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27:大佬:我是游手好閑的閑人一個!再幫我一次   
  
127:大佬:我是游手好閑的閑人一個!再幫我一次

g,更新快,無彈窗,!

莫其深跟著倪煙一起來到了廚房.

倪翠花本來在廚房忙活著,見莫其深和倪煙來了,心里想著自己這個老人家還是不要耽誤人家小兩口了,于是便借著帶孩子的名義出去了.

"煙煙,這個鴨子要殺嗎?"

"嗯."倪煙點點頭.

"我來殺吧."莫其深捋起袖子,自告奮勇.

"你行嗎?"倪煙表示懷疑.

男人最忌諱女人問行不行的問題.

"我行的很!"莫其深接過倪煙手中野鴨子.

倪煙淡淡一笑,將手上的菜刀遞給他,"這個給你."

于是乎,往日里坐在辦公室里指點江山的神秘大佬,此時一手拿著刀,一手拿著野鴨子,不知道從何下手.

應該拿刀砍鴨頭嗎?

還是直接剖腹?

剁掉鴨頭應該就行了吧?

莫其深拿刀在鴨脖子上比了比,正准備下手砍鴨頭的時候,突然停了手.

不行!不行!

萬一到時候鴨血濺到自己身上了怎麼辦?

莫其深看了看鴨子,再看了看菜刀,犯了難.

"還是我來吧."倪煙伸手接過莫其深手上的鴨子,"莫哥哥,你去廚房拿個碗來,順便在碗里裝點鹽水."

"哦好的,"莫其深有些窘迫地摸了摸鼻子,"煙煙,碗里放多少水和多少鹽呢?"

"放半小碗水,半小勺鹽."倪煙回答.

"哦,我馬上來."莫其深小跑著進了廚房.

雖然殺鴨子不行,但這種小事還是難不到莫其深的,他很快就拿著半小碗鹽水過來了,"煙煙,給."

"放地上就行."倪煙接著道:"莫哥哥,你來抓著鴨腳和鴨翅."

"哦."莫其深聽話照做.

倪煙捏著鴨頭,鋒利的刀口立馬對准了鴨脖子,瞬間便有鮮紅的血液順著血管滴落到鹽水中,她手起刀落,沒有絲毫的猶豫,看得莫其深一愣一愣的.

他媳婦兒這也厲害了吧......

連殺鴨子都殺的那麼帥氣!

這是繼徒手開瓶蓋之後,莫其深再次被倪煙征服!

殺好鴨子之後,倪煙拿來兩瓶熱水,看著莫其深道:"莫哥哥,拔毛會嗎?"

"會!"這要是在不會的話,他肯定會被媳婦兒嫌棄的.

不就拔毛嗎?

簡單死了.

莫其深將鴨子放到木盆中,倒入開水,開始拔毛.

事實證明,拔毛確實比殺鴨子簡單多了,沒一會兒,莫其深就將鴨子處理好了.

"煙煙,毛拔好了."

倪煙正在忙著處理草魚,頭也不抬的道:"莫哥哥辛苦了."

"不辛苦."莫其深老臉一紅,主動坐到灶台底下生火.

倪煙站在灶台邊炒菜,兩人搭配得非常好,沒一會兒,小廚房里就充滿了菜香.

中午有麻辣鮮香的烤魚,還有燉得酥軟香醇的野鴨湯,在搭配上酸辣可口的涼拌黃瓜,那滋味別提有多美了!

莫其深一口氣吃了兩大碗米飯,還覺得有些意猶未盡.

飯後,莫其深主動去廚房洗碗.

倪翠花笑著道:"小莫可真是個好孩子,煙煙啊,你可要好好好珍惜他,不能欺負人家."倪翠花是從舊社會中走出來的,她從沒見過,有哪個男人肯為了女人做到這般.

在她們這代人的思想中,女人伺候男人是天經地義的.

但莫其深卻徹底的顛覆了她的老舊觀念.

