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04:吊打李仙仙,收獲小迷妹   
  
104:吊打李仙仙,收獲小迷妹

g,更新快,無彈窗,!

李仙仙今天依舊走在時尚潮流的最前端.

她里面穿著一件黑色兩片娃娃領針織衫,下面搭著一件包臀小皮裙,肉色緊身絲襪,外面在罩著一件純白色皮草小外套.

原本是很亮眼很漂亮的著裝,但站在低調素雅又不失雍華的旗袍面前,就顯得有那麼些庸俗了,尤其是倪煙又是天生的衣架子,她身段好,五官更是精致如雕琢,分明素面朝天,卻美得讓人沉淪.

其實李仙仙長得也不錯,要不然也不會入得了莫老太太的眼.

在倪煙沒出現在莫家之前,她在一眾名媛千金里,絕對算得上出挑的那個.

但是自從倪煙出現後,一切都變了.

就連同圈子里流行元素都跟著變了.

她這一身潮流的裝扮,怎麼就比不上古板老氣的旗袍了呢?

李仙仙的眉眼中快速地閃過一道嫉妒的光,恨不得拿刀劃花倪煙那張臉.

倪煙權當沒看見李仙仙眼底的神色,握住李仙仙的手,"仙仙姐."

李仙仙已經表現的很熱情了,但是倪煙比她更熱情.

在外人眼中,兩人就像一對感情很深的好姐妹.

不就演戲嗎?

誰還不會?

倪煙眉眼含笑.

李仙仙拉著倪煙在沙發上坐下,"煙煙妹妹,和你認識這麼長時間,我還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呢?"

倪煙微微一笑,"我是海城市水壩村人."

水壩村?

李仙仙的眼底含著一絲算計的光,她倒是誠實!

到底是年紀小不懂事,等會她就要讓她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水壩村?"李仙仙就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驚訝的道:"原來煙煙你真是水壩村人呀?"

倪煙點點頭,眸子里閃著疑惑,配合著李仙仙演戲.

等會她就要讓李仙仙挖坑自跳!

"仙仙姐你認識以前的我嗎?"

李仙仙笑著道:"不是我認識你,是我的一個同學上次看到你的時候,說好像認識你,但是她說你以前叫穆煙,所以我一直不敢確定......"

說到最後,李仙仙的話里帶著些意猶未盡的意思.

倪煙?

聽到這句話,穆老太太和林萍萍都朝這邊看過來.

倪煙也不否認,臉上笑意不減,"對,我以前是姓穆."

人生在世,誰都有一段過去,倪煙不是那種遮遮掩掩的人.

剛何況,她又沒做什麼丟人的事.

李仙仙猶豫了下,"我還聽我同學說,叔叔跟阿姨好像離婚了對嗎?煙煙,夫妻吵架是常有的事,不管怎麼樣也不能拋棄一家老小呀!你回去好好勸勸阿姨,讓她凡事想開點,你還小,你妹妹也小,你們不能沒有爸爸."

在這個年代,離婚了不是什麼好名聲.

離婚的女人是要被唾棄的.

堂堂莫家,怎麼會容忍一個身上有汙點的孫媳婦?

李仙仙就是想讓倪煙出丑,想讓莫家的所有人都討厭她.

而且,李仙仙這番話中已經將倪翠花塑造成了一個不守婦道,拋家棄夫的壞女人.

不是壞女人能帶著倪煙拋棄一家老小從海城來到京城嗎?

聽到這番話,周圍其他人的眼神都變了變.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壞女人養的女兒能是好女兒嗎?

當然不是!

茶話會本來就是來聚會談話的,誰都沒想到,還能看到這麼一場好戲.

倪煙微微一笑,轉頭看向李仙仙,"我爸家暴我媽,還背著我媽跟外面的女人搞破鞋,連私生子都有了,這種男人不離婚難道要留著過年嗎?"

李仙仙愣了下,她沒想到倪煙會有這樣的反擊.

