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305:氣到臉變形   
  
305:氣到臉變形

g,更新快,無彈窗,!

曹曉梅不是個輕易服輸的人.

更不是個信命的人.

想讓她就這麼輕易的放棄眼前的榮華富貴,那是不可能的,更何況,她早就傾心吳陳俊.

只是以前她家世不好,一直沒有機會接近吳陳俊而已.

這一次好不容易得到一個接近吳陳俊的機會,她一定要得到吳陳俊.

另一邊.

吳陳俊很認真將房門反鎖起來,確定從外面打不開之後,這才上床休息.

第二天早上,吳陳俊來到吳老太太的臥室.

曹曉梅正在給吳老太太梳頭發.

"陳,陳俊哥."曹曉梅主動打招呼,看上去安分了不少.

"你先出去一下."

"好的."曹曉梅放下梳子,轉身往外走去.

曹曉梅出去之後,吳老太太抬頭看向吳陳俊,"陳俊,你是有話要跟我說?"

吳陳俊點點頭,"奶奶,這個曹曉梅不安分,您平時多注意一下."

這人畢竟是自己的親奶奶,所以吳陳俊也沒想到這件事吳奶奶也摻和了一腳,只當吳老太太全然不知.

"不安分?她怎麼個不安分法了?"吳老太太道:"我覺得這小姑娘挺好的呀!"

吳陳俊微微皺眉,"有些人從表面上看不出來的!您要是發現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立馬把她辭退了!"

吳老太太看向吳陳俊,語調有些不好,"陳俊,你是不是對我這個奶奶有什麼意見啊?"

吳陳俊覺得有些莫名其妙,"沒有啊!奶奶,您怎麼會這麼說呢!"

"別裝了!"吳老太太陰沉著臉,"我知道你肯定對我這個奶奶有意見!要不然你怎麼盡找我身邊的人挑刺!曉梅她怎麼著你了!你就說她不安分!"

"曉梅她不就是在昨天晚上燈壞了的時候,找你幫忙了嗎!你不幫忙也就算了,現在還要在後面編排她!你不知道名聲對一個女孩子家來說有多重要嗎?"

"陳俊!我發現你自從結婚以後就變了!變得連我這個奶奶都不放在眼里了!"

說到最後,吳老太太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吳陳俊皺著眉,"就一個外人而已,您至于動這麼大的火嗎?而且我是為您著想!我這不是怕您被人騙了嗎?"

"曉梅她是我的娘家人!"吳老太太又拍了下桌子.

以前的吳陳俊從不忤逆她.

現在居然變成這樣了!

吳老太太很生氣,氣得都快呼吸不過來了.

"好好好,這件事我不管了還不成嗎?您別生氣,"吳陳俊接著道:"但是有一句難聽的話,我要說在前頭,曹曉梅下次如果再有什麼逾越的舉動的話,您就別怪我不顧著您的面子了!"

說完這句話,吳陳俊直接轉身離開.

門外,曹曉梅見吳陳俊離開之後,就趕緊進了房間,"老太太,老太太您沒事吧?"

"沒事,"吳老太太擺擺手,"看來這次陳俊是真的生氣了,你這段時間盡量小心一點."

曹曉梅點點頭,"嗯,我知道了."

接下來的幾天,曹曉梅一直都非常安分,規規矩矩的.

因為她知道,對于吳陳俊這種人要循序漸進,不能操之過急.

七天後,上官曦出差從外面回來.

小別勝新婚,這天晚上,兩人一直折騰到天邊泛起魚肚白.

早上上官曦自然是起不來的.

吳陳俊為了討老婆歡心,捋起袖子,親自下廚做早餐.

看到吳陳俊一個人在廚房里忙活著,曹曉梅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小心翼翼的走過去,"陳俊哥,我來幫你吧."

"不用,快出去!"吳陳俊的聲音有點冷.

他現在對曹曉梅是一點點好感都沒有!

而且,他更怕上官曦會誤會.

據他所知,有很多恩愛夫妻就是因為莫須有的誤會才產生芥蒂的,最後落得個迫近破鏡難重圓的下場.

