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15:瘋狂的孫十五,大佬回來了   
  
115:瘋狂的孫十五,大佬回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黑夜是最好的保護色,也可以掩飾一切的罪行.

所有不堪,肮髒的一面,都會在黑夜之中進行.

今夜夜色更是濃重,夜空中甚至連顆星星都沒有.

招待所.

李淑坐在床邊,有些不安的道:"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我這右眼皮一直跳個不停."

穆老太太笑著道:"早跳災,中跳財,晚跳元寶滾進來.這是好事!說明咱們家以後的日子也會越過越好的!"他們家現在是萬元戶了,以後錢生錢,說不定還能成個首富啥的.

穆老太太越想越開心.

好事?

躲在窗戶後的孫十五的眼底浮現一絲嘲諷的神色.

馬上他們一家人就要整整齊齊的上西天了,從某種程度來說,這的確是一件好事.

李淑點點道:"媽,您說得對."

穆金寶伸手攬住李淑的肩膀,"那是,咱媽說得能錯?"

聽著屋里傳來的對話聲音,孫十五緊緊咬著牙齒,渾身都在發抖.

"賤!人!"

但他並沒有失去理智的從窗戶里沖進去,而是等到屋子里熄燈了,確認里面的人都熟睡之後,這才光明正大的來到招待所的前台.

此時已經凌晨兩點多了,正是好眠的時候,前台的老大爺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老頭兒."孫十五一邊輕輕拉開抽屜,一邊開口.

老大爺睡得很熟,沒有任何回應.

這下孫十五放心了,他又拉開另一邊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大串鑰匙.

孫十五找到自己要的鑰匙,將剩下的鑰匙放回了原處,然後大搖大擺地里面走去.

李淑他們住的是雙人間,就在招待所一樓.

孫十五拿著鑰匙小心翼翼地將門打開,脫下鞋子放在門邊,悄聲走了進去.

借著微弱的光,孫十五首先來到李淑的床邊,從包里拿出一塊白色的毛巾,捂在李淑的口鼻間.

這條毛巾被高濃度乙醚浸泡過,在睡夢中,只要十幾秒,就能讓人陷入昏迷.

解決完李淑之後就是穆金寶,然後是穆老太太,最後是那個孩子.

確定屋子里的這四個人全部都陷入昏迷之後,孫十五拉開房間里的燈.

"啪"的一下,空氣中亮起一道雪白刺眼的光,屋子里的一切都顯出原形.

孫十五從包里拿出幾根繩子,將三個大人都綁在一起,用膠布將他們的嘴巴一圈一圈的封起來,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從衛生間打來一盆冷水,狠狠地潑在三人臉上.

三人這才迷迷糊糊的醒過來.

"唔唔唔......"三人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能只能下意識地掙紮著.

"賤人!"直至頭頂上傳來一道陰冷的聲音,三人這才抬頭看去.

這一看,李淑就愣住了!

這,這是孫十五?

孫十五是怎麼找到這里來的?

李淑眼底的神情漸漸轉至恐懼,背脊上泛起一陣又一陣的冷汗.

她做夢也沒想到,孫十五這個混蛋會找到這里來!

現在怎麼辦?

看孫十五這個樣子,他好像不會善罷甘休的.

李仙仙知道孫十五來京城了嗎?

"賤人!你竟然敢在老子頭上戴綠帽子!"孫十五一把揪住李淑的頭發,從包里抽出一把鋒利的菜刀.

燈光反射出刺眼的寒光.

跟孫十五夫妻一場,她知道這個畜生什麼都干得出來,李淑想開口喊救命,但嘴巴被膠布封住了,發不出任何聲音.

"放心,老子不會讓你死的太舒服的!"孫十五揪著李淑的頭發,將她的腦袋狠狠地往牆上撞著.

"賤人!女表子!讓你背叛老子!讓你背叛老子,居然連野種都生了!"

李淑被撞的頭暈眼花,疼痛難忍.

