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73:上官德輝的坦誠,超護短的!   
  
173:上官德輝的坦誠,超護短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冷靜.

倪煙給他的感覺太冷靜了.

上官德輝甚至有種倪煙已經知道他要說什麼了的錯覺.

這個孩子雖然才十八歲,卻給上官德輝一名莫名的壓迫感,那種感覺就像錯了壞事的學生看到了老師一樣,可他明明才是那個老師.

上官德拿起杯子喝了口茶,努力的讓自己鎮定下來,在心里斟酌著用詞.

倪煙也不著急,輕輕攪動著杯中的咖啡,在上官德輝沒開口之前,她都沒有開口.

氣氛雖然安靜,卻並不尷尬.

直至所有的菜品全部上齊,上官德輝才開口,"煙煙."

"嗯,您說."倪煙放下手中的銀勺,抬眸看向上官德輝.

在說話的時候直視著對方眼睛的三角區,是對人最基本的尊敬.

既然上官德輝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說,那她自然要做好一個小輩該有的尊重.

"煙煙,我和你媽其實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認識了,那時候我是看林場的知青......"上官德輝平靜的跟倪煙訴說了他和倪翠花的過去,當然,抹去了那段'耍流氓’的過去.

"後來,我去過很多地方找她,可能是有緣無分吧,驚鴻一瞥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她."

漸漸的,上官德輝也就不緊張了.

這過程中,倪煙一直都沒有沒什麼特別的是神色,她一直都安安靜靜的,就像一個聆聽者.

怪不得昨天看倪翠花和上官德輝之間相處的那麼和諧.

原來這和兩人早年就認識了.

緣分還真是奇妙.

上官德輝接著道:

"我叫上官德輝.今年四十三歲,目前在青華大學任教.家中母親尚在,有兩個孩子,一兒一女是雙胞胎,妻子早年難產過世,現在是單身一人,我想追求你母親倪翠花!"

是的.

他想追求倪翠花.

那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的青春不留下遺憾.

倪煙愣了下.

雖然早有准備,但是她沒想到上官德輝會這麼直接.

愛情是兩個人的,作為子女,是無法干涉父母的愛情的.

上官德輝之所以跟她說這些,就是想征求她這個女兒的同意,這說明上官德輝很尊重倪翠花,也很重視這段感情.

愛情中,最重要的就是尊重.

這也能說明,上官德輝不是一個自私的人.

他如果是個自私的人的話,就不會跟她說這些.

倪煙微微一笑,"上官叔叔,一段感情中,最重要的就是兩廂情願,我不是我媽,我也不能代表她,更不能代替她決定什麼.所以,我覺得這件事您還得去跟她說."

倪煙說的是真心話.

她不會插手倪翠花的感情,只要對方人品可以,沒有別的企圖,哪怕倪翠花愛上一個乞丐,倪煙也不會反對的.

而且,倪煙對上官德輝印象也非常不錯.

她的直覺告訴她,上官德輝能給倪翠花幸福,所以,她不反對上官德輝追求倪翠花.

上官德輝有那麼一瞬間的質疑自己的聽覺和視覺.

倪煙不生氣嗎?

他要追求倪翠花,倪煙就一點也不生氣嗎?

他見過很多單親家庭,父母一方要找對象,子女都會反對,包括跟林芳那段,常月還小小的反對了下.

原本想著,上官徐和上官曦已經算是懂事的孩子了,沒想到倪煙比他們更懂事.

上官德輝甚至已經准備好了,如果倪煙反對的話,他應該說什麼話去打動倪煙.

"所以,煙煙,你不反對我追求你母親對嗎?"

"不反對."倪煙接著道:"她的前半生已經夠苦了,後半生,我希望她能過得甜一點.不過,有一句話我要說在前頭......"

說到這里,倪煙稍微頓了頓.

"煙煙你說."

倪煙道:"我媽這個人性子單純,要不然前半生也不會被人騙得那麼慘,上官叔叔,如果您能追求到她的話,請您務必好好對她.要不然,我可是什麼事都能做出來的!"

