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02:正面交涉,她叫什麼名字?   
  
202:正面交涉,她叫什麼名字?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般漂亮的人,總可以給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吳顏遇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小姐姐,總感覺自己在哪里見過,她還沒反應過來,倪煙主動道:"顏遇,咱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啊?"

吳顏遇比倪煙稍微矮一點,大概一米六三的樣子,體型消瘦,面色有些發黃,應該是長期營養不良的原因,連帶著頭發都有點發黃.

五官很立體,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就像會說話一樣.

已經快五月的天,她還穿著一件夾棉的衣服,可以看得出來,家庭條件非常拮據.

吳顏遇沒想到這個小姐姐竟然這麼親和,也不嫌棄自己髒兮兮的,突然福至心靈,"上次在街上,你就是騎車的那個小姐姐吧?"

這麼一說,倪煙也想起來了,"對對對,對了,上次你沒受傷吧?"

上次吳顏遇走到急,倪煙都沒來得及她有沒有受傷.

吳顏遇笑著道:"沒事沒事,上次你的車,根本就沒碰到我."

"那就好."

韓小雨驚訝的道:"煙煙,你和顏遇認識呀?"

倪煙笑著將上次那件事跟韓小雨解釋了一遍.

韓小雨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啊."

家里還有活要做,吳顏遇也不能久留,聊了一會兒,吳顏遇接著道:"小雨,煙煙,那我就先回去了."

韓小雨接著道:"對了顏遇,你什麼時候去學校啊?"

聞言,吳顏遇的神色落寞了幾分,"我媽剛生了弟弟,家里一時半會兒的走不開,我也不知道啥時候能去......"

韓小雨沒再說些什麼,而是道:"你在這等我會兒."

"好."吳顏遇點點頭.

韓小雨蹭蹭蹭的跑回家,沒一會兒,又蹭蹭蹭的跑回來了,手上多了一個紅色的塑料袋,"顏遇,這個你拿著."

韓小雨的袋子里放著一些早上沒吃完的烙餅,還有兩個橘子.

吳顏遇連忙拒絕,"小雨,這個我不能要,你拿回去吧."

韓小雨道:"收著吧,反正我家也吃不完,別跟我客氣.你快回去吧,要不然一會兒你弟又該哭了."

"那就謝謝你了小雨."這個年代,誰家都不富裕,韓小雨肯慷慨解囊,吳顏遇是真的很感動.

吳顏遇走後,韓小雨跟倪煙說起了吳顏遇的家庭條件.

吳顏遇的父親是個殘疾人,只能干點手工活,母親倒是精明能干,但一個女人,還生了那麼多個小孩,就算在能干,也被生活拖垮了.

所以,吳顏遇的家庭條件非常不好.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都是五月的天了,吳顏遇還穿著夾襖的原因.

無論什麼年代,都有窮人和富人,貧富差距永遠也不會均衡.

倪煙聽後也是唏噓不已.

吳顏遇帶著韓小雨給的東西回到吳家.

兩個弟弟正在院子里玩泥巴,還有一個弟弟正在搖籃里睡覺.

這兩個弟弟,大弟今年9歲,二弟7歲,兩個人都到了上學的年紀,卻一個都沒有去上學,家里這個條件,吳顏遇哪里忍心讓母親送自己去上學?

吳顏遇將三個橘子分成了五份.

爸爸媽媽,兩個弟弟,還有奶奶.

"大姐,你哪里來的橘子啊?好甜!真好吃!"大弟吳大龍一口就將所有的橘子吞下去了.

二弟吳二龍看著手里的三瓣橘子,又默默地遞到吳顏遇面前,"大姐,我怕酸,我不吃,你吃吧."

有好東西,大姐每次總是第一個想到他們,她自己卻不吃,他要把橘子留下來給大姐吃.

吳顏遇摸了摸吳二龍的小腦袋,笑眯眯的道:"你吃吧,大姐剛剛已經吃過了,這個橘子不酸,可甜了."

"大姐你吃吧,我不想吃."吳二龍表現出一副不想吃的樣子.