片刻的功夫,空氣中就飄起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穆老太太和穆金寶也不是傻子.

都這個時候了,他們自然能猜得出來孫十五是誰了.

穆老太太現在恨不得一刀殺了李淑.

這個該死的賤娘們兒!

她在外面已經有男人了,還騙他們說,她是黃花大閨女!

現在怎麼辦?

她的大金孫怎麼辦?

她才抱上的大金孫,他們家才成為的萬元戶......

她不想死.

她還要等著享福呢.

她要是死了,家里的錢和四個鋪子,不就都便宜了倪翠花和外面的野男人嗎?

那可都是穆家的錢!

怎麼能便宜外人呢?

不行!

她不能死!

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上倪翠花和倪煙母女倆墊背!

她過不上好日子,她也不會讓她們過上好日子!

穆老太太拼命地朝孫十五使眼色.

希望孫十五能放過他們.

畢竟對不起孫十五的人是李淑.

他們一家被蒙在鼓里,也是受害者.

只要孫十五能放了她,她可以給孫十五很多很多錢,"唔唔......"

可惜孫十五並不會讀心術,他轉頭看向穆老太太,"死老太婆,你就那麼迫不及待地想死嗎?"

孫十五松開李淑的頭發,轉而抓住穆老太太的頭發,"居然敢讓你兒子給我孫十五戴綠帽子,我讓你們今天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穆老太太的眼底全是驚恐,"唔唔......"

放了她吧.

只要孫十五能放了她,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俗話說,父債女償.

她想告訴孫十五.

她還有個貌美如花的孫女兒,她可以把她的孫女兒許配給孫十五.

畢竟倪煙長得可比李淑好看多了.

她是真心的.

只要孫十五能放了她,她就可以既往不咎,讓倪煙去還債.

反正那個小賤蹄子早晚都是要嫁人的.

要是一個倪煙不夠的話,還可以再加上倪翠花.

如果孫十五還是覺得不解恨的話,他可以去殺了倪煙和倪翠花......

但孫十五卻不給她說話的機會.

一時間,穆老太太是又急又怕,臉上老淚縱橫.

她這輩子都沒這麼怕過.

孫十五一刀下去.

血濺當場.

穆老太太還在計劃著讓倪煙和倪翠花去還債呢,就這麼地倒在了血泊中.

殺人了!

殺人了!

李淑和穆金寶都是普通人,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場面?

空氣中傳來一股濃烈的尿騷味.

孫十五低頭一看,原來是穆金寶嚇尿了.

不但尿了.

甚至連屎都出來了.

氣味令人作嘔.

孫十五拿著帶血的刀子,在李淑臉上輕輕得拍著,"賤人,你就跟了這麼個慫貨啊?"

李淑的眼睛瞪得極大,眼珠子仿佛都要從眼眶里凸出來一般,表情驚恐到了極致.

她開始後悔了.

她不應該來京城的.

"唔唔......."李淑不斷地掙紮著.

"賤人,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

一抹纖細的身影從出現在公用電話亭,她輕輕按出三個數字,電話那邊很快被接通,"您好,這里是京城公安局."

聞言,倪煙臉上的清冷之色瞬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層驚恐,沙啞的男聲里帶著濃重的哭泣,"公,公,安局,瑤,瑤海招待所104房,有,有人殺人了......"

孫十五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倪煙當然不會任由他逍遙法外.

況且,孫十五現在已經殺紅眼了,就算他不能對她做什麼,倪煙也必須得為家里的母親和妹妹考慮.

她不能讓其他親人受到生命威脅.

至于李仙仙那邊,倪煙還有別的計劃.

畢竟李仙仙也布了那麼久的局.

倪煙當然要讓她嘗嘗站在云端之上的感覺.

然後再讓她從云端之上掉落下來.

畢竟,站得越高,摔得就越慘.

"這位同志你不要怕!我們馬上就來!"

