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30:鄭嫻靜上鉤,賺錢養我們家莫先生!   
  
130:鄭嫻靜上鉤,賺錢養我們家莫先生!

g,更新快,無彈窗,!

鄭嫻靜不是個沒腦子的人.

僅憑一個電話,她無法相信這個男人這番話的真實性.

萬一對方時候騙子呢?

三萬塊錢不是筆小數目!

她可是堂堂鄭家大小姐,若是傳出去被人騙的話,她還有什麼顏面在這個圈子里混?

"鄭小姐不相信我?"

"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你讓我怎麼相信你?"鄭嫻靜反問道.

那人輕笑一聲,"能扳倒李仙仙的機會只有一次,能不能抓得住這個機會,就看鄭小姐自己了."語落,他接著道:"我姓莫.鄭小姐要是信我的話,十天內將三萬塊錢送到成毅偵探所去."

語落,他啪地一下就掛了電話.

鄭嫻靜看著被掛斷的電話,神色莫名,她立即回撥過去,但對方是用共用電話打過來的,回撥過去是忙線狀態.

"嫻靜,誰打過來的電話."鄭玲玲從樓上走下來.

"一個普通朋友."鄭嫻靜神色平靜的回答,目光在四周巡視了一圈,接著道:"媽......"

"啊嗚!"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跳到兩人身邊,做了個嚇人的鬼臉.

母女倆被嚇得不輕.

尤其是鄭玲玲,嚇得臉色都白了,伸手就要打鄭素玉,目光一瞥,看到了站在樓上的鄭老太太,她面色一變,笑著道:"素玉姑姑,你沒事吧?我和嫻靜沒嚇著你吧?"

鄭素玉傻乎乎的笑著,"好玩,真好玩."

鄭嫻靜攙扶住鄭素玉的胳膊道:"姑奶奶,我扶您回去休息."

鄭嫻靜化作一個懂事的好侄女,扶著鄭素玉往2樓走去.

"星星,好漂亮的星星!啊!有鬼!你是鬼!你想害我!"鄭素玉突然瘋癲起來,一把推開鄭嫻靜,往鄭老太太房門口跑去,"有鬼想害我!阿青救命啊!"

"姑奶奶!"鄭嫻靜的眼底閃過一道不耐煩,跟在後面追上去.

"素玉."鄭老太太打開房門,伸手拉住鄭素玉的手.

鄭素玉嚇得躲在鄭老太太的身後,渾身都在發抖,在看向鄭嫻靜眼底懼怕的神色,從心底深處散發出來的,那是一種本能的害怕.

說來起也奇怪,自從鄭素玉瘋了以後,她見了誰都覺得是鬼,唯獨認識鄭老太太,還記得她的名字.

"奶奶."鄭嫻靜恭敬的道.

鄭老太太點點頭,看向鄭素玉道:"素玉不怕啊,這是嫻靜,嫻靜你還記得嗎?她是你的侄孫女."

鄭素玉都要哭出來了,顫抖著聲音道:"鬼!她是鬼!"

鄭老太太歎了口氣,忍住劇烈的咳意,"嫻,嫻靜,你姑奶奶她就是這樣,你不要介意."

鄭嫻靜懂事的道:"奶奶不用您說我也知道,都是一家人,我怎麼會怪姑奶奶呢?"

"咳咳咳."鄭老太太終究沒忍住,用手帕捂著嘴巴,劇烈地咳嗽起來.

"奶奶您沒事吧?"鄭嫻靜懂事的給鄭老太太捶背.

鄭素玉嚇得倒退好幾步,躲在桌子底下,小心翼翼地看著鄭嫻靜.

鄭老太太咳得臉都白了,好半晌,她才止住咳嗽,接著道:"沒事,都是老毛病了."

咳了三年,鄭老太太已經習慣了,只不過這段時間,她的情況要比前兩年嚴重很多.

她總覺得自己已經大限將至了.

但她還是一次一次的告訴自己要堅持住.

女兒還沒找到.

鄭素玉還沒好起來,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是死,在九泉之下,她也無法閉上眼睛.