這句話,帶著些警告的意味.

于此同時,倪煙單手捏彎了手中的那根銀勺.

她可不是開玩笑的,倘若上官德輝敢欺負倪翠花的話,她就會讓上官德輝付出代價!

上官德輝似是沒想到倪煙會有這個動作,小小的楞了下.

這個孩子表現得越來越不像個字有十八歲的孩子了.

她更像一個離經風霜的上位者,不經意間散發著威壓,讓人不寒而栗,讓他這個當老師的人都感覺到了一股無名的壓迫.

"煙煙你放心,只要你母親願意,我保證傾盡余生去守護她.不讓她受一丁點的委屈!"已經錯過了半生的人,此時失而複得,沒人能理解上官德輝的心情.

別說是委屈了,就算是一個眼角,他也不會讓倪翠花受的.

倪煙點點頭,"那就請上官叔叔記住今天的話."

"我發誓!"上官德輝豎起三根手指頭,"如果我違背今天的誓言的話,就天打五雷轟!"

一頓飯吃完,倪煙就提出道別.

上官德輝笑著將倪煙送到餐廳外.

一直回到上官家,上官德輝都眉開眼笑的.

"德輝,今兒心情不錯啊."上官老太太從里屋走出來.

"媽."

上官老太太瞧著上官德輝的心情還算不出錯,于是便舊話重提.

"媽上次跟你說的那件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這個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是林芳,你總不能因為一個林芳,就放棄了所有人."

上官德輝自然知道上官老太太說的是什麼事,他接著道:"媽,您不要著急,有些時候緣分來了是擋也擋不住的."

比如現在.

他做夢也沒想到,有朝一日會重新遇到大丫.

他一直以為,他要在黃泉下,奈何邊才能重新遇到年少時的她.

蒼天不薄!

上官老太太愣了下,有些捉摸不透的上官德輝的心思,"德輝,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上官德輝笑著道:"媽,這些日子讓您操心了.以後不會了."

上官老太太眯了眯眼睛,"德輝,你這是在外頭有人了?"

上官德輝沒說話,算是默認.

"快跟媽說說是哪家姑娘!"上官老太太非常興奮.

上官德輝道:"媽,您先不要高興太早,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呢,等我把人追到手了,在跟您說這件事."

這麼一說,上官老太太就更加激動了!

"太好了!太好了!這下就算我死了也能閉眼了!"

上官德輝道:"媽,別說這些不吉利的的話."

"好好好,不說不說!"

接下來的幾天,上官德輝時不時的就會出現在倪家.

而且都是在倪翠花最需要他的時候出現.

比如家里的保險絲燒了,倪煙也不在家,沒人換的時候......

還比如小倪云吵著要她抱抱,但鍋里還熬著粥的時候......

倪煙經常不在家,家里沒個男人還是不行的.

上官德輝雖然是個老師,還帶著眼睛,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但他可不是什麼花架子,畢竟年輕的時候,也是扛把子的存在,他身上可有一把好力氣!

挑水,砍柴,甚至下地摘菜.

雖然上官德輝經常來倪家,但村里也沒人說閑話,倪翠花是個好人,倪煙平日里又幫了大家不少忙,大家都希望倪翠花能得到幸福.

一個家里沒有個男人怎麼能呢?

雖然京華村沒人說閑話,但是隔壁村卻有不少風言風語.

小壯家的田和鄰村牛二家的田剛好在隔壁.

小壯媽在收拾蘆薈,牛二媽在收拾水稻.

牛二媽好奇的道:"你們那個蘆薈現在真的能賣兩毛五一斤啊?"

小壯媽點點頭,"可不是,我們家都賣好幾茬了,要不是能賺錢的話,我們種這個玩意干什麼?"

牛二媽羨慕的道:"照這麼算,種蘆薈可比種水稻掙錢多了!你說我們村咋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呢!"

小壯媽驕傲的道:"誰讓你們村沒有個小福星呢!"

