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82:爸爸爸!我真是太想你了!   
  
282:爸爸爸!我真是太想你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見到這一幕,杜姣姣懵了.

杜爺也有些懵.

為什麼趙漁的口氣會這麼熟稔?

她是誰?

她又為什麼叫倪煙媽?

倪煙將趙漁拉起來,"疼不疼?活該!誰讓你這麼沖動的?"

"疼死了!"趙漁一邊揉著額頭,一邊道:"媽你幫我報仇!打死這個小王八蛋!真是太過分了!人家這麼想他,他居然這樣!"

杜爺走到兩人身邊,隔著衣料捏住倪煙的手腕,將她拉到一邊,低聲問道:"她是誰?"

語落,杜爺又道:"是多多?"明明是反問句,卻被他說出一種陳述句的語調.

倪煙正猶豫著要怎麼跟杜爺開口呢,沒想到杜爺自己就猜出來了.

"你不覺得這件事有些不可思議嗎?"

她是曆經過重生,才接受了多多由鳥變成人的事實,可杜爺是怎麼猜出來的?

他這心理素質也太強大了吧!的

杜爺神色不變,"這麼說來,她真的是多多了?"

"嗯."倪煙點點頭,語落,接著道:"你是怎麼猜出來?"

杜爺撚著佛珠,"這個世界上,敢這麼叫我的,除了多多沒有別人."

那串佛珠給了多多之後,杜爺又去廟里求了一串,雖然用著沒有以前那串順手了,但是總比沒有要好.

"你一點都不覺得驚訝嗎?"倪煙反問.

杜爺語調淡淡,"世間萬物,無奇不有.見得多了,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這句話雖淡,卻夾雜著一絲辛酸.

不是親身經曆的人,誰也無法想象得出來,他到底經曆過什麼.

倪煙贊同的點頭,"說得對."

杜爺看了她一眼,接著道:"倪煙,你今年多大?"

"十九啊."倪煙回答.

十九?

哪家十九歲的姑娘膽子會這麼大,看著鳥變成人都不害怕?

真要論閱曆的話,倪煙怕是要比他高多了!

"你真的十九?"

倪煙淡淡一笑,"我說我九十了你信不信?"

"自然是不信的."杜爺搖搖頭.

倪煙接著道:"多多變成人了,你就一點也不害怕嗎?"

杜爺輕笑出聲,"你一個小丫頭都不怕,我怕什麼?"

倪煙輕咳一聲,"畢竟我都是九十歲的人了!"

"那我就一百九."杜爺撚著佛珠.

"呵呵."倪煙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吹牛."

得好像她沒有吹牛一樣.

杜爺笑了笑,沒說話.

倪煙朝趙漁招了招手,"多多,過來."

"來了."趙漁飛快地跑過來,還不忘狠狠瞪了杜爺一眼,"媽,你得給我報仇!打死這個小王八蛋!"

杜爺眉眼依舊,"抱歉,我剛剛不知道你就是多多,你這樣直接沖過來,避讓一下是本能反應."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多多雙手抱胸,"媽,打他!把他的屁股打開花!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

聞言,杜爺的臉莫名的變得很灼人.

"我先把你的屁股打開花,沒大沒小!"倪煙伸手戳了戳趙漁的腦袋.

趙漁委屈的道:"媽,你偏心!明明是小王八蛋想欺負我的!我可是你的狗兒子!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倪煙看向趙漁:"偏什麼偏?如果不是杜大哥的話,你這條小命早沒了!快跟杜大哥道謝,狗子,咱們可不能忘恩負義."

"啊?"趙漁有些疑惑的看著倪煙,"什麼?你不給我報仇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要讓我給他道歉!媽,您這心也太偏了吧!我到底還是不是你的狗兒子啊?"

趙漁都快哭了!

沒想到一段時間沒在她媽身邊,她媽就在外面有了其他狗了!

這個小王八蛋真是太過分了!

思及此,趙漁又狠狠的瞪了杜爺一眼.

倪煙接著道:"多多,你之所以能有現在,都是杜大哥那串佛珠的功勞."

倪煙抬頭看向杜爺,"怎麼樣,我沒說錯吧?"