"太太,姜醫生來了."傭人帶著一名頭發花白的老人家走進來.

姜醫生是一位五六十歲的婦人,和鄭老太太是故交,因為醫術不錯,加上鄭老太太比較相信她,所以這些年一直都是鄭老太太身邊的專用醫生,為鄭老太太調理身體.

"姜姨."鄭玲玲立即迎上去.

姜醫生點點頭,"玲玲,老夫人呢?"

鄭玲玲看向姜醫生,"我媽就在樓上,我帶您上去."

"好."姜醫生點點頭.

鄭玲玲一邊往樓上走著,一邊側身朝姜醫生道:"姜姨,這段時間我媽的咳嗽越來越嚴重了,我這個做女兒的看著實在是心疼,您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讓我媽能減少咳嗽,快點好起來?"

姜醫生道:"老夫人的咳嗽是久疾,加上年紀大了,身體的各項機能在達到頂峰之後都在不同程度中以不同的速度衰退,想要痊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得慢慢調理."

鄭玲玲點點頭,在上樓梯的時候,主動扶住姜醫生的胳膊.

"媽,姜姨來了."鄭玲玲敲了敲房門.

"快進來吧."里面傳來鄭老太太的聲音.

鄭琳琳帶著姜醫生進去.

"小燕."鄭老太太站了起來.

鄭嫻靜跟在後面問好.

姜醫生點了點頭,關心的看向鄭老太太,"阿青,我聽玲玲說你最近的咳嗽又嚴重了."

鄭老太太笑著道:"沒玲玲說的那麼嚴重."

鄭玲玲看向鄭嫻靜道:"嫻靜我們帶著你姑奶奶先出去吧,讓你姜奶奶和奶奶好好聊聊."

"好的."鄭嫻靜蹲下來,拉著鄭素玉溫柔的道:"姑奶奶,我們先出去好不好呀?"

"你是鬼!你想害我!"鄭素玉嚇得眼淚翻滾.

鄭玲玲蹲下來,哄騙道:"素玉姑姑,我們帶你出去買糖好不好呀?"

"好!"鄭素玉眼前一亮,"買糖!買糖糖!"

母女倆好說歹說,總算把鄭素玉騙出去了.

鄭老太太無奈地歎了口氣.

姜醫生道:"前陣子不是來了一個自稱能治好素玉的神醫嗎?怎麼我瞧著,素玉的情況一點也沒好轉呢?"

鄭老太太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氣憤的道:"什麼神醫!那就是個騙子!"

聞言,姜醫生拍了拍鄭老太太的手,安慰道:"素玉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好起來的."

"希望吧!"鄭老太太歎了口氣.

姜醫生接著道:"對了阿青,你這邊現在有婷婷的下落沒?"

"沒有,"鄭老太太搖了搖頭,"都三十多年了,哪那麼容易能找到,實話告訴你,我早就已經不抱什麼期望了."

姜醫生看了眼鄭老太太,眼底閃過一道微光.

不抱期望?

不抱期望她還會偷偷讓人拿頭發去鑒定?

什麼故交!什麼老姐妹!

都是騙人的.

若鄭老太太真拿她當故交的話,就不會什麼事都瞞著她.

姜醫生不著痕跡地眯了眯眼睛,"話雖是這麼說的,但該找還是要找的.畢竟婷婷才是你的親生女兒,玲玲雖然是你一手養大的,但終究隔了層肚皮."

"俗語說頭發要自長的,孩子要親生的,這句話可不是沒有出處的."姜醫生看了眼鄭老太太話鋒一轉,接著道:"不過憑良心說,玲玲也算是個有孝心的好孩子,每回我一來,她都非常關心你的病情."

鄭老太太點點頭,"玲玲的確是個好女兒."

姜醫生從醫藥箱里拿出聽診器給鄭老太太檢查身體,不再繼續剛剛那個話題,"阿青,這段時間你藥都按時吃了吧??"

"都按時吃了."

姜醫生接著道:"大小便都正常嗎?"

