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291:惡有惡報   
  
291:惡有惡報

g,更新快,無彈窗,!

"什,什麼?"顏二菊臉色一白,眼眶里的淚水一下子就湧了上來.

怎麼會這樣呢?

她這是出現幻聽了嗎?

一定是出現幻聽了!

"不會的!不會的!我們家小遇是不會做出這種事的!警察同志,你們一定是搞錯了!搞錯了!"

站在前面的民警重新拿出警官證和逮捕令,將剛剛的話重複了一遍,"吳顏遇同志現在涉嫌一宗綁架案和教唆殺人案,請不要妨礙我們警察執行公務."

顏二菊踉蹌著往後倒退了好幾步,一群警察從外面魚貫而入,"吳顏遇在哪個房間?"

"我,我去叫她出來."顏二菊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走在前頭的警察回頭看向身後的兩個女警,"你們倆跟著一起過去."

"好的."

吳金樹聽見外面的腳步聲,睜開惺忪的雙眼開門出來,看見客廳里站著一群警察,吳金樹愣了下.

這是怎麼回事?

大早上的,家里怎麼來了這麼多警察?

"警察同志,你們過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您好,您是這個家的戶主,吳金樹同志嗎?"

吳金樹點點頭,"是的."

警察將吳顏遇的情況言簡意賅的說了下.

聞言,吳金樹直接就愣住了.

殺人?

綁架?

天哪!

吳顏遇這是做了什麼?

吳金樹顫抖著聲音道:"請,請問警察同志,受害者是誰?"

聽到這句話,警察有些憤怒,"受害者叫倪云."

小倪云?

吳金樹接著道:"她的姐姐是不是叫倪煙?"

"嗯."警察點點頭.

完了!

上次倪煙來家里找吳顏遇的時候,吳顏遇是怎麼說的?

她說她不知道小倪云的事情!

小倪云的失蹤跟她沒有關系!

房門外,顏二菊敲了很久的門,門才開了.

吳顏遇一副剛睡醒的樣子,揉著眼睛道:"媽,這麼早你干嘛啊?"

不等顏二菊說話,顏二菊身邊的女警接著道:"吳顏遇是吧?我們是市公安局的!現在你涉嫌一宗綁架案和教唆殺人案,請你現在馬上跟我走一趟!"

一句話說完,一把冰冷的手銬就被銬在了吳顏遇的手上.

什麼?

吳顏遇的瞌睡在這一瞬間煙消云散!

她什麼都沒做,為什麼警察會找上她?

吳顏遇劇烈的掙紮著,"沒有!我什麼都沒做!你們憑什麼抓我!"

兩個女警一左一右的押住吳顏遇,"老實點!我們警察辦案都是講究證據的,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媽!救我!救我!我真的沒有!我什麼都沒做!"

"小遇!"顏二菊立即跟了上去.

走到客廳,吳顏遇又喊著讓吳金樹救她,"爸!我是被冤枉的!你快救我!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家,我是有人證的,你們憑什麼抓我!"

"我是冤枉的!爸,快給我找律師!一定要救我出去!"

吳顏遇又哭又喊.

吳金樹和顏二菊跟著他們走到外面,眼睜睜的看著吳顏遇被帶上警車.

不久後,吳金樹和顏二菊也來到警局,吳金樹還出重金聘請了一個律師.

醫院.

倪翠花和上官德輝在病房里守了一天一夜了.

可小倪云一直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上官德輝道:"大丫,你去休息會兒吧,云云這邊我來看著,一會她要是醒了,我在叫你."

倪翠花搖搖頭,"我不困."

小倪云到現在還沒醒過來,她根本睡不著,倪翠花揉了揉太陽穴.

就在這時,病床上的小倪云緩緩睜開眼睛.

"醒了!"上官德輝眼前一亮,"云云醒了!大丫云云醒了!"

倪翠花也非常激動,"云云!我是媽媽呀!你還疼不疼?"

看到父母,小倪云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不疼了!但是我害怕,爸爸媽媽,你們都去哪兒了!我好害怕!"

