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12:帥氣的反擊,揭露李仙仙的真面目   
  
112:帥氣的反擊,揭露李仙仙的真面目

g,更新快,無彈窗,!

倪煙既然答應了李嫣然的邀請,自然不會爽約.

現在已經是農曆的四月份了,天氣開始慢慢轉暖,河堤垂柳也開始抽出了嫩芽,迎風招展,宛如少女的細腰.

倪煙將衣櫥拉開,她的衣服不多,主要以旗袍和大衣為主,還有一件大紅色的羽絨服.

現在這個天氣只要穿一件旗袍就行了.

倪煙站在衣櫥前,猶豫了很久最終選擇了一件藍綠色的旗袍.

旗袍的盤扣是酒紅色,藍色和紅色結合卻並不顯得突兀,反而格外的和諧,腳下穿著一雙銀白色高跟鞋,露出一小截白皙腳踝和修長小腿.

長長的墨發被斜斜的編成了一股魚骨辮,垂在左胸前,耳邊夾著一根類似步搖的小夾子,隨著走路的步伐,夾子上的短珠鏈也跟著一顫一顫的,顯得格外的好看.

旗袍是一種很挑人的服飾,稍有不慎,就會顯得過分老成,黯然失色,但穿在倪煙身上,卻讓人看到了無數生機和美好.

賞心悅目.

她就像山谷間獨自盛開的空谷幽蘭,無論走在哪里,能都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倪煙剛換好衣服,院子里就傳來倪翠花的聲音,"煙煙,你好沒好?嫣然已經來了."

"好了."倪煙從房間里走出來.

"啊!煙煙,你好漂亮啊!"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倪煙穿旗袍了,但每一次,倪煙都能讓人驚豔,眼前一亮,每種旗袍都能被她展現出不同的美.

"謝謝,"倪煙笑著道:"你也很漂亮."

"我是認真的,你真的很漂亮."李嫣然走過去挽住倪煙的手腕.

倪煙這麼漂亮,要是能成為她嫂子的話,也順便能拯救下李家的基因.

李嫣然美美的想著.

兩人跟倪翠花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倪家.

因為村子里的路不太好,所以李嫣然的車只能停在村口處.

兩人一路走到了村口.

李嫣然伸手打開副駕駛的門,"煙煙,你就坐我旁邊."

倪煙有些驚訝的道:"嫣然你自己開車過來的?"

在八十年代,女性會開車還是很少見的.

但李嫣然畢竟出生富貴之家,所以,她會開車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李嫣然點點頭,"嗯,是我自己開車過來的."

倪煙傾身坐進了車內.

李嫣然開的這款車是國內知名品牌,車內全部是真皮座椅,車里面還安裝了收音機.

此時收音機里正在播放著著名武俠小說.

收音機不但能播放小說,還能播放音樂呢.

李嫣然偏頭看向倪煙,"煙煙,你要聽歌不?"

"可以啊."倪煙點點頭.

李嫣然按了下開關,瞬間便有熟悉的歌曲從收音機里傳出來,"依稀往夢似曾見,心里波瀾現,拋開世事斷愁怨......"

這首歌叫鐵血丹心是由黃日華和翁美玲主演的《射雕英雄傳》的主題曲.

《射雕英雄傳》1983年開始放映,在後世的發展中,更是成為了一代人心中的回憶,也成為了一部無法超越的經典熒幕作品.

這首歌實在是太熟悉了,讓倪煙不自覺的就跟著輕哼起來.

她嗓音清越,在哼起粵語歌曲時,更是有說不出去的韻味.

李嫣然驚訝的道:"煙煙,你居然會唱這首鐵血丹心!"

鐵血丹心是粵語歌曲,李嫣然已經想學很久了,粵語比較繞口,她愣是到現在都沒學會.

倪煙笑著道:"會唱一點."

李嫣然羨慕的道:"煙煙,你也太厲害了吧."

倪煙道:"你要是想學的話,我倒是可以跟你分享一個小竅門."

"嗯嗯,你快說."