吳顏遇哪里不懂這個二弟的心思,"你快吃吧,要不然就給大龍吃."

吳大龍一聽自己還可以再吃一份橘子,激動得眼睛都亮了起來.

吳二龍一聽要把句子給吳大龍吃,立即把手縮了回來,"那,那還是我自己吃吧."

吳大龍不開心了,"二龍,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吃嗎?"

"那是剛剛,現在我又喜歡吃了."吳二龍立即將橘子塞到嘴巴里.

吳顏遇笑看兩個弟弟,而後往奶奶的房間走去.

吳奶奶是從封建社會走出來的人,她還留著小腳,因此沒有什麼勞動力,只能在家里看看家.

"奶奶,吃橘子."吳顏遇將橘子交給吳奶奶.

吳奶奶看了一眼吳顏遇,"去拿給大龍和二龍吃吧,我不愛吃這個."

"您就嘗嘗鮮吧.大龍和二龍已經吃過了."吳顏遇道.

吳奶奶搖搖頭,"那就給你爸你媽吃,我不愛吃."

老人總喜歡將最好的東西留給小輩,卻因此忽略了自己.

吳顏遇將橘子放在桌子上,"我爸我媽也有,我給您放這兒."

"我讓你拿走就拿走!"吳奶奶突然板起臉,"小丫頭片子,怎麼盡喜歡跟人唱反調呢?!"

無奈之下,吳顏遇只好將橘子拿回去.

吳奶奶接著道:"你爸你媽白天那麼累,讓他們多吃點."

"好的."吳顏遇點點頭.

吳顏遇回到房里,最小的弟弟吳小龍已經醒了.

吳小龍現在剛好三個月,真是鬧人的時候,只要一醒了就要讓人抱.

顏二菊奶水不好,奶出來的孩子也不似尋常孩子那樣白白胖胖的,有些瘦得發黑.

吳顏遇在院子里抱著的弟弟,這時候,一個胖胖的中年女人從外面走進來,"顏遇在家呢!"

"在家."吳顏遇站起來,"房東阿姨來了."

房東也姓吳叫吳蘭,卻和吳家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吳家人普遍黑瘦,但房東卻白白胖胖的,腰上好像帶了好幾個游泳圈似的.

"今天月中,你們家房租錢准備好沒?"吳蘭接著道.

吳顏遇點點頭,"我這就去給您拿."

房租一個月是10塊錢,吳家雖然經濟拮據,卻從不拖欠房租,吳蘭也是個善良的人,知道吳家條件不好,原本12塊錢的房租,只收他們10塊錢一個月.

將母親早就准備好10塊錢拿出來遞給吳蘭,"房東阿姨,您收好."

收了錢,吳蘭朝屋里看去,"顏遇,你爸你媽都不在家呢?"

"嗯."吳顏遇點點頭.

吳蘭歎了口氣,"真是辛苦你了,這麼小年紀就吃這樣的苦!"在京城,哪家的姑娘,這麼小就輟學在家帶娃的?

不過吳家沒有吳顏遇也不行,吳奶奶是個小腳不能干活,三個弟弟都還小......

吳顏遇搖搖頭,"我不辛苦的房東阿姨."

吳蘭笑著道:"阿姨知道你懂事."懂事也就算了,這姑娘還長的漂亮,這大眼睛,高鼻梁的,這一片兒誰家閨女有這麼俊的?這是念了書,考上大學,怎麼著也得是個金鳳凰.

可惜啊,生錯了家庭!

正巧這時吳奶奶拄著拐杖從屋里走出來,"是啊?"

"嬸子,是我!"吳蘭熱情的道.

吳奶奶小步地走過來,"哦,是蘭子啊."

吳蘭接著道:"我在誇您家的顏遇呢,小姑娘不但長得漂亮,還這麼懂事,嬸子,您以後有福了."

吳奶奶的臉上沒什麼笑容,"家里這麼窮,漂亮有什麼用?又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當錢花!"

富人漂亮能拿來欣賞.

窮人漂亮有什麼用?

