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093:驚豔!   
  
093:驚豔!

g,更新快,無彈窗,!

莫其深很快便到了倪煙的面館.

他去的時候,正是中午吃飯的點,店里忙的不可開交.

莫其深將自行車停在外面,進去屋里,很自然的幫著倪煙一起端面,點餐,兩人什麼話都沒說,卻配合的非常默契.

已經有很多常客認識莫其深了,"小莫,今天又來給小老板幫忙啊?"

莫其深笑著道:"是啊,尹阿婆今天還是一份酸菜面,一杯奶茶?"

尹阿婆很開心的點頭,"對對對."

"小莫,我這邊也要一碗面條,一杯奶茶."

"好的."

一時間,莫其深受歡迎的程度,不亞于倪煙.

"小莫,"一名帶著金耳環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婦女道:"阿姨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莫其深禮貌的道:"您說."

中年婦女接著道:"小莫,你成家沒?"

"還沒有."

中年婦女又道:"那你家里給你介紹對象了沒有?"

莫其深回答,"沒有."

"沒有?"中年婦女笑了笑,"那阿姨給你介紹個對象怎麼樣?不是阿姨吹,阿姨家有個侄女,長得那叫一個如花似玉......"

在這個年代,還不盛行天價彩禮,就算家里窮一點,只要長的好,男孩根本不愁娶不到媳婦.

而莫其深不但長的好,穿的好,還騎著自行車,放在普通人中,簡直就是搶手的存在!

不光是這位吃面中年婦女,還有很多人都對莫其深覬覦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找到機會開口而已.

此時聽到中年婦女這麼問,周圍的其他人都悄悄豎起耳朵.

莫其深委婉的拒絕道:"謝謝阿姨的的好意,但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有喜歡的人了?

中年婦女的眼底閃過一道失望的神色,但她還是不想因此放棄,接著道:"那你告訴阿姨,你喜歡什麼樣的?阿姨可以給你介紹,阿姨認識很多漂亮小姑娘的."

就算侄女不行,她還有外甥女,女兒......

她相信,總有一個莫其深能看得上眼的.

莫其深摸了摸鼻子,沒有直接回答中年婦女的話,余光瞧見倪煙端著面從另一邊走過來,他立即跑過去伸手接過倪煙手上的面,"煙煙,這里交給我,你去給那位阿姨點餐."

他用自己行動告訴了中年婦女答案.

中年婦女也不是傻子,一看莫其深這樣,還能不知道是咋回事嗎?

倪煙?

中年婦女看到倪煙就泄了氣.

她家女兒,侄女,外甥女就算再好看,也沒有倪煙好看呀!

不過這兩人,男的俊,女的靚,站在一起倒也挺登對的.

見此,其他眾人也皆是打消了要給莫其深介紹對象的想法.

忙完忙碌的一上午,便到了中午的休息時間,倪煙照舊煮了兩大鍋的豪華版酸菜魚面,在面館里用四張小桌子拼成了一張大桌子,將隔壁正在裝修的工人也叫過來一起吃飯.

豪華版的酸菜魚面里的配料很足,有魚肉,牛肉,還有青菜,一口咬下去全都是滿足感.

在農村,大部分的男人都是喝酒的,所以倪煙還准備了兩瓶白酒和三盤下酒小菜.

至于不喝酒的人,可以喝奶茶.

倪煙拿來酒杯,"莫哥哥,你要喝酒不?"

王鐵牛笑呵呵的從外面走進來,"煙煙瞧你這話問的,有幾個男人是不喝酒的?"

"就是就是!"邊上有人附和,"不會喝酒還能叫男人啊?"

其他人皆是跟著瞎起哄.

這幾個大男人已經悄悄商量過了,一會兒非得把莫其深這個城里小伙給灌醉不可.

這就跟新姑爺上門是一個道理.

在農村,姑娘結婚,新姑爺第一次上門,娘家人為了給姑娘撐場子,防止姑娘在婆家被欺負,所以都會請村里的酒量好的男人來拼成一桌給新姑爺灌酒,給新姑爺一個下馬威.

