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時光穿越 網絡江湖之--夢想第十九章 戰斗   
  
第十九章 戰斗



“啪····”張從良奮力的輪起右手,狠狠將手中資料摔在桌面上。

正在報告的張學東受驚般向後退了幾步,兩手擦了擦從額頭滾落下來的汗滴。

“父親大人,現在我們已經查明爆炸的原因··”看著事故報告的張學東明顯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是健次郎在長安城的西區使用了‘暗殺者’的終極技能----‘玉石俱焚’所引。”

張學東抬頭看了看臉色早已經漲成了豬肝色的張從良,繼續小心的說道:“目前由爆炸造成的直接財產損失正在統計之中。不過根據保守估計,在這次事件中,長安西區的所有民用設施基本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波及,直接財產損失估計在六十億夢想幣以上。至于人員傷亡··”

“不用念了!!”張從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臉色陰沉的說道。

上千萬點攻擊力被平均散布到五平方公里的面積上,它所能造成的傷害張從良心里當然明白。如果估計的沒錯,現在的長安西區基本也應該有百分之五十的地方化成了焦土。

“也許當初根本就不應該研發威力這麼巨大的招式!!更不應該搞什麼殺人漲經驗的把戲∼∼”張從良滿臉怒容的瞅了瞅張學東,心里再次想到。“看來健次郎那家伙應該碰到了‘殺神’,不然不可能使用出這一兩敗俱傷的招式。該死!!看來自己還是過高的估計了劉德飛的智商···他怎麼可能在市區就與健次郎決斗??”

不過現在想什麼都為時已晚,張從良無奈的歎了口氣。無論怎麼說,至少現在總算少了個麻煩,雖然代價有些大!但是還是值得的。健次郎如果不死,天知道在以後的國戰中會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情況··

“父親大人!!由于這次爆炸···嗯,這次的會議不得不臨時取消。您看在什麼時候合適重新召開呢?”在看到張從良似乎已經冷靜下來後,張學東繼續說道。

“不錯!!關于下任‘盟主’的問題我們應該盡快解決。否則一旦國戰開始,我們幾乎沒有任何勝利的希望,各自為戰的後果必將導致滅亡!!學東,我考慮了一下,如果讓他們通過選舉這個辦法來決定‘盟主’人選的話,恐怕會有些難度!!”張從良招了招手,示意張學東走近。

“那您的意思是????”張學東疑惑的看了看張從良。

對于自己的父親,張學東是非常的尊敬以及欽佩。什麼事情到了他的手里,好像就沒有了任何難度般,非常容易就會被解決。

“這樣!!技術部的王主任不是說會在下周重新研發一批裝備麼?你告訴他!!再多加一個道具,--玉璽!!”張從良神秘的笑了笑。

看著父親大人奇怪的表情,張學東皺了皺眉頭。

“父親大人,‘玉璽’有什麼用?再說和我們推選盟主有什麼關聯?”

張從良沒有想到張學東似乎一下子變笨了許多,不悅的抬眼說道:“學東!!你說他們為什麼這麼熱衷于競選‘盟主’這個位置??難道他們天生就喜歡打仗,指揮戰斗麼??”

叭···張學東忽然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忍不住兩手一拍,大聲的喊道:“稅收!!!!!!”

----------------------------------------

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就好像是在天空中響起悶雷般由遠而進快速的傳進了會場。隨著大地在抖了三抖後,會場變得異常混亂。

正在參加會議的各個幫派老大們,幾乎同時紛紛迅速的離開座位,相互間疑惑的對視片刻後。不知道誰無聊的大喊了一聲:“地震拉!!!!”後,頓時引起一陣哄堂大笑。

“誰喊的!!!誰喊的!!”

“誰這麼沒知識!!游戲里有什麼地震∼∼”

“難道是‘禮炮’??不會啊!!”

迷糊在聽到這麼大的爆破聲後,同樣被嚇了一跳。

好奇心真是人的天性,無論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在游戲內,同樣被表露的一覽無余。

不約而同般,大家順著響動的大致方向,自動集結成隊伍向長安西區趕去。

隨著向事發地點的步步深入,大家臉上再也露不出那種休閑式的笑容。反而各個臉上像是掛上一層冷霜般嚴峻。

長安西區,雖然算不上是長安城最繁華的交易地帶,但一直是‘夢想’內各大幫派‘總部’的駐紮地。誰讓這里是國家的首都呢!!