漂亮不一樣還是要挨餓!

吳蘭干笑了兩聲,接著道:"嬸子,我還有其他事,就不跟您多說了,先走了."

"你去忙吧,別讓我這個糟老婆子耽誤你了."吳奶奶道.

吳蘭走後,吳奶奶也拄著拐杖,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間.

吳奶奶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看著窗外發呆.

兒子兒媳過得這麼困難,她也想幫襯一下,可惜有心無力.

......

吳顏遇哄完弟弟,就到了該做飯的時候.

米缸里的米已經所剩無幾,只能熬些稀飯,前幾天去酒店打包回來菜早就吃完了,不過幸好還有韓小雨送的烙餅,倒也能勉強撐一晚上.

吳顏遇一邊抱著弟弟,一邊熬粥,等熬好粥,顏二菊和吳金樹就回來了.

顏二菊在米行給人馱米,一袋米150斤,馱一袋米是2厘錢,10袋米就是1分錢,顏二菊每天能馱60袋米,一天可以賺1塊2毛錢.

但是米行並不是每個月每天都有錢,平均一個月只有15天有米馱,也就是說,顏二菊一個月大概有18塊錢的工資.

吳金樹因為身體有些殘疾,只能在工地給人打打小工,一天才掙2毛錢.

夫妻倆的工資全部加起來,一個月有24塊錢,但是家里還有四個孩子要養活,還有房租水電這些雜七雜八的費用,一個月幾乎是月不敷出還負債累累.

吳顏遇是個很懂事的小姑娘,顏二菊和吳大龍在外面忙,根本就不用操心家里,家里吳顏遇會收拾得整整齊齊的.

吳顏遇將飯菜端到桌子上,"爸媽,吃飯了."

晚飯非常簡單,就稀飯加烙餅,外加兩碟子咸菜.

"嗯,"顏二菊點點頭,"今天小龍乖不乖?"

吳顏遇回答,"小龍他很乖."

"那就好."顏二菊很喜歡這個大女兒,如果不是她的話,這個家可能就要撐不下去了,家里老的老,小的小,雖然現在的日子過得也不是很好,但也還沒有那麼糟糕.

吳顏遇將橘子拿出來,"爸媽,吃橘子."

吳金樹驚訝的道:"小遇,哪里來的橘子?"

他們家現在這個條件,哪里吃的起橘子?

吳顏遇道:"哦這樣啊!不過爸不喜歡吃橘子,這個給大龍和二龍吃吧."

吳大龍歡歡喜喜地接過橘子.

顏二菊看著手上空空如也二兒子,笑著道:"媽也不喜歡吃橘子,二龍給你."

吳二龍搖搖頭,"姐姐已經給過我了,媽媽你自己吃吧."

"媽不愛吃."

吳二龍還是不肯接.

"我愛吃."吳大龍是個貪吃鬼,一把搶過顏二菊手上橘子,就往嘴里塞去.

吳顏遇凶他,"就你貪吃."

吳大龍朝吳顏遇做了個鬼臉.

顏二菊笑著道:"他是弟弟嘛,小遇你就讓著他點."

吳顏遇還有些小姑娘脾氣,心里有點不開心,覺得這個弟弟太不懂事.

顏二菊倒沒覺得有什麼,小孩子嘛,都是這樣過來的,等長大了就好了.

吃飯的時候,吳顏遇接著道:"媽,今天房東阿姨過來收租了."

"你給錢了嗎?"顏二菊問道.

吳顏遇點點頭,"給了."

語落,她接著道:"對了媽,咱家米缸沒有米了."

雖然這個話題有些沉重,但是巧婦難無米之炊,該說總歸是要說的.

顏二菊從口袋里摸出兩塊錢,"這是媽今天剛發的工錢,省著點花."

兩塊錢對于吳家來說不是小數目,但顏二菊放心吳顏遇.

她知道這個大女兒不會亂花錢.

"嗯."吳顏遇點點頭,剛好這個時候吳金樹也吃完了,吳顏遇去給他盛飯.

