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24:教你做人!   
  
224:教你做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杜爺這一生閱人無數,哪會在一個只見過一面的小姑娘身上浪費時間.

他是真的不記得吳顏遇了.

吳顏遇接著道:"大概就在兩個多月之前,您坐在車里讓司機給了我一百塊錢,您不記得了嗎?"

杜爺凝眉想了下,似是有那麼點印象,"上次那件事是我的司機的不對,錢是補償給你的,不用還了."

說到這路,杜爺轉頭看向王澤漆,"我們走吧."

"好."王澤漆點點頭.

"等等!"吳顏遇追上了兩人的腳步.

一百塊錢對于杜爺來說,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是在吳顏遇眼里卻是一筆巨款.

以前沒碰到杜爺也就算了,現在碰到杜爺了,她就不能白白拿人家一百塊錢.

聞言,杜爺臉上隱隱浮現出幾分不耐之色.

他身居高位,平時身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的糾纏,最怕的也是女人的糾纏.

"小姑娘,請你不要在跟著我們家杜爺了!"王澤漆眼瞧杜爺臉色不對勁,趕緊伸手攔住吳顏遇.

吳顏遇也有些窘迫,"我,我只想把錢還給這位先生......"

王澤漆接著道:"如果你真想還錢的話,就把這一百塊錢拿去給有需要的人,就算是還錢了."

"你,你能做得了那位先生的主嗎?"吳顏遇有些猶豫.

王澤漆有些無語.

這個小姑娘看起來年紀輕輕的,長得也很漂亮,沒想到這麼啰嗦,簡直跟他媽有的一拼了.

杜爺撚著佛珠,回頭看向吳顏遇,"就按照他說的做吧."

"好."吳顏遇點點頭.

杜爺和王澤漆徑直往里面走去.

吳顏遇看著杜爺的背影,心髒好像被人撞了一下,胸腔中蕩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一種形容不出來感覺.

眼見王澤漆和杜爺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吳顏遇才轉身往回走.

"二龍,你沒事吧?"

"沒事."吳二龍被嚇壞了,用袖子擦著眼淚.

吳顏遇蹲下來給吳二龍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我都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走路的時候不要跑,要看著路,今天也是那兩位先生好說話,如果碰上不好說話的人,或者是身體不好的老人家,那你就完了!"

"大姐我知道了......"吳二龍委屈地點點頭.

另一邊.

倪煙帶著狗蛋來到上官家.

上官老太太正在給花園里的花澆水.

雖然上官家有很多傭人,但老人家的身影依舊孤獨.

"奶奶."

聽到倪煙的聲音,上官老太太的捏著水壺的手頓了下.

今天是周二,倪煙一般只有在雙休日的時候才會回來呢.

一定是她聽錯了.

上官老太太繼續澆花.

"奶奶!"直至倪煙帶著狗蛋走到上官老太太面前,她才反應過來,這不是幻覺.

"煙煙!"上官老太太激動的手上的噴壺都掉在了地上.

倪煙伸手擁抱了下上官老太太,"奶奶,好想你啊."

老人家就喜歡聽甜言蜜語.

聞言,上官老太太開心到不行.

語落,倪煙接著道:"對了奶奶,這是狗蛋,他也住在京華村,是我的好朋友!"

聽到這句話,狗蛋也很激動.

他今年才十二歲,在很多人眼中,他還只是個小孩子呢!哪有成年人和小孩子成為好朋友的?

但是倪煙姐姐不一樣,倪煙姐姐卻跟別人介紹,說自己是她的好朋友!

他是倪煙姐姐的好朋友!

狗蛋簡直受寵若驚,連忙跟上官老太太問好,"奶奶好!我是狗蛋,大名叫李長壽,你叫我狗蛋就行."

"狗蛋,這名字好!"上官老太太笑著道:"來來來,你們倆跟奶奶進屋!"

兩人跟著上官老太太一起走到別墅里面.

上官家的別墅裝修得很好看.

但是,狗蛋已經見識過倪煙家的裝修了,此時也不覺得稀奇了.

進了屋之後,上官老太太讓傭人拿來一堆好吃的.

狗蛋有些不好意思伸手.

倪煙抓了一大把小熊餅干塞到狗蛋手里,"狗蛋,在倪煙姐姐家里不用拘束,想吃什麼就拿什麼!"

上官老太太笑著道:"你倪煙姐姐說得對,狗蛋,你不用瞎客氣,想吃什麼拿什麼."