可是現在大家誰也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看著一幢幢倒塌的房屋,以及籠罩在四周的濃煙,好像只能用‘天災’來形容這個場面。剛開始,眾人還能夠發現大片的重傷病員相互攙扶著向外逃命,可是越往深入,迷糊就已經能看到零零散散早已經倒在地上的尸體。每個人的尸體無一例外都奇怪般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只是從五官處不斷向外滲出的鮮血。

終于,迷糊在看到一隊巡邏兵(npc)同樣慘死在街口後,玩命般向自己的‘熱血聯盟’總部跑去,根據種種跡象來看,自己的總部方向才是受災最嚴重的發源地······

果不其然!!在迷糊快速趕回總部後,映入眼簾的正是一副慘不忍睹的畫面。轟然倒塌的大門上,寫著‘鐵血聯盟’四個大字的牌匾早已經不知道飛到哪去,原本嶄新的幾十間紅磚大瓦房也只剩下幾片殘枝敗瓦,隨著一陣清風吹過,從地上卷起股股的塵灰···

“操TMD!!這是怎麼回事?”沒想到早上出門時一切還好好的,難以想象剛剛過了幾個小時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迷糊看著眼前的情景,紅著兩顆雙眼欲哭無淚般仰天大嘯道∼∼

剛剛收到消息的小林子在聽說家里鬧地震的後立刻快步趕回了總部。剛剛走到門口,同樣被眼前所發生的事情驚呆了。只看到迷糊跪倒在總部門前不停的低聲念叨著什麼···

“迷糊!!迷糊!!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林子指了指前方的廢墟大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剛剛回來···”迷糊無力的堆坐在廢墟前,隨著總部被毀,一切夢想都好像是破滅般··對什麼也提不起興趣來。

“幫主!!你可要振作∼∼房子倒了可以重蓋!!要是心死了,可一切都毀了···”看著眼前毫無斗志的迷糊,小林子連忙打氣道。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沒有想到我努力了十年,卻換來這個結果!!算了,什麼也別說了,我都清楚!!!”迷糊抬眼看了看同樣是滿臉淚水的小林子,低聲的說道。

不知過了多久,迷糊終于從地上緩慢的站了起來,拍了拍小林子的肩膀。“兄弟,‘鐵血聯盟’毀了,我也毀了。你還是自己照顧自己吧!”

“幫主!!!鐵血聯盟雖然毀了!可是我們能重新再建一個更好的!!!”看了看迷糊垂頭喪氣的模樣,小林子忍不住打氣到。

小林子雖然是這麼說,可是語氣卻沒有那麼自信,因為他知道,‘鐵血聯盟’能建立到現在,完全是劉德飛在財政上的支持。現在劉德飛‘神匠’的號沒了,要想從新翻身恐怕也是機會渺茫。

----------------------------

“我靠!!!彗星撞擊地球???老大··”剛剛削了那幾個站在天壇門前的幾個外國人,胖子感覺正爽。忽然收到個短信,‘總部出事了····’,原本以為哪個兄弟在開玩笑,不過忽然在聽到街邊巷尾到處都有人在議論‘長安西區’被流星給炸了後,立刻向總部方向往回趕。沒想到剛回來,就看到迷糊和小林子兩人正在一起,抱頭痛哭的一塌糊塗。。

“戰旗!!!戰旗!!!!老大,你快看,戰旗沒事情····”小林子回頭一瞧,正好看到胖子手里正緊緊握著的鐵血聯盟戰旗!!

“小林子,你就不用安慰我了。你看看整圈子的房子都毀了,戰旗哪能沒事?再說····”迷糊剛想繼續辯駁,忽然感覺眼前黃光一閃,嶄新的戰旗正完好無損的在小林子手里握著。

迷糊狠掐了自己一把,“我靠!!戰旗真的沒事!!!”兩手一擦臉上的淚珠,興奮的喊道。

“當然沒事!!今天早上看你們倆去開會,我怕萬一有個什麼變故,就拿著戰旗帶著全盟里的弟兄去天壇門前給你們搖旗助威!!呼····好在我把戰旗帶上!!不然我可真要陪著你們倆一塊哭了!!”胖子一把從小林子的手里搶過戰旗,說道。

“我靠,這可真把我嚇了一跳!!!”迷糊尷尬的看了一眼小林子,才發覺他同樣臉色變得有點發紅,連忙慶幸道。

戰旗,戰旗是一個幫派建幫的信物。如果戰旗被毀,那麼所在的幫派也會被自動被系統刪除數據。而且注冊在幫派帳號上的所有存款,以及幫派內所有物品全部都會被系統收回。

“小林子!!這是怎麼一回事啊??”胖子用手指了指已經變成了一堆廢墟的總部誇張問道。

剛剛恢複鎮定的迷糊,疑惑的搖了搖頭“具體情形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時我們正在開會。忽然聽到一聲巨響,等我趕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這樣了····”