這個世界上最難受的事情就是有情人因為誤會而分開.

上官曦是他好不容易才追到手的,他得好好守住她.

一輩子都不放手!

曹曉梅有些有委屈的道:"陳俊哥,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我錯了,我不該沒經過你的同意就去了你和嫂子的房間,我知道我錯了......對不起......"

"快滾!"吳陳俊皺著眉,"省得我叫人過來把你拖出去,鬧得難看!"

曹曉梅沒想到吳陳俊的心腸居然這麼硬!都好幾天了,他對自己還是擺著一副臭臉!

他難道對自己就一點點感覺都沒有嗎?

上官曦到底有什麼魅力?值得吳陳俊這樣!

曹曉梅捏了捏手指,轉身往門外走去.

曹曉梅來到吳老太太的房間.

吳老太太好奇的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曹曉梅道:"陳俊哥在廚房呢!我看他好像是在給嫂子做早餐,陳俊哥經常這樣嗎?"

"跟他那個爹一個德行!一個大男人整天跟在一個婦道人家屁股後面轉!"吳老太太皺了皺眉.

吳志豪那樣也就算了.

畢竟陳倩給吳家開枝散葉了.

上官曦呢?

作為女人,她連孩子都生不了,她何德何能讓吳陳俊對她這樣!

吳陳俊也是窩囊!

曹曉梅道:"我覺得這不怪陳俊哥,要怪就怪上官曦,陳俊哥去廚房做飯,肯定都是她唆使的!這女人天生就應該伺候男人,孝敬公婆,哪里像上官曦,一點做女人的覺悟都沒有!在我們鄉下,像她這種生不出兒子還好吃懶做的女人,是要被掃地出門的!"

吳陳俊那條道是走不通了.

所以曹曉梅現在將目標放在了上官曦身上.

因為只要有上官曦在,吳陳俊就看不到自己!

一旦上官曦被掃地出門了,吳陳俊肯定會回心轉意的.

現在對曹曉梅來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上官曦從吳家趕走!

吳老太太點點頭,"嗯,曉梅啊,我覺得你說得很對!"

曹曉梅接著添油加醋,"我來這里這麼長時間,還沒見陳俊哥給您做過一頓飯呢!真是有了媳婦兒就忘了奶奶!"

吳老太太也覺得有些心酸.

吳陳俊是她看著長大的孫子,這麼些年了,他還從來沒有為她這個奶奶做過一次飯,現在居然要給一個連孩子都生不出來的女人做飯!

他眼里根本就沒有自己這個奶奶.

看著吳老太太的表情變化,嘴角勾了勾.

過了一會兒,曹曉梅扶著吳老太太出去吃飯,剛好瞧見吳陳俊做好的早餐從廚房里出來,"奶奶,您起來了,早餐已經做好了,您快吃吧."

"你這是去哪兒呢?"吳老太太好奇的看向吳陳俊.

吳陳俊道:"我送上去給小曦吃."

送上去?

一聽這話,吳老太太的臉色立馬就不好了.

上官曦這一沒懷孕,也腿沒瘸,憑啥還讓吳陳俊送飯上去給她吃啊!

她以為她是誰?

她有那麼嬌氣嗎?

吳老太太陰沉著臉坐在飯桌前.

不一會兒,陳倩和吳志豪也下樓吃飯.

陳倩笑著道:"聽說今天早上的早餐是陳俊親手做的,好想很不錯的樣子,你說這孩子現在真是長大了,以前像這種事,他看都不會看一眼,現在居然主動進廚房了."

吳老太太道:"我們都是沾了小曦的福!要不然你能吃到你兒子親手做的早餐?"

陳倩看向吳老太太,"怎麼了這是?誰又惹您老人家生氣了?"

"你兒媳婦都不下樓吃飯了,你都不去關心下她嗎?"

陳倩道:"他們兩口子關起門來在房間里說悄悄話,我去干什麼?我去添堵嗎?"陳倩是個通情達理的好婆婆,她可不想插手年輕人的事.