倪煙掛上電話,嘴角漾著一抹淡淡的弧度.

充滿正義感的警笛聲打破了夜晚的平靜.

當民警破門而入的時候,孫十五正躲在衛生間里處理尸體.

看到民警的那一刻,孫十五的臉色都白了,瞬間血液倒流.

這一刻.

他知道自己完了!

這輩子都完了.

"哐當!"

沾滿血的菜刀掉在地上,發出刺耳的響聲.

"不許動!"幾個民警將孫十五控制住.

瑤海招待所發生了命案的這件事,第二天就傳的紛紛揚揚.

偏偏還是滅門案.

老的小的一個不剩.

想聯系個認領尸體的人,都聯系不上.

好在將嫌疑人及時抓到了.

李仙仙從噩夢中驚醒過來.

她做了一個很可怕很可怕的夢.

夢里的李淑渾身是血的看著她,什麼話也沒說,但目光卻陰冷到極致.

那種冷是直接浸到了骨子里.

就算是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驚恐不已.

感受到窗外的陽光.

李仙仙心里平靜了幾分.

她穿上衣服起床,來到食堂吃飯.

食堂里的眾人都在討論著昨天晚上的滅門慘案.

坐在李仙仙隔壁的兩個人就在低聲說著,因為距離的近,所以李仙仙能很清晰的聽到她們的對話.

長發女生道:"小菲!聽說了嗎?昨兒個瑤海招待所里死人了!"

小菲驚訝的道:"真的假的?"

"這還有假嗎?"長發女生道:"外面都傳遍了!你沒看見今天咱們學校都在討論這件事嗎?"

小菲接著問道:"死的是什麼人啊?"

"聽說死的是一家四口,最小的那個孩子才幾個月呢!最老的那個老太太好像是七十多歲,還有兩個稍微年輕點的......"

聽到這里,李仙仙皺了皺眉,加上剛剛那個夢境,她心里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這四個人,不會就是李淑他們吧?

應該不會.

李淑他們剛到京城,又沒有仇家,而且他們現在正在倪煙那里呢.

李仙仙都已經聯系好器官人販子了,等李淑那邊安定好之後,器官人販子把倪煙帶走.

這麼想著,李仙仙又安心了不少,她夾起一根青菜放進嘴里.

"天吶!"小菲有些不忍的道:"這也太慘了吧?"

"誰說不是呢!"長發女生歎了口氣,"這凶手也太沒人性了?也不知道是什麼仇,什麼怨,居然把人一家子都殺了!"

小菲連飯都沒心情吃了,"警方查出來是什麼人干的沒?這樣下去的話,以後誰還敢去招待所啊?"

長發女生道:"我聽說犯罪嫌疑人好像是叫孫什麼十五來著?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孫十五?

雖然李仙仙很不想記起這個名字,但她始終都忘不了.

忘不了那個跟魔鬼一樣的父親.

不對啊......

按理說,孫十五應該死了才對!

李仙仙在和李淑離開孫家的時候,特地在屋里燒了一盆炭,還密封了所有的門窗,他怎麼沒有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呢?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如果確認凶手是孫十五的話,那被殺的人肯定是李淑他們!

可孫十五究竟是怎麼找上李淑的?

李仙仙手上的筷子"啪嗒"一聲掉到桌子上.

蒼白的臉上血色全無.

李淑死了就死了,她和穆家那些人也沒有什麼關系,但問題是,穆家人全都死了,還有誰能去牽制倪煙?

"仙仙,你怎麼了?臉色那麼難看?"小菲意識到李仙仙的臉色不對勁,偏頭看向她.

"沒事."李仙仙努力地從嘴角擠出一絲微笑,"沒事,可能是昨天晚上趕稿子趕的太久了,所以頭有點暈."

都這個時候了,李仙仙還不忘記宣傳自己的才女人設.

小菲道:"仙仙,你都這麼有才了還這麼努力,讓我們這些人怎麼活呀?"