"謝謝奶奶."

上官老太太接著道:"煙煙,你爸你媽和小云云沒跟你一起來嗎?"

倪煙這才想起正事,接著道:"奶奶,我是過來接您回去,跟我們一起住的."

"跟你們一起住?"上官老太太愣了下.

"對."倪煙點點頭,接著道:"奶奶,現在我外公外婆都跟我們一起搬到京華村去了,所以我爸我媽讓我過來把您也一起接過去,人多住在一起也熱鬧些."

上官老太太猶豫了下,"煙煙,我住在這里挺好的,全都住到你們那兒,是不是有點不方便呀?"她挺不願意給小輩添麻煩的.

倪煙笑著道:"沒什麼不方便的,那兒也是您的家!大家都住在一起多熱鬧呀!現在我們村的水泥路已經修好了,你要是什麼時候想家了,就坐車回來看看,特別方便."

上官老太太依舊有些猶豫.

倪煙接著道:"奶奶,云云這些天可一直在念叨您呢.您要是搬過去的話,以後就能天天見到云云了.還有大哥和小曦姐那邊您完全不用擔心,家里房子那麼多,到時候大哥和小曦姐放假回來,他們想住哪間就住哪間."

倪云是家里最小孩子,也是上官老太太最喜歡的孫女兒,聽倪煙這麼說,上官老太太立即道:"好好好!那我就搬過去!對了,我現在就去打電話通知小徐小曦,哦對了,還有你姑姑那兒也得通知......"

語落,上官老太太興高采烈的去打電話通知其他人了.

上官老太太不光通知了上官徐和上官曦,還通知了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哎呀,孩子們孝順,我說不去,他們非讓我去,不去還不行......"

上官老太太雖然去之前很猶豫,但她卻非常開心.

沒有哪個老人是不願意跟自己的兒女住在一起的.

通知完所有的親戚朋友之後,上官老太太在收拾了些衣服和日常用品,三人正准備回去的時候,趙申突然帶著趙子趙子君來了.

"外婆!"趙子君從外面沖進來,"倪煙姐姐你也來了!"

倪煙給趙子君介紹了下狗蛋.

趙子君是個很熱情的小朋友,"狗蛋你好,我是煙煙姐姐的表弟,你叫我子君就好."

狗蛋雖然在鄉下長大,卻一點也不怯場,拍著胸脯道:"那你就叫我狗蛋吧."

兩個小家伙很快就玩到一起去了.

狗蛋道:"子君,你以後要是去倪煙姐姐家里玩的話,記得來找我,我帶你去我的秘密基地玩!"鄉下地方大,幾乎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秘密基地.

趙子君先是點點頭,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接著道:"可是我不認識去你家的路?"

狗蛋笑著道:"你可以找倪煙姐姐呀,倪煙姐姐認識."

兩個孩子在邊上玩,三個大人在屋里談話.

雖然趙申跟上官芙蓉已經離婚了,但他只要有時間,就會帶著趙子君來上官家看望上官老太太.

既是上官芙蓉已經很明確的說明了,他們之間已經沒可能了,但是上官德輝依舊抱有期望.

"媽,我跟芙蓉的事,您能不能再幫我勸勸芙蓉?"

上官老太太歎了口氣,"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擁有的時候不珍惜,現在失去了知道後悔了!可這個世界上哪里有後悔藥啊?"

"媽我真的知道錯了......"趙申也很後悔,可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

上官老太太接著道:"我已經勸過芙蓉了.沒用,她這回是吃了秤砣鐵了心.趙申,你還年輕,趁著現在趕緊重新再找一個吧.不過有一句話我要說在前頭,這女方一定要心地善良,可不能像上回那樣!"

上官老太太也不是那種不見情理的人,她不會德道綁架趙申,讓他一輩子都不再娶.

既然上官芙蓉和他已經沒可能了,還不如讓趙申早點找一個.

反正他早晚都是要再娶的.

讓他再娶?

聞言,趙申心里咯噔一下,看著上官老太太道:"媽,難道......芙蓉,芙蓉她現在已經......"難道上官芙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重找了?

上官老太太明白趙申這話里的意思,搖搖頭道:"芙蓉現在一個月才回來一次,我也不是很清楚她的個人情況.我只是讓你早點找一個."

上官芙蓉帶著趙子晴去隔壁的河天市了,有的時候一個月甚至都不回來一次.

上官老太太還真不了解她的個人情況,不過依上官芙蓉的性子,應該沒這麼快再找一個.