倪煙接著道:"其實你剛開始學的時候,不必拳拳到肉字字到點,只要在普通話間稍微帶點粵語味就行了,然後多聽,多開口唱,如果實在不行的話,還可以記歌詞諧音."

聞言,李嫣然眼前一亮,興奮的道:"對哦!我怎麼就沒想到呢!可以記諧音啊!煙煙,你也太聰明了叭!"

倪煙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謙虛的道:"一般一般."

李家就在市中心的位置,這個時候的京城交通還很方便,一點都不堵車,所以很快便到了李家別墅.

"煙煙,我們到了."

"好的."倪煙拉開車門下車.

李嫣然帶著倪煙進去.

李家裝修的偏西式,在裝修中能看到很多現代化的東西.

聚會的地點在後花園.

李嫣然帶著倪煙到的時候,後花園里已經來了不少人,男男女女,歡笑聲一片.

李嫣然直接將倪煙帶到李廷之面前,"哥,給你介紹下,這是煙煙,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煙煙,這是我哥.李小姐,你跟煙煙認識,就不用我多介紹了吧."

"倪小姐你好."李廷之的眼底閃過一道驚豔的光,主動朝倪煙伸出手.

"李先生好."倪煙伸手與他握了下.

握手間,一根細小的紅繩從她的衣袖間滑落出來,那豔麗的紅色好似是皚皚白雪上的一朵臘梅,剛好與盤扣的顏色相互呼應.

惹眼極了.

美人如斯.

不過就算倪煙生的再好看,他也不會移情別戀的,畢竟他最愛的人是李仙仙.

李仙仙可是擁有大才的人,倪煙長得這麼好看,一看就是個草包美人.

她怎麼能比得上滿腹才華的李仙仙呢?

李廷之可不喜歡金絮其外敗絮其內的草包美人.

李仙仙的臉上保持著得體的笑,主動朝倪煙打招呼,"煙煙."

"仙仙姐,好巧."倪煙也笑.

倪煙沒想到今天會在這里看到李仙仙,李仙仙也沒想到會在李家碰到倪煙.

"是呀,好巧呢."

李廷之驚訝的道:"仙仙,你跟倪小姐,你們認識啊?"

李仙仙點點頭,"我是之前在莫奶奶家認識煙煙的,煙煙就是治好小蝶的那個神醫."李仙仙先前在倪煙那里吃過虧,這次自然不會在輕舉妄動.

她在等一個契機,一個可以讓倪煙丟盡顏面的契機.

今天聚會現場有這麼多人,真要讓倪煙當眾丟臉的話,其實也不是很難.

李廷之點點頭,驚歎道:"倪小姐很厲害!"

倪煙淡淡笑著:"醫者本分而已."

李廷之愣了下,他沒想到倪煙的反應會這麼平淡,他還以為倪煙要借著這個機會大肆吹噓自己一番,結果倪煙好像並沒有要吹噓的意思.

這個女孩,好像跟自己想象中的有點不太一樣.

"煙煙,我帶你去認識下我的其他朋友們."李嫣然接著道.

"好啊."倪煙點點頭.

李嫣然將倪煙帶到幾個年輕的男女面前,"給你們介紹下,這是我最近新認識的好朋友倪煙,你們可以叫她煙煙."

"煙煙你好,我叫趙小琪."

"我叫方凱,你叫我凱子就行."

"我是從小跟嫣然一起長大的林小玉,大家都叫我林妹妹,煙煙你也可以這麼叫."

"我叫方覺......"

"我叫周大軍......"

眾人非常熱情的跟倪煙打招呼.

倪煙模樣好,也沒什麼沒美人架子,所以大家都比較喜歡跟她玩,她在眾人間也比較吃得開.

尤其是幾個公子哥兒,那雙眼睛簡直要黏在倪煙身上了.

這四九城,從不缺美人,但像倪煙這樣在皮在骨的美人可真是太少見了.

她不但長得的好,而且身段也好,藏在旗袍下的小腰細的仿佛能掐斷似的.

