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15:這樣也能拿第一?!   
  
215:這樣也能拿第一?!

g,更新快,無彈窗,!

莫其深去衛生間洗澡,順便刮胡子.

倪煙閑得無聊,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其實這個時期,電視並收不到幾個台,但是放出來的節目都是後世的經典.

現在電視里正在播放的是85版的《濟公》,不過現在《濟公》只有八集.

倪煙以前沒怎麼看過《濟公》,現在看著還挺有意思的.

等莫其深從洗手間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

"咱們走吧."看到莫其深出來,倪煙伸手關上電視.

莫其深一邊扣著襯衣上的扣子,一邊道:"咱媽現在還住在咱奶那兒?"

"嗯."倪煙伸手捏了捏莫其深的臉,"咱媽咱奶說的這麼順口,莫哥哥,我發現在你現在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

莫其深嬉皮笑臉,"我臉皮這麼厚,硌疼你的手沒?"

"你說呢?"倪煙微微挑眉.

"我猜肯定硌疼了,我給你揉揉."莫其深握住倪煙的手.

"莫哥哥,我求你做個人."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著,吳大明已經走回家了,倪煙接過莫其深手中的鑰匙,"我來開車吧."

莫其深有些驚訝,"你還會開車?"和倪煙認識這麼長時間,他還不知道倪煙會開車呢.

"那是,"倪煙一臉傲嬌,"你煙哥什麼不會?"

莫其深一開始以為倪煙是吹牛的,直至倪煙將車子發動成功,他才知道倪煙不是開玩笑的.

倪煙這個人吧,你別看她平時挺清冷的,話也不多,只有莫其深知道,倪煙的骨子里還藏著逗比屬性.

還有點喜歡吹牛.

"系上安全帶."倪煙一手掌控著方向盤,側眸看向莫其深,路燈的微光在她的鼻梁上倒映出睫毛的側影,姿勢莫名的有點帥.

莫其深不自覺的咽了咽喉嚨,"哦."

莫其深系上安全帶之後,他才知道,倪煙不僅會開車,而且技術賊好!導致莫其深一度以為,倪煙要把車子開到天上去了.

轉彎,連轉彎,急轉彎,她都不帶減速的,但是車里卻如履平地.

三十分鍾的車程,還沒到五分鍾,就到了鄭家大門口.

倪煙停車熄火,心情大好的朝莫其深吹了個口哨,"怎麼樣,你煙哥厲不厲害?"

莫其深微微頷首,"厲害厲害!煙哥厲害死了,不愧是我媳婦兒!"

"德性."

莫其深緊跟著下車,從後車廂里拿出從F國帶回來的禮物,兩人一同往別墅里走去.

今天學校沒課,鄭嫻靜一大早就回來了,她剛從樓上下來,就看到一道人影從門外走進來.

逆著光,有些看不清楚他的容顏,但周身卻散發這一股強大的氣場,讓人望塵莫及,心里生出一股自卑感.

這是誰?

雖然有些看不清他的臉,但鄭嫻靜可以感覺出來,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或許是Mog先生!

莫家和鄭家本就是至交,莫百川來鄭家也是很正常的.

鄭嫻靜眯了眯眼睛,下意識將耳邊的頭發撩至腦後,挺直腰,往樓下走去.

那張五官漸漸的在黑暗中顯示出輪廓.

削薄如紙般的薄唇,狹長的鳳眼的正泛著凜冽的寒光,五官如同精工雕琢般完美,尤其是那雙眼睛,夠深也夠沉,深不見底,猶如浩瀚星辰.

看清這人是誰.

下一秒,鄭嫻靜臉上笑容全部消失殆盡.

是莫其深.

這麼好的一張皮相,怎麼就生在了莫其深這個廢物身上了呢?

鄭嫻靜的眼中浮現出遺憾又嫌惡的神色,輕哼一聲,趾高氣昂的從莫其深身邊走過去了.

像莫其深這種廢物,連給她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莫其深臉上沒有什麼表情,繼續往里面走著.

"小莫!"倪翠花看到莫其深來了很是驚訝,"你啥時候回來的?"

莫其深道:"阿姨,我是今天下午剛到家的."

倪翠花笑著道:"快進來,對了,煙煙呢?你見著煙煙沒?"

莫其深接著道:"煙煙本來是跟我一起進來的,不過在進門的時候突然有些不舒服,現在去洗手間了."