倪翠花好不容易忍住的淚水,此時又再次決堤,"是媽媽不好!是媽媽沒有看好你."

小倪云看到媽媽也哭了,一時間有些慌,很懂事的道:"媽媽不哭了,你看爸爸都不哭."

"好,媽不哭."

小倪云接著道:"媽,姐姐呢?還有小曦姐姐和阿黛爾姐姐呢?大哥呢?我姐夫呢?"

"他們現在不在這里,等一會兒他們就會過來看你."

"那外公外婆和奶奶呢?"小倪云接著問道.

倪翠花道:"他們在家呢."

"那我大侄女呢?"

大侄女?

倪翠花先是楞了下,然後道:"多多也在家."

"哦."小倪云松了口氣,"他們沒有被壞人抓走就好."

聞言,倪翠花的眼眶又是一紅.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在外面被人推開.

倪煙和莫其深捧著鮮花從外面走進來.

看到倪煙,小倪云很開心的道:"姐姐!姐夫!"

"云云已經醒了!"倪煙笑著走過來,"現在身上還痛不痛?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小倪云搖搖頭.

倪煙伸手探了探小倪云的額頭,"如果有哪里不舒服的話,一定要告訴爸爸媽媽和姐姐知道嗎?"

"嗯."小倪云乖巧地點點頭.

莫其深將鮮花擺在床頭,"對了叔叔阿姨,左嶺已經供出幕後真凶了."

"是誰?"倪翠花問道.

莫其深道:"是吳顏遇."

吳顏遇?

在聽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倪翠花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吳顏遇會這麼做.

"小莫,你沒跟我開玩笑吧?真的是顏遇?"

上官德輝也覺得有些意外.

怎麼會是吳顏遇呢?

無論怎麼說,她和小倪云都是親姐妹......

倪煙轉眸看向倪翠花,"媽,莫哥哥沒有在和您開玩笑,在幕後指使左嶺的人就是吳顏遇,是吳顏遇讓云云變成這樣的!"

倪翠花愣住了.

倪煙轉頭看向小倪云,"云云,你告訴姐姐,昨天上午吳顏遇有沒有找過你?"

小倪云點點頭,"顏遇姐姐找過我,她還給了我一塊草莓味的糖果,我吃了那塊糖之後就覺得很困,要睡覺,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在那個壞叔叔身邊了,壞叔叔打我,還說要殺了我......"

小倪云雖然小,但是她思維清楚著呢.

聞言,倪翠花紅著眼眶道:"天哪!怎麼會這樣!云云是她妹妹啊!她怎麼能這麼對云云!"

小倪云是她女兒.

吳顏遇也是她的女兒.

她們之間是親姐妹啊,身為姐姐,吳顏遇怎麼忍心對小倪云下毒手的!

"她恨我可以沖著我來!云云是無辜的!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倪煙接著道:"她的心理已經完全扭曲了,現在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理解她的行為."

"她現在在哪里?"倪翠花接著問道.

倪煙道:"犯了錯當然是在警局接受教育了,她這種行為最輕也是無期徒刑!"

"什麼?"倪翠花又愣了下.

最輕也是無期?

如果判得重的話,豈不是要處死刑?

剛好這時鄭老爺子鄭老太太和趙漁帶著保溫桶從門外走進來.

聽說吳顏遇這件事之後,兩個老人家也是一臉唏噓,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吳顏遇會變成這樣.

趙漁道:"這個吳顏遇真是該死!當初害死多多的時候,就應該把她送到監獄里去!要不然小云云也不會受這個苦了!"

可惜,殺一只鳥根本不足以進監獄.

"早知道上次我在街上碰到她的時候,我就應該多扇她幾個巴掌!真是氣死我了!簡直不是人!"

警局.

因為吳顏遇犯的罪實在是太嚴重了,律師也有些束手無策,按照目前的情形,吳顏遇得處死刑.

