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三十章 初遇黃超然   
  
第二百三十章 初遇黃超然

啥也不了,三彈連發,夠意思了吧!

————————————

進來這人的眼神十分的銳利,射在人身上仿佛有種被刀子在剮的錯覺,他帶著四五個彪悍的男人定定的站在大門口,雙手插在口袋里掃視了整間屋子一圈,和剛才的艾米一樣,沒看到警察他也微微蹙起了眉頭,等他發現正在打量他的林濤時,他非常有禮貌的問道:"哦,你好,先生,請問這里的警察去哪了?為什麼一個人都看不到?"

只覺得這人非常眼熟卻又想不起來的林濤愣了愣,指著審訊室的方向道:"他們都在里面錄口供,如果你要報案或者找人的話應該可以直接敲門!"

"那倒不用,沒必要打擾警察辦案!"斯文男人搖了搖頭,往里走了幾步後他笑著問道:"冒昧的問一下,您是不是有朋友在審訊室里面?"

"是的,我夫人和別人發生了點矛盾,警察正在給她們協調!"林濤笑著點點頭,表頗有些無奈,畢竟女人打架這事在男人看來多少有些不光彩,老爺們掄圓了膀子干,那才叫真英雄!

"哈!那看來我們來的目的是一樣,我夫人正巧也在里面!"斯文男人豪爽的笑了笑,凌厲的眼神慢慢收斂,然後伸手從懷里掏出一包煙,抽出一支遞給林濤,也很郁悶的道:"現在的女人真不得了,竟然跟男人一樣學會打架了,我的手下告訴她被帶到了派出所我簡直不敢相信,看來我們這些當老公的得回去好好教育她們一下了!"

"呵呵~誰不呢,女人就該有個女人的樣!"林濤接過香煙並沒有點燃,而是隨手夾在了耳朵上,不知出于什麼原因,他本能的有些抗拒這個男人,並不想和他多親近,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客氣也不想!

"大哥,要不要把陳警司給叫來?沒必要讓嫂子在里面擔驚受怕!"斯文男背後跨步上來一個壯漢,十分低調的聲和他著話,但斯文男點燃一支煙卻輕輕擺了擺手,同樣低聲道:"不用,別總想著到哪都動用關系,特殊權利迫不得已為之即可,用多了只會招人厭煩!"

"是!大哥!"壯漢面無表的點點頭,老老實實的退後了幾步,但他們倆這番對話卻讓林濤愣了愣,畢竟這年頭有後台還這麼低調的人已經十分少見了,或者能保持這種心態的人幾乎沒有了.

又和斯文男人有一搭沒一搭的了幾句話,對方果然和他的外表一樣,談吐不但禮貌斯文,而且對很多事也十分的有見地,甚至很多為人處事的觀點都和林濤十分相同,這讓林濤給對方的評價又高了一層,幾乎到了刮目相看的地步.

"老公!"

這時候審訊室的門被打開了,當先跑出來一個穿著短裙也很歡快的身影,她幾步撲到林濤懷中,勾著他的脖子哈哈大笑道:"老公,那些警察把我們放出來了,她們我們先打她們,我們她們先欺負孕婦,結果把警察的腦子都亂了,根本就沒辦法分清是非,只好把我們放了!"

"那你大姐她們呢?"林濤摟著嬌嬌的腰笑問道.

"口供還是得錄的,我最先錄完了就讓我先出來啦!"嬌嬌十分開心的掛在林濤的身上,得意非凡的道:"嘻嘻~老公,你真沒看到,她們一個老女人的胸竟然是假的,被冰冰一拳居然把矽膠體給打破了,現在是個大胸呢,可笑死我了!"

"哈哈,兄弟,你老婆滿可愛的啊!"林濤身旁的斯文男人也笑了,嬌嬌這才注意到原來還有幾個陌生人,她俏皮的吐吐舌頭,直起身子問道:"老公,這位先生是誰啊?"

"對方的家屬!"林濤摸摸她的腦袋苦笑著道,而嬌嬌趕緊一縮脖子,十分不好意思的把腦袋埋進了林濤的胸膛.

"老公!"

