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79:媽,小王八蛋欺負我!   
  
279:媽,小王八蛋欺負我!

g,更新快,無彈窗,!

趙漁激動的哇哇大哭.

差一點,差一點她就見不到倪煙了.

想起這些天的遭遇,趙漁就更委屈了!

"媽!"

"媽!我真是太想你了!"

"呃......"倪煙看著趙漁,一臉懵圈的道:"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沒認錯!你就是我媽!"趙漁緊緊抱著倪煙不肯松手.

倪煙一臉的欲哭無淚.

她真沒有這麼大的女兒!

就在倪煙疑惑的時候,趙漁接著道:"我是多多呀!我是你的狗兒子多多呀!媽,你不認識你的狗兒子了嗎?"

狗兒子?

多多?

倪煙一愣.

這真的是多多?

可多多怎麼變成這樣了?

這是在跟她開玩笑?

鳥變成人,這事情好像有點玄幻.

一時間,倪煙有些分不清真假.

趙漁接著道:"我知道我變成這樣你肯定不認識我了,但我真的是多多,媽,你看,這是那只傻貓!是傻貓找到我的!"

坐在地上的大胖很淡定的喵了一聲.

"大胖!"看到大胖倪煙又是一愣.

雖然橘貓都長得差不多,但倪煙和大胖相處那麼長時間,她一眼就認出了大胖.

倪煙看向趙漁,"你真的是多多?"

"真的!"趙漁忙不迭地點頭,"我真的是你的狗兒子多多啊!"

倪煙畢竟是重生過一次的人,這個世界上連重生這件事都能發生,那鳥變成人,也不是不可能吧?

畢竟大千世界,無奇不有.

但是,她總覺得這件事還是有些玄幻.

見倪煙還有有些不相信自己,趙漁趴在倪煙耳邊,低聲道:"媽,你後背的蝴蝶骨上,有一顆小紅痣對不對?"

因為倪煙實在是太白了,所以那顆小紅痣顯得格外惹眼,像皚皚白雪間的一點紅梅.

但是這顆紅痣,除了倪翠花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就連莫其深都不知道.

因為一次意外,倪煙在換衣服的時候,被多多偷瞄到了,所以她才知道的那麼清楚.

聞言,倪煙驚訝的看著趙漁.

趙漁著急的都要哭了,"煙煙,媽!我真是你的狗兒子多多啊!"

"多多!"倪煙一把擁抱住趙漁,眼眶有些微紅.

"煙煙!媽!"趙漁激動的大哭.

嚶嚶嚶,煙煙終于認識她了.

"喵!"大胖也跟著湊熱鬧.

唐紅一臉疑惑的追了過來,看到和趙漁擁抱在一起的倪煙,眼底閃過一道精光.

這姑娘真是太漂亮了!

她走南闖北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小姑娘!

這臉蛋,這身材,最起碼能賣上4位數!

值了!

這次的京城之行,真的是太值了!

"多多,你怎麼變成這樣了?"須臾,倪煙松開多多.

趙漁一邊揉著眼睛一邊道:"事情是這樣的......"

就在這時,唐紅笑著上前,打斷了趙漁沒有說完的話,"多多,這是誰啊?是你姐姐嗎?"

趙漁揚起腦袋,傲嬌的道:"這就是我媽啦!怎麼樣唐姐,我媽漂亮吧?我沒有吹牛吧!"

"啊?"唐紅驚訝的道:"她是你媽?你沒跟我開玩笑吧!"

倪煙看上去最多不過十八九歲的樣子,她怎麼可能是趙漁的媽媽!

"我沒跟你開玩笑!她就是我媽!"趙漁抱住倪煙的胳膊,"媽,你說對不對!"

倪煙揚起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對!我就是她媽!"

別說,這升級當媽的感覺還挺好的!

唐紅咽了咽喉嚨,"那,那您長得可真年輕!"

"謝謝."

趙漁接著道:"對了煙煙,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唐紅,這一路上多虧了她照顧我!"

"我叫倪煙,謝謝你照顧我們家狗子."倪煙主動朝唐紅伸出手.