尋常要吃三碗粥的吳奶奶今天只吃了兩碗粥就放了筷子,"我吃飽了,回去睡覺了."

在肚子里沒有油水的年代,人們吃得都比較少.

吳金樹驚訝的道:"媽,您今天怎麼吃得這麼少?"

"吃不下了."吳奶奶回答.

不是吃不下,也不是吃飽了,而是想省一點,她已經老了,能省一點是一點吧,讓孩子們多吃一點才是真.

廚房在院子那頭,在回自己房間的時候,吳奶奶剛好碰到盛飯回來的吳顏遇.

吳顏遇道:"奶奶,您吃好了?"

吳奶奶點點頭,"吃好了."

語落,吳奶奶好像想起什麼似的,接著道:"家里糧食不夠,你爸你媽每天要上工,辛苦的很,大龍二龍小龍都還小,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家里就咱們倆是閑人,咱們能少吃一點就少吃一點吧."

說完,吳奶奶就轉身往屋里走去.

吳顏遇愣了愣,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吳奶奶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她有點委屈.

甚至還有點想哭.

但還是憋住了淚水.

她是姐姐!

她不能哭!

吳顏遇深吸一口氣,調整好狀態之後,才走進屋中.

飯桌上,吳金樹發現女兒不對勁,"小遇今天怎麼才吃這麼點啊?"

吳顏遇笑著道:"下午貼烙餅的時候,剛好肚子餓了,就忍不住吃了兩塊,現在吃不下了."

吳金樹道:"下午到現在都好幾個小時了,怎麼能不餓呢?"

"爸,我真的不餓,我又不是傻子,餓了還不知道吃飯嗎?"吳顏遇道.

顏二菊接著道:"小遇,你可別不吃飯啊,家里雖然窮,但讓你們吃飯的錢還是有的."

吳顏遇笑道:"媽,您看您想哪兒去了."

見女兒是真的吃飽了,夫妻二人才不再多說什麼.

吃完飯,吳顏遇去洗碗掃地.

吳二龍跑過來幫忙,"大姐,我幫你擦碗."

吳顏遇道:"謝謝你啊,二龍."

就在這時,廚房外,吳奶奶喊道:"大龍二龍,你們倆過來下!"

"奶奶叫我,我先去一下."吳二龍放下碗.

"去吧."兩兄弟往吳奶奶的小屋里鑽去.

"奶奶,你叫我們干什麼?"吳大龍問道.

吳奶奶神秘兮兮從身後拿出一個油紙包出來,"你們看這個是什麼!"

看清里面是三個豬油餅之後,吳大龍興奮的道:"啊!豬油....."

吳奶奶及時地捂住大龍的嘴巴,"這麼大聲做什麼?你想把所有人都招來嗎?"

吳大龍點點頭.

家里這麼多人,哪夠分?

吳大龍點點頭.

吳奶奶給吳大龍和吳二龍一人分了一塊豬油餅.

還有一塊給吳金樹留著.

吳金樹身體不好,正好給他補補.

這三塊豬油餅,是上午的時候,吳奶奶的女兒給她捎來的,她一直放到現在,就是為了等吳金樹回來後,在一起分給孩子們.

知道吳大龍是什麼德行,吳二龍就沒有拒絕,將豬油餅塞到口袋里,"謝謝奶奶."

"傻孩子,跟奶奶還客氣什麼,記住可千萬別讓別人發現了."吳奶奶道.

"嗯."吳二龍點點頭.

晚上睡覺的時候,吳二龍聽見吳大龍已經打呼嚕了,于是悄悄的掀開杯子,往隔壁走去.

隔壁是吳顏遇在睡著.

其實姐弟三是睡在一間房子,但是考慮到男女有別,吳金樹就在中間拉了布簾,將房間一分為二.

家里房子少,想租大房子又沒錢,就只能想這樣的法子了.

一切都是生活所迫.

"大姐."吳二龍推了推吳顏遇.

"二龍怎麼了?"吳顏遇揉了揉眼睛.