偏生,勾勒出完美身段的旗袍,穿在她身上卻不顯半點豔俗,反而愈加清純動人,整個人美好的就像從江南水鄉的畫卷中走出來的一般.

"煙煙,"林妹妹驚訝的道:"你的頭發是怎麼編的呀?好好看呀!"

倪煙笑著道:"這叫魚骨辮.你要是喜歡的話,我也可以給你編一個啊."

魚骨辮是後世才興起的,這個年代還沒有這樣的編發,所以大家在見到魚骨辮時,都覺得非常新奇.

而且,倪煙還在一段一段的魚骨辮上添加了珍珠做的點綴,非常清新.

"真的嗎?"

"真的."倪煙站到林妹妹身後,開始給她編魚骨辮.

女生都是愛美的,倪煙在給林妹妹編頭發的時候,邊上圍了好幾個偷師的名門千金.

倪煙也不吝嗇,她一邊編著,一邊詳細的講解著,神情專注,陽光在她身上灑下一大層金光.

正常人會編這麼好看的魚骨辮,肯定會藏私占為己有的,倪煙不但沒有占為己有,反而講解的非常認真,大家沒看一會兒就全部學會了,她非常樂意將美好的事物分享給大家.

一時間,眾人對倪煙的好感度又增加了好幾分.

研究完魚骨辮之後,幾人又對倪煙的皮膚展開了一番探討.

"煙煙,你的皮膚好好呀,你平時用什麼護膚品?"

"我用的冰肌玉膚."倪煙順便給冰肌玉膚打了一波廣告.

"冰肌玉膚?我好像聽說過這個產品."

"我也在用冰肌玉膚,他們家的產品確實好用,就是抗皺霜和美白霜稍微難買了一點,得提前預定才行."

"提前預定也得提前好幾個月才行!我現在在用他們家的蘆薈系列,感覺效果也挺不錯的,比國外進口的還好用."

"我也預定了好久都沒預定到."

"冰肌玉膚真的那麼好用嗎?"

"當然!"

"那我回家也要買一套來試試."

"冰肌玉膚這個名字聽起來都比較大氣!"

"......"

倪煙眼底含著淡淡的光,看來冰肌玉膚已經深入打進豪門圈子里,也是時候出一套會員體系了.

會員營銷,是一項精准的營銷,通過設計出完整的商業方案,把每一項工作不斷做到極致,達成更高指標,來實現企業效益和規模的不斷放大.

倪煙相信,總有一天冰肌玉膚會走上國際的.

李仙仙看著那邊一切,眼底浮現出陰暗的光,在倪煙沒來之前,她是這里最受歡迎的人,倪煙還沒來一會兒呢,她身上光華就被搶的一點不剩.

真是個小賤人!

因為是聚會,所以後花園里設置了不少娛樂設施.

李仙仙將目光放到一旁的飛鏢靶上.

這個時候,飛鏢在豪門圈子里剛剛興起的,真正會玩的人並沒有多少,但李仙仙剛好是練過的.

李仙仙來到鏢盤前,拿起一支飛鏢,走到距離標盤20米左右的距離,以一個非常優美的姿勢,將飛鏢扔了出去.

"啪!"

飛鏢正中標盤上的8環!

以10環為最好的成績,8環已經是非常不錯的成績了,而且李仙仙還是個女孩子,飛鏢通常都是男孩子玩的東西.

"哇!仙仙不錯呀."

"仙仙可以的!"

"女中豪傑!"

李廷之看著李仙仙,眼底浮現出炙熱的光,李仙仙真是太厲害了,不但滿腹經綸,居然連飛鏢都玩的這麼好.

李仙仙謙虛的道:"雕蟲小技而已,女中豪傑談不上,要說飛鏢玩的好,煙煙肯定比我厲害很多,畢竟她是個才藝雙全的才女."

倪煙淡淡挑眉,"仙仙姐你太抬舉我了,我一個鄉下人,哪里會玩這個."

是呢.

倪煙一個鄉下人哪里會玩這個?

