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23:報應來了!   
  
223:報應來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趙藍夫婦在國外並沒有親戚朋友,在空難發生之前,倉促的留下一紙遺言,將年幼的曹玲芮托付給姜醫生,希望姜醫生帶她回國找姐姐趙青.

姜醫生在得知這個消息後欣喜若狂,草草處理好趙藍夫婦的後事之後,就帶著曹玲芮踏上了回國的路.

當時的曹玲芮還是個七歲的孩子,父母雙亡後,姜醫生就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父母在時,她是父母手心里的掌上明珠,有什麼有什麼.

父母去後,她成了孤苦無依的孤兒.

往日里溫柔的阿姨突然變了一副嘴臉,對她非打即罵,冷嘲熱諷.

跟她最好的朋友姜小敏也開始欺負她.

年幼的曹玲芮不知道她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面對拳打腳踢,她不敢反抗.

她只想讓姜醫生快點帶她去京城,因為媽媽曾經說過,京城還有個小姨.

終于,姜醫生帶著曹玲芮坐上了回國的船.

曹玲芮以為自己終于看到了希望,卻不知,這才是噩夢的開始.

姜醫生恨透了趙藍,她自然不會帶曹玲芮回去享福.

剛好姜小敏和曹玲芮一般大,于是姜醫生便心生一計,想出桃代李僵的辦法.

于是當天晚上,她在狠打了曹玲芮一頓之後,然後將曹玲芮綁在麻袋里,扔進了深海里.

海水淹沒了曹玲芮的身體.

至此,姜醫生終于解恨了.

趙藍家世好有什麼用?長得漂亮有什麼用?嫁得好有什麼用?

她還是輸給自己了!她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她輸的一敗塗地!

想到這里,姜醫生暢快極了,抬頭看向鄭老太太,笑著道:"你和你那個蠢貨妹妹一樣!你們都輸給我了!哈哈哈!都輸給我了!你知道你那個侄女曹玲芮是怎麼死的?她被海水淹死了!她在臨死之前還像條狗一樣,跪在地上求我,說她不想死!"

"哈哈!"姜醫生大笑幾聲,接著道:"對了,你知道姜小敏是誰嗎?姜小敏是我女兒!趙青,你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其實我是姜燕的女兒!嫻靜也是我的孫女!趙青,不不但輸了,而且你輸的一敗塗地!你姐姐趙藍的在天之靈也不會原諒你的!"

"我如果會下地獄的話,那你肯定也要下地獄!你會陪著我一起下地獄!"

眼睜睜的看著事情發展到這里,鄭玲玲急了,她沒想到姜醫生居然把事情全都說出來了.

她還要過好日子呢!

她還要繼承鄭家的一切呢!

她是鄭老太太的女兒!

她是!

"不!媽!"鄭玲玲緊緊抓著鄭老太太衣袖,"媽!我是您女兒!我是曹玲芮!您別聽那個惡毒的女人瞎說!嫻靜也是您的親生孫女兒!您別聽這個瘋女人亂說!她想害我!媽,媽,您別相信她!"

"滾!你給我滾!"鄭老太太現在無法直視鄭玲玲和鄭嫻靜這一家人.

她只要一看到他們,就會想起枉死的姐姐姐夫一家!

"媽!"鄭玲玲緊緊抱著鄭老太太小腿不肯撒手,"我不滾!我是您女兒!嫻靜是鄭家的繼承人,我不滾!"

"你把我們家害得這麼慘,你還有臉說出這種話!"鄭老太太一連踢了鄭玲玲好幾腳.

鄭老太太沒有留任何情面,鄭玲玲被踢得鼻青臉腫.

"奶奶,奶奶,您不要打我媽!"鄭嫻靜撲過來抱住鄭老太太.

雖然鄭嫻靜也跟在鄭玲玲後面做了不少壞事.

但她從來都不知道,鄭玲玲竟然是姜醫生的女兒.

眼前的這一切就跟做夢一樣.

"我不是你奶奶!"鄭老太太一把揮開鄭嫻靜.

鄭嫻靜被揮到在地上,淚眼婆娑的看著鄭老太太,"奶奶......"

從小到大,鄭老太太都沒有這樣對待過她.

一時間,她接受不了這樣的落差.

姜醫生笑著道:"阿青,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連自己的親孫女兒都不認了呢?"

