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347:沖冠一怒為紅顏   
  
347:沖冠一怒為紅顏

g,更新快,無彈窗,!

杜姣姣笑著道:"當然是真的!我會拿這種事情騙你?"

語落,杜姣姣接著道:"而且還是三胞胎呢!"

杜爺放下筆.

"維之肯定很高興."

"那當然了!維之今年都三十三了,一下子有了三胞胎,他能不高興嗎?對了,我打算明天去京城一趟,你要不要去?"

杜爺微微頷首,"這是大喜,當然得去."

"那我去准備下."

"嗯."

杜爺看著杜姣姣消失的方向,良久,嘴角的笑容才慢慢消失,眼底浮現出一抹苦澀.

須臾,他轉身往書房里走去.

書櫃的最頂端放著一個保險箱.

杜爺打開保險箱,從里面拿出一幅畫.

畫被保管的很好.

展開之後,背景是一望無際的星空,底下是叢林.

高樹之下燃著一堆柴火.

幾只螢火蟲縈繞在火堆旁.

一縷青絲自樹上傾瀉下來.

如水墨渲染.

畫面美好安逸.

細看之下才發現,高高的樹枝間,竟然隱藏著一個人,身姿曼妙,如同山野間的魅妖一般.

白皙好看的指尖慢慢觸及到畫面,細細的摩挲著.

一寸一寸.

指尖裹著些冷意,儒雅的五官也染上一層寒冰.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回到畫里的那一瞬間,就這樣一輩子.

早知道在他作惡多端的後半生,會出現一個她的話.

那他一定努力做個好人.

可惜,人生沒有早知道這三個字.

須臾.

一滴晶瑩的水滴落在畫面上.

暈染了那片繁星.

一滴,兩滴,三滴......

待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大半個星空都被暈染了.

他手忙腳亂的擦拭著畫面,可越擦,畫面卻越模糊.

東院.

楚相宜坐在床上,透過窗外,看著外面的六月雪發呆.

"相宜姐姐."楚月紅挺著大肚子從外面走進來.

"月紅來了."看到楚月紅,楚相宜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楚月紅走到楚相宜身邊,"相宜姐姐,你真的要為一個男人這樣嗎?"

楚月紅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楚相宜今年才多大?

她才二十九歲!

現在的她,看上去和四十歲左右的人差不多.

為了個男人,楚相宜把自己折磨成這樣,她真的值得嗎?

楚相宜笑著道:"你這肚子該生了吧?"

楚月紅點點頭,"下個月九號的預產期."

"真好,"楚相宜接著道:"說好了,我可是要做孩子的干娘的."

"好."楚月紅點點頭.

楚相宜又道:"對了,剛剛我看到二姐風風火火的從那邊跑過去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楚月紅道:"好像是倪小姐懷孕了."

"懷孕了?"楚相宜一愣.

"嗯."

居然懷孕了.

楚相宜的眉眼間盡是不可思議.

先前,她一直懷疑,倪煙不孕是杜爺的手筆.

現在看來,事情好像不是她想象的那樣.

杜爺的愛.

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深.

"你確定?"楚相宜握住楚月紅的手.

楚月紅道:"我是聽二小姐說的,應該不會有錯,好像還是三胞胎呢."

既是杜姣姣說的,那就不會有錯.

楚相宜的眸子里說不出個什麼神色.

她的孩子死了.

而倪煙卻懷孕了.

她連給孩子報仇的機會都沒有.

說一點感覺都沒有,那是假的.

楚相宜緊緊捏著身下的床單.

喪子之痛刻骨銘心,她一定要讓害她的人,也嘗一遍!

如果不是倪煙的話,她會曆經喪子之痛嗎?

當然不會!

她一定要報仇.

一定!

"相宜姐姐?"楚月紅有些擔憂的看著楚相宜.

