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25:這也太厲害了吧!   
  
225:這也太厲害了吧!

g,更新快,無彈窗,!

沒看到實物,劉父總感覺這件事有些懸.

怎麼會那麼巧,他們剛來京城,就看到了那個手鐲?

"爸!我怎麼可能會看錯呢!"劉如搖晃了劉父,"爸您就相信我吧!那絕對是咱們家的傳家寶!我大娘現在就在京城,咱們快去找她吧!"

"你見到的那個小姑娘長得什麼樣?"劉父接著問道:"和你大娘長得像不像?今年大概多大了?"

聽到這話,劉母捂著嘴巴驚訝的道:"難道她改嫁了?"

劉父微微皺眉,"依我對她得了解來看,她並不是那種隨意改嫁的人,但是這種事情也不好說."

事情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已經有很多事情在劉父心中只剩下一片模糊的影像.

劉如很認真的想了下,接著道:"那個賤丫頭大概十八九歲的樣子,長得.......還可以吧!但是我覺得和大娘年輕的時候不一樣."

劉如自戀的很,總以為自己世界第一美,能被她認可長得還可以的人還真不多.

聽她這話,劉家父母就知道,那個小姑娘肯定長得非常不錯.

"十八九歲?"劉母笑著道:"你大娘今年和你爸差不多大,她應該生不出這麼年輕的女兒."

女人和男人不一樣.

女人到了五十歲左右就會絕經,一旦絕經,就不再有生于能力.

男人只要體力好,哪怕是八九十歲,仍舊有生子的能力.

"對了,她娘家那頭還有什麼親戚沒有?"劉母用胳膊肘撞了撞劉父.

親戚?

劉父撓了撓腦袋,接著道:"在那個年代,就算有幾個親戚,估計也活不下來."

在往前數十幾年,正是批斗資產階級的時候.

"那那個小姑娘會是誰啊?"劉母接著道:"難不成是日子過不下去了,所以她就把鐲子賣了?"

"賣?我看八成是偷的還差不多."劉如撇撇嘴.

劉父接著道:"現在還不能妄下結論.對了小如,你說的那個小姑娘家住在哪里?我們現在過去看看."

早些年在批斗資產階級的時候,家里是不能私藏黃金和珠寶的.

黃金和珠寶比破銅爛鐵還不如,那個時候很多人拿一塊金條換一碗白米飯都換不到,要是被逮到了私下交易,還會被扣上投機倒把的帽子.

所以,偷的可能性不太大.

劉父雖然年紀大了,但他並不糊塗.

"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劉如道:"那個賤丫頭特別沒素質!問一個問題,她就像吃了火藥一樣!還把我推到在地上!我這輩子都沒有見過這種人!她要是在我們灣島的話,當時我就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這要是在灣島,誰敢這麼惹她?

除非是不想活了.

劉父接著道:"那也可能是她家里的親戚,她現在一個人,又上了年紀了,所以把東西給家人了也不奇怪.對了小如,你這性子得改改了,別左一個賤丫頭右一個賤丫頭的,如果那個鐲子真是你大娘的的話,那她跟咱們就是親戚關系."

語落,劉父又囑咐道:"而且這里是京城,京城和咱們灣島不一樣.你要是真惹到了什麼貴人,爸可能也護不住你."

灣灣島就是一個小島.

這里可是京城!

灣島總面積和京城差不多大,但京城只是華國百分之一.

一百個灣島也比不上一個華國.

所以,該低調的時候還是要低調下的.

"知道了知道了."劉如隨便應付了幾句,接著道:"爸,既然確定了大娘就在京城,那咱們趕緊找到她啊!她見到咱們一定很開心!"

劉父沒說話.

劉母道:"對對對!小如你說得對,咱們得趕緊找到你大娘."

劉如接著道:"爸,你到時候能不能把那個鐲子送給我啊?"

那個鐲子太好看了,劉如一眼就喜歡上了.

劉母笑著道:"給!當然給!我和你爸就你這麼一個女兒,我們不給你還能給誰啊?"

"太好了!"劉如高興到不行,一把抱住劉母,"媽謝謝您!我愛您!"

母女倆開心到不行,劉父的神情卻有些沉重.

午飯後,劉母一個人打車出門了.

不多時,車子停在個普通居民區旁邊.

劉母站在居民區前,感慨萬千,幾十年的時間過去,這里變化可真大.