"就是就是."身旁的長發女附和道.

李仙仙笑著道:"你們聽說過一句話沒?"

"什麼話?"小菲問道.

李仙仙接著道:"這句話是我在逆境中想出來的,說出來你們可不要笑話我."

"嗯."兩人點頭,非常好奇李仙仙會在逆境中總結出一句什麼話.

要知道,李仙仙可是全校公認的才女,李仙仙總結出來的話,肯定都是良言.

李仙仙一字一頓,很認真的道:

"沒有傘的孩子要努力奔跑.我和你們不同,我沒有父母親人,沒有靠山,我能靠的只有自己,所以我必須努力,只有努力了,我才能過上更好的生活."

沒有傘的孩子要努力奔跑.

這句話聽起來很普通.

但是細細研究起來,便發覺充滿人生哲理.

很勵志!

李仙仙不愧是才女.

小菲和長發女生都非常崇拜的道:"哇塞仙仙,你這也太厲害了吧!將來你要是成大作家了,可別忘了拉老同學一把.苟富貴,勿相忘!"

李仙仙柔聲道:"那就借你們吉言了,我會努力的.我吃得差不多了,先回去了,你們慢吃."

說完,李仙仙便端著盤子走了.

李仙仙現在的身份是孤兒,不便去派出所核實,所以只能去倪煙的面館.

如果李淑她們沒死的話,肯定會出現在面館的.

事已至此,李仙仙仍舊抱了一絲的希望.

畢竟穆家人是她手里頭最後的一張王牌了.

她希望能在面館見到李淑和穆家人.

上蒼保佑.

李仙仙雙手合十.

當李仙仙來到面館時,除了排隊吃面的人和員工之外,並沒有見到其他人.

于是李仙仙又去了第二家面館.

在這里,她看到了正在為客戶點餐的倪煙.

在倪煙面前坐著一個頭發花白的老太太.

老太太看著倪煙,臉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這是?

上官老太太?

倪煙真是越來越能了!

居然轉眼間就攀上了上官家這條線!

就說呢!

倪煙怎麼可能會在短時間內開上四家店鋪.

原來是有這麼多人在幫忙呢!

她經營了這麼長時間,也才結交上莫家而已,也不知道倪煙是用了什麼特殊手段.

惡心死了!

而且在這里也沒看到李淑和穆家人......

昨天晚上死的不會真的是李淑吧?

李仙仙看著倪煙,恨不得從她身上看出兩個洞來.

就在這時,本在跟上官老太太說話的倪煙卻突然轉過頭來,就這麼的對上了李仙仙的視線,嘴角極慢地勾起一絲淺淺的弧度.

她分明是笑著的,可李仙仙卻沒從這抹笑意里感受到任何暖意,反而不寒而栗.

李仙仙心虛地避開倪煙的視線,腳步慌亂地離開了面館.

走在車水馬龍的街頭,李仙仙的身上才漸漸回暖.

倪煙剛剛那個眼神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倪煙也是從過去回去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麻煩了......

可倪煙的某些表現,又不太像是從過去回去的.

如果倪煙真的是從過去回去的話,倪煙不應該這麼低調才是,據她所知,前世的倪煙可是名校畢業的人.

名校畢業閱讀量和知識量肯定廣泛,她只要借鑒點名人名著或者發明就能名揚京城了,何必還要這麼辛苦的開面館,賣奶茶?

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不管倪煙重沒重生,她都是一個非常難對付的人.

李淑和穆家人的死,打亂了李仙仙所有的計劃,她現在心里亂糟糟的,難受死了!

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這是這麼多年以來,李仙仙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困境.

......

時過匆匆,轉眼就過去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時間里,李仙仙在文學界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

她現在已經是個大作家了.

她的作品甚至受到了國際著名大師的點名表揚.

這個榮譽可不是誰都能有的.

以至于現在李仙仙走到哪里都是笑容滿面的,她也成了所有師生的重點議論對象.

