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089:自己兒子不爭氣, 怪誰?解圍   
  
089:自己兒子不爭氣, 怪誰?解圍

g,更新快,無彈窗,!

祛痘霜?

林萍萍耳中突然回響起王美鳳的那番話.

王美鳳說這個祛痘霜很有效果,還是那個小神醫制成的......

但是這些年,她已經用過太多自稱效果很好祛痘產品,甚至還有國外教授研制出來的藥妝,她的臉好像對這些東西已經產生了免疫力一樣,無論什麼東西塗在臉上,都阻止不了痘痘的生長.

這一盒小小的祛痘霜真的有用嗎?

林萍萍從床上坐起來,伸手撿起那個淡綠色的小盒子,揭開盒蓋,入眼便是淡褐色的膏狀物體,味道淡淡的,帶著些青草的氣息,還能聞到淡淡的藥味.

林萍萍是個西醫,她知道這里面都是很普通的藥材,或許這些藥材對普通痘痘挺有用的,但是對她來說,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林萍萍輕輕歎了口氣,隨手將祛痘霜放在了梳妝台上.

她看到梳妝台鏡子里倒映的那張臉,眼睛忽然紅了.

林萍萍想大哭一場,但是卻哭不出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開門聲,"媽我回來了!快給我做飯!餓死了!人呢?"

這是她那個小姑子洪美月的聲音,洪美月好吃懶做,好高騖遠,都23歲了還是個巨型嬰兒,偏偏還是沈青和洪大炳的心頭肉!

林萍萍深吸一口氣,開門往外走去,"月月回來了."

洪美月見她出來,就像使喚傭人似的,"哦,你在家阿?在家怎麼不出聲,跟死人一樣,快給我做飯去,我餓了!"

林萍萍努力的從嘴角擠出一絲笑容,"哦好的,你等一下."

洪美月接著道:"算了算了,你別去煮了."

"月月怎麼了?"林萍萍疑惑地看向洪美月.

洪美月嫌惡的道:"你看看你那張惡心的臉,萬一傳染給我怎麼辦?我還是出去吃吧,給我錢!"

林萍萍看著洪美月,"我沒錢,上個月的工資都交給媽了."

在洪家,她每個月的工資都是一分不剩的交給沈青.

"沒錢?"洪美月眯了眯眼睛,"我記得你上個月不是發了獎金嗎?你的獎金呢?是不是背著我媽偷偷藏起來當私房錢了?"

林萍萍上個月的確是發獎金了,發獎金的錢都用來給莫胡蝶買Picasso鋼筆了.

一支進口的Picasso鋼筆需要200塊錢,也是林萍萍好幾個月的工資.

"沒發獎金."林萍萍自然不會傻到把買鋼筆的事情告訴洪美月.

"哦,"洪美月接著道:"我知道了,你肯定又去美容院偷偷治你那張臉去了吧?我早都告訴你了,你那張臉是永遠也好不了的!去美容院也是浪費錢!你等著,等我媽跟我哥回來,我就把這件事告訴他們!"

說到最後一句話,洪美月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

"隨便你."林萍萍語調很淡.

洪美月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氣得半天都沒出聲,原本她還以為林萍萍聽到這話會很害怕,會拿錢收買她......

"丑貨!賤人!"洪美月惡狠狠的出聲.

林萍萍沒再多說些什麼,而是轉身走了出去.

"你去哪兒呢?"洪美月氣憤的問道.

林萍萍沒有回答她.

洪美月氣得牙根癢癢,"丑人多作怪!等著,早晚我讓我哥跟你離婚!"

聽到'離婚’這兩個字時,林萍萍的腳步頓了下.

離婚?

不!她不能離婚.

真離婚了,她就一無所有了.

無論如何,她也不會離婚,林萍萍握了握拳頭.

外面天氣很好,陽光明媚,萬里無云,連帶著風都是暖的.

林萍萍並沒有目的地,她一路亂逛著.

直至,看到一家掛著'休息中’的牌子的面館時,她才停住了腳步.

准確的來說,她是被店里正在擦桌子的女孩子吸引了.

她長得真的很漂亮,林萍萍看著她,好像看到了十幾年前的自己.

那時候她也如她一般,璀璨,漂亮,年輕……

林萍萍呆呆的看著她,眼中有向往,也有羨慕.

年輕,真好.