難道倪煙不應該是羞愧的無地自容嗎?

離婚很光榮?

不過這樣也好,倪煙表現的越激動,一會兒就會越丟人.

李仙仙歎了口氣,接著道:"煙煙,我覺得是你想的太極端了,身為子女,你要學會換位思考一下,也要明白叔叔為什麼會在外面找其她女人,理解萬歲!"

"理解?"倪煙面色如常,"那仙仙姐覺得我應該怎麼理解呢?"

李仙仙猶豫了下,接著道:"我聽說是因為阿姨生不了兒子,所以叔叔才會找其她人的,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叔叔,畢竟,男孩子才是一個家族延續香火的根本,叔叔也是求子心切所以才做了錯事,但不管怎樣,他都是你爸爸,咱們做子女的,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不認自己的父母,殺人也不過頭點地."

"其實煙煙,我真的很羨慕你,你的父母都還好好的,不像我,我,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長什麼樣......"

說到最後一句話,李仙仙的眼眶都紅了,頗有一種倪煙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感覺.

同時,她這番話也成功的將倪煙塑造成一個連親生父親都不認的不孝女.

邊上莫百川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弧度.

他倒是要看看,倪煙要怎麼化解這場危機.

李仙仙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而倪煙不過是個從鄉下來的黃毛丫頭而已,就算倪煙嘴皮子功夫在厲害,她也斗不過李仙仙的.

"仙仙姐你真是太偉大了,居然連這種事都能容忍."倪煙眉眼淡淡,嘴角還漾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好像絲毫沒有將李仙仙的話放在心上.

李仙仙接著道:"其實這本就不是什麼大事啊.再說,像我們女孩子,就應該在家從父,出嫁從夫."

這個時候華國才解放沒有多久,很多人都還有這種'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封建舊思想.

男女平等那都是後世的事情.

結過婚的女人,哪個不想生兒子?

不生兒子在婆家都沒有地位.

李仙仙這個從過去回來的人當然沒有舊思想,她之所以會說出這麼一番話,完全是為了討好莫老太太.

她在向莫老太太張展現她賢良淑德的一面.

因為像莫家這種傳承百年的大家族,這種舊思想更是比普通人多得多.

倪煙淡淡一笑,抬眸看向李仙仙,"那我就祝仙仙姐以後也嫁個家暴,婚內搞破鞋,找別的女人生兒子的丈夫!"

聞言,李仙仙臉色一變,"煙煙,你這是什麼意思?"

倪煙這是在嫉妒她,所以才要詛咒她的嗎?

經曆過一次重生,李仙仙特別看重這些東西!

她生怕倪煙的詛咒會靈驗.

倪煙淡淡勾唇,"也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就是想讓你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李仙仙被噎了下,然後眼睛一紅,委屈的道:"對不起煙煙,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覺得離婚名聲不好......"

莫老太太微微皺眉,她覺得李仙仙有點小家子氣,倪煙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她卻開始委屈上了,就好像誰欺負了她一樣!

酸唧唧的,有點上不了台面了.

倪煙笑著反問,"離婚名聲不好?離婚名聲怎麼就不好了?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難道我們女人天生就只有被欺負的命嗎?挨了欺負都不反抗一下的那不叫人,那叫包子!"

"仙仙姐,現在已經是新時代了,我們女性同志也不能一直止步不前,我們要自尊自立自強,不能讓任何人看不起!"

聞言,其他人也皆是點頭附和.

憑什麼一直被欺負的就是女人呢?

生不了兒子怪女人.

離婚被罵的也是被女人?

這個世道對女人也太不公平了.

尤其是林萍萍,她也是離過婚的人,她知道這其中的苦楚.

李仙仙只是想在莫老太太和莫百川面前展現出自己賢良淑德的一面而已,沒想著會引起公憤,當下臉色有些不好看.

再看看林萍萍的臉色,李仙仙心里咯噔一下.

