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四十九章 張紅的故事   
  
第四十九章 張紅的故事

"林爺,房間給你收拾好了,進來睡吧!"張半依著房門,一雙雪白的大腿嫩白.嫩白的,薄薄的白襯衫在燈光的照耀下,分明看見她里面什麼都沒穿,兩個尖尖的凸起正好頂在她胸前的最高峰上,惹的男人浮想聯翩.

"咕嘟……"

林濤一陣口干舌燥,有些失態的咽了一口口水之後,慌忙的點頭道:"噢……噢!來,來了!"

張挽著林濤的胳膊走進了房間,一對柔軟的東西蹭在林濤的胳膊上讓他心猿意馬,他有些沒話找話講的道:"這床單換了?"

"床單沒換,原來上面是罩了一層被子的,床單是乾淨的!"張美目流轉著道.

"哦,沒被子啊?要不我去其他房間看看有沒有乾淨的!"林濤著就要往外走,卻給張一把拉住,嬌媚的道:"要什麼被子啊?這溫度不是剛剛好嗎?"

"況且……"張輕咬著唇,含羞的看著林濤,用一種及其曖昧的口吻在他耳邊道:"待會我們也蓋不了被子啊,那麼熱……"

"好……"

林濤身上又是一陣燥熱,腳步竟然有些不聽使喚的走向床邊,剛坐下來就看見張的一雙大眼睛媚的都快滴出水來,林濤一邊咽著口水一邊訕訕的笑道:"我……我的狗呢?跑哪睡去了?"

"我林爺,這時候你還有心思惦記你的狗啊?"張伸出一條雪白的大腿勾住門輕輕的把它給關上了,然後幾步走到林濤的身前,夾住他的一條大腿幽幽的看著他,只見她把手輕輕搭在自己胸前的扣子上,欲解不解的彎下腰,低頭舔.著林濤的耳垂輕聲道:"爺……等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嗡……"

林濤就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自己腦中炸開了一樣,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摟過張火熱的身體,張整個身子就像化開了一樣,軟的沒有一根骨頭,在一陣"咯咯"的嬌笑中,被林濤狠狠的按在身下,緊接著一張大嘴就封住了她的唇,幾乎以粗暴的方式頂開了她的牙齒,把舌頭伸了進去.

張被林濤吻得意亂迷,聲音喘的就像叫春的貓兒一般,一雙美手也在林濤的背後動的撫摸著,這時她突然感覺胸口猛的一涼,自己那件本就很薄的男式襯衫終于被人一把撕開,一雙粗糙的大手代替了它的位置,把自己傲人的雙峰揉成了各種走樣的形狀.

"咯咯……"

張一連串嬌笑,突然用雙腿頂住了林濤的胸膛,在對方不解的眼神中,張滿面潮.的媚笑道:"你一直都是這麼粗魯的嗎?昨晚人家那里都被你搓了呢!"

"呃……這個,主要是我比較喜歡直接一點!"林濤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看著半裸的張,他的鼻息一下比一下粗重.

"其實,我也喜歡這樣,但是……"張頂著林濤胸膛的雙腿突然勾住了他的腰,一個翻身反而騎在了林濤的身上,只見張滿臉迷人的暈,氣息絲毫不比林濤緩慢,用一種幾乎要吃人的**眼神盯著林濤,狠狠的道:"你乖乖的……今晚就讓人家好好伺候你吧!"

著,在林濤驚異的眼神中,張慢慢伏下了身體,一條靈活的妙舌從烈焰般的唇里探了出來,輕撫著上唇的同時又含住了他胸口的一顆扣子,接著,一顆,兩顆,三顆……林濤衣服上的扣子一個接一個被張靈動的舌頭解開,那像活了一般的舌頭又繼續開始在林濤敞開的胸膛前來回游走,然後逐漸的往下,往下,直到她又含住了下面那條關鍵的拉鏈.

銅色的褲子拉鏈在張貝齒的牽引下慢慢滑向最低點,張盯著林濤已經滿是火焰的眼睛嫵媚的一笑,舔了舔自己性感的嘴唇,把一頭漂亮的黑色長發全部攏在了頭後,然後在對方急切的眼神中慢慢的低下了頭,只見林濤腰部猛的一拱,他的分身就好像進入了一個溫暖的處所,爽的幾乎快炸開……

"……討厭啦,人家算上昨晚可才是第二次這樣,就連我以前的老公多少次要求我都沒答應過,哪有你的那麼不堪!"

一場激烈的**過後,張千嬌百媚的依偎在林濤的臂彎里,全身都布滿了**過後的粉余韻,撒嬌似的拍打著林濤的胸口.

"哈~你別亂想,我也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奇怪你的技術怎麼一下就那麼好了?你熟能生巧的也太快了一點吧?"林濤摟著張,十分好笑的道.

"其實我以前一直都覺得那東西惡心才不願意去含的,而且最後的味道有點腥,我昨晚差點都吐出來,不過習慣了之後覺得其實也沒什麼,味道還有點像生雞蛋!"張媚笑著直起身,把胸前的柔軟故意全壓在林濤的臉上,從床頭櫃上拿出一張早就准備好的紙巾,擦了擦嘴角剩余的晶亮,帶著十足的誘惑之意舔舔嘴唇,俏皮的看著林濤道:"而且感覺那東西在嘴里慢慢變大又變,感覺真的好奇妙!"

"哈哈~你還含出心得來了!"林濤笑著摟住張的身子,猶豫了一下問道:"對了,你結過婚了?"

"怎麼?看我結過婚就嫌棄我啦?"張突然仰起腦袋,惡狠狠的瞪著林濤.