“是不是真的啊?那你們豈不是還沒我了解的多??至少我還比你們多發現了一條·····”胖子搖了搖手里的戰旗,郁悶的說道。

看著小林子疑惑的目光,胖子連忙解釋道:“那時候,我正接到小林子傳來的短信,你不是說要削那幾個站在天壇外邊的老外嘛!那時候我剛想動手,忽然就發現咱總部這面閃出一股刺眼的紅光,緊跟著就是一個炸雷!!我還以為有人放禮花呢∼∼∼”胖子拍了拍胸,好像回憶起來仍舊後怕不已。

“既然戰旗沒事,總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到底搞什麼鬼?走,咱們去看看∼∼∼∼”

迷糊在發覺戰旗無恙後,再次來了興致。無論如何也得討個說法不是,至少也要弄清究竟這里發生了什麼事!

-------------------------------------------

迷糊帶著眾人剛走出不到五百米,赫然便被前方約有一直徑在兩米左右的大坑擋住了去路。

小林子記得在這個地方以前是一條官道,旁邊便應該是一間酒樓。就在前天,自己還帶領著幫里的兄弟來著里喝過酒。沒想到才過了一天,這里便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迷糊等眾人並不是第一個到達現場的,直到他們前來,大坑邊上早已經站滿了眾多的圍觀群眾。不用問,這里肯定是第一案發現場!!因為迷糊發現就是從這里,受災的程度才是最為嚴重的。難道真的象眾人所說那樣,這里是被彗星集中留下的??天災???可是看情形不像,再說也沒有人看到從天而降的火球不是。難道是人為的???

“我靠!!幫主,這個坑好大啊···”小林子一下蹦到了坑里邊,坑的高度剛好沒過小林子的頭頂。。

“小林子,你快上來!!你說這有沒有可能是人為造成的??”迷糊伸手將小林子從坑里拽出來後,疑惑的問道。

“人為造成的???不會吧!!就是把 唐門 所有的火藥搬到這里,也不會造成這麼大的傷害!!我估算了一下,從這里開始的傷害半徑足有十多里遠,要是火藥的話,根本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傷害范圍!!”小林子搖了搖手,否定道。似乎除了天災,再也沒有什麼辦法能夠解釋的通。

“嗯,那你說這附近會不會有什麼人能夠存活下來,清楚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呢?”迷糊仍舊不死心的問道。

“喂,兄弟,在這五百米外的街口還躺著一隊巡邏兵呢!!你說會有可能比他們還命長的家伙麼?”不知道站在人群中的誰說出這麼一句,頓時弄的迷糊啞口無言。

-------------------------------------------

我終于慢慢清醒了過來,是的,我終于清醒了過來。可是兩眼似乎像是灌滿了鉛般,無論如何都睜不開。身上像是壓了上千公斤的東西般,即使想轉個身都異常困難。我這是怎麼了??我此刻應該是在去天壇的路上啊!!

沒錯,我的頭腦現在終于也恢複了工作。我最後記得的確實是在去天壇的路上,緊跟著好像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現在好像不記得了。

“啊!!!”忍受不住渾身的酸痛,我終于呻吟了一聲··

“那邊有人!!我看見土堆在動!!!”

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耳邊忽然好像聽到有人在說話··

“我需要幫助 !!! 在這麼下去,我恐怕真要死了!!”我使勁的想掙脫出去,哪怕隨便動一動也好!!可是不行,我的身體像是上鏽了一般,胸口像是正在燒著一團火般···

“下邊有人!!我也看到動了!!···喂···喂···大家快來幫忙啊!!這土堆下有人!!!”

過了不知道多久,我忽然感覺身上的重量越來越輕,可是胸口的火焰卻燒的我越來越痛!!

“我要下線!!我要下線!!”我在腦中高聲命令道。。

可是不知道怎麼搞的,每次在我命令下線的同時,耳邊總是響起“您正在戰斗,不允許下線!!您正在戰斗,不允許下線!!”這該死的聲音!!

“我操TMD跟誰戰斗了!!”我心里不禁咒罵道!!“好!既然說我在戰斗,那我就戰斗好了···百倍攻擊!!!!”順著耳邊剛剛聽到的說話聲音方向我兩手迅速向前一推,,頓時感覺一股巨大的熱流從我的雙手向上空劇烈的湧動出去···是的,我終于感受到了力量,感受到了在我念動招式名稱後,瞬間從我雙手湧動的力量了!!!沒有想到我能夠如此清晰的把握到了力量在我手中竄行的快感,那是一種可以毀滅一切的力量!!

可是我究竟在哪里?我不知道····我現在只知道我在戰斗!!如果再不擺脫現在不利的局面,恐怕我真的會死掉!!

------------------------------------

');

上篇:第十八章 了斷    下篇:第二十章 原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