莫其深讓她看到了平等和尊重,這個男孩子是值得倪煙去愛的.

倪煙微微挑眉,"媽,您看我像那種欺負人的人?"

倪翠花知道倪煙是個懂事的孩子,笑道:"煙煙,你心里有數就好,小莫現在在廚房里忙呢,你快去看看."

"嗯."倪煙點點頭,轉身往廚房走去.

"煙煙,你們准備什麼時候搬到隔壁新房子里去啊?"莫其深一邊將碗放到櫥櫃里,一邊問道.

倪煙道:"我們估計會下個月搬進去吧.具體時間還沒有確定,等什麼時候沒味道了再搬,現在這邊住的也挺方便的,不著急."

剛裝修好的房子里甲醛超標,小倪云現在還小,若是過早的搬進去的話,對她身體也不好.

莫其深接著道:"那你們搬家那天,記得通知我."

"嗯."倪煙走到莫其深身邊,"莫哥哥你別動."

"怎麼了?"倪煙突然靠近,讓莫其深把持不住.

"別動."倪煙踮起腳尖,一股似竹非蘭的香味迎面而來.

倪煙想干嘛呢?突然墊腳尖干啥?是想親他嗎?

她要是想親他的話,完全不用她墊腳,他可以蹲下來的,這多不好意思......

莫其深的心跳突然加速.

"砰砰砰--"

就好像要跳出胸腔了一般.

"啪!"

空氣中傳來輕輕的一聲.

莫其深懵了一瞬,他原以為倪煙是要親他的,沒想到,倪煙只是在他的額頭上拍了一下.

"莫哥哥,你看我拍到了."倪煙將掌心面對莫其深.

莫其深微微低眸,只見倪煙的掌心中沾了一只帶著血跡的蚊子.

原來只是拍蚊子而已......

莫其深雖然有點失望,但還是很狗腿的道:"煙煙真厲害!"

市中心商務大廈.

摩里斯和馬卡斯急的在大廈樓下團團轉.

兩人不停地看著腕表,"先生怎麼還沒來啊?"

說好12點的會議,現在已經一點多了,還是沒有見到莫其深的影子.

莫其深一向嚴律克己,大小會議從不遲到,也不知道這次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出什麼意外了?

摩里斯看著馬卡斯道:"你知不知道先生去哪兒了?"

馬卡斯搖搖頭,"這我怎麼知道?先生昨天讓我取消今天上午所有的行程,也沒告訴我他要去哪兒."

摩里斯有些擔心的道:"先生是不是出什麼意外了?"通訊不發達的年代就是這麼不方便,遇到什麼事兒了,也沒有通訊工具可以用,只能干著急.

馬卡斯道:"呸呸呸!你這張烏鴉嘴!先生怎麼可能出意外了呢!我覺得先生肯定是去找倪小姐了."

摩里斯撓了撓腦袋,"不可能吧?馬上就是倪小姐妹妹的一周歲生日了,先生想見倪小姐,應該不急于這一時!"

"這可說不定."馬卡斯接著道:"華國有句古詩叫'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我看先生這次是徹底的栽了.這樣,我在這里等先生,你去找吳大明,讓他去倪小姐家一趟,看先生在不在."

摩里斯點點頭,"行,我現在就去."

吳大明到的時候,莫其深正和倪煙在院子里喂小鳥,兩人郎才女貌,還低聲討論著什麼,畫面溫馨又養眼.

"六哥!"吳大明一路小跑著進來,臉上滿是汗珠.

"有事嗎?"莫其深微笑的回頭.

他雖然是笑著的,卻讓吳大明的頭皮一陣發麻.

這樣的六哥有點恐怖呀......

吳大明硬著皮頭提醒道:"六哥,小摩和小馬正在滿世界找你呢."

莫其深這才想起來自己的會議,低眸看了看腕表,現在已經兩點了.

反正都過了十二點了,那索性再多陪媳婦兒一會吧.

倪煙道:"莫哥哥,你要是有事的話,就先跟吳大明回去吧.別耽誤了正事."

