你!現在出事了也好!明天咱們就去法院起訴離婚,你還年輕,能找到比倪大柱條件優秀一百倍的!"

劉娟不但臉蛋好,身段也好,而且還是城里戶口,廠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不已呢.

先前倒是便宜了倪大柱那個窩囊廢!

聞言,劉娟心里好受了不少,點點頭道:"行,強子,姐都聽你的."

在接到公安送過來的五十塊錢,得知倪大柱的最終結果時,倪煙大大的松了口氣,終于徹底的解決了個麻煩,倪大柱這種人是罪有應得,沒什麼值得同情的.

就是便宜了劉娟!居然才拘留了十五天!這種人也應該關上十年半載的!

回家之後,倪煙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倪翠花.

倪翠花聽後也沒有特別的反應,反而還笑著道:"先前媽還在擔心,以後他們以後會不會去商鋪找你麻煩呢,現在終于不用擔心了."

見倪翠花這樣,倪煙便徹底的放了心.

王美鳳回去之後,抱著試試看的心態,用了下倪煙送的洗面奶和蘆薈膠,沒想到,這洗面奶和蘆薈膠的效果會這麼好!

現在她的臉上不但沒有任何紅疙瘩和干皮,反而光滑不已,變化非常明顯,讓一起上班的同事羨慕不已.

"美鳳,你這段時間都在用什麼護膚品呢?皮膚變得這麼好?推薦我也用一下唄?"

"對對對,也推薦我們用一下唄?"

"有好東西可不能藏私!要漂亮大家一起漂亮!"

"就是就是!"

王美鳳所在的工作單位是外企,里面同事都不是差錢的主兒.

見倪煙的制作出來化妝品這麼受歡迎,她也非常開心,說不定,她還能因此誤打誤撞幫倪煙一把.

王美鳳故作神秘的道:"我用的是洗面奶和蘆薈膠,不過這兩樣東西在外面可買不到,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神醫自己研究出來的,就是那個治好了我兒子癲癇病的神醫."

王美鳳這麼說也沒錯,因為在她眼中,倪煙就是個無所不能的神醫.

"真的假的?醫生還能做護膚品?"有人表示懷疑.

王美鳳笑著道:"真的假的難道你們看不出來嗎?以前我的臉到了秋天是什麼鬼樣子,你們也不是沒見過!為了這張臉,我不知道走了多少彎路,浪費了多少錢!幸好遇到了那個神醫!"

聞言,其他同事紛紛點頭表示贊同,他們跟王美鳳同事好幾年了,王美鳳以前是什麼情況,她們在清楚不過!

而且,王美鳳這平時為人處世就非常熱情,應該不會騙人才是!

"美鳳,你買的這兩樣東西花了多少錢?能不能幫我從神醫那里代買一下?"

王美鳳接著道:"具體多少錢我也不是很清楚,我這個是神醫送給我試用一下的,如果你真想要的話,我到時候幫你問問."

"不是問問,我是真的想買,這樣吧美鳳,只要不超過一百塊錢,你就幫我帶兩個怎麼樣?"沒有哪個女人是不愛美的,無論哪個年代,女人的吝嗇從來不在于臉上.

如果效果真的有王美鳳說的那麼好的話,別說是一百了,就算是兩百也值了.

"我也要我也要!"

"也幫我帶一個!"

"還有我!"

王美鳳拿起紙筆,"不要著急,一個一個來,我給你們記上,不過有句話我得跟你們說清楚,我也不知道神醫會不會賣,你們最好別抱太大期望."

"行行行,只要你幫我們問了就好."

王美鳳也是個急性子,第二天她就請了假,去了倪煙那邊一趟.

倪煙在聽說這件事之後,驚訝的道:"洗面奶和蘆薈膠真的有那麼受歡迎嗎?"

王美鳳笑著道:"可不是,你看,這些都是讓我幫他們帶洗面奶和蘆薈膠的人!"

倪煙看了眼,名單上足足有十五個人.

這件事太出乎倪煙的意料了,她沒想到,還能無心插柳柳成蔭.