李仙仙的眉眼間蘊藏著得意之色,笑著道:"是煙煙你太謙虛了."

與李仙仙交好的顧依依走到兩人身邊,語調溫柔的道:"仙仙,你和煙煙都別謙虛了,不如你們倆來比一場,這樣不就能分出伯仲了?"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顧依依和李仙仙一樣,對所有長得比她好看的人都充滿仇恨感.

"不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榮幸和煙煙你比一場?"李仙仙抬頭看向倪煙.

兩人一唱一和,直接將倪煙推到了眾人面前,若是此時拒絕的話,肯定會給人留下不知好歹的印象.

她們倆很明顯是存心要讓她出丑的.

倪煙淡淡一笑,"既然仙仙姐盛情邀請,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仙仙姐,請."

李仙仙點點頭,伸手拿起飛鏢.

"等一下."顧依依伸手攔住了李仙仙.

李仙仙轉眸看向顧依依,"依依怎麼了?"

顧依依接著道:"既然是比賽,當然要定制比賽規則和賭注,要不然就不好玩了."

"賭注?"李仙仙好奇的道:"那依依你覺得應該怎麼賭?"

顧依依笑著道:"這賭注自然是越大越好玩,就不知道倪小姐敢不敢玩?"說道這里,顧依依轉頭看向倪煙,眼底含著毫不掩飾的挑釁.

倪煙神色如常,"顧小姐有話直說,只要仙仙姐同意,我就沒有任何意見."

李仙仙道:"依依你說吧,我也願意遵守游戲規則."

顧依依接著道:"輸的那個人,就跳個豔I舞給大家助興怎麼樣?"

跳豔I舞?

在場男男女女這麼多人,真要跳豔I舞了,那日後就真的無法在眾人面前抬頭了.

這等于將對方的尊嚴按在地上摩擦.

有點意思.

倪煙淺淺勾唇.

"顧依依,"李嫣然微微皺眉,站出來道:"一場飛鏢比賽而已,沒必要弄這樣出格的賭注吧?"

李嫣然有點為倪煙擔心.

畢竟這個時候會玩飛鏢的人不多,而李仙仙又是個高手.

她不想讓倪煙吃虧.

顧依依笑著道:"嫣然,作為當事人的倪小姐和仙仙都沒有多說些什麼呢!"

這句話是在暗指李嫣然多管閑事.

李嫣然剛想反駁些什麼,卻被倪煙輕輕地拉了衣袖,用眼神示讓她不用擔心.

見她這樣,李嫣然悄悄地松了口氣.

顧依依接著道:"賭注已經說清楚了,那我就來說說規則吧,倪小姐和仙仙每人三鏢,得分最高者勝."

李仙仙笑看倪煙,柔聲道:"既然煙煙你對賭注和規則沒有任何問題,那我就先開始了."

"嗯."倪煙點點頭.

李仙仙拿起一支飛鏢,"刷"的一下扔了出去.

黑色的飛鏢直接中了9環.

而且飛鏢是卡在9環與10環的分界線上,差一點點就到了10環.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李仙仙接著拿起了第二支飛鏢.

這一次,飛鏢居然直接中了10環!

10環!

標盤中的最高得分!

在場的人,哪怕是練過飛鏢的男士,恐怕都中不了10環.

李仙仙看著眾人驚訝的眼神,眼底不著痕跡的閃過一道得意之色,接著拿起第三支飛鏢.

這一支依舊是10環!

加起來一共是29分.

這也太厲害了吧!

周圍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29分,怕是一些專業選手都無法做到,在場的人,誰都沒想到,李仙仙會有這樣的本事!

"讓大家見笑了."李仙仙謙虛的道.

"仙仙,我真是太崇拜你了!"顧依依走到李仙仙身邊,接著道:"剛剛第一鏢你是不是發揮失常了?"

李仙仙點點頭,"太久不玩,手的確是有些生了."

邊上有人驚歎道:"手生都能打中9環,仙仙,你是第一個讓我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女孩子!"

李仙仙笑著道:"雕蟲小技而已,周少言重了."