現在隔壁幾個村,誰不知道京華村有個小福星叫倪煙?

牛二媽接著道:"聽說你們村那個小福星的媽,就喜歡跟男人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小壯媽,小壯爸年輕力壯,長得又好!你可得當心點!可千萬別讓他被外面的狐狸精給勾跑了."

這句話帶著些挑撥離間的意思.

如果是耳根子軟的人,就被挑唆了!

事實上,牛二媽就是來挑撥離間的,剛好倪翠花這段時間跟上官德輝來往親密,她可以大做文章,現在大家看著京華村的人都在賺錢,誰不眼紅?

一旦京華村的村民和倪翠花鬧翻,倪翠花他們就會從京華村搬出來,到時候,趁虛而入,小福星就會變成他們村的小福星!

牛二媽可是村長的媳婦兒!心機高著呢!

小壯媽也不是個傻子!當場就懟了回去!

"呸!張銀鳳,別以為老娘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還沒撅腚呢,老娘就知道你要拉屎放屁了!"

想在她面前耍心眼?

沒門!

張銀鳳有些尷尬,"小壯媽,瞧你這話也說的太難聽呢!我這是在為你好!你別好歹不識!那個女的本來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一個寡婦還勾三搭四,不守婦道!"

"張銀鳳!"小壯媽放下手中的剪刀,直接來到張銀鳳身邊,拉住她的手,憤怒的道:"你今天給我把話說清楚一點!誰勾三搭四了!誰不守婦道了!"

倪翠花對誰都是和和氣氣的,老好人一個,小壯媽絕不允許有人這麼侮辱她!

張銀鳳一看小壯媽這樣,頓時也惱了!

"咋地!陸春苗!你還能打人呀!她倪翠花就是勾三搭四!不守婦道!不要臉的狐狸精!我還能說錯了!有本事你打我啊!來,朝這兒打!"張銀鳳指著自己的臉道.

陸春苗在京華村出了名老實,她敢打她?

真是笑話!

這話剛說完,張銀鳳臉上就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

張銀鳳失聲尖叫,"啊!你敢打我!"

張銀鳳本身就是個潑婦,罵起人來都不帶打嗝的,罵出來的話要多難聽有多難聽,當下就坐在地上哭爹喊娘,大罵陸春苗不是人.

這邊的動靜聲引來很多田間干活的人來看熱鬧.

張銀鳳一看有這麼多人在,就立即哭訴起來,畢竟她才是挨打的那個.

眾人紛紛指責陸春苗,怎麼能隨便打人呢!還有人提議讓陸春苗帶張銀鳳去衛生院看看,還要給張銀鳳道歉.

這些人中間有京華村的,也有隔壁村的.

陸春苗一看大家都幫著張銀鳳,頓時就急了,"你們就讓我給這娘們兒道歉,你們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要打這娘們兒啊!"

京華村的村長站出來道:"不管什麼原因,打人就是不對.張銀鳳同志你放心,我們京華村的人,不是不講道理的!"

張銀鳳一聽,頓時就來了勁,賴在地上,說自己渾身上下都痛,要讓陸春苗負責.

"呸!我負你娘的責!"陸春苗看向村長,"村長,你知道這個娘們兒是怎麼說煙煙媽的嗎?她說煙煙媽是狐狸精,勾三搭四,不守婦道!"

聞言,村長立即變了臉!

周圍的村民們也都變了臉,紛紛站到陸春苗身後.

敢罵倪翠花!

倪翠花可是他們村小福星的媽!

這怪不得陸春苗不能忍.

偏偏,張銀鳳還沒反應過來不對勁,剛好這里婦女又比較多,可以借這個機會挑撥離間,"怎麼?是狐狸精還不讓人說了!她就是勾三搭四,不守婦道!你們大家伙兒,都小心自己的男人,別被那個狐狸精給勾走了!"

張銀鳳越說越得勁,最後什麼難聽的話都說出來了.