其實從多多回來的那一刻開始,倪煙就知道這件事的功勞在于杜爺.

杜爺那串佛珠本就不是凡品,開過光,上面還有功德加持.

"嗯."杜爺也沒有否認.

當時杜爺也沒想那麼多,只覺得多多死的可惜,將佛珠送給多多,是希望多多下輩子能投生個好人家,沒想到多多直接就靈魂重生了.

這麼一說,趙漁就有些明白了,她從手腕上取下一串佛珠,"你們說的是這個佛珠?"

"對,就是這個."倪煙點點頭,有些驚訝的道:"這串佛珠怎麼會在你這里啊?"

杜爺的眼中也有一層疑惑的神色.

趙漁搖搖頭,"我醒來的時候,這串佛珠就在我手上了,怪不得我看它挺熟悉的,原來這是小王八蛋的東西!"

杜爺沒接,笑著道:"我已經有新的了,這個你收著吧."

"你會這麼好?"趙漁有些不敢置信的道.

杜爺撚著佛珠,"我以前那些好吃的,都喂了狗了?"

趙漁的目光不覺得往杜爺腰間的錦囊上瞟去,輕哼一聲道:"我本來就是我媽的狗兒子!"

杜爺:"......"

雖然他不是什麼好人,但趙漁是真的狗.

邊上的杜姣姣有些懵,雖然他們說的每一個字她都能聽得懂,但是組合在一起,她就聽不懂了.

"你們在說什麼呀?怎麼我一句也聽不懂?還有啊,二弟你那串佛珠不是送給那個多多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在這個多多手上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聞言,趙漁臉色一變,"那個多多?難道除了我之外,還有別的多多嗎?小王八蛋,你在外面有別的狗了?"

杜爺:"......"

倪煙笑著轉移話題,"其實我也有點沒太聽懂,對了姣姣姐,你們吃飯了沒?"

杜姣姣搖搖頭,"我們正准備上去吃,你們呢?"

"我和多多已經吃過了."倪煙接著道:"那你們上去吃,我和多多我們先回去了."

"好的."杜姣姣點點頭.

倪煙帶著趙漁一起離開.

就在這時,杜姣姣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突然拉住倪煙的手腕,"煙煙你等一下!"

"怎麼了?"倪煙微微回眸.

杜姣姣接著道:"多多是你跟誰的孩子啊?"

倪煙笑著看向趙漁,"多多,你爸是誰?"

趙漁道:"我爸當然是莫其深那個狗男人了."

杜姣姣的楞了下,看著倪煙和趙漁的背影,好半晌才反應過來,拉了拉杜爺的衣袖,"你說多多真是煙煙和維之的孩子嗎?"

她怎麼感覺這件事有些不對勁呢.

真是太奇怪了!

杜爺神色不變,"你猜."

杜姣姣無語的道:"我要是能猜得到還問你?"

杜爺:"二姐,你知道豬是怎麼死的嗎?"

"怎麼死的?"

杜爺一本正經的吐出三個字,"笨色死的."

杜姣姣更加疑惑了,"為什麼是笨死的?"

杜爺看了杜姣姣一眼,無奈地搖搖頭.

就在這時,杜姣姣突然反應過來,"好啊!你竟然變相的說我是豬!你才是豬呢!你全家都是豬!"

杜爺語調淡淡,"我全家也包括你."

杜姣姣:"......"

她這個弟弟現在真是越來越腹黑了,罵人連一個髒字都不帶的.

離開國色天香之後,倪煙又帶著趙漁去面館轉了一圈.

她打算把趙漁培訓成一名優秀的商人,然後把面館和奶茶鋪的生意交給她一部分,讓她來打理.

要不然她一個人真的是太累了.

可惜趙漁沒有商業頭腦,看到賬本頭就暈,最重要的是,她還不認識幾個字,倪煙說的話,她一句都聽不懂.

"哎不行不行,媽,這個還是你自己來吧."

她只想和以前一樣,安安心心的當個米蟲,每天吃好吃的,喝好喝的!

倪煙笑著道:"一回生二回熟,多看看就會了."

