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29:大美人!姐弟?   
  
229:大美人!姐弟?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些人,從面相上,就能分辨出好壞.

劉棋相信倪煙不是那種人.

劉如冷哼一聲,"說得你好像有多了解她一樣!我要回去告訴爸爸媽媽!讓他們打斷你的腿!"

倪煙沒有在商場多呆,見了劉棋和劉如兄妹之後,就去了劉奶奶那里一趟.

劉奶奶正抱著大胖坐在椅子上看黃梅戲.

一曲《孟姜女哭長城》讓劉奶奶潸然淚下.

"劉奶奶."倪煙屈指扣了扣木門.

"是煙煙啊."劉奶奶回頭擦了擦眼淚.

大胖'喵’的一下,從劉奶奶身上跳下來,跳到倪煙身上.

"快過來坐."劉奶奶拍了拍身邊的小竹椅.

倪煙走過去坐下,閑聊了幾句之後,倪煙這才說起了正事,"劉奶奶,您認識劉浩山嗎?"

"劉浩山?"劉奶奶皺了皺眉,"我不認識."

"您在仔細想想?"倪煙接著道.

劉奶奶搖搖頭,"仔細想想也不認識,煙煙,這個劉浩山是誰啊?好端端的,你怎麼問起了這個?"

而後,倪煙又說起了劉棋和劉如兄妹二人的事情.

"他們的傳家寶?"劉奶奶很生氣的道:"這對兄妹是什麼人啊?我的鐲子什麼時候成為他們的傳家寶了?煙煙,你別理他們!這個鐲子一直是我自己的!可不是誰的傳家寶!"

倪煙接著道:"劉奶奶,您說他們會不會是您失散多年的親人呢?他們的父親叫劉浩山,您確定您不認識劉浩山?"

劉奶奶堅定地搖搖頭,"我雖然老了,但是我並不糊塗,我確定我不認識劉浩山!我估摸著,他們就是想騙走你的鐲子,煙煙,你可別被他們騙了!"

除去父母之外,劉奶奶一共有三個哥哥,一個弟弟,八個嫂嫂,還有十來個侄子侄女,全部在戰亂那年沒了.

死的死,失蹤的失蹤.

戰亂那年,劉奶奶新婚不久,突如其來戰亂讓她的丈夫也失去了生命.

每每想起這些,劉奶奶就難以呼吸.

劉奶奶抹了下眼睛,接著道:"我現在就是一個孤寡老太婆子,哪里還有什麼親人......"

倪煙拿出手帕替劉奶奶擦眼睛,"劉奶奶,您別傷心,您現在不是還有我嗎?"

"嗯."劉奶奶點點頭.

她很慶幸自己還能在遲暮之年遇到倪煙.

如果不是倪煙的話,她可能早就不在世上了.

人老了,就算一場的很平常的感冒發燒,都有可能會影響到生命.

之前劉奶奶因為發燒在床上躺了三天,如果不是倪煙來看她的話,她現在墳頭上的草都站了幾米深了.

所以劉奶奶才會把自己的最珍貴的東西都給了倪煙.

她是真的把倪煙當成了親孫女的.

怕劉奶奶錯過自己的親人,想了想,倪煙接著道:"劉奶奶,要不我安排你們見一面吧.認錯總比錯過要好,萬一出現奇跡了呢?"

"不想見."劉奶奶擺擺手.

幾十年了,如果有奇跡的話,奇跡早就出現了,根本就不會拖到現在.

既然劉奶奶不願意見面,倪煙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第二天,倪煙拿了一套限量版的冰肌玉膚套裝,准時去商場赴約.

等倪煙到的時候,她發現等待她的不止有劉棋和劉如這兄妹倆,還有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以及一個中年婦女.

看到這個中年婦女時,倪煙楞了下.

她怎麼感覺,這個人長得很像姜醫生?

五官最起碼有七八分的相似,只是比姜醫生要年輕很多.