"沒事."莫其深絲毫不在意的道:"我一個游手好閑的人能有什麼正事?"

吳大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眼前這人是莫其深!

果然是愛情使人瘋狂.

"真的沒事?"倪煙微微挑眉.

"真的沒事."莫其深接著道:"不信你問吳大明."

于是在倪煙看不到的角落里,吳大明又收到了死亡凝視,他求生欲很強的笑道:"沒事沒事,小摩和小馬就是兩個不務正業的青年,除了找六哥喝酒之外,還能有什麼大事......"

摩里斯馬卡斯對不起了,讓你們背上了不務正業的青年的鍋......

吳大明默默的在心里給優秀青年摩里斯和馬卡斯道歉.

倪煙笑著道:"沒事就好,對了吳大明,我們晚上准備吃烤兔子,你也留下來一起吃吧."

"謝謝六嫂,我就不在吃飯了."吳大明委婉的拒絕.

雖然烤兔子很好吃,但他可不想當個電燈泡......

"在吃吧,反正你也沒什麼事,人多熱鬧些,"倪煙拉了拉莫其深的手,"莫哥哥,你說對不對??"

吳大明里里外外幫了她不少忙,倪煙是真心想謝謝他.

倪煙也不是傻子.

她知道吳大明都聽莫其深的,只要莫其深肯點頭,吳大明肯定會留下來的.

莫其深點點頭,"你六嫂說得對."

吳大明還想在說些什麼,莫其深看著吳大明,語調淡淡,"你很忙嗎?"

吳大明立即改口,"不忙不忙,一點都不忙,那就打擾六嫂了."

倪煙笑著道:"又不是外人,你不用這麼客氣.莫哥哥,你帶吳大明進屋坐,我去抓兔子."

這兔子肉得提前醃制好,晚上燒烤的時候才入味.

吳大明道:"我想在村子里四處逛逛,六哥六嫂,你們忙你們的,不用管我."

"那也行."莫其深點點頭,"記得早點回來吃飯."

這是讓他在天黑之前都不要回來,吳大明秒懂這句話的意思,"六哥放心,我會早點回來的."說完,他就轉身走了.

倪煙和莫其深一起去抓兔子了.

一共七只兔子,之前李嫣然來的時候宰了兩只,現在只剩下五只了.

莫其深抓起其中一只最胖的兔子道:"煙煙,你看這只行不行?"

"不行."倪煙搖搖頭,"這只快要當媽媽了."

聞言,莫其深小心翼翼地放下兔媽媽,接著又抓起另外一只,"這只呢?"

"這只可以."倪煙點點頭,接著道:"晚上人多,莫哥哥你再多抓一只."

"好的."

倪煙不但殺鴨子手法利落,殺起小兔子的手法更是利落,沒一會兒,兩只小兔子就被均勻的抹上了各種醬料.

除了兔子肉之外,倪煙還准備了金針菇,娃娃菜,辣椒,羊肉,茄子和粉絲.

這個時候燒烤還不像後世那樣盛行,在鄉下也買不到燒烤簽,所以倪煙便帶著莫其深去竹林砍竹子.

莫其深是個動手能力非常強的人,倪煙只跟他形容了下燒烤簽的形狀,他一邊砍著竹子,一邊就幫倪煙把竹簽削了出來.

根根勻稱,就跟街上買的一樣.

倪煙驚歎道:"莫哥哥你真厲害!"

"一般一般."曾經獲得過華國劍術比賽冠軍的莫其深默默的深藏功與名.

制作好竹簽之後,莫其深便坐在院子里將食物都穿到竹簽上去,倪煙則是在邊上制作木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轉眼間就到了傍晚,等倪成貴和吳大明都回來了的時候,倪煙把所有的東西都准備好了.

燒烤架很長,對面兩邊都可以坐人,大家可以邊烤邊吃,雖然是夏天,但是山風習習間也不會太熱,反而很清爽.