聽到這話,趙申心里松了口氣.

上官老太太接著道:"對了,你媽最近情況怎麼樣?"

趙申點點頭,"我媽現在非常好,您不用擔心."

"那就好."

趙申轉頭看向倪煙,接著道:"煙煙今天是來接你奶奶去京華村的?"

倪煙點點頭,"是的."

"鄉下空氣好,適合養老."趙申又隨便說了幾句,才進入主題,"煙煙,你姑姑現在最聽你的話,你能不能幫我勸勸她?我是真的後悔了,我也知道錯了,只要她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她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自從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後,倪煙在上官芙蓉心里的地位就不一樣了,只要是倪煙說出來的,她肯定會聽.

倪煙微微一笑,言辭委婉,"姑父,承蒙您看得起我,但是可能要讓您失望了,我還是個孩子呢,插手您和姑姑的事情可能有些不太合適."

倪煙才不想插手這件事.

因為趙申犯的是全天下女人都不會原諒的錯誤.

要不要原諒趙申,重新跟他在一起,得讓上官芙蓉一個人去思考,外人不能強行干涉.

趙申是個聰明人,他聽懂了倪煙這話的玄外之意,歎了口氣道:"好的煙煙,我知道了."

在上官家坐了會兒,趙申便和上官老太太道別.

倪煙道:"姑父,您雖然已經和姑姑離婚了,但咱們還是親戚,子君還是奶奶的外孫,我還是子君的表姐,您有時間記得帶著子君去京華村玩,以後奶奶就要在那邊常住了."

趙申點點頭,"好的煙煙,我知道了."

趙申帶著趙子君走後,倪煙也帶著上官老太太和狗蛋回村了.

車里播放著上官老太太愛聽的戲文.

老人家一路上都是笑容滿面的.

回到京華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三點多了.

家里已經被倪翠花和上官德輝收拾得差不多了.

因為考慮到老人家的腿腳不方便,所以倪翠花和上官德輝便商量把一樓的房間給三個老人住.

三個老人自然沒有意見.

晚上倪成貴回來的時候,看到倪翠花他們都回來了,甭提多開心了.

她激動的一把抱住倪翠花,"哎呦煙煙媽,你可回來了!你都不知你們一家不在這邊的時候,我有多無聊,就連吃飯都沒有以前那麼香了!"

倪翠花笑著道:"那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多吃幾碗."

"那是肯定的."倪成貴道:"煙煙媽,我都好長時間沒吃你做的飯菜了."

倪翠花接著道:"成貴姐,你今天晚上想吃什麼,我都燒給你吃."

倪成貴一口氣報了三個菜名.

晚上燒好菜,倪翠花每樣菜單獨盛出來了一份,讓倪煙給劉奶奶送過去.

今天晚上天氣有些不好,烏云遮住了明月和星空,四周黑漆漆的,也是倪煙眼睛好使,要不然還真看不見路.

倪煙摸了摸下巴,尋思著,是不是應該給路上按上路燈了.

不過這個時候好像還沒有太陽能路燈.

現在街上安裝的都是手控式路燈,路燈並不是一盞一盞的去拉亮的,只要把總閘推上去就行了,非常方便.

倪煙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到了劉奶奶家的時候,劉奶奶正在吃飯.

老人家的晚餐很簡單.

窩窩頭配白米粥,還有一碗咸菜.

"劉奶奶,我來了."

劉奶奶年紀大了,最近聽力功能也在逐漸下降,直至倪煙走到她面前,她才注意到倪煙,"煙煙來了!煙煙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倪煙大聲道:"劉奶奶,我上午就到家了."

劉奶奶點點頭,接著道:"那你爸媽他們跟你一起回來了嗎?"

"回來了,還有我外公外婆和奶奶他們都一起來了."

"好,那就好.一家人在一起也熱鬧些."劉奶奶拉著倪煙坐下來.

倪煙將籃子里的飯菜拿出來,"劉奶奶,這是我媽讓我給您送過來的,剛從鍋里盛出來,您趁熱吃."

劉奶奶笑著道:"你媽太客氣了.這是什麼呀,我來嘗嘗!嗯,你媽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這菜的味道真是沒話說!"

倪煙接著道:"劉奶奶,現在我外公外皮還有我來年他們都搬過來了,您也搬過來跟我們一起住吧?"

因為和劉奶奶比較投緣,加上劉奶奶又沒個一兒半女,也沒有親戚朋友,在此之前,倪煙就邀請過劉奶奶去他們家住.