其實他們這也是在用另一種方式,給倪煙撐腰,維護倪煙.

面對眾人的調侃,莫其深也不怯場,幫著將面條端到桌子上,從兜里拿出香煙,給眾人遞煙.

"承蒙各位叔叔看得起,那晚輩今天就陪幾位叔叔喝幾杯."

眾人接過香煙,一看.

乖乖!

黃鶴樓香煙!

這個時候大前門香煙是5毛錢一包,尋常人家根本吃不起,所以大家抽的都是用紙卷起來的旱煙.

這個小伙兒倒好,一出手就是黃鶴樓香煙!

黃鶴樓可是售價20塊錢一包的.

一包香煙里一共20根,也就是,一根黃鶴樓香煙可以買兩包大前門香煙!

天哪!

這個小伙兒家里是干什麼的?

怎麼這麼有錢?

而且,莫其深一遞煙就是遞了好幾圈,還主動給大家點火,做足了小輩的樣子,沒一會兒,就將大家哄得喜笑顏開,如果不是輩分擺在哪里的話,大家恨不得跟他稱兄道弟.

倪煙在心里悄悄給莫其深點贊.

這人的社交能力也忒好了吧.

起初倪煙還在擔心,像莫其深這麼講究的人,會不會介意王鐵牛他們剛從工地回來,身上髒兮兮的,不願意跟王鐵牛他們說話,畢竟莫其深出生豪門,怎麼著也算上一個公子哥兒.

可現在看來,這個擔心完全是多余的.

莫其深雖然出生豪門,但他並沒有看不起任何人,他對誰都是客客氣氣的,不像有的人,仗著自己有幾個錢,那尾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哪里還看得見其他人?

飯桌上,莫其深挨個給王鐵牛和其他人敬酒.

因為存心想灌醉莫其深,所以莫其深在給他們敬酒的時候都一口悶,而王鐵牛他們卻只抿一小口.

一圈轉下來,莫其深都喝了十來杯了,王鐵牛和其他人才喝了半杯不到.

十杯酒有小五六兩的酒了,神奇的是,莫其深居然還臉不紅,心不跳,半點醉酒的樣子都沒有.

見莫其深還沒醉,王鐵牛跟大家對視一眼,站起來,舉著杯子道:"小莫啊,剛剛是你敬我們,現在輪到我們大家伙兒來敬你了."

莫其深立即站起來道:"鐵牛叔,您是長輩,哪有您給我站起來敬酒的道理?應該是我站起來才對,您快坐下!"

王鐵牛的眼底浮現出滿意的神色,坐到椅子上,"好好好,那叔叔就不跟你客氣了,我先干了!"

莫其深也一口喝光杯中的酒.

這一圈下來,莫其深又是十幾杯酒,加起來就有一斤多了,但他還是沒什麼醉酒的樣子.

喝完這一圈,莫其深又接著給眾人遞煙.

"各位叔叔抽煙."

見莫其深這麼懂事,酒量又這麼好,加上下午還要干活,所以大家也就不再為難他,笑呵呵的接過煙.

男人的酒桌上自然少不了吹牛,莫其深一個沒成家的年輕人,自然是參與不了這樣的話題,于是忙著給大家斟酒,遞煙,點火,做足了一個小輩該有的姿態.

面館的門是透明的,能很清楚的從外面看到里面的景象,一臉黑色豪車快速地從這邊經過.

車內坐著兩個金發碧眼的F國人.

開車的司機踩下刹車,拉了拉身邊的同伴,咽了口口水,"摩里斯,你快看看,里面那個人是誰!"

摩里斯有些不耐煩地回頭看到里面的景象時,臉上不耐煩的表情漸漸轉至震驚,"天哪!馬卡斯!我的眼睛沒瞎吧!"

馬卡斯整個人的表情都凝固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眼前這一幕的!

兩人就這麼呆呆的看著店內的一切,震驚到好半晌都沒有什麼動作.