"你這個做婆婆的都不管,那你想讓誰管?"吳老太太緊緊皺著眉.

陳倩接著道:"誰都不要管,他們年輕人有自己的生活,我們老人做好老人的事情就行了!"

"好你不管是吧!"吳老太太轉頭看向吳志豪,"你!你去管?"

"我?"吳志豪不可思議的指著自己道.

"是的!你去!"

吳志豪遞給吳老太太一杯牛奶,"媽,我看您是咸蘿蔔吃多了,喝點牛奶解解渴吧."

聞言,陳倩差點把嘴里的牛奶給噴出來.

吳老太太先是楞了下,心想,她也沒吃咸蘿蔔啊!

過了好半晌,她才反應過來,兒子這是在諷刺她咸吃蘿蔔淡操心.

真是的!

現在這個家越來越不像話了!

兒子不像兒子.

孫子不像孫子!

"一年多了,快兩年了,小曦的肚子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你們倆就一點也不著急?"

吳志豪反問道:"他們兩個年輕人都很正常,這種事情順其自然就好,沒什麼好著急的?"

"正常能兩年都不生?"吳老太太很激動.

陳倩道:"很正常啊!媽您忘記了嗎?我當初和志豪在一起三年才懷的陳俊,這種事情因人而異,您著急也是不行的!"

"你懷陳俊用了三年時間那是因為你不想生!而且那個時候我也不著急!但是我今年已經九十四歲了,我現在還有幾個三年可以等?你們總不能讓我等到死吧!"

陳倩覺得這話沒法接了,和吳老太太做了這麼多年的婆媳,她太了解吳老太太的性子了,這種時候她要是在說下去的話,吳老太太肯定會沒完沒了.

"媽,大早上的您在瞎說什麼呢!吃飯吃飯!"吳志豪又給吳老太太拿了一個肉包子.

吳老太太拉著臉道:"兒媳婦生不出來,你們這兩個當父母的不想辦法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能吃得下去!"

"媽,您說這話我就不高興聽了."陳倩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放,"誰說小曦生不出來?她只是暫時沒懷上而已!您說話特忒難聽了點!"

上官曦是她兒媳婦,她都不著急,也不知道這老太太跟在後面瞎操什麼心.

"本來咱們一家人挺好的,和和睦睦的,您非得這樣!您就那麼喜歡看著家里烏煙瘴氣的嗎?一代管一代,孩子們的事情他們自己心里有數就行了,用不著我們來瞎操心!"

陳倩是個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平時她都懶得跟吳老太太一般見識,畢竟她都給吳老太太當了大半輩子的兒媳婦了.

但是上官曦還年輕,他們小年輕肯定聽不得這樣的話.

上官曦是她兒媳婦,她不護著誰護著!

她不能讓兒媳婦受了委屈.

吳老太太氣到不行,捂著胸口道:"你你你,你這說的什麼話!我也是為了吳家著想!"

陳倩接著道:"老了老了,您就安心養老吧,沒事您瞎管這麼多閑事干什麼啊?小曦是我兒媳婦,要管也是我來管,您說您沒事把手伸這麼長做什麼?您這不是惹人嫌嗎?"

吳老太太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扶著曹曉梅的手道:"走!我們回屋!"

"好."曹曉梅點點頭.

陳倩無語的道:"這老太太真是......"

吳志豪嘴里還嚼著饅頭,看著吳老太太的背影大喊道:"媽,您不吃啦?"

"被你這個沒用的東西給氣飽了!"

但凡吳志豪有點魄力,她也不用受這樣的氣.

她今年都九十多歲了,還要被兒媳婦指著鼻子罵!

世界上還有比她還窩囊的人嗎?

父子倆都是一樣的東西!

沒用!

廢物!

吳志豪看著吳老太太背影,無辜地摸了摸鼻子,轉頭看向陳倩,"倩倩,你以後說話注意點,瞧把咱媽都氣成啥樣了!"

陳倩喝了口牛奶,一臉不在意的道:"沒事,適當生氣有益于健康."

"真的假的?"吳志豪有些驚訝的看著陳倩.

