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183:好戲開演!   
  
183:好戲開演!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句話說完,莫其深就掛斷了電話,冷峻的五官上仿佛被蒙上了層無法穿透的五官.

這邊的上官芙蓉還不知道發生了這麼多事.

離開趙家之後,她就去了一趟上官家.

上官芙蓉急吼吼走到客廳,沒看到上官老太太的身影,她又找到傭人,"我媽呢!"

"老太太在房間休息."傭人回答.

上官芙蓉立即往樓上走去,把房門敲的噼里啪啦響,"媽!媽!媽!"

片刻之後,上官老太太披著外套過來開門,"什麼事兒啊?這麼著急!"

上官芙蓉笑著道:"當讓是有好事了."

"你能有什麼好事?"上官老太太側開身子,讓上官芙蓉進去.

上官芙蓉接著道:"媽,我給倪煙介紹了一門好親事."

上官老太太微微皺眉,"你說什麼?"

"我說我給倪煙找了個和咱們上官家門當戶對的好人家."上官芙蓉重複了一遍.

錢家在圈子里頗有地位,錢偉業又是錢家家主.

上官老太太沒理由不同意.

只要搞定了上官老太太,倪煙就必須同意.

"煙煙已經有男朋友了,用不著你來瞎操心."上官老太太面露不悅.

"您說莫其深?"上官芙蓉面露不屑之色,接著道:"莫其深什麼名聲您也不是不知道!媽,您放心,這回我真的給倪煙介紹一個好的!比莫其深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芙蓉,上次你哥那一巴掌,還沒把你打醒嗎?"上官老太太看著上官芙蓉.

提到那一巴掌,上官芙蓉的神色冷了幾分.

她都不計較上官德輝打過她了,沒想到上官老太太還舊事重提.

這不是誠心讓她難堪嗎?

"媽,我是把你們當一家人,所以才忙著兩頭跑,給倪煙物色好人家,您可倒好,好心當成了驢肝肺!"

上官老太太歎了口氣,"芙蓉啊.你要是真為家里好的話,就少管閑事吧!"

如今孫子孫女大了,上官德輝也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幸福.

上官老太太只想安安靜靜的頤養天年.

可上官芙蓉偏要放著安靜日子不過,無事生非!

她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女兒呢?

"我這怎麼是管閑事了?我這是為了咱們家好!你以為我願意管倪煙啊?"

如果不是倪翠花要嫁給上官德輝的話,她是看也不會多看倪煙一眼的!

林芳那麼想嫁入豪門,她都沒有將錢偉業介紹給林芳.

到頭來,非但一點好處都沒有落到,反而惹了一身騷.

真是一個好人難當的世道!

上官芙蓉接著道:"媽,我給倪煙介紹的可是錢偉業!錢老太太還認識您呢!而且錢偉業也同意這段事了,現在就差您點頭了,只要您肯點頭,倪煙還能有什麼不滿意的?她就是一個小村姑而已!錢偉業能看上她,簡直就是她八輩子修來的福氣!"

"什麼?"上官老太太氣到臉色發白,呼吸不暢,"你說什麼?錢偉業!你知不知道錢偉業今年多大年紀了!上官芙蓉!你太過分了!"

"錢偉業怎麼了?錢偉業不就是比倪煙大一點嗎?除了年紀有些大,錢偉業哪樣不比莫其深優秀?媽,倪煙又不是您的親孫女,您那麼護著她做什麼?像倪煙那樣的出生,能嫁給錢偉業就已經是高攀了!"

雖然倪翠花要跟上官德輝結婚了,但是倪煙和上官家的關系還隔著一層呢.

如果是上官家的親孫女,嫁給錢偉業的話,肯定是不妥的.

畢竟錢偉業娶的是填房.

上官老太太渾身都在發抖.

太過分了!

上官芙蓉實在是太過分了!

這些話她聽了都覺得憤怒至極,如果讓倪煙聽了還得了?