唐紅握住倪煙的手,"互幫互助是應該的,不用客氣."

倪煙的手細膩柔軟,猶如一塊上好的羊脂玉,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可沒有這樣的手.

再說,管她多大年紀呢,只要長得漂亮能賣個好價錢就行了!

唐紅眯了眯眼睛,接著道:"多多媽,我剛剛和多多說好了一起去我家做客,要不您也跟著一起去吧,我家就在附近."

倪煙轉頭看向趙漁.

趙漁點點頭,"去吧去吧!我都跟唐姐說好了."

"可以."

"那咱們走這邊,穿過前面那條十字路口,在往前面走一點就到了."唐紅走在前面帶路,在倪煙和趙漁看不到的角落里,唐紅朝站在路邊的那個男人悄悄的使了個眼色.

男人接收到唐紅的眼神,立即扔掉手里的煙頭,快速地往對面跑去.

倪煙側眸看向趙漁,低聲道:"狗子,你這個朋友好像有點奇怪,你是在哪里認識她的?"

趙漁道:"我是在車站認識她的,唐姐人很好的,她給我買吃的,還帶我住賓館!不認識唐姐之前,晚上我只能睡在樹上."

倪煙拍了拍趙漁的肩膀,"狗子你受苦了."

現在這里也不方便,要不然倪煙真想問問她,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約摸十五分鍾左右,就到了唐紅住的地方.

這里位置較偏,環境也不是很好.

唐紅的家住在一樓,"多多,多多媽,這里就是我家,你們倆在這兒站一下,我去敲門."

趙漁點點頭,"嗯,你去吧."

唐紅走過去敲門,"媽,大哥,二哥,三哥!我回來了,快開門呀!"

開門的人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家,看起來慈眉善目的,就像鄰居家的老奶奶,極為親和,"紅紅回來了,快進來,快進來,這是你的朋友吧?快一起進來."

唐紅的家里也布置的非常溫馨,進屋之後,老人家忙活著給倪煙和趙漁倒水.

屋里的沙發上還坐著三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唐紅主動介紹道:"多多媽,多多,這是我的大哥二哥和三哥."

倪煙禮貌的點頭,"你們好."

趙漁也跟在後面問好.

唐紅接著道:"多多,多多媽,你們不用客氣,快坐."

倪煙總感覺這個房子里處處都透露著古怪,坐了一會兒,站起來道:"我想去一下洗手間."

"洗手間在這邊."唐紅站起來給倪煙帶路.

倪煙進了洗手間,就把門從里面反鎖了起來.

外面,趙漁抱著大胖,和唐紅聊得非常開心.

趙漁只顧著和唐紅聊天,卻沒發現,唐紅三個哥哥的目光,一直若有若無的往洗手間的方向瞟去.

片刻之後,倪煙從洗手間出來.

剛好這個時候,唐紅的母親端了幾杯紅糖水過來.

八十年代,紅糖水可是非常稀罕的東西,只有在來了貴客的情況下,才會拿紅糖水招待.

趙漁對這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毫無戒備之心,端起紅糖水就喝.

"等一下."倪煙突然伸手攔住趙漁.

"怎麼了?"趙漁疑惑的道.

倪煙道:"這個糖水很燙,等會再喝."

"不燙呀."趙漁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說著,趙漁就要一口蒙下這碗糖水.

她實在是太愛甜食了!

倪煙突然正了神色,"我說燙就燙,放下!"

見倪煙這樣,趙漁立馬放下碗,"對對對,這個燙死了,等會兒在喝."

唐紅笑著端起糖水,喝了一口,"一點也不燙啊,多多,多多媽,你們不用客氣."

"是嗎?"倪煙微微挑眉.

"多多媽,您這是什麼意思?"唐紅站起來看著倪煙.

就在這時,唐紅的三個哥哥們也站了起來,一副要打架的樣子.

這不站起來不知道,一站起來,趙漁嚇了一跳.

唐紅這三個哥哥,不但個個都是壯漢,而且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橫眉怒目的,凶相畢露!

