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303:無價之寶!   
  
303:無價之寶!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天賜這個名字雖然確實有點像男孩子的名字,但是寓意很深.

于是,孩子的大名就這樣的被確定下來.

倪成貴接著道:"大名已經確定好了,咱們再給孩子取個小名吧."

周大偉笑著道:"你是孩子的媽媽,這孩子也是你發現的,小名你來取吧."

倪成貴想了下,接著道:"孩子跟咱們這麼有緣,要不小名就叫緣緣吧,緣分的緣."

"好,那以後咱們就叫她緣緣."

緣緣大概四五個月的樣子,小臉圓圓的,眼睛大大的,像是兩顆水靈靈的大葡萄,眨巴眨巴的,非常可愛,而且她很乖,也不鬧人.

倪成貴很快便見奶粉沖好,將奶嘴塞到緣緣的嘴巴里,緣緣餓極了,大口大口的吮吸著.

"真可愛啊!"

"長得也漂亮,"周大偉接著道:"成貴,我覺得她就是咱們的親生女兒,她知道咱們失去她太難過了,所以就自己找回來的!要不然怎麼那麼巧就被咱們發現了?"

倪成貴點點頭,抱緊了懷中的孩子,"你說得對,她肯定就是咱們的親生女兒!"

周大偉忍不住用手捏了捏緣緣的小臉,"你看咱們女兒長得怎麼就這麼好呢!"

倪成貴一把拍掉他的手,"小孩子的臉嫩著呢!可不能捏!"

周大偉咧嘴大笑著,"這不是第一次養孩子沒經驗嘛."

"你說咱們什麼時候回去?"倪成貴接著問道.

周大偉道:"先在這里住一段時間,等緣緣熟悉咱們了再回去."

現在坐火車路上有查車的,萬一被人發現孩子不是他們親生的,到時候他們也說不清.

倪成貴點點頭,"行."

反正他們這趟出來,本來就是計劃要玩一個月昨天再回去的.

第二天,夫妻兩人沒有出去玩了,就在旅館里帶小緣緣.

京城這邊.

雖然趙景蓉和莫百川的孩子還小,但莫家還是為孩子舉行了簡單的葬禮.

倪煙和莫其深都出席了葬禮.

不過兩天時間,莫百川像是變了一個人,滿臉胡茬,眼睛通紅通紅的.

他看向倪煙這邊,嘴角勾起一抹譏誚的弧度.

現在他的孩子沒有了,倪煙應該松了一口氣吧?

但他現在顧不得那麼多,他還要忙著安慰趙景蓉.

女兒沒了.

趙景蓉這個做母親的比任何一個人都要難過,一天時間里,她就暈倒了三次.

莫百川過來安慰趙景蓉,趙母道:"百川,你去忙吧,景蓉這里有我."

"媽,那您好好開導她,我們倆還年輕,孩子以後會有的."莫百川的聲音有些苦澀.

趙母點點頭,"我知道的."

莫百川走後,趙母看向趙景蓉,"景蓉,我覺得你錯了."

"什麼錯了?"

趙母接著道:"咱們這件事做錯了,我看百川是真的很愛孩子,要不然不會那麼傷心,如果這件事讓他發現的話,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趙景蓉看著莫百川的背影,"我也很傷心......"

她也很傷心,可她卻是這件事的主謀.

莫百川很傷心,說不定只是裝出來的而已.

他如果真的那麼喜歡孩子的話,就不會一直瞞著不說.

都說夫妻之間沒有秘密,她連孩子都給莫百川生了,可莫百川卻始終沒有對她坦白.

這不就是重男輕女嗎?

"那是一條命啊......"趙母歎了口氣.

趙景蓉吸了吸鼻子,"做都做了,再說這句話就沒有意思了,媽,以後您就忘了這件事吧!孩子已經死了,人死不能複生."

趙母看了趙景蓉一眼,忽然覺得這個女兒有點陌生.

曾幾何時,她的女兒也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可現在......