陳倩點點頭,"當然是真的.而且,我也沒說錯,難道你沒發現咱媽最近越來越喜歡管陳俊和小曦的事情了嗎?這種情況一旦發現了,就要及時制止,萬一矛盾越來越大怎麼辦?"

吳志豪贊同地點頭,"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那你說以後媽要是再說怎麼辦?"

陳倩道:"媽的主要心結就是小曦沒懷孕,我相信只要小曦懷孕了,這些問題就會迎刃而解."

吳老太太所有的不滿意,都來源于上官曦沒懷孕.

她九十四歲了,人生也沒剩下幾年了,所以陳倩也能理解她.

上官曦和吳陳俊的身體都很正常,懷孕是早晚的事,所以陳倩並不擔心.

樓上.

吳老太太氣到臉都變形了,"生不出孩子不讓說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埋怨我多管閑事!我這是多管閑事嗎?"

曹曉梅在給吳老太太順氣,"老太太您就別生氣了,我相信阿姨只是暫時的被上官曦迷惑了,我相信總有一天阿姨會看清上官曦的真實面目的."

吳老太太拍了拍曹曉梅的手,"曉梅啊,幸虧有你在我身邊."

這生氣的時候就得有個人在邊上開導,要不然就會越想越氣,容易鑽到死胡同里去,最後就出不來了.

曹曉梅笑笑,"這說明咱們之間有緣分."

"對."吳老太太點點頭.

樓上,上官曦正在和吳陳俊甜甜蜜蜜的吃早餐呢,根本就沒發現樓下已經發生過一場大戰.

三月中旬,是倪翠花的生日.

上官曦和吳陳俊提前一天去購置生日禮物,准備第二天去京華村給倪翠花過生日.

吳老太太單獨找到上官曦,"小曦,聽說你明天要回娘家是嗎?"

上官曦點點頭,"對,我媽明天生日."

吳老太太接著道:"那把曉梅也帶上吧."

上官曦愣了下,沒反映過來吳老太太這是什麼意思.

吳老太太接著道:"曉梅那孩子在京城也沒什麼親戚朋友,整天跟我這個老太婆悶在一起也挺無聊的,所以我想讓她出去散散心,認識一些新朋友,我記得你媽家有好幾個小姑娘都和曉梅差不多大吧?"

其實吳老太太就是想給曹曉梅制造一個機會而已.

這段時間吳陳俊根本不給曹曉梅一點點靠近他的機會,再這樣下去的話,他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抱上大曾孫?

吳老太太非常著急.

上官曦點點頭,"嗯,煙煙還有阿黛爾和多多都個曉梅差不多大."

"那就好,"吳老太太接著道:"那我就把曉梅交給你了."

"行,那明天上曉梅跟我一起去吧."上官曦對曹曉梅的印象還算不錯,覺得這姑娘挺懂事,也挺善解人意的.

"那就這樣說了."

曹曉梅在得知這件事之後非常高興,不管怎麼說,她又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吳陳俊了.

上官曦回房之後就把這件事跟吳陳俊說了.

吳陳俊微微皺眉道:"小曦,你怎麼能答應奶奶這件事呢!那個曹曉梅可不是什麼安分的人!我不想帶她一起去!"

"曉梅她怎麼了?"上官曦疑惑的道:"我看她不像那種不安分的女孩子啊?"

吳陳俊將上次那件事說給上官曦體聽.

聞言,上官曦笑著道:"哦,你說那件事啊,那件事曉梅已經跟我解釋過了,大晚上的小女孩燈壞了很害怕也正常,我覺得是你想多了."

關于那件事,曹曉梅在她出差回來的第二天就找她解釋過了.

上官曦覺得她並不是那種存了其他心思的人.

就像小偷一樣,一個偷了東西的人,不會主動報警.

如果曹曉梅真的做了什麼虧心事的話,就不會主動找她說這件事.

所以上官曦相信她.

"上官小四兒,你這也太單純了吧!別人說這麼幾句話,就把你忽悠過去了?"吳陳俊挑著眉毛.

