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第九百二十章 獄中探望   
  
第九百二十章 獄中探望

g,更新快,無彈窗,!

阿嫵瞪了他一眼:"那算什麼回答,靜姝姐姐得多心寒.不聽你的!"

小可咬著狗尾巴草蹲在旁邊,眼睛看著軍營四處的動靜,嘟囔一聲道:"是你先問我的."

阿嫵斟酌再三,道:"那我就讓她安心等著吧,我爹不會冤枉好人."

"等于沒說."

阿嫵不理他,氣呼呼地去回信了.

她何嘗不知道沒什麼用,但是總想為靜姝做點什麼.

從營帳出來的時候,小可正靠在營帳上,一只腳向後勾起,鞋底搭在營帳的幔布之上,痞子般閑適.

"阿姐,將軍不會無緣無故這麼做.你話不要說太滿;而且你也不能聽信魏姑娘一面之詞,誰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我知道."

靜姝收到回信,春露急急忙忙地問:"姑娘,秦大姑娘說了什麼?"

"什麼也沒說."靜姝道,"但是她是願意幫我的.我娘走了快一個時辰,該回來了,你再派人出去迎一迎."

阿嫵這般,說明爹還沒有被徹底定罪,那就有轉圜的希望.

只是娘去了許久還沒回來,不知道是否在牢里見到爹,哭成了淚人.

被掛念的大歡正在牢里哼哼唧唧地跟魏紳說話:"老爺,您心眼也太多了.靜姝打開小匣子,看見那些東西就哭成了淚人.你總是知道,什麼東西能讓人難受."

魏紳嫌棄地道:"那是難受嗎?那是感動!"

"我分不清楚,反正靜姝哭得很慘,我本來還怕自己露餡,結果看見她哭,我就跟著哭了."大歡撅嘴.

魏紳:"蠢貨!"

他才不會告訴她,小匣子里的東西,大都確實是他珍藏的,並沒有弄虛作假.

可是他也真沒想到,靜姝在遭此劫難的時候,能表現得如此從容.

現在她心里該是焦灼的,卻又強撐著不敢倒下,魏紳想起便很心疼.

什麼都不怪,都怪那殺千刀的燕云飛,竟然敢對他女兒下手,等他騰出手來一定宰了他.

大歡嘟嘟囔囔地道:"您住的這里還挺整齊,也挺安靜的."

魏紳住的是一間單人牢房,雖為牢房,里面床桌俱全,床上的被褥也都是嶄新暄軟的,桌上除了文房四寶,還有瓜果點心.

魏紳哼了一聲:"明日就要挪到你進來時候看到的那種只能睡在地上的破牢房."

"為什麼?"

"因為明日靜姝來看我."魏紳沒好氣地道.

"老爺,"大歡臉上露出掙紮之色,"差不多就行了.再騙她干什麼?我舍不得."

"你要是現在告訴她是假的,她會覺得寒小山也是被我們冤枉設計的.你要不想失去這個女兒,就管好自己的嘴."魏紳口氣嚴厲,就怕她一時腦熱,在靜姝面前竹筒倒豆子,交代得一清二楚.

大歡撇嘴,喪氣道:"那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好啊!"

"等."魏紳道,"你就聽我的.我什麼時候錯過?"

大歡眼珠子轉轉:"好像除了娶我,真沒什麼錯了."

魏紳被氣笑:"娶你哪里錯了?"

這是他這輩子做的最正確最無悔的選擇了.

"老爺覺得沒錯嗎?我總覺得自己配不上你."大歡低頭道,情緒似乎很黯然.

"沒錯,我說配得上就配得上!"魏紳強勢霸道.

大歡抬起頭來,笑顏如花,吐吐舌頭自得地道:"我終于騙過老爺一次了.其實我也這麼覺得,但是我還想聽您說出來,我愛聽."

魏紳:"……周大歡,你膽子肥了!"

"好了好了,"大歡笑道,"老爺我得走了.看到您在這里吃好喝好我就放心了,我再不回去靜姝會擔心的.啊,對了,柏舟在哪里?"

"娘,我在這里."隔壁牢房傳來了一聲哀怨的回答.

他本來和爹住在一起,可是聽說娘要來,爹就把他趕到了旁邊牢房里.

但是牢房隔音效果能有多好?于是他就被爹娘兩人喂了好多好多狗糧.

大歡道:"你怎麼樣啊?"

"我什麼都好,娘不用擔心."

"哦哦,"大歡過來看了他一眼,"你怎麼不跟你爹在一起住?回頭我說說獄卒,你爹身體不好,你要好好照顧他."

柏舟答應下來,大歡又撇下他跟魏紳淚眼婆娑地依依惜別,才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柏舟覺得自己沒有倒地身亡,完全是因為從小到大被爹娘這麼虐狗虐慣了.

第二天靜姝來看望父兄的時候,見到的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場景--爹坐在稻草堆里,哥哥站在一旁,兩人面前是摻雜著不明物體的糙米,都只剩下半碗;除了兩人精神尚好外,其余一切看起來都十分淒慘.

可是魏紳只囑咐她好好照顧大歡,讓她不要自責云云,並沒有埋怨她半句.

靜姝從牢房出來,直接讓人奔著軍營而去.

"魏姐姐,你找我?"阿嫵其實有些不敢面對她,因為她跑去問了一大通,也沒搞明白,魏紳父子到底能不能被定罪或者無罪釋放.

靜姝開門見山地道:"我想去見寒小山,就是,就是燕云飛."

阿嫵驚訝道:"姐姐,你去見他干什麼?"

難道到現在,魏姐姐還惦記著那個壞東西?

那可不行.

"是我引狼入室,"靜姝神色堅決,眼中閃過堅毅的光芒,"所以我想戴罪立功,想辦法從燕云飛口中套出些消息來,減輕我的罪孽."

阿嫵忙道:"姐姐快不要這麼說,不知者不為罪,你怎麼知道他人面獸心?"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立功,早點救父兄出來."靜姝道.

她要證明,只是她一時鬼迷心竅才會迷戀上寒小山,但是並不曾,未來也不會因為他而通敵叛國.

阿嫵糾結半天,不知道該不該幫她這個忙.

靜姝跪倒在地,"阿嫵,對不起,我不想用這種方法逼你;但是我實在走投無路了."

父親那般愛潔淨的一個人,要在那麼肮髒的地方呆著,被獄卒折辱,想起這些靜姝便覺得自己的心被生生撕開.

--甚至比當時愛情無望時更痛苦.

上篇:第九百一十九章 求助    下篇:第九百二十一章 靜姝的決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