趙景蓉回頭看向趙母,"媽,百川身居高位,我必須這麼做,要不然我就會被外面的狐狸精給擠下去!錯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那個孩子,是她投錯了胎......"

一切都是形勢所迫.

她沒得選擇.

為了避免睹物思人,葬禮這天,莫老爺子做主燒掉了關于這個孩子的所有東西,甚至連張相片都沒留.

看著被大火吞噬的衣服,相片,奶瓶,莫百川的母親許嬌哭得接近暈厥.

就連莫百川的父親都跟著紅了眼眶.

四個月......

他們的孫女兒才四個月.

不過這些東西燒了也好,免得以後見一次想一次.

有些傷疤需要時間去愈合.

葬禮結束之後便是十一月,再有一個月就要過年了.

本來今年的莫家有添丁之喜,莫老爺子和莫老太還准備好好熱鬧一番,現在發生了這種事,過年也只能一切從簡.

臘月二十八這天,倪成貴和周大偉回來了,闊別一個多月,他們倆還帶回來一個非常可愛的孩子.

通過這一個月的精心喂養,緣緣這個月長了八斤,模樣也長開了不少.

這幾個月的小孩兒本就是一天一個樣.

倪翠花被嚇了一跳,"成貴姐,姐夫,你們哪里來的孩子啊?"

倪成貴將那天的事情說了下,而後道:"這就是我和大偉的親生骨肉,對了,我們已經給她取好名字了,大名叫周天賜,小名就叫緣緣,緣分的緣."

倪翠花點點頭,"這孩子的確是跟你們有緣分,來讓我抱抱,長得可真好啊!"

上官老太太和鄭老太太聽說倪成貴和周大偉抱回來一個孩子,連忙下樓來看熱鬧.

"哦我的老天爺啊!這孩子長得真漂亮!"

"看她還會笑呢!"

小倪云踮起腳尖道:"讓我看看小寶寶,讓我看看!"

上官老太太抱著孩子蹲下來,"來來來,讓我們云云看看,現在我們云云也升級當姐姐了!"

小倪云驚訝的道:"我是這個小寶寶的姐姐嗎?"

"是的."

小倪云高興的轉圈圈,"我當姐姐了!我當姐姐了!真是太好了!"她當過妹妹,也當過小姨,這姐姐還是第一次當呢!

"奶奶,讓我抱抱妹妹好不好?"

上官老太太道:"你太小了,抱不動妹妹的."

小倪云趴在緣緣的臉上親了一大口,"那我就親親妹妹吧!對了大姨,妹妹叫什麼名字啊?"

倪成貴道:"妹妹小名叫周天賜,小名叫緣緣,云云你以後叫她緣緣就行!"

"緣緣!"

晚上倪煙回來之後,倪翠花第一時間就跟她說了這件事.

倪煙驚訝的道:"真的嗎?"

倪翠花還沒來得及說話,小倪云就迫不及待的道:"真的!我都看到小妹妹了!小妹妹長得好可愛啊!"

倪煙轉頭看向趙漁,"走,我們去看看你小小姨去."

趙漁:"......"

"我也要去!"

小倪云跟在兩人後面.

"喵!"

大胖也跟在後面看熱鬧.

"傻貓,這里就我們倆輩分最低了!"趙漁彎腰抱起大胖.

三人一貓來到倪成貴這邊.

倪成貴和周大偉正在忙著給緣緣洗澡,屋子里開著暖氣,洗澡也不怕冷.

緣緣長得白白胖胖的,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賊可愛,兩只小手還在不停的拍著盆里的水,看得倪煙心都化了.

"這就是緣緣妹妹嗎?"倪煙走過去,捏了捏緣緣的小手.

倪成貴笑著道:"這就是緣緣,煙煙,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啊?"

因為有了緣緣的原因,相比在出門之前,倪成貴的氣色好了不止一點半點,整個人甚至都變年輕了很多.

倪煙道:"剛到家,倪阿姨,恭喜你和大姨夫喜得貴女!"

"謝謝!"

倪成貴接著道:"對了煙煙,你大姨夫給緣緣取名周天賜,你覺得這個名字怎麼樣?"