吳顏遇緊緊抓著吳金樹和顏二菊的手,"爸媽,你們一定要救救我!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坐牢,我也不想死!爸媽,求你們了,你們一定要救我......"

她才十八歲.

她的人生才剛剛就開始.

她怎麼能死呢......

不能.

不可以......

顏二菊哭著道:"你這孩子真是太糊塗了,你怎麼能這麼對云云呢!現在鬧成這樣,我們有什麼辦法?"

"活該!你就是活該!"吳金樹氣得罵吳顏遇,"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你要作死!現在你滿意了!"

如果吳顏遇一開始就跟阿黛爾一樣,好好跟倪煙相處,不整出這麼多幺蛾子,她現在會比阿黛爾和小倪云還要更幸福.

都是她自找的!

"爸我錯了!我不該這樣,我該死!我求您了,您救救我吧!"

吳金樹歎了口氣,"我們要是有法子的話,會放任你不管嗎?"

人命關天!

吳顏遇犯下的可不是什麼小事.

聞言,吳顏遇哭得更傷心了,忽然她眼前一亮,接著道:"去找倪煙!倪煙肯定有辦法的!我是她妹妹,倪煙不能不管我!"

倪煙必須得救她!

就憑她是倪煙的妹妹,倪煙也得救她!

這是倪煙和倪家欠她的!

如果不是倪煙的話,她也不會走到今天這步.

都怪倪煙!

倪煙得贖罪!

"煙煙能有辦法?她是神仙嗎?她有三頭六臂嗎?"吳金樹緊緊皺著眉.

邊上的律師道:"如果能得到受害者和受害者家屬的諒解的話,這邊會根據情況輕判的."

"真的嗎?"吳金樹問道.

律師點點頭.

"爸媽,你們聽見了吧!倪煙可以救我的!她可以救我的!你們快去找她!"吳顏遇仿佛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顏二菊道:"你差點把云云都害死了!煙煙還會管這件事嗎?"

"你也說了是差點害死!她不是還沒死嗎?她都沒死,憑什麼讓我搭上一條命!"吳顏遇道.

顏二菊歎了口氣,沒說話.

離開警局,吳金樹和顏二菊一臉的愁眉苦臉.

這件事畢竟是吳顏遇做錯了,倪煙會原諒吳顏遇嗎?

身為父母,可是,他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吳顏遇去死.

兩口子商量了下,買了一堆營養品去醫院看望小倪云,順便找倪煙求情.

他們到醫院的時候,是上官曦和倪翠花在病房陪著小倪云.

上官德輝去買小倪云愛吃的糖果去了.

"煙煙媽,小曦."吳金樹和顏二菊有些局促站在病房里.

"二菊姐,金樹大哥."倪翠花從沙發上站起來.

"干爸干媽,你們來了."上官曦也跟在倪煙後面叫吳家父母干爸干媽.

顏二菊將營養品放在桌子前,關心的道:"云云好些了沒?"

倪翠花點點頭,"前天晚上做了場大手術,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顏二菊接著道:"煙煙媽,真的對不起,都怪我們夫妻倆沒有把孩子教好,小遇現在已經知道錯了,她今年才十八歲,她還是個孩子,你能不能給她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這話上官曦有些不好開口,也不能插話,但是她覺得顏二菊這次有些自私了.

因為吳顏遇,小倪云差點就死了!

如果不是莫其深人脈廣及時找到了左嶺的話,小倪云現在已經沒命了.

倪翠花的眼眶很紅很紅,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做.

吳顏遇今年才十八歲......

難道她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女兒去死嗎?

怎麼辦?

顏二菊緊緊握著倪翠花的手,"煙煙媽,我求您了,小遇她也是你的孩子,我求您放她一次吧,十八年前你已經放棄過她一次了,難道這次你還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嗎?"

"小遇她還是個孩子,她只是一時糊塗而已,她真的知道錯了......"

"云云也還是個孩子!"

人未到,聲先至.

門外響起一道清淺的聲音.

顏二菊回頭看去,只見一道纖瘦肅冷的身影從外面走來,清雋如刀雕的五官上幾乎沒什麼表情,卻依舊讓人感覺到一股很濃的距離感.