"我真的不想學!我連字都不認識......"趙漁抱著倪煙的手臂開始撒嬌.

倪煙接著道:"這麼多活都讓你媽我一個人來,你想累死我嗎?"

"當然不想!"

倪煙將賬本遞到趙漁面前,"那就好好學,以後幫你媽我好好分擔下壓力."

"哦."趙漁這才妥協.

吳顏遇從外面經過,剛好看到了這麼一幕.

倪煙身邊的那個女孩子是誰?

她跟自己一樣,是倪家扔掉的另一個孩子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她一定要在那個女孩面前揭穿倪煙的真實面目!

不能讓她被倪煙給騙了!

吳顏遇捏了捏手,在外面等了很久,這才等到趙漁一個人從外面走出來,去公共廁所.

"你好,等一下."

趙漁抬頭,就看到了吳顏遇的那張臉.

一時間,恨意四起,腦海中全是被吳顏遇虐待的場景.

那時候,她做夢也沒想到,吳顏遇會那麼對她!

"吳顏遇!"

吳顏遇驚訝的看著多多,"你,你認識我?是倪煙跟你說起我的吧?你是倪家的第幾個孩子?"

趙漁沒說話,就這麼看著吳顏遇.

煙煙說過,人類社會有人類社會的法則.

人弄死一只小鳥,只是一件無傷大雅的小事.

可人要是弄死一個人的話,就會付相應的法律責任.

所以她不能沖動!

見趙漁不說話,吳顏遇接著道:"那個倪煙應該跟你說了不少關于我的壞話吧?其實我跟你一樣,我也是倪家的孩子,可倪煙在早就知道我是她妹妹的情況下,卻一直瞞著不說!她就是在忌憚我們!她怕我們跟她搶財產!你千萬別被倪煙那種表里不一的人騙了!"

說到這里,吳顏遇的眼眶有些微紅,"妹妹,你知道我現在有多慘嗎?因為倪煙,我被人強暴,以後再也不能有孩子了!原本我的前途可以是一片光明,可現在呢?我被毀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妹妹,你和我一樣,都是可憐人!我已經被倪煙騙過一次了,你可千萬不能在被倪煙騙了!要不然,你的下場肯定會比我更慘的!"

都是倪煙!

都是倪煙她才變成這樣的!

她喜歡的人厭惡她.

以後的人生道路也會變得灰暗無比.

趙漁目光冷冷的看著吳顏遇,而後直接揚起手,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

吳顏遇的腦袋被打得一偏,嘴角溢出一絲血跡,頭暈眼花,"我好心提醒你!你怎麼能打人呢?你憑什麼打人!"

"憑什麼打你?就憑你欠我一條命!"

"什麼?"吳顏遇愣住了.

趙漁接著道:"難道你忘記多多是怎麼死的了嗎?這一巴掌,我是替死去的多多打的!我告訴你吳顏遇,這一巴掌還不算完!以後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你到底是誰?"吳顏遇看著趙漁道:"這件事是誰告訴你的?"

不就是一只鳥嗎?

一只鳥而已,死了就死了唄......

倪煙有必要要弄得人盡皆知嗎?

看來,是她低估了倪煙!

倪煙是故意的!

她故意在人前敗壞自己的名聲,將這件事越越鬧越大,讓自己在人前的汙點也越來越大,這樣就能襯托她高貴的品格!

倪煙這是在踩著她上位.

她只是倪煙的一顆棋子而已,倪煙也從沒有將她當成過妹妹.

或許,倪煙一開始的計劃就是這樣的,她從一開始就沒想讓自己好過.

就在這時,倪煙從里面走出來,"多多,你好了沒?"

趙漁回頭看向倪煙,"哦,馬上就好."

從頭到尾,倪煙就像沒看到吳顏遇一樣.

吳顏遇捂著臉,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多多?

倪煙為什麼會叫她多多?

那個女孩又到底是誰?

"倪煙!你是故意的!"吳顏遇看著倪煙開口.

倪煙就像沒聽見吳顏遇的聲音一樣,直接進了店里.

她從不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從前不會,現在也不會.