就在這時,倪煙突然想到,劉棋和劉如兄妹是從灣灣島那邊過來的,難道說,這個人,就是小周說的那個人?

是她在調查姜醫生的事情?

她和姜醫生是什麼關系?

她是姜醫生的私生女?

這其中有怎樣的隱情?

倪煙不著痕跡的蹙眉.

"這位同志你來了!"劉棋看到倪煙,大大地松了口氣,他就知道倪煙不是個不守約的人.

倪煙點點頭.

劉棋接著介紹道:"這位是我父親,這位是我母親."

倪煙愣了下.

在劉棋沒介紹之前,她還以為這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家是劉棋的爺爺呢,中年婦女和那位那人家是父女倆,沒想到,是夫妻倆......

真是顛倒配.

劉棋又道:"我爸我媽很關心我大娘的情況,所以就跟我一起來了,這位同志你不要介意."

倪煙禮貌的笑了笑,然後和劉棋的父母打了個招呼.

劉棋又跟劉家父母介紹倪煙,"爸媽,這位同志就是可能知道大娘情況的人."

看到倪煙,劉父顯得很激動,眼眶都紅了,"小同志,你叫什麼名字啊?"

倪煙面帶歉意的道:"這位叔叔,可能要讓您失望了,我昨天晚上已經和家里的長輩核實過了,她說她並不認識你們,也不認識劉浩山."

"怎麼會這樣呢!"劉如臉色都變了,"我看你根本就沒有告訴我大娘!想私吞我們家的傳家寶吧!"

"小如!"劉父皺眉,出聲呵斥劉如.

劉父從來都沒有對劉如放過脾氣,這是第一次.

劉如被嚇了一跳,立即閉上嘴巴,不甘心白了眼倪煙!

賤丫頭!

劉父看著倪煙,接著道:"小同志,這之間有太多的曲曲折折我沒法跟你說清楚,請你告訴我她現在在哪兒好嗎?她見了我之後,就會認出我的!"

劉父有一種預感,倪煙口中所說的長輩,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不好意思,我不能告訴您."倪煙搖搖頭.

"小同志,"劉母一把抓住倪煙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道:"我們已經找了孩子他大娘幾十年了,這些年來,我們兩夫妻為了找她,吃不好,也睡不好.她一個人在外面受了那麼多苦,現在她年紀也大了,我們想把她接回來,安享晚年."

"小同志,你就成全我們好不好?我求你了!"

劉母一邊掩面哭泣著,一邊悄悄打量著倪煙手腕上玉鐲.

細膩通透,顏色鮮陽純正,蒼翠欲滴的淡綠色中夾雜著絲絲流白.

溫潤光滑,沒有一點點瑕疵.

是玉中極品!

這是他們家的家傳之寶,怎麼能戴到別人的手上去了呢?

劉母恨不得馬上取下倪煙手上的玉鐲.

倪煙道:"阿姨,你們真的找錯人了,我家里的長輩真的不是你們要找的人."

可能是因為劉母長得比較像姜醫生的原因,倪煙對她並沒有多少好感.

而且,既然劉母在打聽姜醫生的下落,這就代表著,姜醫生肯定跟她有關系.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句話並不是沒有出處的.

劉棋站出來道:"這位同志,你先不要著急否認.她到底是不是我大娘,見過面之後就知道了,你就幫幫忙吧,我大娘今年都七十八了,萬一錯過了,我們可能這輩子都見不上面了,人生有些遺憾是一輩子都無法彌補的."

劉母趕緊道:"對對對,小同志,她究竟是不是我那失蹤多年的大姐,孩子們的大娘,你說了不算,我們說了也不算,得讓我們見一面,才能得出結論."

有手鐲在這里,他們肯定不會認錯人.

那個人也是老糊塗了,怎麼能把這麼貴重的傳家寶,送給外人呢!

倪煙搖搖頭,"不好意思,我家里的長輩拒絕和你們見面."

倪煙也不能代替劉奶奶答應他們的要求.