上官芙蓉接著道:"媽,您不是糊塗人,您應該清楚這里面的利弊關系.一旦倪煙嫁給了錢偉業,那受利的可是咱們上官家."

如果倪煙跟了莫其深的話,只會讓大家笑話上官家而已.

"你給我閉嘴!"上官老太太氣不過,直接給了上官芙蓉一巴掌.

上官芙蓉沒有防備,臉上瞬間多了個巴掌印,說話聲也戛然而止.

打她!

上官老太太居然打她!

幾天前是她親哥!

這次是她親媽!

而且還都是為了倪煙.

禍害!

她們母女就是個禍害!

上官老太太接著道:"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沒資格插手倪煙的事!"

原本上官老太太是不想對上官芙蓉說這麼重的話的.

畢竟在她眼中,兒女都是一視同仁的.

但是上官芙蓉實在是太過分了!

"媽,你說什麼?"上官芙蓉不可思議的看著上官老太太.

"我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聽不懂嗎?"上官老太太接著道:"以前是你哥給你臉,無論你做的多過分,他都不會跟你計較!但這次不行!芙蓉,我希望你能認清自己的身份!"

"你今年是三十六歲,不是十六歲!說話做事能不能考慮下後果?"

上官芙蓉看著上官老太太,那目光,仿佛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三十六年了.

這是上官老太太第二次對她說這麼重的話.

還有一次是從倪翠花家回來的路上.

"我做這麼多還不是為了上官家著想!"上官芙蓉歇斯底里的道:"好!是我犯賤!是我多管閑事!好!那從今天開始,我不管這些破事了還不行嗎?"

上官芙蓉順手拿起一個花瓶,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砰"碎片四裂.

樓下打掃的傭人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破碎聲嚇得不輕.

上官老太太看著上官芙蓉的背影,無奈地搖搖頭.

這孩子如今越來越不成氣候了,往後吃苦的日子還在後頭.

上官芙蓉捂著左臉,一路來到樓下.

過往的傭人見她這樣,誰也不敢上前去問.

剛巧這時,上官曦從外面回來,"小姑,您怎麼了?"

"滾!"上官芙蓉正在氣頭上,一把推開上官曦.

上官曦被突如其來的力道推到在地上,頭磕在了邊上的桌角.

"孫小姐您沒事吧!"傭人立即走過去,扶起上官曦.

"我沒事."上官曦扶著傭人的手站起來,揉了揉後腦勺道:"我小姑她怎麼了?"

傭人指了指天花板,低聲道:"大小姐她好像和老夫人鬧了點不愉快......"

"啊?"上官曦微微皺眉,此時也顧不得頭疼了,直接往樓上跑去.

樓上,上官老太太一臉憂愁的坐在沙發上.

她在反思自己.

是她把上官芙蓉寵壞了,是她沒有教好上官芙蓉.

"奶奶."

上官曦坐在上官老太太身邊.

"小曦."上官老太太的嘴角揚起一絲牽強的笑.

上官曦盡量委婉的道:"奶奶,我剛剛看到小姑哭著離開了,你們怎麼了?"

上官老太太歎了口氣,將事情的過程跟上官曦說了一遍.

聞言,上官曦也是一臉震驚.

太可怕了!

錢偉業是什麼人?

一個把老婆都打死了的混賬!

上官芙蓉這麼做,是在把倪煙往火坑里推.

"小姑她怎麼能這樣呢!"上官曦皺著眉道:"煙煙現在肯定很生氣,可千萬別因為小姑影響了大丫阿姨和爸的感情,爸他好不容易才和大丫走到一起的!"

"誰說不是呢!"上官老太太接著道:"小曦,正好你回來了,咱們一起去你大丫阿姨家一趟吧,好好給你大丫阿姨和煙煙把事情說清楚."

"好."上官曦點點頭.

祖孫二人趁著夜色,坐車去了倪家一趟.

她們到的時候,倪家正在吃飯.

一家人圍在桌子前,說說笑笑,氣氛尤其和諧.