不過,李仙仙是個居安思危的人,這一個月,她一直都在悄悄調查倪煙.

沒有了穆家人來牽制倪煙,她現在只能靠自己了.

倪煙這邊已經開始著手准備開第二家冰肌玉膚的實體店.

第二家門面肯定還要開在大型商場里.

一來因為大型商場人流量大,二來是因為能出入大型商場的人,口袋里都是有閑錢的.

倪煙是個商人,她首先考慮到的就是利益.

因為冰肌玉膚口碑好,銷量高,又有周華搭橋牽線,所以倪煙並不擔心租不到商鋪.

晚上吃飯的時候,倪成貴遞給倪煙一份文件,"煙煙,這是周華姐讓我轉交給你的,你看看要在哪個商場開分店."

"好的."倪煙伸手結過.

翻看了一會兒,她接著道:"就開在鳳凰商城吧.對了倪阿姨,你明天去店里告訴那三個小姑娘,誰下個月的業績要是能達到3萬以上,沒有遲到早退的現象的話,誰就可以擔任新店的店長."

明明倪煙才是個小姑娘,但是她再說起小姑娘這個詞彙時,卻半點也不覺得違和.

就好像,她是一個身經百戰的上位者一般.

倪成貴愣了愣,"好的,那我明天就去跟她們說."

在一個團隊中,有競爭才會有壓力,有壓力才會有業績.

而且新店也確實需要一個有能力的老員工去維持.

這樣技能提高整體業績,又能提高員工的上進心,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為?

倪煙微微一笑,"倪阿姨,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倪成貴笑著道:"這有啥好辛苦的,比我以前在電車公司上班輕松多了,而且還可以認識到更多的人."

甚至還能認識到一些平時不能接觸的名門千金.

增長見識和閱曆.

倪成貴是真的很喜歡這份工作.

而且她有一種直覺,倪煙的事業會越做越大,總有一天,個體戶的形象會在眾人心中發生轉變的.

F國.

一道修長挺拔身影走在充滿異域風情的異國街頭.

他的身後還跟著六七個金發碧眼的F國保鏢.

過往的行人皆是朝他這邊看過來.

"上帝啊!他真是太完美了!"

"這是哪個國家的人啊?"

"看他的穿著打扮和長相,應該是華國人."

"華國人長得真是太帥了!"

一些妙齡女郎幾乎都要尖叫了.

國外女子要開放很多,一些大膽奔放的女子上前搭訕時,皆是被保鏢們禮貌的回絕了.

男人走到一處透明的櫥窗前停下.

只見,櫥窗里展示著一件米黃色的高檔真絲旗袍,旗袍上繡著栩栩如生的刺繡,那迎風盛開的牡丹顯得妍麗妖冶,一眼望去,雍容華貴間又含蓄端莊,優雅溫婉.

牡丹是花中之王,一般人還真壓不住,稍微一個不注意,還會適得其反.

所以這條旗袍雖然很好看,但真正敢下手買的人,還真沒有.

因為它太華麗了.

"這件旗袍煙煙穿上一定好看."男人喃喃低語,眼前甚至已經浮現出了她穿這條旗袍時的樣子,大步往旗袍店走去.

走了幾步,男人回眸朝身後的保鏢道:"我進去就行,你們在外面候著."

"是."幾個保鏢立即停下的腳步,恭敬地守在門外.

旗袍店店主是個二十歲左右的華國女子,身穿淡白色旗袍,勾勒出完美的身姿.

旗袍的領口與裙擺處鎖著精致的黑邊,整個人如同是一朵恬淡美麗的百合花.

小家碧玉.

見客戶上門,她立即迎了上去.

"您好."

來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男人,長得也帥氣,她不免多打量了一眼.

而且,她總覺得這男人的眉眼間有些熟悉,就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

男人徑直走到那件旗袍前停下,"幫我把這件旗袍包起來."