劉父歎了口氣.

劉如的眼睛里都要冒出火花了,恨不得在倪煙身上灼燒出一個洞來,在她看來,倪煙就是故意的!

倪煙這是惦記上了她大娘的東西!

如果不是礙著劉父在的話,她幾乎都要破口大罵了!

真是太氣人了!

拿著他們家的傳家寶,現在還要阻止他們親人相認!

天哪!

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

劉母雙手抓著倪煙的手,手指有意無意間的觸碰到了那枚通透的玉鐲,觸感冰冰涼涼的,能祛除夏日的燥熱,傳家寶就是傳家寶!

當前情況下,只能智取,不能強奪,陸慕接著道:

"小同志,求求你了!孩子他大娘,對于我們家來說,真的非常重要,我,我給你跪下了!"

說著,劉母就要彎腰給倪煙跪下,幸好倪煙及時的阻止住了她的動作.

"阿姨,您不要這樣."

"小同志,你就讓我這兩個孩子給她大娘盡盡孝道吧!這麼多年了,他大娘一定在外面受了很多的苦,我們好不容易才打探到了她的消息,你忍心看我們飽受生離之苦嗎?"

"我們只想讓她在最後的時光里過上好日子."

劉母哭得嗓子都要啞了,聲淚俱下.

"抱歉,這件事我沒法幫您."倪煙推開劉母的手,"阿姨我還有事,先走了."

語落,倪煙轉身就走.

劉母想拉住倪煙,但是被劉父阻止住了.

劉父看著倪煙背影,大聲道:"小同志,如果孩子他大娘願意見我們的話,麻煩您來博城公館找我們."

倪煙的步伐很快,沒一會兒就消失在眾人眼前,也不知道聽沒聽見這句話.

"你剛剛為什麼要攔著我?"劉母看著劉父,接著道:"難道你不想找到大姐嗎?"

劉父搖搖頭,"既然人家不願意說,就算你把眼淚都哭干了也沒用,只要確定人在京城,總有辦法找到的."

語落,劉父接著道:"而且,我已經告訴她地址了,如果孩子大娘想見我們的話,肯定會讓她來找我們的."

"嗯."劉母點點頭,"那好吧,我都聽你的."

劉母是個特別有眼力見的人,她不會恃寵而驕,哪怕是劉父在寵她,她都不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在劉父面前,她一直都是個善解人意,小鳥依人的存在.

因為只有小鳥依人的存在,才能滿足男人的虛榮心.

如果沒點手段,劉母在劉父心中的地位會幾十年如一日?

聞言,劉如氣憤的道:

"我就說那個賤丫頭不是什麼好東西!說不定她根本就沒把這件事告訴我大娘!她就是看上了我大娘的的東西了!真是太不要臉了!那些東西都是我們家的,她憑什麼拿走啊!"

劉如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他們家和大娘分開這麼多年,大娘肯定做夢都想見到他們,又怎麼會拒絕跟他們見面呢!

分明是倪煙從中作梗!

"閉嘴!"劉棋看向劉如,拉著臉道:"不許你這麼說她!"

"我就說!我就說!怎麼了?"劉如一邊說著,一邊躲到劉父的身後,"她本來就是個賤丫頭!不要臉!"

"你!"劉棋揮起拳頭,作勢要打劉如.

"打呀!你打呀!"劉如做鬼臉挑釁劉棋,有父母在,她才不怕劉棋呢.

"有本事你過來!"

劉母看向劉棋,接著道:"你是哥哥,你就不能讓著點你妹妹嗎?我看小如說得沒錯,八成就是那個小丫頭看上了你大娘的財產,所以她才要千方百計的阻止我們相認!小丫頭年紀不大,胃口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消化得了!"

劉棋皺了皺眉,"媽,您別胡說,她不是那種人!"

劉母不悅的道:"你連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你就這麼肯定,她不是那種人?"

"反正她就不是那種人!"劉棋也不好跟自己的母親發火.

