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318:丟人現眼!   
  
318:丟人現眼!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里可是冰肌玉膚的總部!

倪煙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

她也是來面試的?

難道倪煙也想成為冰肌玉膚的總代理?

就憑倪煙這個鄉下小村姑,她也肖想能成為冰肌玉膚的總代理?

真是搞笑!

許銀銀扯了扯唇角,眼底倒映出一抹譏誚的弧度.

一行人走到辦公室.

邊上將許銀銀他們三人帶上來的工作人員立即站起來道:"這就是我們冰肌玉膚的創始人倪總.倪總,這三位就是今天面試最後的優勝者."

什麼?

倪煙就是倪總?

許銀銀幾乎以為自己這事出現了幻聽.

這是怎麼回事啊?

為什麼倪煙會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呢?

他們是不是搞錯了?

邊上的其他兩個人也有點微愣.

他們倆誰也沒想到,倪總居然這麼年輕,而且還這麼漂亮.

她最多二十歲出頭吧?

先前,他們還以為倪總是個中年婦女呢......

冰肌玉膚是個大企業,也是護膚品行業中的龍頭老大,誰能想到,它的創始人竟然是個年輕貌美的姑娘.

戴眼鏡的男生最先反應過來,彎腰鞠躬道:"倪總您好,我是楊瀚文."

楊瀚文就是今天面試中唯一一個男生,同時,他也是唯一一個留到最後的男生.

楊瀚文邊上的女生緊接著道:"倪總您好,我是沈小蘭."

許銀銀捏著衣角,臉色有些微白.

她感覺自己就像在做夢一樣.

甚至連做夢都沒有想到,倪煙會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

前一秒她還在為留到最後而洋洋自得著,沒想到後一秒就被打臉了.

這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倪煙輕掃了幾人一眼,"不用緊張,都坐吧."

"謝謝倪總."

許銀銀低著頭,心情複雜的做到椅子上,早知道倪煙就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的話,今天說什麼她也不會來這里!

現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真是太尷尬了!

倪煙坐在老板椅上,翻了翻手中的文件,"現在我來問三位幾個問題,第一,你們為什麼會選擇冰肌玉膚?"

沈小蘭道:"其實我本人也是冰肌玉膚的忠實用戶,我是一年前知道冰肌玉膚這個品牌的,我屬于敏感肌膚,用過很多護膚品都有過敏反應,臉部刺痛,紅腫,發炎,但是在冰肌玉膚的時候就晚飯沒有這些不良反應,不但沒有,反而讓我的皮膚變得比以前更好.所以,我想讓那些跟我一樣都是敏感肌膚的女性們,都能知道冰肌玉膚,也都能用上冰肌玉膚!"

"一款好的護膚品,真的可以改變人的一生!"

說到最後,沈小蘭的眼中綻放出耀眼的光.

沈小蘭是名校畢業,學校分配了在外人看來是一份可以稱之為金飯碗的工作.

但是她並不喜歡那種一眼就可以望到頭的工作.

她更不想一輩子都守著一個崗位.

她喜歡創新!

她想要挑戰!

既然工作就是為了掙錢,為什麼她不選擇一份既能掙到大錢,自己又喜歡的工作?

金飯碗雖然看著好看,也安穩,但是並沒有挑戰性.

就算別人都說她是傻子,她也要堅持自己的夢想.

倪煙點點頭.

語落,楊瀚文看了看許銀銀,見許銀銀好像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後,他慢慢道:"我之所以知道冰肌玉膚,是因為熟人推薦,剛好我也有自主創業的想法."

"在決定過來面試的前三個月,我就買到了一套冰肌玉膚補水抗皺系列產品,送給了我母親試用,我母親用過之後,效果非常明顯."

"而且,我也做過市場調研,和冰肌玉膚雖然現在尚在發展中,但我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它一定會成為最耀眼的存在!"

"如果您問我為什麼會選擇冰肌玉膚的話,我會告訴您,因為它值得!它能給我帶來我想要的未來!"

楊瀚文是普通大專畢業,雖然學曆不高,但他有理想,有抱負!

有的時候,學曆並不能代表一切.

楊瀚文相信自己,只要倪煙將冰肌玉膚的代理權交給他,他一定能讓更多人都知道冰肌玉膚!

他一定能讓冰肌玉膚再上升一個層次!

楊瀚文說完之後,許銀銀一直不說話,邊上的秘書看向許銀銀,"那位許女士,你呢?"