事實上,這根本不是唐紅的哥哥,他們都是唐紅的合作伙伴.

他們五個人聯合在一起,裝作一家五口,不知道騙了多少年輕的小姑娘.

"唐姐,你在糖水里下藥了!"趙漁看著唐紅.

就在這時,唐紅的母親,立即將屋子里門反鎖上,把屋子里的窗簾都拉上,而唐紅也露出本來的面目,"這糖水,你們是自己喝,還是要我們動手喂你們?"

趙漁怎麼也沒想到,和藹和親的唐會變成這樣.

這讓她想起了吳顏遇.

當初她就是太相信吳顏遇了,這才把小命丟在了吳顏遇手上.

"你騙我!唐紅,你竟然騙我!"趙漁氣得雙手叉腰,用手點著屋里的人,"你你你你,還有你,你們今天都死定了!敢欺負我,我媽今天不會放過你們的!"

唐紅朝嗤笑一聲,那三個壯漢使了個眼色.

三個壯漢很有默契的捋起衣袖,露出帶著肌肉的胳膊,滿臉凶相地朝這邊走來.

那樣子,有點可怕了.

這三個人中間的任何一個人,怕是一只手就能把她拎起來了,趙漁嚇得趕緊躲到倪煙的身後,"媽!加油!"

但是有倪煙在,趙漁是一點都不怕!

她現在非常慶幸在街上遇到了倪煙,要不然,她就又被人算計了一次.

她可打不過這三個壯漢!

幸好!

幸好她還有人可以依靠!

這種有靠山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唐紅笑著道:"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們今天是跑不掉的了,要是能乖乖配合的話,也能少受些皮肉之苦!"

趙漁從倪煙伸手伸出腦袋,"呵呵,到底是誰要受皮肉之苦還說不定呢!唐紅,我現在給你個機會,你們現在趕緊跪在地上求我媽原諒你們,要不然,我媽可就不客氣了!"

唐紅滿臉的不屑之色,"就憑她?"

倪煙雖然長得漂亮,氣質也不錯,但歸根結底,她也只是個女孩子.

一個女孩子,她能打得過三個壯漢?

語落,唐紅接著道:"你們下手的時候注意些,別打著臉了."他們就靠臉來提高價錢呢.

"知道了."其中一個壯漢回頭看向唐紅.

唐紅端起杯子,轉身坐在沙發上.

她這個人是慈悲心腸,最見不得暴力的畫面.

"砰!"

就在這時,屋子里突然傳來這麼一聲巨響.

唐紅被嚇了一跳,杯子里的糖水濺在手背上,回頭往身後望去,這一看,整個人都愣住了.

她?

她這是出現了幻覺?

只見倪煙一個漂亮的後旋踢,連環踢中了兩個壯漢的下巴,輕輕一挑.

"砰砰--"

"好棒!好棒!"趙漁站在身後給倪煙加油打氣.

"把繩子拿過來把他們都綁起來!"

"好的!"趙漁立即跑過去拿繩子.

唐紅知道自己這是惹上刺頭了!

沒想到倪煙看上去瘦瘦的,身手居然這麼好!

不行!

她得趕緊離開這里,唐紅和屋里的老太太對視一眼,兩人悄悄的往門的方向走去.

"你們想去哪兒呢?"就在此時,倪煙突然走過來,攔在兩人面前.

她居高臨下的站在兩人面前,遮擋住了光線,清淺的聲音里不缺乏威嚴.

唐紅的心頭湧上了一層無邊無際的恐慌感.

怎,怎麼辦?

"我,我,"唐紅咽了咽喉嚨,"多多媽,多多,其,其實我,我是在跟你們開玩笑呢!"

"開玩笑!"趙漁拿著繩子朝這邊走來,"唐紅,你看我像個傻子嗎?"

其實唐紅很想說像.

如果趙漁不像傻子的話,怎麼會被她從火車站騙到這里來.

今天如果只有趙漁一個人的話,肯定不會翻船!

早知道就看好趙漁,不讓她亂跑了!

趙漁拿著繩子把唐紅和那個老太太背靠背綁在了一起,然後又把那三個壯漢綁在了一起.