都說娶了媳婦忘了娘.

她這兒子還沒娶媳婦呢,就已經忘了娘!

想到這里,劉母眉心一跳.

那個小丫頭該不會是故意的吧?

她在故意吸引劉棋的注意,然後想嫁到劉家來?

不行!

她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劉母看向劉棋,"小棋,你一直都是個很有分寸的孩子,這次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那個小丫頭絕對不是什麼等閑之輩,說不定她在給你下套呢!"

劉棋簡直要被這句話給逗笑了,"媽,麻煩您清醒點好嗎?現在人家連理都懶得理我們一下,你覺得她會浪費精力給我下套嗎?"

他倒是想倪煙給他下套.

如果倪煙肯給他下套的話,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套上去!

可問題是,人家根本不屑于給他下套!

劉棋對自我認識的很清楚,看人的眼光也很准.

他能看得出來,倪煙和他以前遇到過的女孩兒不一樣.

劉母看了眼劉棋,接著道:"我不管,有句話我要說在前頭,以後我的兒媳婦,必須由我親自挑選,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得了我劉家大門的!"

"知道了."劉棋悶聲回答.

劉父適時地開口,"剛剛那個小姑娘,應該不是那種人,文棠,你和小如下次要是再見了人家,可不許說些不禮貌的話了,說不定孩子他大娘這些年來,都要仰仗那個小姑娘照顧著呢."

劉父能看的出來,倪煙並不是那種貪財的女孩子.

江文棠對丈夫的話向來是言聽計從,聞言,她點點頭道:"嗯,我知道的.大姐這些年受了那麼多苦,我都清楚的,我說這些話並不是在針對剛剛那個小丫頭,我就是怕咱們小棋被人騙了,你也知道,這孩子從小就單純,不知道在女孩子身上吃了多少虧."

語落,江文棠接著道:"也不知道大姐現在怎麼樣了?身體好不好,真想快點把她接到咱們身邊來,讓她好好享幾年的福."

劉父歎了口氣,"看那個小同志的樣子,她這今年應該沒受什麼苦."

劉如接話道:"我媽幾乎每天都要念經給大娘祈福,就算是來京城了也落下,一定是老天被我媽的城心感動了,所以才沒讓大娘受苦的!"

江文棠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小如,你亂說什麼呢!我為你大娘祈福是應該的."

劉父拍了拍江文棠的手,"文棠,這些年辛苦你了,小如說得沒錯,一定是你的城心感動了老天."

江文棠笑笑沒說話.

此時不回答,就是最好的回答.

跟在後面劉棋無語的道:"爸媽,你們就別宣傳迷信思想了好不好?如果老天真的能被我媽感動的話,那咱們全家就不用工作了,全國人民都不用工作了,每天就坐在家里誦經祈福好了!事在人為,沒有大娘身邊要是沒人照顧的話,說不定早就出意外了!"

聞言,江文棠胸腔里憋了一股子怒氣,不上不下的,難受得很!

就知道拆她的台!

這還是她的親兒子嗎?

偏偏,江文棠還無法反駁.

劉父看著劉棋道:"不管有沒有用,這都是你媽的一番心意,我相信你們大娘一定會感受到的!"

江文棠是位難得的賢妻良母.

剛開始娶到江文棠的時候,劉父還在擔心,這位小嬌妻會不會恃寵而驕,後來,他才發現,他的這種想法完全是多慮了.

江文棠不但沒有恃寵而驕,反而異常溫順,在江文棠身上,劉父甚至找到了年輕時候的感覺.

"對!"劉如點點頭,"大娘肯定能感受到的."

離開商場後,倪煙並沒有馬上回家,而是去了一趟德明軒.

今天是杜嬌嬌的生日,一個星期前,杜姣姣就邀請了她.

杜姣姣在京城沒什麼朋友,所以生日並沒有大辦,加上倪煙,一共才來了三個人.

那個傅小霜這次沒來.