"怎麼會?你這年紀的女人沒結過婚反倒是奇怪了,我就是覺得你的身材真的不像一個結過婚的女人,那里竟然還是粉色的哦!"林濤捏著張的俏臉狹促的道.

"討不討厭啊?得了便宜還賣乖,要給你看到兩片黑木耳,非惡心死你不可,哼~流氓!"張氣惱的砸了林濤的胸膛一下,這才重新趴回林濤的懷抱,壓在他的胸膛,調皮的舔著他胸前的汗珠.

"喂,那個……你老公以前是不是很少碰你啊?"林濤看了看胸前的張,眼睛亮亮的道.

"你是想問我老公有沒有你厲害吧?"張恨恨的瞪著林濤,看到林濤尷尬的一笑,她沒好氣的道:"你們男人怎麼都一個鬼德性啊?我以前看一些感類雜志上就過,你們上完別人老婆之後,最喜歡問的就是人家老公有沒有你們的大,時間有沒有你們持久,真變態,這東西也拿來比!"

"呃……這個,可能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吧,其實也不是要和你老公比高下,只是想有個比較,心里有個數而已!"林濤一本正經的道.

"唉~你們這些臭男人啊,女人們和你們上床,又有幾個是以性.愛為出發點的?還不是因為喜歡你們這個人,才原意把自己交給你們的!"

張無奈的搖搖頭,翻身躺在林濤的肩膀里,雙眼看著天花板輕聲道:"我今年三十二歲了,你……是我這輩子的第二個男人,卻是我主動勾引過的第一個男人,我雖然很喜歡你這種有擔當的男人,但要不是末日的到來,我估計我永遠也鼓不起勇氣去主動勾引你,濤……千萬別看不起我好嗎,我真不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別胡思亂想的,我從沒往這方面想過!"林濤溫柔的一笑,把張摟進自己的懷里,輕聲問道:"他……是做什麼的?"

"唉~"張幽幽的歎了口氣,輕搖著頭道:"其實我的婚姻根本就是有名無實,我和他是同事來著,他是機長,我是乘務員,和他一起工作了四年他就追了我四年,本來我對他是一點感覺也沒有的,但是眼看著自己年紀越來越大,家里人催的又緊,身邊實在找不到合適的我才和他湊合了……"

"怎麼呢……"張略微沉吟了一下,傷感的道:"可能還是那句老話的對,勉強是沒有幸福的,我們連在床上都沒有任何激可,就更別提生活中了!不過他這人心變的也太快了,我和他結了婚還沒一年,他就和我們組的另一個丫頭搞在了一起,而且是被我親手在酒店里堵到的,只是事後大家為了面子都沒張揚,從那以後我們雖然沒有離婚,但是卻分開住了,我也調到其他組里去了,他繼續勾搭他的空姐,我繼續做我的乘務員!"

"那你恨他嗎?"林濤撫摸著張背後細膩的皮膚道.

"當時是挺恨的,你想想看啊,我這麼漂亮一個大美女,要身材有身材,要長相有長相,不論家庭還是學曆也都拿的出手,我沒有去背叛他,他就應該燒高香了,誰知道他還反過來背叛我,我當時那個氣啊,真想一刀結果了他……"

"……呵呵~不過現在也沒什麼了,我都快把他忘了,甚至在超市被困的那一年多我也很少會想起他,就是不知道他現在還活沒活著,就怕他變成了一只可憐的活尸那就有些淒慘嘍!"

張一臉的苦笑,側過身看著正望著天花板發呆的林濤,可憐兮兮的道:"你這個壞蛋我知道是看不住了,外面母狼那麼多,誰都眼饞你,今晚我把你偷吃了,明天她們要是知道了肯定得笑死我,不過我警告你啊,你跟她們鬧歸鬧,可不許對我始亂終棄,到哪都得帶著我,我這輩子吃定你了!"

著,張一臉緊張的抱住了林濤,的臉在他的胸膛上一陣亂蹭,林濤溫柔的撫摸著漲的長發,笑著道:"我又不是禽獸,男女間的事總得講究個兩相悅吧?"

"那可不一定,你也許對她們沒想法,可難保她們都惦記著你啊,不過我知道這事也攔不住,我也不會那麼心眼吃獨食的,但是你可得給我保證,就算你把她們都收了,最愛的那個也一定得是我!"張不依不饒的抱著林濤道.

"呵呵,都三十歲的人了,還像個丫頭一樣!"林濤無奈的笑笑,卻滿是疼愛的緊了緊抱著張的雙手.

"三十歲怎麼啦?告訴你,女人就算年紀再大在喜歡的男人面前一樣像個丫頭,再,我也就比你大一兩歲而已,你都抱金磚了!"張嘟著嘴十分不滿的道.

"沒看出來,你話還真是一套一套的!"林濤笑著看看手上的手表,拍拍張雪白的大屁股道:"時間不早了,我得去換她們了!"

"再躺一會嘛,她們多等一下又有什麼關系,她們還敢跟你發脾氣嗎?"張緊緊的抱著林濤不放手.

"不能再躺了,再躺下去我怕我就得梅開二度了!"林濤雙手一撐,坐了起來.

"梅開二度就梅開二度嘛,難道我還不夠吸引你嗎?"著張雙手攏在頭後,微微挺起胸部,一只腳不老實的勾著林濤的胯下,媚態十足的道:"爺~奴家還要嘛!"

林濤被張嗲嗲的聲音喊的渾身一哆嗦,咬著牙看了看表上的時間,然後惡狠狠的道:"妖孽,這可是你自找的!"

著,林濤一個餓虎撲食撲了上去,張也是"咯咯"浪笑一笑,異常配合的像只八爪魚一般纏了上來……

(懶得再分章節了,一次性多發一點上來吧!)

上篇:第四十八章 劫後余生    下篇:第五十章 夜聊(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