"煙煙......"顏二菊和吳金樹站起來,看向倪煙.

倪煙款款朝里面走來,"吳顏遇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她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這件事不是她一句'對不起,她知道錯了’就能被原諒的!"

橫在吳顏遇面前的是一條命.

一條鮮活的生命.

天知道當左嶺把匕首抵在的小倪云的頸脖前的時候,倪煙有多緊張!

可以看得出來,當時左嶺是下了殺心的.

倪煙不是聖母,她無法當成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更無法原諒吳顏遇!

吳顏遇先是殺多多,然後是小倪云......

倪煙無法想象她今後還會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吳顏遇現在就是個定時炸彈,倪煙不可能將一個隨時可能會爆炸的炸彈放在身邊.

顏二菊泣不成聲,"煙煙,她也是你的親妹妹,難道你要眼睜睜的看著她去死嗎?煙煙,我求你了,你就原諒她這一次好不好?"

顏二菊一手將吳顏遇養大,她無法眼睜睜的看著吳顏遇死......

倪煙轉眸看向顏二菊,"您覺得我原諒她的次數還不夠多嗎?"

對于吳顏遇,倪煙問心無愧.

早在之前她救吳顏遇的時候,她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今生她和吳顏遇的姐妹情分已經斷了,今後吳顏遇的生死跟她再也沒有任何關系.

"可,可她是你的妹妹,煙煙,你就原諒她這一次,我保證,小遇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

倪煙語調平靜,"如果被綁架的人不是云云,差點死掉的人也不是云云,是您家的二龍和小龍的話,您還會這麼說嗎?您還會這麼輕松的說出原諒二字嗎?"

語落,倪煙頓了頓,接著道:"我知道我這句話說得可能有些重了,但事實就是這樣的,如果今天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您家的二龍或者小龍,您會原諒吳顏遇這種行為嗎?"

一句話說完,倪煙從包里拿出一張紙遞給顏二菊,"這是云云手術前,醫生下的病危通知書,您看一下."

顏二菊顫抖著手接過病危通知書.

"煙煙,難道這事一點轉圜的余地也沒有了嗎?"

倪煙搖搖頭,"被傷害的人是云云,我們誰也無法代替云云原諒她."

顏二菊接著道:"可小遇畢竟是你的親妹妹,你們家之前已經拋棄過她一次了,這一次,就當把十八年前的那條命還給她了行不行?這一次之後,小遇要是在做錯什麼的話,我們絕對不會再過來麻煩你了."

"我們家現在不在欠吳顏遇任何東西,她的命,我已經在半年前她身患頑疾的時候,還給她了!"

有些事情一旦有了開頭,就會有一而再再而三.

看樣子,顏二菊已經忘了半年前吳顏遇身患頑疾,差點死掉的事情.

那個時候,是倪煙不計前嫌出手救了她.

痊愈之後,吳顏遇不但不感恩,反而反咬一口.

這些事情倪煙可以不計較.

她是姐姐嘛,她得有一顆包容的心.

事後,倪煙依舊尊敬吳金樹和顏二菊夫婦,叫他們干爸干媽,一直在幫助他們的建築公司,甚至將自己的辦公大樓近五百萬的工程都交給了吳金樹.

但現在,吳顏遇已經嚴重的威脅到了小倪云的生命,倪煙無法再做到跟個聖母似的,可以原諒她的一切行為!

不可能!

這期間,倪翠花一直想開口說些什麼,但聽到倪煙這番話的時候,她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因為倪煙說得太對了.

被傷害的人是小倪云,差點死掉的人也是小倪云.

吳顏遇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顏二菊在來的路上想了很多種結果,但是她沒想到,倪煙會這麼無情的就拒絕了原諒吳顏遇一次.

她們是親姐妹,打斷骨頭還連著經.