"喵喵喵!"就在這時,大胖突然從沙發上跳下來,用爪子抓著地板.

"大胖這是怎麼了?"

趙漁微微蹙眉,"媽,好像是地下有東西."

"確定?"倪煙挑眉.

"嗯."趙漁點點頭.

和大胖做了那麼長時間的朋友,加上都是'同類’,雖然物種不同,但趙漁能聽懂大胖的語言.

倪煙蹲下來研究了一會兒地板,然後用手指沿著地板的縫隙,將一塊地板掀了起來,然後是第二塊.

看著倪煙的動作,唐紅著急的哇哇亂叫.

怎麼辦!

她要發現了!

千萬不能讓她發現地下室的秘密.

那三個壯漢也使勁的掙紮著.

就在倪煙掀開第四塊地板的時候,突然看到一雙充滿希望的眼睛.

地下有人!

而且還不止一個,這些都是十七八歲的女孩子,他們的手腳被繩子綁著,嘴巴被透明膠帶貼了起來.

原來這里竟然是人販子的老巢.

倪煙立即跳了下去,將她們身上的繩索解開,朝上面的趙漁道:"多多,快打電話報警!"

"哦,好的."

多多立即去打電話報警.

倪煙一共從地下室帶上來了五個女孩子.

不一會兒,民警就來了.

倪煙和趙漁作為證人和受害者,也一起去了警局.

一直在警局呆了三個多小時,才出來.

警局還給趙漁開了一張身份證明信.

有了這個身份證明信,就代表趙漁可以在京城的生存下去了,後續只要手續辦齊了的話,還可以給她上戶口.

從警局出來,倪煙帶著趙漁去商場逛了一趟,給趙漁從里到外,買了好幾套衣服.

路上,趙漁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跟倪煙說了一遍.

"吳顏遇還在京城嗎?"趙漁問道.

"還在."倪煙點點頭.

趙漁接著道:"我要是去找她報仇的話,媽,你會不高興嗎?"

"當然不會."

"那你會左右為難嗎?"趙漁接著道.

"也不會."倪煙語調淡淡,"吳顏遇現在跟我已經沒有半點關系了,所以無論你做什麼,我都不會生氣,也不會左右為難."

"真的嗎?"趙漁有些不敢置信的道:"可她畢竟是你妹妹啊!"

倪煙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極淺的笑,"我跟她沒有做姐妹的緣分,多多,你跟她之間橫著一條命,所以你做什麼我都不會生氣,也不會阻止你."

說到這里,倪煙頓了頓,接著道:"但是,多多,有一點我要跟你說一下,你現在是人,這里是人類社會,也是個法治社會,如果鬧出人命的話,你也會付出相應的代價,我不希望你為了一個吳顏遇,而搭上了自己."

趙漁點點頭,"嗯,我知道的,煙煙你放心,我有分寸的."

知道倪煙不會插手她和吳顏遇的事之後,趙漁瞬間輕松了不少,她最怕倪煙會夾在中間左右為難.

沒一會兒,兩人就回到了京華村.

大胖已經好長時間沒回京華村了,所以提前飛奔到了趙書月那里.

趙書月見到大胖的那一幕,激動的眼眶都紅了,手上的杯子直接掉在地上,"大胖!傻大胖!這些日子你都去哪兒了!"

大胖跳到趙書月的懷里,喵喵的叫個不停,像個撒嬌的孩子.

趙書月抹了下眼睛,接著道:"大胖,你不在家的這些日子,家里都開始有老鼠了,以後可不許亂跑了."

"喵!"

倪家.

小倪云正和鄭老爺子在給院子里的花草施肥.

"外公!小云云!"

趙漁沖過去,一把抱住小倪云,她太激動了,倪煙攔都沒攔住.

鄭老爺子被嚇了一跳,"你,你是誰啊?"

小倪云也一臉懵圈的道:"姐姐,你是誰啊?"

倪煙從後面走過來,"外公,這是趙漁,也是我的干女兒,小名多多,您叫她多多和或者漁漁都行."