直至收到一個警告的眼神,馬卡斯才顫抖著腿踩下引擎,將車驅離了面館.

莫其深緩緩收回視線,慢條斯理的吃著面條,因為受過良好的教育,所以他在吃東西的時候,姿態尤其文雅,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貴族氣息.

飯桌上的吹牛聲仍在繼續著.

倪煙悄悄遞給莫其深一杯水,"莫哥哥,喝點蜂蜜水吧,解酒的."

莫其深最起碼喝了有一斤多的酒,雖然他現在看起來還跟個沒事人一樣,但倪煙擔心這酒後勁大.

"謝謝."莫其深伸手接過杯子,修長的指尖無意間從倪煙的手背上劃過,微涼.

這一瞬間,莫其深突然想到去年夏時,他在F國拍到那塊極品古玉.

那塊古玉,大抵就是這樣的觸感.

蜂蜜水甜絲絲的,還帶著淡淡的檸檬香,一口下去,便消除了心頭的炙熱.

趁著夾菜的動作,莫其深附在倪煙耳邊,輕聲道:"煙煙,我酒量好著呢!一點兒也沒醉,你不用擔心."

倪煙剛好在這個時候回頭,白皙的臉頰從他的唇邊劃過.

如過電般.

一個不經意間的小動作,卻成功的讓兩個人都愣住了.

桌子上的吹牛聲仿佛已經變成了虛無.

莫其深重新端起杯子,若無其事的喝了一口蜂蜜水,他表現的依舊鎮定,但臉上的那層薄汗卻出賣了他的情緒.

剛放下杯子,莫其深又猛地灌了一大口蜂蜜水,可這次,卻怎麼也壓不下去心頭的那抹炙熱.

用余光悄悄的瞥向倪煙,發現倪煙已經在跟邊上周清香和王金芳說說笑笑了,淡定到就好像剛剛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得!

他的定力竟然還不如一個小丫頭.

莫其深郁悶的端起杯子,卻發現蜂蜜水已經喝光了,無奈之下,莫其深只好放下杯子,繼續吃面.

莫其深不知道的是,表面溫如泰山的倪總,其實內心已經慌成了狗.

前世今生加在一起,這是她第一次跟男性有這麼親密的接觸.

感覺,有點奇怪.

沒一會兒,眾人便吃完了飯,王鐵牛領著大家往隔壁商鋪走.

莫其深跟著站起來,從口袋里摸出一包沒有開封的煙,又給大家遞了一遍煙.

眾人走後,莫其深這才得空跟倪煙說正事.

他從門外將那一萬個一次性杯子拿進來,"煙煙,這是你上次訂的一萬個杯子,你點點."

倪煙笑著道:"不用點了,莫哥哥,我還信不過你嗎?"

兩人相處的非常自然,彼此都很有默契的將剛剛飯桌上的那個小插曲遺忘了.

倪煙從櫃台上拿出錢給莫其深,莫其深也沒有拒絕.

他深知倪煙的性子,她是斷然不會接受別人的施舍,他這次如果不收錢的話,倪煙下次絕對不會再找他幫忙.

莫其深收過錢,接著道:"對了煙煙,我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

"嗯,"倪煙點點頭,"莫哥哥你說."

莫其深道:"下個月初八是我媽的生日,她想邀請你去參加她的壽宴,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

壽宴.

算算日子,李仙仙也應該醒了.

既然是莫家的壽宴,那麼李仙仙肯定不會缺席.

而且,倪煙本身就是拿莫其深當朋友的,莫其深里里外外幫了她這麼多,既然是莫其深親自邀請,她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好啊."倪煙笑著道:"既然莫哥哥盛情邀請,那我到時候一定上門叨擾."

"真的嗎?"莫其深喜出望外.

"嗯."

莫其深拿出請帖,"給,這是請帖."

倪煙雙手接過,"謝謝."

莫其深接著道:"你也累了一上午了,下午還要繼續營業,趕快趁著這個時間休息會兒吧,我先回去了."