"好的."店主點點頭,將模特身上的旗袍取下來.

"還有這雙鞋子也幫我包起來."男人又指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道.

這雙黑色的高跟鞋煙煙穿著一定也很好看.

思及此,他的嘴角勾起淡淡的弧度.

本是渾身都冒著涼氣的男人,突然笑起來的樣子,如同冰雪消融,大地複蘇.

店主先是愣了下,然後道:"好的,您稍等."

男人巡視著店里的環境,旋即又指著一個精致的女士手提包道:"那個包也包起來."

男人目光一掃,突然掃到模特手上抱著的一個布偶小熊.

這個小熊很可愛.

要是把它送給煙煙的話,煙煙一定會非常開心的.

"那個小熊也幫我包起來."男人指著小熊道.

店主面帶歉意的道:"不好意思,這個維尼小熊是非賣品."

"非賣品?"

"對的."店主點點頭.

男人接著道:"你開個價吧."

"不好意思,這真的是非賣品."像這種故意砸錢來吸引她注意的男人,她見得多了.

店主很堅定的道:"抱歉先生,您出多少錢我也不會賣的."

聞言,男人低眸看了店主一眼.

這才發現,店主也穿著旗袍.

不過她雖然穿著旗袍,卻沒有煙煙好看,少了那股子氣質,臉不對,身段也不對......

哪哪都不對.

男人第一次知道,人與人之間,居然有這麼大的差距.

感受著男人的目光正在看著自己,店主的心髒頻率跳動的有些快,雙頰染上了淡淡的紅色.

雖然平時也有不少男士追求過她,但她從沒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她想,她可能是一見鍾情了.

男人淡淡收回視線,"那先幫我把其他東西包起來吧."

店主將所有的東西都包了起來,抬眸看向男人,突然用華語道:"您是華國人?"

"嗯."男人點點頭.

店主接著道:"您是姓莫嗎?"

還不等男人說話,店主緊接著道:"你是莫其深嗎?"

見她認出了自己,莫其淡淡回眸,"你是?"

店主笑著道:"我是季柔啊!就是小學三年級坐在你身後的那個女生!你還記得我不?"

莫其深搖搖頭.

季柔接著道:"不記得沒關系,現在想起來就行了,沒想到能在F國見到你,你現在是在F國發展嗎?"

莫其深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道:"我還有事,先走了."

"埃,你等一下."季柔叫住莫其深的背影,跑過去將模特手上的小熊拿過來,"你不是喜歡這個小熊嗎?送你了."

"謝謝,心意領了."莫其深開口婉拒.

拿著別得女生送的小熊,再去送給煙煙,這算什麼?

就算煙煙不介意,他自己也會介意的.

除了倪煙,莫其深不想收任何女孩子的禮物,他也不願意跟任何女生糾纏不清.

"收著吧,你剛剛不是想買這個小熊嗎?"

莫其深直言道:"不好意思,我怕我女朋友會誤會."

季柔驚訝的道:"你有女朋友了?"

"嗯."莫其深淡淡點頭.

季柔接著道:"那我猜她一定很漂亮."

莫其深毫不謙虛的道:"她的確很漂亮!"

季柔點點頭,眼底劃過一道微光,"那我祝你們長長久久,早日走上婚姻的殿堂."

"謝謝."致謝之後,莫其深拿著打包好的衣物等,離開了旗袍店.

季柔親眼看著莫其深的身影消失在街頭,這才轉身來到吧台前,拿起話筒,撥出一個電話.

"喂,蘭蘭,跟你打聽一個事兒."

"小柔,你說吧,我一定知無不言."那邊傳來一道清脆的女聲.

季柔接著道:"你還記得莫其深嗎?"

"記得啊."趙蘭道:"過年的時候,我還見過他呢.小柔,你打聽那個廢物干什麼?"

"廢物?"季柔微微皺眉.

莫其深怎麼就是廢物了呢?

