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重回八零盛世農女352:被親爸嫌棄的三個臭小子   
  
352:被親爸嫌棄的三個臭小子

g,更新快,無彈窗,!

倪煙看向莫其深,"男孩女孩你都不知道嗎?"

當時倪煙一直沒醒過來,莫其深急得不行,哪顧得上問是男孩女孩......

莫其深抓了抓頭發,"不用問,肯定是三個寶貝女兒!"

說到寶貝女兒的時候,莫其深的眼底浮現出一抹罕見的溫柔之色.

莫老太太笑著道:"是三個寶貝兒子."

"什麼?"莫其深嚇得從凳子上站起來,"媽,您跟我開玩笑吧?"

"我跟你開什麼玩笑,不信你自己看看去."

剛好這個時候,倪翠花和上官德輝還有阿黛爾上官曦等人從隔壁病房里走出來.

莫老太太接著道:"你丈母娘來了,你自己問問她."

莫其深問道:"媽,真的是三個小子?"

倪翠花笑著道:"是三個男孩."語落,倪翠花有些奇怪的道:"小莫,你還沒過去看看孩子們嗎?"

莫其深難受得不行,"怎麼就是三個小子呢?是不是抱錯了?是不是被人掉包了?"

三胞胎呢!

就算不是三個寶貝女兒,最起碼也要給他一個寶貝女兒!

這下倒好!

三個全是臭小子!

"臭小子!亂說什麼呢!這孩子還能抱錯嗎?"莫老太太走過來,狠狠地拍了下莫其深,"再說,今天醫院就煙煙一個人生三胞胎!"

莫其深實在是意難平,"媽,真的沒抱錯嗎?"

"我看你就是抱錯的."莫老太太又打了下莫其深.

"真的是三個小子?"

莫老太太都不想理莫其深了.

倪煙道:"我什麼時候才能看到孩子啊?"

"醫生說孩子們是早產,最少還要十天半個月才能離開保育箱."倪翠花道.

聞言,倪煙一臉失望的道:"啊,要那麼晚嗎?"

她是剖腹產,現在還不能有大動作,至少要一個星期左右才能下地,看不到孩子,著急的很.

阿黛爾拿出相機,"姐你別著急,我給你錄視頻了,寶寶們很乖,也很聽話."

倪煙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道:"快讓我看看."

當時生產的時候,她打了麻醉,隱隱約約好像聽見了孩子們的哭聲,但是有些不真切.

阿黛爾將相機調整好,遞給倪煙.

倪煙目不轉睛地看著保育箱里的三個小家伙,心都跟著化成了一團.

阿黛爾接著道:"這個是老大,這個是老二,這是老三,你看他們長得好可愛啊."

正常情況下,剛出生的孩子都皺吧的不行,像個小老頭.

但這三個孩子卻異常的漂亮.

皮膚很白.

眼睛又圓又大.

就是有點小.

老大剛好四斤,老二四斤二兩,老三最胖四斤五兩.

三個孩子都長得一樣,穿的也是一樣的衣服,甚至連表情都一樣,如果不說的話,實在是分不出來,到底誰才是老大.

莫其深湊過頭來看了一眼.

阿黛爾接著道:"怎麼樣姐夫,長得是不是很好看?我覺得寶寶們的眼睛像姐姐,鼻子像你......"

"不好看,好丑!"

莫其深很嫌棄的移開視線,嘴角卻忍不住彎了一下.

"姐夫,你口是心非."小倪云指著莫其深道:"姐夫,別裝了,我剛剛都看到你偷笑了."

"你一定是看錯了."莫其深一本正經的道.

他偷笑可不是因為他多喜歡這三個臭小子!

而是因為控制不住面部神經.

他只是嘴角抽搐了下而已.

他才沒有偷笑呢.

對.

就是這樣的.

小倪云無奈地搖搖頭,"你們這些大人就喜歡口是心非."

就在這時,病房門被人推開.

趙漁從外面沖進來,"媽!"

"在呢."倪煙抬頭看向趙漁.

趙漁一把抱住倪煙,"大美人你在就好,嚇死我了!"

倪煙接著道:"趙小漁,你怎麼這麼早回來了?是不是飆車了?"

這會兒才早上六點多.

不用想也知道,趙漁肯定飆車了!

趙漁避開這個話題,接著道:"對了媽,我的三個小妹妹呢?在哪兒?"

倪煙好笑的道:"為什麼你們都覺得是三個小妹妹呢?"

趙漁道:"我爸說的啊!他還說他找專業人士看過了,肯定是三個小妹妹."