她怎麼把林萍萍給忘了!

林萍萍可是莫老太太唯一的侄女,她說離婚的名聲不好,不是間接的把莫老太太也給得罪了嗎?

李仙仙趕緊力挽狂瀾,眼睛也更紅了,"煙煙,你誤會我了!我的意思是一個家不能沒有後代,叔叔也只是想要一個兒子而已,我們為人子女更不能不認自己的父親......"

李仙仙是個很識時務的人,她知道自己剛剛說錯話了,所以現在重新將問題拋給倪煙.

百善孝為先,但倪煙卻連親生父親都不認,這能是個好姑娘?

這個時代重男輕女,她只要死咬著倪翠花生不出兒子就行了.

怎麼,你自己生不出兒子,還不准丈夫找別人生嗎?

李仙仙從不說別人的壞話,卻能故意將話說的含糊不清,偷換概念,讓眾人自行腦補.

她是個聰明人,所以在大多數時候,劇情總能按照她想象中的走,但是今天,站在她面前的人卻是倪煙.

倪煙能讓李仙仙稱心如意?

倪煙淡淡一笑,"仙仙姐,你的思想覺悟還是不夠高呀.主席都說了現在男女平等,為什麼在你眼中,就只有男孩子才算後代呢?難道女孩子就不是人了?"

"按照你說的,如果女人生不出兒子,男人就要在外面找其他女人的話,那豈不是有百分之八十的女性都要忍受丈夫在外面搞破鞋的委屈?再者,仙仙姐你也是個大學生,你不應該不清楚生男生女並不是女孩子能決定的吧?"

最後一句話,可謂是說出了所有女性同胞的心聲.

因為生男生女的根本不在女人.

同樣,這種錯誤的思想也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女人好比一塊地,男人就是一顆種子.

土地只提供營養和水分,最後到底會長出一顆什麼苗,這要取決于種子.

聞言,周圍的其他人紛紛附和.

"對對對,煙煙說的對."

"煙煙說得太好了!"

"李仙仙,自己還是個女的,就那麼看不起女的?"

"......"

倪煙眉眼含笑,嘴角梨渦淺淺:"仙仙姐,你的這種思想說的好聽一點叫賢良淑德,說的不好聽,叫愚昧無知!"

聽著周圍的指責聲,李仙仙的臉色漸漸轉至微白,她沒想到事情會轉變到這個地步.

倪煙只是個沒見過市面的小村姑而已,她哪里來的那麼多大道理?

李仙仙也從鄉下走出來的,她太了解鄉下的情況了.

因為交通不發達,教育不完善.

那里重男輕女,愚昧無知.

就算是李仙仙,在沒重生之前,她也只是個一無所知村姑而已.

倪煙怎麼可能懂得這麼深奧的大道理?

她表現的完全不像一個小村姑,反而像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

難道倪煙在十八歲的時候就已經這麼厲害了嗎?

李仙仙緊緊咬著唇,背脊上一片冷汗.

怎麼辦?

現在應該怎麼辦?

林萍萍扶著莫老太太的胳膊,臉上全是欣慰的笑.

她就知道倪煙不是個任人拿捏的.

不驕不躁,字字珠璣,條理清晰,這孩子是個能撐住大場子的,莫老太太看著倪煙,眼底皆是滿意神色.

再轉眸看向李仙仙,莫老太太眼底的那層喜歡已經被失望取代.

邊上莫其深的眼底都要冒出星星了.

他媳婦兒怎麼就這麼厲害呢?

真是越來越喜歡他媳婦兒了!

"煙煙,喝水."莫其深端起一杯茶遞給倪煙.

"謝謝莫哥哥."倪煙伸手接過.

眼前的這番反轉徹底的顛覆了莫百川對倪煙的看法.

說倪煙不是有人故意派到他身邊,接近他的,他還真不信!

一個初中畢業的小農女,會有這麼高的思想覺悟?還知道男女平等?