"大丫大衣,倪阿姨,煙煙."上官曦禮貌的叫人.

"奶奶,小曦姐,你們怎麼來了?"倪煙有些驚訝地站起來.

"煙煙,我們上官家對不住你."上官老太太走過來,一臉歉意地握住倪煙的手,"讓你受了那麼大的委屈!"

"怎麼回事啊?"倪翠花和倪成貴都有些疑惑.

倪煙回來就開始做飯,還沒來得及將這件事告訴倪翠花.

上官老太太歎了口氣,"都是我教女無方......"上官老太太將整件事的過程都說了一遍.

聞言,倪翠花和倪成貴的臉色都有些不好看.

這上官芙蓉的手也伸得太長了吧!

居然還打上了倪煙的主意!

唯一值得欣慰的便是,上官老太太是個明事理的.

如果上官老太太和上官芙蓉是一丘之貉的話,那上官家和龍潭虎穴也沒什麼區別了.

上官老太太接著道:"是我沒有教好自己的女兒,煙煙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讓芙蓉親自給你道歉!給你一個交代!"

上官老太太這麼明事理,倪煙自然也不能太過小氣,畢竟在此之前,上官老太太並不知道這件事.

如果這件事是上官老太太授意上官芙蓉這麼做的的話,那倪煙是絕對不會原諒上官老太太的.

說到底,這件事和上官老太太並沒有關系.

"只要芙蓉阿姨誠心道歉,並且改過,那我們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如果芙蓉阿姨一而再再而三,那就不要怪我目無尊長了."

最後一句話,有先禮後兵的警醒之意.

雖然決定不再深究,但倪煙也不是那種吃啞巴虧的人

上官老太太看著倪煙,眼底皆是欣賞之意,這孩子被倪翠花教的太好了!

骨子里散發著一股不屈的氣節,卻並不傲慢.

也並沒有因為這件事她占了理,就故意拿喬.

上官老太太堅信,在不久的將來,倪煙絕對能成就一番大事!

"煙煙你放心,到時候就算你不管,我也會主動給上官家清理門戶的."

說完這件事之後,上官老太太便提出離開.

倪翠花道:"阿姨,都這麼晚了,如果您和小曦不介意我們已經動筷子了的話,就留下跟我們一起吃飯吧."

上官曦欣喜不已,"好啊大丫阿姨,我最喜歡你們家的飯菜了!"她原本還在擔心,倪翠花會不會因為上官芙蓉的事情而遷怒他們呢!

現在看來,倪翠花並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

上官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大丫,那就打擾你們了."

倪翠花拿來兩副新碗筷,"都是一家人,阿姨您說哪里的話."

倪煙默默地站起來,想去廚房再炒兩個菜過來,本著絕不浪費的原則,她准備的是剛好夠三大一小吃的飯菜,現在多了兩個人,肯定是不夠的.

"煙煙,你要去干嘛呢?"上官曦眼尖的發現了倪煙.

倪煙道:"我再去炒兩個菜過來."

"我跟你一起去吧."上官曦放下筷子,"剛好可以偷學幾招."

"好啊."倪煙點點頭.

兩人一起去了廚房.

上官曦跟在倪煙後面,學到了不少炒菜煮飯的小妙招.

......

錢偉業被帶到商務大樓頂樓.

那人背對著他坐在老板椅上,只能見到修挺的背影.

可就算是一道背影,仍舊讓人望而生懼!

這是一種油然而生的恐懼.

畢竟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Mog先生!

錢偉業哆嗦著手,從口袋里拿出手帕,不停地擦拭著額頭,可汗珠還是不停的往外冒,如同收割不盡的野草.

"錢先生把這個簽了吧."摩里斯拿出一份文件放到錢偉業面前的桌子上.

看清文件內容,錢偉業的雙腿一下就就軟了,直直的跪在地上.

"Mog先生,求您放我一馬!放錢氏一馬!"

他也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怎麼就招惹上了這尊大神!

