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腥角斗場 中   
  
第二百三十八章 血腥角斗場 中

答應大家的就要做到,本章免費!

——————————————————————————

張開明拿過頭盔的一瞬間,主持人就一溜煙的跑了,只留下張開明滿臉憋屈的看著手中那個非常雞肋的頭盔,那上面不但還殘留著干涸的血跡,而且每道抓痕都幾乎深可見底,張開明摸著頭盔上那一道道可怖的抓痕,感覺那就是自己待會的下場,似乎抓痕都是抓在了他的心坎上一樣!

筷子和頭盔用來對付活尸,還真不清誰的威力更大,不過聊勝于無,有頭盔總比光膀子上陣來的強,于是猶豫了很久的張開明在觀眾不耐煩的催促聲中,終于一臉絕望的把頭盔套在了腦袋,而激戰的鍾聲也在此時悍然響起.

"咣……"

一米多高的大銅鑼狠狠一震,下一刻,擂台角落里的一扇漆黑的大鐵門便伴隨著鍾聲轟然被打開了,一股惡臭的腥風瞬間席卷了整塊場地,腐爛中還夾雜著一些刺鼻尿騷/味,只見三只全身一絲不掛的女性活尸齊齊的大吼了一聲,如狼似虎的朝著張開明直撲而來.

"啊……救……救命,救命啊……"

果然,張開明一看到那三只活尸不出所料的大叫了起來,頭盔里面的一雙渾濁的眼睛霎那間被驚恐裹滿,還沒等活尸們靠近,他竟然調頭就往來路的跑去,但是大門早已關閉,穿著一身白西服的宮沛龍,正摟著那兩個擂台女郎"嘿嘿"的朝他陰笑,張開明一下就撲到擂台的鐵門上瘋狂的砸著鐵門,並且絕望的嘶吼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你們不能這樣做,你們這是謀殺……"

"來人,給這個軟蛋點厲害嘗嘗!"膩在主持人身上的女郎不屑的一揮手,身後立刻上來一個手拎黑色長棍的壯漢,那壯漢幾步跳到擂台的門外,長棍順著鐵絲網的網眼就捅了進去,在場的人就聽到一連串的清脆"噼啪"聲,趴在門上的張開明立刻慘叫著跌開了,胸前被鐵棍捅到的地方一片焦黑,一股焦糊味更是清晰可聞,台下的眾人立馬頓悟,那分明就是一把電棍.

眼看著三只活尸爭先恐後的追了過來,張開明哪里還管電不電棍,轉身慌張的跑向另一面鐵絲網,手忙腳亂的就往上面爬去,不過這次那壯漢並沒有用電棍上去捅他,只是站在原地抱著膀子滿臉獰笑的看著他,等張開明費勁力氣剛摸到鐵絲網頂端的時候,一聲比剛才還要淒慘好幾倍的聲音從頭盔里大叫出來.

眾人又是聽到"啪啦"一聲炸響,一團耀眼的藍色電火花打在了張開明的手上,而張開明瞬間就是渾身一抽,翻著白眼直直的從三四米高的帶電鐵絲網上掉了下來,砸在水泥砌成的擂台上發出重重的一聲悶響,可還沒等他緩過神來,一只體形嬌的女活尸便立刻撲在了他的身上,滿是肮臭的大嘴"撲哧"一聲就咬進了張開明的喉管,摩托頭盔里也同時噴滿了血漿.

張開明像條上岸的鯰魚一般瘋狂的在地上彈跳掙紮,而嬌的女活尸卻像一枚致命的鋼釘,死死把他摁在地上,而且大量的鮮血更加刺激了台上的另外兩只活尸,兩只活尸的眼中都閃過一抹妖豔的血,通通嘶吼著撲倒在張開明身上,用最原始也是最殘忍的手段撕咬著他身上每一塊血肉!

"噢……"

在場的觀眾瞬間就爆發出了海嘯一般的歡呼聲,紛紛從座位或者地上跳起來,瘋狂的拍打著身邊所能拍打的一切,就連那些穿的有模有樣的女人們也騎到男人的脖子上,開始扒上衣的扒上衣,拽胸罩的拽胸罩,人們歇斯底里的喧鬧吼叫著,到處都是一片瘋狂而墮落的場景.

"哈哈~他的腸子出來了,咬,狠狠的咬,直接撕開他,快,他還在動,快把他的脖子擰下來啊……"

不僅現場一片熱烈,就連林濤身邊的蔡琳琳也是激動的滿臉通,咬著牙死命的捶打著面前的欄杆,無比興奮的模樣,很容易就讓人懷疑她會不會就這樣高/潮了.