"大姐,給你."吳二龍將一個香噴噴的東西塞到吳顏遇的手里,吳顏遇本身晚上就沒吃飽,此時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豬油餅?你是哪來的?"吳顏遇問道.

吳二龍道:"是奶奶偷偷給我的,你快吃吧,我剛剛已經吃了一塊了."說完,吳二龍就一溜煙的跑到對面去了.

吳顏遇眼眶一熱,差點哭出了聲.

這個豬油餅,也是吳顏遇記憶中以來,吃過的最好吃的一塊豬油餅.

後來,很多年以後,她依舊很清晰的記得這個夜晚.

奶奶旁敲側擊的告訴她不能多吃,要把糧食省下來,但是弟弟卻給她送了一塊豬油餅.

親情無價.

這塊豬油餅,吳顏遇是和著眼淚吃下去的.

......

倪翠花和上官德輝又搬去了鄭家.

倪煙自然也搬了過去.

鄭家這幾天比較熱鬧,來往的賓客也比較多.

鄭嫻靜從倪煙身邊經過的時候,腦袋揚的比頭頂還高,要多得意有多得意,雖然倪煙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得意什麼.

客廳里,鄭玲玲有心讓鄭嫻靜出把風頭,笑著道:"爸媽,我聽說京城最近新開了一家酒樓里頭生意不錯,飯菜的味道更是沒話說,而且里面環境也好,就是有一點不好,需要會員卡,這沒有會員卡的人呢,就要和很多人在一起排隊,有會員卡給安排雅間......"

倪煙笑意盈盈的接話,"您說的是國色天香吧?"

聽到國色天香這四個字時,倪翠花的神色變了變.

倪煙提前知會過她,讓她不要把冰肌玉膚和國色天香的事情往外說,所以她連鄭家人都沒說.

別說鄭家,就連上官德輝都了解的不是很清楚.

這些產業都是倪煙的,又不是她的,所以她不會拿到外面去炫耀.

鄭玲玲沒想到倪煙這個鄉巴佬居然還知道國色天香,"對對對,就是國色天香,我本來想帶你爺爺奶奶和你們大家去吃一頓的,可惜啊,他們家的會員卡是限量的,現在辦不到了.

不過好在她女兒有本事啊!

這麼搶手的會員卡都有人送.

接下來,就可以使勁貶低倪煙,來捧高鄭嫻靜了.

"煙煙,這麼好的酒樓,你一定很想去一次吧?"鄭玲玲接著道:"你要是想去的話,今天倒是可以沾一下嫻靜的光,前幾天有人剛送了嫻靜一張會員卡."

聞言,其他人皆是驚訝的看著鄭嫻靜,眼底浮現出羨慕的光.

這鄭嫻靜果然不一樣了.

居然連國色天香VIP會員卡都有人願意拱手相送.

要知道,國色天香的VIP會員卡,在外面已經被炒到了5888塊錢一張,最關鍵的是,還有價無市.

倪煙微微一笑,"我想去的話,隨時都可以啊."

鄭玲玲道:"那你肯定要排隊吧,這普通客戶和vip客戶得區別可大著呢!就像皇帝和平民百姓一樣!嫻靜又會員卡都是直接進三樓VIP雅間的."

就倪煙這種人,怎麼可能有會員卡呢?

"我是沒有會員卡的."倪煙語調淡淡.

聞言,鄭嫻靜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她就知道,像倪煙這種上不了台面的小村姑,怎麼可能會有會員卡這種高級的東西.

語落,倪煙話鋒一轉,接著道:"但是我刷臉就可以進他們家的三樓vip雅間了."

這個年代可沒有刷臉這個詞.

大家都一臉懵圈的看著倪煙.

鄭嫻靜冷冷的看著倪煙,刷臉?

什麼刷臉?

應該是不要臉才對吧!

倪煙接著解釋道:"刷臉的意思就是,他們看別人都要看有沒有會員卡,但我是他們家的貴賓,所以不需要會員卡就能去了,靠臉就能進去了."

"吹牛!"邊上響起一道不屑的聲音.