錢氏被他盯上,恐怕難逃一劫.的

"知道你怎麼得罪了Mog先生嗎?"摩里斯蹲下來,輕輕拍著錢偉業的臉.

"不,不知道......"

"因為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摩里斯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就憑你這種貨色,也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肖想我們家夫人?"

Mog夫人?

這下錢偉業更懵了!

"我沒有!我見都沒有見過Mog夫人,又怎會癩蛤蟆想吃天鵝肉?Mog先生,您明察啊!"

這真是禍從天降!

錢偉業覺得自己比竇娥還冤.

"你再好好想想."摩里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

錢偉業整個人都是抖的.

他在心里想著,那個Mog夫人到底是誰.

錢偉業喪妻多年,平時在外面難免沾花惹草,但是他招惹的大多數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而且事後都被他安撫的很好.

難道......

錢偉業心底一驚,傳說中的Mog夫人不會是倪煙吧?

倪煙長得漂亮,錢偉業的閱女無數,從來都沒見過這麼標志的人,Mog先生成為她的裙下之臣也很正常?

不會真的是她吧?

錢偉業咽了咽喉嚨,越想越心驚!

那個上官芙蓉真是害死他了!

"Mog先生,真是對不起!是我有眼無珠,是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不知道倪煙就是您的夫人!您饒了我,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錢偉業無比懺悔著自己行為,痛哭流涕.

"你還想有下次?"冰冷的聲音從前方穿過來,仿佛能凍住人的四肢百骸!

看來真的是倪煙!

自己沒有猜錯!

錢偉業被嚇得一僵,立即揚手扇起了自己的臉.

"不不不!Mog先生,我錯了!我不是把那個意思!我就是個豬狗不如的東西!是個畜牲,請您別跟畜牲一般見識!"

沒一會兒,錢偉業就被自己扇成了豬頭.

臉上全是巴掌印.

那人背對著他,朝身邊的助理伸出手.

助理立即會意,將雪茄和打火機遞給他.

"噠."

空氣中響起打火機的聲音,嫋嫋煙霧自前方升起,仿佛在他的周身鍍上一層雪色.

錢偉業爬到他身邊,跪在地上,含糊不清的道:"Mog先生,求您原諒畜牲吧!畜牲下次再也不敢了......"

那人嫌惡的收回自己的腳,緩緩吐出一口煙霧,"去給煙煙道歉,讓她原諒你."

"好!好!"錢偉業立即從地上爬起來,往外面跑去.

男人這才轉頭,露出一張棱角分明的五官,薄唇間銜著一根雪茄,朝身邊的摩里斯看過去.

摩里斯立即會意,轉身追上了錢偉業.

摩里斯跟在他後面久了,自然知道他眼底的意思.

如果錢偉業此時回頭的話,一定會發現,大名鼎鼎的Mog先生,其實就是眾人一向瞧不上廢物莫其深!

莫其深接著朝馬卡斯伸出手,"趙家和上官芙蓉的資料呢?"

"在這里."馬卡斯恭敬地遞上資料.

先生沖冠一怒為紅顏的樣子實在是太帥了!

馬卡斯非常激動.

莫其深接過資料,翻了幾頁.

馬卡斯接著道:"昨天傍晚,上官芙蓉回了上官家一趟."

"上官家那邊是什麼反應?"莫其深問.

馬卡斯想了想,接著道:"上官老太太和上官芙蓉大吵了一架,還打了上官芙蓉一巴掌.最後親自去了倪小姐家一趟."

也幸好上官老太太明智.

如果上官老太太和上官芙蓉一樣的話,那這次倒黴的,可就不止上官芙蓉和錢偉業了.

聞言,莫其深原本緊皺的沒有,有些許的舒緩.

馬卡斯接著道:"先生,需要我去請上官芙蓉過來一趟嗎?"

"不用."莫其深合上資料,"你附耳過來."

馬卡斯走到莫其深面前,彎下腰.

莫其深跟他耳語了一番,馬卡斯點點頭,"好的先生,我知道了."

先生這招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辦法也太狠了吧!