她手生都能打中9環,不知道倪煙拼勁全力能打中幾環呢?

此時李仙仙越是低調,就能越顯示出倪煙的無能.

跳豔舞呢......

想想都覺得暢快極了.

"倪小姐,你打算給大家來上一段什麼樣的豔I舞呢?"顧依依磚頭看向倪煙.

倪煙神色如常,"比賽還未分出勝負呢,顧小姐你著急什麼?"

"我倒是不著急,"顧依依目光譏誚的道:"只要倪小姐到時候不要耍無賴,輸不起就行!"

倪煙淺淺勾唇,"誠為天之道,君子無戲言."

這句話說的大氣極了,連帶著李廷之都轉頭看了倪煙一眼.

看來,倪煙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草包美人,她還是有點文化底蘊的,只是沒有李仙仙那麼有才華而已.

顧依依笑著道:"有倪小姐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分出勝負之後,誰要是反悔的話,誰就是上不了台面的小人!"

"這個是自然."倪煙點點頭.

在場的人誰也沒覺得倪煙會贏.

畢竟李仙仙得可是29分!

除非倪煙能得30分.

雖然倪煙長得是挺漂亮的,但是漂亮又不能代表實力.

她能得30分?

倪煙隨手拿起三支飛鏢,半眯著眼睛,瞄准著靶心,左手輕輕一甩,三支飛鏢全部飛了出去!

動作乾淨又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三支!

她竟然一次性扔出了三支?

一次扔三支能中鏢盤嗎?

她到底會不會玩飛鏢?

倪煙很快就要丟臉了,她將成為全場的笑話,李仙仙的眼底浮現出得意之色,稍縱即逝.

可下一秒,空氣中卻發生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只見這三支飛鏢全中10環!

而且是靶心的位置.

三支飛鏢還緊緊的挨在一起!

這已經不能用厲害來形容了!

恐怖!

真是太恐怖了!

李仙仙的臉色直接就白了.

這?

這這麼可能?

倪煙一個鄉下丫頭,她怎麼會有這樣的本事?

"仙仙,"李嫣然磚頭看向李仙仙幸災樂禍道:"你准備好給大家來一段什麼樣的豔I舞了嗎?"

豔I舞?

她怎麼能跳豔I舞呢?

顧依依站出來道:"這局不算!哪有人能一次性射中三次飛鏢的!這肯定是巧合!"

李嫣然反擊道:"顧依依!你這個理由好像有點牽強吧?你說是巧合,那你也巧合一個給我看看?某些人輸不起就不要比呀!"

顧依依反駁道:"如果不是巧合的話,那就請倪小姐在給大家演示一遍."

她就不信,再來一次,倪煙還能走這樣的狗屎運!

聞言,邊上的眾人皆是附和地點頭.

一次性打中三支靶心,這確實有點不可思議了,說不定真的只是巧合.

"顧依依,你這是胡攪蠻纏!"李嫣然氣急.

李仙仙臉上的神色緩了緩.

巧合而已,她不用驚慌,到時候輸的人還是倪煙.

倪煙淡淡一笑,伸手拿起三支飛鏢,"那就請顧小姐看好了!"

既然大家都覺得是巧合,那她就用實力來證明自己.

語落,她素手一揚.

"刷!刷!刷!"

三支飛鏢正中靶心的位置!

這一下,空氣中徹底的安靜了.

萬籟俱寂,誰也沒有說話.

倪煙接著道:"如果顧小姐還覺得是巧合的話,那這樣呢?"語落,倪煙再次扔了三支飛鏢出去.

而且,這次她是背對著鏢盤扔出去的.

姿勢帥氣到可怕!

更可怕的是,三支飛鏢仍舊正中靶心!

連帶著邊上的李廷之都目瞪口呆,他以為李仙仙是他見過的最厲害的女孩子,卻沒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能贏了李仙仙的人.

"煙煙,你好厲害呀!"李嫣然走過來抱住倪煙的胳膊,"某些人這下無話可說了吧!"