按理說,能簡直到最後的面試者,資質都不會太差!

為什麼許銀銀卻一直不說話呢?

秘書皺了皺眉.

邊上的楊瀚文和沈小蘭也覺得有些奇怪.

就在剛剛面試的時候,許銀銀的能力和他們不分伯仲,沒想到到了最關鍵的時候,許銀銀居然一聲不吭.

"我,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許銀銀捂著肚子,頭也不抬地跑出了辦公室.

秘書想追上去.

倪煙抬了抬手,"隨她去吧,我們繼續."

秘書點點頭.

倪煙接著道:"第二個問題,如果通過這次面試,我們公司錄取了二位,但是二位在代理了冰肌玉膚一段時間之後,卻發現冰肌玉膚在華南地區的銷量一直處于虧損狀,並們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受歡迎,二位會怎麼辦?"

這個問題,好像有些棘手.

沈小蘭看了看邊上的楊瀚文.

楊瀚文笑著道:"既然我已經決定要代理冰肌玉膚,那我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備,如果在運營一段時間之後一直處于虧損狀態,我會從自身找問題,是不是推廣力度做得不好?還是服務有問題......"

倪煙眉眼依舊,"如果這兩樣都沒有問題呢?"

楊瀚文接著道:"那就繼續再找其他問題."

"你就沒想過是產品本身的問題嗎?"倪煙反問.

楊瀚文很篤定的道:"不會."

倪煙語調淡淡,"你就這麼相信冰肌玉膚不會有問題?俗話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萬一真的是冰肌玉膚的問題呢?"

"是的,我相信!"楊瀚文點點頭.

"說說原因."很簡單的四個字,卻充滿了上位者的威嚴.

倪煙雖然年輕,但氣勢卻非常足,言語間帶著不著痕跡的壓迫感,讓人有些呼吸不過來的感覺.

望塵莫及.

楊瀚文接著道:"俗話說,做一行愛一行專一行,只有相信它,才能把它做得更好!如果你對自己的產品都沒有信心的話,你還有什麼立場讓消費者來購買這個產品?"

許是楊瀚文的話打通了沈小蘭的思路,接下來,沈小蘭的回答也非常好.

倪煙接著問了第三個問題,然後第四個問題.

問完所有的問題後,她合上文件,接著道:"好的,今天的面試就到這里結束,二位先回去等消息吧,出了結果之後,我們的工作人員會打電話通知你們的."

"好的,謝謝倪總."

二人出去之後,倪煙看向邊上的秘書,"小張,你覺得這兩個人怎麼樣?"

張秘書道:"我覺得那個叫楊瀚文更顯專業性......"

倪煙點點頭,"嗯,你繼續說."

張秘書接著道:"楊瀚文雖然是個男生,但他的思維邏輯很明顯要比沈小蘭縝密很多,而且,可以從他的眼底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很愛冰肌玉膚."

"沈小蘭雖然也說自己也是冰肌玉膚的忠實用戶,但是據我觀察,她用冰肌玉膚的時間不超過半個月."

倪煙笑著道:"小張你觀察的很仔細."

自從聽到沈小蘭說自己是在一年前知道冰肌玉膚的時候,倪煙就知道這個姑娘說謊了.

也許她是為了能面試成功才說謊的.

但是,說謊代表著一個人的誠信度.

誠信度就是一個企業的門面.

所以,到底錄用誰,倪煙的心里已經有答案了.

張秘書接著道:"雖然說楊瀚文各方面都比沈小蘭優秀,但楊瀚文畢竟是個男性,護膚品都是女性用的......"

讓一個男人來賣護膚品,消費者能買賬嗎?

倪煙笑著道:"看不出來啊小張,你居然還有性別歧視呢."

張秘書有些不好意的道:"沒有,我就是覺得一個大男人去賣護膚品有些奇怪."

"沒什麼奇怪的,很多進口護膚品的創始人就是男性,別看男性和女性只見跨越了性別,其實有的時候的男性比女性更了解女性."

"同樣,在溝通之間,男女之間有的時候比女性和女性交流的更直接,更方便,其實,這也可以成為一個賣點."

"一個大男人居然在賣護膚品,這多新奇啊!這說明咱們的護膚品厲害,居然連男性都征服了,這同樣也增加了消費者的購買欲和好奇欲."

"購買欲和好奇欲會促成訂單."

這些都是倪煙上輩子經商得來的經驗.

雖然她上輩子做的是殘影.