"小莫也來了呀!怪不得今天這麼熱鬧."倪成貴熱情的跟莫其深打招呼.

"倪阿姨."莫其深禮貌地站了起來.

倪成貴笑著道:"小莫你不用跟我客氣!都是自己人,快坐快坐."語落,倪成貴又道:"煙煙,咱們今天晚上這是吃啥呢?"

她怎麼瞧著,這里一個蔬菜也沒有......該不會是要他們吃生的吧?

倪煙道:"倪阿姨,咱們今天晚上吃燒烤,邊烤邊吃."

"哦."倪成貴點點頭,心里卻在懷疑著,這些土豆金針菇什麼的,都干巴巴的,烤著真的能好吃嗎?

倪煙一邊拿著蔬菜在燒烤架上烤著,刷油,灑辣椒粉,孜然粉,不一會兒,空氣中就響起了滋滋的冒油聲.

真是太香了!

勾得人直吞口水.

不一會兒,倪煙就烤好了一大把蔬菜,分給眾人.

"好吃!六嫂你真是太厲害了!"吳大明狼吞虎咽,恨不得將舌頭都一起吞下去.

倪成貴也默默的收回自己的懷疑.

倪煙還特地給小倪云烤了一串玉米,此時小倪云正窩在倪翠花懷里,一臉滿足地啃著玉米,快一歲的孩子,牙口非常好.

看大家吃的那麼滿足,倪煙也非常開心,她拿起醃制好的兔子,開始烤兔肉.

"煙煙,你也吃一根."莫其深拿起一串烤好的土豆片遞到倪煙嘴邊.

"謝謝."倪煙張嘴咬了一口.

"好吃嗎?"莫其深問道.

"好吃."倪煙點點頭.

"那我也嘗嘗."莫其深張嘴吃掉剩下的那半片土豆片.

倪煙的臉莫名的一紅,連忙低眸看向其他人,見眾人的注意力並不在他們倆身上,她松了口氣,騰出手擰了下莫其深的腰.

天上繁星璀璨,地上的農家小院里其樂融融.

......

自從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莫百川已經一個星期沒見李仙仙了.

起初,他以為李仙仙和倪煙一樣,想對他欲擒故縱.

但是現在看來,她好像真的是鐵了心的要跟自己分手,要不然不會一個星期不露面.

這麼一想,莫百川又覺得十分愧疚,畢竟,是他拿走了李仙仙的清白.

八十年代的華國,男女之間的交往還不是那麼開放.

女性對自己的貞操看得非常重要.

"廷之,那天晚上到底是怎麼回事?"莫百川找上了李廷之,因為李廷之是除了李仙仙之外,唯一知道事情經過的人.

"哪天晚上?"李廷之有些不解的看著莫百川,似乎已經忘了生日會的事了.

莫百川道:"就是我生日的那天晚上."

提及那天晚上,李廷之眼底快速地閃過一道痛苦的光,稍縱即逝,"你生日那天晚上怎麼了?大家都玩的很開心呀!不是,百川,你到底想問什麼問題呀?"

莫百川言簡意賅的道:"我就想知道,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李仙仙為什麼會在我房里?"

李廷之笑著道:"因為你一直拉著嫂子的手,不讓她走......"

"真的嗎?"莫百川眯了眯眼睛.

李廷之無語的道:"我有必要無聊到拿這種事來騙你嗎?"

李仙仙和李廷之非親非故,李廷之確實沒必要幫著李仙仙一起來騙他.

李廷之接著道:"百川你老實告訴我,你那天晚上,是不是和嫂子生米煮成熟飯了?"

莫百川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道:"我跟她分手了."

"分手了?"李廷之驚訝的道:"為什麼?百川,你這麼做可不道德!嫂子是個女孩子,出了這樣的事,你得對她負責!"

莫百川很平靜的道:"是她先提出分手的."

李廷之道:"百川,嫂子真的是個非常好的女孩子,我還是希望你不要錯過她,擔起一個男人該擔的責任."