說話的人叫劉可欣,是鄭嫻靜的塑料姐妹花,眼下鄭嫻靜正風光著呢,她當然要好好巴結著鄭嫻靜.

倪煙也不生氣,接著道:"劉小姐若是不信的話,我們來打個賭怎麼樣?"

"怎麼賭?"劉可欣才不信倪煙這個鄉巴佬.

她的好姐妹也是國色天香VIP客戶,從沒聽說,國色天香還有什麼刷臉的服務!

倪煙接著道:"如果我刷臉就能進國色天香的三樓VIP雅間的話,今天我們大家這頓飯,就由劉小姐來買單怎麼樣?"

"可以啊!你有膽子去嗎?"劉可欣挑釁.

倪煙笑著道:"只有劉小姐有膽子,我奉陪到底."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

鄭嫻靜站起來道:"爺爺奶奶,那咱們大家就快走吧,我還從來都不知道國色天香有刷臉服務呢,剛好讓煙煙帶我們見識見識."

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知道倪煙從不說沒把握的話,笑呵呵的道:"好啊,好啊,正好我們也想看看這國色天香是不是有你們說的那麼好."

一行人來到國色天香.

鄭老爺子走在前面,看著巨大的牌匾,忍不住感歎道:"國色天香,嗯!這筆字寫得真是太好了,寫字的人一定是個大才子!"

倪煙忍不住老臉一紅.

劉可欣等著看笑話呢,看著倪煙道:"你不是說你刷臉就能進嗎?既然這樣的話,你走前面吧."

倪煙提步上前.

門口依舊排著長長的隊伍,站在門口的迎賓的兩個小姑娘是新來的,"您好,您幾位啊?請問有會員卡嗎?"

聞言,鄭嫻靜和其他人臉上皆是嘲諷之意.

鄭嫻靜走到倪煙身邊,正要以長姐的姿態苦口婆心的教導倪煙幾句,讓她不要吹牛,做人得腳踏實地的時候,另外兩名身穿漢服的迎賓員從里面走出來,"不好意思啊倪小姐,讓您久等了,這兩個迎賓員是新來的,她們不知道您的身份,您們跟我這邊請."

"沒關系."倪煙微微一笑.

這下鄭嫻靜愣住了!

劉可欣也愣住了!

劉可欣一把拉住其中一個迎賓員衣袖,"埃,你是不是搞錯了?她沒有會員卡也可以進嗎?"

迎賓員笑著道:"這位客人,因為倪小姐是我們店獨一無二貴賓客戶,所以是可以不用會員卡就可以進來的."

鄭嫻靜握了握拳頭,本想借著這個機會好好出一次風頭的,卻沒想到,讓倪煙出盡了風頭!

真是太可恨了!

因為是劉可欣買單,在點菜的時候,倪煙可沒含糊,專挑貴的點.

這一頓飯下來,沒有七八千塊錢是不行的.

看到菜品後的單價時,劉可欣肉疼不已!

早知道她就不逞能了!

雖然她不差錢,但畢竟是八千塊錢呢!夠她出國玩兩三趟了!

國色天香的裝修風格屬于國粹的一種.

壁畫是清明上河圖,燈是手工雕刻的古燈,就連坐的椅子都是紅木手工雕琢的,在這個追崇時尚和西方文化的時代,這樣的古典裝修,簡直是一股清流.

鄭老爺子環顧了下四周,最後總結道:"這個老板不簡單,很有文化底蘊!"

鄭老太太贊同地點點頭,"我覺得一定是個年紀很大的人,現在的小年輕,都不喜歡舊式的東西了."

古時嫁人講究鳳冠霞帔,十里紅妝.

現在,居然穿什麼白色的婚紗.

鄭老太太畢竟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有點接受不了結婚那麼喜慶的日子里,出現白顏色的東西.

最關鍵的是,國色天香不僅服務好,環境好,而且菜品的味道更是一絕的.

只要吃了這兒的飯菜的人,下次再想下館子的話,一定會第一個想到國色天香.