倪煙這麼做,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

吳金樹安慰顏二菊,"算了算了,這件事確實是顏遇做錯了,她的確是應該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煙煙說得沒錯,因為顏遇沒有損害到我們的利益,所以我們才能這麼輕易的說出原諒,如果今天躺在床上的是二龍或者小龍的話,我們未必有煙煙大度!"

吳金樹很老實,同時也是個很理智的人,倪煙不願意原諒吳顏遇也在情理之中.

道理顏二菊都懂,但她還是傷心,當下,顏二菊抱著吳金樹痛哭不止.

那是她的女兒,養了十八年的女兒……

回到警局,隔著一道玻璃,吳顏遇一臉焦急的問道:"倪煙是不是已經在諒解書上簽字了?他們什麼時候放我出去,這里面一點都不好,我想回家!我想洗澡!"

監獄里的生活非常艱苦,更何況吳顏遇又是重型嫌犯.

顏二菊一臉淚水的看著吳顏遇,"顏遇對不起……"

吳顏遇不敢置信的道:"倪煙不肯在諒解書上簽字?"

顏二菊點點頭.

吳顏遇雙手抱著頭:"怎麼會這樣呢!她為什麼不簽字?她憑什麼不簽字,我之所以變成今天這樣都是她害的!"

如果不是倪煙的話,她絕對不會走到今天這步.

十分鍾的探視時間很快過去,吳顏遇被獄警帶走.

再臨走的時候,吳顏遇還不忘大喊,"爸媽,你們還得再去找倪煙!讓倪煙救我!我不想死……"

顏二菊哭得泣不成聲.

醫院的病房里.

倪翠花看向倪煙,"煙煙,顏遇會被判死刑嗎?"

倪煙點點頭,"按照這個情況,多半是要判死刑的."

吳顏遇犯得可不是什麼小事.

"她……真的會死?"倪翠花總歸都是親媽,她不可能做到無動于衷.

"媽,您要在諒解書上簽字嗎?"倪煙轉眸看向倪翠花.

倪翠花愣了下.

簽字?

原諒?

她因也不知道……

倪煙接著道:"媽,吳顏遇和我親爸親奶是一個德行的人,如果您這次原諒她的話,下次她不但不知道悔改,反而會越來越過分!這一次云云僥幸活了下來,下一次,說不定死的就是我了."

什麼?

真的會這樣嗎?

倪翠花驚訝的看著倪煙.

倪煙微微一笑,"媽您別覺得不可能.您知道吳顏遇現在最恨的人是誰嗎?是我,她一直認為,是我搶走了她的一切."

事實上,幼年時期的倪煙,生活得比吳顏遇更艱辛.

但是,吳顏遇只看見了那個光鮮亮麗的她.

倪翠花接著道:"煙煙您放心,媽前輩子已經錯過一次了,後半輩子絕對不會再給你拖後腿."

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她也只能任其發展了……

算了,就當她從未生過這個女兒吧.

倪煙點點頭,"您能這麼想,我真的很開心."

半個月後.

警局那邊出了結果,吳顏遇被判處死刑,十一月份執行.

看到這個結果,倪翠花跑到沒人的地方痛哭了一場,隨後的日子里,她好像真的忘記了這個女兒.

吳顏遇被處死刑之後,吳金樹和顏二菊這兩口子,覺得沒辦法在面對倪煙,于是便將工程委托給了其他建築公司,他們舉家搬遷到了距離京城兩千多公里的川城.

有些人,就這樣一輩子都不見也挺好的.

吳家的搬遷對倪煙沒什麼影響,她每天都在按照計劃生活著.

想著發展冰肌玉膚,得閑的時候,還要去發展下面館和奶茶鋪的生意,還有國色天香那邊也要照顧到,她真是太忙了,也沒心思去想吳家的事情.

轉眼,便到了年底,過幾天就是大年三十.

因為明天杜爺就要離開京城去滬城了.

所以今天莫其深和倪煙一起帶著趙漁去給杜爺送別.

杜爺還跟以前一樣,身處嚴寒,依舊穿著一身布衣長衫,儒雅的像個教書先生,任誰也無法窺探得到心底的那抹狠戾和黑暗.