但是生意這兩個字,萬變不離其宗.

張秘書看著倪煙,滿臉崇拜的道:"倪總,您說的真是太對了!"

張秘書今年二十四歲,比倪煙還大三歲,但是在倪煙面前,她感覺自己懂得太少了.

分明是她比倪煙大三歲,可她卻感覺是倪煙比她大.

倪煙身上有一股渾然天成的大氣,還有一種洗盡鉛華的沉澱.

倪煙放下鋼筆,"讓人事部那邊通知楊瀚文,讓他下周一帶著證件來我辦公室一趟."

張秘書點點頭,"好的."

許銀銀氣極了.

她本想壓倪煙一頭,卻沒想到,在倪煙那里丟盡了顏面.

許嬌非常關心許銀銀,下午就去了一趟許銀銀那里.

聽說許銀銀的經曆之後,許嬌非常震驚,皺眉道:"銀銀,你沒看錯,倪煙真的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

"嗯."許銀銀點點頭,"我沒看錯."

許嬌接著道:"看來是我們低估了倪煙......"

怪不得莫其深會娶倪煙......

怪不得倪煙總是能買到各種限量版的產品......

原來她就是冰肌玉膚的創始人.

原來倪煙也不是空有其表.

冰肌玉膚啊!

全稱貴婦都在追捧著的產品......

其實從這里不難看出,倪煙和莫其深都是一樣的人.

明明功成名就,可她卻蟄伏至今.

從不拿這些成就來當成自己炫耀的資本.

這種人,最深不可測.

又想起倪煙那些話,許嬌感覺到一陣後怕,後背發冷.

不能再錯下去了.

有些事情得適可而止了.

"姑媽,我們現在怎麼辦啊?"許銀銀握著許嬌的手.

許嬌搖搖頭,"沒辦法了,銀銀啊,放棄吧."

"不行,我不能放棄......"一說到放棄,許銀銀的眼睛都紅了.

她不想就這麼輕易的說放棄.

三年!

整整三年!

她更不願意讓三年時間就這麼的浪費了.

許嬌歎了口氣,"銀銀,咱們許家也是大戶人家,你何必執著于嫁給別人當填房呢?以你的這樣的條件,在江南當地,想找個什麼樣的人家找不到?"

許銀銀道:"不行,不行......"

許嬌接著道:"銀銀,姑媽說一句話你別不願意聽,倪煙她長得比你好看,學曆也不比你低,她雖然從小在鄉下長大,但她畢竟也是鄭家的血脈."

"算了吧,你爭不過她的,在這樣下去的話,你會吃虧的."

許嬌想了很久.

雖然她很不喜歡倪煙,但有些事實,她卻不得不承認.

而且,莫榮平又放了狠話在前頭.

既然前面已經無路可走了,不如就此放手,免得到時候鬧得難看.

許嬌也不是個糊塗人.

許銀銀心里很難受.

她沒想到原來在姑媽心里,她居然什麼都不如倪煙.

原來,她這麼差嗎?

"姑媽......"

許嬌接著道:"銀銀,我會打電話給你爸媽,讓他們過來接你回去,趁著還沒有鑄成大錯之前,你就跟他們回去吧,在江南找個門當戶對的老實人,好好的過一輩子."

許銀銀今年也不小了,也沒有幾年可以耽誤了.

跟父母回去,然後找個老實人結婚生子,是她目前最好的選擇.

許銀銀道:

"這樣一眼就能看到頭的一輩子有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嫁給Mog先生!我想做人上人有什麼錯?"

"可老六根本就看不上你!"許嬌硬著心腸道:"銀銀,一個女孩子應該有點自知之明,別去自取其辱,撞了南牆才知道回頭."

許銀銀的眼淚從眼眶里奪眶而出.

許嬌歎了口氣,接著道:"銀銀,我的話就說到這里,你自己好好想想."

她也不想這樣的.

許嬌也想讓自己的侄女成為人上人.

但目前,她並沒有這樣的能力.

許嬌走後,許銀銀坐在地上大哭了一場,她覺得自己不能在這樣被動的等下去了.

既然許嬌不願意幫她,那她就自己想辦法.

許銀銀連夜離開了旅社.

通過一些渠道,她得知了Mainland集團在國內的地址.

在Mainland辦公大樓下守了整整一天,許銀銀終于看到莫其深從里面出來.

褪去廢物光環,莫其深彷佛變了一個人,全身都在發光.