"是你想太多."上官曦接著道:"退一步說,就算曉梅真的存了其他心思,只要你初心不負,不為所動,她能有什麼辦法?現在就看你能不能坐懷不亂了!"

吳陳俊無奈地搖搖頭,"我說不過你!對了,你說我明天是穿這套好看,還是穿這套好看?"吳陳俊隨手拿起兩套衣服.

"這套吧."上官曦很認真的看了一遍,最後給出結果.

"那就穿這套."

第二天早上,曹曉梅認認真真的打扮了一遍,坐在客廳里等上官曦.

上官曦剛下樓,她就走過來抱住上官曦的胳膊,"嫂子,你起來了."

上官曦上下打量了曹曉梅一眼,笑著道:"曉梅化妝還挺好看的."

曹曉梅道:"畢竟是去嫂子你娘家,我當然得收拾得漂亮一點,總不能給嫂子丟臉不是."

曹曉梅這人雖然學曆不高,但是她很聰明,她很懂女人的心,也知道怎麼去投其所好.

這段時間,她把上官曦都哄得服服帖帖的.

要不然上官曦怎麼可能會答應帶她一起回娘家.

不過,這也怪上官曦太蠢.

她但凡聰明一點,也不會被自己騙.

這種蠢貨又怎麼配得上吳陳俊呢?

語落,曹曉梅接著道:"對了,陳俊哥呢?他是不是還在為上次的事情生我的氣?"

"沒有,"上官曦搖搖頭,"你陳俊哥不是那種小氣的人."

"那就好."曹曉梅松了口氣,"那咱們什麼時候出發啊?"

上官曦道:"再等一會兒."

這是曹曉梅第二次坐上吳陳俊的車,她有信心總有一天她可以坐上吳陳俊的副駕駛.

上官曦得意不了幾天了.

自從曹曉梅上車後,吳陳俊的眉頭就沒松開過.

他很討厭曹曉梅.

他總感覺曹曉梅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姑娘.

但是上官曦貌似跟她聊得挺好的,所以他只能忍著.

上官曦這段時間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特別嗜睡,上車沒一會兒就靠在椅背上睡著了.

吳陳俊一手扶著方向盤,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上官曦的腦袋,"上官小四兒,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冷不冷?要不要把溫度打高一點?"

"不用."上官曦打了個哈欠,"就是有點困,睡一會兒就好了."

吳陳俊有些不放心的道:"你要是不舒服的話,一定要跟我說."

"我知道的."上官曦笑著道:"我又不是三歲的小孩子,還用得著你提醒?"

坐在後座的曹曉梅看到這一幕,心里難受死了.

吳陳俊本應該屬于她!

如果不是上官曦的話,現在被噓寒問暖的人就是她了.

車子沒一會兒就來到京華村.

倪翠花沒想到上官曦居然還能回來給她過生日,笑得都合不攏嘴了,"就一個生日而已,還麻煩你和陳俊跑一趟."

"您是我媽,您生日我和陳俊當然得回來了!"

倪翠花這才發現上官曦身邊的曹曉梅,"這位是?"

上官曦道:"這是陳俊奶奶娘家那邊的親戚曹曉梅.曉梅,這是我媽."

"阿姨好."曹曉梅規規矩矩局的問好.

"原來是老太太那邊的親戚,快進來,快進來."

趙漁蹦蹦跳跳的從屋子里沖出來,"外婆!家里來客人了啊!"

"多多."上官曦笑眯眯的跟趙漁打招呼.

"小曦姨!"趙漁沖過來一把抱住上官曦.

"小曦姐姐!"小倪云跟個小尾巴似的,跟在後面跑出來.

曹曉梅覺得有些奇怪,趙漁看上去跟她差不多的樣子,為什麼會是上官曦的侄女呢?

難道上官曦的繼母能生出四十歲的女兒?

上官曦接著跟趙漁他們介紹曹曉梅.

進了屋,上官老太太和鄭老太太和洛娜這三個老太太聚在一起斗地主.

曹曉梅有些驚訝.