片刻,林萍萍收回目光,心不在焉的往前走著,連撞到人了都沒有察覺,"阿姨,您沒事吧?

林萍萍這才反應過來,"我沒事."

被撞的少年也沒多說些什麼,手上拿著一本書,繼續往前走去.

他直接走到一家"酸菜魚面館"店前停下.

一名中年婦女笑眯眯的走出來,"不好意思啊,這位小同志,我們現在是休息時間,下午兩點半營業."

少年接著道:"這位阿姨,我是過來找倪煙的,請問她在這里嗎?"

中年婦女點點頭,"哦,你找煙煙啊,等一下,我給你叫去."

周清香一邊說著,一邊往後廚走去.

片刻,倪煙就從里面出來了,看到少年時,她先是楞了下,然後道:"李偉?"

沒錯,這個人就是李偉.

因為昨天晚上在街上看到了倪煙,所以李偉就打聽了下,最後得知倪煙在這邊開了一家面館.

起初,李偉是怎麼也不敢相信倪煙會開面館的,直至現在站在面館里,李偉才反應過來,倪煙是真的開面館了.

先是擺地攤,現在連面館都開上了,倪煙簡直超乎他的想象.

"倪煙,這麼長時間沒見你,我還以為你離開京城了呢,沒想到你在這邊開面館了,恭喜你啊."

倪煙笑著道:"謝謝."

李偉接著道:"我有一道數學題想請教下你,可以嗎?"

倪煙點點頭,"可以."

李偉是真的有一道數學題要請教倪煙,這是一道難度非常高的奧林匹克競賽題,連班里的班長都解不開.

這個年代,奧林匹克競賽題還沒有跟國際接軌,國內的學生甚至都沒有見過奧林匹克競賽題,李偉之所以會有在做奧林匹克競賽題,是因為教他們班的老師,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

倪煙接過試卷,微微思考了番,然後開始下筆.

距離上輩子的學生時代實在是太遠了.

咋一遇到這樣的奧數題,一時間還有點迷糊,有些知識點需要重新梳理.

見她這般,李偉心里這才好受了些.

他還以為倪煙是無所不能的,原來也有倪煙不會的題目.

也對呢!

奧林匹克競賽題可是國外的呢,倪煙怎麼會做呢!

可下一秒,卻讓發生了讓李偉目瞪口呆的事情,只見倪煙一筆一劃的寫出了解題過程.

而且答案分毫不差,解題思路甚至比老師的更清晰.

"你拿去看看,"倪煙將書還給李偉,"其實在數學中,所有的邏輯思維都是一樣的,我剛剛列出的那種公式,其實都是可以通用,哪怕你以後上了上大學,學了高等數學,邏輯思維也是不變的."

李偉點點頭,眼底皆是震撼,他甚至不知道要開口說什麼.

片刻,李偉才緩過來,接著道:"倪煙謝謝你啊."

"不客氣,"倪煙淡淡一笑.

李偉環顧了下面館四周,接著道:"倪煙,你這麼大的面館租下來一定很貴吧?"

他們家租了一個小商鋪都要150多塊錢一個月,倪煙這個商鋪比他們家的商鋪還要大些,肯定很貴.

倪煙笑著道:"也不是很貴,這個面館是我買的."

買的?

倪煙居然買面館了......

李偉默默的咽下了那句,'有困難可以找我幫忙’的話語.

倪煙都自己買面館了,而他們家還是在租商鋪......他有什麼能幫到倪煙的?

李偉心里最後的那點的優越感也消失殆盡了,到最後,他也忘記了自己是怎麼離開倪煙的面館的.

一直走到了自己的家,他還是有點心不在焉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

明明在第一次見倪煙的時候,倪煙還是個什麼都沒有小村姑.

這才短短的幾個月時間而已,倪煙就變成了樣樣都比他優秀的人了......

幸好,幸好倪煙現在已經輟學了.

要不然,他在倪煙身邊,就真的連半點存在感也沒有了.

等以後自己成為了大學生,增長了閱曆,擴大了交際圈,倪煙肯定就沒自己優秀了.

"小偉,你剛剛是不是去找倪煙了?"錢金鳳從邊上走過來.

"嗯."李偉也沒有隱瞞,直接點點頭.

錢金鳳接著道:"那你有沒有打聽到,倪煙現在在哪里租的攤位?"

"她沒有租攤位."

沒有租攤位?