說著,莫其深將手上的東西遞給倪翠花,"這是我在F國給鄭爺爺鄭奶奶還有您和叔叔帶的禮物."

倪翠花笑著道:"你這孩子,來就來了,還帶什麼禮物呀?"

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也非常喜歡莫其深.

雖然莫其深的名聲不好聽,但他對倪煙是真的好,而且,據他們這麼長時間的了解來看,莫其深並沒有外界傳言的那麼難堪.

只要倪煙沒意見,他們做長輩的也就沒有那麼多意見.

沒一會兒,倪煙從外面走進來.

晚上莫其深喝了點酒,倪煙便開車送莫其深回去.

這次她沒有飆車,而是慢悠悠的開著,車里沒有開空調,兩面的車窗全部打開,悠悠的涼風從車窗里灌進來,舒服的讓人心曠神怡.

倪煙一邊開車,一邊主動和莫其深說起了吳顏遇的事情.

莫其深道:"如果她真是你二妹的話,那你三妹和四妹肯定也還在."

倪煙點點頭,"但願吧.對了,剛好明天是周日,我又認了顏遇的父母為干爸干媽,明天我帶你去認認門吧?"

"好啊."

雖然車速很慢,但還是很快就到了莫家.

來都來了,倪煙便和莫其深一起進去,准備和莫老爺子莫老太太打個招呼.

見到倪煙過來,莫老爺子莫老太太非常開心,"煙煙來了!快進來快進來,剛好吳老的警衛員下午送過來幾斤掛綠荔枝,我給你留了一半,正准備兩天給你送過去呢!"

倪煙很喜歡吃荔枝,聽到荔枝的品種還是掛綠的,就更激動了,"是增城掛綠嗎?"

"對對對,就是增城掛綠,可甜了,里面還沒有核呢."

掛綠荔枝是所有荔枝品種中最貴的荔枝,倪煙記得,在前世的拍賣會上,一顆掛綠荔枝賣到了五十五萬的天價.

時別多年,倪煙再次嘗到掛綠荔枝,一瞬間又好像回到了後世.

莫其深將剝好的荔枝放在盤子里,一顆接著一顆,沒一會兒就剝了一大盤,倪煙趕緊道:"行了行了莫哥哥,晚上吃了飯,我吃不了那麼多."

"石榴是不要吃?"莫其深拿起一顆石榴.

倪煙搖搖頭,"不吃."

莫其深笑著道:"還有你不吃的水果啊?"

倪煙道:"這個還要吐籽太麻煩了,還是荔枝方便."

莫其深笑了笑,拿起一顆石榴慢條斯理的剝著,他的手很好看,骨節分明,映襯這紅彤彤的石榴,顯得格外惹眼.

樓上的許銀銀聽到動靜聲,立即跑下來了.

這些天她一直呆在莫家,目的就是為了能見到Mog先生,所以每次只要是莫家來了客人,她都第一時間跑過來確認一下.

看對方是不是Mog先生.

一看到是莫其深回來了,許銀銀臉上是掩飾不住的失望.

許銀銀像是霜打了的茄子,連招呼都不想跟莫其深打一聲,就無精打采的往樓上走去.

莫老爺子和莫老太太也不太喜歡許銀銀.

因為著小丫頭太不知禮數,平時見了他們也不知道打個招呼,就像誰欠了她幾百萬一樣.

如果不是因為她是莫百川的表妹的話,他們早把她趕出去了.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動靜聲.

莫老太太站起來道:"應該是百川回來了,我出去看看."

來人果然是莫百川.

莫百川這段時間都呆在基地,他沒想到一回來,就能看到莫其深和倪煙.

"你六叔今兒回來了,煙煙也在,你去跟他們打個招呼."

"好."莫百川將白手套取下來,走到客廳,"六叔."

莫其深微微頷首,"大侄子回來了,沒見著你六嬸?"

倪煙主動打招呼,"大侄子吃荔枝嗎?"

這兩人一唱一和的是什麼意思?

莫百川蹙了蹙眉,"我不吃."

"哦."倪煙也沒再多說些什麼,繼續吃荔枝,反正她也只是客氣一下.

莫百川接著道:"六叔什麼時候到家的?"

"今天下午剛回來."莫其深道.

莫百川看了莫其深一眼,接著道:"六叔這段時間在外面很忙?"

問一個人盡皆知的廢物是不是很忙,這句話和嘲諷沒什麼兩樣.