劉母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紙條,按照紙條上的地址,來到二樓.

"206室,應該就是這里吧."劉母看了看四周,隨即伸手敲門.

可敲了很久,也不見有人開門.

"這是怎麼回事?"劉母微微皺眉,揚聲道:"有人嗎?有人嗎?"

結果這邊的門沒開,隔壁207室的門卻開了.

"同志,你找誰啊?"

劉母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找這里面住的人,對了,這里是不是住著一位姓姜的醫生啊?"

"你是來看病啊?"隔壁鄰居撓了撓腦袋,看著劉母道:"我看你長得還挺像那位姜醫生的.你們是親戚關系?"

"不不不,"劉母連忙否認,"我跟她沒有什麼親戚關系,我是聽說他醫術不錯,醫好了不少疑難雜症,所以過來找她治病."

"這樣啊."鄰居點點頭,接著道:"這個姜醫生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出現過了,我們也不知道她去哪兒了."

這個年代通訊信息不發達,也沒有網絡,加上姜醫生並不是在這里被逮捕的,所以鄰居們根本不知道她進局子了,更不知道她被槍斃了.

劉母微微皺眉,接著道:"那您大概有多久沒見過她了?"

鄰居想了下,"有一個月了吧."

一個月?

一個月前剛好是他們來京城的時間.

當時因為剛來這里,還沒有穩定下來,所以她沒有及時過來找姜醫生.

語落,鄰居接著又道:

"說來也奇怪,平時姜醫生住在這里的時候,她那個侄子還經常來看她,現在她侄子好像也很久沒來了,姜醫生年紀也大了,可能是被她侄子接回去享福了也說不定."

劉母沒有再多說些什麼,和鄰居道謝之後,便轉身離開.

姜醫生真的被侄子接去享福了嗎?

劉母歎了口氣,回頭看了眼居民樓的方向,臉上寫滿了心事.

她到底去哪兒了呢?

在回去的路上,劉母看到了一家偵探所,便走了進去.

"姜燕?"小周看到劉母要找的人,臉色微變.

"是的."劉母點點頭,"麻煩您幫我調查一下她現在去哪兒了,錢不是問題,只要能找到人."

"那您先交八百塊錢的訂金吧."小周接著道.

劉母從包里拿出一疊錢幣,放在桌子上,"請問什麼時候能調查出結果呢?"

小周笑著道:"我們所辦事效率很高的,您明天上午過來一趟就會有結果了."

劉母點點頭,"好的,那我明天上午過來."

從偵探所出來,劉母的臉色依舊有些不太好看,心里總有股不祥的預感.

小周透過玻璃窗看著劉母的背影,輕輕眯了下眼睛.

倪煙回到京華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的12點多了,因為和賣電視的老板商量好了,一點鍾的時候,他會把電視送過來,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倪煙出門往劉奶奶家走去.

"姐姐!"小倪云突然叫住倪煙.

"云云."倪煙微微回眸,看到小倪云一手拎著小水桶一手拿著玩具小鐵鍬,一張白嫩嫩的小臉上站了些許泥巴,真一臉微笑的看著倪煙.

"外公,您在干嘛呢?"倪煙接著問道.

鄭老爺子笑著道:"我想把這片空地開辟出來,然後種點花什麼的."

鄭老爺子是個園藝愛好者,平時就喜歡種種花,剛好村里地方大,夠老爺子施展,他瞧著屋子旁邊有塊空地,空著也是浪費了,所以便想著開辟出來種種花,然後在挖一口小魚塘,平時沒事的時候還可以釣釣魚.

倪煙點點頭,接著道:"您要是需要幫忙的話,就叫我一聲,我現在去劉奶奶家一趟."

聞言,小倪云趕緊扔掉小鐵鍬,拍著胸脯道:"姐姐!我,我可以幫外公的!我很厲害的!"

鄭老爺子笑著道:"對對對,云云可以幫我的,煙煙,你就不用擔心我了,快去忙你的吧."

倪煙來到劉奶奶家.

劉奶奶正在陽台前給家里的貓咪洗澡.

這個時候,鄉下很少有人給家里的貓咪洗澡,偏生,劉奶奶就是這麼一個講究的人.

因為出生的原因,她的骨子里自帶著一種矜貴.

哪怕現在落魄了,這種矜貴還一直保留著.

"喵喵喵."劉奶奶還沒看到倪煙呢,倒是讓小貓咪先看見了.