倪煙點點頭,"天賜是上天賜予的意思,也是您和她的緣分,我覺得這個名字取得很有水平!"

連倪煙都說好,那這個名字肯定不差!

周大偉笑得更開心了!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倪煙覺得這孩子居然跟倪成貴周大偉夫婦長得挺像的.

或許,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吧.

緣緣是真的跟他們有緣!

趙漁蹲在一邊,接著道:"姨奶奶,小小姨幾個月了啊?"

"六個月."倪成貴回答.

其實他們也不知道這孩子到底多大了,但是遇到緣緣的時候,她全身上下除了一張破毯子,就什麼都沒有了!

甚至連出生日期都沒有!

她看著孩子好像有五個月的樣子,加上他們已經養了一個月了,所以便說孩子已經六個月了.

她居然要叫一個六個月的孩子小小姨......

趙漁撇撇嘴,她也太委屈了!

臨走的時候,倪煙包給緣緣一個大紅包.

倪成貴推辭著不收.

倪煙笑著道:"倪阿姨,這紅包我可不是給您的,我是給妹妹的!您要是不收的話,就是嫌棄錢太少了!"

倪成貴連忙道:"不是不是!煙煙,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您就收下."倪煙接著道:"就當是我這個做姐姐的一番心意."

倪成貴這才將錢收下.

第二天,倪成貴從外面抱了個孩子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京華村,大家都來倪成貴家看熱鬧.

這年頭在外面見孩子不新鮮,因為又計劃生育在,很多人家為了生個兒子,不知道扔掉了多少閨女,稍微有點錢的人家,在孕婦五個月的時候就回去檢查,如果查到是女孩子,直接打掉.

這也形成了一個連鎖反應,導致後世的女孩子越來越少,男孩子娶親越來越難,打光棍的也越來越多.

"天哪!你看著小閨女長得可真好看!"

"別說還挺像大偉和成貴的."

"我也覺得有點像!"

"成貴大偉,你們以後有福氣了,養了這麼個漂亮的小閨女."

"這孩子叫啥名字啊?"

倪成貴抱著孩子,一臉幸福的笑,"小名緣緣,大名周天賜!"

大家都誇這孩子的名字取得好.

倪煙晚上回來,給緣緣帶了好幾身體新衣服.

倪成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煙煙,又讓你破費了!"

昨天晚上倪煙給的紅包也是一比不小的數字,倪成貴覺得受之有愧.

倪煙笑著道:"倪阿姨,我可是緣緣正兒八經的姐姐,您說這句話就太見外了!做姐姐的過年給妹妹買幾件衣服不是很正常嗎?"

小倪云在一旁接話道:"對呀!姐姐也經常給我買衣服呢!大姨您就收下吧!要不然姐姐就生氣了!等我以後長大掙錢了,我也要給妹妹買新衣服!"

小倪云被教的很好,就算看到倪煙給緣緣買新衣服,她也不生氣,甚至一點點感覺都沒有.

第三天便是臘月三十!

家家戶戶開始忙著剪窗花,貼對聯,空氣中彌漫著煙花爆竹聲.

年三十這天下午,阿黛爾的祖父母從國外回來了,自從去年在京華村過了一次新年之後,洛娜和喬納森就忘不了華國的新年了.

上官徐開車帶阿黛爾去機場接喬納森和洛娜.

兩人把喬納森和洛娜接回來的時候,倪煙和莫其深正帶著趙漁還有小倪云在包餃子.

其實真正包的人只有倪煙和莫其深.

小倪云和趙漁純屬在搗亂.

趙漁將面團捏成一個小人的形狀,"云云,你看看這像不像你?"

小倪云輕哼一聲,很嫌棄的道:"丑死了!才不像人家呢!人家明明是天生麗質!"

趙漁做了個嘔吐的表情.

倪煙樂得不行.

洛娜回來的第一時間,就是去找上官老太太和鄭老太太敘舊了,她和兩個老太太接近一年沒見,有太多的話要說.