"姜燕!"鄭老太太狠狠地掐著姜醫生的頸脖,"你不是人!你這個畜生!你該死!"

鄭老太太是發了狠的.

想到年幼的侄女,想到英年早逝的姐姐姐夫,她就恨不得殺了姜醫生!

姜醫生笑著道:"我今年已經六十多了!我也活夠了!我比趙藍活的久!我不虧!殺了我吧,趙青,你殺了我吧!"

姜醫生是故意激怒鄭老太太的.

她雖然涉嫌殺人,但是如果鄭老太太真的把她掐死了的話,鄭老太太也是要負法律責任.

反正她左右都是死路一條,臨死之前再把趙青拉下水,她也值了!

"奶奶,您冷靜,別著了她的套,法律不會讓她逍遙法外的."倪煙拉開鄭老太太.

鄭老太太泣不成聲.

倪翠花立即扶住鄭老太太,輕聲安慰她.

雖然已經做好了准備,但倪翠花依舊沒想到,事情居然會這麼曲折.

鄭玲玲居然是姜醫生的女兒!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鄭老太太轉頭看向鄭素玉,"還有你!素玉!你太讓我失望了,你怎麼能給煙煙下毒呢!如果煙煙沒有發現異常的話,她現在已經死了!你為什麼要串通外人一起害煙煙?煙煙可是你的親侄孫女!你是怎麼下得了手的!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鄭老太太看著鄭素玉,情緒幾近崩潰.

這些人.

一個是她養了許多年的女兒,一個是她親自挑選的女婿,一個是她看著長大的孫女,一個是她多年的老朋友,還有一個是她的親小姑子!

她做夢也沒想到,他們會背叛她.

就在倪煙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鄭老太太還覺得倪煙的想法太荒唐了.

他們都是自己的親人啊!

哪有這樣去懷疑自己的親人的?

在倪煙苦口婆心的勸說下,鄭老太太才勉強同意這件事,還叮囑倪煙,如果試探不出來什麼的時候,讓倪煙給大家道歉.

可現實,卻狠狠地給了她一巴掌!

"姐姐,對不起!"鄭素玉的臉上滿是淚痕,"是我對不起煙煙......"

她認為年紀小所以不值得相信.

沒想到,倪煙比她優秀太多!

她在姜醫生面前只能屈服......可倪煙卻能平一己之力,絕地逢生!

"素玉,你為什麼要給煙煙下毒?"鄭老爺子看著鄭素玉道:"你不是姜燕一伙的對不對?是不是姜燕威脅你了?她拿什麼威脅你了?"

"我......."鄭素玉咬了咬唇,回頭看了看姜醫生,不敢說出真相.

"說呀!"鄭老爺子搖晃了下鄭素玉的肩膀.

鄭素玉張了張嘴,然後道:"她沒有威脅我,我,我,我是自願的."

姜醫生在外面還有同伙.

萬一她把事情都說出來了,那個孩子就沒救了.

這種時候,她不能激怒姜醫生.

姜醫生冷笑一聲,"鄭鈞,你自認清高,不做半點虧心事,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就是個殺人犯吧?而且她想殺的人還是你的親孫女!這種感覺怎麼樣?"

如果有地獄的話,還有這麼多人陪著她一起下地獄下油鍋呢!

黃泉路上一點都不孤單,她怕什麼?

鄭老爺子憤怒至極,"說呀!你說呀!"

鄭素玉緊緊咬著嘴唇,不肯說半個字.

倪煙從桌子上抽出一張報紙,遞給鄭素玉,"姑奶奶,其實那個孩子在二十五年之前就已經死了."

死了?

鄭素玉瞪大眼睛,感覺整個人都無法呼吸了.

"煙煙,你,你,你別跟我開玩笑了."

倪煙歎了口氣,"我沒跟您開玩笑,她真的死了,您看看這個報紙就什麼都明白了."

鄭素玉接過報紙,整個人都在顫抖著.

死了.

真的死了......

她拼死保護了二十五年的人,就這麼的成為了一具白骨,而她還被蒙在鼓里.

淚水打濕了報紙.

"寶兒,寶兒!我的寶兒!"鄭素玉伸手摸著報紙上的黑白照片,哭得肝腸寸斷.

這兩個金鐲子,是寶兒一周歲生日的時候,她親自戴到寶兒手腕上的.

她的寶兒還這麼小.

姜醫生臉色微變,看向倪煙,"你連這個都查到了?"