"正常."

姜醫生又問了幾個問題,原本面帶笑容的臉,神情慢慢變得凝重起來.

"是我情況不太好嗎?"鄭老太太看向姜醫生.

"不是."姜醫生搖搖頭,"你別多想,你身體好著呢!"

鄭老太太又不是傻子,她已經從姜醫生的神情中看到答案了.

"小燕,我今年都六十多了,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你就直接說吧,不用忌諱什麼."

"真的沒事."姜醫生笑著道:"阿青,你就是喜歡想太多.我記得那會兒年輕的時候,你總因為這個和鄭鈞吵架鬧別扭."

提到年輕時,鄭老太太臉上也染上幾分笑意,恍惚間,又回到了從前.

那時候婷婷還在,鄭素玉還沒瘋,他們一家人多幸福呀.

姜醫生接著道:"對了,鄭鈞呢?"

"應該在小花園吧."

鄭鈞是個典型的文人,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書侍弄花草,家里家外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鄭老太太操持著,尤其是唯一的女兒丟失之後,他就徹底的不管事了.

"都多少年了,"姜醫生歎了口氣,"他還是老樣子,你為這個家操碎了心,他就跟個沒事人一樣."

鄭家若不是這個老太太的話,恐怕早就敗了.

"他心里苦......"

唯一女兒丟了,最小的妹妹瘋了.

沒人知道鄭鈞那副沒事人的外表下,承受著怎樣的痛苦.

"他心里苦?難道你心里就不苦嗎?"姜醫生接著道:"說起來也是鄭鈞有福氣,娶了你這麼個好媳婦兒."

鄭老太太笑了笑,"小燕,你就實話告訴我吧,我的身體到底怎麼樣了?我活到這個歲數,已經沒什麼承受不了的事情了."

"你真的沒事,別胡思亂想."曹醫生一邊開著藥方一邊道.

鄭老太太轉頭看向姜醫生,"小燕,你還記得當年你剛把玲玲帶回來的時候,她多大嗎?"

姜醫生想了想,"好像是7歲吧.我記得那時候你剛沒了婷婷,是玲玲的到來,才讓你從痛苦中走出來."

鄭玲玲從前不姓鄭.

她叫曹玲芮,是鄭老太太姐姐的女兒,一場空難帶走了鄭玲玲的父母.

空難來得突然,鄭老太太甚至沒來得及見姐姐姐夫一眼,他們就去了,甚至連骸骨都沒找到.

好在當時的鄭玲玲並不在飛機上.

空難發生之後,姜醫生跨過半個太平洋,將鄭玲玲送到鄭老太太身邊.

她們倆,一個失去了父母雙親,一個失去了唯一的女兒.

這種同病相憐的遭遇加上血緣關系,讓鄭老太太將對親生女兒的愛全部都轉移到鄭玲玲身上.

白天她笑臉迎人,就像個沒事人一樣,唯有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悶聲哭泣.

"是啊,"鄭老太太看著窗外,眼底說不出個什麼神情,"轉眼都過去三十三年了,玲玲已經長大成人,嫻靜也19歲了,我也沒什麼放不下的了."

"阿青,你還要找婷婷呢."姜醫生拍了拍鄭老太太的手.

"聽天由命吧."

姜醫生接著道:"阿青,你比我好,你好歹有個女兒,玲玲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她孝順啊.我呢?我怕是以後死了,都沒人知道,就像張女士一樣."

張女士是圈子里的名人.

年輕的時候非常摩登羅曼蒂克,追求精神世界,終生未嫁,55歲那年因為心髒病突發,昏迷在別墅里,因為身邊沒有親戚朋友,昏迷之後因為搶救不及時,導致死亡,一直到死後一個星期,尸體散發出臭味,才被人發現.

人老了,身邊沒個親人子女,就是喜歡胡思亂想,擔驚受怕.

"不會的."鄭老太太拍了拍姜醫生的手,安慰道:"別亂想,而且你身邊還有懂事的侄兒侄女."