喬納森則是去檢查他的小花園了,之前他在倪家的時候,曾和鄭老爺子一起開辟出一塊小花園,他走後就把這塊小花園交給鄭老爺子打理了.

冬天小花園里的所有一切都被白雪覆蓋了,唯有一樹梅花開得正旺.

白雪紅梅,尤其吸睛,喬納森趕緊拿著相機各種拍.

包好餃子之後,倪翠花又拿了一堆油炸的圓子,還有其他一些吃的,讓倪煙和莫其深一起送到吳家去,說是上官曦喜歡吃這些東西.

年初四,莫其深帶著倪煙和趙漁去滬城給杜爺拜年.

杜宅很清淨,雖然到處都貼著對聯和窗花,卻沒有半點節日的氣氛,整體給人的感覺就是清淨.

"杜大哥新年快樂."

杜爺不知道莫其深今天回來,楞了下道:"維之你們什麼時候到的?"

"我們剛下火車就來了."

趙漁往屋里看了看,"杜爺,今天怎麼沒有看到你那個話多的姨太太啊?"

這話多的姨太太指的當然是周子嫻.

杜爺道:"在屋里歇著呢,怎麼,你想她了?你要是想她了,我馬上讓人把她叫過來."

"我才不想她呢,"趙漁接著道:"一個女的有什麼好想的?"

她就是有些好奇而已,依周子嫻的性子,這種場合她不應該缺席才是.

倪煙有些好奇的道:"杜大哥,怎麼沒看見姣姣姐啊?"

杜爺道:"應該是跟哪個小姐妹一起出去玩了."

"這樣."倪煙點點頭.

趙漁生性好動,覺得干坐在這里沒意思,于是便拉著倪煙在杜宅亂逛著,去年過來,她把杜宅的每一個角落都摸得清清楚楚的.

杜宅很大,里面的景色非常好看,因為下過雪的原因,到處都是白皚皚的一片,非常有意境.

倪煙正在看著一株盛開著的鶴望蘭發呆,就在這時,一個雪團朝這邊砸過來,直接砸在倪煙的肩膀上.

倪煙回頭一看,只見杜姣姣正一臉笑意看著自己,"大美人,過來砸我啊!"

倪煙隨手抓起一個雪團,就追上了杜姣姣,而後趙漁也加入了這場'戰爭’中.

不一會兒,院子里就充滿了歡聲笑語.

楚相宜帶著楚月紅從長廊那頭走過來,轉頭看向園子里正在打雪仗的三人,有些好奇的道:"那兩個女孩兒面生的很,她們是誰啊?"

楚月紅走上前,為楚相宜披上了一件披風,"聽說爺的好兄弟莫先生過來了,這兩人中的其中一個應該是莫先生的女朋友,還有一個是他們的養女."

楚相宜攏了攏披風,輕咳兩聲道:"聽說維之的女朋友長得很漂亮,還喜歡穿旗袍,想必那位身穿淡粉色旗袍外面披著米色大衣的女孩兒就是他女朋友了吧?"

楚相宜和杜爺一樣,特別喜歡舊式的衣服,所以她的衣服大多是舊式的襖衫加馬面裙,像倪煙身上穿的那種旗袍,她還一次沒穿過.

"維之的女朋友果然是個妙人."

楚月紅接著道:"相宜姐姐,你身子不好,還是別見風了,我們快回去吧."

楚相宜搖搖頭,"沒關系,整天呆在屋里也太悶了,出來透透氣也好."

就在這時,正在捏雪團的杜姣姣突然發現楚相宜,她看向趙漁和倪煙,"多多,大美人,咱們先停戰吧!我帶你們去認識和新朋友!"

趙漁放下雪團,一臉好奇的道:"誰啊?"

杜姣姣拍了拍頭上的積雪,"跟我過來就知道了."

趙漁微微蹙眉,"別像是周子嫻那樣的吧?"

杜姣姣笑著道:"這個你放心,肯定不會."

杜姣姣帶著倪煙和趙漁來到楚相宜這里.