那些人為了接近他,還真是費盡心機.

莫百川低頭喝茶的眼底閃過一道危險的光.

看著李仙仙渾身冒虛汗的樣子,倪煙只覺得舒暢無比,她喝了一口茶,然後伸手握住李仙仙的手,"仙仙姐,我剛剛那番話只是就事論事,並不是針對你,你不要生氣."

不要生氣?

倪煙這是什麼意思?

打一巴掌再給一顆紅棗嗎?

但此時,李仙仙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煙煙,你說的都對,我怎麼可能生氣呢?"

倪煙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仙仙姐寬宏大量,一定不會生我氣的."

李仙仙皮笑肉不笑,氣得連指尖都在發抖.

"呀!"倪煙驚訝的道:"仙仙姐,你的手怎麼在發抖啊?"

故意的!

倪煙絕對是故意的!

李仙仙一個抬頭,就對上了倪煙那雙滿含笑意的桃花眸,嘴角暈著兩個淡淡的梨渦,刺眼極了!

倪煙關心的道:"仙仙姐,你是不是衣服穿的太少了?"

想要弄死李仙仙並不難.

但倪煙不想讓她死的那麼痛快.

因為,溫水煮青蛙更好玩.

就在這時,莫老太太開口道:"我看是仙仙的身體有些不舒服,百川啊,你先送仙仙回休息吧."

莫老太太也不是個傻子,她能看不出來李仙仙的心思嗎?

李仙仙也該好好反思下自己了!

聞言,李仙仙的臉色從微白轉至慘白.

莫老太太這番話看似是在關心她,實則上,是在趕她離開莫家.

李仙仙萬萬沒想到,事情最後會演變成這種局面!

被趕出莫家的人應該倪煙才對!

為什麼是她呢?

雖然李仙仙心里極度不甘,但她卻不得不保持得體大方的一面,她要是再多做糾纏的話,反而會適得其反!

"謝謝奶奶關心,我確實有點頭疼.那我就先回去了."李仙仙臉色蒼白的站起來,搖搖欲墜的身姿看上去讓人有些心疼.

莫老太太點點頭,"回吧."

莫百川起身跟上李仙仙的腳步.

他在出門前特地多看了倪煙一眼,但倪煙見他送李仙仙回去仍是沒什麼特別的反應.

呵.

莫百川勾了勾唇角,裝的還挺好,

李仙仙走後,氣氛輕松了不少,大家說說笑笑,這群名門千金也是普通人,加上倪煙閱曆豐富,跟她們溝通幾乎沒有什麼障礙,甚至還收獲了一個小迷妹.

小迷妹叫李嫣然,今年十九歲,目前讀大一,對倪煙那就一個佩服.

"煙煙,你真是從鄉下來的嗎?"李嫣然好奇的問道.

倪煙知道她沒有惡意,笑著點頭,"是的."

"你也太厲害了吧!"李嫣然激動的道:"你都不知道,剛剛李仙仙的臉色有多難看!"

一開始,李嫣然還以為倪煙只是空有一副皮囊而已.

沒想到皮囊深處竟然藏著一個強大的靈魂!

她簡直就是當代女子的表率!

這個年代還沒有女神這麼高級的詞彙,如果有的話,那倪煙一定是李嫣然心中的不二女神!

倪煙謙虛地摸了摸鼻子,"一般一般."

李嫣然抱著倪煙的胳膊,"煙煙你太謙虛了!我跟你說,我早就看李仙仙不順眼了,酸唧唧的還愛顯擺,人前一套背後一套,一點都不真實!盡給我們老李家丟臉!"

不等倪煙說話,李嫣然接著道:"煙煙,你家住哪兒啊?我以後能不能找你玩?"

倪煙當然不會拒絕善意的社交,笑著點點頭,"當然可以,我現在住在京華村58號."

李嫣然道:"我們家住在宛城墅68棟,你有時間也要來找我玩."