"杜大哥明年還會再來京城嗎?"倪煙問道.

杜爺笑笑,"可能不會再來了."

京城對于杜爺來說,其實是一座墳,這座墳里葬著未亡人.

再呆下去的話,他怕他會控制不住自己.

所以,他要遠離這里,遠離京城.

眼不見,心不亂.

心不亂,情則止.

"那我師兄呢?他也跟著一起去滬城嗎?"倪煙接著問道.

杜爺撚著佛珠,"澤漆年紀也不小了,以後他會留在父母身邊盡孝."

"真的嗎?"倪煙有些驚訝.

"嗯."杜爺微微頷首.

倪煙接著道:"那我師父師娘一定非常開心.如果我師兄順便在找個對象,給師傅師娘添個孫子或者孫女的話,那我師父師娘一定會更開心的."

人老了,也就那麼點願望.

趙漁有些舍不得讓杜爺走.

這些日子,她都習慣了杜爺存在.

要是杜爺走了,以後她要是無聊了,去找誰聊天呢?

以後她要是想吃糖了,誰會無條件的拿糖給她吃?

趙漁仿佛已經看到了自己淒涼的未來.

"你真的要走了啊?"趙漁抬頭看向杜爺.

"嗯."杜爺微微點頭,"京城只是我避災的地方,滬城才是我的家."

當初來京城是為了避災,杜爺還記得那個道行高深的僧人說他會在京城躲過一劫,還會遇見一生中的貴人.

現在看來,那位僧人所言非虛.

他的確在京城遇到了一生中的貴人.

可惜,時機不對.

趙漁接著道:"那你也可以在京城久居啊!你在京城生活的不是挺好的嘛?又沒有什麼水土不服,而且京城還有你最愛的國色天香呢!滬城可沒有國色天香."

杜爺依舊撚著佛珠,"口舌之欲而已."

他從不貪戀這些口舌之欲.

他只是忘不了,某個夜晚在深山老林中吃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塊烤雞腿,第一條烤魚......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很多年之前,在讀到這首詩的時候,他曾一笑而過,甚至有些不能理解什麼叫情癡.

現在想起來,可笑的人是他.

趙漁似是想到了什麼,有些不可思議的道:"你不會真的要出家當和尚吧?"

"放心,暫時不會."杜爺語調淡淡.

"暫時不會?"趙漁微微蹙眉,"什麼叫暫時不會?意思是以後會?"

杜爺看向窗外,漫天飛雪下,一樹梅花開得正旺,紅白相間,及其惹眼,正如同初見時的驚鴻一瞥.

"可能吧."他緩緩道.

趙漁歎了口氣,"當和尚有什麼好的,連肉都不能吃,酒也不能喝!小王八蛋,你可別想不開啊."

情急之時,趙漁又禁不住說出了這個外號,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句話已經說完了,她立即捂住嘴巴.

幸好杜爺也沒多說些什麼.

第二天,莫其深開車送杜爺去機場.

倪煙和趙漁也跟著去了.

臘月二十七,杜爺乘飛機離開京城,飛往滬城.

趙漁抬頭看著從頭頂上呼嘯而過的大飛機,忽然滿臉感慨,以後再也見不到那個王八蛋了嗎?

......

三天後,是大年三十.

喬納森和洛娜還是第一次在華國過新年.

華國的年味很濃,和M國的新年很不一樣.

此時,幾個老人家正聚在一起剪窗花,准備貼對聯,窗外正飄著白雪,里面其樂融融.

今年家里雖然嫁出去了一個女兒,但是多了阿黛爾還有她的祖父祖母們,所以倪家還是一如既往的熱鬧.

倪煙正拿著毛筆從樓上走下來,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倪煙跑過去開門.

門一打開,便見到一道修挺如玉的身影,往上看,便是性感的喉結,精致的下頜……

是莫其深.

"莫哥哥你怎麼來了?"

上篇:290:逮捕吳顏遇    下篇:292:Mog先生繼承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