李廷之面色如常,心里卻非常激動.

李仙仙是因為自己才和莫百川分手的嗎?

莫百川點燃了一根煙,"現在提倡戀愛自由,她不願意,我也不能強迫她."

李廷之歎了口氣,眼底閃爍著一抹驚喜.

和莫百川分開之後,李廷之就迫不及待的找到了李仙仙.

"仙仙,你和百川分手了?"李廷之看向李仙仙.

"嗯."李仙仙點點頭.

"仙仙,你是為了我才跟他分手的嗎?"李廷之有些興奮的問道.

李仙仙咬了咬唇,接著道:"廷之,我承認我是有那麼一點喜歡你,但我更喜歡百川.一顆心只能住一個人,所以,廷之對不起.我想嫁給百川,你能再幫我一次嗎?"

說到最後一句話,李仙仙握住了李廷之的手,波光盈盈的看著他.

李廷之看著李仙仙,眼底充滿了疼惜.

他拒絕不了這樣的李仙仙.

只要知道李仙仙也是喜歡自己的,哪怕只是一點點,他就已經很滿足了.

這一刻,他甚至可以為她上刀山下火海.

"好."李廷之點點頭.

李仙仙感動的道:"廷之,謝謝你.今生是我虧欠了你,等來世,我一定會嫁給你."

"真的嗎?"李廷之意外的抬頭.

他沒想到李仙仙會如此的情深義重!他果然沒有愛錯人.

"真的."李仙仙伸手擁保護李廷之,附在他耳畔輕輕訴說著她的計劃.

李廷之僵直著身子,臉上說不出個什麼神情.半晌,他才道:"仙仙,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如願嫁給莫百川的."

莫百川和李仙仙分手的消息,很快便再圈子里傳開了.

得知這個消息後,最高興的人莫過于鄭嫻靜了.

李仙仙那個小賤人有什麼資格配得上莫百川?

"什麼事呢?這麼開心?"鄭玲玲推門從外面走進來.

"媽,告訴您一個好消息.莫百川和李仙仙分手了."在鄭玲玲面前,鄭嫻靜從不掩飾自己的野心,因為這母女倆本就是一樣的人.

"分手就分手唄.這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就算沒莫百川,還有宋北城呢,論起家世,宋北城可不比莫百川的差.而且我聽說,宋家那位好像又要晉升了,到時候,權利大著呢."說到這里,鄭玲玲頓了頓,接著道:"所以嫻靜啊,媽勸你還是把精力放到宋北城身上去吧.宋家可就宋北城這麼一根獨苗苗."

鄭嫻靜笑著道:"媽,您看到的只是表面現象.在我眼里,就算是一百個宋北城,也比不上一個莫百川."

宋家權勢滔天又能怎樣?

他還能大得過Mog先生?

鄭嫻靜是一個很拎得清的人.

鄭玲玲戳了戳鄭嫻靜的腦袋,恨鐵不成鋼的道:"你這孩子是怎麼回事啊?先是瞧上了那個廢物莫其深,現在又是莫百川!怎麼!你就非莫家人不可了?"

語落,鄭玲玲接著道:"雖然說莫百川確實不錯,但是比起他表哥宋北城來,還是差了點."

鄭嫻靜笑著道:"先前瞧上那個廢物,是您女兒我有眼無珠,不過您放心,這次我瞧的真真的,絕對不會再出錯了."

鄭玲玲也不是個傻子,接著道:"嫻靜,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呢?"

鄭嫻靜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媽我跟您說了,您可不許到處告訴別人."

鄭玲玲嗔怪道:"這孩子,你還信不過你媽嗎?"

鄭嫻靜將自己的懷疑告訴了鄭玲玲.

鄭玲玲被震驚的半晌都反應不過來.

Mog先生!

那可是Mog先生啊!

她是真的沒想到,神秘莫測的Mog先生,居然就是自己親眼看著長大的小輩莫百川!