但是被劉奶奶拒絕了.

劉奶奶說什麼也不願意去.

這一次,倪煙舊話重提,劉奶奶仍舊拒絕,"不去不去,我在這兒住的挺好的,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煙煙,你不用說了."

陪劉奶奶說了一會兒話,倪煙便離開了.

倪煙走後,劉奶奶的院子又恢複一片冷清.

倪煙回頭看了眼被黑夜籠罩住的小屋子,心下暗自決定了些什麼.

既然劉奶奶不願意搬過來住,那她就想辦法讓劉奶奶的家變得熱鬧些.

第二天.

村里的空氣真很好,如果不是多多這只臭了一大早就飛到倪煙床邊亂叫的話,倪煙最起碼還能再睡兩個小時.

"多多,你亂叫什麼呢?"倪煙一邊穿衣服,一邊往床下走.

"起床!起床!"多多道:"餓了!餓了!"

倪煙無奈一笑,合著是這個小家伙餓了,從盒子里拿出一把從國外帶回來的鳥糧放在茶幾上,"連蟲子都不會抓!你這只笨鳥!"

多多忙著吃飯,沒空理會倪煙.

倪煙去洗手間洗漱了.

房子是倪煙親手設計的,為了方便,幾乎每個房間里都有洗手間.

洗漱完下樓,剛好是吃早飯的時間.

餐廳里,上官老太太和鄭老太太一邊吃早安,一邊聊天.

"奶奶早上好,外婆早上好."倪煙隨手抓了個包子,"外公呢?"

鄭老太太道:"你外公帶著云云出去了,應該是去散步了吧."村里人不認識鄭老爺子,卻都認識小倪云,帶著小倪云出去,就等于帶著活招牌.

而且,小倪云還自帶認路功能,她雖然年紀小,但她聰明著呢.

吃完早飯,倪煙騎著車子去了市里一趟.

她是去各個店里盤賬的,因為店比較多,花了一天時間,都沒有盤完.

一直到第三天上午十一點,倪煙才盤完所有的賬.

盤好賬之後,倪煙買了些東西,去了小周那里一趟,這次能把事情調查的這麼清楚,小周是功不可沒!

小周一看倪煙提著這麼東西過來,當場就樂了,關心的道:"煙哥,你這太客氣了!我會不好意思的!"小周一邊說著不好意思,一邊將東西往屋子里提.

倪煙打趣道:"您這臉皮比城牆拐角還厚呢,也知道不好意思?"

"有你這麼誇人的嗎?"小周推了倪煙一下,接著道:"對了,你們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沒事吧?"

倪煙微微挑眉,"你煙哥這麼厲害,能有什麼事?"

小周接著道:"那家人怎麼樣了?"小周雖然是個偵探,卻也不是什麼事情都去查的,如果每件事都去查的話,那得花費多少心力?

倪煙言簡意賅的將鄭玲玲孫武和鄭嫻靜一家三口的下場說了下.

小周道:"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了,那你姑奶奶呢?她本來精神就不好之間這件事之後,還得不崩潰啊?"

唯一的孩子死了,她被蒙在鼓里不說,還差點害死了自己的侄孫女,是個人估計都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倪煙歎了口氣,"我姑奶奶她出家了."

"真的假的?"小周有些驚訝.

倪煙點點頭,"真的.就在白云庵."

小周接著道:"她這是在為過去贖罪?"

"可能吧."倪煙道:"她如果不任人擺布,早些把事情說出來的話,或許那個孩子就不會死了,中間也不會發生這麼多事."

小周點點頭,"說得也對."

從小周這里出來,倪煙又去了一趟百貨商場.

倪煙想買個電視機送給劉奶奶.

現在已經是八五年,早就有了彩色電視機,不過價格比較貴,一台彩色電視機要3000多塊錢.

普通人家根本買不起.

所以,這個時候村里誰家要是買了電視機,一定會成為全村最受歡迎的人家,因為一到飯點的時候,大家都會端著飯碗來家里吃飯,這樣就解決了劉奶奶的孤獨感.

既然決定要買電視機送給劉奶奶,肯定就要買彩色的,倪煙付錢的時候毫不手軟,還另外多付了10塊錢的上門費.

店老板都驚呆了.

他原本以為倪煙只是進來看看的而已,沒想到倪煙連價格都沒還,出手就是三千塊.

一時間,店老板看倪煙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付完錢,和店老板說好送貨時間之後,倪煙就去了三樓的服裝城,打算買點衣服.