倪煙目光涼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呵."姜醫生的嘴角盡是嘲諷的弧度,"到底還是我小瞧了你!"倘若鄭玲玲和鄭嫻靜有倪煙一半聰明,他們一家也不至于淪落個這樣的下場.

"什麼孩子?"鄭老爺子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倪煙看向鄭素玉,"您還是讓姑奶奶說吧."

"寶兒,寶兒是我的孩子."鄭素玉拿著報紙印有照片的那一邊,緊緊貼著自己的臉,"我可憐的孩子!寶兒!"

鄭老爺子一愣,"素玉!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鄭素玉一生未嫁,怎麼可能會有孩子呢?

"我很清醒,哥!我現在很清醒!"鄭素玉哭著說起了往事.

當年的鄭素玉不但才華橫溢,是公認的京城才女,長得也是相當漂亮.

不知道有多少才子都為她折腰.

追求鄭素玉的人,從四九城城門直接排到鄭家大門口.

但才女一般都是向往浪漫的.

四九城的公子哥兒鄭素玉都看不上,偏偏愛上了出生一般窮小子.

窮小子是真的窮,但長得也是真的好看,還生了一張花言巧語的嘴,兩人認識還不到三個月,鄭素玉就將自己交給了他.

男人都有一種劣根性一旦得到了,就不會珍惜了.和鄭素玉在一起之後,窮小子風流不改,憑借一張皮相在外面勾三搭四,左擁右抱.

鄭素玉是個有品性的才女,自然忍受不了這樣的人,于是便和窮小子一刀兩斷.

受此情殤之後,京城才女往日的風光不再,郁郁寡歡,一蹶不振.

直至某日,她發現自己懷孕了.

她一個未嫁女,鄭家又是高門大戶,懷孕了自然不能到處張揚,于是便找了借口,暫時離開鄭家,直至將孩子生下來,滿月之後,才重回家門.

悄悄生下孩子之後,她在外面租了個房子,雇了個奶媽,每隔幾天會過去看一次孩子,直至某天,她看完孩子回家的時候,剛好看到姜醫生和鄭玲玲在悄悄謀劃著什麼.

因為平日里鄭素玉就對這兩人起了些許疑心,便悄悄的走到邊上聽了一下.

沒想到,會聽到一個驚天大秘密!

原來,鄭玲玲並不是趙藍的女兒!

鄭玲玲是姜醫生的女兒!

真正的曹玲芮早就被姜醫生扔到海里去了.

而且,鄭素玉還聽到,姜醫生讓鄭玲玲在鄭老太太雞湯里放慢性毒藥.

他們想毒死鄭老太太!

聽到這件事,鄭素玉被嚇傻了.

身為京城才女,這輩子她經曆過最大的打擊就是被男人背叛,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一時間,她不知道要怎麼才好.

慌忙之間,她碰倒了邊上的古董花瓶.

鄭素玉當即便跑走了,想著要將這件事告訴鄭老太太和鄭老爺子.

不巧的是,當天鄭老太太和鄭老爺子有事出門了,鄭素玉等了很久,也沒有等到他們回來.

這個時候,姜醫生端著一碗藥過來,笑著朝鄭素玉道:"照顧你女兒的那個奶媽是我嫂子."

鄭素玉當時就愣住了.

滿腦子都是姜醫生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鄭素玉不知道的是,從她生下那個孩子的時候,姜醫生就在布局了.

知道鄭素玉在招奶媽,她就將自己的嫂子安排過去了.

她這是在給自己留後路.

萬一某一天她在鄭家被人抓住把柄,也還有轉圜之地.

姜醫生整整預謀了兩年,終于有一天,這件事派上用場.

為了保住年幼的女兒,鄭素玉只好喝下那碗藥.

之後的每一天,鄭玲玲都會給她送來一碗藥.

日複一日,年複一年,鄭素玉的精神狀態一年不如一年,日漸消瘦,最後就變成一副瘋瘋癲癲,誰也認不清的樣子.

鄭家人都以為她是為情所困,其實,她是被人活生生的毒瘋的!

說到這里,鄭素玉淚流滿面.

"素玉!這些事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是你哥哥啊!"鄭老爺子聲音悲戚,"糊塗!素玉!你太糊塗了!"

如果鄭素玉當時能早點說出來的話,事情也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鄭素玉哭著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該告訴你,我的寶兒在他們手里,如果我告訴你的話,寶兒會沒命的!"