這讓倪煙有些意外,上次看傅小霜和杜姣姣應該是很好的朋友才對,她怎麼沒來呢?

傅小霜作為情敵的存在,倪煙對她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

"煙煙來了."看到倪煙,杜姣姣立馬迎了過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和三弟的好朋友王痗,這是痗妒漱k朋友李瑤.痗,李瑤,這就是我跟你們提過的煙煙,大名倪煙."

倪煙主動打招呼,"王先生,李小姐."

王痗妝M李瑤也是兩個特別熱情的人,立即就站了起來,"倪小姐."

杜姣姣笑著道:"什麼先生呀小姐的,太生疏了,大家都是自己人,直接叫名字就行."

這一來二去的,幾人就熟了.

王痗完D:"咱們都坐在這里這麼久了,怎麼還不見杜爺出來啊?"

李瑤也有些奇怪.

杜姣姣笑著道:"在佛堂誦經呢,真不知道活成他這樣的,人生還有什麼樂趣."

王痗完D:"杜爺還真是十幾年如一日."

圈子里都知道杜爺吃齋念佛,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竟然可以堅持這麼久.

杜姣姣接著道:"痗壯齛,你們剛到京城,一定還沒去國色天香吃過飯,今天我帶你們去一次,我保證只要吃一次,就讓你們欲罷不能.對了煙煙,你去過國色天香嗎?"

說到這里,杜姣姣轉頭看向倪煙.

倪煙點點頭,"去過."

杜姣姣接著道:"怎麼樣,國色天香的味道很可以吧?"

"的確很不錯."倪煙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子,她這應該不算王婆賣瓜,自賣自誇吧.

看杜姣姣把國色天香說得神乎其神的,王痗妝M李瑤都表示懷疑.

不就一家飯店,有那麼神奇嗎?

在申城,他們什麼飯店沒去過?

什麼山珍海味沒吃過?

杜姣姣見他們不信,笑著道:"等你們去了,你們就知道了,煙煙,你去佛堂看看我三弟還有多會兒才能出來,我們著急去吃飯呢."

杜姣姣和倪煙之間隨意慣了,她經常使喚倪煙,倪煙也經常使喚她.

主要是,杜爺在佛堂誦經的時候,家里的傭人也不敢打擾他,但是倪煙就不一樣了,倪煙畢竟是莫其深的女朋友,他在怎麼著,也不會和倪煙生氣.

"好的."

倪煙放下杯子,往佛堂的方向走去.

看著倪煙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的方向,李瑤悄聲道:"天哪!這個小姑娘好漂亮啊!姣姣,你們怎麼認識的啊?"

杜姣姣道:"她是我三弟好朋友的女朋友,之前還陰差陽錯的救過我三弟......"

李瑤點點頭,"哦,這樣啊!長這麼漂亮還找男朋友真是可惜了!"

杜姣姣一愣,"長得漂亮跟找男朋友有關系嗎?"

李瑤接著道:"我要是有她那樣漂亮,我肯定不會那麼早找男朋友,我要萬樹從中過,片葉不沾身."

"美得你!"杜嬌嬌伸手戳了戳李瑤的額頭,"也得虧我們家痗妒熊坋藀n,換做是別人,早休了你了!還想萬樹叢中過呢!"

倪煙來到佛堂.

剛走到門邊,倪煙便聽到熟悉的木魚聲.

倪煙抬手敲了敲門.

"叩叩叩--"

杜爺微微抬眸,眼底染上一層慍色,看清來人後,慍色漸漸褪去,收起木魚.

"杜大哥,姣姣姐問你什麼時候才能好?"

"已經好了."杜爺整理了下衣擺,從蒲團上站起來,慢條斯理的穿上布鞋.

一絲不苟的動作中,散發著高貴優雅的氣息.

"我們走吧."杜爺走到門邊.

"哦."倪煙點點頭,一邊走一邊道:"你每天念經敲木魚的都不煩嗎?"

杜爺微微挑眉,"你每天吃飯會煩嗎?"