事實上,莫百川根本懶得嘲諷這個廢物六叔.

他是想看看倪煙是什麼反應.

倪煙和莫其深演了這麼長時間的戲,她就不累嗎?

莫其深薄唇微勾,手中仍舊在剝著石榴,"一般."

"六叔在外面忙什麼呢?"莫百川緊接著問道.

"商業機密."

聞言,莫百川眼底的嘲諷之意更加明顯.

商業機密?

這句話從別人嘴里說出來也就算了,從莫其深嘴里說出來真是太怪異了.

怪不得莫其深在外界的風評那麼差.

"既然是商業機密,那我就不多問了."說著,莫百川的視線從倪煙身上劃過.

倪煙還是和剛剛一樣,注意力都在那盤瑩白如玉的荔枝上,好像從頭到尾都沒有多看他一眼.

真的沒有看他嗎?

莫百川眯了眯眼睛,轉頭看向莫老爺子和莫老太太,接著道:"爺爺奶奶,我打算近期和景蓉訂婚."

莫老爺子正在喝茶,聽到這句話,他一口將嘴里的茶水全部噴了出去,"你,你說什麼?"

莫老太太也嚇得不清,"百川,婚姻大事可不是兒戲!你可別說風就是雨."

莫百川也到了結婚生子的年齡,換做平時,聽到這個消息,兩個老人家肯定會非常開心.

可現在,他們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畢竟莫百川的訂婚對象是趙景蓉.

外界都知道趙景蓉曾經是莫其深的未婚妻,如果莫百川真的和趙景蓉訂婚的話,讓外界怎麼看他們莫家?

莫百川接著道:"我和景蓉已經相處那麼長時間了,我知道她是個很好的女孩子,所以我想把事情早點定下來."

說訂婚只是臨時起意.

他想刺激下倪煙.

聽到他要和趙景蓉訂婚,倪煙肯定忍不住.

莫老爺子拿起紙巾將嘴巴擦乾淨,"百川,你冷靜一點,趙景蓉不是良配."

莫百川抬頭看著莫老爺子,"爺爺,景蓉是我女朋友,我比您更清楚她是不是良配."

和趙景蓉相處的這些日子,她溫柔,體貼,善良,是一個很合格的女朋友.

莫老爺子歎了口氣.

莫老太太欲言又止,"百川,趙景蓉她,她曾經......"

"奶奶您是想說,景蓉曾經是六叔的未婚妻是嗎?"莫百川道.

"嗯."莫老太太點點頭,"你知道就好,這各種緣由,不用我多說,你應該很清楚吧?"

莫老太太是真的看不上趙景蓉.

莫百川眉頭微蹙,接著道:"景蓉之所以要和六叔退婚,是六叔沒本事留住他!而且,她和六叔本來就是娃娃親,都已經解放這麼多年了,娃娃親本就已經過作廢,景蓉她有選擇幸福的權利,您和爺爺不能因為她和六叔退婚了,就否定她是個好女孩!"

莫老太太還想再說些什麼,莫老爺子抬了抬手,"行行行,你要和她訂婚是吧?那你們就訂婚吧!這件事我和你奶奶不插手了,但是有一句話我要說在前頭."

"您說."莫百川道.

莫老爺子接著道:"既然決定結婚了,以後就不要想著離婚,我們老莫家可丟不起這樣的人!"

"這個您放心."莫百川信誓旦旦.

莫老爺子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但是當著倪煙的面,對方又曾經是莫其深的未婚妻,他也不好直接發火.

萬一嚇著未來兒媳婦怎麼辦?

倪煙不想插手莫百川的事,而且莫百川這個人太自戀了,她要是在多呆一會兒的話,他又該自作多情了,于是便提出離開.

再者,這種場合,她也不適合多呆.

"我送你."莫其深將剝好的石榴裝在袋子里裝上.

離開了?

莫百川抬頭看了眼倪煙.

倪煙這是吃醋了,所以要走嗎?

那麼下一步,倪煙是不是要想辦法破壞他和趙景蓉的訂婚了?

看著倪煙的背影,更加堅定了莫百川要和趙景蓉訂婚的決心.

雖然訂婚的事情他沒和趙景蓉商量過,但是他知道,趙景蓉一定不會反對.

畢竟趙景蓉那麼迷戀她.

趙景蓉和倪煙是一樣的人,卻也不是一樣的人.