"唉~心理都扭曲到了什麼程度!"林濤無奈的歎了口氣,轉過頭去不再看那血腥的場面,倒不是他不適應,而是他實在無法忍受這種由心靈極度扭曲而產生的變態歡呼,同樣是人類,就連那些活尸不久前也是人類,難道看人類吞噬人類真的就有那麼大的快/感嗎?林濤真的很難想象!

"咦?是她?"

轉過頭的林濤下意識的往高級貴賓席那里看去,一個正在抽煙的金發女人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是那個叫艾米的金發洋妞,此時的她已經換去了昨天那套火辣的皮衣,一件黑色的西服配著一條黑色的牛仔褲,挺休閑的打扮,不過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是,她似乎對擂台上吃人的場面一點興趣也沒有,夾著香煙靠在牆壁上絲毫看不出喜怒.

似乎察覺到了有人在看她,披散著頭發的艾米本能的轉過臉來,發現竟然是林濤在觀察她後,她立刻露出了滿臉驚喜的表,隔著老遠她就奔放的對林濤做了一個火辣辣的飛吻.

艾米飛吻完後一眨眼就消失在隔牆之後,林濤無奈的猜測這女人十有八/九是過來找自己了,但是接下來從隔牆里探出的身影讓他詫異的同時,也讓他微微蹙起了眉頭,因為和艾米同在一個包廂里的居然是面無表的黃超然!

"嗨~親愛的,沒想到在這也能碰上你呢,這算不算是你們所的緣分呢?"艾米直接就從台階上蹦了下來,給了林濤一個意想不到的熱擁抱,林濤滿臉苦笑的推開她,道:"艾米姐,我們好像並不太熟吧?"

"怎麼會呢?人家昨天可是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承認和你有關系了,雖然那只是個美麗的玩笑,可你不覺得那等于是我像你表白了嗎?哦!濤,我想我對你已經是一見鍾了!"艾米著又撲了上來,滿臉動的緊緊依偎在林濤的懷里,真的就和個老人一樣.

"艾米姐,我可以認為這又是一個美麗的玩笑嗎?"林濤無奈的舉著手,盡量不去碰到艾米的身體,但抬眼卻正好看到一臉微笑走來的黃超然,林濤只好低聲道:"嘿,艾米,你的男伴來了,別讓人家誤會好嗎?"

"哦,那真是個無趣的家伙,我可不喜歡他!"艾米低聲咕噥了一句,然後回過頭來卻笑顏如花的對黃超然道:"嘿,超然,想認識一下我的新男友嗎?"

"不用認識,我和林先生昨天就認識了!"黃超然施施然走過來,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看看林濤身邊呆站著的蔡琳琳,他玩味的道:"哦,原來是天後,很獨特的品味,看來,林兄很喜歡找明星啊!"

"也是剛認識的朋友!"林濤不咸不淡的了一句,他當然不想別人誤會他和蔡琳琳有什麼關系了,被她拖到這來里是他今天最大的失誤.

"是朋友就好,可就怕有人不這麼認為啊!"黃超然突然詭異的笑了一下,用嘴努了努通往一層的樓梯方向,只見一個約摸四十來歲的男人正帶著七八個人怒氣沖沖的跑了上來,而蔡琳琳一看到那男人臉色立刻狂變,本還帶著一些嫵媚的臉蛋瞬間蒼白的毫無血色.

"蔡琳琳,你這個臭婊子,以為老子出了城你就敢來偷男人了是吧,老子今天就要把你們這對狗男女通通弄死!"男人火氣十足的沖了過來,上來不由分的上來就要抽蔡琳琳的嘴巴,但蔡琳琳早就嚇軟了腿,本能的就要往林濤身後躲,但她這麼一躲,暴怒中的男人立刻把這個嘴巴狠狠抽向了林濤.

男人的右手像塊蒲扇一般凶狠的抽來,但林濤卻是紋絲不動的立在那里,只輕輕一抬手就立刻抓住了對方的手腕,然後面色陰沉的道:"打老婆回家打去,別搞錯了對象!"

"呦喝?你他媽還敢反抗?我看你***活膩味了是吧!"蔡琳琳的老公被林濤握的手腕生疼,但是任憑他如何掙紮那只大手都像只鐵鉗一樣牢牢的鎖住他,男人煞氣十足的眉頭一掀,抬腿就用膝蓋向林濤的要害撞去,竟然是直奔著林濤的老二而來,但是林濤卻比他更快一步,絲毫不示弱的用膝蓋同樣狠狠的往他膝蓋上撞去.