第二個出來的是曹媚,但她出來時,身後還跟著一個鼻青臉腫的豔婦,曹媚和那豔婦斗雞似的對視了一眼,然後互相一扭屁股又同時往外走去,曹媚幾步走到林濤身邊,先對和他並排站在一起的男人十分有禮貌的笑了笑,然後溫柔的挽住林濤,撅著嘴十分委屈的道:"老公,對不起了,我們闖禍了,你不要生我們氣哦!"

"打架的時候你可是比誰都猛啊,現在知道錯了?"林濤拍拍曹媚的胳膊,以示安慰,口氣中卻帶著一點責怪.

"黃爺,這件事絕不能這麼算了,這幾個**把我們姐妹可打慘了,你家珊也都被她們的狗給嚇哭了……"臉上腫的跟個豬頭似的豔婦看到斯文男子後,眼神立馬明亮了起來,幾步跑到他的身邊,很是添油加醋的又把事敘述了一番.

"珊從就怕狗,只要她人沒事就行了,倒是你們,出去賣個東西怎麼學人家潑婦一樣打架?"被稱為黃爺的斯文男人蹙著眉頭,十分不悅的瞪著那豔婦,而豔婦很委屈的嘟嘟嘴,很是幽怨的嘟囔道:"是她們先動手的,我們總不能不還手吧?你要是不願意出頭就算了,我們家朱爺肯定會幫我們的!"

"你什麼?"黃爺的眼神突然一冷,聲調立刻提高了好幾分,如刀一般的目光讓那豔婦渾身一抖,豔婦本能的退後一步,下意識的擺著手道:"沒……沒什麼,我……我瞎的!"

"哼~就算你們家老朱也不會管你們這破事!"黃爺不屑的瞪了豔婦一眼,轉頭就看見幾個女人陸續從審訊室里出來了,開始被米迦勒嚇哭的那個少婦現在已經恢複了鎮定,但一看到黃爺後,她立刻難堪的低下腦袋,扭著手指磨磨蹭蹭的走到黃爺身邊,低聲道:"老公,對不起,我給你丟臉了!"

"好了,人沒事就行了!"黃爺歎了口氣,溫柔的把少婦拉進懷里抱了抱,而溫婉的少婦也露出滿臉幸福的笑容,方才的膽怯全都消失不見.

但是下一秒,摟住少婦的男人似乎發現了什麼非常難以置信的事,以至于他懷里的少婦都能清楚的感覺到他渾身狠狠的抖了一抖,少婦詫異的抬起頭,順著自己男人驚駭欲絕的目光看去,發現讓他震驚的竟然是一個剛剛和她們打過架的女人,少婦依稀記得這女人是叫白茹.

"如玉……"黃爺震驚的看著白茹,而白茹同樣也看見了他,定在那里張著嘴居然呆滯了好幾秒鍾,她眼中極端複雜的目光不斷閃爍,有一種欲又止的味道總是在她臉上來回閃現,不過當她看見一旁的林濤時,白茹似乎微微歎息了一聲,輕咬住自己的下唇,沒有任何表示的走到已經被曹媚和嬌嬌松開的林濤身邊,投入他的懷里,溫柔的叫了一聲,"老公!"

"如玉你……"

黃爺驚駭的看著林濤懷里的白茹,眼角的肌肉居然在不斷的抽搐著,他似乎在很努力的辨認著,眼前這個女人究竟是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白如玉,而林濤聽他叫出白茹當年的藝名後,腦袋里立刻劃過一道白光,立馬就想起了這男人究竟是誰!

林濤輕輕拍了拍白茹的後心,輕笑著道:"人家在叫你呢,和他打個招呼吧!"

白茹緩緩的直起了身子,她並沒迫不及待的和對方打招呼,而是直視著林濤的眼神,直到她確認林濤的那是真心話,而且也很大度後,她才慢慢的轉過頭去,面無表的道:"黃先生,你好!"

"如玉!"男人近乎是吼叫了一聲,顯得十分慌張又焦急,他急切的放開攬在少婦腰間的手,再轉過身來時額頭的青筋畢現,他死死的看著白茹又看看林濤,然後突然深吸了一口氣,似乎在極力壓制自己心中的激動與憤怒,捏著拳頭對白茹大聲喊道:"如玉,你怎麼能像個陌生人一樣叫我黃先生呢?這不對,你看清楚我是誰了嗎?"