"那能一樣嗎?"倪煙反問.

杜爺道:"在我看來都是一樣."

不多時,兩人就到了前廳.

五個人,兩輛車.

王痗妝M李瑤一輛車,杜爺杜姣姣還有倪煙一輛車.

杜爺坐在副駕駛,杜姣姣和倪煙坐在後座.

可能是比較有緣的願意,杜姣姣只要見到倪煙之後,話就會變得特別多.

前座的杜爺大概是覺得煩了,慢慢靠在椅背上,手里撚著佛珠,開始閉目養神.

到了國色天香之後,王痗妝M李瑤才知道杜姣姣沒說謊.

國色天香真是太厲害了!

視覺感和味覺感都是一流的!

李瑤這個平時只能吃半碗米飯的人,這次居然生生了吃了三碗飯!外加兩份甜點!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總感覺這里的米飯,都比其他地方的要好吃很多.

"這家店的老板真是太厲害了!"李瑤毫不吝嗇的誇贊.

杜姣姣笑著道:"我第一次來的時候,跟你一樣."

李瑤接著道:"如果申城也能開一家就好了!"

杜姣姣打趣道:"你可以考慮搬來京城."

吃完飯,倪煙因為還有事,就提前離開了,沒跟他們一起回德明軒.

王痗妝M杜爺談事情去了,李瑤在杜姣姣房間和杜姣姣聊天.

"那個是大美人送你的禮物嗎?"李瑤指著一個包裝的很漂亮的包裝盒道.

雖然和倪煙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是李瑤已經給倪煙取了個外號.

那就是......大美人.

杜姣姣點點頭,"嗯,是大美人送的."

比起煙煙來,杜姣姣也覺得大美人這個詞更適合倪煙.

"大美人送的啥呀,我真是太好奇了."李瑤隨手拿起包裝盒,"介意我拆開看看嗎?"

"拆吧,反正我早晚都是要拆的."

李瑤一層一層拆開外包裝,隨後驚呼出聲,"天哪!"

"怎麼了?"杜姣姣有些好奇.

"大美人真是太有心了,你快過來看啊!"你要接著道.

杜姣姣走過來一看,也有些驚訝.

盒子里堆滿了玫瑰花瓣,空氣中縈繞著淡淡的玫瑰芬芳,玫瑰花瓣中間是一盒護膚品.

"冰肌玉膚,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呢."李瑤拿起盒子,"包裝看起來好像很高檔的樣子,不過,好像是國產的哎,不知道好不好用."

語落,李瑤接著道:"大美人家的條件怎麼樣啊?怎麼才送了個國產的護膚品啊!這誰敢用?"

看倪煙也不像那種小氣的人.

而且,這個時候國貨確實還站不穩腳跟.

杜姣姣笑著道:"大美人還是個學生呢.我之前聽她跟我說過這個護膚品,應該是她用著不錯,所以才送給我的,剛好我這幾天的皮膚有點干,還長痘痘了,今天晚上就試試這個冰肌玉膚."

之前倪煙說的時候,杜姣姣也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當時她和李瑤一個心態.

不過現在既然是倪煙送她禮物,她當然不能辜負倪煙的一番心意.

李瑤接著道:"雖然是大美人送的,你也要小心一點,我記得你可是敏感性肌膚呢."

這個年代還沒有敏感性肌膚這一說,但李瑤和杜姣姣經常出國,懂得比一般人要多很多.

"知道的."杜姣姣點點頭.

杜姣姣並不是說說而已,她雖然是敏感肌膚,但她晚上洗澡的時候,按照說明書,很認真的用洗面奶洗了一次臉,然後依次塗上蘆薈膠,祛痘霜和補水保濕霜.

這些東西塗在臉上的感覺冰冰涼涼的,特別舒服,並沒有想象中的刺痛感,這讓杜姣姣有些意外.

看來這個冰肌玉膚雖然是國產的,但它比想象中的要好用很多.