倪煙點點頭,將莫其深送到門外.

莫其深剛踏上自行車,旋即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回眸看向倪煙,"煙煙,我這幾天可能不在京城,如果有什麼事的話,你可以聯系吳大明,然後我初八上午來這里接你."

"好的."倪煙朝他揮手,"莫哥哥,路上注意安全,初八上午不見不散."

跟倪煙道別之後,莫其深便吹著口哨踩著自行車走了,這才剛拐了個彎,他就搖搖晃晃下了車子,站在路口邊,右手捏著太陽穴,腳底跟踩著棉花似的,隨時都能暈倒.

一前一後,判若兩人.

呵!

這酒後勁挺大!

畢竟喝了足足有一斤多呢!能不醉嗎?

也是莫其深功力強大,才能硬撐到現在,換成其他人話,恐怕早就已經吐出來了.

不一會兒,一輛黑車緩緩駛過來,停在這邊.

從車上走下來兩個年輕人,他們一個將莫其深扶到了車內,一個將自行車搬到了後備箱里.

"您沒事吧?"駕駛座傳來擔憂的聲音.

"沒事."莫其深忍著頭痛,接著道:"先送我回莊園."

"好的,您稍等."駕駛座的那人通過後視鏡,看了看男人那張清冷的臉,不由得狐疑,這真的跟一個小時之前在那家小面館里,對那群民工們敬酒遞煙的人是同一個人嗎?

真的是一個人嗎?

副駕駛座的同伴們很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兩人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底看到了疑惑.

......

林萍萍這段時間的皮膚狀態是越來越好,去參加同學聚會的時候,那些同學差點沒認出她來.

"天哪!萍萍,你這皮膚也太好了吧!"

"好白啊!我記得你以前沒這麼白的!"

三十歲多歲的女人,是皮膚狀態最差的時候,就算是豪門千金,也逃不過歲月的痕跡.

她們中間,有的人臉上長斑,有的皮膚發黃,有的起皮......

由此可見,'黃臉婆’一詞不是沒有由來的.

林萍萍坐在眾人中間,理所當然的成了鶴立雞群的那個.

其中一位心直口快的同學道:"不對吧萍萍!我記得我上半年見過你,那時候你還滿臉痘痘呢,怎麼現在突然變這麼漂亮了?"

林萍萍也不介意,笑著道:"可能是跟我最近用的護膚品有關系,你們也知道,一年前我的臉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就是用了那些護膚品,我的臉才好起來的."

聞言,眾人驚訝的道:"什麼牌子的?推薦我們也用用唄."

"快說快說,我也要去買一套."

林萍萍接著道:"它的名字叫冰肌玉膚,但是你們在市面可能買不到,因為這個護膚品是一個高人研究出來的,限量供應,沒有路子,根本就買不到."

林萍萍說的神秘,眾人更是好奇不已,畢竟,林萍萍現在的皮膚狀態是真的好.

好到讓人嫉妒.

冰肌玉膚,這四個字,更是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萍萍,那你能幫我們帶一套嗎?"

"萍萍,咱們都同學這麼多年了,你不會不幫我們這個忙吧?"

林萍萍笑著道:"幫你們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其中有一款能美白肌膚的產品可能有些貴,就是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接受."

"貴?有多貴啊?"

林萍萍接著道:"108塊錢一盒."

聞言,眾人輕笑出聲,"還好還好,我還以為有多貴呢!不就108嗎!"

在這群豪門出生的人眼中, 108塊錢根本就不算什麼.

也就是她們平時買一件衣服的錢.

"給我帶一個美白肌膚的."

"我也要!"

"還有我!"

大家忙著給林萍萍塞錢.

林萍萍道:"你們不要著急,光塗美白保濕霜沒用,得和洗面奶,蘆薈膠配合著使用效果才更好呢.而且,不光有美白的,還有祛痘的,祛斑的,補水的......"