干女兒多多?

倪煙才這麼小,怎麼就有干女兒了呢?

而且,她,她怎麼跟多多同名呢?

一時間,鄭老爺子有些懵.

"煙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鄭老爺子把倪煙拉到旁邊,悄聲問道.

倪煙道:"外公您放心,多多她不是壞人,她的爸爸媽媽都不在了,在市中心還差點被人販子騙了,恰好我路過那里報了警,在警局,她看我長得比較像她過世的母親,就抱著我的大腿喊媽媽,民警也說她無家可歸非常可憐,給她開了一張身份證明,就讓我領回了家."

"真的?"鄭老爺子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

他總感覺,他已經認識了這個趙漁很長時間了一樣,看到趙漁,總有股莫名的親切感,而且,趙漁對他們也是十分的自來熟,上來就叫外公和小云云.

第一次見面的人能這樣?

可鄭老爺子就是想不起來,到底在哪里見過趙漁......

一生唯物主義者的老爺子怎麼也沒想到,眼前的趙漁,就是以前的多多.

疑惑歸疑惑,鄭老爺子也沒再多說些什麼,因為他相信倪煙做事有分寸,她不會在沒有原因的情況下把趙漁領回來了.

"姐姐,你是我姐姐的干女兒嗎?"小倪云看向趙漁.

"嗯."趙漁點點頭.

小倪云托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接著道:"那你可不能叫我小云云哦."

"為什麼?"趙漁接著道:"他們不都叫你小云云嗎?"而且她以前也是這麼叫的.

小倪云雙手叉腰,一副小大人的樣子道:"按照輩分,你得叫我小姨!"

語錄,小倪云轉頭看向倪煙,"姐姐,我說的沒錯吧?"

倪煙笑著點點頭,"對沒錯."

"可你比我小!"趙漁表示不服氣,"我才不要叫你小姨呢!"

小倪云哼了一聲,"但是我輩分比你大!乖,叫小姨,小姨給你糖吃哦."說著,小倪云還有模有樣的拿出她這個星期的唯一一顆糖.

看到糖果,趙漁的一雙眼睛都亮了,連忙接過糖果,"謝謝小姨!小姨真好!"

趙漁是蹲在那里的,小倪云踮起腳尖,拍了拍趙漁的腦袋,"乖!"

倪煙:"......"

回到屋里,趙漁又熱情的跟上官老太太和鄭老太太打招呼.

鄭老太太和上官老太太也是一臉懵圈.

倪煙將剛剛那套說辭,又跟兩個老人家說了一遍.

兩位老人家和鄭老爺子一樣,對趙漁有種陌生親和感,立即對趙漁的到來表示歡迎.

晚上,倪翠花和上官德輝也回來了.

倪煙又給倪翠花和上官德輝介紹了下趙漁.

突然當上外公外婆的倪翠花和上官德輝也有些懵.

倪翠花將倪煙拉到一邊,"煙煙,你是認真的啊?你真要認多多做干女兒?"

"當然是真的."倪煙點點頭,"您看我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嗎?"

倪翠花接著道:"看我看她跟你差不多大,你一個未婚的小姑娘,被一個小閨女叫媽,這要是讓人看見了,影響多不好呀."

倪煙笑著道:"年齡和輩分沒關系,而且我跟多多比較有緣,媽您放心,我心開有數的."

"行行行."倪翠花笑著道:"你心里有誰就行."

吃飯的時候,倪翠花和上官德輝還給多趙漁包了個大紅包.

上官老太太也給了個.

鄭老爺子和鄭老太太送一個金手鐲.

第二天,倪煙又領著趙漁去村里轉了一圈,這麼一轉,大家都知道了倪煙收了個很漂亮的干女兒.

倪煙現在可是全村的驕傲,村里也沒人覺得她這個行為有什麼不妥.

不就是認個干女兒嘛!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翌日,倪煙帶著趙漁去市里,無論是趙漁,還是以前的多多,他們都不是認識字.

所以倪煙想給趙漁買點看圖認字和學習拼音的資料回去,剛好小倪云今年也四歲了,她也可以跟著學一點.