整整一個下午,李嫣然都膩在倪煙身邊.

莫其深想跟倪煙說句話都難.

幸好李嫣然是個女的,要不然,莫其深都要認為李嫣然這是看上他媳婦兒了!

好不容易挨到茶會話結束,李嫣然回去了,莫其深才得空跟倪煙說上幾句話.

茶話會結束之後,倪煙跟莫老太太道別,准備回家.

送倪煙回去的任務自然還是落在了莫其深頭上.

還是那輛熟悉的自行車.

倪煙坐在後座,嘴角暈著淡淡的笑,梨渦淺淺,夕陽將兩人的身影拉得老長.

"莫哥哥,前面菜市場停一下,我買點菜帶回去."

"好."

這是莫其深第一次來菜市場.

雖然是冬天,但是里面的氣味並不是很好聞.

莫其深人高腿長,五官生的又好,身上有那麼一股子貴氣,站在人聲嘈雜的菜市場,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不知道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婦兒貓著眼睛,偷偷往這邊瞧.

倪煙走到一個菜攤前,"劉姨,麻煩給我稱三斤豆芽,然後在要三斤海帶......"

賣菜的老板將菜盛好遞給倪煙,抬頭看見倪煙身邊的莫其深時,眼前一亮,"煙煙這是你對象嗎?小伙子長得可真俊!"

對象.

不知怎麼地,聽到這兩個字時,莫其深忽然老臉一紅,心里頭美滋滋的.

倪煙微微一笑,"劉姨您誤會了,這不是我對象,就是普通的好朋友."

賣菜老板笑著道:"煙煙,你就別藏著掖著了,你看人小伙子的臉都紅成什麼樣了.

都這樣了,還說不是在搞對象呢?

聞言,倪煙也就不再多解釋些什麼.

這種事情,越解釋越說不清.

不過,莫其深的臉為什麼要這麼紅啊?

一個大男人,臉皮也太薄了吧!

倪煙又帶著莫其深區域買了些牛羊肉和豬肉,她買的很多,最少都是三斤起步.

莫其深好奇的道:"煙煙,你買這麼多能吃掉嗎?"

倪煙道:"我明天想去廣莞一趟,所以多買點,我媽她帶著孩子買菜也不方便."

"去廣莞?你買的幾點鍾的火車票?"莫其深接著問道.

倪煙搖搖頭,"火車票還沒買呢,反正我不急,明天看能買到幾點的,就買幾點的吧."

莫其深道:"去廣莞的火車票可不好買.這樣,剛好我去廣莞那邊也有點事情要辦,我陪你一起去吧,廣莞那邊靠近邊境,你一個女孩子家也不安全,火車票你交給我就行了,就定明天早上8點的."

這個時候的廣莞確實不安生,馬仔橫行,倪煙又長得那麼惹眼.

雖然知道倪煙身手不錯,但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到時候真發生什麼事了,吃虧的還是她.

倪煙微微挑眉,"你不是說火車票不好買嗎?"

莫其深笑著道:"我剛好有個同學是售票員."

"行."倪煙點點頭,"那就麻煩你了莫哥哥."

"煙煙你答應了?"驚喜來得太快,讓莫其深有點不知所措.

他原以為依著倪煙的性子,肯定會拒絕他呢.

倪煙笑著道:"有免費的保鏢為什麼不答應?"

她不討厭莫其深,甚至很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感覺.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既然喜歡,為什麼不答應呢?

重活一世,倪煙並不想委屈了自己.

莫其深壓住心中的狂喜,接著道:"那我明天早上在車站等你."

"好的."倪煙點點頭.

......

將倪煙送回去之後,莫其深來到一處大廈.

剛走到門口,摩里斯和馬卡斯就恭敬地迎了出來,"先生,機票已經訂好了,咱們什麼時候出發."

莫其深一邊走著,一邊將風衣脫下來,"不去F國了,你去幫我定兩張明天早上八點去廣莞的火車票."