"我認為這種叫法很正確啊!"白茹捋了捋自己搭在額前的頭發,半靠在林濤的懷里淡淡的道:"雖然你是我以前的男朋友,但我們現在都找了各自的另一半,所以這種稱呼最為恰當,含糊不清反而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還有,你妻子還在你身邊,你應該顧忌一點她的感受!"

"如玉,你……你這是怎麼了?我是超然,超然啊,我不是別人,是你的男人啊!"黃超然非常激動的上前幾步,很神經質的在空中揮舞著雙手,然後拍著自己的胸口大聲道:"你是不是在氣我,你一定是在氣我找了別的女人對吧?那我馬上和珊分手,馬上就分開!"

"老公……"黃超然背後的少婦哀怨的叫了一聲,漂亮的大眼睛里眼淚瞬間滑落而下,她失魂落魄的看著面前這個幾乎她都快不認識的男人,這一刻,她只覺得整個世界都崩塌了,只留下她一個人在漆黑的地獄里苦苦掙紮.

"黃超然!"白茹冷冷的蹙起了眉頭,越過黃超然的身體,看著他背後傷心欲絕的少婦,口氣冷淡的道:"你這麼做只會讓我越來越後悔當初答應和你在一起的決定,你聽見沒有,她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喊你老公,老公這個詞並不是隨便叫叫而已的,那是代表著責任,你今天隨口就能拋棄她,那換做是我呢,還不是一樣的結果?所以我請求你,也拜托你,我們之間的事都已經過去了,我現在很幸福,也祝願你們同樣幸福!"

"如玉……你到底想讓我怎麼做?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任何人都不可能比擬我對你的愛!走吧,跟我走好不好?你無論提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黃超然癡癡的望著白茹的俏臉,進來之前那種從容凌厲之色全然不見,像極了一個手足無措的癡少年.

"你弄錯了,我老公對我的愛只會比你多不會比你少!"白茹轉過頭溫柔的看著林濤剛毅的臉龐,微笑了一下之後,她歎著氣看向黃超然,道:"我們真的已經結束了,其實自從我放下那枚訂婚戒指悄悄離開後,我想我的意思你就已經很明白了!況且你一直都不懂我,我要的不是一個男人能為我取得天下,而是僅僅給我一個溫暖的家就行了,我們真的不適合……呼!好了,你什麼都別了,再下去只會讓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

"朋友?你知不知道這個詞對我來有多麼的殘忍?"黃超然著眼眶,近乎絕望的看著白茹.

"茹姐,我想我們可以走了,多了只會讓人看笑話,削了我們男人的面子!"曹媚適時的上前一步站在了白茹身旁,深深的看了黃超然一眼後,她上去挽住白茹,和她一起大步走向大門外.

"如玉……"

黃超然大聲叫喊著白茹的名字,但換來的只是白茹加快腳步離去的背影,黃超然失魂落魄一般的看著大門,轉頭對剛要出門的林濤無力的道:"你究竟給她灌了什麼迷藥?竟然能讓她整個人都變了?"

林濤頓住自己的腳步,側過頭來,輕輕搖搖頭道:"她從沒有變過,可能你以前看到的一直都不是真正的她,而且我也沒給她灌過什麼迷藥,只是用一顆平常心去愛她而已!"

完,林濤在黃超然十分不理解的目光中,大步出了派出所,但沒走多遠就看到白茹和曹媚在一個轉角處等著他們,看到林濤上來白茹神色自然的笑了笑,挽住他道:"雖然是在我始料不及的況下,但我和他的事總算有了一個不錯的結局,從此以後我再也不用擔心你會不會我舊不忘,心里的包袱放下了,真的好舒服啊!"

"哈哈~我像那麼氣的人嗎?誰心里還沒兩個舊人啊?"林濤爽朗的大笑,卻絲毫沒注意自己話語里隱藏的問題.

"切~別看你剛才像個沒事人一樣,其實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得意瘋了吧,我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給你長臉了,估計你要是米迦勒,尾巴都該翹起來了吧!"白茹嬌嗔的在他身上拍打了一下,臉上卻洋溢著無比幸福的笑容.

上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設在紅燈區的警察局    下篇:第二百三十一章 艾米的惡作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