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靈異軍事 走肉行尸第二百四十七章 午夜狂飆   
  
第二百四十七章 午夜狂飆

宴席在一番互相恭維之下,很快就到了推杯換盞的環節,只是這些個男人倒是都相當的矜持,全由身邊的女人們一個個上前來活躍氣氛,那剛剛脫光衣服又穿上的豔婦就是其中一把好手,各種令人面耳赤的黃段子張口就來,還不惜站起來以身示范了好幾次,引的在場的眾人全都哈哈大笑.

林濤在一邊也沒什麼不適應的,一會和曹媚悄悄話,一會又苦口婆心的拒絕著艾米,他面前的杯子倒是倒了滿滿一杯白酒,但是除了黃超然和常健翔來敬了他幾杯之外,其他人明顯對曹媚的興趣更加勝過了他.

只是曹媚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風騷的女人了,一心一意撲在林濤的身上不斷噓寒問暖,那細心至極的溫柔模樣,看的旁邊幾個男人心里通通都升起了無邊的羨慕嫉妒恨!

"艾米姐,我敬你一杯!"似乎醞釀已久的朱爺站了起來,滿臉恭敬的舉著一個杯子一口喝光,然後杯口朝下,笑著對艾米道:"艾米姐,我先干為敬,您看上次和您姐姐的事……"

"現在是我私人休息的時間,請不要在這種時段來和我談公事!"誰知道艾米根本不甩他,板著臉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那種冷漠的神完全沒了她剛才膩歪林濤的那種粘人勁,好像頃刻間就化為了一個真正的職場精英,辦公室白領.

朱德力朱爺只好訕訕的坐下,而剩下的人看到他碰了壁,紛紛敬酒卻再也不提半個公事,全是風花雪月天南海北的討好著艾米,可是艾米卻興致缺缺的應付著他們,偶爾才敷衍的用白酒濕濕自己的嘴唇,而就在這些人賣力討好他的同時,她卻詭異的一笑,竟然讓身旁的林濤臉色陡然大變.

"哦……親愛的,它的個頭好大喲,嘻嘻,瞧啊瞧啊,它這麼快就起來了呢,真是太棒了!"

艾米一臉詭異的笑容歪著腦袋看著身旁的林濤,她滿是饑渴的舔舔自己的唇,媚態十足的低聲道:"寶貝,甩掉你身邊那個黃臉婆吧,去我的車上我們大戰好不好呢?我都有些等不急了呢!"

"艾米,你別玩的太過份!"林濤表僵硬的看著艾米,因為就在他蓋在桌布的雙腿間,艾米細嫩的手早就靈巧的拉開他的拉鏈滑了進去,極為熟練的在里面和林濤的兄弟上下打著招呼,而且她剛進去的一瞬間,林濤差點給她嚇到叫出來.

"不嘛,人家好喜歡它呢!"

艾米媚眼如絲的看著林濤,突然得意的一挑眉頭,竟然故意把她面前的筷子弄到地上彎腰去撿,但實際上,和林濤並排坐在一起的曹媚卻震驚的看見,那個艾米居然把整個腦袋都埋在了林濤的雙腿之間,並且嘴里很快就發出了"呼哧呼哧"的口水聲音,腦袋還在上下不斷的浮動.

滿桌子都是人,雖然林濤這邊只有他們三個,但是畢竟這是在大廳廣眾,林濤的臉"唰"的一下就徹底白了,而曹媚則焦急的低聲道:"老公,這女人怎麼回事?怎麼這麼不要臉啊?"

"艾米,筷子撿不到就不要了,讓服務員給你重拿一雙吧!"林濤急中生智了這麼一句話,然後強行推著艾米的身體迫使她離開自己.

"怎麼了?寶貝,難道我弄的你不舒服嗎?"艾米帶著滿臉的暈直起了身體,她捋了捋自己有些散亂的頭發,很困惑的低聲問道.

"這不是舒不舒服的問題,你不覺得這太瘋狂了嗎?"林濤慌忙拉好自己的褲子拉鏈,強忍著幾乎快要爆發的怒氣.