杜姣姣很期待以後的效果.

另一邊.

公館內.

江文棠坐在床下給劉父捏腳,兩人說起了幾十年前的往事.

"大姐是個難得好女人,也不知道這些年來有沒有另嫁他人,浩山,你說如果大姐嫁人了,她還會跟我們一起回去嗎?"

劉父搖搖頭,"她不是那種人."

從那個年代走出來的女人,骨子里都刻著忠貞,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她們把清白看得比生命還要重要,是絕對不會改嫁.

在往前數個60年,還有貞節牌坊一說呢.

江文棠點點頭,"我也覺得大姐不是那種人."

劉父歎了口氣,"這些年來,是我對不起她."

"身逢戰亂時代,都是時局所致,這不怪你."江文棠接著道:"大姐人那麼好,我相信她一定會明白你的苦衷的."

劉父再度歎了口氣,"希望吧."

江文棠笑著道:"你放心,大姐肯定不會怪你.對了浩山,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下."

"你說."劉父揉了揉太陽穴.

江文棠接著道:"我已經想好了,如果大姐這些年來,沒有再婚,也沒有個一兒半女的話,我打算把小如過繼給她."

江文棠是個聰明人,她知道把劉如過繼給劉奶奶之後,她不虧.

畢竟那個老太婆也沒幾年可活了.

劉父一愣.

江文棠接著道:"浩山,你同意嗎?如果你不同意的話,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你就當我從來沒說過這句話."

劉父張了張嘴巴,道:"我們的女兒也是她的女兒啊,用得找過繼那麼麻煩嗎?"

江文棠搖搖頭,"這不一樣,浩山,我也是女人,我太了解女人有多麼渴望能擁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大姐這麼些年來都孤身一個人,我是真的心疼她."

說著說著,江文棠的眼睛都紅了.

劉父點點頭,"文棠,難為你還能想得那麼周到,既然你都同意了,那我也沒有意見,就按照你說的,把咱們的小如過繼給她."

"嗯."江文棠拿起毛巾將劉父的腳擦乾淨,"那我現在去跟小如說這件事."

"好."

江文棠將洗腳水倒了,披起一件薄薄的外套,去找劉如.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劉如高興得要死,"媽,您說真的啊,我真的可以過繼給我大娘啊?"

據說那個老太婆有很多好東西,如果她可以過繼給她的話,那就代表著,那些東西也都是她的了!

能空手套白狼,劉如能不高興嗎?

"真的可以!"江文棠點點頭,"你爸都同意了."

"媽,謝謝您."劉如激動的抱住江文棠.

"你這傻孩子,跟你媽還這麼客氣呀?"江文棠滿臉慈愛的笑.

嫁給劉浩山這麼多年,江文棠最大的驕傲就是這一雙兒女.

雖然劉棋總氣她,但孩子是無心,而且又是她親生的,她才不會計較呢.

"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去見我大娘?"劉如接著問道.

江文棠道:"你爸已經讓人去查了,估計快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嗯."劉如點點頭,"我知道了."

江文棠接著道:"小如,見了你大娘之後,你這脾氣可得好好改改了,你大娘接受的是舊社會的舊式教育,喜歡那種端莊大方的千金小姐."

"你可不要沖撞到了你大娘,惹你爸不開心."

劉如笑著道:"除非是我瘋了,我才會沖撞大娘,你放心,我會好好孝敬她老人家的."

"嗯,這就好."江文棠滿意地點點頭.

不愧是她生出來的女兒,果然是一點就透.

從劉如房里出來,劉父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

人一旦上了年紀就是這樣的.

江文棠微微皺眉,拉開被子睡到了另一邊.

倪家吃飯一向很晚.

正在吃飯的時候,劉奶奶舉著拐杖來了.

倪翠花趕緊站起來道:"您吃飯沒?沒吃飯的話,過來一起吃,我們也剛吃."

倪煙站起來去廚房給劉奶奶拿碗筷.