錢金鳳正在疑惑間,只聽李偉接著道:"倪煙現在已經自己買了商鋪,前幾天那個剛開張很火爆的面館,就是倪煙開的."

"什麼?"錢金鳳聽得心里直冒酸水.

買商鋪?

一個商鋪要兩三萬塊錢,加上裝修什麼的,要小四萬塊錢,倪煙竟然買的起商鋪!

他們家也早想買商鋪了,但是前幾年的生意總是入不敷出,就最近兩年才有點起色,連買半個商鋪的錢都沒有......

錢金鳳看向李偉,接著道:"小偉,以後不許你去找她,買了商鋪又怎樣?買了商鋪她還是一樣配不上你!你明年六月就要高考了,這種時候可不能亂了心思,到時候考上了好大學,要想什麼樣的女同學沒有?"

錢金鳳一邊說著,一邊往外走去.

李偉問道:"媽,您去哪兒?"

"我出去轉轉,"錢金鳳道:"你別管我,好好在家看書,考個好大學,讓媽也好好揚眉吐氣一回!"

李偉轉身回屋,心里有些不是個滋味,他這麼努力的學習,可學習成績還不如一個個體戶.

你說著這可笑不可笑?

錢金鳳直接找到了倪煙的面館.

裝修的很好看的面館,面積也很大,錢金鳳只要多看一眼,心里就難受的很,這麼好看的商鋪,怎麼就是倪煙的呢?

說來也巧,錢金鳳來到面館的時候,倪煙正在外面倒垃圾.

"倪煙,我有話要跟你說."錢金鳳走到倪煙身邊.

錢金鳳想了很久,為什麼倪煙要把面館開在這里?

還不是想打他們家李偉的主意!

她可不能讓倪煙得逞.

倪煙笑臉相迎,"錢阿姨有話請說."

錢金鳳看了看四周,"咱們還是找個安靜的地方說吧."

倪煙道:"我馬上就要營業了,阿姨您就在這里說吧."

錢金鳳點點頭,接著道:"行,既然你不怕出丑,那我就直接說了,我們家小偉將來可是要考大學的,你不過是個個體戶而已,不是阿姨說,你是真的配不上小偉,所以阿姨請你以後少招惹我們家小偉!"

錢金鳳在說這番話的時候,高高抬著頭,一副高不可攀的樣子.

她兒子可是金鳳凰!

倪煙連個小麻雀都算不上.

聞言,倪煙面色不改,笑著道:"其實我覺得您這句話應該回去給李偉說,您回去問問他,哪次不是他主動過來招惹我的?其實我也壓力挺大的!做人不要做狗,您別管不好自己的兒子,就張著嘴巴亂咬人好嗎?"

錢金鳳懵了!

她完全沒想到倪煙會是這種態度.

她原以為她在說出這番話以後,倪煙會對她百般討好,畢竟在倪煙看來,她可是她未來的婆婆!

做兒媳婦的討好婆婆不是很正常的嗎?

可倪煙呢?不但沒有半分討好,反而出口就是一陣奚落.

她還罵自己是狗?

不等錢金鳳說話,倪煙接著道:"常言道,子不教,父之過.你自己兒子不爭氣,還能怪到我頭上來?現在李偉不在,麻煩您回去轉告下他,請他下次不要在過來找我了!要不然,我就要報警告他騷擾了!"

倪煙是個愛憎分明的人,她才不會無緣無故的受誰的氣!

既然錢金鳳存心想過來給她添堵,那她就不會讓錢金鳳好過.

就錢金鳳這點道行,想欺負她還嫩了點.

錢金鳳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偏偏還沒有任何反駁的話語.

她兒子不爭氣,怪誰?

再跟倪煙繼續糾纏下去的話,丟臉的就是自己了.

錢金鳳是個生意人,也是個要臉的人,她知道這種時候不能在繼續鬧下去了.

錢金鳳憋著一肚子的火回去了.

她回去之後,特地洗了一個蘋果送上去給李偉,"媽剛剛去找倪煙了."

李偉驚訝的道:"您去找她干什麼?"

"我讓她別在來纏著你了!那個倪煙倒好,張嘴就把我數落了一頓,還說什麼每次都是你去找她的!小偉!咱們做人能不能有點骨氣?聽媽的,以後別再去找她了好不好?"

錢金鳳將剛剛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跟李偉說了一遍.

李偉沒說話.