飯過中旬,倪煙找了借口往外走,反正來都來了,剛好找顧蘭芝對一下酒樓的營業額.

三樓是VIP區所以人很少,也清淨,但是二樓的人就有些多了,下樓的時候,樓梯上不僅有端菜的傳菜員,還有吃飯的客戶.

倪煙下樓的時候,剛好和一名傳菜員擦肩而過.

傳菜員是個身材高挑的小姑娘,因為手上端著托盤,所以沒注意腳下被一個調皮的小朋友扔了一張香蕉皮.

她一腳踩上去,身姿不穩,眼看就要摔倒--

就在這時,左右兩邊,分別有人穩穩的抓住了她的胳膊,還有兩只手,同時護住了托盤和托盤上的飯菜.

"小心."一道聲音同時響起.

一道清清淡淡,宛如人間四月的清風.

一道如南風般溫和,就像古老的銅鍾發出的聲音.

小姑娘被嚇得不輕,連忙道謝,"謝謝這位小姐,謝謝這位先生!"語落,就連忙去上菜了.

倪煙這才發現,一個身穿布衣長裳的男人和自己一同扶住了剛剛的傳菜員.

不同于現代男性,男人身穿古老的對襟扣長衫,腳上穿著一雙樸素的布鞋,頭發一絲不苟的梳在腦後,手上還捏著一串佛珠,小葉紫檀的佛珠映襯著的雪白的肌膚,骨節根根分明,這雙手,比女人的手還要好看三分.

溫文爾雅,叫人有些看不出來真實職業.

她在打量男人的同時.男人也在打量著她.

漂亮,大概是眾人對她第一印象.

這讓他想起一句詩:唯有牡丹國色真,花開時節動京城.

"這位小姐,身手不錯."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杜爺.

倪煙微微一笑,"彼此彼此."

這個男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反應過來,絕對是個練家子.

他的身手和他的外形氣質,倒是挺不搭的.

倪煙沒再多說些什麼,撿起階梯上的香蕉皮,往樓下走去.

杜爺微微一愣,轉身看向倪煙的背影,長眉輕蹙.

這個聲音,他好像在哪里聽過.

在哪兒呢?

這麼漂亮的小姑娘,如果在哪兒見過的話,一定會印象深刻的.

但是他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里見過.

倪煙下樓找到顧蘭芝,跟她交接了這些店里的營業額,順帶提了一嘴店里的衛生情況,今天這個事情,如果不是她和那個男人出手及時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只要是走在樓梯上客戶,都會受到影響.

顧蘭芝聽後,也是後怕不已,如果剛剛傳菜員真的摔倒了的話,那她這個經理也難逃其咎!

幸好這一切都沒有發生!

"好的煙煙,我知道了,保潔部那邊,我會跟他們說的,該增加人手增加人手,保證下次不會再有這樣的意外了."

倪煙點點頭.

"對了,那個素衣長衫,穿著打扮很像一個教書先生的客人是那個雅間的?"倪煙接著問道.

顧蘭芝想了想,接著道:"好像是雅9的客人."

倪煙道:"如果確定是雅9的客人的話,你一會兒帶著那個小姑娘上去好好跟人道個謝,然後給他免單.對了,那件事是因為清潔工作沒有做到位,你不要責怪傳菜的小姑娘."

"好的,我知道了."

交代完這些事情之後,倪煙就離開了辦公室,轉身去了三樓.

顧蘭芝是個執行力很高的人,在確定倪煙說的那個客戶是雅9的之後,就立馬帶著傳菜員去道謝了.

說起來,這個雅9的客戶也是個奇怪的人,諾大的雅間,就只有兩個人.

一人站著,一人坐著.

想來是一主一仆.

顧蘭芝在說明來意之後,杜爺放下手中的茶盞,習慣性的撚著佛珠,"免單就不用了,你回答我一個問題就行."

顧蘭芝彎了彎腰,"客人您說."

杜爺微微抬眸,嗓音溫潤如初,"那個身手很不錯的小姑娘叫什麼名字?"

上篇:201:睿智的杜爺,無知!    下篇:203: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