吳顏遇憤怒的大喊,"倪煙,我永遠不會原諒你!永遠不會!"

倪煙依舊神色淡淡.

趙漁從廁所回來,見吳顏遇還站在那里,揮著拳頭道:"吳顏遇,你怎麼還不走?難道你還想試試拳頭的味道?"

吳顏遇立即頭也不回的的跑了.

回到面館,趙漁興沖沖的道:"煙煙,吳顏遇好像變了很多!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啊?"

倪煙和趙漁說起了吳顏遇的遭遇.

趙漁笑著道:"這麼惡毒的人,活該她有今天!你都不知道,她剛剛是怎麼在我面前詆毀你的!這種人,真是太惡心了!我以前怎麼就沒發現她是這種人呢!"

"這種人最會順著杆子往上爬,你別理她就行."倪煙語調淡淡.

趙漁接著道:"媽!你都不知道剛剛那一巴掌有多過癮!"

之後的幾天,倪煙忙著處理公司的事情,多多就跟在上官老太太和鄭老太太後面學認字.

這些天,倪煙在京城的市中心買了一塊地皮,准備建一棟辦公大廈,等所有的部門全部完善之後,她辦公也方便些.

大廈的設計圖倪煙已經畫好了,就等著相關單位審批了,等文件批下來,就可以立馬施工.

現在上面有著大力扶持的政策,所以這些資料批下來也比較快.

倪煙要建造的大廈一共有三十八層.

下面的十九層用來做餐飲辦公樓,上面的十九層是冰肌玉膚的辦公樓.

因為工程較大,所以要兩年之後才能全部竣工,不過倪煙也不著急.

這個工程,倪煙依舊交給了吳金樹.

吳金樹非常感動,他很開心倪煙能不計前嫌,如果吳顏遇好好聽話的話,有這麼一個好姐姐在,她也不至于落得一個這樣的下場.

"煙煙,謝謝你!"

倪煙笑著道:"干爸,我早就說過了,咱們都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那就沒必要說兩家話."

吳顏遇是吳顏遇,吳金樹是吳金樹,該認的恩情倪煙不會忘,這樣做,也能讓倪翠花減少一些愧疚感.

而且,吳金樹也不是那種不懂得感恩的人.

半個月後,因為M國又有新的代理人想要代理冰肌玉膚,所以倪煙得出發去M國一趟.

剛好,她也好些日子沒見莫其深了.

得知倪煙要去M國,趙漁抱住倪煙的手腕,"媽媽,我的好媽媽!我漂亮的媽媽,你能帶兒子一起去嗎?"以前她是一只鳥,不能去M國,現在她終于不是鳥了,所以她也想去M國見見世面.

"你也想去?"倪煙微微挑眉.

"是的!"

倪煙笑著道:"行,那就一起去吧."

"真的嗎?"趙漁瞬間驚喜萬分.

"真的."倪煙點點頭.

"啊啊啊!煙煙,我的好媽媽,我真的是太喜歡你了!"趙漁激動的抱起倪煙.

倪煙輕飄飄的,趙漁輕而易舉的就將她抱起來了,比抱起大胖還要簡單.

"快放下我,想要去M國的話,咱們還得去辦護照呢."

幸好前幾天已經解決了趙漁的戶口問題,要不然還真的沒法辦簽證.

"好好好!那咱們快去."趙漁立即放下倪煙.

倪煙帶著趙漁一起市里辦護照.

在去M國的頭一天,倪煙帶著趙漁去德明軒看杜爺.

一方面是趙漁整天都念叨著他,還有一方面是倪煙答應過莫其深,要給杜爺送溫暖的.

看到杜爺,趙漁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跑著沖過去,抱住杜爺,"小王八蛋!我來了!"

杜爺身姿一側,就這麼的避開了趙漁,不過他用一只手扶住了趙漁,避免她會撞到邊上的柱子上,"男女有別,你就不能穩重點?咋咋呼呼的像什麼樣?"

趙漁無語的道:"都是大老爺們,你怕什麼?真要說吃虧,也我吃虧,你不但虧不著,還占了大便宜呢!你慌什麼?"

杜爺:"可我從不占誰的便宜."