錢金鳳接著道:"你現在任務就是好好學習,等明年考上一個好大學,那個倪煙肯定要過來倒貼你!到時候等她倒貼過來了,咱們再一腳把她踢得遠遠的!也算是給媽報仇了!"

好半晌,李偉才開口道:"媽,剛剛倪煙真是那麼說的嗎?"

錢金鳳沒好氣的道:"我是你媽!我還能騙你嗎?"

李偉接著道:"好的媽,我知道了,我一定考個好大學,給您爭口氣!"

聞言,錢金鳳欣慰的道:"好好好,這才是媽的乖兒子."

......

林萍萍在街道上漫無目的的閑逛著,就在這時,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是......

洪斌?

站在洪斌身後的那個大肚婆是誰?

林萍萍嫁到洪家十年多,她深知,那並不是洪家的任何親戚,而且,洪斌跟那個女人格外親昵,也根本不是親戚朋友間該有的樣子.

平日里對她苛刻到極致的公公婆婆,此時正滿臉笑容看著那個女人,一家四口交談的十分開心.

怪不得......

怪不得公公婆婆現在已經不罵她是不會下蛋的母雞了......

原來他們已經找好了會下蛋的母雞.

林萍萍不敢置信的倒退兩步,最終還是沒忍住,蹲在地上低聲哭泣起來.

事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她怨不得任何人.

她只能怨自己沒本事,這麼多年了,沒能給洪家添個孫子.

沒能添個孫子也就算了,到最後,她連自己這張臉都沒保住.

她的人生,太失敗了.

過了好久好久,林萍萍才麻木著雙腿從地上站起來,失魂落魄的往家里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林萍萍看著鏡子里的那張臉,從這張千瘡百孔的臉上,已經看不到半點當年意氣風發的樣子了.

這麼多年,她到底在堅持著什麼?

林萍萍對著鏡子扯出一絲譏諷的弧度.

就在這時,門被人從外面推開,洪斌怒氣沖沖地走進來,"林萍萍,我聽月月說你把你上個月的獎金全部都花在你那張臉上了是嗎?"

"是的."林萍萍點頭.

聞言,洪斌瞬間暴怒,"家里現在什麼情況你不是不知道!你居然還亂花錢!你真以為你那張臉還能好嗎?我告訴你,你那張臉是永遠也好不了了!"

林萍萍拿起包,隨手把梳妝台上的祛痘霜放在里面,往外走去.

"站住!你又想去哪?"

林萍萍轉頭,臉上平靜的到沒有一絲生機,"我去我姑姑家."

"給你要錢."

聽到最後這四個字,洪斌立即恢複那副溫柔的樣子,"那你快去吧,記得多要一點,現在已經很晚了,要不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林萍萍的聲音很淡.

洪斌也就沒再堅持,反正莫家那邊都是狗眼看人低的東西,除了有幾個臭錢之外,別的一無是處,不去也好.

林萍萍經過客廳時,公公婆婆自然也沒給她好臉色看.

......

一天的忙碌結束之後,倪煙便騎著車子回去了.

就在快要到家的時候,倪煙聽"噗通"一聲.

像是巨物落水的聲音.

以倪煙多年的經驗來看,應該是有人落水了.

倪煙趕緊從自行車上跳下來,快速的跑到河邊,借著淡淡的夜光,果不其然就看到了有人在水里掙紮著.

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倪煙縱身往水里一跳,抱住那人的腰,拼命的將她往岸邊帶.

好在倪煙水性不錯,沒一會兒,就劃到了岸邊.

將那人帶到岸邊,倪煙便立即給她做急救措施,好在施救及時,這人並沒有生命危險,但還是昏迷過去了.

倪煙將車子就停在了路邊,把人背起來,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見她背了個人回來,倪翠花驚訝的道:"煙煙,這是咋回事啊?"

倪煙簡單的將情況解釋了下.

倪翠花也是個善良的人,立即道:"那你趕快把人背到房間去,再去洗個熱水澡,媽去把車子推回來."

剛好這時倪成貴從外面走進來,了解情況之後,她主動道:"煙煙媽,我去推車子吧,你在家里給煙煙幫忙!"

"那就麻煩你了成貴姐!"

先前救人的時候,倪煙沒覺得冷,現在到家了,倪煙倒感覺一陣刺骨的冷.