趙蘭笑著道:"小柔,你這些年都在國外,有些事情不知道也正常.我跟你說,莫其深早就不是以前的莫其深了......"

趙蘭將這些年莫其深的變化都跟季柔說了一遍.

季柔聽後,並沒有很驚訝的神情.

廢物?

莫其深怎麼可能是廢物呢?

是廢物出門能帶七八個保鏢?

是廢物能說出一口流利的F國語言?

季柔接著道:"莫其深在國內是不是有個女朋友啊?"

趙蘭道:"你知道趙景蓉吧?"

"知道啊."季柔想了想,"她好像也在國外留學吧?"

趙蘭興奮的道:"前段時間已經回國了,而且我跟你說哦,趙景蓉就是莫其深的未婚妻."

趙景蓉?

季柔眯了眯眼睛.

怪不得莫其深說他女朋友長的很好看,印象中,趙景蓉確實長得不錯,能跟她平分秋色的那種.

趙蘭接著道:"不過趙景蓉現在已經不是莫其深的未婚妻了."

"怎麼說?"

趙蘭笑著道:"還能怎麼說,她瞧不上莫其深唄.你想想啊,莫其深連普通高中都沒畢業,而趙景蓉卻是從國外回來的高材生.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莫其深配不上趙景蓉啊."

"而且我還聽說,趙景蓉這輩子非Mog先生不嫁呢."

聽到莫其深和趙景蓉已經退婚了,季柔心里松了口氣.

她接著道:"Mog先生不是挺神秘的嗎?趙景蓉見著本尊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

跟趙蘭聊了會兒,季柔就掛斷了電話.

這通電話讓她對莫其深有了新的了解.

廢物嗎?

季柔勾了勾唇.

趙景蓉這次怕是要看走眼了.

她可看清楚了,剛剛跟在莫其深身後的那幾個保鏢可都是F國人.

在F國能有這麼大勢力的華人還真沒幾個.

而且,季柔對那位神秘的Mog先生也有過研究,她知道Mog先生就是在F國發家的.

Mog先生總部也在F國.

不用想也知道,莫其深身上藏著大秘密.

她覺得,她倒是可以賭一把.

不成功,便成仁.

她獨自一人在F國堅守這麼多年,不就是為了Mog先生嗎?

她現在已經29歲了,若是再等下去的話,就韶華不再了.

所以,她必須得賭一把!

而且,她覺得莫其深對她也是有點意思的.

要不然他不一個大男人怎麼會來旗袍店買衣服?

他之所以說自己已經有女朋友了,估計是在給他來女裝店找的借口,想吸引她注意的.

可是,接下來的三天,季柔都沒再看見莫其深.

他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樣.

季柔又打了個電話回國內.

......

接到莫其深回國的消息,吳大明第一時間就去了一趟京華村.

第二家冰肌玉膚的地址已經選好了,店鋪也已經在裝修了,所以倪煙這幾天在忙著家里的事情.

現在已經位于月份了,房子蓋得差不多了,月初就可以上梁了.

之前種在牆邊的薔薇也抽出了新芽,現在正慢慢往牆上爬著,過不了多久綠藤就會爬滿整個牆面,變成漂亮的薔薇牆.

吳大明來的時候,倪煙正在牆角給薔薇澆水.

"六嫂."吳大明跑到倪煙身邊.

"怎麼了?什麼事這麼著急?"倪煙微微抬眸.

吳大明接著道:"六嫂,你上次不是問六哥什麼時候回來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他今天下午三點的飛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接他?"

倪煙意外的道:"真的嗎?"算起來,她也有三個月沒見到那個狗男人了.

"當然是真的!"吳大明點點頭,"六嫂,你要跟我一起去機場嗎?"

"好啊."倪煙笑著道:"順便給莫哥哥一個驚喜,我們什麼時候走?"

"現在就走,還有兩個小時就到三點了."

"嗯,那你等我一下,我回屋換件衣服."既然是去接男朋友,那該有的儀式感還是要有的.