"相宜,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維之的女朋友倪煙,這是他們的干女兒趙漁,小名多多.大美人,多多,這是我三弟的大姨娘,楚相宜."

"嫂子好."倪煙禮貌的問好.

這楚相宜不愧是大姨娘,氣質和相貌都是頂好的,在她身上能看到一股大家閨秀的氣質,從面相上也可以看得出,楚相宜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阿姨好."趙漁也跟著問好.

楚相宜笑著道:"你們好,早就聽說維之找了一位很漂亮的女朋友,今天可算是見著真人了,倪小姐比傳言中的還要好看."

剛剛遠遠的瞧著就覺得倪煙很好看,現在離近了看,簡直就是驚為天人,精致的五官上幾乎找不到一絲的缺點.

"嫂子您說笑了,您叫我煙煙就行."

楚相宜捂著袖子輕咳幾聲,接著道:"我聽說煙煙要比維之小一點."

"嗯."倪煙點點頭,"我比他小十歲."

"挺好的,"楚相宜笑著道:"男人年紀大些知道疼人."

倪煙笑了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其實她也覺得男的大一點,要比小一點的好.

一句話說完,楚相宜又輕咳起來.

倪煙道:"嫂子身體不舒服?"

楚相宜搖搖頭,語調溫柔,"老毛病了,不是什麼大問題."

倪煙接著道:"剛好我通些岐黃之術,要不我給嫂子看看?"

"好啊,那就有勞你了."楚相宜道.

杜姣姣道:"要不我們回屋里再說吧,總不能在外面把脈."

"嗯."杜姣姣點點頭.

幾人一同來到楚相宜的房間里.

楚相宜的房間非常素雅,正廳還擺著一尊佛像,燃著檀香,可以看得出來,她也是個禮佛之人.

"月紅,去泡一壺好茶過來."楚相宜吩咐楚月紅.

"好的."

"二姐,煙煙,多多,你們坐."楚相宜招呼著三人坐下.

倪煙坐下之後,開始給楚相宜把脈.

她微微低眸,眉眼里全是認真的神色.

約摸三分鍾之後,倪煙松開楚相宜的手腕,"嫂子的咳嗽應該是從娘胎里帶出來的吧?"

楚相宜點點頭,"這些年也吃了不少藥,但是總不見好,後來就沒在吃藥了."

杜姣姣關心的道:"煙煙,這能治得好嗎?"

倪煙點點頭,"可以,就是有點麻煩."

楚相宜有些意外的道:"真的能治好嗎?"

"能."倪煙神色認真,接著道:"有紙筆嗎?我來寫個藥方給你."

"有."楚相宜吩咐楚月紅去拿紙筆.

等紙筆被拿過來的時候,倪煙有些驚訝.

因為楚月紅拿來的居然是毛筆和宣紙,在這個年代還堅持用毛筆和宣紙的人可真的不多了.

楚相宜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平時用慣了毛筆,煙煙你要是不方便的話,我讓人重新去拿其它紙筆過來."

"沒事,我用得慣."說著,倪煙就站起來拿起毛筆,蘸了蘸墨水,開始寫字.

很標准的小楷字體,帶著一點點的潦草,漂亮又灑脫.

大氣磅礴,自成一派!

楚相宜眼中的神色漸漸轉至震驚.

這個女孩子,有些超乎她的想象.

杜姣姣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

反正倪煙在她心中就是全能的.

不一會兒,倪煙就寫滿了一張紙,她將紙拿起來吹了吹,接著寫第二張.

兩分鍾後,倪煙將寫好的藥方遞給楚相宜,"嫂子,您按照這個藥方來抓藥煎藥就行了."

楚相宜雙手接過藥方,"好的,謝謝你."

"不客氣."

在楚相宜這里呆了一會兒,倪煙就和杜姣姣她們一起離開了.

楚相宜將三人送到門外.

看著三人的背影,楚相宜感歎道:"楚小姐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優秀."

楚月紅道:"這個倪小姐一過來就對我們示好,她會不會是第二個周子嫻?"

楚相宜笑著搖搖頭,"絕對不會."