倪煙便去洗熱水澡了,倪翠花也打來一桶熱水,給躺在床上的女人擦洗著身體,隨後又找來一套自己的衣服給女人換上.

女人生的並不是很好看,從手部的皮膚可以看的出來,她很白,但臉上卻長滿了痘痘,密密麻麻的,看上去,讓人覺得瘆得慌.

唉,也是個可憐的人,要不然肯定不會想不開跳河.

倪翠花連連歎息.

倪煙洗完澡之後,過來看望了下女人,確認她沒什麼大事之後,便去廚房做飯了.

為了以防萬一女人會在晚上醒過來,她還特地多熬了一碗驅寒的紅棗姜粥.

果然,就在三人吃完晚飯的時候,女人醒過來了.

倪翠花關心的問道:"大妹子,你究竟是什麼事情想不開,要鬧自殺呢?人生只有一次,要是錯過這一次,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倪成貴道:"好死不如賴活著,你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們說說,雖然我們沒什麼本事,但是俗話說,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說不定我們你能幫幫你呢?"

女人低著頭,一臉悲戚,不知道怎麼開口.

好半晌,她才低聲開口,"謝謝你們救了我,可我,可我,可我真的不想活了."

丈夫背叛.

容貌盡毀.

這樣的人生,已經毫無意義.

說到最後,她直接淚流滿面,梗著嗓子,說出了自己的故事,"我叫林萍萍,今年30歲,是京城市本地人......"

林萍萍將自己這麼多年所受的委屈,一點不剩的全部傾訴了出去.

以前,她怕人笑話,從未對外人說過這些.

現在她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只想找個人傾訴傾訴......

聞言,倪翠花的眼睛也跟著紅了.

她仿佛從林萍萍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倪成貴也是心疼的自抹眼淚,痛訴著洪家人不是人.

倪煙不著痕跡的蹙眉.

現在的林萍萍也好,以前的倪翠花也好,她們其實都是這個時代的犧牲者.

倪煙蹲下來,與林萍萍平視著,清澈的眼底半絲雜質也沒有,也看不到半點的嫌惡,她紅唇輕啟,慢慢開口,"林阿姨,你不該尋死,你應該好好活著,然後去法院起訴離婚,拿回本該屬于你自己的東西!他在婚內出軌,還搞大別的女人的肚子,這就是搞破鞋,耍流氓!他不僅要坐牢,而且還要賠償你十年的青春損失費!"

"你在這種時候尋死,無非就是給外面的那個女人讓位!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為!"

林萍萍抬頭,看清倪煙的長相時,突然愣了下.

這個小姑娘,不就是她上午在面館看到的那個小姑娘嗎?

片刻,她才道:""離婚?""

這個年代離婚的女人都沒什麼好名聲.

而且,林萍萍接受的教育都是舊式思想,她無法想象,離婚之後,她一個人,還背負著罵名,應該怎麼去生活.

"對,"倪煙堅定的道:"離婚!"

"可,可是......"

倪煙接著道:"林阿姨,現在現在時代不一樣了,離婚的女人比比皆是,離婚不丟人!誰都有眼瞎的時候!"

聞言,倪翠花很贊同的道:"大妹子,煙煙說的沒錯,離婚不丟人,你看我現在過的挺好的吧?其實我以前過得比你還慘......"

倪翠花跟林萍萍分享著自己的故事.

林萍萍聽著,臉上漸漸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

她以為自己已經足夠不幸了,卻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比自己更不幸.

如果不是親耳所聽,她無法相信,這個世上,竟然還會有人扔掉自己的孩子.

"大妹子,"倪翠花語重心長的道:"聽姐一句勸,離婚吧,你以後的人生還長著呢,何必為了一個這樣的男人,毀了自己一輩子呢?"

林萍萍是個一點就透的聰明人,之前之所以執迷不悟那麼多年,是因為她從未將自己的傷疤揭給別人看過,大家都以為她過的很幸福,自然也就沒人跟她說這些.

"好的姐,我知道了,謝謝你們."

倪翠花很開心的道:"你能想通就好."

倪煙端著一碗粥從外面走進來,"林阿姨,您先喝一碗紅棗姜粥去去寒吧."

"謝謝."林萍萍雙手接過粥,慢慢地喝了下去.

這天晚上,林萍萍和倪翠花聊到了深夜,她從倪翠花的話里得到了不少啟發,也越發覺得以前的自己真是太傻了.