林萍萍一樣一樣的給大家介紹著倪煙的產品,她說的神乎其神,中間有人提出了質疑,"這個護膚品真的有那麼好用嗎?"

"我以前聽都沒有聽說過這些牌子呢."

"我也沒聽說過."

"聽說林萍萍最近跟洪斌鬧離婚了,該不會是沒錢花,所以來騙錢的吧?"

聽著這些質疑聲,林萍萍也不生氣,反而笑著道:

"我家還有一些試用裝,要不一會兒散場的時候,你們跟我回去一趟,我給你們拿幾個試用裝,你們先試試好不好用,好用的話再買,咱們大家都是老同學了,我可不想落一個騙人的名聲."

這麼一說,之前那些提出質疑的人,一個兩個都閉了嘴,面紅耳赤的.

聚會結束的時候,有十來個愛美的女同學跟著林萍萍回了家.

看到林萍萍現在住在莫家別墅,她們皆是松了口氣.

莫家財大氣粗,資產無數,要多少錢有多少錢,林萍萍怎麼可能會為了這麼點小錢騙人呢?

"萍萍,我們知道你不會騙人的,不用拿試用裝了,你直接幫我們帶一套吧,這是錢,你拿著."

林萍萍拿出一堆試用裝分給眾人,"還是先給你們拿一點試用裝吧,我這里現在也沒有現成的護膚品,你們先用著試試,畢竟每個人膚質不一樣,說不定,這些護膚品用在我臉上有效果,用在你們臉上就沒有這麼好的效果了呢."

林萍萍說的也挺有道理的,其她人也就沒有堅持,各自拿了些試用裝就回去了.

第三日清晨,林萍萍還躺在床上沒起來,就被一陣刺耳電話鈴聲吵醒.

林萍萍半眯著眼睛,摸索著拿起話筒,"喂!"

電話那頭傳來驚喜的聲音,"喂!萍萍!我是筱筱,前幾天我用了你給的護膚品試用裝,效果實在是太好了!你能給我買幾套嗎?"

聞言,林萍萍瞬間清醒了幾分.

結果她剛掛完電話,急促的電話鈴聲卻再度響起,這次還是打電話過來要訂購護膚品的.

短短一個早上的時間,林萍萍就接了十幾通電話.

林萍萍索性也就不睡覺了,起床刷牙洗臉,然後去上班.

中午午休時間,林萍萍去了倪煙的面館一趟,將訂購護膚品的事情跟倪煙說了一遍.

倪煙笑著道:"現在洗面奶和蘆薈膠還有兩種祛痘祛斑的面霜,貨量都挺充足的,但是美白保濕霜每個月限量30盒,現在只剩下8盒了."

為了美,人們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在倪成貴和王美鳳的宣傳之下,售價108塊錢一盒的高檔美白保濕霜,在短短的十幾天之內,就賣掉了22盒.

秉承著物以稀為貴的思想,所以倪煙也不准備生產太多,先每月生產30盒,吊足消費者的胃口,保持高格調,再慢慢增加產量.

這也是饑餓營銷的一種.

林萍萍急匆匆的道:"煙煙,那你把剩下的那8盒美白保濕霜全部賣給我吧,然後我再要12瓶洗面奶和蘆薈膠,那個祛痘和祛斑的面霜各要13瓶."

為了防止漏掉同學們訂的護膚品,所以林萍萍還特地擬了一張清單.

"可以."倪煙點點頭,"不過我現在手里頭也沒貨,要不我明天早上在帶給您吧?"

"好的,"林萍萍道:"那我明天早上再過來拿,我想把錢付給你."

所有的東西加起來一共46瓶.

其中8盒美白保濕霜的價格是864塊錢,剩下那38瓶洗面奶和祛痘祛斑霜的價格是940元,這些東西加在一起的價格是1804元.

林萍萍遞給倪煙1900塊,倪煙也沒有多說,直接找了她200塊錢.