趙漁不說還好,她一說,莫其深又想起了傷心事.

怎麼就不是三個寶貝女兒呢?

來三個臭小子干什麼?

肚子明明就是圓的!怎麼就是兒子呢!

真不是搞錯了?

"爸,難道不是三個小妹妹?"趙漁看向莫其深.

莫其深轉身往門外走,"我去問問醫生,有沒有抱錯的可能!"

趙漁一臉懵圈的看著莫其深的背影,"爸,你還沒說是三個小弟弟,還是三個小妹妹呢!"

"大侄女,是三個小弟弟哦."小倪云拽了拽趙漁的衣擺.

"真的假的?"趙漁有些不敢置信.

"當然是真的."

"大美人?"趙漁轉頭看向倪煙,"真的是真的?"

倪煙笑著點點頭,"真的是真的!"

趙漁接著看向莫其深背影,臉上的表情精彩到不行,大聲道:"爸!你輸了!哈哈哈!你輸了!你要洗一個月的碗了!"

倪煙接著道:"趙小漁,辛虧你提醒我了!要不然我都忘記這回事了."

"放心,我都幫您記著呢."

莫其深腳步一頓,差點跌倒.

沒有盼到女兒,他已經非常傷心了!

為什麼還要往傷口上撒鹽......

趙漁接著道:"三個小弟弟在哪兒呢?我看看去?"

"我知道,大侄女你跟我過來."

小倪云帶著趙漁往隔壁走去.

三個小家伙安安靜靜的躺在保育箱里.

趙漁走過去,隔著透明的保育箱跟他們打招呼,"寶寶們你們好呀,我是你們的大姐,趙漁哦!以後你們要乖乖聽話,大姐帶你們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好不好呀?"

剛出生的孩子哪聽得懂趙漁說什麼,更不會回應什麼.

但趙漁依舊非常開心,拉著小倪云的手道:"小姨,他們誰是老大誰是老二誰是老三啊?"

換做平時,趙漁才不會主動叫小倪云小姨呢.

今天是心情好.

"這不是寫著嗎?123!趙小漁,我我覺得你像個傻子!"

"你才是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我全家難道沒有你嗎?"小倪云都無語了.

趙漁:"......"

過了好一會兒,趙漁才出來.

病房里.

上官曦和倪煙在聊天,"煙煙,你給孩子們取名字了嗎?"

倪煙點點頭,"莫哥哥已經取好了."

說到名字,莫其深就心痛.

他精心准備的名字用不上了......

反而要用他覺得用不上的名字.

怎麼就不是三個寶貝女兒呢?

"叫什麼啊?"上官曦接著問道.

倪煙回答,"莫遙,莫岸,莫隱.逍遙自在遠的遙,高岸成谷的岸,韜跡隱智的隱."

上官曦想了下,"這三個名字有什麼寓意嗎?"

聽上去好像也沒什麼特殊的寓意.

"是唐太宗的那首詩吧?"上官德輝第一個反應過來,"煙生遙岸隱,月落半崖陰?"

上官曦也立即反應過來,"原來是那首詩啊!這個名字不錯呀!不過我覺得兩個字的名字太單調了,可以在名字的前面加一個字."

倪煙點點頭,"我也覺得有些單調,小曦姐你說加什麼字好?"

上官曦想了下,接著道:"要不就帶個子吧.子,泛指君子,驕子,也指天之驕子,有學問,有德行的人."

"莫子遙,莫子岸,莫子隱,不錯不錯,那就這麼定了."語落,倪煙看向莫其深,"莫哥哥,你覺得呢?"

莫其深微微頷首,"我也覺得不錯."

三個寶寶的大名就這樣被定下來.

上午八點多左右,京華村的村民們得知倪煙在醫院生了.

全部來醫院看倪煙.

這個買了小金鎖,那個買個小手鐲......

還有玩具,小推車什麼的.

病房都快堆不下了.

莫老太太和莫老爺子回去准備紅雞蛋和糖果去了,總不能讓大家會兒空著手回去.

村長拿出來三件小衣服遞給倪煙,"煙煙,這是我們大家給孩子們准備的百家衣,是讓村里的王大娘親手縫制的."

百家衣是一種古老的育兒習俗.

從眾鄰親友加討取零星碎布,縫成一件"百家衣"給孩子穿上,穿上百家衣就能得百家之福,小孩少病少災,易長成人.

百家衣雖然不貴重,但村民們的這份心意,是千金萬金也比不上的.