"嘖嘖嘖,你讓我想起了最近剛學的一個成語,叫什麼貓什麼狗來著?"說道這里,趙漁撓了撓腦袋,"貓狗上岸?對!就是貓狗上岸!"

最近一段時間,趙漁不但在學著認字呢,還在上官老太太後面學國學,背古詩,學成語.

"貓狗上岸是什麼?"杜姣姣從邊上走過來,一臉疑惑的問道.

趙漁道:"貓狗上岸是一句成語啊!"

杜姣姣皺了皺眉,"我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個成語啊,二弟,你聽說過沒?"

杜爺搖搖頭.

"貓狗上岸你們都沒聽過嗎?我以為就我一個人沒文化,沒想到,你們還不如我!"找到兩個還不如自己的人,趙漁笑得非常得意.

看以後誰還敢說她笨!

"什麼貓狗上岸!"倪煙走過來,拍了下趙漁的腦袋,"那叫道貌岸然!"

杜姣姣噗嗤一聲笑出來,"哈哈哈!原來是道貌岸然啊!"

趙漁有些無辜的揉著腦袋,"是道貌岸然嗎?可奶奶明明教的是貓狗上岸!"她記的也是貓狗上岸,怎麼就變道貌岸然了呢?

倪煙:"你想氣死奶奶就直接說."

趙漁哼了哼,轉頭看向杜爺,"那你就是道貌岸然!"

"狗子,你越來越沒禮貌了."倪煙微微挑眉.

趙漁道:"是小王八蛋先沒禮貌的,我那麼熱情,他不但不領情,還是什麼男女有別,都是大老爺們,有什麼好害臊的!"

聞言,杜姣姣笑得非常歡,"天哪大美人!你這女兒可真有意思!"

倪煙拍了拍趙漁的腦袋,"狗子,你要記住,你現在性別女!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以後見到男性不可以太隨便了,那樣別人會認為你是一個不自重的女孩子."

倪煙不知道教了趙漁多少生活常識,但趙漁前腳記住了,後腳就忘記了!現在村里有一堆同齡的小伙子,都成了她兄弟,社交能力不要太廣!

關鍵時候,那些男孩子也真的沒把她當女孩子看!

趙漁氣哼哼的道:"我見到別人又不這樣,我只有見到自己人才這樣!這個小王八蛋很明顯是沒拿我當自己人!"

杜爺站出來解釋道:"你別誤會,我只是不習慣跟異性有太過親密的接觸.

"算了算了,"趙漁擺擺手,"你看我像是這麼小氣的人嗎?"

杜姣姣撞了撞倪煙的胳膊,笑著道:"大美人,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是在哪里見到這麼一個大活寶!不行,我也要去撿一個!"

真是太有意思了!

如果有個趙漁在德明軒的話,那德明軒也不至于一整天都冷冷清清的.

"姣姣姐,我才不是撿的呢!我是我媽親生的!"趙漁道.

杜姣姣笑看趙漁,"小多多,你叫大美人媽媽,大美人又叫我姣姣姐,那你覺得,你叫我姐能叫得過去嗎?論輩分,你可是要叫我一聲大姨的."

趙漁有些無語.

她才多了一個小姨,這又來了一個大姨.

為啥她的輩分就這麼低呢?

趙漁心思一轉,笑著道:"姣姣姐,你這麼年輕,這麼漂亮,做我妹妹都行,我怎麼能叫你大姨呢!"

杜姣姣平生最喜歡別人誇她年輕,誇她漂亮,誇著誇著她就飄了.

"對對對!多多,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

說著說著,趙漁就變成姐姐了,杜姣姣反而變成妹妹了.

杜爺:"......"

倪煙:"......"

這要是擱後世的話,趙漁怎麼著也得是個金牌銷售!

這忽悠人的嘴皮子功力簡直絕了!

忽悠完杜姣姣,趙漁又悄悄的找杜爺要吃的.

"你想吃什麼?"

趙漁瞧了瞧四下無人,倪煙也和杜姣姣去房間里拿東西了,低聲道:"糖."