楚相宜這才回過神來,感歎道:"倪小姐真是命好,不僅有兩個深愛的她的男人,現在居然還懷了三胞胎,世界上再也沒有比她更幸運的人了."

"兩個?"楚月紅一愣,沒能理解楚相宜這句話的意思.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輕微的腳步聲.

楚相宜不著痕跡的轉移話題,"月紅,你給孩子取好名字了嗎?"

楚月紅反應也快,連忙道:"乳名叫月牙,大名留給孩子的干娘來取."

楚相宜為什麼要突然轉意話題?

肯定是有原因的.

楚相宜笑著道:"月牙是個女孩兒名,萬一是男孩兒呢?"

楚月紅道:"乳名是不分男女的,相宜姐姐,你快給取個大名吧?"

楚相宜想了下,而後道:"月紅,去拿紙筆來."

"好."

楚月紅拿來紙筆.

楚相宜結果紙筆,寫了很久,最後將其中一頁紙撕下來,遞給楚月紅.

"臨淵羨魚?"

楚相宜笑著道:"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如果是男孩就叫臨淵,女孩就叫羨魚怎麼樣?"

"好!"楚月紅眼前一亮,很顯然是非常喜歡這個名字.

"時間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楚相宜拍了拍楚月紅的手.

楚月紅點點頭.

楚相宜目送著楚月紅的背影,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這個世界上,有因就有果.

做了壞事總歸是有報應的.

別怪她.

楚月紅剛踏出東院,就被一個人撞了下.

"對不起,我剛剛沒看清,月紅你沒事吧?"

撞上楚月紅的人是以前跟她一起在杜宅做事的美蓮,趙美蓮比楚月紅大三歲,嫁給了管家的兒子.

從前她和楚月紅的關系就比較好.

"沒事沒事,"楚月紅笑著道:"美蓮姐,你什麼事兒這麼著急啊?"

趙美蓮道:"二小姐讓我把這個給杜爺送過去,對了,你這是從大姨太太那兒過來?"

"嗯."楚月紅點點頭,接著道:"那美蓮姐你快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你挺著大肚子,路上記得小心點."

"知道的."

趙美蓮看著楚月紅的背影,攤出手心里的紙條,急忙往杜爺住的主院趕去.

"杜爺."

杜爺正坐在桌前品茶,抬頭看了趙美蓮.

趙美蓮將紙條遞給杜爺,"這是在楚月紅身上發現的."

杜爺攤開紙條,看清楚上面的內容後,面上浮現出不易察覺的慍色,捏著佛珠的那只手,手背上青筋暴起.

好樣的!

楚相宜真是好樣的!

趙美蓮很有眼力見的離開了茶室.

她剛關上門,只聽得茶室里傳來茶杯摔碎的聲音.

砰!

這邊.

楚月紅回去之後,就急忙找藏在口袋里的紙條.

可怎麼找,也找不到.

壞了!

紙條該不會是掉了吧.

讓楚相宜不能直接說出來話,要大費周折的寫在紙上,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現在怎麼辦啊?

掉了倒無所謂,要是被杜宅其他人撿走了怎麼辦?

楚相宜在紙上寫的是什麼內容呢?

難道是關于趙景蓉的事情?

楚月紅心亂如麻.

當初趙景蓉那件事,楚月紅也在其中.

思及此,楚月紅突然響起楚相宜的話.

她說倪煙的命真好.

有兩個深愛她的男人,還懷上了三胞胎.

最深愛倪煙的男人是誰?

當然是杜爺和莫其深.

難道楚相宜這次的目標是倪煙的肚子?

楚月紅眯了眯眼睛.

紙條丟就丟了,現在回去找也來不及了,今天外面風那麼大,說不定早就被風吹走了.

但願她沒有會錯楚相宜的意思.

楚月紅翻箱倒櫃,拿出當初楚相宜送給她嫁妝盒,從嫁妝盒里找到一枚顏色透明的藥丸.

楚相宜家里是賣藥的.