百家衣的寓意本就非常好.

倘若縫制百家衣的人是歲數非常高的老人的話,那寓意就更好了.

王大娘就是村里輩分最高的老人家.

老人家今年已經99歲了.

按照輩分,倪煙得叫王大娘一聲王奶奶.

最重要的是,老人家身體特別好,耳不聾,眼不花,這三件衣服,她老人家縫了整整五個多月,才縫好.

倪煙拿著百家衣,心里感慨萬千.

她很感激大家.

在人生最困難的時候,是京華村的包容了她們母女.

于她來說,京華村就是她的故鄉!

京華村的村民門就是她的親人.

倪煙很感激大家.

同樣,大家也非常感激倪煙.

如果沒有七年前的倪煙,就沒有現在的他們.

短短七年時間,倪煙給京華村來到的變化不是一點半點.

七年前,他們甚至連肚子都填不飽.

住的是茅草屋,走的是泥巴路.

現在,村里家家戶戶都蓋上了小洋樓,瀝青公路修得比市里的還寬,晚上走路還有路燈......

還有個別人家已經買起了小轎車.

是倪煙帶著他們走上了致富之路.

"謝謝劉叔叔,也謝謝大家!更要謝謝王奶奶!她老人家都那麼大年紀了,還辛苦她做這種手工活!"

村長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這有什麼好謝的!都是自己人!而且你王奶奶可高興了,她特別高興能為三個孩子做點什麼!"

倪煙接著道:"對了劉叔叔,我上次跟你說的那件事您別忘了,如果大家現在手里頭寬裕的話,先別著急買車子,最好先買市里的房子,能買多少買多少!"

車子是消耗品.

房子就不一樣了!

再有十幾年,京城的房價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到時候只要手里頭有兩套房子,吃喝穿就不用愁了.

村長點點頭,"好的你放心,我已經跟大家說過了."

"那就好."

中午的時候,莫老太太和莫老爺子帶著紅雞蛋和糖果過來了.

給村長裝了滿滿兩箱子帶回去,讓他分給村民們.

倪煙都一天沒吃東西了.

莫其深非常擔心她,"煙煙你餓不餓啊?我去問問醫生,你現在能不能吃東西."

倪煙抓住莫其深的手,"我不餓,莫哥哥你別擔心,而且我自己就是醫生,我心里有數,對了,媽他們有沒有燉蘿蔔啊?我先喝點蘿蔔湯."

蘿蔔有通氣的功效.

剖腹產的產婦在沒有通氣之前,是不能吃東西的.

"我去給你拿."莫其深打開保溫盒,喂倪煙喝蘿蔔湯.

第二天早上,倪煙才喝上了新鮮的雞湯.

喝完雞湯,倪煙催促著莫其深去隔壁看看孩子.

莫其深道:"三個臭小子有什麼好看的,我想多陪陪你."

"我不用你陪,你快去看看孩子們!跟孩子們互動互動."

莫其深接著道:"他們現在連看人都看不清楚,怎麼互動啊!"

"讓你去你就去!"

眼看著倪煙的臉色不對勁了,莫其深這才不情不願地往隔壁走去.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三個臭小子就是來跟他爭寵的.

以前倪煙對他可溫柔了!

哪像現在!

上午十一點左右.

杜爺和杜姣姣到了.

杜姣姣笑著道:"煙煙恭喜你啊,喜得貴子,而且一下子就抱了三個!"

"姣姣姐,杜大哥,你們快坐."

莫其深忙著給兩人泡茶,"醫院條件簡陋,杜大哥姣姣姐,你們別介意."

"怎麼會!這茶香的很!"杜姣姣接著道:"對了,孩子們呢?我怎麼沒看見孩子啊?"

"在保育箱,莫哥哥,你快帶姣姣姐和杜大哥過去看看."

"好."莫其深點點頭,帶著兩人往隔壁走去.

杜姣姣還是第一次見三胞胎,稀罕得不行,"天哪!他們三個長得一模一樣!眼睛像煙煙,好亮啊!真想抱抱抱他們."

杜姣姣只注意到了孩子的眼睛長得跟倪煙很像.

可杜爺的視線卻落在了老二莫子岸的手上.

莫子岸的左手虎口處長了一顆小小的紅痣.

不愧是她的孩子.

像她!

看著這三個小家伙,杜爺的神色也變得柔和了好幾分.

"名字取了嗎?"杜爺抬頭看向莫其深.

"取好了,"莫其深接著道:"老大叫莫子遙,老二叫莫子岸,老三叫莫子隱."