上官芙蓉這下要倒黴了.

......

倪家.

倪煙剛打開院門,准備出去,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一個人影出來,"奶奶!"

倪煙微微皺眉.

這個臉腫的像豬頭一樣的人,她認識?

還叫她奶奶!

她有這麼老?

"奶奶,是我啊!我是錢偉業!"錢偉業接著開口.

倪煙淡淡一笑,"看來你是沒有把我昨天那番話聽進去,想試試八大兩的滋味是吧?"

"不是不是!"錢偉業立即搖頭,'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從地上拿起一根粗實的荊條,放在手上,"奶奶,我是來負荊請罪的!"

"奶奶對不起,之前是我有眼無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您大人有大量,就饒了孫子這一次吧!"

倪煙微微眯眸.

這好端端的,錢偉業怎麼會轉性呢?

難不成,是莫其深?

有點意思.

倪煙淺淺勾唇,拿起那根荊條.

其實這事還真不賴錢偉業,畢竟是上官芙蓉主動上門的.

按照法律來算的話,錢偉業頂多算個從犯.

"錢偉業,這種強占良家少女的事,你以前沒少做過吧?"

"沒有沒有."錢偉業立即搖頭,"奶奶我發誓!我從沒有強人所難,那些女人都是自願跟我的!"

倪煙也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啪’的一下折斷了手中的荊條.

"錢偉業,以後你要是再做那些見不得人的事的話,這跟荊條就是你的下場."

這跟荊條有半個手臂那麼粗,而且特別有韌性.

普通人想要一手折斷的話,根本不可能.

錢偉業的三觀再次被刷新,嚇得直磕頭,"不敢了!奶奶,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滾吧!"倪煙紅唇輕啟.

"謝謝奶奶大人有大量!孫子這就滾!這就滾!"錢偉業如獲大赦,立即抱起膝蓋,整個人蜷縮在一起,朝路邊圓潤地'滾’去.

倪煙:"......"

就在這時,屋內傳來倪翠花的聲音,"煙煙,外面是誰啊?"

倪煙回答道:"一個問路人."

......

趙家.

上官芙蓉這幾天的心情都不好!

如果上官德輝當時和林芳在一起,哪里會有這麼多事?

都怪倪翠花!

都怪她!

見上官芙蓉心情不好,趙老太太和趙申也都小心翼翼的,不敢沾她的邊,生怕一個不小心就火上澆油,殃及城池.

就在這時,林芳從外面走進來,她先是跟趙老太太和趙申問了好,最後來到樓上,"芙蓉."

通過上次的主動示好,她和上官芙蓉的友情倒是突飛猛進.

現在她在趙家已經來去自由了.

加上她性子溫柔,連帶著上官家的傭人們都很喜歡她.

上官芙蓉這人性子高傲,加上又受了氣,對林芳也是愛答不理的,"你怎麼來了?"

林芳也不生氣,笑著道:芙蓉,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

"什麼東西?"上官芙蓉這才興致缺缺的看向林芳.

"給你這個."林芳從包里拿出一張黑卡遞給是上官芙蓉.

黑卡是純黑色的,邊上有金色的線條做裝飾,最左方有'國色天香’這四個大字.

看起來非常高檔,有格調.

"這是什麼?"上官芙蓉問道.

"這是國色天香的會員卡."林芳接著道:"芙蓉,你不是一直想要他們家的會員卡嗎?這個送你了."

國色天香會員卡是888元一張.

林芳當然買不起,更何況,會員卡還是限購的.

這張黑卡是一個自稱要幫她的神秘人送給她的.

"這真的是國色天香的會員卡?"上官芙蓉驚訝的看著林芳.

林芳點點頭,"芙蓉,瞧你這話說的,咱們倆之間是什麼交情,我還能騙你嗎?"

"那就謝謝你了."上官芙蓉抑制住心底的激動.

她可是一個見過大場面的人,怎麼能隨便暴露自己的情緒呢!

但是她真的很激動!