身後跟著的助理,立馬伸手接過他手上的風衣.

不去F國了?

要去廣莞?

還要坐火車?

先生沒發燒吧?

摩里斯和馬卡斯相互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里看到了疑惑與不解.

想了想,莫其深又接著補充道:"哦對了,兩張都要軟臥,最好要並排的."

軟臥?

莫其深出門飛機難道不是標配嗎?

軟臥是什麼鬼?

好半晌,摩里斯才道:"先生,您真的不去F國了嗎?"那里可是有著酒莊和城堡等著您去打理呢......

"不去了."莫其深松開袖扣,"你現在馬上去買票."

酒莊和城堡再重要能有媳婦兒重要嗎?

當然沒有!

摩里斯道:"好的."

你是大佬,你說了算.

......

倪煙此時正在廚房里做菜.

今天晚上除了炒養顏美容的飯菜之外,她還想做個水煮肉片.

將其他菜都炒好之後,倪煙便開始動手做水煮肉片.

水煮肉片要用里脊肉做味道才更好.

倪煙的刀工不錯,一片片肉片切得厚薄均勻,肉片切好之後,在均勻的裹上雞蛋液,澱粉,放在盤子里醃制十分鍾.

趁著醃制的時間,倪煙便動手炒底料.

先將菜籽油燒熱,然後依次放入豆瓣醬炒出紅油,然後再放入蔥姜蒜,八角,桂皮花椒等調料.

不一會兒,廚房里就彌漫出一股香味兒.

底料炒好之後,放入清水煮開,放入醃制好的肉片,然後將提前燙好的豆芽,豆皮放在大海碗里,然後將煮好的肉片盛進去.

煮肉片的時間不宜過長,否則肉容易變柴變老,口感就不好了.

然後在肉片上撒上熟芝麻,香蔥,香菜,花椒,最後才潑上燒好的菜籽油,隨著一陣"滋滋"聲,一大碗香噴噴的水煮肉片就做好了.

倪煙的火候把握的非常好,所以水煮肉片的口感非常好,不但麻辣鮮香,還嫩滑不已,一口咬下去,讓人恨不得連舌頭都一起吞下去.

就著一塊水煮肉片,能吃好幾口飯!

"好吃,真是太好吃了!"倪成貴激動的道:"煙煙,這個菜叫什麼名字啊?"

倪煙笑著道:"這個叫水煮肉片."

"水煮肉片?這是哪里的菜呀?"倪成貴接著問道.

倪煙道:"這是川蜀那邊的菜,我是在美食食譜上看到的."

倪成貴點點頭,"煙煙,你真是太厲害了!"

吃完飯,倪煙跟倪翠花說了明天她要出門的事情.

倪翠花擔心的道:"煙煙,你一個女孩子家去那麼遠的地方安全嗎?"

倪成貴道:"煙煙,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店里有吳靜她們三個人也夠了.我聽人說,廣莞那邊好像挺亂的."

廣莞靠近R國,那邊一直不太平,龍蛇混雜的還有很多馬仔.

倪煙笑著道:"沒事的.現在都已經是法治社會了,而且我也不是一個人,莫哥哥也跟我一起去."

聽到有莫其深陪著,倪翠花和倪成貴立即就放了心.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啊?"倪翠花接著問道.

倪煙道:"從京城坐火車去廣莞需要兩天,加上我還要辦事,這一來一回的,怎麼著也要一個星期左右吧."

知道倪煙有大事要做,所以倪翠花也不再多說些什麼,點點頭道:"好,煙煙你就放心去吧,家里有我跟你倪阿姨呢,你今天晚上也別熬夜了,早點休息,明天還得早起."

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倪煙就起床了.

七點半來到火車站的時候,發現莫其深已經拎著皮箱子,站在月台等她了.

"莫哥哥."

莫其深一個抬眸,就看到小姑娘正朝他的方向跑來.