林萍萍也沒多想,直至走出面館,她才反應過來,倪煙多找她104塊錢,林萍萍立即返回面館,將剩下的錢還給倪煙,"煙煙,你找錯錢了."

倪煙笑著道:"我沒找錯,萍姨,是您上次過來買護膚品的時候,多給了100塊錢."

大約半個月之前,林萍萍過來買護膚品,一共300塊錢的東西,林萍萍卻給了400塊錢,倪煙追了出去,林萍萍卻直接跑了.

平白無故的,倪煙自然不會多收林萍萍100塊錢,因為倪煙救人的初衷不是為了錢.

若是多收了林萍萍這100塊錢,那麼她救人的初衷也就變了質.

林萍萍道:"煙煙,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

倪煙微微一笑,語調清淺,"萍姨,您要是不收的話,下次我可不敢再賣護膚品給您了."

無奈之下,林萍萍只好將錢收下,心下暗暗決定著,以後一定要多幫倪煙宣傳護膚品.

一個好產品的影響力真的很大,因為用的好,消費者與消費者之間會互相推薦,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圈子,而且這個圈子會越來越大,'冰肌玉膚’的知名度也就越來越大.

最近這段時間,倪煙光是賣護膚品的收入就超過了6000塊,再加上面條和奶茶的營業額,除掉裝修商鋪的費用,她現在的存款已經超過了20000塊!

眼看著馬上就要到莫老太太的壽宴了,所以倪煙最近幾天都在想著要給莫老太太准備什麼禮物.

莫家是真正的高門大戶,幾十塊幾百塊錢的東西肯定入不了莫老太太的眼,太貴的,倪煙又買不起......

所以,這壽禮,可以不用太貴的,但一定要有心意才行.

得劍走偏鋒,反彈琵琶.

思及此,倪煙微微眯了下眼睛,心里有了主意.

......

初八上午.

莫其深收拾得整整齊齊的,騎著他的寶貝自行車,去面館接倪煙.

他到的時候,一輛吉普車也剛好停下,車窗降下,露出一張帥氣的側臉,"六叔,您過來接倪煙?"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莫百川.

莫其深淡淡一笑,"是啊,大侄子你有什麼指教?"

莫百川的眼里蘊藏著無數譏誚,上下打量了一番莫其深,"六叔,您不會真的以為倪煙看上您了吧?"

莫其深沒說話.

他這大侄子,好像最近又太閑了!

莫百川接著道:"我早就告訴您了,倪煙她之所以跟您走的近,完全是因為我,因為她想接近我!"

要不然,倪煙會看上莫其深這種廢物?

真是搞笑!

偏偏,莫其深還是個自作多情的蠢貨,還真以為倪煙會看上他.

莫其深坐在自行車上,長腿低著地面,伸手指了指腦袋,"大侄子,你這里的毛病還沒治好?"

想他大哥大嫂也都不是什麼糊塗人,怎麼會生出莫百川這種離經叛道,不可一世的兒子呢?

莫其深現在甚至懷疑,他這大侄子是不是撿回來的......

"六叔,您不信是嗎?"莫百川突然正了神色,"您要是不信的話,咱們來打個賭!到時候您就知道,倪煙她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了."

莫其深微微勾唇.

莫百川接著道:"就賭倪煙今天會上誰的車."

莫其深輕笑出聲,"這還用賭嗎?"

莫百川微微皺眉,"六叔,您不覺得您太自負了嗎?"

"大侄子,"莫其深看著莫百川,"我覺得是你太可笑了!"

莫百川也懶得跟莫其深爭論,"究竟是您太自負,還是我太可笑,一會兒您就可以看到答案了!"

都什麼時候了,莫其深還在自欺欺人!

像今天這種情況,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倪煙肯定不會坐莫其深的自行車.

因為今天畢竟是莫家的大日子,來往莫家的都是大人物,像倪煙這種愛慕虛榮的女人,她怎麼可能會坐一個小小自行車呢?

莫其深真的太蠢了.

不一會兒,空氣中便響起一道清淺的聲音,"莫哥哥."