那人只感到自己的膝蓋仿佛被一個鐵榔頭狠狠砸上了一般,一股巨大的疼痛直沖上他的腦髓,差點就讓他眼前一黑,然後林濤的手猛的一松,男人立刻抱著膝蓋倒在了地上,他一邊殺豬一樣的慘嚎,一邊高聲叫道:"啊……殺……給我殺了他啊……"

對方帶來的七八個人一看就是很精悍的角色,就算沒受過什麼正規軍事訓練,也至少是批成天刀頭舔血的狠厲惡徒,他們眼看自己老大被人廢了腿,根本不需要吩咐就已經沖了過來,而且他們的腰里通通帶著手槍,好像一點都不顧忌城里是不是有不准開槍的規定,眨眼間就各自抽出手槍,毫不留的對准林濤射出了子彈.

林濤距離這些人不過就七八米的距離,子彈幾乎轉瞬即至,但對方原本以為志在必得的幾槍卻沒想到通通落了空,這七八個人只看到林濤的身影在他們拔槍的同時一閃而過,隨即就聽到子彈打在護欄上不斷發出的"當當"聲.

但領頭的漢子卻比他們又多看到了一道金光閃過,他前沖的身影立刻一頓,只覺得自己的腦門上突然微微一痛,仿佛鑽進來了一股並不屬于他身體里的東西,不過他來不及多想,下意識的又扣出去一槍,可是緊隨而來的極度眩暈感卻讓他的眼前直接一黑,居然"噗通"一聲就栽倒在了地上.

領頭的漢子致死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但驚叫著倒在地上的蔡琳琳卻看的一清二楚,這漢子的腦門上分明插著一塊用來當作門票的金條,上面刻著的"十八"那個數字,正是林濤的座位號.

"邦邦邦……"

瞬間倒下一個人根本不可能阻止這幫人繼續開槍,他們理都沒理死去的同伴,本能的快速調轉槍頭瘋狂的扣動著扳機,但是下一秒秒鍾,他們卻驚恐的發現,自己所射出去的這些子彈,竟然全部一顆不落的全部射進了自己老大的背後.

林濤閃過子彈後飛快的用腳挑起蔡琳琳的老公,把他有些臃腫的身體當作人肉盾牌一樣擋在了身前,子彈不斷"噗噗噗"的打在他的身後,他連哼都沒哼出來,幾下就被打斷了氣,還好他手下所用的槍械里明顯沒有點四五這種大口徑的子彈,竟然沒有一槍能穿過蔡琳琳老公的身體射到林濤的,但林濤卻在他們射出第二輪子彈時,也開始了凶狠的反撲.

子彈無眼,周圍的人除了好像缺根筋還在那興奮大叫的艾米,就連黃超然也躲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坐山觀虎斗,林濤抽出腰間的92式手槍看都不看就射出去兩顆子彈,不遠處的兩條漢子立馬應聲倒地,看他們額頭上駭人的血洞,竟然全都是一槍斃命,而剩下的人一看況危急,立馬找起了掩護,通通躲到柱子後或者沙發後隱蔽射擊.

"邦……"

林濤舉著蔡琳琳老公的尸體一槍就打穿了一張真皮沙發,滅掉了躲藏在後面自以為是的中年男人,接著他又猛的抬手把手里的尸體給扔了出去,而躲在柱子後的另一個男人立刻下意識的朝著飛來的尸體扣動了扳機,想都沒想就把手中所有的子彈一股腦打了出去.

還處在空中的尸體被子彈巨大的慣性給擊飛了出去,但是林濤的身形卻在尸體飛出去的同時一閃而出,甩手一槍就掀飛柱子後那個男人的頭蓋骨,對方一聲慘叫血肉模糊的倒了下去,而林濤在這時飛快的一個側滾,躲開一枚從他十點鍾方向射來的子彈,之後腳下用力一蹬就到了對方的面前.

開槍那人正把整個都縮在水泥樓梯的旁邊,他完全是憑著豐富的戰斗經驗在向林濤盲射,但林濤一個飛躍就趴在了水泥樓梯上卻是他根本想不到的,完全來不及抽回伸出去的槍,他的腦袋瞬間就被林濤抓住了,只聽"咯啦"一聲恐怖的骨裂聲,他的整個頸椎都被林濤狠狠扭斷,以一個很奇異的角度大睜著眼睛呆呆的看著頂棚.

上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血腥角斗場(上)    下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腥角斗場(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