"嘻嘻~我還在埃菲爾鐵塔上和一個西班牙帥哥做過呢,那可比這瘋狂多了!"艾米無所謂的笑笑,擦擦嘴之後,她又親昵的撲上來道:"吃完飯去我車里吧,我不喜歡床的感覺,或者去城外的沙堆里也可以,我早就幻想在沙子里做一次了!"

"艾米,你能不能正常點?我是中國人,很傳統的中國男人,你們西方這種太隨性的表現我接受不了,所以我不會跟你去什麼沙子里或者車里,吃完飯咱們就各回各家,OK?"林濤終于不耐煩的帶著怒氣對艾米道.

"但我敢和你打賭,你一定會和我去沙子里打滾的!"艾米突然詭異的一笑,俏皮的對林濤眨眨眼,之後,她竟然真的就淑女起來了,細嚼慢咽的吃著面前的食物,完全不來騷擾林濤了.

晚宴終于在一片不咸不淡的氣氛下結束,黃超然起身送走所有人之後,他再次來到林濤面前,饒有深意的和他握著手道:"林兄,我們是有機會可以成為真正的好兄弟的,我很期待這種時刻的到來,並且我願意用我大部分的財產來表示我的誠意!"

黃超然用一種並不太隱晦的手法給林濤打了個啞謎,但林濤卻放開手,搖搖頭道:"恕我愛莫能助了,有些人她只要不主動離開我,我會把她永遠都看作無價之寶的,任何代價我都不會換!"

"那我所有的財產呢?包括我所有的女人!"黃超然目光炯炯的看著林濤,依舊不死心的問道.

"我想我已經的很清楚了,再見!"林濤面無表的看了黃超然一眼,挽著曹媚緩緩向樓下走去.

"老公,難得和你單獨在一起,陪我散散步吧!"

來到樓下,曹媚很明智的沒有再提黃超然和白茹之間的事,因為她已經從林濤臉上看出了一絲煩躁,所以她柔似水的靠在林濤身上,一邊和他著話,一邊慢慢的往前走去.

"唔……媚……媚兒!你……你這是干嗎?這黑燈瞎火的,你不至于這麼饑渴吧?咱們回家再做不行嗎?"

林濤被曹媚帶著不知不覺間就進了一條幽深的巷,誰知道一進來曹媚就激動的撲上來抱住他,跟著就把香噴噴的嘴堵了上來,還一邊劇烈喘息著一邊脫著林濤的褲子.

"不…不行的老公,家里茹姐在我吃不到的,我……我就想和你在這做!"曹媚熟練的解開林濤的褲子,又是一番動的挑逗後,曹媚勾著他的脖子突然笑道:"老公,你被那洋**給挑起火來了吧,瞧你硬的,洋奶牛就這麼吸引你啊?"

"廢話,我這是為你硬的,關那洋妞什麼事?"林濤氣呼呼的把曹媚翻過來壓在牆上,曹媚咯咯一笑,十分自覺的撈起了自己旗袍的下擺,露出了一條她精心准備的薄紗內褲,回手抓著林濤的關鍵部位,膩聲道:"老公,猛烈點,野戰就要有野戰的刺激,好好愛我!"

"這可是你的!"林濤也的確是被艾米和曹媚一前一後的挑出了無邊的大火,等曹媚快速的扒掉她自己的褲頭時,林濤再也忍耐不住,猛的往前一頂……

"媚兒,你這算不算是截糊啊?"林濤靠在牆上無語的看著蹲在地上的曹媚,而曹媚把林濤的兄弟整個清理乾淨後,從吐出嘴里的一根彎曲的毛發,站起來滿臉暈的道:"嘻嘻~誰叫大姐把你管那麼死的,一星期就給我們跟你睡一回,我當然得想辦法截她的糊啦,不過好老公,你回去千萬別和大姐啊,會影響我們姐妹感的!"

"知道影響感你還偷吃?"林濤沒好氣的看著她.