"相宜姐姐,你就這麼肯定?"楚月紅皺了皺眉.

楚相宜接著道:"相由心生,從倪煙的面相中可以看得出來,她不是這樣的人,而且,她很喜歡維之."

"這你都看出來了?"楚月紅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楚相宜笑笑,"你剛剛難道沒有發現嗎?我在提到維之的時候,倪煙的眼睛都亮了起來,由此可見,維之在她心中占著很重的地位."

楚相宜是個心思細膩的人,看問題也看得非常全面.

楚月紅接著道:"萬一她是裝的呢?"

"表情可以偽裝,但是一個人的眼神騙不了人."楚相宜笑著道:"眼睛是心靈的窗口."

楚月紅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從楚相宜那里回去之後,杜姣姣她們就沒再繼續玩雪了,而是去茶室泡茶喝.

因為杜爺愛茶,所以這杜宅最不缺的就是茶室.

三個女孩子一邊喝茶一邊嗑瓜子,好不樂哉.

"要不我們玩斗地主吧?"趙漁提議.

杜姣姣點頭道:"好啊好啊!我這就讓人送撲克牌來."

不一會兒,傭人就將撲克牌送過來了.

玩斗地主賭錢沒意思,倪煙提議用畫烏龜來代替前.

這畫烏龜指的便是在臉上畫烏龜,輸一次畫一筆,輸一次的畫一筆.

杜姣姣道:"有點意思!到時候誰要是輸了,可不不許耍無賴啊!"

趙漁一邊洗牌一邊道:"戰場之上無父子,媽,一會兒你要是地主的話,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啊!"

倪煙捏了捏手指,"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第一局,杜姣姣是地主,在倪煙和趙漁的合作之下,杜姣姣慘敗!

于是,杜姣姣的臉上多了一個烏龜的小腦袋,和一只殘缺的眼睛.

第二局依舊杜姣姣是地主.

這一次,杜姣姣反敗為勝,分別在倪煙和趙漁的臉上畫了一個圓圈.

倪煙真的沒想到她的牌技會這麼差......

她還以為她是賭聖的存在呢.

沒想到,她就是個普通人......

早知道就不畫烏龜了!

半個小時過去,倪煙的臉上成功的擁有了一只可愛的小烏龜,不過杜姣姣和趙漁的臉上也沒好到哪里去.

三人玩得太嗨了,導致有人進了茶室都不知道.

杜爺進來的時候都驚呆了,"你們......這是在干什麼呢?"

沒事在臉上畫烏龜玩?

"在打牌呢!"杜姣姣接著道:"你快過來幫我看看,這牌我應該怎麼出!這把我是地主!"

杜爺傾身過來.

倪煙笑眯眯的道:"觀其言語非君子,觀牌也是一樣的哦,杜大哥,你要慎重考慮!"

"我媽說得對!"趙漁點頭附和.

杜爺微微抬眸,這才發現,倪煙的臉上也畫著一只小烏龜,她五官精致,就算有一只小烏龜在臉上,也不影響什麼,反而增添了幾分靈動.

杜爺淡淡收回視線,"你們玩吧,我拿點茶葉就走."

杜姣姣嗷嗚一聲,只好甩下一張紅桃三.

倪煙出了個二.

趙漁不要.

杜姣姣直接甩下一張大王.

大王出來了,就代表沒有王炸了,倪煙無所顧忌的甩下四個A.

這把農民翻身了!

倪煙拿起黑筆,在杜姣姣的臉上添了一筆.

趙漁則是用紅筆.

晚上莫其深沒有回酒店,而是留在杜宅休息,倪煙和趙漁也宿在杜宅.

莫其深單獨一個人一個房間,倪煙和趙漁一個房間.

晚間,趙漁偷偷溜出去,去杜爺的房間找他要糖.

杜爺給的糖都不是凡品,比進口糖果還要好吃.

因為距離的不遠,所以趙漁走幾步路就到了.

她去的時候,杜爺正在凝神看一幅畫.