她和小倪云一樣,實在是太愛吃糖了,在不吃飯的情況下一天能吃好幾斤糖,導致倪煙直接在家頒發了禁糖令!

一個星期只能吃一顆糖.

一個星期一顆,一個月才四顆,這可饞壞了趙漁.

"你媽不讓你吃?"杜爺問道.

趙漁眼前一亮,"你是怎麼知道?"

第二天,倪煙和趙漁出發M國.

因為吳大明也在M國,所以早上是上官德輝開車送兩人去機場的.

到了美國的時候,已經是翌日早上了.

接機的人是莫其深.

好久沒看到莫其深,趙漁顯得非常激動,仍舊是沖著過去,"爸!"

看著以直線朝自己沖過來的人,莫其深有點懵.

如果他沒聽錯的話,這個人嘴里還喊著爸!

爸?

他什麼時候多了這麼個這麼大的女兒?

這該不會是個二百五吧?

莫其深抓著吳大明往自己面前一擋.

趙漁將吳大明抱了個滿懷,激動的道:"爸爸爸!我真是太想你了!"

喜當爹的吳大明:"......"

就在這時,倪煙也走到這邊,莫其深一把擁抱住倪煙,"煙煙!"

"莫哥哥."

須臾,莫其深松開倪煙,指著抱著吳大明喊爸爸的趙漁道:"對了煙煙,這是誰啊?"

倪煙很認真的想了下,"說起來你可能不信,莫哥哥,這是你女兒."

"啊?女兒?"莫其深楞了下.

也是這時,趙漁才發現自己抱錯了人,很嫌棄的推開吳大明,"怎麼是你啊!我爸呢!"

吳大明:"......"我真是太難了!

"爸!"趙漁發現邊上的莫其深,伸出手就要抱莫其深.

倪煙眼疾手快的拉住趙漁,"狗兒子,你抱我就行了."

莫其深一臉懵圈的看著這兩人.

倪煙回頭看向莫其深,"莫哥哥,咱們去那邊說."語落,倪煙接著道:"多多,我和你爸去那邊說點事,你和吳大明在這兒等我!別亂跑!吳大明,你看好多多,這傻孩子她不會英語."

"好的,我知道了六嫂."吳大明點點頭.

倪煙將莫其深帶到休息區,毫無隱瞞的跟莫其深說起了趙漁的事情

"莫哥哥,你是不是覺得這件事情很玄幻啊?"

莫其深點點頭,"是有點,不過如果是杜大哥那串佛珠的功勞的話,那就不玄幻了,畢竟那串佛珠是幫杜大哥改過命的."

莫其深和杜爺認識很久了,他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往事.

"真的嗎?"倪煙有些驚訝,"那串佛珠幫杜大哥改過命?"

莫其深點點頭,"不過這也是多多的造化."

倪煙接著道:"莫哥哥,你不是一直都想要個女兒嗎?喜當爹的感覺怎麼樣?"

莫其深摸了摸鼻子,"......還行."如果這個女兒看起來不像個二百五的話,那就更好了.

好半晌,倪煙和莫其深才回到原處.

趙漁好奇的道:"煙煙,你跟我爸聊什麼呢?說什麼秘密呢?聊這麼久!"

倪煙笑著道:"我們商量著一會兒要怎麼把你賣掉!"

趙漁聳聳肩,"我才不信呢!你們舍得賣掉這麼可愛這麼優秀的我?"

吳大明悄悄拉了拉莫其深的衣袖,"六哥,這真的是你女兒啊?"

"嗯."莫其深鄭重地點點頭.

吳大明接著道:"六哥,你沒跟我開玩笑吧?"

莫其深反問,"你看我像跟你開玩笑的樣子?這就是我女兒,親的!"

吳大明撓了撓腦袋,"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這位叔叔,我看你是嫉妒我爸,有我這麼個優秀的兒子吧!"趙漁看向吳大明.

叔叔?

吳大明被嚇了一跳,"我今年才二十五!哎不對!你不是女的嗎?"

趙漁微微一笑,拍著胸脯道:"我!爺們兒!純的!"

上篇:279:媽,小王八蛋欺負我!    下篇:283無巧不成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