"煙煙,不用跑,現在時間還早呢."莫其深伸手扶住倪煙的胳膊.

"咱們進站吧?"

"嗯."莫其深點點頭,伸手接過她的皮箱子.

兩人並肩走著,來到臥鋪的車廂.

一個臥鋪的格子間有四張床,莫其深和倪煙進去的時候,上鋪的兩個人還沒來.

倪煙將箱子塞到床底下,然後從隨身的包里拿出錢,"莫哥哥,給,這是車票錢."

莫其深剛想開口拒絕,給媳婦兒買張車票怎麼了?將來他所有的錢都是媳婦兒的!只見倪煙又道:"莫哥哥,你要是不收下的話,我下次可不跟你一起出來了."

倪煙從骨子里就不是一個靠男人的人.

雖然她對莫其深是有好感不假.

但她從未有過要依靠莫其深的想法.

聞言,莫其深只好收下.

一直到火車發動,上鋪的那兩個人都沒有來.

不過倪煙也沒有多想,或許是那兩張臥鋪根本就沒有賣出去.

畢竟臥鋪的票那麼貴.

車內溫度挺高的,倪煙將外套脫掉,露出里面白色的針織衫,針織衫雖然是寬松版的,卻掩飾不住那姣好的身材,尤其是她彎腰整理被子的時候.

莫其深不自然地移開視線,耳根有些微紅,默默地拉起被子蓋在身上.

"莫哥哥,你要吃東西不?"倪煙遞過來一包瓜子.

莫其深以拳抵唇輕咳一聲,"不吃."

倪煙又遞過來一杯奶茶,"那喝杯奶茶吧,我看你嗓子好像有點不舒服."

莫其深的耳根子又變紅了一瞬,伸手接過奶茶,"謝謝."

倪煙輕笑出聲,"莫哥哥,你什麼時候跟我這麼客氣了?"

莫其深不再說話,將吸管紮進去,開始喝奶茶.

清涼的奶茶入喉,心頭的燥熱好像都褪去了不少.

有了莫其深的陪伴,坐火車倒也不無聊,兩人一路聊著,到了下午的時候,倪煙靠在牆上,懶懶地打了個哈欠,"我好像有點困了,莫哥哥你困不?"

她雙眸瀲灩,帶著淡淡的水光,看得莫其深心頭一跳.

"我還好,"莫其深的聲音低低的,"你睡吧."

倪煙鑽到被子里,"那我先睡會兒了."

不一會兒,被子里就響起了均勻的呼吸聲.

倪煙睡覺的時候,將腦袋也一同縮進了被子里.

莫其深曾經看過一本心理學書籍.

書上說,喜歡這樣睡覺的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

莫其深掀開被子,走到倪煙身邊,小心翼翼的拉開她的被子,露出一張眉眼如畫的五官,長得好看的人,連睡覺的樣子都那麼好看.

莫其深一瞬不瞬地看著她,伸手觸了觸濃密得像是扇子似的睫毛,"煙煙,以後讓我給你安全感好不好?"

睡夢中的倪煙好像感受到了什麼一樣,伸手揉了揉眼睛.

莫其深嚇得連滾帶爬的跳到了床上,見倪煙沒有後續動作,他才松了口氣.

他是真的很喜歡她,只要跟她在一起,哪怕什麼都不做,他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樣甜.

倪煙這一覺睡到傍晚5點多才醒,莫其深買了盒飯回來,"煙煙醒了,剛好我們可以吃飯了."

"嗯."倪煙點點頭,"我先去洗把臉."

已經接近傍晚,火車過道內的燈光暗暗沉沉的.

倪煙走到洗手間門口的時候,被一個小女孩兒撞了一下,跟在孩子後面的父親立即道歉,"這位同志對不起!梅梅,快跟姐姐道歉."

上篇:103:一個很重要的人!    下篇:105:見義勇為的煙煙,告白的神秘大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