"那還不是因為人家好愛好愛你嘛,就想把自己化了融到你的骨頭里!"曹媚羞羞答答的表達著自己濃濃的愛意,性感的嘴不斷在林濤胸口調皮的輕咬.

"對了,我問你,你晚上打牌的時候,那一手千術是跟誰學的?最後放那張A在荷官牌里的時候差點連我都瞞過去了,手段很厲害啊!"林濤摟著曹媚的腰,笑著問道.

"哇,老公你好了不起,竟然都看出來了,那招可是我苦練了一兩年的絕技呢!"曹媚立刻得意的笑了起來,開心的道:"你也知道我以前天天閑著沒事干的,成天就和一幫太太姐們賭錢,開始我總是輸,輸了不少錢呢,可後來我花了五十萬拜了一個高手為師之後,我從此就轉運了,就是憑著他教我的賭術我可是大殺四方呢,嘻嘻~今晚也沒讓你失望吧?"

"難怪你老是找茹茹打麻將了,還拿我當賭注,我還奇怪,為什麼你每次運氣都是那麼好,總能在最後幾把里反敗為勝,原來你是出老千啊,真是該罰!"林濤沒好氣的一拍曹媚挺翹的大屁股,誰知曹媚立刻就順勢倒在了他的懷里.

"嗯哼~"曹媚突然媚叫了一聲,膩在林濤的身上道:"主人,奴兒被你弄軟了,屁屁也被你拍腫了,你得再疼疼人家,背我回去好不好嗎?等回去了,奴兒隨你怎麼懲罰的,就把我綁起來罰我吧!"

"要不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呢?"

一道突如其來的女人聲音在無人的巷里響起,把發嗲的曹媚和林濤弄的都是一驚,接著,一道刺眼的燈光向林濤他們直射過來,把整條漆黑的巷都照射的纖毫畢現.

曹媚急忙把胸前散開的衣襟扣上,又把林濤手上的胸罩趕緊藏在背後,看到那道從車里緩緩踱出來的倩影,她才氣憤的罵道:"死洋妞,你賣/騷賣到這里來了?是不是非要有人把你在馬路上干暈了你才滿意啊?"

"哦吼,如果那人是林濤我當然沒問題了!"艾米緩緩的走到車前,靠在她的黑色法拉利上,玩味的對林濤道:"走吧,親愛的,你家的黃臉婆你也喂過了,該論到我們瘋狂一下了!"

"艾米,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糾纏下去很讓人厭煩?"林濤也相當不悅的蹙起了眉頭.

"怎麼?寶貝,你討厭我了嗎?"艾米嘻嘻的一笑,卻無所謂的道:"上車吧,親愛的,我有個很大的秘密要告訴你哦,關于你和你那些女人的!"

"艾米,你要麼,我要麼走,你選一個!"林濤不耐煩的道.

"如果我有人會在你出城後,去你家襲擊你那些女人,你會有什麼想法?"艾米詭秘的一笑,從法拉利上直起身來,緩緩走到門邊,得意的看著林濤道:"來吧,寶貝,我又不會吃了你的,難道你不覺得我比家那個黃臉婆身材棒多了嗎?奴隸和主人那套我也會玩的!"

"你到底什麼意思?"林濤大吼道.

"你還不明白嗎?"艾米趴在車門上,微笑著道:"你跟我走,我告訴你一個陰謀,就這麼簡單!"

林濤臉色陰晴不定的看著艾米,到想了想終究還是轉頭對曹媚道:"媚兒,你坐人力車先回去,我去看看這女人究竟想耍什麼花樣!"

"老公你心點,你今晚沒帶槍!"曹媚咬了咬唇,擔憂的囑咐了一句.

"嗯,我會心的!"林濤點點頭走向法拉利,看了一眼滿臉媚態的艾米,他蹙著眉頭鑽進了法拉利.

"哈~寶貝,你的眼神可有些幽怨啊!"艾米也跟著鑽進駕駛座上,歪著頭看著林濤十分開心的笑著.