"這,這怎麼可能呢?"顧依依不可思議的道:"你,你是不是作弊了?"

飛鏢怎麼作弊?

現在有這麼多人看著呢,顧依依這根本是無稽之談.

倪煙微微勾唇,嘴角梨渦淺淺,"只有小狗才會言而無信,出爾反爾,所以......顧小姐,做人不要做狗,"

她語調淺淺,卻擲地有聲,一句話將顧依依和李仙仙都罵了進去.

誅心至極還不帶半個髒字.

"仙仙,到了你履行賭注的時候了."李嫣然轉頭看向李仙仙.

李仙仙臉上一片紙白色.

怎麼辦?

她怎麼能跳那種丟人的舞蹈呢!

真跳舞了,她那張臉就不用要了!

"廷之......"李仙仙抬頭看向李廷之,眼底氤氳著一層霧氣,這副可憐楚楚的樣子,任誰見了都要憐惜三分.

見她這樣,李廷之的心都如同被人狠狠地捏住了一般,心疼的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李仙仙雖然輸了,但錯的人並不是她!

錯的人是顧依依!

顧依依根本不該提出那種出格的賭注!

"仙仙別怕."李廷之輕聲安撫著李仙仙,轉頭看向李嫣然,"嫣然,你也不小了!怎麼能跟著瞎起哄呢!"

李嫣然道:"我沒有瞎起哄!這是賭約,仙仙既然同意了這個賭約,就應該依言履行!"

李仙仙低著頭,雙手緊緊捏著衣角,除了莫家那一遭,她從未有過如此難堪的時候.

眾人的目光跟刀子似的,一刀一刀的割在她身上,仿若凌遲.

倪煙!

都怪倪煙這個賤人!

看來,這個賤人是留不得了!

只要有這個賤人在的一天,她就永遠也別想抬頭!

"嫣然不許胡鬧了!"李廷之的聲音忽然沉了下去.

倪煙笑著開口,"嫣然,這個世界上既然有君子,那自然也就有小人,咱們宰相肚里能撐船,跟那些言而無信的小人計較什麼?"

既然有人那麼喜歡當小人,那倪煙就成全她.

無論跳不跳舞,李仙仙今天都顏面盡失!

聞言,李嫣然輕笑出聲,"煙煙你說得對,咱們跟小人計較什麼?"

李仙仙咬了下唇,抬頭看向李廷之,臉色蒼白的道:"廷之,我突然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李廷之緊張的道:"我送你."

"不用了,我想一個人靜靜."說完,李仙仙直接轉身離去.

李廷之走到李嫣然面前,憤怒的道:"嫣然,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太過分了!仙仙她畢竟是客人,你看看你都把她逼成什麼樣了!"

倪煙畢竟是客人,李廷之不好直接指責倪煙,所以只好含沙射影,說自己的親妹妹.

"我怎麼過分了!我只是在遵守賭約而已!"李嫣然道:"哥!過分的那個人應該是你才對!你就知道李仙仙是客人,那煙煙也是我請來的客人."

李廷之一噎,"總之以後不准你這麼對仙仙!"

李嫣然懶得再理這個糊塗哥哥,拉著倪煙另一邊走,"煙煙,我們去那邊."

兩人坐在小花壇前,李嫣然跟倪煙說起了李仙仙和李廷之的過往.

"我哥是一個注重內涵的人,他之所以這麼維護李仙仙,是因為李仙仙的才華.雖然說李仙仙人品不行,但確實是挺有才華的,我記得她有一首叫《山月》的詩詞就寫得特別好."

"山月?"倪煙微微挑眉,"嫣然你還記得內容嗎?"

李嫣然一邊想著,一邊道:"我曾踏月而來,只因你在山中......"

倪煙跟著道:"山風拂發,拂頸,拂裸露的肩膀.而月光衣我以華裳,月光衣我以華裳."

李廷之剛好從那邊走過來,就像看到了知音一樣,驚訝的道:"倪小姐也喜仙仙的詩詞?"

李嫣然也一臉震驚的看著倪煙.