以漫天星空為背景,一顆茂密的大樹下生著一堆篝火,樹枝上隱隱躺著一個人,在樹葉的遮擋下,看不清楚身形和面容,只能看到一縷縷青絲自樹葉間垂落下來.

一副很唯美的畫,就算看不清楚那人的臉,也能想象得出來,那青絲的主人,肯定是個大美人.

"好漂亮的畫啊!"趙漁驚歎出聲.

杜爺微微回眸,這才發現身後站著趙漁,他不緊不慢的將畫卷收起來,"我也覺得很漂亮."

趙漁有些無語的道:"這麼漂亮的畫你急著收做什麼?再讓我欣賞一下啊!"

杜爺勾了勾唇角,"這幅畫是我三年前用重金在拍賣行拍的,非常貴重,你毛手毛腳的,萬一弄壞了怎麼辦?"

"多少錢啊?"趙漁有些好奇.

"無價."杜爺語調淡淡,但眉眼卻非常認真.

趙漁擺擺手,"既然這麼貴重,你還是好好收著吧!真弄壞了我可賠不起!"

杜爺將畫隨手放在架子上,"這麼晚了,你來找我有事?"

趙漁嘿嘿笑著,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

杜爺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個好看的錦囊,扔給趙漁,"拿去吧."

趙漁喜出望外,"謝謝杜爺!那我先回去了,晚安!做個好夢!"

"回吧."杜爺揮揮手.

趙漁拿著糖,蹦蹦跳跳的回屋了.

趙漁走後,杜爺很鄭重將剛剛那幅畫放進了一個精致的長盒里,然後放進了一個帶鎖的櫃子里.

在杜宅呆了兩天,三人就啟程回去了.

杜爺開車送他們去機場.

莫其深邀請杜爺去京城做客.

杜爺笑著拒絕了.

年初八,上官曦和吳陳俊回來拜年,恰逢倪煙和趙漁從滬城回來.

上官曦看起來氣色不錯,于是上官老太太問起了同樣的問題,"小曦,都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你懷上沒有?"

上官曦搖搖頭.

上官老太太有些著急的道:"檢查了不是沒有問題嗎?怎麼還沒懷上呢?"

轉眼上官曦都二十七了!

和吳陳俊結婚也一年多了,上官老太太是真的著急.

上官曦接著道:"我這次回來想讓煙煙給我看看,看能不能吃點藥調理下."

其實她也挺著急的.

上官老太太點點頭,"那一會兒你記得跟煙煙說說,對了,你倪阿姨和周叔叔不久之前在外面抱回來一個孩子,你一會兒過去看看."

上官曦早就聽說了這事,還特地給孩子准備了禮物,"嗯,我一會兒就跟陳俊過去."

緣緣今天穿著非常喜慶的唐裝,現在有點認生了,上官曦伸手要抱她,她嚇得緊緊抱住倪成貴的脖子.

倪成貴開心得不行,女兒越養和她越親,她能不開心嗎?

"緣緣這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讓我和她爸抱."

上官曦笑著道:"認生好呀!認生的孩子人販子抱不走!這說明緣緣聰明著呢!"

看到緣緣這麼可愛,上官曦心中想要孩子的念頭越發強烈了.

她不禁想,她和吳陳俊的孩子會是什麼樣呢?

從倪成貴那里回來,上官曦單獨找到倪煙.

倪煙畢竟還沒結婚,上官曦猶猶豫豫的,有些不好意思開口.

"小曦姐,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咱們姐妹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

上官曦抓住倪煙的手,索性一鼓作氣,"煙煙,我和你姐夫結婚這麼長時間,一直沒懷上孕,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藥,吃了可以讓女人快速懷孕的."

倪煙笑著道:"小曦姐,懷孕這種事可急不得,有的時候越急越懷不上,要不我想給你把把脈吧?"

"好."上官曦點點頭.

倪煙伸手搭上上官曦的手腕,須臾,她松開,"小曦姐,你的身體沒有任何問題,根本不用擔心懷不上孩子,心情放松點,說不定哪天就懷上了."

上官曦道:"有藥嗎?我想吃點藥試試."