"臭娘們兒!你再說一遍!你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原本還幫著張銀鳳說話的村民,突然捋著袖子沖上來,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張銀鳳被嚇了一跳,立即站起來躲到村長身後,"李村長,你瞅瞅你們村這些刁民!你可得為我做主!"

李村長一把將張銀鳳從身後拉出來.

張銀鳳一個踉蹌,差點跌倒,抬頭不可思議的看著李村長.

有些不明白李村長怎麼突然變了臉!

剛剛不是還一臉公正的要給她做主嗎?

李村長居高臨下的看著張銀鳳,怒聲道:

"張銀鳳同志,請你解釋一下!啥叫勾三搭四!啥叫不守婦道!倪翠花同志現在是單身!既然是單身,她就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幸福!華國都解放幾十年了!你還以為現在是清朝時期,寡婦就應該守著貞節牌坊過日子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娘家妹妹前不久才改嫁!這麼說,她也是狐狸精了!如果她是狐狸精話,你是什麼?狐狸精的姐姐?張銀鳳同志,你知道你現在這種行為叫什麼嗎?叫誣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村長這一番話說完,京華村的其他村民們紛紛附和,"就是就是,這都什麼年代了!早就男女平等,戀愛自由了!"

"張銀鳳就知道說別人,她咋看不到自己妹妹呢!我記得她妹妹男人還沒死的時候,就跟好幾個男人眉來眼去的了!還被她婆婆捉奸在床了呢!"

"真的假的?"

"可不是!"

這些話落在張銀鳳耳邊,臊得她面紅耳赤的,本想來個挑撥離間的,沒想到到頭來丟臉的是自己.

但張銀鳳可不是這麼輕易服輸的人,"倪翠花就是狐狸精!不要臉!你們不識好人心,早晚有一天會後悔的!"

張銀鳳的這個行為徹底的惹惱了京華村的村民們.

眾人紛紛捋起袖子,一副要只好張銀鳳打架的樣子.

"張銀鳳!你再說一遍試試!"

"誰要是跟煙煙媽過不去的話,就是第一個跟我周大蘭過不去!"

"我看這娘們兒就是欠揍!揍一頓保准就乖了!"

"你才是狐狸精,你全家都是狐狸精!丟人現眼的東西"

張銀鳳懵了!

她根本就沒想到,李村長和其他村民們會這麼維護倪翠花.

反過來,她都被京華村的人欺負成這樣了,他們村的村民們卻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不是他們不幫著張銀鳳說話,實在是張銀鳳不占理!

誰讓張銀鳳嘴欠,惹了京華村最不該惹的人.

這不是活該嗎?

張銀鳳坐在地上往後退了退.

李村長接著道:"張銀鳳,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以後再讓我們聽到你在後面嚼舌根,誣蔑倪翠花同志的話,我們京華村的人,決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的!"

"好了,咱們大家都散了吧,回去干活吧!"

張銀鳳都快要被氣死了.

她在他們村,那次掐架輸過?

偏偏這次輸的這麼慘!

"算了?你們村陸春苗打了我一巴掌就這麼算了?真以為老娘是那麼好欺負的嗎?"張銀鳳捋起袖子從地上站起來.

村長回頭看向張銀鳳,"打你一巴掌?打你一巴掌怎麼了?不服氣?不服氣也得憋著!告訴你!我們京華村的人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要是再有下次的話,就不是一巴掌那麼簡單了!大不了出了事,我們京華村的人一起擔著!"

村長身後的村民們道:"對!我們一起擔著!有種你再說一遍試試!"

這種時候,張銀鳳只能選擇沒種!

好漢不吃眼前虧!

誰讓他們村的村民們不如京華村的那麼團結呢!

怎麼她就不是京華村的人呢?

張銀鳳夾起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這邊,陸春苗走到人群中像個英雄.

"小壯媽,那一巴掌真是太解氣了!張銀鳳什麼東西啊,就她那樣的還想挑撥離間!"

"張銀鳳就是欠揍!"