說不定,這也能成為一條生財之道.

"怎麼樣煙煙?你要不要賣?"王美鳳接著問道.

倪煙笑著道:"賣!當然賣!不過王阿姨,我現在手里頭沒有現成的洗面奶和蘆薈膠,這樣吧,我做好之後,後天上午給您送過去怎麼樣?"

"行!"王美鳳點點頭,接著道:"那你這兩樣東西賣多少錢?我回去跟她們說一下."

護膚品這東西畢竟是用在臉上的.

太便宜了難免會讓人起疑,不信任.

而且倪煙用的都是天然材料加上人工,賣的太便宜也賺不到錢.

沒有誰會閑得無聊為愛發電.

倪煙接著道:"洗面奶賣15塊錢一瓶,蘆薈膠賣20."

聞言,王美鳳驚訝的道:"顏顏,你確定要賣的這麼便宜?"要知道,她以前買的那些護膚品,單價都是30以上的,而且效果還不好.

倪煙點點頭,"暫時就定這個價."

這個價對倪煙來說,已經很高了,如果能打開市場,一路暢銷下去的話,可比賣酸菜面掙錢多了.

王美鳳點點頭,"行,那我現在就回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大家."

"王阿姨您等一下."倪煙叫住王美鳳的背影.

王美鳳停止腳步.

倪煙轉身往屋里走去.

片刻之後,拿著家里僅剩的洗面奶和蘆薈膠遞給王美鳳,"這個您拿著."

王美鳳接過洗面奶和蘆薈膠,從包里掏錢給倪煙.

她已經白拿過一次了,這一次總不能還白拿.

倪煙笑著拒絕,"王阿姨,您拿錢不是在埋汰我嗎?您這次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按理說,應該是我給您宣傳費才對!"

王美鳳笑著道:"煙煙,你這麼說就是拿我當外人!這麼好用的護膚品,就算我跟你不認識,我也會幫著宣傳的!好東西總要大家一起分享不是?哪能吃獨食呢?"

倪煙接著道:"您要是真拿我當自己人的話,就再別提錢了,快收回去吧."

無奈之下,王美鳳只好將錢收回去.

送走王美鳳後,倪煙跟倪翠花打了聲招呼,便騎著自行車去了一趟市里.

既然決定要賣化妝品,當然要准備好容器.

裝護膚品的瓶子不需要太花里胡哨,素淨一點的就行了.

所以倪煙便選了透明的玻璃瓶,瓶蓋是木塞的,看起來非常清爽.

如果這條路能走通的話,倪煙打算以後去廠里定制一批專用的瓶子.

買好瓶子之後,倪煙又去買了制作蒸餾水的器具.

這些東西一共花費了15塊錢.

回到家後,倪煙又去小花家買了一大桶鮮牛奶.

鮮牛奶不貴,一大桶整整五斤,才兩塊五毛錢,五斤可以制作很多洗面奶了.

准備好所有的東西之後,倪煙便開始低頭削蘆薈的皮.

倪翠花走過來道:"煙煙,媽來幫你弄,是不是只要把蘆薈去皮切片就行了?"

倪煙抬頭道:"媽,這里不用您,您去帶妹妹就行."

倪翠花道:"沒事,你妹妹睡著了."

母女兩人一起動手,工作效率便提高了不少,沒一會兒,就削好了一大堆蘆薈.

莫家.

這幾天莫胡蝶的病情越來越嚴重,莫老太太也越來越著急,她盼星星盼月亮,就盼著李仙仙口中的那位江南神醫能過來,可那位江南神醫卻遲遲不肯獻身,看到莫胡蝶那痛苦的模樣,莫老太太心疼的直掉眼淚.

就在這時,空氣中響起傭人的聲音,"老太太,仙仙小姐來了."

"仙仙來了!"莫老太太那雙晦暗不明的眼睛里瞬間充滿希望.

上篇:080:制作護膚品,上門感謝    下篇:082:巧妙打臉,千萬不要放棄治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