"煙煙來了!"看到倪煙來了,劉奶奶笑得非常開心.

"劉奶奶,您給大胖洗澡呢."大胖是一只中華橘貓,都說十橘九胖,還有一個特別胖,大胖就是特別胖的那個.

不過和吃食也有關系,劉奶奶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東西,卻要留下來給大胖吃.

大胖不但胖,還特別通人性,所以劉奶奶特別喜歡它.

劉奶奶笑著點點頭,"是呢,大胖好幾天沒洗澡了,身上都快長蟲子了."

正聊著天呢,一輛藍色農用車就停在了門口,一個中年男人從車上跳了下來,揚聲道:"小同志,電視機是送到這兒吧?"

"是的."倪煙走過來,"麻煩您幫忙抬到里面來."

"好的."

兩個男人將18寸的電視抬了起來,跟著倪煙往屋里走.

劉奶奶楞了,"煙煙,你這是干什麼呢?"

倪煙笑著道:"劉奶奶是這樣的,我今天買東西中獎中了一台電視機,可我們家已經有電視機了,所以我就把電視機給您抬過來了,您無聊的時候可以看看電視."

怕劉奶奶責怪她亂花錢,又怕劉奶奶不願意收,所以倪煙才會說這個電視機是中獎中的.

"中獎還能中到電視機?"劉奶奶表示懷疑.

"真的."倪煙點點頭,"劉奶奶,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問問這兩位叔叔."

兩個搬電視機的男人也是人精,連忙笑著道:"老人家,這個小同志可沒騙您,這個電視機就是中獎中的!小同志手氣也太好了,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劉奶奶接著道:"就算是中獎中的,那我也不能要,這電視機可貴了,你要是拿出去賣的話,還能賣不少錢呢!"

"老人家,怎麼說這也是您孫女的一片孝心,您就收下吧."

倪煙趕緊接話,"劉奶奶,我可是真把您當成我自己的奶奶的,而且您對我又這麼好,您要是不收下這台電視的話,下次我就不來您家陪您說話了!"

生怕劉奶奶會繼續拒絕,倪煙接著道:"而且您上次送我這個手鐲的時候,我不是也沒拒絕嗎?真要算起來,您這個手鐲可比電視機貴多了."

"你這孩子!好好好!我收下就是了."劉奶奶無奈的笑著.

"小同志,您看把電視給您放在這里行不?"其中一個搬運工指著客廳前面的長桌子問道.

在農村,幾乎每家每戶的客廳前面都會放一張長桌子.

其實也不叫桌子,某些地方叫茶幾,但是個茶幾不一樣,還有的地方叫背幾.

平時桌子上可以放時鍾和花瓶之類的擺件.

"可以的."倪煙點點頭.

兩人將電視放在長桌子上,接通電源之後,屏幕里立即有了彩色的畫面.

此時電視里正在播放著現下正流行的電視劇《萍蹤俠影錄》.

劉奶奶感歎道:"現在這人可真有本事,居然能把人給裝到這麼個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去,換做以前,誰敢這麼想啊?"

倪煙點點頭,"是啊."而後,倪煙又教劉奶奶怎麼操作電視,劉奶奶雖然年紀大了,但反應並不遲鈍,只是耳朵偶爾有些不靈光,腦子非常聰明,一下子就學會了.

有了電視之後,原本有些冷清的院子,立馬變得熱鬧起來.

第一個發現劉奶奶有了電視的人是劉奶奶隔壁的鄰居,雖有一傳十,十傳百,大家都來劉奶奶家看電視.

倪煙這邊剛回到倪家小院,就看到小周站在門口.

"煙煙,你可回來了,我都等你好久了."小周看到倪煙非常激動.

倪煙笑著道:"我就在前面不遠的劉奶奶家,你要是著急的話,可以去找我呀!或者吼一嗓子我就能聽見了."

"我這不是怕你耽誤了你的事了嗎."小周接著道:"今天有一個長得和姜燕很像的人,來偵探所調查姜燕的下落."

知道姜燕是害死曹玲芮和給鄭家兩位老人的投毒的罪魁禍首,所以在劉母走後,小周就迫不及待的來到京華村,要把這件事告訴倪煙.

"姜燕?是那個姜醫生?"倪煙微微眯眸.

"嗯."小周點點頭,"我聽她說話的口音應該是從灣灣島那邊過來的,現在還不知道姜燕的事情."