村長走在前面,回頭道:"今天發生的這事兒,咱們大家都放在心里,就當什麼事兒也沒發生,以免傳到煙煙媽那里,給她帶來不必要的負擔."

"村長,瞧你這話說的!我們幾個像是那麼不懂事的人嗎?"

"就是就是,煙煙媽好不容易遇到個能過日子的人,咱們可不能把人嚇走了!"

村長欣慰的道:"你們大家能這麼想,那我就放心多了."

倪家.

倪煙從市里回來之後,便拿著噴壺,去給新房子院子里的花花草草澆水.

她在給水壺灌水的時候,露出一截白皙纖細的手腕.

手腕上有一枚通透欲滴的玉鐲,陽光下,閃著耀眼的光.

倪翠花好奇的道:"煙煙,你什麼時候買的鐲子?好漂亮啊!"

倪煙先是愣了下,然後道:"忘記告訴您了,這個鐲子是劉奶奶送給我的."

倪翠花驚訝不已,"這個鐲子看起來值不少錢吧,你這孩子,怎麼能收劉奶奶這麼貴重的鐲子呢."

劉奶奶是孤寡老人,日子本身就不好過,這個鐲子可能是她身上最值錢的東西了.

倪煙跟倪翠花解釋了事情的經過.

聽清事情的來龍去脈,倪翠花點點頭,"既然是你劉奶奶的一番心意,那你就好好收著吧,你劉奶奶就一個人,以後咱們可要對人好點."

倪翠花就不是一個喜歡占便宜的人,現在鐲子取不下來,只能爭取在對劉奶奶好一點.

"嗯,我知道的媽."倪煙接著道:"對了媽,我今天晚上有點事,一會兒可能還要出去一趟."

倪翠花微微一愣,"出去?這馬上就要六點了,你要去哪兒啊?"

"去市里."倪煙回答.

"那要媽陪你不?都這麼晚了!"倪翠花有些不放心.

"不用."倪煙搖搖頭,"我一個人可以的."

"那好吧."倪翠花接著道:"你記得早點回家."

今天是農曆9月初9,如果倪煙沒記錯的話,那個素未謀面的大師兄,就是今天晚上出的事.

師父師娘都是中醫,偏偏生出了一個離經叛道,熱愛武學的兒子.

大師兄就是在給有錢人當保鏢的時候,遇到了歹徒,最後喪了命.

在倪煙的記憶里,這起事故還挺嚴重的,當時好像死了兩個人,一個是大師兄,還有一個就是大師兄的的雇主.

夜色朦朧,倪煙騎車行駛在馬路上.

"停車!"鄭嫻靜坐在車後座,突然開口讓司機停車.

聞言,司機立即停了車.

"我還有事要處理,你先回去吧."鄭嫻靜拿起放在後座的米色大衣,拉開車門下車,回頭看向司機.

"好的大小姐."司機點點頭.

鄭嫻靜之所以突然讓司機停車,是因為看到了莫百川.

認定莫百川是Mog先生,她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接觸莫百川的機會.

"百川哥."鄭嫻靜走過去挽住莫百川的胳膊.

"嫻靜."莫百川的視線從街尾那位身影上收回.

鄭嫻靜眯了眯眼睛,不自覺地朝那邊看過去,這一看,瞳孔便微微一縮.

是她!

倪煙!

也是那個讓死老婆拿了頭發去做鑒定的那個人女兒.

鄭嫻靜將自己的表情掩飾的很好,柔聲道:"百川哥,都這麼晚了,你在這里做什麼呀?"

"他在等我."就在這時,空氣中陡然出現另一道女聲.

鄭嫻靜抬頭看去,便見了一張盛氣凌人,濃妝豔抹的臉.

趙景蓉!

趙景蓉怎麼也在這里?

鄭嫻靜心里突然有了種不祥的預感.

"趙小姐?"

趙景蓉強勢地將鄭嫻靜的手從莫百川胳膊上拉開,自己挽上莫百川的手,嘴角揚起一絲專屬勝利者的微笑,"百川,你怎麼也不給鄭小姐介紹一下我?"