姜醫生歎了口氣,接著道:"阿青,我最近准備立遺囑了."

立遺囑?

鄭老太太眼底充滿了不可思議,姜醫生跟她一樣大,今年61歲,但是姜醫生身子骨硬朗,無病無災,她都還沒立遺囑呢,怎麼姜醫生就開始立遺囑了呢?

門外,端著茶水鄭嫻靜正准備敲門進去,聽到這句話時,她停住了腳步,屏息聽著里面的對話聲.

姜醫生笑著道:"其實我也多少錢,存折上只有5位數,還不夠你看一眼的."姜醫生只是個普通的醫生,她沒有顯赫的家世,在沒遇到鄭老太太之前,她就是個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普通人.

雖然只有幾萬塊錢,但是在普通人眼中,也是一筆不得了的巨款.

畢竟這時候一碗面才賣三毛錢.

"對了,阿青,你有沒有考慮過要立遺囑?"姜醫生道:"意外說來就來了,鄭家家大業大,這種事還是得提前計劃好."

聽到這里,鄭嫻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鄭老太太點點頭,"不瞞你說,我最近也正在考慮這件事."

姜醫生道:"其實這件事你也不用考慮,婷婷是你的親女兒,鄭家的東西,自然得全部留給婷婷."

鄭婷婷?

鄭嫻靜的眼底閃過一道冷光,這個姜醫生還真是個攪屎棍.

鄭婷婷早死了幾百年了!這種時候提她干嘛?

鄭老太太笑著道:"玲玲也是我的女兒,我總不能把財產都留給婷婷一個人.我已經想好了,如果找到婷婷的話,就將財產一分為二,一半給婷婷一半給玲玲.兩個都是我女兒,我誰都不虧待."

鄭老太太是個很好的母親,鄭玲玲雖然不是她的親女兒,但也是她一手帶大的,在她心中和親生女兒也沒什麼區別.

所以她會公平對待.

姜醫生笑了笑,"玲玲能有你這樣的好姨母,是她的福氣."

"在我心里,她早就是我的親生女兒了."

親生女兒?

門外鄭嫻靜眼底浮現出一抹諷刺的光.

若這個死老太婆真的將鄭玲玲當成親女兒的話,就不會只留一半財產給鄭玲玲.

畢竟這些年陪伴在鄭老太太身邊的人是鄭玲玲,在鄭老太太身邊盡孝的人也是鄭玲玲.

鄭婷婷什麼都沒付出,甚至連聲媽都沒叫過,她有什麼資格分走鄭玲玲一半的財產?

鄭家所有的所有一切都應該屬于鄭玲玲!

真是領養的不如親生的親!

鄭嫻靜臉色難看地咬了咬唇.

姜醫生接著道:"阿青,萬事都得做好兩全的准備,萬一,你要是沒找到婷婷呢?"

鄭老太太接著道:"如果找不到的話,我就以婷婷的名義,將這些錢全部都捐給福利院,這也算是為婷婷那孩子積福了......"

捐給福利院?

鄭老太太甯願捐給福利院,都不願意留給鄭玲玲,這可真是個好母親呢!

鄭嫻靜都快被氣死了!

合著這麼多年,她和鄭玲玲都白付出了!

這死老太太就是個喂不熟的白眼狼!

此刻鄭嫻靜只想踹開房門,然後將手中的熱茶,狠狠地潑在那個死老太婆的臉上,讓她好好清醒一下,要不然,她永遠都不知好歹.

姜醫生點點頭,"阿青,你考慮得很周到."

里面的對話還在繼續著,鄭嫻靜已經聽到最重要的內容了,此時也無心在聽其他的,立即走到房間,將聽到的事情全都告訴了鄭玲玲.

聞言,鄭玲玲冷著臉道:"我早就知道那個死老太婆不是個省油的燈了!"

她畢竟不是從那個死老太婆的肚皮里爬出去的.

就算她對那個死老太婆再好,那個死老太婆也不會領情的.

但鄭玲玲就是不甘心!

憑什麼呀?