當時她什麼都顧不得了.

她只想保住孩子.

"可是您依舊沒有保住那個孩子,一年後,那個孩子就死于非命了."倪煙音調淺淺,"如果您早些把這件事情告訴爺爺奶奶的話,那個孩子或許就不會死了."

"就像這次一樣,如果您信任我的話,我也就不必想出炸死這一招,您有沒有想過,如果我不懂醫術的話,今天就不是炸死這麼簡單了."

倪煙是死過一次的人,她比誰都惜命.

雖然知道鄭素玉有苦衷,但她依舊有些無法釋懷.

差一點.

差一點她就死掉了.

鄭素玉愣住了,整個人呈現雕塑狀.

是她太懦弱了.

她不光害死了自己的女兒,還差點害死了倪煙.

"煙煙,對不起,對不起!"鄭素玉哭著道歉,隨後不知道從哪里抽出一把匕首,往姜醫生面前沖過去,"賤人!賤人!你還我女兒!你為什麼要殺了我的寶兒!她才兩歲啊!她才兩歲!"

她要給女兒報仇!

姜醫生不僅沒躲,反而笑著看向鄭素玉,"來啊!殺了我!朝這兒捅!鄭素玉,你如果還是個母親的話,就趕快給你那可憐的女兒報了仇!要不然我看不起你!"

鄭素玉本就憤怒至極,此時在言語的刺激下,憤怒值直接達到了頂端.

鄭老爺子一把抱住鄭素玉,"素玉!素玉你別沖動!"

"我要殺了她!"

"素玉!哥求你了!求你不要做傻事!"鄭老爺子直接給鄭素玉跪了下來.

鄭家已經支離破碎了,他不能再讓鄭素玉出點什麼事.

"哥!哥你別這樣!"鄭素玉也跪了下來,兄妹倆抱頭痛哭.

姜醫生坐在地上笑得很是猖狂.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警笛聲.

幾個民警在管家的帶領下,走到偏廳.

因為案件比較複雜,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帶到警局.

對于殺人和下毒,鄭玲玲和孫武以及鄭嫻靜一家三口不承認罪行,百般狡辯.

但姜醫生卻供認不諱.

她知道這次跑不了了.

過了這麼多年的富貴生活,她知足了!

雖然鄭玲玲和孫武一家三口不認罪,但倪煙已經搜集好了證據,鐵證如山,又有這麼多人證,鄭玲玲他們就算不認也不行.

一審下來,姜醫生,鄭玲玲孫武被因涉嫌殺人和投毒殺人未遂被判處死刑.

鄭嫻靜因殺人未遂和投毒害人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

鄭素玉和鄭老爺子去68醫院太平間將那個孩子的尸體領了回來.

時隔二十五年,再次見到那個可憐的孩子.

鄭素玉的情緒直接崩潰了.

她蜷縮在小小的冰櫃里,因為冷凍的原因,身上青的發紫.

"寶兒!寶兒!"

鄭素玉顧不得那麼多了,直接將孩子抱在懷里.

在這個世界上,母親永遠不會嫌棄自己的孩子.

哪怕孩子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體.

鄭老爺子歎了口氣,強行將她與孩子分開,"素玉,別這樣,孩子已經走了."

將孩子火化安葬之後,鄭老爺子請來了法師,給孩子做了一場盛大的法事,讓她早點投胎轉世.

鄭素玉本已經好轉的身體,在這件事以後,開始變得每況愈下.

過了幾天,她直接住進了附近的庵堂,開始了代發修行常伴青燈古佛的生活.

她這一生,做錯了太多事情.

她在為自己贖罪.

也是在為那個孩子超度.

鄭家遭遇的一系列的事情,一時間成為了豪門圈子里熱聞,大家唏噓不已.

誰都沒想到鄭素玉會未婚生子.

更沒想到,鄭玲玲和姜醫生他們會做出那樣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姜醫生,鄭玲玲和孫武行刑的這天,鄭老太太買了很多紙錢回來,拿去路口燒,"姐姐,姐夫,玲玲,是我對不起你們一家三口,是我有眼無珠,養虎為患!"

"今天是那一家白眼狼被槍斃的日子,姐姐姐夫,玲玲,你們看到了嗎?"

說來也怪,本是晴空萬里的天,到了下午的時候,竟然下起了雨.