至少趙景蓉勇于承認自己的感情,可倪煙卻不敢大大方方的承認,只會在背地里搞一些見不得人的小手段.

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目光還是不自覺的被倪煙吸引去.

有的時候,莫百川感覺自己很對不起趙景蓉.

因為他一直在利用趙景蓉,他想利用趙景蓉來揭穿倪煙.

莫其深將倪煙送到門外.

"煙煙,我開車送你回去吧,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倪煙樂了,"莫哥哥,我送你回來,你再送我回去,然後我再送你回來,這樣來回折騰,晚上還要不要睡覺了?"

莫其深將手上的袋子遞給倪煙,"那這個你拿著."

"這是什麼?"倪煙好奇.

"這是石榴.我剝好了的."莫其深道.

倪煙拒絕,"我不要,雖然你已經把外皮剝掉了,但是里面還有籽,懶得吃."

倪煙很喜歡吃水果,但她特別懶,像八月瓜和石榴這種籽多的水果,她都不想吃.

吐籽太麻煩.

莫其深笑著道:"我把里面的籽也去掉了."

倪煙一驚,"真的假的?"

"真的."

倪煙從袋子里摸出一粒石榴嘗了下,"天哪!莫哥哥,你也太厲害了吧?你這個是怎麼剝的啊?"她從來都不知道,石榴還可以去籽.

莫其深一臉謙虛的道:"其實我以前也不會,都是領導調教的好."

語落,他接著道:"領導,我表現這麼棒,你要不要順便獎勵一下?然後再順便親我一下?"

"那你要不要我順便再給你一巴掌?"倪煙微微挑眉.

莫其深:"......"

第二天,倪煙帶莫其深去吳家.

莫其深是個很會來事的人,知道吳家孩子多,特地買了很多大白兔奶糖和小熊餅干,還買了好幾罐奶粉.

"干爸干媽,這是我男朋友莫其深."倪煙主動給吳金樹還有顏二菊介紹莫其深.

吳金樹和顏二菊都愣了下.

他們沒想到倪煙居然都有男朋友了.

莫其深收斂起渾身鋒芒的氣場,禮貌的道:"干爸干媽,你們叫我小莫就行."

"小莫啊,來來來,快坐,家里孩子多,有點亂,你別介意啊."顏二菊最先反應過來.

過了一會玩兒,吳顏遇帶著兩個弟弟從外面回來.

看到莫其深,吳顏遇愣了下,腦海中只有四個字.

驚為天人!

長這麼大,她從沒見過長得像莫其深這麼好看的人.

他就像是從王公貴族中走出來的貴公子一般.

雅人深致.

高不可攀!

倪煙道:"莫哥哥,這就是顏遇,這是顏遇的兩個弟弟,大龍和二龍.顏遇,這是我男朋友莫其深."

聽到倪煙的介紹聲,吳顏遇迅速的反應過來,"姐夫好."

怪不得長得這麼好,原來是倪煙的男朋友.

在吳顏遇心里,也只有莫其深這樣的人,能配得上倪煙了.

莫其深微微頷首,"你好."

吳大龍和吳二龍也跟在後面問好.

莫其深給他們帶來了很多好吃的,兩個小家伙都很喜歡這個姐夫.

中午在吳家吃了飯,倪煙便和莫其深離開.

車上,倪煙問道:"怎麼樣,你覺得她長得像我妹妹嗎?"

莫其深點點頭,"有那麼一點相像,就是沒有你長得漂亮."

倪煙是標准的桃花眸,吳顏遇是圓圓的杏眼,皮膚都很白,氣質也有點類似,但是卻少了一點渾然天成的那感覺.

"就你嘴甜."

"甜不甜要嘗了才知道."莫其深沒有給倪煙拒絕的機會,湊過去就親.

其實倪煙也發現了,莫其深特別喜歡親她,而且手還不老實.

但倪煙並不反感,畢竟莫其深是個很正常的男性.

男女朋友相處如果沒有小動作的話,反而不正常.

莫其深雖然有很多小動作,但他特別規矩,絕不雷池.

過了一會兒,莫其深接著道:"下午你要去哪兒?"

"我去地方去,你呢?"倪煙微微側眸.

"既然你沒地方去,那就跟我去個地方吧."莫其深道.

"好啊."倪煙好奇的道:"你要帶我去哪里?"