莫百川看向鄭嫻靜,接著道:"這是我女朋友趙景蓉."

什麼?

她聽見了什麼?

鄭嫻靜的臉色瞬間變成慘白色.

趙景蓉居然跟莫百川在一起了!

這是怎麼回事?

相比有汙點的孫大蓮,趙景蓉可難對付多了!

畢竟,趙景蓉可是正統的名門千金!

"百川哥!你怎麼能跟她在一起呢!"

趙景蓉微微一笑,"請問鄭小姐,我為什麼不能跟百川在一起呢?"

"百川哥!"鄭嫻靜看著趙景蓉道:"趙小姐曾經是莫六叔的未婚妻!她可是差點成了你六嬸的人!你怎麼能和她在一起呢!"

除了她自己,鄭嫻靜接受不了任何人跟莫百川在一起.

怎麼能這樣呢!

她費盡心機,還花了三萬塊錢,最後竟然便宜了趙景蓉!

這讓鄭嫻靜怎麼甘心?

趙景蓉笑著道:"鄭小姐這思想可真是夠古板的.鄭家也不是沒條件,怎麼就沒讓鄭小姐也出國見見世面呢.你也說了,我曾經是莫其深的未婚妻,既然解除了婚約,自然是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我跟誰在一起,還要跟鄭小姐你打招呼嗎?"

"還是說,鄭小姐你對別人的男朋友有非分之想?"

說到最後一句話趙景蓉嘴角全是嘲諷的弧度,她可不是那麼好惹的.

鄭嫻靜想從她手里搶走莫百川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鄭嫻靜的臉色由白到紅,她轉頭看向莫百川,"百川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爺爺莫奶奶是絕對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

"這跟你沒關系."莫百川開了口.

他就是要跟趙景蓉在一起.

既然莫其深都能跟倪煙在一起,那他為什麼不能跟趙景蓉在一起?

倪煙不是說她和莫其深是真心相愛的嗎?

他倒是想看看,那兩個人還能裝多久!

鄭嫻靜要被氣死了,"百川哥,你怎麼能這樣呢!你這樣是不對的!"

"百川我們走吧."趙景蓉看向莫百川.

"好."莫百川點點頭.

"百川哥!"鄭嫻靜不甘心地抓住莫百川的衣角.

趙景蓉回頭,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開鄭嫻靜的手,"鄭小姐,倘若你還要點臉的話,就少做這麼丟人現眼的事,就算你不要臉了,鄭老太太還要臉呢."

鄭嫻靜氣得渾身都在發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趙景蓉把莫百川帶走了.

不行!

她絕對不能輸給趙景蓉!

鄭嫻靜看著趙景蓉的背影,眼底仿佛淬了一層毒.

九月的天,已經有點微涼,入夜更是陰冷.

倪煙裹緊身上的米色大衣,往前面的小巷子里走去.

銀白色的月光在她身上鍍上一層清輝.

巷子里靜悄悄,連聲蟲鳴都沒有.

倪煙已經在這邊等了很久,依舊沒有等到人.

就在她以為是不是把日子記錯了的時候,巷子里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咚咚咚!"

倪煙一抬頭,便看到了兩道西裝革履的人往這邊跑來,巷子里沒有路燈,但是借著月光和倪煙超出常人的五感,她立即辨認出來,這就是大師兄和他的雇主!

聽著呼吸聲,其中一個人已經受了傷!

倪煙眉頭一緊,立即往前面走去,她一邊走著,一邊脫掉礙事的大衣.

為了方便打架,她特地沒有穿旗袍,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針織衫,黑色長褲,和白色球鞋.

"啪!"大衣被她扔在一旁,她毫無無懼地強前面走著,微風拂起飄逸的長發,與二人擦肩而過的時候,她紅唇輕啟,"你們快點往前面跑!不要回頭,剩下的交給我就行!"

上篇:172: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下篇:174:驚魂一夜,虎口奪人(二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