"嫻靜,你確定你沒看錯?"鄭玲玲問道.

鄭嫻靜道:"我確定我沒有看錯,一開始我還以為Mog先生是那個廢物,所以我才......"剩下的話已經不言而喻.

鄭玲玲哂笑道:"就那個廢物,他連給Mog先生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就是嘛,"鄭嫻靜懊惱的道:"我以前真是太蠢了!居然在這麼個廢物身上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差點就錯過了真正的Mog先生,幸好及時看到了真相!"

每每想到這里,鄭嫻靜都無比慶幸!

鄭玲玲接著道:"百川那孩子還真是深藏不漏."

"誰說不是呢,"鄭嫻靜接著道:"若不是我親眼看見的話,誰相信他就是Mog先生?"

鄭玲玲微微皺眉,有些擔憂的道:"嫻靜,我聽說趙家把那個趙景蓉可是放過話的,她說自己非Mog先生不嫁,你可得好好提防她,不能讓她搶走了百川."

趙家在京城的勢力遠遠超出了莫家和鄭家,要不然趙景蓉也不能說甩了莫其深,就甩了莫其深.

而且,趙景蓉不光家世好,而且長得也不錯,還是出國留學回來的,這些優秀的外在條件,讓人不得不忌憚著.

鄭嫻靜笑著道:"媽,您就放心吧,趙景蓉現在還不知道莫百川就是Mog先生呢.換一句話來說,就算她知道了又怎樣?莫其深畢竟是莫百川的長輩,莫百川會娶一個差點當了他六嬸的人?就算趙景蓉不要臉,莫家還要臉呢!"

鄭嫻靜一點點都不擔心趙景蓉會作妖,因為趙景蓉在莫百川面前半點優勢也沒有.

Mog先生可不是她說能嫁就能嫁的人!

相反,鄭嫻靜有點擔心李仙仙,畢竟李仙仙和莫百川曾經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處過.

鄭嫻靜將自己的擔憂告訴了鄭玲玲.

鄭玲玲笑著道:"嫻靜,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之前聽你莫奶奶說過,他們不是很滿意那個李仙仙,說是上不了台面.再說,他們都已經分手了,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聽鄭玲玲這麼一說,鄭嫻靜就放心了不少.

鄭玲玲接著道:"嫻靜,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麼討百川的歡心,讓他注意到你,喜歡上你,想嫁給百川,當上Mog夫人,呆在家里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可不行."

鄭嫻靜笑著道:"媽,您說的我都懂."

鄭玲玲道:"既然都懂,那你還不快點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找百川,俗話說日久生情,這男女之間的感情,都是慢慢處出來的."

"嗯."鄭嫻靜點點頭.

......

倪煙盤下酒樓也有一個多星期了,之前一直沒有動工裝修,是因為在等一個吉時.

今天是個不錯的日子,一大早,王鐵牛就帶著眾人來到酒樓門口.

除了本村的勞力之外,王鐵牛還叫了很多鄰村的人.

導致現在倪煙不光成了京華村的小福星,還成了隔壁村的小福星,甚至有很多人做夢都想移居到京華村來.

要知道,京華村如今的經濟,可是狠甩了隔壁幾個村子幾條街不止,倪煙小福星的名聲,也越傳越遠.

在開門裝修之前,倪煙特地放了一串鞭炮,討個彩頭.

王鐵牛拿著設計圖,在跟大家說應該從哪里開始動工.

設計圖是倪煙親自設計的,以華國國風素材為主.

如今的京城,日料店和西餐廳都都有了,但是還沒有一家宣傳國風美主題的餐廳.

雖然日料店裝修的也挺古典的,但那是屬于R國的和風古典,跟華國半點關系也沒有.

倪煙現在不僅要將護膚品生意做到國外去,她還要將華國傳統文化通過餐飲的模式,傳到國外去,讓全球人民都能感受到華國傳統文化的魅力!

"煙煙,這里是根柱子嗎?"王鐵牛指著設計圖上一個黑點點問道.