莫其深薄唇微勾,"把你賣了."

倪煙淡淡挑眉,"你打算賣多少錢?"

"兩毛."莫其深看了倪煙一眼,"不能再多了."

"我看你就是欠調教."倪煙伸手掐他的臉.

臉都被倪煙掐紅了,莫其深卻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反而笑著道:"用力點,一點都不疼."

倪煙:"......"

過了一會兒,莫其深接著道:"我要帶你去一個兄長家."

"兄長?你哥哥?"倪煙問道.

莫其深搖搖頭,"並不是親哥哥,但是他對我有恩,比親哥哥還要親一點,早些年一直生活在滬城,最近剛來京城,你一會兒在人面前記得給我留點面子."

"放心."倪煙點點頭.

沒一會兒,車子便到達了目的地.

倪煙一看樂了.

這不是杜爺住的地方嗎?

"莫哥哥,你的那位兄長住這里?"倪煙問道.

"嗯."莫其深點點頭.

"他叫杜乘風嗎?"倪煙問道.

莫其深驚訝的道:"你怎麼知道的?"

倪煙笑著道:"巧了,我也認識他."

倪煙將怎麼認識的杜乘風的事情跟莫其深言簡意賅的說了一遍.

聞言,莫其深笑著道:"一會兒杜大哥見了你一定很驚訝."

倪煙點點頭,"我猜也是."

兩人來到德明軒.

這里的管家是認識莫其深的,看到倪煙和莫其深在一起,管家有些驚訝.

這,這不是杜爺看上的人嗎?

怎麼又和莫其深走到一起了?

他們來的時候,杜爺正坐在佛堂誦經,敲木魚.

倪煙暗自腹誹,這人還真活的跟個和尚一樣.

"杜大哥."莫其深往里面走去.

聽到故友的聲音,杜爺立即站了起來,"維之."

維之?

倪煙微微蹙眉,他怎麼不知道莫其深還有這個名字.

莫其深走過去擁抱住杜爺.

杜爺這才看見跟在後面走進來的倪煙,目光變了變.

"杜大哥,你還是老樣子."

杜爺撚著佛珠,"你也沒變."

莫其深接著道:"對了杜大哥,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倪煙,聽說你們也認識."

女朋友?

杜爺神色不變,"沒想到倪煙竟然是你女朋友."

他還曾想過,想倪煙這樣的人,會找個什麼樣的男朋友.

卻沒想到,她的男朋友就是自己的好兄弟.

他還以為,以莫其深的性子,會終身不娶呢.

沒想到,說有女朋友就有女朋友了.

語落,杜爺調侃道:"豔福不淺."

莫其深笑了笑,"煙煙,快過來叫人."

"杜大哥."倪煙走過來.

莫其深都叫杜爺為杜大哥,那她再叫杜乘風或者杜先生肯定是不合適的.

沒想到她上次順手一救,還救了個自家人.

"佛堂不適合說話,我們去那邊."杜爺做了個'請’的姿勢.

"好."莫其深牽著倪煙,跟上杜爺的腳步.

三人來到茶室,杜爺給他們斟茶.

茶室布置的很是優雅,所到之處古色古香,家具都是由貴重的沉香木打造而成,空氣中除了檀香味,還有淡淡的沉香木味.

是倪煙喜歡的風格.

"我來京城的第一天就遇到了危險,幸好遇到了倪煙,如果不是她的話,我現在已經身首異處,這杯茶,我敬你和倪煙."杜爺舉起茶杯.

"杜大哥你太客氣了,都是自家人."莫其深道.

杜爺接著道:"維之,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莫其深道:"昨天剛回來."

杜爺放下杯子,"我看你們倆應該是好事將近,准備什麼時候辦婚禮?"

"一切看煙煙."莫其深喝了口茶.

杜爺很了解莫其深.

聽到這句話,他就知道,莫其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

拉都拉不起來的那種.

倪煙笑著道:"我還沒高考呢,一切等高考結束後再說."

聞言,莫其深深邃的眸子里快速的劃過一道亮光,"還有一個月你就高考了."

倪煙接著道:"那也等你通過考核."

莫其深也顧不得杜爺還在場了,張口就道:"領導,我還沒過考核啊?"

"這個要看我心情."

莫其深:"那你什麼時候才能心情好?"

杜爺撚著佛珠,語調淡淡,"維之,倪煙還小,你不要逼得太緊.也不要欺負人家."