有了國色天香的會員卡,她就可以帶那群牌友去三樓漲見識了.

到時候,他們一定非常羨慕自己.

林芳見上官芙蓉這樣,嘴角勾起一絲嘲諷的弧度,接著道:"芙蓉,我家里還有事,就不打擾你了."

"你等一下."上官芙蓉開口叫住林芳.

"怎麼了?"林芳回頭看向上官芙蓉.

上官芙蓉打開首飾盒,隨意從里面拿出一根項鏈,"這條項鏈我買了很久了,就戴過一次,現在送你了."

林芳拒絕道:"芙蓉,我不能收.我只是覺得咱們倆非常有緣,所以才會送你會員卡,並不是貪圖你的其他東西."

"拿著吧."上官芙蓉可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無奈之下,林芳只好收下.

林芳離開之後,上官芙蓉也離開了趙家.

上官芙蓉一離開,趙家的氣氛瞬間便輕松了起來.

趙老太太的臉上恢複笑意.

原本已經離開的林芳,又重新返回,但是這一次,她的手里多了個保溫桶.

"老太太,聽說您經常頭疼,這是我特地給您熬的天麻雞湯,治頭疼的效果特別好."林芳揭開保溫桶的蓋子,給趙老太太盛了一碗雞湯.

"謝謝你啊小林."趙老太太笑容滿面的接過雞湯.

身為趙家老太太,她缺的是那碗雞湯嗎?

她缺的是一份心意!

上官芙蓉從來都沒有這麼孝順的時候!

還是林芳好啊,溫柔善良,還善解人意.

趙申但是怎麼就沒遇上這麼好的人呢?

"老太太,我跟芙蓉是好朋友,給您熬一碗雞湯不算什麼的,只要您不嫌棄就好."

"瞧你這話說的,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嫌棄呢!"趙老太太一口喝光碗里的雞湯.

天麻的味道有些微苦,林芳又立即遞上一顆蜜餞.

趙老太太伸手接過,笑道:"小林,你可真是個心思細膩的好孩子."

林芳道:"可能是經常跟小孩子呆在一起吧.習慣了."

趙老太太點點頭.

沒一會兒,趙子君和趙子晴兩兄妹放學回來.

"子君子晴."

"林芳阿姨."兩兄妹立即走了過來,那樣子簡直比看到了親媽還親.

上官芙蓉平時強勢慣了,就算對自己的孩子也沒什麼好臉色.

這就導致,趙子君和趙子晴這兩兄妹非常畏懼上官芙蓉,跟她關系並不是很親.

林芳接著打開第二層保溫盒,"子君子晴,你們上次不是說,喜歡吃阿姨包的餃子嗎?阿姨今天特地包好給你們帶過來了."

趙子君趙子晴今年一個十五歲,一個十三歲,正是饞嘴的時候.

"謝謝林芳阿姨!"兄妹倆立即狼吞虎咽起來.

這個水餃真的非常好吃!

明明只是韭菜豬肉餡的,卻讓人欲罷不能,而且外形還包的非常漂亮.

"林芳阿姨,您真是太厲害了!"

林芳謙虛的道:"就一盤水餃而已,你們要是喜歡吃的話,以後阿姨經常包好了,給你們送過來!"

"真的嗎?"兄妹倆非常震驚.

"當然是真的!"林芳點點頭.

趙子晴道:"林芳阿姨,我真是太喜歡您了,您要是我們媽媽就好了,那樣我和哥哥就可以每天都能吃到這麼好吃的水餃了."

趙子君意識到這句話有些不對,拉了拉趙子晴衣袖.

趙子晴道:"哥哥,你拉我做什麼?我又沒說錯!反正媽媽又不喜歡我們!還不如讓林芳阿姨來做我們的媽媽!"

趙子君比趙子晴大兩歲,也比趙子晴懂事很多.

媽媽雖然平時對他們並不是很關心,但媽媽畢竟是媽媽!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趙老太太的眼底閃過一道微光.