這種藥無色無味.

就算倪煙是醫生,她也發現不出來.

楚月紅的命是楚相宜給的.

所以無論楚相宜讓她干什麼,她都願意!

就在這時,楚月紅的婆婆年氏驚慌失措的從外面跑過來,"月紅,月紅,不好了!耀宗他被抓起來了!"

"媽這是怎麼回事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年氏哭著道:"說是耀宗跟別人聚眾斗毆!"

楚月紅皺著眉道:"那有人受傷嗎?耀宗現在情況怎麼樣?"

年氏接著道:"耀宗現在沒事,但是被打的那個人情況很不好,腦袋都被打出了一個大窟窿.......這件事肯定不是耀宗干的,耀宗他是被冤枉的!他雖然是渾了點,但他還不至于動手打人!"

楚月紅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

一邊是丈夫,一邊是楚相宜交給她的任務.

年氏哭著道:"月紅,你姐姐不是杜爺的姨太太嗎?你去求求你姐姐好不好?讓她出面去警局說說情,不管怎麼樣,耀宗他都不能坐牢......"

"媽,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楚月紅轉身往外走,"耀宗的事情先放一放."

聞言,年氏憤怒地拉住楚月紅:"有什麼事比你丈夫還重要嗎?耀宗都要坐牢了!而且對方律師還說,要讓耀宗做一輩子的牢!"

"事情有這麼嚴重嗎?"楚月紅皺了皺眉.

"你現在趕緊去杜宅!讓你姐姐幫幫耀宗!我就耀宗這麼一個兒子,耀宗千萬不能出事!"

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楚月紅只好先放下倪煙的事.

倪煙現在才懷孕一個月.

下手的機會還有很多.

不急于這一時.

"那我先去警局了解下情況."

年氏趕緊跟上楚月紅的腳步,"我和你一塊去."

**

杜宅.

夜色漸濃,晚間,院子里的花花草草上凝結了一層層的露水.

杜爺一路走來,露水不知不覺間打濕了衣擺.

"吱呀."

他推開厚重的木門.

楚相宜抬頭一看,眼底閃過幾分震驚,"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杜爺的聲音淡淡的,轉身關上房門.

看她?

他來看她.

她沒聽錯.

楚相宜的眼底浮現出一抹這些天從未有過的希冀.

她愛杜爺.

就算杜爺傷害了他們的孩子,她依舊愛著他.

她的恨全都聚集在了倪煙身上.

不是倪煙的話,她不會有今天.

"爺......"楚相宜看著杜爺,熱淚滾滾.

就在此時,杜爺卻伸手掐住了楚相宜的脖子,如同變了個人似的,"賤人!我警告過你的!為什麼還要傷害她!為什麼!"

楚相宜的眼底全是不可思議.

知道了.

他全都知道了.

一股恐懼感襲遍了全身.

"殺了我吧!"楚相宜道.

"放心,我會讓你長命百歲的!"語落,杜爺松開楚相宜,從錦囊里拿出一顆類似糖丸的東西,"吃了它."

楚相宜自然知道這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讓你吃了它!"杜爺突然伸手捏住楚相宜的下巴,巨大的力度迫使楚相宜張開嘴巴,一粒藥丸順著她的口腔,滑落至咽喉,最後是胃里.

"你給我吃的是什麼呢?"

杜爺撚著佛珠,大步地往門外走去.

"你站住!"

杜爺回眸看向楚相宜,"對了,忘記告訴你,楚月紅流產了,還有你弟弟......"

楚相宜迫不及待的道:"我弟弟他怎麼了?"

"放心,你弟弟他現在還留著一口氣,但以後還能不能好好活著,端看你這個姐姐想不想讓他好好活著了."

"我錯了!我錯了!"楚相宜哭著爬到杜爺身邊,"放了阿滿吧!他還是個孩子!"

上篇:346:三胞胎!    下篇:348:不一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