倪煙不建議吃藥,"是要皆有三分毒,有的人懷孕的時候連感冒藥都不吃的,你身體很好,最好還是別吃藥,要不然很容易懷上畸形嬰兒和腦癱嬰兒,這就跟拔苗助長是一個道理."

"啊?"上官曦驚訝的道:"這麼嚴重嗎?"

倪煙點點頭,"小曦姐,真不是我嚇你,咱們得對孩子負責."

上官曦知道倪煙不會害她,所以只好打消了吃藥的念頭.

在倪家吃完晚飯,上官曦和吳陳俊才開車回去.

吳家.

吳老太太坐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就像算好了似的,上官曦剛將包掛起來,就聽吳老太太道:"聽說莫家的景蓉又懷上了!有的人的肚子就是那麼爭氣,也不知道我什麼是才能抱上曾孫子!唉!"

說到最後,吳老太太重重的歎了口氣.

上官曦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吳老太太這話說的好像是她不願意生一樣.

她也很著急啊!

吳陳俊低聲朝上官曦道:"別生氣別生氣!你就當沒聽見!"

上官曦點點頭,依舊笑眯眯的跟吳老太太打招呼.

吳老太太盯著上官曦的肚子道:"小曦啊!你這肚子什麼時候也爭點氣!你看景蓉馬上都生了兩個了!"

吳陳俊接話道:"奶奶您著急和我小曦也同樣著急!又不是我們不願意生!"

吳老太太掐著手指道:"明年我就九十三了!你覺得我活到一百歲那天,能看到我的曾孫嗎?"

吳陳俊道:"能!肯定能!"

吳老太太歎了口氣,沒再說話,意味深長的看了眼上官曦之後,就拿著拐杖上樓了.

第二天,吳老太太娘家那頭的親戚過來拜年.

吳老太太娘家那邊還有個弟弟依舊健在,但因為年紀大了,不好坐車,所以便讓家里的兒子兒媳婦來了.

吳老太太的侄子叫吳達文,今年五十多歲,有三個孩子,這次和他一起過來的人除了老婆曹月月之外,還有鄭月月的娘家那頭的侄女,曹曉梅.

曹月月是個有心眼的人,對吳老太太那叫一個討好,"姑姑,我聽說小曦那孩子還沒懷上?"

吳老太太點點頭,"這結婚都一年多了,就算是個氣球也該鼓起來了,可她的肚子卻半點動靜都沒有!"

曹月月眯了眯眼睛,低聲道:"姑姑,您可別怪我說話不好聽!您說,會不會是小曦生不了啊?"

吳老太太道:"之前去醫院做了檢查,說身體沒什麼問題!可就是懷不上!你說奇怪不奇怪!"

曹月月笑著道:"要我說,這事兒可一點都不奇怪."

"為什麼?"吳老太太瞪大眼睛看著曹月月.

曹月月接著道:"因為她收買了醫生!姑姑,您想想,那個正常的女人結婚好幾年都不生娃的?這不是有問題是什麼?而且,您也這麼大年紀了......"

吳老太太點點頭,"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都一年多了!吳老太太真的擔心自己看不到曾孫了.

曹月月看了看四周,接著道:"姑姑,吳家也是名門大戶,可不能讓這諾大的家業就斷送在了一個女人手里."

吳老太太眉心一跳,"那你說怎麼辦?"

曹月月道:"您是我孩子的親姑奶奶,所以我才對您說這句話,但是聽不聽,就是您的事了."

"你說."

曹月月緩緩道出四個字,"借腹生子."

"什麼意思?"吳老太太大驚失色的看著曹月月.

曹月月接著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姑姑,我知道陳俊那孩子很喜歡小曦,所以借腹生子是最好的辦法,這樣既不影響這小兩口之間的感情,還能讓吳家後繼有人,您說我說得對嗎?"

吳老太太楞了一下.

這事兒,真的可行嗎?

"姑姑,我也就是隨口說說而已,聽不聽在您."

上篇:302:突如其來的變故!    下篇:304:從哪里來的,就滾回到哪里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