她精心侍奉了死老太婆那麼多年,到頭來,居然換來跟一個死人爭財產的下場.

真是太可笑了!

"媽,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啊?"鄭嫻靜有些著急,她可不想把屬于自己的一切拱手讓人!

鄭玲玲接著道:"這件事想不著急,當務之急是怎麼阻止李仙仙和莫百川的婚禮,等你嫁給了Mog先生,那個死老太婆就不敢看輕我們母女了!"

鄭嫻靜點點頭,"媽,您說得對,可我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做呢?"李仙仙的事和遺囑的事全都攪在一起,讓鄭嫻靜頭都大了!

鄭玲玲接著道:"這件事還得從長計議.想讓李仙仙流產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鄭嫻靜像是想起來什麼事一樣,接著道:"對了媽......"她將那位莫先生打來電話的事情跟鄭玲玲說了一遍.

"媽,這件事您怎麼看?"

鄭嫻靜還有些拿不定主意,她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那位莫先生.

鄭玲玲眯了眯眼睛,接著道:"嫻靜,我們賭一把吧."

"媽?"

鄭玲玲很冷靜的喝了杯水,"賭贏了,你就可以嫁給Mog先生.賭輸了,大不了就是三萬塊錢.用三萬塊錢買買一個至尊無上的榮耀,值了!"

畢竟誘惑力太大,鄭玲玲也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人生有的時候,可不就得賭一把嗎?

就像當初一樣.

若是那時候她沒有選擇賭一把,又何來的現在?

鄭嫻靜接著道:"可是我們哪里來的那麼多錢?"

鄭家的財政大權現在都捏在鄭老太太手上,除了吃穿用度之外,她每個月會給鄭玲玲八千塊錢,鄭嫻靜五千塊.

這幾千塊錢,在普通人家是好幾年都掙不到的錢,但在豪門之中,就是一筆不起眼的零花錢,幾圈麻將打下來,錢就沒了.

鄭玲玲和鄭嫻靜母女手腳大,每個月在護膚品上都要花五六百塊,加上購買首飾什麼的,幾乎錢剛到手上就沒了.

現在在哪里弄到三萬塊去?

鄭玲玲道:"錢的事你不用擔心,我會有辦法的."

"媽,您有私房錢?"

鄭玲玲沒有直接回答鄭嫻靜的話,而是道:"嫻靜,你不是要給你奶奶和姜奶奶送茶去嗎?走,媽跟你一塊兒去,順便看你奶奶的身體有沒有好些."

鄭嫻靜注意到門外細微的腳步聲,笑著道:"好的媽,您不用擔心,奶奶肯定會沒事的."

母女倆一起走出房門,去給姜醫生和鄭老太太送茶.

姜醫生跟鄭玲玲交代了一些鄭老太太的忌口,和平時需要注意的細節,然後提出道別.

鄭玲玲笑著道:"姜姨,我送您吧."

鄭嫻靜是有些不太喜歡姜醫生的.

自從聽了姜醫生和鄭老太太的那番話之後,她就更不喜歡姜醫生了.

不知道鄭玲玲為什麼要對姜醫生那麼好.

"嫻靜,你跟我一起送姜奶奶."鄭玲玲轉頭看向鄭嫻靜.

"好的."鄭嫻靜懂事的跟上鄭玲玲的腳步.

姜醫生笑得非常慈祥,"想當初嫻靜還是個懷里抱的奶娃娃呢,沒想到一轉眼就是個大姑娘了."

鄭玲玲道:"嫻靜,你小時候,你姜奶奶還抱過你呢,你還記得不?"

鄭嫻靜笑著道:"都那麼久的事情了,我哪里還記得?"

鄭玲玲不悅地看了眼鄭嫻靜,姜醫生卻一副不在意的樣子道:"沒事沒事,小孩子嘛,記性不好也是正常的."

鄭玲玲道:"得虧您不跟她一般見識."

走到門外,姜醫生停住腳步,"就送到這兒吧."說到這里,姜醫生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從醫藥箱里拿出一瓶藥,"差點忘記了,這個藥對咳嗽有奇效,玲玲你燉雞湯的時候放進去就行了,一次半粒."