耀眼無比.

許銀銀扯了扯衣角,走到莫其深面前,"莫,莫六,哥......"

莫其深睨了她一眼,"如果你不想自取其辱的話,就立刻離開我的視線."

"莫六哥!"許銀銀一鼓作氣,繼續道:"我覺得你對以前的我有誤會,其實我一直很仰慕你......"

莫其深看了眼身邊的助理.

助理立即走到許銀銀身邊,做出一個'請’的手勢,"請吧."

許銀銀有些不甘心.

她自認為長得不比倪煙差,為什麼莫其深看不上她呢?

男人的劣根性不就是沾花惹草嗎?

她都送上門了,莫其深哪里還有不摘的道理?

說不定莫其深就是個裝模做樣的偽君子.

"莫六哥,"許銀銀伸手想抓住莫其深的衣袖,但莫其深沒給她這個機會,直接揮開她的手.

力道之大,許銀銀直接摔在了地上.

"羞恥心是個好東西,可惜你沒有."

語落,莫其深轉頭看向助理,"這個人,以後我不允許她出現在公司大廈周圍半步!"

"好的先生,我知道了."

許銀銀看著莫其深毫不留情的背影,豆大的淚珠滾滾而下.

面對這個局面,許銀銀除了後悔還是後悔.

她不應該在莫其深背負著廢物的稱號的時候看不起他......

如果她從一開始就在莫其深身邊的話,那她現在一定是第二個倪煙.

可惜.

來不及了,這一切都來不及了.

太晚了.

許銀銀五指抓著地面,泥沙深深的鑽進指甲里,乾淨的指甲瞬間變得汙濁不堪.

就在許銀銀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許家父母從邊上跑過來.

許父不由分說就給了許銀銀一巴掌,"丟人!你把老子的臉都丟盡了!"這讓他以後還有什麼顏面再見莫榮平這個妹夫.

他應該慶幸這里是京城而不是江南.

要不然,他們許家都無法在當地立足了.

許銀銀捂著臉,無聲的哭泣著.

許母護住許銀銀,"這還在外面呢,你打孩子做什麼!"

許父憤怒的道:"慈母多敗兒,要不是你護著她的話,她至于鬧出這麼大的笑話嗎?也不看看自己有幾斤幾兩重,居然還想肖想Mog先生!我的臉都讓她丟盡了!你快給我滾開!要不然我連你一起打!"

許父雖然生在江南,但卻是個地地道道的東北人,所以性子畢竟剛直.

這事是許銀銀錯了,那她就得教育!

許銀銀當天就被父母帶回了江南.

第二天,許家就來了一位年輕有為的青年.

不用想也知道,這人就是許嬌口中的老實人.

......

轉眼便到了端午節.

上午,倪煙和莫其深一起去莫家.

莫老太太和莫老爺子給家里的傭人都放了假,此時,老兩口正忙著准備五色繩,雄黃酒.

莫其深拿來五色繩給倪煙戴上,倪煙伸出左手,露出一根已經有些褪色的紅繩,雖然紅繩已經有些褪色了,卻非常乾淨,襯著白皙的手腕,此時更加細膩白皙,紅繩上還系著著個搖籃狀的桃核.

許是時間已久的原因,紅繩已經有些褪色了,但桃核卻被打磨得光滑鮮亮,看上去非常漂亮.

"煙煙,這個桃核是不是對你來說有什麼重要意義啊?我看你都戴了好多年了."看到這根紅繩,林萍萍湊過頭來,好奇的問道.

倪煙笑看手腕間的紅繩,"這是一個小妹妹送的,說是能辟邪,算起來也有四年了."

沒錯,這個桃核紅繩就是錢招娣送的.

但是,自那次以後,倪煙就再也沒見過錢招娣,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偶爾空閑的時候,倪煙還會想起那個五官漂亮的小姑娘.

林萍萍道:"我好像也聽人說過,桃核能辟邪呢."

就在此時,莫百川抱著孩子從邊上走過來.

已經快一歲的莫志遠長得非常可愛,見到倪煙,他開心的大喊,"六奶奶,六奶奶."

莫百川有些無法直視倪煙.

他一直認為倪煙是為了他才和莫其深走到一起的.

沒想到,倪煙居然和莫其深結婚了.

而且,莫其深還是大名鼎鼎的Mog先生.

他覺得從前的自己,真是傻的可愛.

上篇:317:是倪煙!    下篇:319:一舉兩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