"又是灣灣島."倪煙輕輕蹙眉.

"又是?什麼意思啊?"小周疑惑的問道.

"今天遇到一個不講道理的大小姐,聽著口音也像是灣灣島的,"倪煙接著問道:"對了,那個調查姜燕的人看起來多大了?"

小周想了下,"一個大概四十歲左右的貴婦."

"四十歲,"倪煙微微眯眸,"那應該不是一個人,對了,你快跟我進來,在外面站著跟個傻子一樣."

"好."小周接著道:"對了,那個就是你外公和你妹妹吧?"

"對."倪煙點點頭.

小周道:"你外公太客氣了,剛剛一直讓我進去坐,還要去劉奶奶家找你,但是被我攔下了,和傳聞中的有些不太一樣."

傳聞中,鄭老爺子就是個嚴肅的小老頭.

倪煙笑著道:"傳聞畢竟是傳聞嘛,對了,你告訴那個人姜醫生的下場沒有?"

小周搖搖頭,"我感覺這件事有些奇怪,所以就沒告訴她,收了她八百塊錢的訂金,讓她明天上午來偵探所找我."

倪煙微微點頭,推開院門,帶著小周進來.

腳剛踏進院子,小周就忍不住感歎道:"你們家這院子可真好看!"

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倪煙家了,但是每一次過來,小周都會被震驚到.

"對了,那個牆上開的是什麼花兒啊?月季?"

正直八月,牆上野薔薇開得正旺,嫩綠色的枝葉間藏著一朵朵鮮紅粉紅的花朵,形成了一堵天然的薔薇牆,好看到讓人窒息.

"是野薔薇."倪煙回答.

"野薔薇?你在花鳥市場買的?我回去也給偵探所的院子里種上."小周租的偵探所帶著一個很大的後院,平時沒事的時候,員工們就會去院子里喝喝茶,聊聊天,順便休息休息.

"不用買,野薔薇生命力旺盛,後山那里長著一大片呢.要不這樣,咱們邊去挖野薔薇邊說?"倪煙提議.

"好啊."小周點點頭.

見小周同意,倪煙便帶上背簍和小鋤頭,帶著小周往後山走去.

兩人一邊走著,一邊說著,沒一會兒就到了後山.

這片野薔薇叢倪煙去年已經挖過一次了,但是今年依舊長的非常好,倪煙利落的將野薔薇的藤蔓剪掉,留下根莖.

見此,小周著急的道:"你把藤蔓都剪掉了,它們還怎麼活啊?"

倪煙笑著道:"放心,野薔薇很好養活的,別看現在只留下這麼點的根莖,等明年春天,它們能發出好大一叢."

"真的嗎?"小周有些不敢相信.

倪煙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你看我們家那個薔薇牆不就長得很好嗎?不過咱們一會兒挖的時候要注意些,盡量多保留些土塊."

"好的."小周扛起鋤頭就開始挖土.

沒一會兒,兩人就挖了滿滿一大背簍的野薔薇根莖,因為帶著土塊的原因,所以背簍特別沉.

小周見倪煙要背起背簍,連忙阻止倪煙,"煙煙,還是我來吧!"

"你來?"倪煙上下瞧了他一眼,"你背得動嗎?"

小周無語的道:"我都背不動,你還能背的動?怎麼著我也是個男人!"

倪煙微微聳肩,不忍心的打擊他,"那你來吧."

小周走到背簍前,將背帶拿到肩膀上,卻怎麼也直不起腰!

臥槽!

這也太重了吧!

小周出生富貴,從小到大就沒干過重活,背不起來也是正常的,倪煙早就料到是這個結果,所以才先小周一步,想要背起背簍.

小周緊緊咬著牙,臉都憋紅了,愣是沒將背簍給背起來.

"還是我來吧."倪煙走到小周面前,遮住了陽光.

"不用."小周搖搖頭,"我可以的!"

他是男人!

他不能在一個女孩子面前丟了顏面!

他可以的!

小周在心里給自己加油打氣.

倪煙笑著道:"還是我來吧,都是自己兄弟,我又不會笑你!"

小周:"......"你已經笑了.

"我都背不起來,你能行?"小周抬頭看向倪煙.

倪煙眉眼如初,"你讓我試試不就知道了."

小周讓開,他倒是要看看,倪煙是不是真的能背的起來.

倪煙蹲下來,輕輕松松的就背起了背簍,回眸看向小周,"咱們走吧."