莫其深抬眸一看,便見了身穿米色大衣的倪煙從里面走出來,一頭烏黑亮麗的青絲均勻的鋪在腦後,右耳耳側夾了一朵玫紅色的發夾.

玫紅色的發夾映襯著白皙透明的耳朵,宛如雪地里一只紅梅,惹眼極了.

米白色的大衣長至腳踝,扣子是全扣上的,看不出里面穿了什麼,勾勒出姣好的身形以及楊柳細腰,仿佛大風一吹,就能將那截細腰給吹斷似的.

"煙煙."莫其深利落地從自行車上跳下來,朝倪煙身邊走過去.

兩人說說說笑笑,就像沒看到張雜吉普車邊的莫百川一樣.

莫百川看著全程忽視他的倪煙,臉色已經黑成了炭.

還在玩欲擒故縱嗎?

"倪小姐,"莫百川徑直走到倪煙身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為了報答你在水壩村的救命之恩,所以我今天特地過來親自接你去參加我奶奶的壽宴."

倪煙想要的不就是這個結果嗎?

從水壩村一路跟蹤到京城,她無非是想以'救命之恩’來吸引他的注意罷了!

那他今天就成全她!

他就不信,他的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倪煙還能裝的下去.

倪煙淡淡一笑,挑眉反問,"我在水壩村救過人嗎?我在水壩村救的明明就是一條會咬人的狗!這位先生做人不要做狗,有些話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請你有點自知之明好嗎?"

救了莫百川,可不是跟救了一條狗沒什麼兩樣.

若是救了狗的話,狗好歹還會朝她搖兩下尾巴......

莫百川倒好,直接反咬一口,跟有病似的,甩都甩不掉!

"你!"莫百川頓時怒火滔天.

他沒想到,他都這樣了,倪煙居然還在故作矜持.

這樣有意思嗎?

她不知道自己裝的太過頭了嗎?

莫其深微微皺眉,剛要說話,只聽倪煙道:"莫哥哥,咱們快走吧,別跟無關緊要的人浪費時間.狗咬人一口,難道我們還要反過來去咬狗一口嗎?"

這句話聽得莫其深莫名很順耳,點點頭道:"嗯,咱們走吧."

莫其深推上自行車,倪煙很自然的坐在了後座.

"煙煙,扶穩,咱們要出發了."

"嗯."

倪煙一手扶著莫其深的腰,一手拿著東西.

俊男靚女騎著自行車,行走在晨陽之下,陽光在他們身上鍍上一層溫暖的金光,明明是一副很養眼的畫面,莫百川卻覺得刺眼的慌.

太過了!

倪煙裝的太過了!

他都已經紆尊降貴的開車來接她了,沒想到,她還是坐著莫其深的自行車走了.

原本莫百川是來向莫其深宣戰的,他要讓莫其深知道,倪煙其實就是因為自己才接近莫其深的,卻沒想到,自己反而被莫其深打了臉.

等著,他早晚有一天,會讓倪煙露出真面目.

莫百川緊緊握著拳頭,因為壓抑著滔天的怒火,所以他的頸脖上青筋暴起,格外猙獰.

就在這時,莫百川突然想到一個人.

李仙仙.

既然倪煙不識好歹,非要故作矜持,那他可以去接李仙仙.

汽車要比自行車快很多,只要他趕在莫其深之前回到莫家,讓倪煙親眼看到,他接了李仙仙回去,到時候,倪煙肯定就按捺不住了!

嫉妒心,可以讓人丑相畢露.

莫百川眯了眯眼睛,上了車,沒一會兒,車子便停在基地的女生宿舍樓下.

莫百川可是基地里的大人物,此時在女生宿舍樓下看到莫百川的車,不知道引起了多少小女生的圍觀.

在這些小女生的臉上,莫百川又看到了自己想要的表情.

"麻煩你去106室找一下李仙仙,就說我在樓下等她."莫百川直接抓住了一個小女生手,開口.

"好,好的!"小女生的臉已經紅成了蝦米.