倪煙連著挑了好幾套旗袍的,要結賬的時候,她又瞧見了一條淺藍色繡花旗袍.

"麻煩幫我把那件拿下來."倪煙轉頭看向導購員.

"好的."導購員點點頭.

就在這時,一雙手先導購員一步,拿走了那條旗袍,"這條旗袍是我先看中的!"

倪煙抬眸望去,只見對方是個約摸二十來歲的年輕女子,皮膚是很健康的小麥色,五官生的很端正,不像京城人,聽著說話的口音,倒是有點像從灣灣島那邊過來的.

七九年元旦華國和灣灣島的關系進入新的曆史階段,友好交往,停止一切炮火.

所以這個時候京城出現灣灣島那邊的人也不奇怪.

既然人家先一步拿到了旗袍,倪煙便沒有多說什麼,朝年輕女子輕輕笑了下,然後看向導購員,"我們去結賬吧."

"好的."導購員點點頭,慶幸今天遇到了一位好說話的客戶,萬一碰到難纏的客戶,那就有的吵了,"您跟我這邊來."

"您好,一共四百五十塊錢."

一共六條旗袍,材質都是真絲的,加起來才四百多塊錢,這個價格放到後世,還真不貴.

倪煙從包里拿出錢遞給導購員,因為遞錢的動作,一截白皙的手腕從衣袖間滑落出來,露出一枚通透欲滴的玉鐲.

燈光下,玉鐲反射出清冷的光.

剛巧這個時候,那名年輕女人拿著淺藍色繡花旗袍走過來結賬,這一幕剛好落到她的眼里.

這個玉鐲也太好看了吧!

如果能戴在她手上的話,一定更漂亮.

不對.

年輕女人眯了眯眼睛.

等等,她怎麼覺得這個玉鐲有些熟悉呢.

她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

對!

她想起來了!

這個鐲子,她在家里的老照片上見過.

"喂!你這個玉鐲是在哪里來的?"年輕女人走到倪煙身邊,口氣有些沖.

看倪煙的樣子,買了這麼多條旗袍才花了四百多塊錢,可不像是能買得起這麼貴重的鐲子的人!

而且,這個鐲子可是她們家的傳家之寶!

她不會是偷的吧?

年輕女子眯了眯眼睛.

看出年輕女人眉眼間的敵意,倪煙微微蹙眉,"這個好像跟你沒關系吧?"

既然對方態度不對,那她也就沒必要拿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她又不是抖M,喜歡自虐.

"你這個人怎麼沒素質啊?"年輕女子生氣的道:"你們大,你們這里的人都這麼回答別人的問題的嗎?"

她出自權貴之家,眼睛一直長在頭頂上,被人恭維慣了,還是第一次遇見倪煙這麼個刺茬.

倪煙微微挑眉,反問道:"這位女同志,請問你知道'素質’是什麼意思嗎?你這麼有素質,就是用這種態度來請教別人問題的?"

"你!你!你這個人是怎麼說話的啊?"年輕女子要被氣死了!

這個黃毛丫頭也太沒眼力見了!居然敢這麼橫!

這要是在灣灣島,誰敢這麼對她?

倪煙微微聳肩,"就這麼說話的啊,怎麼?你有意見?"話落,她接著道:"有意見也得保留,我又不是你媽,我為什麼要讓著你?"

一句話說完,倪煙拿起衣服,轉身就走.

轉身的瞬間,青絲在空氣中劃過一道完美的弧度,那樣子,霸氣又美麗!

惹眼極了.

年輕女子氣急了,立即追上去,拉住倪煙的手腕,"賤丫頭你不許走!"

倪煙微微回眸,紅唇微勾,"松開!"

很輕的兩個字,卻帶著一抹寒意.

"賤丫頭!你不許走,你告訴我,你那個鐲子是在哪里弄來的!"

"不松是吧?"倪煙笑了下,"那你別後悔.既然你們家沒人教你應該怎麼做人,那我就勉為其難來代勞下!"

語落,倪煙慢慢抽出自己的手.

看似沒用多大力氣,可年輕女子卻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砰!"

因為突如其來的慣力,她重心不穩,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疼痛難忍.

倪煙低眸看她,輕輕拍了拍手,"京城不是你家,更不是你耍大小姐威風的地方,以後要是再惹我的話,後果自己掂量!"