倪煙笑著道:"李仙仙的詩?這首詩什麼時候變成李仙仙的了?如果我沒得老年癡呆的話,這明明就是席慕容的詩."

在倪煙前世的記憶里,明明就有席慕容的存在,並且席慕蓉在81年的時候,就已經火遍華國了,但是在今生,卻沒有絲毫關于席慕容的消息.

也不知是不是重生所帶來的蝴蝶效應.

不過李仙仙堂而皇之的將別人的東西占為己有,就有點惡心了.

"胡說八道!"李廷之臉色一變,"倪小姐,就算你對仙仙有意見,你也不至于這麼侮辱她吧?你知不知道,名譽對一個女孩子家有多重要?"

倪煙神色淡淡,接著道:"李仙仙告訴你這首《山月》是她寫的,那她有沒有告訴你,《山月》選自一本名為《七里香》的詩集,這個詩集里不但有《山月》還有很多其他很多著名詩歌?而且《山月》並不是到'月光衣我以華裳’結束,它後面還有一段."

李仙仙之所以沒有寫出後面一段,多半是因為只看過《山月》的前半段.

李嫣然看熱鬧不嫌事大,接著道:"煙煙後面半段是什麼呀?"

倪煙接著道:"林間有新綠似我青春模樣,青春透明如醇酒,可飲,可盡,可別離,但終我倆多少物換星移的韶華......"

李廷之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從來都沒有聽李仙仙說過這後半段.

難道李仙仙真的是抄襲的?

李嫣然搖頭道:"嘖嘖嘖,李仙仙這個人真是太虛偽了!居然連這種事情都干!不要臉!"

李廷之一時間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下意識的為李仙仙辯解,"這,這事肯定是有什麼誤會......"

"李先生是聰明人,是不是有誤會,你心里應該跟明鏡似的."這種事情點到即止,多說的話,反而會適得其反.

李廷之一路跌跌撞撞的離開了後花園.

李仙仙離開李家之後,就去了公用電話亭.

"媽."

李仙仙陰冷的聲音從話筒里傳來,讓話筒那邊的李淑打了個寒顫.

"仙,仙仙啊,怎麼了?"李淑嚇得都結巴了.

自從倪煙離開水壩村之後,她每天是吃不好,睡不香,生怕哪天事情就被李仙仙發現了.

"穆煙是不是離開水壩村了?"

"沒,沒有啊......"李淑擦了把額頭上的冷汗.

"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我當時是怎麼跟你說的!你為什麼還讓她離開了水壩村!"

李淑急匆匆的解釋道:"仙仙,你聽我說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媽真的盡力了,但是你要知道胳膊擰不過大腿的的道理......"

李淑將那天在水壩村發生的事情跟李仙仙說了一遍.

聽完事情的經過之後,李仙仙眯了眯眼睛,"她倒是有能耐!"居然連市高官都能請來.

李仙仙接著道:"媽,你想進城過好日子嗎?"

"仙仙!"李淑欣喜的道:"你終于要接媽進城過好日子了嗎?"

"媽,你現在可不止我一個女兒."

李淑皺了皺眉,"仙仙,你在瞎說什麼呢?媽除了你這個女兒之外,還能有幾個女兒?"

李仙仙道:"你現在不是已經跟穆金寶結婚了嗎?那穆煙也算你的半個女兒,她是你女兒,就應該盡到贍養父母和家里老人的責任.媽,穆煙現在在城里發達了,她開了四個面館,現在已經成了萬元戶了!"

萬元戶!

李淑頓時雙眼冒光!

沒想到穆煙那個小賤人,現在這麼能耐!

看來她以後要過上富太太的生活了.

想到這里,李淑就一陣狂喜.

李仙仙接著道:"媽,具體該怎麼做,應該不用我教你吧?"

"不用不用,"李淑笑著道:"仙仙你放心,這次媽保證不讓你失望."

上篇:111:可愛的上官老太太,大虐錢招娣一家    下篇:113:找到孫十五,以牙還牙,照單全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