杜爺微微頷首,"煙生遙岸隱,月落半崖陰,好名字."

杜姣姣也覺得這個名字取得很好.

倪煙是坐月子的人,要注意休息,所以杜爺和杜姣姣也沒在醫院久留.

過了一會兒便回去了.

兩人走出醫院.

杜爺道:"你先回德明軒吧,我想一個人走走."

"好."杜姣姣點點頭,"那我先回去了."

杜爺一個人漫步在京城的街頭.

不知不覺間,走到一條僻靜的小巷子.

他愣了愣.

覺得眼前的景象有些熟悉.

忽然,他的眼前浮現出多年前的一幕,嘴角勾起一絲淡淡弧度.

這是他跟倪煙第一次遇見的地方.

按照倪煙的說法.

當時她只是順手救了他.

他這一生,遇見過很多女子.

漂亮的,溫柔的,可人的,單純的......還有像楚相宜那樣有心機的.

但像她那樣的,還是第一次見.

就連她養的鳥兒都那麼的不同.

還有現在的趙漁.

趙漁能保持最初的純真,跟她有很大的關系.

他對她並不是一見鍾情.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開始慢慢喜歡上了她......開始滿心滿眼的都是她......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知道自己這種喜歡很齷齪.

他怎麼能喜歡上好兄弟的女人!

兄弟妻不可欺!

他就是個混蛋!

前半生作惡多端,後半生還對兄弟的女人起了齷齪的心思.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

但他又不得不將這份喜歡深埋心底.

他甚至不敢多看一眼她.

他怕被人看穿了心事.

那麼好的她,不該被他這顆齷齪的心給汙染.

他更怕被人發現之後,他連偷偷的喜歡的資格都沒有了.

自從楚相宜發現這件事之後,他就越發的謹慎了.

下輩子.

下輩子他一定做個好人.

一定.

杜爺撚著佛珠,看著眼前的小巷子,仿佛那天晚上的一幕又重新上演了一般.

過了好久,杜爺才從小巷子里走出來.

熱鬧的街頭人聲鼎沸.

杜爺身著舊式的盤扣長衫,一身肅冷,和新時代的人們顯得格格不入.

就在這時,馬路對面有一個五六歲的小朋友快速地往這邊跑過來.

他的身後還有幾個大孩子在追趕.

"砰!"

杜爺本就有些心不在焉,一不留神就被從對面跑過來的孩子給撞著了.

"沒事吧?"反應過來,他立即將孩子從地上拉起來.

"對不起,是他們追我......嗚嗚嗚......"孩子雙手揉著眼,害怕的哭泣著.

杜爺朝身後望去.

他的眼神太過犀利,幾個孩子嚇得落荒而逃,"快跑!"

杜爺本想就此離開,眼神從孩子的手上掠過時,卻蹲了下來,伸手拍了拍孩子身上的灰塵,"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二狗子."

"二狗子?"杜爺微微挑眉,"那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我住在樂之居,南武路138號."

杜爺站起來,牽著二狗子的手,"走,我送你回去."

走到二狗子說的地址,杜爺才發現,樂之居是個孤兒院.

二狗子是個孤兒.

杜爺有些意外的看了眼二狗子.

二狗子突然不見了,院長都急瘋了,此時看到杜爺帶著二狗子回來,院長才松了口氣,"這位先生謝謝你送二狗子回來,這孩子剛來我們樂之居,有點不適應這里,總想著跑出去!"

兩個月前,一場車禍帶走了二狗子的父母.

因為父母是逃荒來京城的,老家沒有了親人,所以只好由孤兒院撫養.

將二狗子送回樂之居,杜爺便離開.

二狗子跟上杜爺的背影.

"小家伙,跟著我做什麼?"

"叔叔,您是好人,您領養我好不好?"

杜爺笑了下,"誰告訴你,我是好人的?"

"叔叔."二狗子伸手拉了拉杜爺的衣服.

"回去吧."杜爺拍了拍二狗子的腦袋,視線不經意間從二狗子的手上掠過.

二狗子站在原地看著杜爺的背影.

一直到完全看不見之後,他才轉身回去.

回到德明軒.

杜爺叫來助理,"去幫我辦件事."

"您說."

"我要領養樂之居一個叫二狗子的孩子."

杜姣姣在得知杜爺要領養孩子的時候都驚呆了.

她這個三弟從來就不是一個善心泛濫的人,怎麼突然要領養孩子呢?

上篇:351:生了!    下篇:353:可遇不可求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