打又打不過倪煙,所以她特地等到倪煙的身影消失在大門口處,才敢破口大罵:

"啊!好疼!賤丫頭!賤丫頭!我要殺了你!"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看到這邊氣氛不對,和她一起過來的傭人,立即跑了過來.

年輕女子的五官都要扭曲了,"氣死我了!那個賤丫頭!你剛剛怎麼不來啊!"

"對不起小姐,我剛剛沒看到!"

"廢物!"年輕女子直接給了傭人一巴掌,隨後又從口袋里拿出一張人民幣,"這錢拿著去買藥!"

這個時候已經人人平等,就算是傭人也是有人權的,雇主不能隨意毆打.

但是,錢可以解決一切.

傭人拿著錢,追上了年輕女子,"小姐您等等我!"

只要錢給到位了,就算她一天被人毆打一百次也是沒關系的.

而且這可是一百塊錢呢,比得上她三個月的工資了.

年輕女子跑到商場外,可外面早已瞧不見倪煙的身影了,她氣呼呼上了一輛小轎車,氣憤地關上車門,"回公館!"

"好的."見她這麼生氣,司機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

這位大小姐可不是個好伺候的主.

小轎車一路疾馳著到一座非常豪華的公館前停下.

年輕女子一路跑了進去,哭著道:"哥!哥!有人欺負我!"

"誰?誰敢欺負我的寶貝妹妹?"一個約摸二十五六歲的男人從屋里走了出來.

他叫劉棋,正在哭訴的人是他的妹妹劉如.

因為工作的原因,他們一家三口從灣灣島遠赴京城,目前已經在京城呆了一個多月.

劉如生氣的道:"一個賤丫頭!她說我沒素質,還敢頂撞我......簡直,簡直,簡直太沒有教養了!哥,你一定要幫我報仇!把那個賤丫頭抓起來!好好教訓一頓!"

來京城這麼長時間,劉如還是第一次被氣得這麼很!

她恨不得殺了倪煙!

劉棋歎了口氣,"小如,這里不是灣島,更不是咱們家,我早就告訴過你,你的性子要收斂點,你在這里惹了事,可沒人能給你收拾爛攤子."

劉如是他的親妹妹,他太了解劉如了.

今天這事,十有八九是劉如自己惹出來的.

劉如本來是指望劉棋給她出氣的,沒想到劉棋反過來指責她一頓,頓時更氣了,"你還是我的親哥哥嗎?我!我!我!我不跟你說了!我去找爸爸去!"

劉棋無奈地搖搖頭.

劉如氣呼呼的往劉父的房間跑去.

房間里,年輕的劉母正在給劉父做按摩.

劉如突然進來,嚇了兩口子一大跳.

劉母皺著眉道:"你這孩子,怎麼進來也不知道敲門?"

劉如直接走到劉父面前,抱住劉父的脖子,開始撒嬌哭訴,她大概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爸!爸!您可一定要為我做主啊!那個賤丫頭實在是太可惡了!"

劉父今年都七十多快八十歲了,劉如才二十歲,因為是老來得女,所以,他對這個女兒特別溺愛,幾乎是有求必應,笑著道:

"好好好,爸爸給你報仇!小如不要生氣了,女孩子哭鼻子最難看了."

劉母笑著道:"這京城的小姑娘就是沒眼力見,她也不看看你是誰的女兒,就敢招惹,小如你等著,你爸肯定會給你報仇的!"

劉父今年快八十歲了,但劉母才五十幾歲,加上她保養的好,看上去跟三四十多歲的人差不多,特別有氣質,長得也好看.

劉如的皮膚是隨了劉父,相貌是隨了劉母.

見父母都站在自己這邊,劉如開心到不行,接著道:"對了,我還在那個賤丫頭的手上看到那個鐲子了."

"什麼鐲子?"劉父問道.

"就是那張老照片上的鐲子啊!那個鐲子可真漂亮!比照片上的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說到最後,劉如的眼睛都亮了.

"爸,我大娘肯定還活著呢!咱們快找到她好不好呀?"

劉父還沒來得及說話,劉母卻激動到不行,一把抓住劉如的胳膊,"小如,你真的看見了?這麼說,你大娘她還活著!"

"真的!"劉如點點頭,"媽,您也不想想,您女兒我平時見過多少好東西,我會看走眼嗎?"

劉父皺了皺眉,接著道:"可照片跟實物總歸都是有點誤差的,你怎麼知道那個鐲子就是你大娘的呢?"

上篇:223:報應來了!    下篇:225:這也太厲害了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