當李仙仙得知莫百川親自來接她的時候,她整個人都像在做夢似的.

不!

就連做夢也沒想到,今天莫百川會親自來接她.

這下,她真的成為所有人豔羨的對象了.

李仙仙換了一身漂亮又洋氣的吊帶禮服,換上水晶鞋,這才來到樓下,"百川."

"走吧."莫百川抬頭看了她一眼,轉身走進車內.

李仙仙一臉激動的走進了副駕駛.

車內的空調開得很足,所以李仙仙也不覺得冷,一路上,李仙仙都在悄悄打量著莫百川的神色.

因為莫百川向來都是同一個表情,所以李仙仙也沒察覺出來有哪里不對勁.

車速很快,沒一會兒,就追上了那輛自行車.

隨後,車速就與那輛自行車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車子終于在莫家別墅前停下.

"先別下車."莫百川冷冷的開口.

李仙仙愣了下.

莫百川看了看後面那輛自行車差不多要進來了,他才拉開車門下車,繞到另一邊,給李仙仙拉開車門,還非常具有紳士風度的遞了一只手給李仙仙,"仙仙咱們到了."

莫百川的態度,一前一後,判若兩人.

這是莫百川第一次,主動要牽她的手.

李仙仙激動不已,心髒仿佛都要從胸腔里跳出來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搭在莫百川的手上,臉色微紅.

莫百川很好的掩飾住了眼睛里的那層嫌惡,將李仙仙從車內牽出來.

時間把控的非常好,正在這時,莫其深也帶著倪煙進來了.

莫百川頭也不回的將李仙仙牽到大廳.

倪煙也第一時間發現了李仙仙的身影.

看來她猜的沒錯,李仙仙果然出現在了莫家.

這一趟,沒白來.

看著李仙仙那露背的背影,倪煙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大冬天的穿成這樣,李仙仙真的不冷嗎?

莫其深將車子停好,回眸看向倪煙,"煙煙,今天我大哥二哥四哥五哥還有幾個嫂嫂們都回來了,一會兒你不要緊張,跟在我身邊就好."

倪煙點點頭,"嗯."

兩人進了屋,大廳里觥籌交錯,熱鬧的一片,里面暖氣開得很足,倪煙還沒走兩步,就已經熱得受不了,好在她的大衣里面穿的是一件素色旗袍,就算脫掉大衣也沒關系.

而且,這樣的宴會,本就應該穿著得體的禮服.

旗袍,也是禮服的一種.

倪煙一邊走著,一邊解開了大衣的扣子,將大衣脫下來,隨手搭在臂彎里.

莫其深伸手接過她的衣服,"煙煙,今天我們家人挺多的,衣服我給你放起來吧."

"好的,"倪煙點點頭,"麻煩莫哥哥."

莫其深淡淡一笑,"應該的."

李仙仙和莫百川走在前面,莫胡蝶看到李仙仙之後,一反常態的熱情,當下小臉都快笑成一朵花了,張開雙臂,快速地朝這邊跑過來,"仙仙姐姐!"

也是這時,屋內的其他賓客也都朝這邊看過來,眼底露出驚豔的光!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李仙仙挺了挺胸,為了今天能出眾,她可是准備了很長一段時間,光是身上這套禮服,就耗時兩個月.

李仙仙嘴上洋溢著溫柔得體的笑,半蹲下來,張開雙手,迎接莫胡蝶,"小蝶."

可莫胡蝶卻徑直從李仙仙身邊跑過去,一把投入了李仙仙身後的那個人的懷抱之中,"倪煙姐姐!"

也是這時,李仙仙才聽清楚莫胡蝶的話

她叫的是倪煙姐姐.

而不是仙仙姐姐.

這是怎麼回事?

而且,眾人的目光好像也不是在看她,而是在看向她的身後......

身後,是誰?

上篇:092:對倪煙改觀,莫老太太的壽宴    下篇:094:謀害莫胡蝶的真相,虐李仙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