劉奶奶阻止了倪煙的動作,"我吃過了,煙煙,你別忙活了,我來找你,是有話要跟你說."

倪煙道:"那咱們來這邊說吧.媽,你們先吃飯,我和劉奶奶說會兒話."

"好的."倪翠花點點頭.

倪煙和劉奶奶來到客廳這邊.

"煙煙,你今天上去見那兄妹倆了嗎?"劉奶奶問道.

畢竟事關自己的親人,所以劉奶奶昨天晚上想了一夜,她覺得,她有必要見他們一面.

雖然名字不對......

萬一,萬一有奇跡呢.

幾十年了,每每想到那些人,她只能靠回憶來支撐自己.

"去了."倪煙點點頭,實話實說,"那兩兄妹的父母也來了,他們的母親叫您大姐,還說要接您回去安享晚年."

劉奶奶是當事人,她有權利知道實情.

大姐.

劉奶奶都多少年沒有聽過這個稱呼了.

自從弟弟弟妹走後,她就再也沒聽過了......

一時間,劉奶奶的眼眶有些微紅.

"煙煙,想過了,我想見他們一面.我現在還不糊塗,不至于認錯自己的親人,萬一他們真的是我的弟弟弟妹,那我們就要錯過了,你能安排我們見一面嗎?"

她現在也這麼大年紀了,說不定哪天就死了,臨死之前,她不想帶著遺憾走.

倪煙點點頭,"可以,那我明天再過去一趟."

"好的."劉奶奶點點頭,"那就麻煩你了,煙煙."

倪煙笑著道:"不麻煩,應該的,這點事算什麼."倪煙也希望劉奶奶能找到自己的親人,然後安享晚年,生逢亂世,和家人分離了這麼多年,老人家這輩子實在是太難了.

第二天,倪煙就開車去了一趟昨天劉父說得那個地址.

她去的時候,劉棋剛好准備出門,看到倪煙,劉棋很驚訝的道:"這位同志,你怎麼來了!"

倪煙微微一笑,"我叫倪煙,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了,是劉奶奶讓我來了,她老人家,想見你們一面."

既然劉奶奶已經決定要見他們,那倪煙也就不再隱瞞她的真實姓名.

聞言,劉棋欣喜不已,"真的嗎?"

倪煙點點頭,"真的,你父母現在有空嗎?如果有的話,就跟我走一趟吧."

劉棋看了眼倪煙身後,接著道:"你家司機送你來的?"

"我自己開車來的."倪煙回答.

劉棋道:"你真厲害!我妹妹都不會開車呢!"

這個年代會開車的女性真的不多.

倪煙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接著道:"你父母現在有空嗎?如果沒空的話,我留給地址給你們,如果有空的話,我現在帶你們過去,免得到時候你們找不到路."

劉棋忙不迭地點頭,"有空有空!有空的!你先跟我進來,我這就去告訴我爸媽,他們知道這個消息後,一定會非常開心的!"

倪煙跟著劉棋一起進去.

劉家住的這個公館非常豪華,沒有一點身份和地位,還真住不進來.

傭人很有眼力見,連忙給倪煙泡茶.

劉棋接著道:"倪煙你在這里等一下,我這就去找我爸媽,他們就在樓上."

"好的."倪煙點點頭.

樓上.

劉父和江文棠在得知這個消息後,非常高興,原本他們還想再睡個回籠覺的,這下覺也不睡了,連忙穿衣服起來.

"小棋,你去叫一下你妹妹."

"知道了."劉棋往劉如的房間走去.

劉如也是一改惰性,聽到可以去劉奶奶那里了,一個翻身就起床了,知道劉奶奶喜歡小家碧玉型的千金大小姐,她還特地將上次買的旗袍換上了.

叫完所有的人,劉棋便下樓了,"倪煙,你在稍微等一下,他們馬上就下來了."

"嗯."倪煙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上篇:228:她不是這樣的人(二更)    下篇:230:浮出水面的真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