設計圖的這里好像是被一滴水給滴到了,顯得有些模糊不清.

但倪煙畢竟是設計者,她清楚知道設計圖上的每一個細節,"鐵牛叔,這里是一個屏風."也得虧王鐵牛細心,要不然真做成了柱子,後果將不敢設想.

王鐵牛點點頭,"哦,這樣啊."

"倪小姐,你們今天開始裝修了嗎?"門外傳來一道溫潤的男聲.

倪煙回頭一看,原來是酒樓的前主人陳志航.

"陳先生."倪煙微微頷首.

陳志航道:"我剛好經過這里,見門開著,所以就進來看看."這里畢竟是他第一次創業,也是最後一次創業的地方,陳志航舍不得也是正常的.

倪煙微微一笑,"趁著這里還沒有大變樣,陳先生要不要拍個照留戀下?"

陳志航眼前一亮,"這個提議不錯!"語落,他接著道:"倪小姐你等我一下,我去拿相機過來."

"好."倪煙微微點頭.

沒一會兒,陳志航就拿著相機過來了.

在這個年代,相機可是個稀罕東西.

需要五千多才能買上一台,普通莊稼戶別說是買了,就算是看也沒看過的,大家都非常好奇的圍了過來.

"這個就是相機啊?"

"這麼小一個,真的可以把人給照進去嗎?"

"這個相機跟我在照相館看到的不太一樣."

"......"

陳志航非常友好的跟大家解釋著相機的原理,最後道:"要不我幫你們大家拍張大合照吧?"

"好啊好啊!"大家都非常開心.

在照相館一張照片要一塊錢呢!普通人家可舍不得去照.

陳志航舉著相機道:"倪小姐不跟大家一起拍個大合照嗎?"

聞言,眾人紛紛道:"煙煙過來照一個吧!難得能一起拍個合照."

倪煙原本是對拍照不感興趣的,聽到大家這麼說,就走了過去.

她站在人群中,頗有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陳志航透過鏡頭看著她,心髒不自覺的加快好幾分,他從沒見過,在鏡頭之下還能這麼好看女孩子.

有的女孩子雖然長得好看,但是照相的時候,卻不上相.

可倪煙不一樣,她不僅在現實生活中很漂亮,在鏡頭之下也那麼漂亮.

"咔擦--"

陳志航有些不舍的按下快門,因為只有在拍照的時候,他才敢這麼肆無忌憚的看著倪煙.

一張相片照完之後,大家開始散開.

陳志航看向倪煙,試探性的問道:"倪小姐,介意我跟你合照一張嗎?"

倪煙淡淡一笑,"不好意思,有點介意.我怕我男朋友看到會誤會."倪煙就不是那種喜歡曖昧不清的人,一男一女兩人在一起合照,這太容易讓人想入非非了.

有男朋友了?

陳志航的神情黯然了幾分.

也不知道哪個男人這麼有福氣,居然能當上倪煙的男朋友.

陳志航笑著道:"沒關系,你擔心的很有道理.那能麻煩倪小姐幫我拍幾張嗎?"

"這個可以."倪煙伸手接過相機,給陳志航拍了好幾張照片,"拍照技術不好,還希望陳先生不要嫌棄."

陳志航接著道:"怎麼會,是我應該謝謝倪小姐才對."

"不客氣."

兩人閑聊了幾句,陳志航就提出道別.

倪煙也沒在酒樓多呆,而是去了偵探所一趟.

小周現在已經將倪煙視為自己最好的朋友.

因為倪煙不摳搜,講道理,有學問,長得又漂亮,是個值得深交的人.

"煙煙."倪煙剛踏入偵探所,小周就迎了出來.

倪煙跟著小周來到里面的貴賓室,"小周,你這邊有李仙仙最近的消息嗎?"倪煙是個居安思危的人,她可不會因為一時的舒適,就忘記了李仙仙這個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彈.

上篇:126:套路莫百川,大佬求婚    下篇:128: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