鄭玲玲很鄭重的接過藥瓶,"勞煩姜姨費心了."

姜醫生笑著道:"我跟你媽我們多少年的老姐妹了,不用說這些的."

鄭玲玲接著道:"對了姜姨,您明天上午有時間嗎?我有個朋友身體不舒服,我想明天上午帶她過去您那邊."

"可以的."姜醫生點點頭,"那咱們明天上午見."

"好的,姜姨再見."鄭玲玲推了推鄭嫻靜,"快跟你姜奶奶說再見."

鄭嫻靜很敷衍的道:"姜奶奶再見."

姜醫生走後,鄭玲玲劈頭蓋臉的將鄭嫻靜罵了一頓,然後道:"嫻靜,這次就算看了,以後不許對你姜奶奶那麼沒禮貌!"

鄭嫻靜冷哼一聲,不滿的道:"你對她那麼好有什麼用?你都不知道她在背後是怎麼議論你的!"

姜醫生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

鄭玲玲歎了口氣,語重心長的道:"不管怎麼說,姜奶奶都是你的長輩,你不許那樣沒大沒小!"

"她算個哪門子長輩!"鄭嫻靜小聲嘀咕道:"攪屎棍還差不多."

鄭玲玲正了神色,"嫻靜!你還記不記得自己的身份!"

"媽我錯了!"

鄭玲玲接著道:"你知不知道,你這樣人家會罵你沒有家教的!"

鄭嫻靜道:"媽,我只是在您面前這樣而已,我在別人面前又不這樣."

鄭玲玲板著臉道:"在我面前也不許這樣,習慣成自然!"

"哦,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敢了."

鄭嫻靜的認錯態度還是很不錯的,鄭玲玲也就沒有多說些什麼,帶著鄭嫻靜一起轉身進屋了.

剛走到屋,鄭玲玲就忙著去廚房給鄭老太太燉雞湯.

鄭嫻靜都無語了.

那個死老太婆都那麼對她們了,沒想到鄭玲玲還對她那麼好!

真是缺心眼.

依她看,就應該把藥瓶里的藥全部換成毒藥,毒死那個死老太婆算了!

......

倪煙從共用電話亭走出來,嘴角漾著淡淡的弧度,梨渦淺淺,好似能將人吸進去一般,流光溢彩,就連天邊的云彩也不及她耀眼.

她一路走到偵探所.

小周正站在一台老式留聲機前搗鼓著,就連倪煙進來了也沒發現.

"它是不出聲了嗎?"倪煙走到小周面前.

小周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看到來人是倪煙,他笑著道:"也不是什麼不出聲了,就是聲音有點不對勁,就像拉大鋸一樣."

"我來看看."倪煙走到留聲機前.

這是一台非常古老的留聲機,天鵝頸般修長的臂彎配上大喇叭,形狀像是一朵盛開的喇叭花,高傲而優雅.

大喇叭是純銅打造的,耐磨性好極好,不褪色,古樸精致木質小櫃子與大喇叭相得益彰.

這種留聲機起源于民國,八十年代的華國還能見到幾台,到了後世,全部都變成珍貴的古董,只有在博物館和收藏家那里才能見到.

倪煙前世沒別的愛好,收藏留聲機算是其中之一.

她低頭搗鼓了一陣,裝上唱片,按下開關鍵,瞬間便有婉轉的音樂聲從大喇叭里傳出來.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個不夜城,華燈起,歌舞升平......"

小周驚訝的道:"真是神了!煙煙你也太厲害了吧!居然連留聲機都會修!"

這個時候最流行的機器便是收音機.

大街上的潮男潮女們,幾乎人手一個收音機,耳朵上在塞一個耳機,那樣子甭提有多酷了!

耳機在有了電報機的時候就有了,大概是在清朝末年進入的華國.

現在幾乎很少有人在去研究留聲機這種笨重老舊的機器.

小周有的時候真的很看不懂倪煙.