看著這些奇奇怪怪的書籍,趙漁歎了口氣道:"做人真是太難了!我能不能不學這些東西啊?"

倪煙微微挑眉,"不能,必須學."

"為什麼啊?"趙漁皺著眉道:"我覺得我現在這樣就挺好的呀!為什麼要學這個啊?"

倪煙接著道:"不認字就是睜眼瞎,以後被人騙了都不知道."

趙漁道:"我不會被人騙的!"

倪煙笑著道:"多多,你覺得我開車帥不帥,酷不酷?"

"帥!酷!"車速比鳥類飛得還快,能不酷嗎?

倪煙又道:"那你想不想學開車?"

趙漁忙不迭地點頭,"想!"

倪煙接著道:"你要是想學車的話,就必須會認字,要不然就學不了."

"真的嗎?"趙漁問道.

"我什麼是騙過你?"倪煙反問.

趙漁猶豫了下,點頭道:"好好好!我學!"

倪煙挑了好些書籍和資料.

從圖書館出來,趙漁摸著肚子道:"媽,我餓了,咱們去吃東西吧."

"好."倪煙點點頭,"你想去哪兒吃?"

趙漁道:"去國色天香吧!"以前做鳥的時候,看到倪煙還有杜爺他們總喜歡去國色天香吃東西,想必那里的東西肯定很好吃!

"行."倪煙帶著趙漁來到國色天香.

趙漁吃得那叫一個香.

這個時候,她又要感歎一句,做個人真好!

能吃到這麼多好吃的!

鳥糧算什麼?

蟲子算什麼?

在這些好吃的面前,鳥糧和蟲子就是個弟弟!

看到趙漁吃得那麼香,倪煙笑著道:"你吃慢點,沒人跟你搶,我去樓下找蘭芝姐有點事,一會兒在上來找你."

趙漁點點頭,"行,你去吧."

吃完東西,趙漁等了很久,也不見倪煙上來,只好親自下去找倪煙.

剛下樓,就看到倪煙在和一個打扮得精致的女人在聊天,從側面看著,那人好像有點熟悉.

"媽!"

趙漁走過去叫人.

倪煙微微回眸,"你吃完了嗎?"

"嗯."趙漁點點頭,轉頭看向杜姣姣,習慣性打招呼,"姣姣好!"

杜姣姣都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著趙漁,"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對了,你剛剛叫煙煙什麼?"

媽?

她沒聽錯吧!

倪煙什麼時候升級當媽了?

而且娃都這麼大了?

天哪!

天哪!

她到底錯過了什麼!

倪煙笑著道:"姣姣姐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家狗子趙漁,小名叫多多."

"你女兒?"杜姣姣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嗯."倪煙點點頭.

杜姣姣掐了掐自己的臉,"我,我沒在做夢吧?"

"沒在做夢,這真的是我女兒."倪煙道.

杜姣姣的臉上的表情非常精彩,"不是,煙煙,你這跟誰生的?維之?"

倪煙故作神秘的道:"你猜."

杜姣姣接著道:"不對啊,如果真的是跟維之生的的話,那應該姓莫啊!怎麼變成姓趙了呢!"說到這里,杜姣姣像是想到了什麼,驚訝的道:"啊!天哪!你給維之帶綠帽子了!"

倪煙輕笑出聲,"姣姣姐,你在想什麼呢?"

就在這時,趙漁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身著舊式的布衣長衫,行走在大廳中,仿若閑庭漫步,儒雅間不失鋒芒.

"小王八蛋!"

趙漁跑過去,激動的抱住杜爺,"啊啊啊!小王八蛋,我真是太想你了!"

杜爺側身一閃,就這麼的避開了趙漁.

趙漁腳上沒刹住,直接撞在了柱子上,額頭上瞬間便紅腫起來.

"多多,你沒事吧?"倪煙跑過去扶起趙漁.

趙漁抱著倪煙的胳膊大哭,"媽,小王八蛋欺負我!"

上篇:281:相見!    下篇:282:爸爸爸!我真是太想你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