小周當場就愣住了.

臥槽!

這也太厲害了吧!

如果不是親自試過的話,他都要認為那個背簍沒多重了.

"煙煙,阿不,煙哥!"小周連忙追上了倪煙,"煙哥你這也太厲害了吧?"

倪煙微微挑眉,"你煙哥是練過的,當然厲害."

小周拱拱手,"佩服佩服!我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古代有個成語叫巾幗英雄了."倪煙要是在古代的話,怎麼著也得是個女將軍般的存在.

下了山,倪煙又和小周約好了,明天上午去偵探所一趟,她倒是想看看,那個在調查姜醫生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倪煙來到偵探所,"怎麼樣,人來了沒有?"

小周搖搖頭,"還沒有."

語落,小周將倪煙帶到一個房間,"煙煙,你一會兒就坐在這里,你看,這里有個機關,你拿開這個字畫,就能看到對面,但是對面的人卻看不到你."

"好."倪煙點點頭.

不一會兒,便有工作人員來叫小周.

小周將袖子挽起來,"那我先走了,你隨意."

"好的."倪煙微微點頭.

因為關心姜醫生的情況,所以劉母早早的便來了,"你好啊周偵探,姜燕姜醫生的情況查的怎麼樣了?"

小周指著對面的凳子道:"您先坐,坐下聽我跟您慢慢說."

"好."劉母在對面坐下,摘下頭上的帽子,迫不及待的道:"怎麼樣?現在可以說了嗎?"

小周歎了口氣,臉上一片沉重,"您先做好心理准備."

劉母心里咯噔一下,"難道是姜醫生出事了?"

小周倒了杯茶遞給劉母,"事情是這樣的......"小周大概的將姜醫生的事情跟劉母說了下.

聞言,劉母渾身血液倒流,臉上一片慘白,勉強的揚起笑臉,"您,您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小周歎了口氣,"我怎麼會拿這種事情來跟您開玩笑,很遺憾,這件事是真的,您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公安局問問.其實姜醫生也算是罪有應得,您是不知道,她和姜小敏把鄭家害得有多慘,曹玲芮甚至連個全尸都沒落到."

這個突如其來的打擊,但劉母都不知道應該怎麼反應才好了.

好半晌,她才接著道:"這,這件事是什麼時候發生的?"

小周接著道:"一個月之前."

一個月前.

一個月前他們一家剛來京城,如果他們能早點來,她能早點找到姜醫生的話,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劉母的表情變化被倪煙盡收眼底.

確實像小周說的倪煙,這個貴婦長得很像姜醫生,尤其是眼睛,簡直一模一樣.

這個人是誰呢?

姜醫生的另外一個女兒?

可是,姜醫生好像只有一個女兒.

姜醫生以前生活在M國,這個人卻是灣灣口音,地點也對不上.

她是誰呢?

得知姜醫生的結果後,劉母失魂落魄的走了.

劉母走後,倪煙從屋子後面出來,"小周,這個人叫什麼名字啊?"

小周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不過她是來調查姜醫生的,肯定和姜醫生有關系,長得又和姜醫生那麼像,她是不是姜醫生的私生女啊?"

"應該不是."倪煙眯了眯眼睛,接著道:"姜醫生的底細好查嗎?"

小周笑了下,拿出一疊資料,"早知道你會這麼問,昨天晚上回來的時候,我就把姜醫生的資料整理了一份."

倪煙接過資料,細細的看了一遍,發現姜醫生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

弟弟叫姜大志,今年58歲,生了一子一女,目前在京城生活.

還有一個妹妹叫姜雉,但姜雉在19歲那年就掉到海里淹死了,戶口都被吊銷好幾年了.

目前最可疑的人就是這個姜稚了.

難道姜稚沒死?

倪煙微微眯眸,將資料扣在桌子上,"小周,你說剛剛那個人會不會是姜稚?"

"姜稚?"小周像是愣了下,然後道:"姜稚不是已經死了嗎?而且,都已經死了三十五年了."

"會不會是假死?"倪煙道.

"假死?"小周皺了皺眉,接著道:"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要假死?"

"可能是犯法了?"

小周接著道:"可假死也沒那麼容易吧?"

倪煙微微彎曲著食指,輕輕敲擊了桌面幾下,"總覺得這個人有些不簡單."

另一邊.

劉母走在熱鬧的京城街頭,心底悲涼的一片.