第二天一早,林萍萍提出道別.

倪翠花拿出一個裝滿褐色液體的瓶子遞給她,"萍萍,這是我們家煙煙做的祛痘霜,她說這個可以治好你臉上的痘痘."

林萍萍拒絕道:"花姐,你和煙煙還有成貴姐都是好人,你們救了我一命,我現在怎麼能拿你們的東西呢!"

"拿著吧,"倪翠花笑道:"以後給咱們女人爭點氣,好好活著!"

林萍萍接過瓶子,無比堅定的點頭,"謝謝花姐!"

林萍萍回到市區以後,並沒有馬上回洪家,而是找到了一個做律師的同學,然後又去了私人偵探所一趟.

做好這些,她才若無其事的回了洪家,就像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剛到家,洪斌便伸手找她要錢.

林萍萍笑著道:"我姑媽說,過幾天會給個存折給我們,你別著急."

洪斌欣喜的道:"真的假的?"

林萍萍點點頭,"當然是真的!"

洪斌道:"拿到存折之後,你得要交給我媽保管!"

"嗯,"林萍萍點點頭,"都聽你的."

......

因為奶茶的售價比酸梅湯高三倍,原本倪煙還以為今天的奶茶賣的不會太好,沒想到,奶茶直接就爆了!

有的人排隊甚至就是為了買一杯奶茶!

僅僅一個上午,就賣掉了一千六百多份奶茶!

光是奶茶的銷售額,一天下來就是600多塊錢,在加上酸菜面,這一天的營業額就是1300多塊錢.

這還是奶茶不夠賣的情況下的營業額,若是奶茶夠賣的話,肯定不止這個數.

既然奶茶這麼受歡迎,她得早做打算才行.

倪煙想了想,在第二天的午休時間,去了商標局一趟,給奶茶注冊一個商標,就叫'NY奶茶.’

倪煙是個很有遠見的人,她做事從不給自己留麻煩,也不給競爭對手鑽空子.

她的目標也很明確.

做大事!

掙大錢!

林萍萍再回去的第二天,才得空去看倪煙給她的祛痘霜.

她揭開瓶蓋,看到里面的祛痘霜時,楞了下.

這個祛痘霜不是和王美鳳給她的那個一樣嗎?

林萍萍拿出包里的那個小盒子,揭開蓋子一樣,無論是味道,外形,都和王美鳳給的一樣.

雖然知道這個祛痘霜根本祛除不了她臉上的痘痘,但她還是均勻的抹在了臉上.

試試吧.

不能辜負了倪煙的一番心意.

......

莫家.

莫老太太拉著莫其深的手,苦口婆心的勸說道:"老六啊,這次你表姐給你介紹的那個小丫頭,媽找人打聽過了,條件是真的不錯,要不你就去看看吧."

莫其深無奈的道:"媽,我就實話告訴您吧,我心里已經有人了,我要是去了的話,不是對人姑娘不負責嗎?"

"有人了?"莫老太太好奇的道:"有誰了?那小姑娘是誰啊?媽認識不?"

莫其深笑著道:"這個您就別管了,等時機成熟的時候,您自然會知道的."

聞言,莫老太太心里咯噔一下.

這傻小子,該不會還是在惦記那個趙景蓉吧?

莫老太太接著道:"有人了也沒關系,你就過去看一眼,一眼就行了,看一下又不會吃虧!而且,你表姐都給你聯系好人姑娘了,你現在放鴿子,讓你表姐怎麼做人?"

就在這時,空氣中傳來急促的電話鈴聲,傭人去接了,然後捂著話筒道:"老太太,是表小姐打過來的電話."

莫老太太道:"你跟萍萍說,就說老六馬上到!"

語落,莫老太太轉頭看向莫其深,推著他往外走,"快去快去,去看一眼就回來,別讓你表姐不好做人!"

無奈之下,莫其深只好走到外面,騎上自行車,往市區的方向駛去.

林萍萍給莫其深介紹的結婚對象叫黃柔.

黃柔人如其名,長得非常好看,也很溫柔.

但是在看到莫其深騎著個自行車就來了的時候,她的臉色一下子就拉下來了.

不是說莫其深家里很有錢嗎?

怎麼就騎了輛破自行車呢?

是故意考驗她的嗎?

"老六,這邊."林萍萍朝莫其深招手.