這場雨一連下了兩天.

到了第二天,天才放晴.

鄭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倪翠花和上官德輝怕兩個老人如果繼續住在鄭家老宅的話,會觸景傷情,畢竟這里處處都有鄭玲玲孫武鄭嫻靜一家三口的身影.

于是兩人便提出讓兩個老人跟他們一起回京華村生活.

京華村路修好了,交通很方便,而且村子里空氣好,倪家的屋子裝修得又很好,住的也舒服些.

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非常樂意.

當天,他們便解散了鄭家所有的傭人,搬到京華村去了.

倪翠花和上官德輝他們從京華村搬到鄭家的時候,還是冬天,再次搬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夏天.

得知倪煙他們又搬回來了,京華村的村民們都非常開心,怕他們剛搬回來的沒東西吃,每家每戶都送過來了好多吃的.

鄭老太太笑著道:"這里人真熱情!"

鄭老爺子點點頭,"是啊!"

看到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都搬過來了,倪煙道:"要不我們把奶奶也接過來吧."

倪煙說的是上官老太太.

上官家只有上官老太太一個人,上官徐和上官曦都住在外面,平時只有周六日會回來一趟,有的時候甚至好幾個星期都不回去一趟.

雖然上官德輝和倪翠花還有倪煙他們每個星期都會回去一趟,風雨無阻,但老人家總歸是寂寞的.

人老了.

不就塗個熱鬧嗎?

反正倪家的房子夠多,再來個十個八個的也能住得下.

聞言,倪翠花立即點頭,"還是煙煙想的周到,我都忙暈了,那我和你爸這就去把你奶奶接過來."

鄭老太太和鄭老爺子也點頭便是贊同,"應該的,應該的!婷婷你別忙活了,趕快和德輝一起去把親家接過來."

倪煙接著道:"我開車去接就行,爸媽你們在家收拾."

倪翠花驚訝的道:"煙煙你啥時候學會開車的?"她居然都不知道!

倪煙笑著道:"是莫哥哥教我的."為了不讓倪翠花懷疑,只能把莫其深拉出來了.

"哦."倪翠花並不懷疑什麼,接著道,"那你開車慢點,路上當心點."

"我會的,您放心."

鄭老爺子叫住倪煙,"煙煙,你等一下."

"怎麼了爺爺?"倪煙回頭看向鄭老爺子.

鄭老爺子接著道:"煙煙啊,馬上你奶奶就要來了,避免以後叫錯人了,你以後還是叫我們外公外婆吧."

鄭老太太點點頭,"我覺得你爺,阿不,外公說得對."

雖然京城這邊的習俗是家里沒兒子的,女兒生的孩子要叫爺爺奶奶,但是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卻不在乎這些.

什麼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只要是親的就行!

"好的外公外婆."倪煙改口改得特別快.

倪煙沒有買小轎車.

這輛車是鄭家的.

因為兩個老人搬過來了,家里沒個車也不方便.

倪煙剛拉開車門,狗蛋便從遠處跳著跑過來了,"倪煙姐姐!你回來了呀!剛剛大家都說你回來了,我還不相信呢!"

"狗蛋!"倪煙伸手摸了摸狗蛋的小腦袋.

"倪煙姐姐,這是你的車嗎?"狗蛋問道.

倪煙搖搖頭,"不是我的,是我外公外婆家的."

狗蛋笑著道:"是你外公外婆家的,不就等于是你的嗎!反正你們都是一家人!倪煙姐姐你真笨!"

倪煙道:"狗蛋,這是不一樣的.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去掙來的東西才能算自己的,這輛車並不是倪煙姐姐自己買的,所以它並不屬于倪煙姐姐."

"哦,這樣啊."狗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接著道:"倪煙姐姐,你還會開車嗎?"

"嗯."倪煙點點頭.

"哇!"狗蛋驚訝又崇拜的道:"倪煙姐姐你真棒!我大姐都不會開車呢!"

倪煙拉開車門,"要不要上車?我帶你去兜風?"

狗蛋猶豫了下,然後道:"倪煙姐姐,你有事要忙,我還是不打擾你了."

倪煙笑著道:"我去市里接我奶奶回家,你要是沒事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啊,剛好路上還可以跟我聊聊天,反正我奶奶也不是外人."

"好啊好啊!"狗蛋開心死了,立馬上車,坐到副駕駛.