倪煙可不想一副髒兮兮的樣子去見莫其深,她剛剛在給花澆水的時候,不小心弄了點泥巴在身上,早上因為不出門,她連頭發也沒好好梳

"行."吳大明點點頭.

倪煙拎著水桶進屋了.

不一會兒,她就收拾的整整齊齊的出來了.

吳大明不可思議的低頭看了眼腕表.

距離倪煙進屋的時間還不超過十分鍾,短短的九分鍾之內,她就換好了衣服,編好了頭發......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吳大明還以為要等好長一段時間呢.

"咱們走吧."

"嗯."

兩人步行到村口,然後上了車.

大約一個小時之後,就到了機場.

這個時候,京城的機場已經很現代化了,出口這邊站滿了來接機的人.

倪煙也站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間.

吳大明站在她後面,以防萬一有人趁著人多,占倪煙的便宜.

莫其深一下飛機,就在人群中瞧見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一定是腦子壞掉了.

想他媳婦兒想瘋了.

煙煙怎麼會出現在機場呢?

莫其深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睜眼,可眼前的景象還是沒變.

真是他媳婦兒!

看到朝思暮想的人,莫其深頓時什麼都忘記了,直接走到倪煙面前,將人一把抱住.

將人抱在懷里,感受著她身上的溫度,莫其深才有了幾分真實感.

原來不是在做夢啊!

"煙煙,我好想你啊."他深深的嗅著她發間的清香.

倪煙伸手摟緊狗男人的腰身,"莫哥哥,我也很想你."

聞言,莫其深將人抱的更緊了,若不是顧著這是在機場的話,他甚至想把人抱起來親親,舉高高......

邊上的單身狗-吳大明:你們倆這麼忽視我這個大活人真的好嗎?

見莫其深一直抱著不撒手,倪煙伸手推了推他,"莫哥哥,咱們該回去了."

"哦."莫其深這才念念不舍地松開手.

吳大明伸手接過莫其深的行李.

莫其深看吳大明,很嫌棄的道:"大明,你怎麼來了?"

吳大明:"......"這就是傳說中的塑料兄弟情,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兄弟.

倪煙笑著道:"是吳大明送我過來的,要不然我還不知道你今天回國呢."

莫其深點點頭道:"哦,這樣啊.大明你辛苦了."

吳大明:假裝沒有聽到這句話里的敷衍.

三人一路走出了機場,上了車.

吳大明開車,倪煙和莫其深坐在後座.

現在到底去哪兒呢?

是先送倪煙回家,還是先送莫其深回家呢?

一時間,吳大明有些犯難.

倪煙好像看出了吳大明的心理活動,開口道:"先送莫哥哥回去休息吧,他坐了那麼長時間的飛機,也累了."

莫其深道:"我一點也不累,先送你嫂子回去."

倪煙轉眸看向莫其深,"莫哥哥,你上次怎麼答應我的來著?"

說好的什麼事都聽媳婦兒的呢?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莫其深道:"咱們家大事都聽你的,這種小事就聽我的好不好?"

倪煙拗不過他,只好答應.

吳大明很上道的將車速降到最慢.

剛開始的時候,兩人還規規矩矩的坐在後座,後來,莫其深就開始不老實了.

兩人越坐越近,最後,莫其深竟然直接將人抱到了他腿上.

精致削瘦的下巴搭在倪煙的肩膀上,雙手丈量她的腰肢,"煙煙,下次你跟我一起去F國好不好啊?"

駕駛座的單身狗-吳大明悄悄的瞄了眼後視鏡,頓時,他就感覺幼小的心靈又受到了一萬點戀愛暴擊.

真是沒眼看了!

------題外話------

小可愛們不好意思啊.今天晚點了!

明天爭取早上八點更新!

麼麼噠大家~

上篇:114:孫十五的報複(二更)    下篇:116:虐了爛桃花,送去鑒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