因為才開始塗祛痘霜,所以,林萍萍的臉上並看不到什麼變化.

"表姐."莫其深從車上下來.

林萍萍笑著道:"老六,這位是黃柔同志.小柔,這位就是我表弟莫其深."

黃柔點點頭.

林萍萍接著道:"老六,你帶著小柔去那邊逛逛吧,我單位還有點事,先回去了."

說完,林萍萍就轉身走了.

"莫先生,我聽萍萍姐說,你們家家境還可以?"黃柔試探性問道.

其實莫其深長得還挺帥的,但黃柔是個理智的人.

皮相算什麼?

能當錢花?還是能當飯吃?

莫其深笑著道:"黃小姐,既然咱們倆以後可能會在一起過日子,那我也不想隱瞞你.我簡單跟你說一下我的情況,我叫莫其深,今年二十七歲,高中沒畢業,上面有四個哥哥,父母健在,家里條件雖然還不錯,但這些都是我的哥哥們的,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所以我在結婚以後,是要搬出來住的,不過你不用擔心,只要有一雙勤勞的人,我一定可以改變現狀,過上好日子的!"

"你是說你什麼都沒有?"黃柔皺了皺眉.

"對."莫其深點點頭.

這跟林萍萍介紹的也太不一樣了!

黃柔感覺自己受到了嚴重的欺騙!

"你什麼都沒有還敢出來跟我相親?你憑什麼認為你這樣的窮鬼能配得上我?"黃柔直接尖叫道:"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德行!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還要不要臉!像你這種人,一輩子也別想娶到老婆了!惡不惡心啊你!"

"這位同志,不喜歡就不喜歡沒人為難你,大家好聚好散,人生攻擊就不對了吧?你不喜歡的人,並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喜歡."空氣中傳來一道清淺的聲音.

黃柔抬頭,見到一張及其漂亮的臉蛋,冷哼一聲道:"誰會喜歡這種沒錢沒勢的軟蛋!"

倪煙走過去,神色自然的牽起莫其深的手,"我就很喜歡啊!莫哥哥,別理她,我們走!"

黃柔無語的道:"你眼瞎吧?看上這種人!"

倪煙頓住腳步,回眸看她,"價值觀不一樣,你喜歡的是錢,而我喜歡的是人.所以,你也不能否定我,我也不能否定你."

"神經病!"黃柔嘀咕了句,然後便大步的離開了這里.

確認看不到黃柔的身影後,倪煙才松開了莫其深的手,"莫哥哥,不好意思啊."

前世見過無數大場面的倪總,此時手心里卻裹上了一層濕汗.

心跳也有些亂了節奏.

明明身處初冬,卻莫名的感覺到一股悶熱.

莫其深的狀況也沒好到哪里去,他的耳根子那里已經紅成了一片,手還保持著半握的狀態.

第一次牽小姑娘的手啊!

能不緊張嗎?

莫其深盡量保持鎮定,"沒事,剛剛謝謝你."

倪煙笑著道:"不客氣,你上次不也幫過我嗎?對了,剛剛那個是你女朋友?"

莫其深道:"不是,是家里安排的相親,我本來是不想來的,但是我媽她......"

向來巧舌如簧的莫其深,突然有點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剛剛那一幕.

倪煙點點頭,"哦,我懂了."

"煙煙,你怎麼會在這里啊?"莫其深開始轉移話題.

倪煙道:"剛好趁著午休時間,我出來逛逛,順便想找找有沒有那種可以制造一次性紙杯的廠家,沒想到能在這里遇到你."

倪煙想把奶茶的生意做大,就必須得找好可以生產一次性紙杯的廠家.

她目前賣的奶茶,都是玻璃杯裝的.

客戶要是想打包帶回家的話,就必須得用自己的杯子,非常麻煩.

如果有那種一次性紙杯的話,就會方便很多.

其實一次性紙杯早在20世紀初的時候就有了,但是在這個交通不發達的時候,一次性紙杯並沒有傳到國內.

"一次性紙杯?"莫其深微微挑眉,"你有樣式可以讓我看看嗎?"

"有的."倪煙從包里掏出一本本子的遞給莫其深.

莫其深接過本子,看清上面的設計圖時,眼底閃過幾分驚訝之色,"這些都是你畫的?"

上篇:088:怎麼做到袖手旁觀的?珍珠奶茶    下篇:090:離婚,再買商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