倪煙點點頭,"杜大哥說的對."

莫其深很委屈的道:"杜大哥,你想太多了,我哪敢欺負她呀,向來都是她欺負我......"

杜爺微微頷首,"嗯,看出來了."

聊了一會兒,莫其深接著道:"煙煙高考完,我可能還要出去一趟,我不在時間里,還勞煩杜大哥幫我多照看著煙煙一點."

莫其深和杜爺是生死之交.

他很清楚杜爺是怎樣的一個人,同時,他也很放心杜爺.

杜爺權勢大,只要他肯點頭,就一定會護住倪煙.

"應該的."杜爺點頭.

回去的路上,倪煙問莫其深,"你就那麼放心把我交給另外一個男人啊?"

莫其深笑著道:"我跟杜大哥認識都快十年了,我清楚他的為人,放心,他不會對你有什麼別的想法的."

倪煙微微挑眉,"我聽姣姣姐說,他有兩房姨太太."

自從上次在德明軒認識杜姣姣之後,後來的時間里,倪煙和杜姣姣見過好幾次.

在得知杜爺有兩房姨太太的時候,倪煙就給他打上了一個標簽:

花心大蘿蔔.

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納兩房姨太太的人.

莫其深點點頭,"杜大哥的確是有兩房姨太太,但這只是表面現象,並不能決定杜大哥的人品."

可能和早年的經曆有關,杜爺這個人,從不相信愛情,也不相信什麼兒女情長,一心向佛,和代發修行的和尚沒什麼兩樣.

這些年來,根本就沒有能入得了杜爺眼的人.

哪怕是天仙,在杜爺眼中和普通人也沒什麼區別.

說的直白點,杜爺這輩子根本不會喜歡上女人.

"表面現象?"倪煙疑惑的道:"什麼意思?"

莫其深接著道:"杜大哥是威震十里洋場的杜爺,自然不能以真實性情示人,所以,家里那兩個姨太太,不過是為了蒙蔽對手的假象而已."

倪煙微微蹙眉,"你的意思是,這些都是假的?"

莫其深點點頭,"杜大哥從來都不是一個沾花惹草的人."

倪煙有些震驚,"原來是我誤會他了.不過,這樣說的話,那兩個守活寡的姨太太也真是夠可憐的."

莫其深險些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他媳婦兒說話也太直白了吧......

"他們之間是各取所需,"莫其深接著道:"杜大哥需要她們掩人耳目,她們需要杜大哥的權勢,養在杜大哥的院子里,不單單是她們倆衣食無憂,連帶著她們的家人都跟著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倪煙微微點頭,"說得也對."

莫其深接著道:"所以有什麼事,你直接去找杜大哥就行."

倪煙笑著道:"我應該沒什麼能麻煩到他的."

"知道你厲害."莫其深將人攬到懷里,"但是,杜大哥在這邊沒什麼親人朋友,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可以代替我多去看看他."

倪煙捏了捏他的鼻子,"你就不怕我跟著你的杜大哥跑了?"

"不怕."莫其深接著道:"杜大哥早些年受過不少苦,人生百態他都嘗過,唯獨沒有嘗過溫暖.你經常過去的話,至少能陪他說說話."

換做旁人的話,莫其深肯定冒不起這樣的險,但是杜爺不一樣.

倪煙點點頭,"行,我知道了,不就是送溫暖嗎?這種事我最在行."倪煙前世經常去養老院給孤寡老人送溫暖,這種事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疊.

高考前的半個月有一場模擬考試.

考到最後兩門的時候,倪煙肚子有些不舒服,剩下好些題沒做,就早早離場了.

等考試成績出來的時候,倪煙依舊排在全年級第一.

總分650分,倪煙的分數是590分.

看到名次排名的時候,李偉松了口氣,倪煙雖然是第一,卻只比他多了5分而已.

考試的時候,他剛好發燒,有點不在狀態,有好些題目他都沒做.

如果他在好的狀態下,一定考的比倪煙多.

距離高考還有半個月,到時候,他一定要考上重點一本大學!拿下前三甲之一!

于此同時,老師的辦公室里,隔壁班的老師拿著倪煙的卷子道:"老徐啊,你們班這個倪煙也太厲害了吧!物理和曆史只拿了十幾分,居然也很考第一!"

上篇:214: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狗糧制造商    下篇:216:霸氣死了,又颯又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