狗蛋這還是第一次坐小轎車,興奮的這摸摸,那看看.

難得摸一次車,倪煙當即給狗蛋上演了一場車技!

狗蛋激動的都要瘋了!

"啊啊啊!倪煙姐姐你好厲害啊!我要飛起來了!"

"倪煙姐姐小心,前面有車!"

前面是個大彎道,而且還有輛小轎車,眼看就要撞上去,可倪煙卻絲毫沒有減速!

一個帥氣的擺尾!

刷!

車子就過了彎道.

"天哪!剛剛那輛車也太厲害了吧!"對面車里,坐在駕駛座上的司機已經目瞪口呆.

他甚至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怎麼,連你師妹也不認識了?"後座響起一道溫和的男聲.

沒錯,坐在駕駛座上的男人就是王澤漆.

聞言,王澤漆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道:"真的假的?"

語落,他接著道:"杜爺您沒和我開玩笑吧?"

他師妹有這麼厲害?

王澤漆開了好幾年的車,自認車技不錯,但是在剛剛那輛車的面前,他恐怕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我和你開玩笑做什麼?"杜爺將佛經翻了一頁,眉眼淡淡.

倪煙本身就很厲害.

這次鄭家這件事,杜爺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原本准備出手幫倪煙一把,畢竟他答應過莫其深,要照看好倪煙.

哪曾想,他還沒來得及出手,倪煙就已經解決好了!

她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

她一個人,就能為身邊的人撐起一片天.

王澤漆咽了咽喉嚨,"那我師妹也太厲害了吧!"

不多時,車子在國色天香的門口停下.

這段時間,杜爺偶爾會來國色天香坐坐,不為別的,就因為國色天香的菜好吃.

王澤漆拉開車門.

杜爺將一頂黑色的帽子扣在頭上,傾身下車.

王澤漆緊跟其後.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邊上跑過來,不小心撞到了杜爺.

這時一個八九歲的小男孩,撞到人之後,他也嚇到了,坐在地上,臉色煞白的看著杜爺,差點哭出了聲.

"你是哪家的孩子?怎麼毛手毛腳的?"王澤漆出言訓斥.

王澤漆生的人高馬大,濃眉劍目,此時皺眉訓人的樣子有些嚴肅,小男孩被嚇得哇哇大哭.

"對不起對不起!"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從路邊跑過來,"我弟弟他年紀小不懂事,不小心撞到了你們!"

"大姐!"小男孩趕緊躲在她的身後.

"二龍,我早都告訴你了,走路的時候要小心,不許跑,你竟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還不趕快給兩位叔叔道歉!"

這個小男孩真是吳二龍,小姑娘便是吳顏遇.

在倪煙的指點下,吳金樹和顏二菊夫妻倆經營的建築公司的生意還不錯.

日子也越過越好.

吳二龍膽子小,只知道蒙著臉哭,根本不敢道歉,無奈之下,吳顏遇只好給杜爺道歉.

"兩位先生對不起,我弟弟知道錯了,請你們原諒他."

杜爺這才正眼看向吳顏遇.

小姑娘長得很出挑,氣質也不錯,讓他一下就想到了倪煙.

但,如果是倪煙的話,她肯定不會這麼處理.

她做不來代替別人道歉的事情.

杜爺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篤定倪煙不會這麼做,但他就是對此深信不疑.

"算了吧."杜爺緩緩開口,"澤漆,我們走."

這聲音,好像有點熟悉.

吳顏遇抬頭一看,正好看到杜爺的側臉.

儒雅間透露著些許鋒芒.

這不是上次給她一百塊錢的那個人嗎?

吳顏遇向來記性不錯,她不會記錯.

"先生您等等!"吳顏遇追上了杜爺.

"有事嗎?"王澤漆伸手攔住了吳顏遇.

吳顏遇越過王澤漆,看向杜爺:"那位先生您還記得我嗎?我們之前見過面的,您還給過我一百塊錢,請問您住在哪里,等我回家拿了錢給您送過去."

現在家里手頭也寬裕了,吳顏遇想將那一百塊錢還給他,要不然心里總覺得欠了別人什麼.

"不記得了."杜爺撚著佛珠.

------題外話------

小可愛們大家早上好.

雙十一你們剁手了沒?

上篇:222:一層一層的剝開真相,狂虐鄭玲玲姜醫生一家!    下篇:224:教你做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