她今天沒有穿她的那套皮衣,大概是為了赴宴,艾米也很淑女的選擇了一套黑色鑲著水鑽的露背長裙,但是這長裙和高跟水晶鞋的搭配明顯有些妨礙她開車,所以艾米相當干脆的把她那雙標有GUCCI標志的高跟鞋脫下,並且扔出了窗外,接著,她在林濤震驚的目光中,猛的撕開了長裙的下擺,林濤只聽到"哧啦"一聲,那圈絲質的裙擺就離她而去,露出一雙渾圓且修長的美腿.

"我的腿美嗎?"艾米把那礙事的裙擺也扔出窗外,翹起一條美腿無比誘惑的看著林濤,她的長裙已經變為了短裙,而且是短到不能再短的那種,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她裙內黑白相間的內褲.

林濤靠在門上下意識的點點頭,盡管他對這個艾米有了一些厭煩,但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禍水級別的極品尤物,特別她那雙修長的美腿上還套著奪魄勾魂的吊帶黑絲襪,兩圈蕾絲邊包裹著她彈性十足的大腿,恰到好處的在內褲與絲襪之間露出一抹膩人的白皙.

"坐好了哦,親愛的,待會我會給你帶來最頂級的享受!"艾米散開了盤在她腦後的金色長發,頃刻間就從一個略帶高貴氣質的淑女變成了一頭狂野的母獸.

性感!惹火!這是林濤做為男人最本能的反應.

而就在林濤在迷迷瞪瞪間,艾米突然掛上倒檔,一腳就把油門轟到了最底,黑色的法拉利一個漂亮的甩頭,輪胎頃刻間就在地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帶著一股濃重的焦糊味道,整輛車就像支黑色利箭一般飛了出去.

黑色的法拉利猶如黑色的怪獸一般在城里的街道上穿行咆哮,走過路過的行人無不被她嚇的大聲驚叫,但是艾米卻好像完全不在乎,不但把車速越提越塊,反而把車窗全部放到最底,感受著窗外撲來的勁風,艾米興奮的在車里大呼叫.

這是一個無時無刻不在尋找著刺激的瘋子,林濤的腦子瞬間蹦出這樣的感慨,無語的望著那已經被她提到一百五的車速,他不知道這樣要是撞上什麼東西的話,他們會不會直接從車里飛出去並且尸骨無存,因為他和艾米看起來似乎都沒有系安全帶的習慣.

法拉利閃電般就到達了城門前,林濤多次想開口發問卻都被吹來的強風把話給灌了回去,而不遠處的城門守衛似乎一點都不對這輛瘋了似的法拉利感到驚奇,只是慌忙的給她拉開所有障礙物,並且排著隊一起給她敬禮.

法拉利眨眼間沖出了影城,在滿是黃沙和灰塵的野外大道上飛馳,漆黑的四周根本看不到半點燈火,艾米卻大叫著瞬間又把車速給提到了一個更高的位置.

已經兩百七了,連法拉利的發動機似乎都開始有點吃力的運轉,但艾米的表卻越來越興奮,嘴里不斷發出各種大呼叫,在無人的曠野中顯得是那麼的瘋狂.

"操!沒路了!"

無可奈何中的林濤突然一驚,因為大道的盡頭已然是一片黃沙的世界,距離影城十來公里的地方當然不會有人來清掃路面,各種高矮不一的沙丘橫在汽車的前方,林濤急忙去拉手刹車,但早就為時已晚,法拉利連側滑都沒發生就一頭紮進了沙堆里,氣囊瞬間全部彈開,而本身就輕盈的車體尾部一抬,凶狠的向前翻滾了出去.

法拉利就像在玩好萊塢的特技表演一樣,以兩百多碼的速度凌空翻躍著,林濤坐在車里只感覺一陣強大的天旋地轉,緊跟著一股巨大的拉扯力就把他給拋出了窗外,身體以極高的速度飛快的旋轉著.

自*落體的感覺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喜歡,因為那是一種很不踏實,很沒有底的感覺,似乎整條命都不再屬于自己了,而是掌握在未知的命運手中.

上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曹媚的賭技    下篇:第二百四十八章 花癡不代表白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