林芳走過來道:"子晴,這句話可不能亂說!要是讓你媽媽聽見了,她得多傷心呀!"

"傷心就傷心唄."趙子晴滿不在乎的道.

'林芳接著道:"答應阿姨,以後可不許再說這樣糊塗話了!要不然以後阿姨就不來看你們了!"

也許是最後一句話嚇到趙子晴了,趙子晴點點頭,"好吧,不說就不說."反正她心里還是很希望林芳阿姨當她的媽媽的.

上官芙蓉叫上賈珍珍和趙依云還有蘇曼琳一起去國色天香.

四人在國色天香的大門口碰面.

賈珍珍道:"芙蓉,你不會真的有了國色天香的會員卡吧?"

"那是當然."上官芙蓉拿出黑卡晃了晃,"你看,這不就是嗎?"

賈珍珍接過黑卡,其她兩人也立即圍過來看.

趙依云道:"我從我朋友那里見過國色天香的會員名卡,跟這個一模一樣!天哪!芙蓉,你也太厲害了吧!"

上官芙蓉笑著道:"不就一張卡嗎?對于我來說,不過是小意思."

這張會員卡很好的滿足了上官芙蓉的虛榮心.

她在家里強勢慣了,所以不管在任何場合,她都想占據主導權!

賈珍珍感歎道:"果然我們大家還是要仰仗芙蓉呀!"

"對對對,還是芙蓉厲害!"

上官芙蓉郁悶了好幾天的心,也在此時漸漸的明朗起來.

因為有了會員卡,所以幾人不用排隊,很順利的便上了三樓.

三樓的裝修徹底的驚呆了四人.

也是到了三樓,四人才知道,原來還有專門用來提供VIP客戶的菜單.

菜單上的菜和甜點,都是大家沒吃過的.

比如:芒果布丁,水果撈什麼的.

上官芙蓉豪氣沖天的點了一桌子的菜和甜點.

四人一直在三樓呆了五個多小時,中間還打了一局麻將,這才離開三樓.

剛巧走出包間,上官芙蓉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

倪煙?

倪煙在干什麼,在擦花瓶?

她不是在賣面條嗎?怎麼淪落到國色天香里面來打雜了?

上官芙蓉眯了眯眼睛,轉身看了看四周,心里已經有答案.

能來國色天香三樓的人,身份都不會太差!

倪煙這心思可真不小.

給她介紹錢偉業她不要,私底下卻眼巴巴來國色天香打雜,真是不要臉!

"芙蓉,你在看什麼呢?"賈珍珍好奇的看向上官芙蓉.

"沒什麼."上官芙蓉收回視線,"我就隨便看看."

"哦!"賈珍珍點點頭,"那我們走吧."

幾人一同往樓下走去.

國色天香每天都賓客滿盈,倪煙也沒注意到上官芙蓉,擦好花瓶後,她就將抹布遞給身邊的服務員,接著道:"餐飲行業最忌諱衛生問題,以後這個花瓶要每天擦一遍.合格標准就是白布擦上去看不到灰."

"好的,我知道了."身後的服務員點點頭.

隨後,倪煙又找到了顧蘭芝.

顧蘭芝雖然在年齡上比倪煙大很多,但她卻真的很佩服倪煙.

這個看起來比她小,比她瘦的女孩子,簡直太厲害了!

一開始,她和所有人一樣,並不看好國色天香的未來,她是看在300多塊錢的高薪上,才答應過來工作的.

她根本就沒想到,國色天香的生意有朝一日會變得這麼紅火.

成為了餐飲行業里所有人模仿的對象.

能在這里上班,都有一種優越感!

倪煙道:"蘭芝姐,以後酒樓里的衛生三天檢查一次.然後評出ABC等級,A級各區獎勵30塊錢,B級各區獎勵10塊錢,C級獎勵一塊錢."

酒樓一共三層,被分成了甲乙丙三個區.

這三個區的衛生,剛好可以一起對比.

正所謂沒有獎勵就沒有動力.