她沒想到,僅僅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物是人非.

怎麼會這樣呢?

劉母一路走到劉家居住的公館前,這才收起臉上的悲涼,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往屋里走去.

"媽,您去哪兒了?"劉如剛好從屋子里走出來.

劉母笑著道:"我閑公館悶得慌,就出去走走,順便熟悉下京城的環境."

"哦."劉如點點頭.

劉母接著道:"怎麼樣?你大娘那邊有消息沒?"

劉如搖搖頭,"爸已經讓人去查了,暫時還沒什麼消息."

"哦."

劉如又道:"媽,我怎麼感覺您有些不對勁啊?是不是不舒服啊?"

"沒有."

"文棠不舒服嗎?要不要我讓醫生過來給你瞧瞧?"劉父從書房里走出來,聽到劉如的話,很緊張的道.

說起來劉母江文棠也是個幸運的女人,二十二歲那年嫁給快五十歲的劉父之後,就一直備受寵愛,這麼多年過去了,她依舊被劉父捧在手心里.

"我沒事,可能是有點不適應京城的氣候."劉母道.

劉父點點頭,"這京城的氣候確實不如咱們那邊,文棠你別著急,等忙完這邊的事情,咱們就立馬回灣島."

"嗯."劉母接著道:"我先上樓休息會兒."語落,劉母往樓上走去.

劉如趕緊問道:"爸,您查到我大娘的消息沒有?"

劉父搖搖頭,"哪有那麼快?"

"要是再慢點的話,好東西都被其他人搶走了!"劉如歎了口氣,接著道:"咱們可事先說好了,您到時候一定要把那個鐲子送給我."

"爸爸什時候騙過你?"

"那就好!"劉如接著道:"等我再遇到那個野蠻的賤丫頭,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如果她是你大娘家的親戚呢?"劉父反問.

劉如歎了口氣,很不甘心的道:"那就算了,看在大娘的面子上,我就原諒他一次,不過她真的是太野蠻,太沒有家教了!如果她真是我大娘家親戚的話,那我大娘家也太沒有家教了!"

"真的有那麼野蠻嗎?"劉棋從外面走進來.

劉如點點頭,"非常野蠻!非常沒有家教!這種野丫頭,要是放在咱們那邊的話,根本嫁不出去!"

"比你還野蠻?"劉棋打趣道.

"你還是我哥哥嗎?"劉如立即向劉父哭訴,"爸!您看哥他欺負我!"

劉父立即教訓劉棋,"劉棋,你是哥哥!你怎麼能欺負小如呢!以後不許這樣了!"

劉棋無語的道:"爸,您就慣著她吧!早晚有您後悔的時候."

劉如白了眼劉棋.

......

倪家.

今天晚上上官徐和上官曦也回來了,一大家子圍在餐廳里吃飯,氣氛非常熱鬧.

上官曦道:"煙煙,你們高考成績什麼時候出來啊?"

八十年代可沒有後世那麼發達,高考後二十天左右就能查到成績.

現在已經八月十號了,成績還沒出來呢.

不過好在因為高考的時間定在七月份,所以開學的時間也晚一些.

倪煙微微搖頭,"暫時還沒有出來,之前聽我們老師說,好像十七八號左右去學校能查到成績."

上官曦笑著道:"今天都十號了,也快了!對了煙煙,你覺得自己考得怎麼樣?"

倪煙夾了一顆田螺,"應該還成吧."

鄭老爺子笑著道:"考得不好也沒關系,大不了明年在複讀一年就是了."

因為倪煙不怎麼去學校上課,所以家里人都比較擔心倪煙的高考成績.

雖然倪家現在並不缺錢,但是上大學還是很重要的.

因為在大學生活里,增長不止有知識,還有見識和閱曆,更能擴展人脈關系.

無論什麼時候,發展都離不開人脈.

倪煙道:"複讀倒不至于複讀,我覺得一本應該沒啥問題."

"你說啥?"鄭老爺子驚的筷子都掉在了桌子上,"一本?"

這個年代,能考個普通大學就算不錯了,能考上一本,就不能用厲害來形容了.

之前鄭嫻靜那麼厲害,也才考了二本.

倪煙點點頭.

鄭老爺子接著道:"煙煙,你要是能考上一本的話,外公就去拉一車鞭炮回來,放他個一天一夜!"

上篇:224:教你做人!    下篇:226:理科狀元!虐渣進行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