這個比他小,比他瘦,卻比他厲害的女孩子身上,掩藏著太多的秘密.

倪笑著道:"談不上厲害,只是恰巧研究過而已."

小周走過來給倪煙倒了杯水,"煙煙,你來找我肯定是有事的吧?"

倪煙雙手接過杯子,"還真被你猜中了."

小周笑著道:"什麼事啊,說來聽聽."

倪煙抿了口茶,"這幾天可能會有人過來給莫先生送一筆錢,到時候你就說莫先生有事不在,東西會寄過去,錢你幫我代收一下."

這種事情她不方便親自出面,只好讓小周幫忙.

"給莫先生送錢?"

"嗯."倪煙微微點頭.

"這個莫先生是你?"小周接著問道.

"是我."倪煙眉眼含笑.

小周打趣道:"你這是出嫁從夫?"

倪煙淡淡一笑,"算是吧."

小周轉眼看向屏風後,清了清嗓子,接著道:"坊間對莫其深的風評可不是很好,煙煙,你確定你要選他當男朋友?"

倪煙道:"其他人的看法跟我沒關系.我只要我喜歡就行了."

她是真的不在乎.

重活一世,她只想活個肆意張揚,不想被條條框框束縛住,更不願錯過喜歡的人,因為人生不會再有下一世.

"可莫其深一旦離開了莫家就什麼都不是了."小周接著道:"煙煙,你這麼優秀,值得更好的人."

莫其深廢物無能,游手好閑,還被退過婚,名聲已經爛到家了.

小周有些不明白,倪煙怎麼會看上他?

倪煙很認真的道:"他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人."

小周接著道:"你知道為什麼鄭嫻靜和李仙仙都想嫁給莫百川嗎?"

"不知道."倪煙搖搖頭.

小周接著道:"據我的調查來看,莫百川很有可能就是Mog先生,所以你現在知道為什麼她們倆費盡心機都要嫁給莫百川了吧?"

"哦."倪煙點點頭.

哦?

哦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倪煙的反應會這麼平淡?

"難道你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嗎?"小周問道.

"這有什麼可驚訝的?"倪煙微微挑眉,反問.

小周道:"那是Mog先生啊!你知道Mog先生在京城代表什麼嗎?"

"知道啊."倪煙接著道:"大概就是至尊無上的意思吧?"

Mog先生在後世也非常神秘,權覆整個商業帝國,是所有人都敬仰和討好著的存在.

但奇怪的是,從未有過哪家財經報紙刊登過他.

倪煙沒想到,莫百川竟然是Mog先生.

怪不得李仙仙一心想嫁給他.

李仙仙畢竟是後世回去的,可能她在後世窺探到了什麼別人不知道的秘密.

"知道你還這麼平淡?"小周整個人都不好了.

倪煙聳聳肩,"Mog先生是誰跟我又沒關系,我有必要反應很激烈嗎?"

小周接著道:"論才華樣貌,你都在李仙仙和鄭嫻靜之上,我覺得,只有你才能配得Mog先生,難道你就一點想法也沒有嗎?"

倪煙剛好喝了一杯水,聞言,嘴里的水全部噴到地上,差點沒把她嗆死.

"我對他可沒興趣,這種話不要亂說!"

小周很認真的道:"可是我真的覺得,你和Mog先生挺配的."

倪煙道:"我只喜歡莫其深.這樣說,明白了?"

什麼Mog先生不Mog先生的,她根本懶得多看一眼.

讓倪煙有點想不通的是,莫百川那個自戀狂居然是Mog先生,有點顛覆她對Mog先生想象.

挺不可思議的.

小周覺得倪煙真是太奇怪了!

甯願看上廢物叔叔,也看不上優秀的侄子.

小周道:"可莫其深根本配不上你啊.他現在連個工作都沒有,甚至連高中都沒有畢業,以後拿什麼養你?"

"他沒工作沒關系,我有錢就行了,我可以養他."倪煙直言不諱.

上篇:129:螳螂捕蟬 ,黃雀在後!    下篇:130:我就是Mog先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