一個酒樓,不能因為菜品好,服務好,生意火爆,就忽略了衛生情況.

倪煙的標准就是: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顧蘭芝對倪煙的提議沒有任何意見,點點頭道:"好的煙煙我知道了."

"煙煙,你的電話."一名服務員匆匆跑過來.

在酒樓里,大家都稱呼倪煙為煙煙.

本來大家都是稱呼老板的.

但是覺得老板這個稱呼一點也不好聽,叫倪總又太過生硬,于是便讓大家叫她煙煙.

"好的."倪煙走過去接電話.

"煙煙."電話那頭的人是倪翠花.

"媽,怎麼了?"倪煙問道.

倪翠花接著道:"煙煙,安妮和艾米麗過來了,你現在方便回家一趟嗎?"

"好的."倪煙放下話筒,和顧蘭芝說了一聲,變回了家.

十一月的天已經很冷了,倪煙一邊走著,一邊將紫色大衣套在身上.

大衣是修身款式,袖口處有兩粒珍珠做點綴.

倪煙匆匆出去,絲毫沒有注意到,一粒珍珠從袖口上滑落下來.

一名身穿舊式長袍的男人從她身邊經過.

那粒珍珠恰好滾落至男人的腳邊.

男人蹲下來,撿起那粒珍珠,回頭往身後看去,門外是人來人往的馬路,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

"杜爺,您在看什麼?"王澤漆問道.

杜爺以拳抵唇輕咳了聲,"沒什麼."

兩人往里面走去.

"請問兩位有會員卡嗎?"身穿漢服的服務員立即迎出來.

"會員卡?"王澤漆疑惑的皺眉.

服務員禮貌的道:"現在里面已經滿座了,如果您沒有會員卡的話,請跟我過來這邊等餐."

"請問會員卡是什麼?"杜爺溫聲開口.

杜爺就像是從舊時代電影中走出來的人物.

他身材消瘦,穿著古老的舊式長衫,腳上穿的是布鞋,雖然穿的很普通,眉眼也很溫和,但是讓人一看,就覺得這人不是個簡單人物.

服務員很詳細的跟杜爺介紹了下會員卡.

"那可否也給我們辦理一張?"杜爺接著問道.

"實在是不好意思,現在會員卡已經沒有多余名額了."服務員面帶歉意.

"你說什麼?"王澤漆微微皺眉,挺身上前.

許是在滬城呆久了.

王澤漆的身上依舊保留著匪氣.

在滬城,可沒人敢這麼拒絕杜爺!誰見了杜爺不是恭恭敬敬的?

"澤漆."杜爺輕輕開口.

"杜爺."王澤漆收斂了幾分匪氣.

"我們去那邊等著吧."

服務員松了口氣,"二位請跟我這邊來."

兩人走到等候區.

杜爺優雅的抿著茶.

王澤漆從外廳走到內廳,然後又走到杜爺身邊,"杜爺,我覺得這不像四姑娘的風格."

杜爺輕笑著,"她哪里有這樣的腦子."語落,他又道:"那件事查的怎麼樣了?什麼時候能找到人?"

王澤漆面露為難之色,"杜爺,這件事不能急于一時."

杜爺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片刻,他再度開口,"找一個人就那麼難嗎?"

聲音依舊是溫溫和和的,卻給人一種壓迫感.

王澤漆硬著頭皮道:"杜爺,我們這是在京城."

"一點眉目也沒有嗎?"杜爺接著問道.

王澤漆搖搖頭.

杜爺將茶盞中的水一飲而盡,而後道:"四姑娘那邊不用在去浪費人力了,接下來的時間,專心去找她."

"那咱們就不管四姑娘了嗎?"王澤漆問道.

"她既然要瘋,就讓她好好瘋一回."杜爺將茶杯放到桌面上,臉上滿含怒氣.

也不知是在惱辦事不利的王澤漆,還是在惱任意妄為的四姑娘.

上篇:182:上門找虐!給你出氣!    下篇:184:上官芙蓉登門道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