她知道上官曦的家庭不簡單,但是她沒想到,居然能在上官曦的家里看到外國人.

看了一圈,沒看到倪煙,上官曦覺得有些奇怪,"媽,怎麼沒見煙煙啊?"

倪翠花道:"你周叔叔上班去了,煙煙陪你倪阿姨去給緣緣接種麻疹疫苗了."

接種疫苗很麻煩,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剛好倪煙懂醫,就陪倪成貴一起去了.

上官曦點點頭,"哦,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沒看到煙煙."

過了一會兒,門外又響起汽車的引擎聲.

"誰呀!"趙漁踮起腳尖往窗外看去,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激動的道:"是我爸!我爸來了!"

倪翠花驚訝的道:"小莫也回來了?"

據她所知,莫其深這段時間還挺忙的.

趙漁接著道:"我媽和姨奶奶也跟著一起下車了!"

曹曉梅覺得有些好奇.

趙漁都這麼大了,那趙漁的父母該有多大的啊?

沒一會兒一個手里抱著孩子的中年婦女就走了進來.

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對年輕的男女.

男的長得很英俊,英俊到曹曉梅當場就愣住了,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就連電影明星也沒他好看.

女的長得也很漂亮,漂亮到讓人嫉妒,她要是有這麼漂亮的話,也不怕拴不住吳陳俊了!

曹曉梅捏了捏手指.

莫其深跟屋子里的長輩問了一圈好,最後祝倪翠花生日快樂.

倪翠花笑著道:"你這孩子也真是,你那麼忙,我就過一個小小的生日而已,根本不知道你親自從大老遠跑回來一趟."

莫其深道:"應該的."

不討好未來丈母娘,怎麼把丈母娘的女兒娶回家?

曹曉梅看得有些懵.

等她看到趙漁居然叫莫其深爸爸的時候,她就更懵了.

她根本就沒想到,趙漁的爸爸那麼年輕.

上官曦接著給曹曉梅介紹莫其深和倪煙.

曹曉梅這才搞清楚原來倪煙是上官曦的繼妹,而趙漁則是倪煙的干女兒.

在吳家這麼長時間,曹曉梅知道上官曦這個繼妹有點能耐,所以,她得謹慎一點.

不能被倪煙看出點什麼.

思及此,曹曉梅將腳步往後挪了一步,她得和吳陳俊保持距離.

倪煙看了曹曉梅一眼,主動朝她伸出手,"你好,我是倪煙."

"我,我叫曹曉梅."

上官曦這才發現阿黛爾和上官徐也不在家,好奇的道:"媽,我哥和阿黛爾呢?"

倪翠花笑著道:"他們倆去菜市場買菜了."

"買菜?"上官曦有些驚訝的道.

要知道,上官徐此前從不踏足菜市場.

倪翠花點點頭,"去了也有一會兒了,你別著急,估計馬上就回來了."

上官曦悄悄的拉了下倪煙的衣袖,"煙煙,這是什麼情況啊?"

倪煙笑著道:"就是你看到的這個情況."

上官曦眯了眯眼睛.

倪煙接著道:"對了小曦姐,她是什麼情況啊?"

"誰?"上官曦問道.

"曹曉梅."

"什麼什麼情況?"上官曦有點懵,沒明白倪煙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倪煙接著道:"從我進門的那一刻起,她的眼神就飄忽不定,我注意了下,在十分鍾之內,就往姐夫的那個方向看了十次不止."

"啊?"上官曦抬頭看向曹曉梅,"有嗎?"

倪煙點點頭,"小曦姐,我看這女孩子有些心術不正,能早些送走還是早些送走吧."

"曉梅是吳老三奶奶那邊的親戚,如果把她送走的話,這不是讓老太太下不來台嗎?"上官曦道:"而且我看她平時也沒做什麼出格的事情,一直都挺規矩的."

倪煙接著道:"俗話說防人之心不可無,有的人表面上看著規規矩矩的,其實心思比誰都沉重,如果實在送不走的話,你就多留個心眼."

上篇:304:從哪里來的,就滾回到哪里去!    下篇:306:東窗事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